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點點頭。對軍人黃鵬並沒有什麼牴觸。道:“入口就在我們進來的地方。我會派人守衛在那裏。接待你們派來地人。所有的動植物都將由這個入口進入。”說完拉着他們離開了世界。依舊出現在那個偏僻的角落。不由讓他們感嘆世界的神奇。

之後,張正國帶着葉鍾急急忙忙的離開了。這次得到的信息足以讓他消化一陣子了。在說好三天後來之後。就去準備各種事物了。這且不說。

黃鵬看着張正國離開的背影。不由嘆息了一陣:“不是我不救,如果華夏的人能拋棄自身沾染地冷漠麻木之心。多一點愛。多一點情。多一點血性。你就算不說,我也會救的。可是你看看,現在人與人之間哪裏還有情。心都是冷的。”嘆息了一陣。沒在多想。華夏人的命運將是由他們自己把握。

回到別墅,在吃過午飯之後。黃鵬和玉倩她們打了招呼,腳下踏着鷹翔向着古霸天地所在而去。這次卻是要找古霸天,全古霸天一直以來的夢想。

古霸天這些年來。因爲各種原因,也想尋找一個能供自己和這三千將士安身之地。最終人算不如天算。最終還是沒能達成。水晶頭骨也被黃鵬所奪得。這也讓他心中有了希望。可以在某一天一起搬入黃鵬地逍遙界。這一點黃鵬也早就說過。

鷹翔的速度確實不慢,再加上這段時間的修煉。還有黃鵬給予的混元煉體術。竟將自己的身體修煉的如鋼似鐵。羽毛更是比刀劍還鋒利。張開雙翼就好象是一對鐵翼一般。這種感覺讓鷹翔感覺前所未有的強大。速度也提升到了一個以前不可想象的地步。

所以,黃鵬和鷹翔到達古霸天處時,也只用了一個時辰。,從鷹翔身上落了下來,吩咐鷹翔就在附近後,就向陵墓走了過去。此時他已經變成了死神的模樣。在陵墓中守衛的人早就知道黃鵬是什麼人。一看到黃鵬的身影,連忙走了出來,恭敬的道:“小的見過死神大人。將軍這段時間可在嘴邊常提起您的名字。我想,將軍知道您到來。一定會很高興的。”

黃鵬微微點點頭,讓他在前面帶路。邊走邊問道:“對了,天蠍在這裏應該還好吧。我也有一段時間沒見到她了。”上次黃鵬因爲世界的時候,不方便將天蠍帶回家中,只能讓天蠍先和古霸天呆在一起。現在來到這裏,也突然想起了她。這才隨口問了一下。

那個帶路的將士一聽他問到天蠍的情況,不由臉色有點古怪,怎麼說呢,應該是叫

相當的怪異。怪異中又帶着一絲尊敬,恭敬的道:“這裏很好,只是有些事情小的看還是由將軍來說比較好。小的不便言論。您到了就知道了。”這卻不是他不說,而是這件事相當的棘手,不是他所能議論的。也許,過一段時間。她的身份就大不相同了。

黃鵬一聽,心中一楞,不知道天蠍在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真是奇怪。想了想,不得要領後,也就沒在說話,而那搶先去通知古霸天的人,也將黃鵬到來的消息通知給了古霸天。沒有絲毫猶豫,他就走了出去。

果然,在黃鵬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古霸天豪爽的笑聲就從裏面傳了出來:“兄弟,你怎麼現在纔來,可讓大哥想死了。哈哈哈——”邊說邊快步來到了他面前,直接就是一個男人式的擁抱。用力的拍了拍黃鵬的後背。眼中滿是笑意。

兩人分開後,黃彭也點點頭道:“大哥,這段時間因爲陪你弟妹去海上游玩了一圈。沒來看大哥,還望不要見怪。”



“哪能呢。呵呵,來,來,來,我們裏面說話。”古霸天邊說邊將黃鵬帶到了裏面。此時,在大廳裏面,還有兩個人,一個是天蠍,一個是血翼蝙蝠王。兩人看到黃鵬進來,也都是打了個招呼。分別坐下後。

黃鵬眼睛立即被面前的情況所震驚,只見,古霸天和天蠍竟然親密的坐在一起。天蠍眼睛看着古霸天不時的閃過一絲柔情蜜意。不由讓他吃驚的看着兩人。

“鵬弟”古霸天看到黃鵬的神情,不由笑道:“你這次來的正好,你要是不來,過幾天我也要去找你了。你看我們的樣子,也應該有點明白吧。”說着頓了頓,拉着天蠍道:“這段時間,大哥和天蠍公主……,唉,媽的,算了,其他歪歪道道我就不說。直接跟你明說吧。我和公主日久生情。大哥我看上公主了。就是這麼回事。”說這笑呵呵的看着黃鵬。

