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認識啊」士官長很意外。

「韓高,你不準備給我一個解釋嗎?」星河眼光很冷。

其他人不明所以,甚至有種懵逼的樣子。

他的眼神在別人看來,剛毅,不屈不撓,有著軍人的傲骨和不服輸,不屑,憤怒

但是在我眼裡卻是陰險!

想弄死我!這是我的潛意識中捕捉到的威脅。

「演習就是戰場!」韓高說了一句話。

霸少不要拽 卻包含了很多意思。

戰場哼戰友之間的演習竟然是這樣的。

用這句話能掩飾什麼?

掩飾不了陰翳。

我也是順桿往上爬

「哦,懂了,兄弟們,演習就是戰場,抓到了敵人的探子,敵人還在抵抗,給我一起上。」

先打一頓在說!

「我操,星河,你們是不是爺們,竟然這麼多人打我一個」被我們幾個教訓過後,韓高有點委屈了,本來他就是針對我的,現在被一群人群毆。

「演習就是戰場,被抓到,就要做好心理準備。怎麼,在這裡你還想翻起什麼浪啊」

「有種的單挑。」韓高似乎意識到自己是被抓住的俘虜了。

正中下懷。

我呵呵一笑。

正在想著怎麼虐你呢,正在想著找到什麼理由好好收拾你呢,真是困了有人送枕頭。

但是事實是這樣嗎?倘若一開始,我就是單獨的上去干他,估計會被周圍的戰友拉住,搞事情本來就是意思意思就行了,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會倔強的來和我單挑,輸了我會讓他心服口服!這才是我想要的,

殺人,沒有意思!

我要的是誅心!

我要打的他以後見到我,不敢在有壞心思!

我要讓他對我臣服!

「請吧,這裡不合適,換個地方」此刻我們都在這裡空曠的地方,如果被其餘的敵人埋伏了,那就悲催了,

誰知道會不會有呢,萬一有其它人呢,哪裡有單獨行動的斥候。

我們幾個一起來到了我們的駐地,

韓高似乎不在乎的樣子,估計認命了被俘,只是不甘心被我抓著了,還被我挑逗,

就像是一隻狼被獅子干倒,沒什麼受打擊的,但是要是被貓咪嚇著了,那估計一輩子都會鬱悶。

「就這裡吧,找我單挑,我給你機會」我連讓大家說話的機會都掠奪了,上來第一句話就把和事佬的嘴全部封了,並且自己站在了道德的最高點,我出手,首先就占著理。

而此時大家也是看熱鬧的心態,但是沒有一個人為我擔心。

只有我自己為自己擔心,我知道自己有幾把刷子,我的格鬥技術不會比他強多少,而且在這種狀態下,他肯定會拼勁全力,我要是一個不小心肯定被他拳拳到肉。雖然不怕疼,但是真的會疼啊。

誰願意在舒服的時候來個兩拳。。。

他們不為我擔心,是因為每次他們和我打的時候,都是被虐待的,對於每次訓練,我可是非常拚命的,所以訓練場上,從來沒有人敢和炸毛。打出來的。。。

但是韓高不是普通人啊,雖然他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但是他去了特戰,特種部隊的,而我卻沒有去,在那裡的訓練,我知道他肯定比我辛苦。至於效果,我也想象不到。。。

此刻,場上似乎只有我和他兩個人了,

丁字步,側身相對

眼睛盯著對方

兩手握拳,一上一下,一前一後

尋找著對方的漏洞,在看著對方,期待著一招治敵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他一拳揮了過來,

