“哦!知道了。”餘叔很是淡定,顯然這樣的場景也不是第一次見了。

蘇瑾全力追逐,他現在實戰工夫是不行,但體力絕對是頂尖的,不過居然追不上葉芸,只能遠遠的吊住對方,暫時不丟失目標就已經不錯了。

“好快啊!這丫頭是體育學院的麼?”蘇瑾吐槽道。

好在兩人跑了一會後葉芸就停了下來,她停在小區的一座人工湖旁,蘇瑾放慢速度走了上去。

“怎麼?剛跑完現在又想游泳?”

“你體力不錯嘛!一般人在這種速度下很少有不跟丟我的。”葉芸讚賞的對蘇瑾說道。

蘇瑾苦笑道“看起來我不是第一個被請來看住你的!”

“你是第一個,之前看着我的都是家裏的僕人一類的,第一個是餘叔,他跟我跑了十秒就把我跟丟了,我晚上回家的時候,正好看見他在哭,弄的我挺不好意思的。”葉芸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蘇瑾被葉芸吐舌頭的俏皮樣子弄的心臟都漏了一拍,好在葉芸還沒厲害到連他的心跳都能聽到。

“我家裏農村的,平時山上河邊跑習慣了,體力方面自然沒話說,不過你這樣也不是事吧?打個商量,以後你乖乖的,咱們和平相處怎麼樣?”蘇瑾想與葉芸商量一下。

葉芸搖頭,她揹着手,在空無一物的地面跳房子,一邊跳一邊道“你如果只是想看着我不尋死,我暫時能答應你,就算你不跟着我也沒有問題,不過其他事情就不要說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會怎麼樣。”

“你好像有難處,說來聽聽怎麼樣?”蘇瑾聳了聳肩,葉芸這丫頭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還沒弄清,感覺很奇怪,似乎她真的有什麼難言之隱。

葉芸搖了搖頭,她看了看四周對蘇瑾道“陪我走走吧!我想多看看這個世界!”

“喂,你這樣說讓我怎麼相信你不會尋死?”蘇瑾苦笑,這丫頭說話太驚悚了,好像自己如果一個不留意,她就會一頭扎進湖裏準備沉屍湖底一樣。

葉芸不管蘇瑾,自顧自的向前走去,蘇瑾只能跟着她,兩人一前一後,看起來不像認識的人,倒像是兩個陌路的路人走向同一個方向而已。

小區的風景非常不錯,蘇瑾在s市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麼好的景色了,現在跟着一個美女散步,心裏自然也挺高興的,只是自己尾隨在後面跟癡漢一樣,這讓他有些不滿。

秋天的空氣有一種清冷的味道,陽光也相對柔和一些,光線透過斑駁的樹葉照射下來,散落的隨着風搖曳,葉芸則沐浴在搖曳的光中,讓人覺得有些不真實。

“你相信鬼的存在麼?”葉芸忽然停下腳步,回過頭來問蘇瑾。

蘇瑾道“有時信,有時不信!”

“什麼意思?”葉芸有些不解。

“做好事的時候信,希望天地有靈,善有善報,做了錯事就不信,希望朗朗天地,唯人與心,所以有時信有時不信。”蘇瑾笑着,他這話說的胡攪蠻纏,不過葉芸的問題也是個糊塗問題。

“你這人倒是很現實啊!挑對自己有利的相信,不厚道。”葉芸聽了蘇瑾的答案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蘇瑾道“其實客觀存在的東西,絕對不會因爲你的主觀認識而改變,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這和你我信與不信沒關係,你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已經有了答案,而我回答什麼其實都無所謂。”

“大概你說的沒錯吧!”葉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她低着頭繼續向前走,一邊走一邊在思考什麼,蘇瑾也不打擾她。

就在葉芸走出一個路口的時候,忽然一聲巨大的剎車聲想了起來,蘇瑾暗叫一聲糟糕,他們已經從小區的居民區走了出來,這一段是行車的地方,葉芸忽然走出路口,要是被撞就完了。

可接下來的場景卻讓蘇瑾目瞪口呆,一輛黑色跑車斜在路中,一根燈柱已經被撞斷了,半截燈柱飛出去五六米,地面黑色的剎車痕滑了好幾十米,顯然剛纔這黑色跑車的車速很快,而周圍哪裏都找不到葉芸的身影,因爲葉芸……此時正蹲在車頂上。