黃鵬一聽,不由一楞,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出現如此事情。不過再聯想到之前那帶路的表情,心中也有了大概,笑着道:“大哥,沒想到你竟然也會給我找個嫂子,還是天蠍公主。不過,兄弟還是在這裏恭喜你們兩個。”說着頭轉向天蠍,額頭之上,紅光一閃。一滴血色的血珠赫然出現在手中,將它放入天蠍手中道:“公主,不,嫂子,既然你跟了我大哥。我希望你以後好好待我大哥。這是你以前發的血咒。現在我還給你。就當是給嫂子的見面禮好了。以前要有什麼恩怨也隨風而散了。”

這一滴血就是以前天蠍發誓效忠時的血咒。現在她既然將成爲古霸天妻子,自然不能再讓她爲奴僕。這一點,他很清楚。也就做了這個順水人情。

天蠍看到,心中大喜,連忙道謝接過,神態之間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對黃鵬她可是有足夠的畏懼心。

“大哥,小弟這次來卻是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黃鵬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大口道:“我得到消息,地球的地核之內已經開始凝聚死氣。也就是說,地球新一輪的輪迴已經開始了。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等到輪迴之時,地球上的一切將全部毀滅。誰也逃不過。不知道大哥是否知道。”

古霸天輕輕的放下酒杯,臉色沉了下來道:“這件事情大哥早在之前就已經知道了,這一點在地核出現問題的時候,修道界就有人發現了。不過,這個消息也就止於少數人知道,兄弟你怎麼會曉得這回事的。”

不錯,這件事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經讓修道界探知,這也是修道界全部搬入十萬大山的原因。古霸天如果想,當然也可以搬進入,不過進入裏面,難免要與那些正道魔道打交道,說不得爭鬥也會時常有。裏面實在是太混亂了。他不想一直跟隨自己的三千將士有所損傷。也就沒有進入裏面。一直呆在這裏。心思尋找另外一個安身之處。不過,這些事情,也只有有限的一些人知道。別人根本就不可能瞭解。

“呵呵,我知道這個消息也是機緣巧合才知道的。你也知道,我已經有了世界。地球毀滅不毀滅,輪迴不輪迴,對我來說,都沒什麼兩樣。這次過來就是想大哥你一起搬進逍遙界中。”頓了頓,接着道:“想來大哥還不知道,逍遙界現在已經變的不一樣了。” 說古霸天因爲和天蠍日久生情,有心結爲伴侶。黃鵬順水人情。將當年天蠍所發的萬魔血咒還給了她,重新恢復了自由之身。這樣,天蠍纔算真的有資格相伴古霸天。這樣也算是竭大歡喜。

古霸天聽到黃鵬突然說起世界的事情,不由一楞,奇怪的道:“鵬弟,世界不一樣了?難道世界裏面發生什麼大事了。這你倒給我說說。”看到黃鵬並沒有多大變化的臉色,也可以知道,肯定不會是什麼壞事,他是世界的掌控者。要是真的出了大事,那他也不會安靜的坐在這裏。

“呵呵!”黃鵬神祕的笑了笑。站起來道:“我現在說,你們也不清楚,還是讓我帶你們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相信,你一定會相當喜歡的。”說完古霸天等人只覺得一道奇怪的力量加持在身上,心中知道是要將自己等人帶進世界中。看到天蠍他們有抵擋的跡象,連忙道:“公主。血兄弟,你們千萬別抵抗,順其自然就好。這是鵬弟要帶我們去他的世界中。”

血翼蝙蝠王聽到,出於信任,也散去了身上的抵抗之力。天蠍也是如此。只是心中卻是閃過無數念頭。在剛剛一聽到世界的時候,他就已經有所猜測。死神當年被追殺,就是因爲得到了水晶頭骨的緣故。

果然,他們身上的反抗之力一消失,眼前頓時一變。赫然出現一片廣闊的天地中。只是這天地裏面顯得荒涼了許多。

“鵬弟”古霸天驚奇的呼了一聲道:“這是怎麼回事,在不久前,這裏才只有幾十裏大小。怎麼一段時間沒見。竟然變地如此廣闊。難道,你所說地變化就是這個。”說着,眼睛緊緊的盯着黃鵬。希望能知道具體的答案。

“不錯。”黃鵬微微一笑。指着天地道:“在以前這裏確實很小。要是想變地如此巨大,消耗的時間肯定不止這一點點。這個你我都清楚。只是這裏面發生了一點變故。纔會成爲今天這個樣子。大哥,你感受一下地下。”

