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掌門哈哈大笑,倏然立定人前,伸手笑道:「拿酒來!」

謝雲流立即會意,親自斟滿靈酒,奉上前去。

周掌門舉杯遙向蔣謝兩人,高聲道:「兩位真人的修鍊大典,老夫卻晚來一步,實在有失禮數,特此自罰一杯。」

蔣正鳴和謝杏兒對視一眼,立即說道:「今日周掌門能夠屈尊駕臨,在下兩人誠恐誠惶,不勝榮幸!」

周掌門哈哈大笑,把盞一飲而盡,朗聲道:「兩位真人是天生一對,地造一雙,今日成就雙修,當可仙福同享,永壽偕老。」

「謝周掌門賜言!」蔣正鳴和謝杏兒還禮道謝,由侍奉的弟子斟滿酒後,兩人都是一飲而盡。

謝雲流在旁笑道:「周掌門,還請入席吧!」

周掌門卻是搖頭輕笑,撫手擊掌三聲,高聲喝道:「來人,上禮!」

徐天機和謝雲流對視一眼,不知周掌門要上什麼禮?但是以玄天劍派的財力,在飛雲城乃是數一數二,要在眾賓客前示眾顯耀,此物定然非比尋常。

周掌門話音剛落,有四位玄天劍派弟子抬著鐵籠從遠處而來,這四人都是鍊氣大圓滿修為,而且正值壯年,他們齊抬的那鐵籠巨大無比,上面覆蓋一層黑布,裡面傳來猛獸的嘶吼聲。

眾賓客面面相覷,心中均想,難道裡面關著一隻妖獸?這便是周掌門的賀禮么?

周掌門放聲大笑,長袖甩動,一陣狂風涌過,那層黑布被全然掀起,鐵籠里居然卧著一隻赤晶妖虎,體型有尋常五六隻老虎那麼大,皮毛五彩斑斕,最為奇特的是背上生出一對白色肉翅,尾巴堅硬如鐵,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那隻妖虎怒吼一聲,肉掌拍在鐵籠上,露出鋒利的牙齒。

「插翅虎?」在人群里有人認出此物,忍不住失聲而呼。

莫問天心神一凜,插翅虎乃是妖虎里的稀有品種,十分的罕見,而且他剛才已經用洞察術查看過,這隻插翅虎妖獸是三階妖獸,將此物用來送禮,玄天劍派當真是好大的手筆。

以徐天機的涵養,此時也不由驚愕道:「周掌門,這是……?」

周掌門哈哈大笑道:「金童和玉女兩位真人的修鍊大典,老夫怎麼也要表示一下,微薄心意,倒是不成敬意!」

「周掌門這份禮實在太過貴重了!」徐天機滿臉堆歡,轉頭吩咐道:「正鳴,杏兒,你們還不快上前謝過周掌門。」

蔣正鳴和謝杏兒兩人對視一眼,神色激動的走上前,向周掌門謝禮。

周掌門受兩人一拜,大笑幾聲,在謝雲流的陪同下,在徐天機的左側坐定,他是玄天盟的盟主,本應坐在主位,但是來者是客,自不能喧賓奪主。

到所有人重歸己席時,徐天機環眼一掃,向謝雲流吩咐道:「謝長老,修鍊大典可以開始了!」

謝雲流默然點頭,走前一步,高聲唱諾:「金童和玉女兩位真人,修鍊大典開始,請鳴鐘擊鼓!公告天下!」

話音剛落,一陣清越的鐘聲響起,響徹天地,餘音未絕,鼓樂聲喧天而起,築基修士的修鍊大典,自然隆重非常,在邀請同道觀禮的同時,要鳴鐘擊鼓,公告天下,以示兩人結為修鍊道侶。