葉芸如果一隻靈巧的野貓一樣,半蹲在跑車頂端,雙手按在自己的腳上,還歪着腦袋看車裏的人怎麼樣了。

“你沒事吧!?”蘇瑾跑過去上下打量着葉芸,事情發生的一瞬間他剛好被路口的燈柱擋住了視線,所以具體發生了什麼他也不知道,不過現在見葉芸沒事,心裏總算是鬆了口氣。

“我沒事的,你看看車裏的人沒事吧!”葉芸連忙說道。

蘇瑾點了點頭,不過還沒等他查看車裏人的傷勢,跑車裏的人就已經自己出來了。

“媽的,找死是不是?你tm再站那一次,看看小爺這次撞不撞的死你。”車主罵罵咧咧的向蘇瑾走了過來,不過當他看見蘇瑾之後,神情猛的一滯,而蘇瑾的表情也變的奇怪了起來。

“林少,咱們兩個真是……緣分啊!”蘇瑾哭笑不得,這跑車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被自己教育過的市長林天宇的兒子,那位林少!

林少臉色鐵青,心裏暗道剛纔要是看清是這個王八蛋,自己還踩什麼剎車,直接一腳油門轟下去,大不了是個交通肇事,多好的報仇機會啊!自己居然錯過了。

蘇瑾一看林少的表情,就猜到對方在想什麼了,他笑道“你別看我,剛纔在路中間的不是我,你就是撞過來死的也不是我!”

“不是你?”林少一愣,因爲他沒有看到還有其他人,難道那人被自己撞的飛了出去,又或者直接散架了?

“看你車頂!”蘇瑾指了指林少的跑車。

林少回頭看去,他掃了一眼道“我車頂有什麼?”

“你車頂……咦!?”蘇瑾一愣,林少的車頂上空無一物,葉芸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

“喂,之前的事情是我錯,我認栽!不過這次可是你直接跳出來的,你自己找死別拖上我!”林少恨恨的說道。

蘇瑾沒工夫管他,他朝四周張望了一番,依舊沒有找到葉芸的身影,林少此時又道“我車弄成這樣,你必須賠償!”

蘇瑾不管他說什麼,圍着跑車又轉了一圈,結果還是沒有葉芸的身影,這條路附近沒有什麼建築物,視野非常好,如果說葉芸趁機逃跑,那麼自己就算再不濟,也不可能立即丟失視野纔對。

林少見蘇瑾不理會他,胸口一股怒氣騰了上來,對蘇瑾道“不賠是吧?你給我等着,我……我報警!”

就在林少撥打手機的時候,一隻芊芊玉手忽然抓住了林少的手機。

“報警就不用了,剛纔不是他,確實是我,多少錢我賠你!”就在這個時候,葉芸的聲音再次響起,她將林少的電話掛掉。

蘇瑾和林少都是一愣,葉芸對林少道“我家在那邊,葉天宇家,你讓人跟我爸說一聲,他會賠你的。”

“你剛纔……跑哪裏去了?”蘇瑾問道。

“哦!我進車裏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傷者。”葉芸理所當然的說道。

惹愛成婚:總裁別太猛 蘇瑾撓了撓頭,這樣說的話倒是有可能,如果葉芸剛纔在他和林少說話的時候下車進入車裏,自己確實有可能看不到,而且自己剛纔檢查了車子四周,唯獨是沒有注意車內,倒是忽視了這一點。

“葉天宇,天星集團?”林少對問道。

葉芸點了點頭,然後將一張名片遞給林少“那這個去,我爸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賠償。”說完示意蘇瑾跟上自己,也不再理會林少了。

蘇瑾兩天之內跟林少撞上兩次,倒是覺得有些意思,所以跟林少擺了擺手,然後跟着葉芸過去,只剩下林少一個人在秋風中凌亂。

而在蘇瑾和林少擺手告別的時候,他沒有看到葉芸將一本冊子往懷裏放了放!

葉芸用一根藍色的頭繩將頭髮盤了起來,她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疲憊之色,蘇瑾有些摸不着頭腦,葉芸怎麼會忽然間顯得這麼疲憊的?