古霸天聽到,毫不猶豫的沉浸在大地之中,頓時,幾條生機勃勃。凝聚有無數靈氣的龍脈出現在心神之中。這一下,古霸天差點沒讓眼睛給掉下來。嘴巴大張口中呼道:“這怎麼可能。我沒感覺錯吧。是龍脈,竟然是龍脈,這怎麼可能。怎麼會在短短時間內產生龍脈,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兄弟。”古霸天立馬抓住黃鵬的手叫道:“這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突然之間大變樣的,實在是太神奇了。你趕快給大哥說說。”不錯,在古霸天心中。一個世界要想形成龍脈,可謂是難之又難。有龍脈出現,那就意味着,這個世界以後地靈氣將相當的充足。基本上不用擔心裏面的靈氣不足的問題。依道理而言。逍遙界是根本就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出現龍脈的。還有,世界增大了成百上千倍。達到兩三千萬平方公里。這一點點的都預示着肯定有什麼大事情發生。

“呵呵。大哥別急。你看看這裏,就知道剛剛的都不算什麼。真正讓你大吃一驚的是這裏。”黃鵬心念一轉。帶着依舊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地幾人來到了地下的幽冥界。周圍的環境瞬間變成一片幽綠色的空間。這裏到處都是幽冥之氣。

古霸天微微一楞,心中地驚訝已經到了無與附加的地步,自己這兄弟還真是神通廣大啊,不單出現了龍脈,就連幽冥界也化出來了。這簡直就是讓人難以置信。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此時地古霸天只能是無語。

“這裏就是我所說的驚喜。”說着,就將關於幽冥界的形成說了出來。在聽到竟然再次吸收了一個水晶頭骨後,古霸天已經沒有任何動容了。在他心中,自己這個兄弟已經不可以用常理來衡量了。他是個怪物。而且還是一個運氣好的出奇的怪物。

“兄弟啊”古霸天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着黃鵬道:“你要是還有什麼事情趁這個時候趕快說。我今天算是知道了。什麼叫做怪物。這丫的,明明說的就是你嗎。以後不論在你身上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在驚訝了。丫的,這人比人,真是比死人啊。我這殭屍和你這骷髏相比。也就比你多了一層皮,其實我就是一個乞丐啊。”此時的古霸天完全是一副氣惱的模樣。別人有奇遇,怎麼就沒有餡餅掉在自己頭上呢。真是見鬼了。

衆人

霸天這種氣急敗壞的樣子,不由都呵呵笑了起來。黃界道:“大哥,兄弟的不就是你的嗎,哪裏需要分的那樣清楚。如果你真的嫉妒的話。這幽冥界我就送給大哥了。以後幽冥界就全是你的了。你覺得怎樣。”

不錯,這次他將古霸天找來,爲的就是想讓他來管理這個萬物輪迴之所。反正他本身就是殭屍之體,在這裏對修煉也有好處。順帶管管輪迴就可以。這種事情交給別人他可不放心,但交給古霸天那是絕對沒問題的。

“什麼?你說你要將這幽冥界送給我。”邊說古霸天的神情慢慢的定了下來,冷靜的道:“鵬弟,這是怎麼回事。這不會就是你的目的吧。”

“果然瞞不過大哥。”淡淡一笑道:“不錯,每個世界都會有三界,幽冥界也就是總管着世界中的萬物輪迴,現在這裏已經出現了。可也不能沒人來管理啊,將偌大個幽冥界交給別人,我可不放心。所以就想到了大哥。”頓了頓,接着道:“大哥你是殭屍之身。在幽冥界也有利於修煉。還可以讓手下的三千將士帶進來。這裏以後一切都由大哥做主。你看怎樣。”

說完微笑着看着古霸天。等候着他的答覆。其實答案在他心中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只等他答應。

古霸天聽到,心中沉思了一會,猛的用力拍拍黃鵬的肩膀道:“好,既然你要我來管理這裏。大哥也不推辭,我也不多說。回去準備一下,就搬進來。幫你看管這一界。”答應下來也是意料中的事情。這裏的幽冥之氣對他們這些異類修煉相當有幫助。幫忙管管輪迴也不是什麼壞事。不管如何,他都沒有拒絕的理由。

“大哥,那這裏就拜託你了。前面就是六道輪迴。那裏面就是生靈的輪迴之所。等你建好住所之後,我會用世界法則凝練出生死薄。記錄世間各種生死功德。你看如何。”入輪迴自然就要賞罰分明,生死薄就是唯一能查看天地萬物功德的物品。這就是要用世界法則了。

“這些兄弟你自己看着辦就好。不是我說你,你的運氣也太好了點吧。竟然讓你獨得兩個水晶頭骨。還把這裏變的如此大。幾千萬平方公里的大小。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