鼓聲未歇,謝雲流神情肅穆,繼續唱諾道:「請奏樂起舞,迎賓開宴!」

他聲音一落,忽地管弦絲竹之音響起,有一隊白衣勝雪的低階弟子拿著各種樂器,從遠處飄然而來,坐在大殿的一角細心吹奏。

與此同時,有上百名姿色艷麗的低階女修跑到殿前的廣場,在悠揚的音韻聲里,載歌載舞起來。

這些女修彷彿經過仔細的訓練,她們動作整齊,舞姿曼妙,綵衣飛揚,纖細的小蠻腰搖曳不已,妙相紛呈時,羅袖忽掩忽露,極盡視聽之娛,一時之間,仙樂飄飄、大殿前歌舞充盈。

眾賓客們紛紛喝彩鼓掌,身後侍奉的女弟子斟酒伺候,氣氛登時熱鬧起來。

謝雲流神情肅穆,高聲唱諾道:「請兩位真人施展神通!」

築基真人的修鍊大典,需要雙方配合施法,在同道面前施展偽神通法術,心意越是相通,偽神通法術的威力越是強大,以示兩人同心協力,共同參悟大道。

早在二年以前,謝杏兒還是鍊氣大圓滿時,便和蔣正鳴在清河郡諸掌門面前合力施展偽神通法術狂沙風暴,早已聞名整個飛雲城,此時謝杏兒已是築基修士,兩人合力施法,那威力將會如何巨大?

頓時勾起在座所有人的興趣,紛紛收聲止音,屏息不語,翹首引頸相望,恭候兩人施法,一時之間,大殿前靜得落針可聞。 蔣正鳴爽朗一笑,雙眼向謝杏兒凝視過去,臉上湧起一股柔情,他上前一步,揮舞長袖,忽然之間,在半空颳起一陣狂風,隱隱有陣陣虎嘯聲,咆哮在天地之間。

謝杏兒緊跟著上前一步,手捏法訣,萬里晴空忽然白雲生起,化作一條白色巨龍,在天際間盤旋飛舞,陣陣龍吟宛如巨雷,響徹整個天地。

風化虎,雲生龍,風虎桀驁不遜,雲龍飄渺不羈,在半空中盤旋翻轉,一會風虎前撲,將雲龍死死踩在腳下;一會雲龍盤旋,將風虎緊緊盤繞起來,風起雲湧,龍爭虎鬥,天地變色。

虎嘯生風,龍起生雲,龍吟虎嘯風雲變,法術威力盡顯無遺,眾賓客見之色變,其中有些築基真人也是感慨不已。

「是風虎雲龍!」人群當中,立即有人認出這門偽神通法術,不由的失聲而呼。

莫問天心中凜然,偽神通法術風虎雲龍是風形術和雲相術的組合法術,此兩門法術都是高階法術,不僅非常罕見,而且極難掌握,風本無形,雲本無相,而風云何嘗不是千形萬相,正因其多反而成無,若是參悟不透其中道理,這兩門法術終其一生也是掌握不了!

徐天機環目四顧,將眾人反應收歸眼底,不由大感滿意,撫須長笑道:「諸位道友,法術的應運存乎於心,金童和玉女兩位真人伉儷情深,彼此之間心思都能心領神會,才能施展如此威力的偽神通法術。」

眾賓客深以為然,紛紛點頭稱羨,言道兩位真人金童玉女,乃天作之合,法力高深,當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眼見飛雲門威風八面,林玉舟口是心非的稱讚兩句,終究是心有不甘,環顧左右,忽然心有計較,用壓過眾人的笑聲說道:「兩位真人施展神通,讓老夫大開眼界,天心派亦有一禮相送。」

說到這裡,他停頓一下,轉過頭去,將目光落那丰姿雋永的築基修士上,吩咐道:「峰兒,速上前來,向諸位道友展示神通!」

那築基修士明白他的意思,神情肅穆的上前一步,朗聲道:「諸位道友,在下乃天心派林成峰,代表本門向兩位真人祝詞!」

話音方落,不待眾人反應,他左袖一揮,在遠處的空地上,有上百株花朵破土而出,綻放盛開,奼紫嫣紅,香氣襲人,聞者欲醉,腦海似乎漸漸模糊起來,花朵綻放盛開,變化成『仙福同享!」四個大字。