“你很累麼?不然就回去吧!”蘇瑾對葉芸說道。

“有點累,好吧!那就回去吧!我……我想我爸媽了。”葉芸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作者題外話】:扯淡扯的有點多,諸位見諒,新手對一些氣氛的烘托還是能力不足,以後希望會有所進步,諸位請收藏支持一波怎麼樣?超過10個收藏,加更一波! 回到葉家,餘叔正在門口伸着頭等葉芸,見蘇瑾跟着葉芸回來後,老頭子長長的出了口氣,嘴裏念念叨叨的將兩人迎進了門。

一進門就看到葉芸老爹葉少時瞪着雙眼,好像要吃人的老虎一樣,不過他見到女兒安全回來,臉色立即好看了不少。

“爸,我想吃你的拿手菜。”葉芸見老爹瞪着眼,立即跳了過去,搖着手臂撒起嬌來。

蘇瑾覺得面對葉芸這樣的女孩,只要對方撒嬌,結果幾乎是註定的了,何況她撒嬌的對象還是個男性。

果然葉少時在女兒的撒嬌攻勢下根本招架不住,幾個回合後就宣告失敗,老老實實許諾女兒給她做拿手菜,讓原本以爲能夠看好戲的蘇瑾很是失望。

葉芸高高興興回了自己的房間,蘇瑾卻搞不清楚之前還惆悵無比的葉芸,爲什麼會忽然間態度轉變,最終只能歸結於女孩的心思你別猜。

“小蘇啊!小芸跟你出去散了趟步,立即就變的開心了,今後你就住在這裏吧!”葉芸母親見自己女兒忽然變的開心起來,直接將功勞算到了蘇瑾的頭上。

“不,並不是你想的那樣,老闆娘啊!”蘇瑾咧了咧嘴,他還想弄清楚葉芸是怎麼就轉變了心情。

“老闆娘?”葉芸母親微微一愣,然後哈哈笑了起來,對葉少時道“老公,你公司的這個孩子很有意思嘛!”

“不然怎麼能讓小芸心情變好呢?小蘇你今後就在這裏住下吧!過幾天我和小芸他媽要去一趟米國,不過小芸怎麼都不願意去,現在有你陪她,我終於可以放心了。”葉少時用力拍了拍蘇瑾的肩膀,眼神中滿是欣賞之色。

蘇瑾已經放棄解釋的可能了,他只能苦笑着道“我前兩天才租了房子,就不用住在這裏了吧?”

“房子先放在那裏嘛!收拾收拾行李,至少要住到我跟小芸他媽回來吧!”葉少時是做慣了人上人的人,語氣間有一種說一不二的氣勢,雖然看起來像是在跟蘇瑾商量,但蘇瑾其實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

“那……好吧!”蘇瑾看了眼二樓,房子就先放着,在這裏住上一段時間也不是什麼大事。

“哈哈……很好,很好!那你回去收拾一下吧!對了,這個你拿着,不然回頭進不來。”葉少時滿意的點了點頭,同時將一張天藍色的卡片交給蘇瑾。

蘇瑾也不囉嗦什麼,跟葉少時夫婦告辭後便回去了,他離開小區後沒有打車,而是一路慢跑,這自然不是爲了省錢,而是蘇瑾察覺到有人在跟着他。

從小區出來他就感覺不對勁,在他身後不遠處一直有個人影如影隨形,只要自己一回頭,那個身影便消失在了人羣中,顯然這個人極爲擅長跟蹤。

蘇瑾跑動的速度很慢,漸漸的周圍的人越來越少,因爲蘇瑾特意選了條小路,忽然間蘇瑾猛的加速,他越過一處欄杆竄入衚衕之中,然後又折轉向另一個方向,這一次他的目標是鬧市。

連續的加速變向,蘇瑾確定自己已經甩掉了跟蹤的人,他叫了輛出租車,直接躲了進去,當出租車遠遠的消失後,那個跟蹤蘇瑾的影子纔來到蘇瑾剛纔停留的地方。

“警惕性不錯啊!”身影的鼻子微微抽動,他撫摸着手腕上的手錶,笑了笑道“可惜這樣是甩不掉我的。”