…………

幾人說了一會,在世界中逛了一下,也就回到了陵墓。古霸天讓人開始準備搬遷的事項。血翼蝙蝠王也決定要一起搬進去,這個黃鵬當然不會有意見。



幾人喝着酒,聊着天,氣氛非常融洽。古霸天將酒倒進口中,道:“對了,兄弟,現在地球已經要進入新一輪的輪迴,你有什麼打算。是不是將華夏人一起搬進去。也好避免華夏滅族啊。”說這話的時候,古霸天口中同樣有一種凝重。

古霸天現在雖然是殭屍,但以前可是華夏人。對華夏自然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心中依舊有華夏魂。要是讓華夏就這樣滅亡,他也不會答應,要是沒辦法救當然還好,可現在看到黃鵬的世界完全能容納下整個華夏。要是這樣還讓華夏遭受劫難的話,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因爲怕黃鵬有別的打算。所以才這樣問了出來。

“你的世界完全可以救下整個華夏。”說完這句,古霸天就慎重的看着黃鵬。看看他是如何決定。

“當然,如果我想救,不要說華夏,就算整個世界都可以救的下,這點我很清楚。不過這件事情我已經有了安排。有了打算。我也是華夏的一份子,不會眼睜睜看着華夏滅亡的,這個大哥請放心。只是,我給了華夏一點點考驗而已。能不能過,就看他們自己了。”黃鵬仿若不經意的道。

考驗確實是有,只是不簡單而已。黃鵬平靜的將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包括是什麼樣的條件。古霸天聽到,不由微微皺眉道:“鵬弟,你說的這件事情,看起來容易,但做起來不是一般的困難。當年皇帝們因爲便於統治,獨尊儒術,華夏的血性也在這其中一點點的磨滅了。乃至被無胡亂華。蠻胰橫行。着實可惱啊。血性這東西。被磨滅了。想要重新喚起,恐怕很難啊。”古霸天活了這麼多年,怎麼會不知道獨尊儒術的後果。只是皇帝要坐穩江山。禁止武力。又有誰能有辦法呢。 是說儒術不好,也不是說儒術就應該被屏棄,被毀滅該獨尊儒術,使得儒家獨大。再無其他學派能與儒術向抗衡。想想,春秋戰國時期,儒術不過是其中一種而已。只因爲他的思想利於統治江山。能突顯皇族的尊貴。這點在現代只要有所瞭解的人都知道。

古霸天想着,微微嘆了口氣,輕輕拍了拍黃鵬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鵬弟,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很有想法。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那大哥也不爲難你,只是希望即使不救全部,也要留下華夏的血脈。讓華夏的文明能得以延續下去。”

“大哥放心”見到古霸天如此神情,黃鵬也正色道:“我是華夏人,自然會爲華夏打算。你放心好了。不管將來如何,華夏一定會傳承下去。好了,既然大哥決定收下幽冥界,那小弟就將幽冥界的管理權全部交給你。以後,在幽冥界中,你可以隨心所欲,沒有任何人能傷害得了大哥。在幽冥界中,除了我,就是大哥最大。”

說完,神情嚴肅的看着古霸天。一字一句,仿若千鈞般吐了出來:“以我世界之主黃鵬、死神之名義。敕古霸天爲幽冥界之主。封號——冥皇。”最後一句冥皇出口。頓時,幽冥界風雲變色。無窮無盡的幽冥之氣突然向古霸天席捲而來。

“大哥,千萬不要抵抗。這是成爲冥皇的必要過程。在其中可有不少的好處。”黃鵬預先給古霸天打招呼道。不錯。黃鵬世界之主,說地話,就是金口玉言。不是說地。他的話。比皇帝的話都要靈驗。他封古霸天爲幽冥界之主。也就是讓古霸天成爲幽冥界地冥皇,從此掌管幽冥界,接管輪迴。在幽冥界中。他可以動用各種幽冥界的法則。可以說,在幽冥界,除了黃鵬之外,他的命令就是聖旨。

這個禮對古霸天來說,不得不說是一件大禮。相當的大,利用幽冥界裏面的幽冥之氣修煉的話。自身地修煉速度不知道要提高多少。果然。古霸天在聽到黃鵬的話之後,並沒有阻擋,只見,幽冥界無窮無盡的幽冥之氣瞬間蜂涌進古霸天的體內。

頓時,古霸天的身型發生了改變。只見。一股股陰氣灌入他體內之後。身體陡然變大。一直到原來的兩倍大小。之後,絲絲綠色的光芒從身上迸射出來。在體表凝結成一件幽綠色的半身盔甲。盔甲之上彷彿有無數地鬼魂在流轉。無比的威嚴向四周壓了過去。

接着古霸天的額頭之上骷髏頭像。在骷髏之中的是兩隻金色地眼睛。那眼睛之中金光流轉。彷彿是一道深深的輪迴一般。在這骷髏標記出現後。古霸天身上地威壓瞬間達到了頂點。在其中的天蠍和血翼蝙蝠王只感覺自己的身體突然不受控制。彷彿置身於無邊巨浪之中。那種無力感,讓兩人不由都變了變臉色。