那叫做林成峰築基修士緊接著右袖揮舞,上百隻顏色鮮艷的飛鳥振翅翱翔,陣陣鳥鳴聲似乎蘊含某種奇特的音律,讓人沉迷其中,腦海里雜念存生,久久不能平復,飛鳥在空中盤旋不定,幻化成『永壽偕老!』四個大字。

一時之間,幾乎在座所有修士神為之奪,魂為之丟,等到反應過來,盡皆失色,莫問天也是吃了一驚,這門偽神通法術詭異非常,花香可以迷人心竅,鳥鳴可以擾人神智,端的是厲害無比,讓人震驚之餘心生忌憚。

「好一個仙福同享,永壽偕老!原來道友施展的是偽神通法術花香鳥語!」徐天機雙目一凝,讚歎道:「想必道友是林掌門的公子,飛雲城鼎鼎有名的聞聽真人。」

「不錯,正是區區在下!」林成峰連忙施禮,他微微一笑,退後兩步,默然歸於席位。

眾賓客立即嘩然,原來是聞聽真人,怪不得神通如此不凡?在飛雲城市知道林城峰的人沒有多少,但若要說到聞聽真人,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聞聽真人出生以來,便沒有嗅覺和聽力,通過觀察對方說話時嘴唇動作解讀語言,他毅力過人,天賦也是極佳,修鍊進階神速,築基成功后,便自詡聞聽真人,自是希望能夠如常人般聞香識音。

聞聽真人雖然沒有嗅覺,且雙耳失聰,但是卻有兩門成名絕技,一門是高階法術百花齊放術,百花盛開,花香襲人,迷人心竅;另一門是高階法術百鳥鳴春術,百鳥鳴啼,雜音紛至,擾人神智;由兩門高階法術組合的偽神通法術花香鳥語,以攻擊感官六識為主,端的是厲害無比。

聞聽真人的實力在天心派穩排前三四名,其神通甚至要比蔣正鳴高上一籌,此時他出來展現神通,雖表明是為大典賀詞,但也暗藏著壓制飛雲門風頭的意味,畢竟飛雲門和天心派兩者實力相差無幾,但是如今飛雲門多了一位築基真人,落在別人的眼裡,自然要比天心派強上稍許,在卻是林玉舟萬萬不願見到的,因此才示意聞聽真人上前施展神通,用以震懾在場的同道。

林玉舟舉目四顧,將眾人表情收歸眼底,不由大為滿意,哈哈大笑道:「徐掌門,犬子法力低微,倒是獻醜了!」

他話雖說的謙虛,但臉上神態卻是洋洋自如,落在人眼裡,不免覺得可笑。

徐天機不以為許,淡然笑道:「聞聽真人神通不凡,世人皆知,有他為修鍊大典賀詞,老夫榮幸之至!」

話說到這裡,他轉頭目視謝雲流道:「謝長老,繼續大典!」

「是!掌門師兄!」謝雲流恭聲應是,輕咳一聲,高聲唱諾道:「諸賓獻禮,念禮單!」

清點賀禮的內務長老張海雲步如流星,走上前去倏然站定,從懷裡摸出一冊竹簡,高舉手裡緩緩展開,高聲唱諾:

「玄天劍劍派上禮:三階妖獸插翅虎一隻!」

「天心派上禮:四階靈藥固本參一株!」

「玉泉真人上禮:固本丹一百枚!」

「……」

張海雲聲音激揚,將築基門派和一些散修的賀禮念完,則開始郎念飛雲門附屬門派的禮單,今年不同於往年,在上飛雲峰前,諸派掌門早已得到傳告,上繳供奉的靈石一併納進禮單。

因此在張海雲的禮單里,非但有諸派掌門恭賀雙修大典的賀禮,也有他們上繳飛雲門的供奉,旁人卻是不得而知,耳聽份份賀禮都貴重異常,不由面面相覷,都是一臉的驚愕之色,心中均想,飛雲門定然對附屬門派管治有方,若不然怎麼會受到如斯擁護?