蘇瑾回到了家,他剛剛將門打開就臉色一變,原來在他的沙發上,一個身影正坐在那裏,手裏還端着一杯白水。

“呵呵,看來路上有點堵車,我早你一步到了。”身影站了起來,這時蘇瑾纔看清身影的模樣。

這是一個二十餘歲的女人,但看起來並不像華夏人,從面部的特點來看更像是東瀛人,她身着一身黑色工作裝,鼻樑上是一雙精細的黑框眼鏡,這身裝扮讓女人看起來既知性又性感。

“東瀛人?” 狼性總裁的私寵寶貝 蘇瑾雙眼微微眯了起來,他暗暗將地獄手冊抽了出來,手指按在地獄手冊上,只要他心念一動,剔骨刀或者邪神長弓就可以立即被取出。

“很明顯麼?我還以爲我和華夏人很像呢。”女人用無名指將散落在耳邊的頭髮挑起,攏到耳後,這一個動作可以說風情萬種。

蘇瑾咧嘴笑了笑,他聳了聳肩道“是很像,不過我看過很多東瀛動作電影,男人不敢說,但女人我還是分的清的。”

“爲什麼看動作電影認識的是女人?”東瀛女人有些不解。

“你猜。”蘇瑾挑了挑眉毛。

東瀛女人似乎反應了過來,她掩口笑道“沒想到你對那個這麼感興趣,不過也沒錯,畢竟是男人嘛!”

“呵呵,好了,閒話暫時結束,不管你是不是外國友人,但在主人不在家的時候自己進來,似乎都不太妥當吧?而且聽你的意思,你還跟蹤我!?”蘇瑾神色一變,緩聲說道。

東瀛女人緩緩起身,朝蘇瑾躬身施禮,她道“在下花野真衣,想要成爲你的同伴!”

“我的……同伴?”蘇瑾皺眉。

花野真衣直起身子,將一個東西拿了出來給蘇瑾看,那竟然和蘇瑾手中的東西一樣,也是一本地獄手冊。

“地獄手冊!你也是宿主?”蘇瑾一看到地獄手冊就什麼都明白了,原本這女人是來尋求組隊的,不過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這麼快就會遇到其他的宿主。

“是的,我經歷了七次事件!”花野真衣點了點頭,然後將地獄手冊打開,示意蘇瑾可以查看。

地獄手冊會記載每一次事件,然後給予評分,所以理論上只要拿到對方的地獄手冊,就能夠知道一個宿主經歷了哪些事件,但蘇瑾沒有去接,只是示意自己知道了,開玩笑,對方可是經歷了七次事件的強者,誰知道有什麼其他的手段,會不會對自己不利。

“爲什麼要成爲我的同伴?”蘇瑾不動聲色的問道。

花野真衣眨了眨眼睛,然後笑道“因爲你擁有領導者之印,只有和你成爲同伴,才能夠享受組隊的福利待遇,在地獄手冊的事件中如果能加入一個隊伍,存活的概率會大幅度提升,而我……想活下去!”

“哦?領導者之印的事情我可沒有告訴任何人,而且距離我獲得領導者之印也不過幾個小時,你一個東瀛人就知道了?”蘇瑾點了點自己的鼻樑,難不成自己獲得了領導者之印後,地獄手冊還來了個全服務器大喇叭?

“因爲我有這個!”花野真衣露出自己的手腕,那是一支非常精美的手錶,她解釋道“這是我特意兌換的道具,名爲組隊手錶,只要在一定範圍內出現擁有領導者之印的地獄手冊宿主,它就會立即發出提醒,而我剛好來s市遊玩,不過來之前我真的沒有想到,居然會搜索到你。”

蘇瑾撓了撓頭,地獄手冊刷新出的道具種類繁多,刷新出這麼個東西倒也不是不可能的,對方的解釋既然合理,蘇瑾的敵意自然就消減了一些。

“你見過很多地獄手冊的宿主麼?”蘇瑾坐在了沙發上,他示意花野真衣也坐下,兩人面對面的聊了起來。

花野真衣想了想道“見過幾個,不過……地獄手冊的死亡率實在太高了,幾乎見過一兩面後就再也見不到了。”

“那麼擁有領導者之印的多麼?”蘇瑾繼續問道。

“在找到你之前,我甚至認爲這個東西只是一個擺設,如果不是在事件中真的見過擁有領導者之印的宿主,我都以爲只是個騙局了。”花野真衣苦笑着搖了搖頭。

“這麼少麼?”蘇瑾有些意外,多重宇宙確實難以被發覺,不過如果是多次通過事件的宿主,在擁有足夠信息的情況下應該是可以領悟的。

“大概是我所在的地方宿主太少,其他地方是不是有擁有領導者之印的人我就不知道了。”花野真衣說道。

蘇瑾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擡頭看了眼花野真衣,然後道“你想加入我的隊伍,那麼請仔細介紹一下自己吧!”