黃鵬看到,一揮手。將兩人帶到了自己身邊,頓時,壓力消散於無形。看着依舊在向冥皇轉變的古霸天淡淡的道:“現在大哥正在向冥皇轉變,只有經過這種轉變之後。大哥才能成爲真正的冥皇。這是幽冥界賦予他的力量。不是你們可以抗衡的。只有在我身邊纔不會有事。現在我們還是靜靜的看吧。這種機會,別人可是一輩子也見不到。”

這可不是誇張。這種成爲冥皇的景象,別人想見也不可能,想想,世界上能擁有世界的人有多少。想想,即使擁有世界,冥皇的誕生也不是人人能見到的。機會難得啊。

這種現象半響才消失。只見一身幽綠冥皇甲,額頭骷髏形狀的冥皇標誌,一身霸氣的古霸天赫然出現在衆人面前。古霸天感受了一下自身的情況,在此時,他只覺得在這片天地裏面,自己就是至高無上的掌控者。決定人生死的神。幽冥界中的一切力量自己都如揮臂使。運用自如。前所未有的強大讓古霸天不由仰天大笑。

那笑聲中包含着無比的豪氣,霸氣。等到停下之後,看向黃鵬道:“鵬弟,大哥在成爲冥皇之後,感覺前所未有的強大。多餘的話,我也不說。這一切大哥會記住的。這種掌控蒼生的感覺還真是不錯。呵呵!”

雖然沒有說什麼感激的話,但那意思卻可以從他的言語中感受出來。黃鵬微微一笑道:“是兄弟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們是兄弟。我是世界之主,

忘記大哥。只是以後幽冥界裏面的輪迴事項就要擺脫今往後,大哥就將是——冥皇古霸天。”



古霸天微微一點頭,身體一轉,本來的冥皇之相頓時消失,重新變回了原來的模樣。笑道:“直到今天大哥才知道爲什麼那麼多人想要有一個世界,因爲世界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對修煉也是好處多多。從成爲冥皇那一刻起,我就感覺到,幽冥界在快速的提升我的力量。這樣的速度。我將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真是痛快啊。”

說着古霸天豪爽的笑了幾聲。接着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道:“鵬弟,不過我看你的狀況好象不同啊。以我剛剛的感受。你的力量並沒有因爲世界而增強,這是怎麼回事,這種情況應該不會發生纔對,我只成爲冥皇,幽冥界的能量就在幫我提升力量。而你身爲世界之主。自己的力量應該不是如此纔對。”

確實,世界之所以讓人瘋狂的想擁有,就是世界之主的力量可以因爲世界的強大而迅速變強,世界越強,得到的好處也就越多。這就是一種相互的關係。只要世界的力量強大過世界之主的話,那世界的力量就會將世界之主提升到同一個高度。

所以擁有世界的人,修煉起來絕對是別人望塵莫及的。一日千里已經不足以來形容了。但此時的黃鵬卻沒有得到過世界的半分力量。這不由得讓古霸天很是疑惑。相當的疑惑。

“這個很正常。”黃鵬對此早就清楚,聽到他的疑惑,也就慢慢的解釋道:“大哥你成爲冥皇,掌控的只是幽冥界的力量,自然不會有絲毫問題,可以快速的藉助幽冥界的力量提升。只是我不能。”頓了頓,淡然的道:“大哥掌控的是小世界。而我卻是整個逍遙界之主。逍遙界包括幽冥界,包括人間界,也包括天界。現在逍遙界只化出兩界,天界並沒有化出。所以,逍遙界並不完整。自然,世界也不能直接提升我的力量。只有等到天界也一起化出的時候。我才能真正的成爲逍遙界之主。我的力量將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笑了笑,接着道:“所以,大哥不用擔心。相信這個時間不會太遠。到那時,纔是我縱橫的時候。”確實,他一點也不擔心,自從誕生了幽冥界之後,逍遙界的潛力提升到了一個絕強的地步。天界就算再晚,也會在千年之中誕生。不要以爲千年很長,對於修煉者來說,千年只是眨眼之間的事情。

再說,龍組裏面還有一枚水晶頭骨,也許不需要千年,天界也會化出,到那時,一切自然會有一個結果。所以他一點也不擔心。沒有這個必要。就算沒有化出三界,他擁有血蓮臺,可以將外界的天地靈氣轉化成自己需要的魂力,修煉起來,想不快也不行啊。

“唉,這世界真是奇妙啊。原來還有這種原因在裏面。看來我老古不知道的東西還真不少啊。這次也算是長了一番見識。對了,現在我已經成了冥皇,正該去將那些兔崽子接近來。要是沒那些兔崽子,這麼大個幽冥界我一個人怎麼管的過來。”古霸天見到事情已經完結,也叫嚷着要去將他的三千將士帶進來。