張海雲顧盼自雄,洋洋自如,繼續高聲唱諾。

「七玄宗上禮:中品靈石二塊,下品靈石二十塊!」

「青靈門上禮:下品靈石八十塊!三階靈藥木靈草一株!」

「九葉谷上禮:下品靈石五十塊!三階靈丹駐顏丹一枚!」

「華仙門上禮:下品靈石四十塊!下品法器的煉器材料土靈晶一塊!」

「無極門上禮:下品靈石三十塊,靈谷酒三十壇!」

「……」

除清元閣掌門賈似道沒有來外,飛雲門其餘十八個附屬門派掌門悉數到全,賀禮豐厚之極,甚至比得上有些築基散修的賀禮,在座不知內情的人均吃了一驚,心裡不由暗暗稱羨。

林玉舟心裡頗為不悅,目視玄天劍派的周掌門,卻見他臉上有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似乎瞭然於胸,沒有什麼事可以瞞過他,心裡倒有些迷惑不解了。

徐天機滿面春風,撫須長笑道:「張長老,諸位道友的禮單可否念完?」

「這個……」張海雲遲疑片刻,說道:「還有一樣賀禮,剛才有一名守衛山門的師弟上山,送上來一個石盒,弟子還未及向掌門稟報。」

「咦!」徐天機皺眉道:「這位送禮的道友可有請帖?如今人在哪裡?」

「回掌門的話!」張海雲恭恭敬敬的答道:「對方是一位築基真人,自稱是金童真人的故人,他得知今日是金童真人雙修大典的良辰,特此前來,但卻因其他原因,不方便上山,只留下一個玉石盒子,便飄然離去。」

PS:感謝泠人兄再次打賞,感謝籠中鳥和mchua打賞! 「正鳴的故人?」徐天機緊眉輕緩,轉首回望,將目光落在蔣正鳴身上,卻見對方臉色茫然,輕輕的搖了搖頭,顯然並不認識此人。

徐天機沉吟片刻,便說道:「張長老,石盒裡裝著是什麼賀禮?」

「掌門,弟子不得而知!」張海雲苦笑道:「那石盒上設有四階禁制,只有築基真人方可打開!」

「咦!居然有這等事!」徐天機臉色一奇,吩咐道:「張長老,將那石盒呈上前來,且讓老夫好生瞧瞧!」

張海雲恭聲應是,他摸向儲物袋,從裡面取出個一尺見方的石盒,恭恭敬敬的托在雙手奉上前去。

徐天機瞥了一眼,石盒上光華閃動,果然設有禁制,他連忙吩咐道:「高長老,你去將玉石盒打開,瞧瞧裡面到底裝著什麼?」

高長老原名高降雪,修道有上百年,雖然非但沒有在臉上留下痕迹,反倒是沉澱出超脫的氣質,她面若朝霞,肌膚勝雪,渾似仙女似的,在人群后姍姍而來,端莊秀雅,儀態萬方,眾人神為之奪,只覺呼吸頓止,目光齊齊而滯。

高降雪恭聲領命,聲音優雅至極,幾乎是天籟般的嗓音。

徐天機望著她,眼裡湧出一股柔情,在築基以前,他和高師妹感情深厚,花前月下曾立下誓言,兩人相約結為修鍊道侶,可惜為繼承掌門大位,取得古師弟的支持,他不得狠心割愛,將高師妹拱手讓人,豈料造化弄人,高師妹還是和古師弟結為修鍊道侶,成為他心中永久的傷痛。

高降雪雙手捧著石盒,她素手纖纖,柔若無骨,姣若白藕,彷彿有著無窮魔力,將眾人目光吸引過去,高降雪封號妙手真人,在鄭國的雲州,她的一雙素手有著無骨驚弦的美稱,天下間最難練習的琴曲《霓裳羽衣》,在她的一雙妙手下也是遊刃有餘。

據聞,三十年前,在飛雲殿前,她和古劍真人修鍊大典,便獻奏一曲用以謝客,七十二弦的箜篌素手翻飛,《霓裳羽衣》如同天簌之音,曲散音消良久之後,眾人仍是呆若木雞,在場之人不乏見識廣博之輩,如此音色竟是無人可以形容,更有多人數日流連于飛雲山不忍離去,但求再聞一曲,無骨驚弦之名天下皆知。

如今這一雙天下聞名的妙手便要打開石盒,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卻被纖纖素手吸引,去無人關心石盒裡面裝著是什麼?