蘇瑾自然不會介意多一個隊友,不過對這名隊友他一定要有所瞭解,一來以後合作起來方便,二來蘇瑾對一個突然出現的地獄手冊宿主還是抱有警惕的,他對地獄手冊宿主的事情瞭解的太少,這個花野真衣是他在事件外見到的第一個宿主,最基本的戒備還是要保持的。

“花野真衣,東瀛大阪人,我一共經歷了七次事件,可惜運氣不好,還沒有開啓靈能,所以還算不上是資深者,我擅長的是潛伏和阻擊,在事件中能提供遠程支援,最不擅長對付的是靈魂類敵人,甚至可以說我基本沒有對抗靈魂類敵人的能力,所以如果在事件裏遇到此類敵人,我將失去絕大部分戰力。”

“因爲沒有靈能,所以我也無法使用靈能裝備,近戰時使用的是星際光劍,遠程阻擊所使用的是一杆魂語者阻擊槍,大概就是這樣了。”

蘇瑾聽完後輕輕敲起了自己的鼻樑,花野真衣給出的資料未必是完整的,但給出的部分應該是真的,但最讓蘇瑾在意的是關於她靈能沒有開啓的事情,花野真衣經歷了七次事件都沒有開啓靈能,可見想要開啓靈能有多困難。

“那麼……歡迎你花野真衣,你是小隊的第二個成員!” 豪門棄愛,傲嬌萌妻別想逃 蘇瑾向花野真衣遞出了手,歡迎她的加入。 花野真衣也遞出了自己的手,她的身材高挑,手也非常纖細,蘇瑾握住之後似乎一點力氣都使不上。

兩人握完手之後相視無言,氣氛一時間尷尬了起來,花野真衣看了眼蘇瑾的地獄手冊道“我應該還需要獲得領導者之印的承認,纔算成爲小隊成員吧?”

“是麼?我不知道,你是第一個加入的,這玩意我又沒用過。”蘇瑾笑了笑,他將地獄手冊遞給花野真衣,花野真衣接了過去,然後將手按在蘇瑾的地獄手冊上。

領導者之印所在的位置立即躥出一道黑光,那黑光覆蓋在花野真衣的手上,順着花野真衣的手指向外延伸,直到變化成了一隻猙獰的惡魔之手的樣子。

“隊長,我需要你的一滴血!”花野真衣對蘇瑾說道。

“滴血認親麼?那東西不可靠的,你聽我說,要相信科學……!”蘇瑾語重心長的說道。

“隊長,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你是領導者之印的主人,只有你的血才能讓新隊員通過地獄手冊的驗證!”花野真衣無奈的對蘇瑾說道。

“開個玩笑嘛,你不覺得剛纔的氣氛很尷尬,我只想緩和一下而已。”蘇瑾撇了撇嘴,然後隨手在桌子上拿起水果刀,將手指劃破,把一滴鮮血滴在了花野真衣的惡魔之手上。

鮮血一觸碰到花野真衣的惡魔之手,惡魔之手便立即破碎,點點黑光再次凝結,這一次竄入了花野真衣的手臂,黑光在花野真衣的手臂上游走不停,好像涌動的烏雲一樣。

“隊長,你沒有設定屬於自己小隊的紋章麼?”花野真衣疑惑的看着蘇瑾。

“我說過,我第一次用!”蘇瑾搖了搖頭,小黑在介紹完關於領導者之印後,就立即消失,連多說一句話的機會都不給蘇瑾,看起來有很多細節上的東西,都被小黑給省略了。

花野真衣似乎不太相信蘇瑾連這些都不知道,但也只能解釋道“每個小隊都擁有屬於自己的紋章,這紋章就好像是小隊的名片一樣,在某些特定的事件之中,還能發揮奇效。”

“紋章,就好像是海賊旗一樣麼?”