“不急。”黃鵬輕輕一笑道:“大哥你的是好了。蝙蝠王的事情還沒辦好呢。蝙蝠王要是搬進來的話。住在幽冥界肯定是不行的。幽冥界中可是亡靈鬼魂居住的地方。是死靈的世界,要是妖怪也住進來是有點不好。我等一下給蝙蝠王在人間界起一座蝙蝠山。以後蝙蝠王就居住在那裏,你看如何。”說着卻是看向一直沒怎麼說話的蝙蝠王。

蝙蝠王聽到,心中也是大喜,連忙道謝道:“死神兄弟這樣可是幫了我大忙了。要是地球滅世的話。我是不在乎,最不濟也可以進入十萬大山躲避。只是我的那些徒子徒孫可不容易。 王者榮耀:撿了把劍送個大神 進入十萬大山肯定難以生存。能在這裏有個安身之所實在是太好了。”

黃鵬一笑,然後帶着衆人重新回到了人間界,接着就在一個偏遠的地方,使出世界神通。平地起了一座巨大的山。那山的形狀和一隻蝙蝠差不多。周圍陰暗無比。蝙蝠王看到也非常歡喜。連連道謝。 造出蝙蝠山的時候,黃鵬也與蝙蝠王約定,絕對不能人。畢竟吸血蝙蝠對普通人還是有點恐怖。再加上數量龐大。發揮出的力量絕對不小。這一點他很清楚,纔會下達這樣一個約定。

蝙蝠王悻然答應。反正他在蝙蝠洞那麼多年,也沒怎麼出去。陰暗纔是真正屬於他們的世界。洞穴纔是最美妙的家。要吸血大不了隨便找點動物就是了。這很容易解決。所以蝙蝠王也沒有任何反對的意思。在這裏黃鵬可就是最高的神。誰也無法違揹他的意願。

在一個不大也不小的房間裏面。張正國正個一個唐裝老人面對面而做。在外面或明或暗多多少少,不知道有多少警衛。就連龍組的高手也是二十四小時不間隔的保護。

張正國看着那唐裝老人正容道:“主席,這次老張我已經見過黃鵬,並且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還意外的見到了死神的逍遙界。足足有我們華夏兩個大小。兩三千萬平方公里。足夠我們華夏所有人全部遷移其中。完全不成問題。”

那唐裝老人一聽,臉上沉着的沒有絲毫變化,不緩不慢的道:“老張啊,這次可是辛苦你了。這死神的逍遙界真的適合我們人類生存嗎?”

“這個主席不用擔心。我已經實地看了一下,裏面的一切都絕對可以適合人類的生存,只是裏面顯得荒涼了一點,而且要將華夏搬遷,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死神已經借黃鵬的口提出了條件。”說到着。張正國也不由苦笑了一下。接着道:“這條件說是不難,也可以說是難於上青天。而且他還一定緊抓這個條件不可。無論如何也不鬆口唯一希望,在三天後能親自見到死神。在一起商談了。”

說着也就將黃鵬所提出地問題說了出來。並且毫無保留地將逍遙界中的情況描述了一遍。就連逍遙界中的法則也沒有保留,一點一滴地說給那唐裝老人聽,而唐裝老人也確實在認真的聽着。只是眉頭不時的皺起。

最終,等張正國說完之後。那唐裝老人深深的嘆了口氣道:“死神的要求確實太過難了點。改變整個國家的心性。絕對不是一件短時間可以完成地事情,華夏現在的情況,我們何嘗不是看在眼裏。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再次嘆了口氣接着道:“還有,讓所有人的世界一眨眼之間從現代社會重新回到古代社會。肯定會引起恐慌。這兩個可是大問題啊。即使是一個小問題,乘以十三億也要變成大問題,何況是這個。唉!”

那語氣中有一種深深的無奈與無力。張正國聽到也跟着嘆了口氣,道:“主席,這次地球上的生命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地球正在向人類報復。南北極的冰川開始有融化的跡象。地球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認爲。如果需要有所動作地話,應該抓緊現在的時間。儘快進行,能有多少成果,就看天意了。”

接着那唐裝老人和張正國在裏面談論了許久。誰也不知道他們最終說了些什麼。只是在兩人出來之後,國務院馬上下令。開始向全世界購買金銀。購買的數量無限。不封頂,有多少收多少。並開始祕密熔鍊金銀。將它們融化出一塊塊一元硬幣大小的金幣銀幣。上面沒有任何字樣,只有一個圖案。一條若隱若現地神龍。