星河第一反應,閃躲

接著第二拳連環打出來,

哼,等的就是你的第二拳。

星河左手抓住他的左手腕,右手拳頭食指關節從下面向他左手肘關節處的鉤去。

然後在瞬間放開,

在這裡比武,可不是打殘他的,右手拳頭用力大了,會把他左手打斷的,但是就這樣輕輕一下,他的左手瞬間麻木了。

沒錯,我打的就是他的神經,我估計他現在的左手都握不緊了。

一招過後,分開,他甩了甩左手,很明顯,他的左手被我一擊暫時麻木了,

他左手化掌,繼續保持的戰鬥姿勢,但是明顯左手,看著在抖。

接著,他一個虛步向前踏來,貼身向我靠來,拳頭一寸長一寸強,同時一寸長一寸險,經過剛剛的事情,他沒有出直拳,而是勾拳,從我的左側鉤來,

我順勢左手格擋,同時右手橫擊,肘關節向他的左胸打去,

只見他,剛抬起的右漆關節,還沒有打到我的身上就向後倒去,

出於自然條件反射,他的右腿向後退了一步,穩住了身體,

但是,我哪裡會給他這個機會,我橫擊過後就是右腿一個前踹,踹向他的右腿,

同時他也是一個側身,一個右轉身,躲開了我的攻擊。

在接著,就是我一個左轉身,左肘關節后擊,

同時他的左腿頂推打向了我。

我一個后彎腰,將左關節打在他的身上,

順勢我也是向左轉體了,

他的后倒,左手撐住地面,一個側翻身,右腿向我鞭過來,我一個閃躲,同時,右腿向他還在地面的左腿掃去,

他的翻身動作很快,我的右腿打了個空。

同時右腿立定,一個翻身左腿轉過去了,他剛剛翻身站穩,被我一個左腿鞭到,操

疼疼疼

他用右腿前擋了一下

在同時我借力,向測方向後撤,拉開一段距離,把自己的後背留給敵人,是不明智的。

我還沒有狂妄到,小看他,

在背對著他的情況下,攻擊他,僅僅憑藉他的條件反射就能把我拉倒,我還沒有說狂妄到任何人都不能拉倒我,

一個重心不穩,誰都會摔倒。有進有退,方能控制局面。

操,一個後撤都能被我找到這麼多理由。。。

但是他不啊,乘勝追擊,右腿擋了一下之後,彈踢就出來了。

我又是立馬右腿側橫掃,掃到他立在地上的左腿,立馬他重心不穩,向右倒去。

他一個右側倒,右手砸地,

現在我兩都是低重心,我蹲著,他側躺著,我一個彈射,向他撲去,他左手撐地面,身體滾動,向後方滾去,但是他的滾動的速度能有我彈射的速度快嗎?

我的右拳打到了他的右手臂,

一擊過後,我站起來了。

他在地上滾了一圈,一個弓步彈射站了起來。

我看著他,我笑了,

雖然還沒有虐的他沒有還手之力,但是已近讓他處在了下風,打擊了他的自信

他站了起來,憤怒了。

這已經標誌著他輸了,動怒了,

我笑了,怒了就會亂,比武最忌諱的就是自亂陣腳。

怒了就意味著,攻擊會一輪比一輪強大。 第八節開打

怒了就意味著,攻擊會一輪比一輪強大,但是漏洞也是越來越多。

冷婚熱愛:總裁的二手新妻 接下來,我更要開始嚴陣以待了,

剛剛的認真,還不至於嚴肅,因為那個時候,我們都會先禮一下,意思一下。畢竟我國是有著禮儀之邦的美名,和優良禮儀傳統,客氣一下就行了,稍微留手,打到身上,不會那麼疼,同時也是試探,試探對手的深淺,試探對手的高低,不是有一句話說一句知深淺,三句知高低。

簡單的一個回合,就會彼此的了解對方,他肯定知道我的弱點,我們兩個對比他肯定意識到力量他能壓倒我。

記住不要把對手當成傻瓜,這個世界沒有傻瓜,把別人當傻瓜的人才是最大的傻瓜!

他有優勢又能如何?還不是在吃灰。

王爺,妃子很囂張 現在的嚴肅已經預示著接下來,稍微碰一下,都會很疼。

別看別人比武切磋,打的一身是勁,打過之後都會有點疼痛的,只是打的時候,就看誰能忍住,或者說看誰有更多的技能,或者說看誰更甚一籌!

這個時候我和韓高切磋,肯定誰都不會認輸,

因為是他先挑戰我的,而且是用言語激我而戰,他肯定不會退縮,不然就辱沒了他的名頭——特種兵。

而我,在感受到他的殺氣的時候,必然不會放過他。

因為我要將這種殺氣化解掉,不管他是嫉妒我而產生的,還是被打擊而產生的,這種對我的怨氣是不能長久存在的!

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會拆台。

相互信任都是從了解開始的。

總裁太壞誰的錯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韓高對星河產生的怨氣,必然有原因,只是大家不知道吧了。

但是今天的開打,必須要打的他心服口服,並不是每一個特種兵都比常規部隊的人強大的,就像並不是每一頭獅子都比狼強大!