在石盒打開的瞬間,高降雪臉色忽然變了,神色如泥塑般獃滯,彷彿晴天霹靂,石盒自她雙手跌落在地上,摔裂而開,從裡面滴溜溜滾落出一個人頭來。

眾人哪裡會料到如此情景?登時被驚得嘩然大變,人群里有人高呼道:「那不是古劍真人么?」

陽光照射在那顆人頭上,面孔依舊保持臨死前猙獰可怖的摸樣,如同一件冰封的藝術品,正是飛雲門的三長老古劍辰,封號古劍真人。

莫問天定睛瞧去,心裡不由疑惑,這顆人頭似乎被冰封術凍結,讓他不由想起,在飛雲城的城衙府,南霽雲斬殺的那顆人頭,兩者是何其的相像。

「劍辰!」高降雪忽然驚醒,只覺萬箭攢心,肝腸寸斷,聲嘶力竭的凄然吼叫,她始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雙眼湧出血淚,便要雙手抱起那顆人頭。

「不可!」徐天機忽然疾呼一聲,想出聲阻止。

不過卻已經晚了,在高降雪雙手抱住人頭的瞬間,忽然轟的一聲炸響,人頭陡然爆裂,她的雙手瞬間被炸斷,鮮血自斷腕噴涌而出,白衫染盡鮮血。

「高長老!」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震驚了,沒有人想到人頭裡藏有兇險,竟然在觸手的瞬間爆裂,只有徐天機關心之下,瞧出其中有蹊蹺,卻是已經晚了。

「古劍真人的人頭上,附有屍爆術!」周掌門和林玉舟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震驚之色,普通修士施法的屍爆術,他們自然能夠瞧出不對,但是古劍辰的人頭,被處理的極為完美,沒有一點破綻,他們兩人也只是心裡覺得不對,卻是沒有發現什麼,明顯施術人的法力較他們還為高深。

高降雪被炸斷雙手,卻是渾然不覺,只是頹然坐倒在地,撕心裂肺的嘶吼道:「劍辰!劍辰!是誰殺了你?是誰殺了你!」

她一聲比一聲凄厲,黑色的長發散亂披在臉上,淚水從眼角里止不住的瀉下,失去雙手的斷腕鮮血淋漓,一滴一滴落在百獸毯上,映出褐紅色的花朵。

「一定是假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高降雪凄然吼叫,忽然起身,納寶囊里飛出一把鳳首箜篌,周身雪白,弦絲晶亮,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所做?卻是一件下品法器。

高降雪飄然而起,腳踩箜篌,御空飛起,似有鳳聲長鳴,一道迤邐的樂聲向山下飄去,若是古劍辰沒有遇害,此時應當在山門巡守。

徐天機關心則亂,怕她有所閃失,也顧不得其他,祭起風羽扇,向山下追去。

蔣正鳴和謝杏兒相顧失色,原本是他們修鍊大典的喜日,卻沒有想到會橫生變故,一時之間,兩人都沒了主意,不知道該怎麼辦?