這一動作卻是祕密進行,世界上沒人知道。而在華夏,感受到國家如此大的動作,反而很少有人賣出金銀。但其他國家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覺得金銀在現代並沒有太多用處,一些國家雖然覺得反常,也沒制止自己國家地人買賣金銀。反正他們覺得錢纔是最實在的。

這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大家都樂意,這就好象是叫妓女一樣。我給錢,你給我上,就是這個道理。

但更反常的就是國家推行一系列的政策,宏揚華夏國粹。在影院放的最多的就是那些華夏的戰爭歷史片。出現最到的就是那些熱血的畫面。竟是要通過無處不在的媒體一點點讓國家的國粹存放在他們的腦海中。

當然伴隨的還有一系列的手段措施。這些在人們看來,都相當的怪異。感覺要出什麼大事一樣。這不然讓華夏人,就連其他各國也很是不解,不知道華夏這唱的是哪一齣戲。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但這樣一來,別的國家也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華夏上

紛派遣臥底進入華夏。想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如何調查,都無法得知其中的奧祕,祕密永遠只會在幾個人中間流傳。這是恆古不變的真理。

雖然對國家這一變故,所有的華夏人都有點看不明白,可各項媒體完全接受國家的調度。基本上,你隨便看哪一個頻道,看到的都會是各種熱血的場面,各種突出國粹的內容。外國人簡直以爲華夏政府已經徹底瘋了。是不是全體得了羊顛風。

不此無法理解的行爲,那些國家在關注一段時間後,也就沒在理會,他們瘋是他們的事。我們可沒必要陪着他瘋。



而在此時,大批的環保人員將各種動植物運送到了黃鵬的莊園,並且在准許之下,由李強帶領,進入了逍遙界之中,當然,進入的人員,免不了再次驚歎一陣,然後以軍人的意志剋制住,馬上開始各項工作。各種樹苗迅速的被栽種在世界之中。動植物一樣也沒少,國家機器以其恐怖的運作力表達了他強大的能量。

這一切全部都是在祕密的情況之下進行的。在一些地方,知道的只會是被運往了軍區,絕對不會想到是運到了另外一個地方。一時間,不單是華夏地界,就連非洲,美洲,各地區熱帶森林內,認識的,不認識的,只要看見的,認爲是逍遙界中所沒有的,通通不放過,一樣樣往世界中搬遷。栽種。各種大型動物,以各種理由從各國運送過來。什麼美州豹。非洲象。一樣都不少。可以說,逍遙界中的物種可謂是集地球之大全。除了那些已經滅絕的物種,基本上都可以在逍遙界中找到。

而逍遙界不愧是靈氣充足的地方。在裏面各項動植物都生長的非常好。動物的繁殖更是相當迅猛。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構成了一個生物循環鏈。在裏面的人員看到,都不由打心裏驚歎。對逍遙界更是多出了一種特殊的感情。這裏完全是一個完美的世界。是的,是完美的世界。這裏完全是地球的翻版。

在逍遙界裏的時間和外面不一樣。這邊種進去,一出來,在進去,裏面已經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了,這樣的速度下,荒涼的逍遙界在迅速的被綠化。生機勃勃,六道之中終於出現了畜生道。第二個輪迴隧道已經開通。

古霸天在出來之後,就快速的讓手下收拾東西,準備好各種事物,一併搬進了幽冥界,這一下做來,足足用了一天時間。加上之前浪費的,也有兩天時間,明天就是第三天,也就是再次和張正國會面的時候了。

黃鵬算了一下時間,對即將要搬進去的古霸天道:“大哥,小弟這次回去還有點事情要做,就不前去恭祝大哥搬遷了。我會在這裏留下一個一次性的通道。你們一次全部過去之後,就不能在回來了。所以大哥要是有什麼東西,就一起搬進去,反正裏面的空間也夠大,幾千萬平方公里的幽冥界全是大哥的。我辦完事情已經儘快去幽冥界看你。你覺得如何。”

“鵬弟。”古霸天本來滿是笑容的臉上聽到黃鵬的話不由一楞,問道:“什麼事情這麼急啊?”

“呵呵”黃鵬笑了笑道:“大哥,這次可不是我有意要掃興的,而是國家要派人與我商量一些事情,是關於華夏一族的事情。我不得不去。要是大哥不讓的話。兄弟不去就是了。幫大哥將這裏的事情辦完。”

說是這樣說,可黃鵬對古霸天的性情還是比較瞭解,自然知道他知道自己有事情,肯定不會強求自己的。所以,這一說,也只是表面的客套話。

果然,古霸天笑着搖搖頭道:“好了,反正這裏也沒什麼大事。不過是搬點東西而已。有我們就足夠了。你的事情可耽擱不得。記得大哥的話,別太爲難他們。華夏人再怎麼被侵蝕,但大多數人的心是不會變的。能救就多救點。我華夏經歷的苦難風雨已經夠多了,不能在此時滅族啊。”古霸天最後語重深長的叮囑了一句。