對峙了幾秒,我的嘴角微微露出了弧度,面部肌肉那麼多,想嚴肅,肌肉也會微微一動的。

同時他的眼皮也是一抬,鼻孔一擴,肯定意識到我對他有一絲絲不屑了。

上起一記右勾拳過來。

我是左手一檔,右手沖拳,軍體拳第一招搏擋沖拳,我能感受到他的力量比我大,但是我的速度更甚一籌,因為我的左手很疼,我的右拳沒有打擊他的胸口以上的部位,因為人的條件反射,他會後退,那麼我的攻擊將會失去效果,我右拳直擊他的肋骨。

肋骨肉少骨頭多的地方,痛感神經絕對發達。這是經過千錘百鍊知道的經驗。

只是在接觸到他衣服的那一刻,他的肌肉瞬間緊張起來了,

嘣一個悶聲

我的拳頭打在了他的肋骨上,

同時他出左手反擒拿我的右手,外掰,右拳擊打我的右手臂,但是他左手外掰並沒有感受到我的手臂有阻力,似乎自己的手腕就是抓著空氣翻轉一下。

我貼近身體左肩膀一個推碑,右手一伸,他摔倒在地。

其實在那一個悶聲過後現場就安靜了。

他沒說話,我也沒有說話。

他太冒進了,憤怒讓他忘了自己的技能。

其實就這幾個動作,已經勝負分曉了,

但是他並不服輸,剛剛那一記右勾拳打的我左手也很疼,但是我想他的肋骨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站起來了,眼神複雜的看著我,按照理由,那一記反擒拿,我應該受創,然而他卻是感覺抓了個空。在瞬間失神被我一個推碑推翻在地。

我那微微翹動的嘴角,已經帶有一絲神秘了。

我天生的骨骼驚奇,只有一個醫生注意到的,仔細看我資料的人也會知道。

但是我會到處宣揚嗎?

顯然不可能啊。

我的手臂骨骼就是外掰至少十五度,一招反擒拿屢試不爽的他,竟然在此刻吃癟,不知道會不會打擊的他懷疑人生啊。

顯然我不會告訴他!

我要給他留一個印象,韓高的招數對於星河無效!

至於為什麼無效,怎麼才有效,永遠不會知道!

首先讓他慌亂,思索,當一招又一招的都被破解了,然而對於眼前的對手沒有辦法了,那會是一種什麼心態!

心態沉穩的人,或許會退一步,尋找辦法!

但是現在正值青春還在孩子心態下,只會一味的找回場子,拿回失去的面子!

這個時候,大多數孩子都會不假思索的紅著眼睛不計得失的沖!

這種感覺我有,那是在小時候倔強的時候,在哭和沒哭之間徘徊的時候,已經失去了理智!

退一步海闊天空,不是可恥的退縮!而是實事求是的根據實際情況結合自身條件做出更有利於大局的決定!

有舍有得,想要得到一些東西必然會失去一些東西,只是在對比之後,孰重孰輕,如何思慮,大家都懂,只是做的決定和做的辦法,有的人能夠控制事態發展,而有的人總是事與願違。能說是心不好嗎?準確的說心裡想的是好的,只是沒有這個手腕能力,從而導致很多現實的發展偏離了想象。

就像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韓高挑戰星河,只不過是想打敗星河,找回自己的高傲!

可是他接連失利,失去了理智,還在一味的追求戰勝對手。

他忘了,即使擊敗星河了,他也是一個失敗者!

這個時候他已經敗了,但是特種兵的榮耀還沒丟,但是失去了理智,那麼就永遠的失去了傲骨!

一個人會遇到很多不如人他人的地方。如果一味的追逐別人的強項,那麼你會忘了自己還有的優勢!這種道理大家都知道的,只是關鍵時候意識到的卻少有。

因為誰沒有脾氣?泥菩薩還有三分土氣哩!

韓高的力量,爆發力都比星河強,沒有辱沒特種兵的名頭,只是遇到星河恰好了解人體各種關節骨骼肌肉神經,如何用最小的代價取到最大的效果,當蠻力遇到巧勁,而蠻力沒有壓倒性的優勢,那麼蠻力只有被耗盡的結局!

「你被淘汰了。」星河說著。

韓高一臉懵逼,不懂。

「你被淘汰了,不是因為你輸了」星河繼續說。

「我知道,被你們抓住,就已經失去了演習資格。」韓高說著。

「不」星河繼續說「我說的是你被淘汰了,這次演習不僅僅是為了磨練隊伍,同時還在考核你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