謝雲流向兩人呵斥一聲:「你們兩個,還不隨掌門下去看看?」

蔣謝兩人這才明白過來,連忙祭起飛劍,御劍而起,兩道光芒向山下的方向一閃而逝。

謝雲流臉色鐵青,沉聲說道:「周掌門,林掌門,在玄天盟築基真人的修鍊大典上,居然有人肆意行兇,殺害掉本門的一位築基真人,此事兩位如何看?」

「雲流真人,你且放心!」周掌門臉色難看道:「老夫身為玄天盟的盟主,在眼皮底下發生這等事情,一位築基真人便如此無故隕落,豈能坐視不管,定然會徹查此事,替古劍真人報仇雪恨!」

雖然天心派和飛雲門素有嫌隙,但同為玄天盟的盟幫,唇亡齒寒之下,倒是升起同仇敵愾之心,畢竟築基真人的隕落非同小可,真人在整個飛雲城都是威震一方的存在,其隕落的震撼力,十個鍊氣大圓滿修士合起來都比不過。

如今飛雲門的築基真人一死一傷,損失不可謂不慘重,甚至連林玉舟都感覺到一絲不含,也神色沉重道:「無論此人是誰?決不能善罷甘休!」

「如此甚好!」得到兩位的明確表態,謝雲流極為滿意,用不容質疑的語氣說道:「若是查明此人是誰,老夫要讓他替古師弟陪葬,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周掌門嘆了一口氣道:「卻是可憐妙手真人,沒有無骨驚弦手,天下何人能夠奏響《霓裳羽衣》。」

林玉舟神色戚戚然,顯然心有同焉。

謝雲流長嘆一口氣,高師妹和古師弟兩人伉儷情深,高師妹沒有雙手倒還好說,但是喪失修鍊道侶,以她對感情的執念,還不知道要生出什麼事端來。

此時在場的眾賓客早已一片嘩然,有人神色驚愕,對能夠殺死築基真人的兇手驚駭莫名;有人臉色茫然,還沒有從震驚之中緩過神來;有人惋惜不已,無骨驚弦手將從此消失在人間。

謝雲流環目四顧,冷聲道:「諸位道友,且靜一靜,聽老夫一言!」

「雲流真人請講!」喧囂聲漸漸靜下來,眾人屏息凝神,片刻工夫,靜得落針可聞,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謝雲流身上,氣氛凝重起來。

「諸位道友,本門橫遭慘禍,便不留諸位晚宴了!」說到這裡,謝雲流繼續說道:「金童和玉女兩位真人的修鍊大典便到此為止吧!老夫會親自送諸位下山。」

眾賓客面面相覷,卻是沒有意見,飛雲門不知惹下什麼厲害對頭?古劍真人身死隕落,妙手真人雙手皆失,一場隆重的修鍊大典盛宴,便以如此慘禍落下帷幕,眾人欷歔不已,感嘆良多,自沒有呆下去的必要,紛紛抱拳辭別,好言寬慰幾句。

在謝雲流的恭送下,眾賓客迤邐下山,飛雲峰漸漸清冷起來,雄偉的屹立依舊,一抹夕陽的光輝映射在上面,染出如血般的色彩,斜日沉淪,殘陽如血。 回到門派,莫問天在修鍊之餘,繼續開爐煉丹,如今三階煉丹師的瓶頸在即,卻是遲遲沒有突破,洗髓丹的成丹率已經達到七成,再有紫金蟾蜍爐煉製二階靈丹可提升一成成丹率,已煉製出數量不菲的洗髓丹。

至於一階凝氣散,不但煉製起來浪費時間,而且不會增加絲毫煉丹經驗,莫問天早已不再煉製,而是花費掉一些靈石,令葉寒庭在文峰塔收購一些,用以維持外門弟子的修鍊。

如今門派漸漸發展起來,靈石丹藥並不如以前捉襟見肘,為加快眾弟子修鍊速度,莫問天開始發放俸祿,按照門派如今擁有的資源,經過深思熟慮后,他才定下標準:

外門弟子鍊氣三層以下,每月可領取凝氣散二十粒;

外門弟子鍊氣三層以上,鍊氣五層以下,每月可領取凝氣散三十粒,洗髓丹五粒;

內門弟子鍊氣五層以上,鍊氣八層以下,每月可領取洗髓丹二十粒,下品靈石二塊;