“沒錯,大概就是那個意思。”

“我該怎麼設置紋章!?”

“你可以完全交由地獄手冊來生成,也可以自己設計,只要你手持地獄手冊在心中默想就行了。”花野真衣說道。

蘇瑾微微點頭,他手持地獄手冊,然後雙眼微閉,漸漸的,花野真衣發現自己手臂上的黑氣開始定型,十幾個呼吸後,她手臂上的黑氣幻化成一柄黑氣凝結成的剔骨刀的樣子。

“恩,這就是咱們小隊的紋章了,以後咱們小隊就叫……剔骨刀!”蘇瑾對自己的作品非常滿意,那柄剔骨刀只由幾道粗細不一的黑線構成,刀鋒凌冽,給人一種非常鋒利,似乎只要碰觸,就會筋骨寸斷的感覺。

花野真衣似乎也對蘇瑾的紋章非常滿意,她用手指點中紋章,然後順着自己的身體移動,那道紋章居然也跟着她的手指進行移動。

“哇!人體觸摸屏?”蘇瑾饒有興致的看着花野真衣移動自己的紋章。

最終花野真衣將紋章安放在肩膀處,這樣一來就不會輕易被人發現了,她笑道“紋章是可以隨着個人意願移動的。”

此時地獄手冊上再次躥出一道黑光,那黑光這次竄入蘇瑾的手臂,凝結成剔骨刀的樣子,蘇瑾也嘗試用手指移動紋章,同樣將其移動到肩膀的位置。

“好吧!現在你已經加入了我的小隊,那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蘇瑾拿起一個蘋果削了起來。

花野真衣聳了聳肩,她看了看蘇瑾的住所,然後笑道“反正我還要在s市待一段時間,如果隊長不介意的話,讓我住在這裏怎麼樣?”

“我這裏租金很貴的。”蘇瑾笑道。

“隊長,你覺得錢這種東西,對於地獄手冊的宿主來說,還有多大的意義?”花野真衣拿出屬於自己的黑卡在蘇瑾眼前晃了晃。

蘇瑾笑着搖頭道“所以我的租金不是錢,想住在這裏的話,你只拿身體抵債了!”

“隊長,這樣似乎不合適吧?雖然我……並不介意。”花野真衣雖然嘴上說的好聽,但依舊端坐着不動。

蘇瑾笑道“有什麼不合適的,我正好要離家幾天,這裏沒人打掃的話很快就會破敗的,所以就麻煩你了,想住在這裏的話,打掃看家就交給你了。”

“你不住在這裏麼?”花野真衣有些意外,不過她馬上想明白了,笑道“是去那個高檔小區吧?那個華夏女孩很漂亮,隊長你眼光不錯!”

“關於這件事情我要警告你一次,不要再做跟蹤我一類的事情!”蘇瑾起身,神色森然,他將雙手撐在茶几上,低頭凝視花野真衣。

“是,以後不會了。”花野真衣立即點頭。

蘇瑾這才恢復笑容,他指了指二樓道“二樓第三個房間是你的,我走之後這裏歸你管,不過不許帶亂七八糟的人回來,還有你下一次事件是什麼時候開始?”

“還有十來天左右,隊長你呢?”花野真衣道。

“我剛完成一次事件沒多久,不過小隊成員是要一起進行事件的吧?”蘇瑾問道。

花野真衣點頭“沒錯,不過隊長不用擔心,小隊是以冷卻週期最長的那人爲基準的,所以這次我託你的福,可以多享受半個月平靜的生活。”

“那你真要謝謝我了,現在幫我收拾下行禮,那邊是我的房間。”蘇瑾將削好的蘋果放到花野真衣的手中,然後指了指自己的房間便雙眼微閉休息了起來。

花野真衣微微楞了楞神,不過馬上反應過來,走進蘇瑾的房間去收拾行禮去了。

蘇瑾此時微微睜開一點眼睛,看向走入自己房間的花野真衣,這個女人恐怕不是她自己說的那麼簡單,從她對小隊系統的熟悉程度來看,甚至有可能不是第一次使用小隊系統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