門派長老每月可領取洗髓丹三十粒,下品靈石三塊。

如今門派弟子數量不多,以莫問天煉製洗髓丹的開爐量,不但維持靈丹的供應沒有問題,而且節餘的數量也是不少,都存放在倉儲閣內留以備用。

不僅如此,莫問天還制定相應獎罰制度,如果有弟子不服從管理,或者違犯門規,便扣除相應俸祿,以示懲戒;而恰恰相反,如果對門派有特殊貢獻的弟子,則會酌情進行獎勵。

令內務長老谷傲雪負責俸祿的發放和管理,如今門規漸漸完善,而且弟子數量也有所增加,必須設立一名執法長老進行監察,但目前沒有什麼好的人選,莫問天只好親自負責,調內門弟子孫世雄從旁輔助,門派的守衛則交給石震風負責。

門派一切走上正軌,莫問天心無旁騖,開始專心煉丹,終於在一個月後的某天,晉陞成三階煉丹師,在成功晉陞的瞬間,他終於聽到久違已久的任務提示聲。

恭喜完成門派支線任務:培養一位三階煉丹師。獲得獎勵下品靈石二百塊,易筋丹一百粒,二級煉丹房建造圖紙一張。

什麼?是二級煉丹房建造圖紙?莫問天喜出望外,靠著一件下品法器的煉丹爐,莫問天煉製出無數的低階靈丹,門派弟子修鍊速度因此而飆升,而煉丹房自不能同日而語,其重要性自是不言而喻,他目前已經是三階煉丹師,如果擁有煉丹房,在成丹率上定然會再有所突破。

正當他欣喜的時候,忽然『叮』的一聲任務提示聲,居然在此時發布任務,他驚喜之餘,立即進行查看。

門派建造任務:建造二級煉丹房

已經獎勵了建造圖紙,要完成煉丹房的建造自然簡單,只要選址得當,很快便能完成,建造煉丹房的地點,莫問天心裡早有計較,離倉儲閣不遠,有一座山壁,正是無極峰的中央,是溝通地火的最佳地點,用來建造煉丹房最合適不過了。

言及此念,他走出倉儲閣,在沒有建造煉丹房之前,他便一直在倉儲閣的一間密室里煉丹,藥性新鮮的靈藥隨手可擷,煉製成的丹藥只要丟在儲存靈丹的倉庫里,便會引動陣法,按照靈丹的種類和品階自行歸置,可謂方便之極,但是對於提升成丹率卻沒有一點作用,所以煉丹房的建造勢在必行。

此時,已經是夜晚時分,一輪明月破雲而出,幽柔的清光灑滿山林,整座邙山山脈群峰空曠,萬簌無聲,清風拂面,讓人心曠神怡,踏著月色,莫問天來到倉儲閣不遠的山壁前。

這面山壁光滑如鏡,彷彿是被人用刀齊整的劈開一般,直直的矗立在人前,上面沒有任何植物,若是將山壁裡面掏空,建造成煉丹房,不但防火防蟲,而且煉丹時地火溫度不會外泄,有利於成丹率的提升,是建造煉丹房的好地方。

言及此念,莫問天從任務戒指中取出二級煉丹房建造圖紙和天工力士圖,將建造圖紙貼在山壁上,向天工力士符灌注靈氣,將光芒漸盛的符籙拋向高空,砰的一聲炸開,變幻成一團迷霧,將山壁覆蓋住,夜霧之中,傳來叮噹亂響,似乎真的有力士在裡面鑿山開石,進行建造。

不一會功夫,迷霧散掉,露出一棟由青石堆砌的建築物,緊貼山壁建造,渾然天成,彷彿是鑲嵌在光滑的石壁里,沒有任何人工雕鑿的痕迹,

石門上雕刻各種古樸的圖案,頭頂的石壁上『煉丹房』三個大字,彷彿是深深鑿刻在山石里,筆磔遒勁,氣勢非凡。

ceo先生,簽字結婚! 莫問天連忙使用『洞察術』進行查看,建築信息清晰的顯現在腦際。

建築名稱:煉丹房

建造等級:2級

建築規格:1棟

建築功能:三階以下靈丹的成丹率百分之百,三階靈丹成丹率提升二成,四階靈丹成丹率提升一成,四階以上靈丹無效果。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