黃鵬表示明白,然後就在這裏開闢出一個通道。只是這通道只能使用一次,一次性將所有人全部傳送到幽冥界裏面。他們要想出來,除非是古霸天,不然,其他是沒有這種力量的。古霸天是因爲是冥皇纔有這種資格。 |的作用.誰要是能猜發

在留下通道之後,黃鵬腳踩鷹翔,凌駕於萬雲之上,俯視着下面的蒼生大地。有的只是一片片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綠色卻變的少見了。

這一路看來,不知不覺已經到了莊園,變回肉身狀態之後,一眼望去,發現莊園之內現在是熱鬧的很,各種身穿軍服,或者各種工作服的人員,不停的把源源不斷從外面開進來的大卡車上面的各種物資一樣樣的搬進了世界裏面。這些人一看起來就是紀律嚴明的人。

在搬動的時候,緊條有序。雖然都不說話,但臉上卻有一絲欣喜之色。幹勁十足的將物資運了進去。而一轉身,從世界裏面帶出來的卻是一些新鮮的水果蔬菜之類的,由那些卡車再次運出去。這一送一運之間,相當的默契。

原來,在逍遙界裏面的時間和外面的不一樣,這也使得只要在外面等上一會,栽種在裏面的果樹之類的馬上就會掛滿各種水果。那些水果竟然比外面的要香甜好吃好幾倍,在報告這一成果之後,張正國也就下令將動植物移植進去的同時,也可以將裏面的水果蔬菜運出來。反正依照裏面的時間,這些水果也只能是熟透後凋落。不如運出來,可謂是兩廂得益。

對此,張正國也與玉倩她們打過招呼了,玉倩她們也沒有爲難,畢竟能發動這麼大力量來建設逍遙界。這些成果也應該是他們該得的利益。自從知道世界即將毀滅的消息之後。玉倩已經開始快速地將集團地生意放手。她們一到世界中,就是凌駕於衆生之上。要這些無意義的東西也沒多少用處。反而是使勁的購買各種古董精緻地工藝品,以後也好點綴一些將來居住的家。

這些玉倩很清楚。以後她們的生活將不是普通人,而是修道者,唯一能在凡塵也就是這段時間了。沒必要在意太多。有人就行。

這些移植進逍遙界的各種果樹,因爲裏面靈氣充足的關係,自然比外面的果子更加鮮美香甜。張正國他們又利用這些水果做了不少文章。這點不提。

此時已經是第三天。也就是張正國再次來訪地時刻。黃鵬也沒有亂走,而是坐在靠近門口的一個亭子裏面靜靜等待着。裏面已經放好了各種茶點。顯得幽靜非常。只是人顯得少了點。只有黃鵬一個。

這時。一陣沉穩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了過來,一個高大的身影來到黃鵬面前道:“少爺,您找我。”在剛剛黃鵬已經吩咐人將李強找了過來。

“嗯,來,先坐吧。”黃鵬對着面前一指,讓李強坐下。李強跟在黃鵬身邊這麼多年,也知道他的性情,沒有說什麼。筆直的坐了下來。

黃鵬小小的喝了一口茶,看着李強道:“李強,這些時日你跟在我身邊,也可以算的上是出生入死。我一直就將你們當成兄弟看待。有些事情我也不瞞你。地球已經快要進入毀滅期了……”李強他們是跟隨他最久地兄弟。一直以來黃鵬都很欣賞他們。

從軍隊出來的,能成爲李強兄弟的人。一個個都是硬漢子。這次叫李強過來談話,也是將地球現在的狀況說出來。爲地就是幫他們一次。

李強在聽到這種只流傳在少數幾人中的祕密,即使是他這樣鐵一樣意志地軍人也難以接受。無法想象世界上竟然會有如此事情。一時間,也是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眼中閃過一絲擔心,憂慮。

“這次我告訴你,爲的不是別的,你們是我兄弟,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們。你們的家人我也當是自己家人。等一會,你就告訴所有人,讓他們將自己的親人說出來,然後由你帶隊將他們統一接過來。先在莊園裏面生活一段時間。反正這裏的房子有的是。絕對不會讓他們受到委屈。我有世界。等到真的到了最後時刻。你們就帶着家人一起撤進世界裏面。從此在世界中開始新的生活。”

李強一聽,眼中也不由閃過一絲感激的神色。但馬上反應過來,不由問道:“少爺,爲什麼只是我們的親人呢。少爺的世界裏面足夠大。應該可以容納很多人才對。要是災難來臨,那別人怎麼辦?”他雖然已經退役,可一直接受的就是軍人的訓練,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所以,一瞬間想到的就是華夏的人民。

對他這種心性,黃鵬很是讚許,笑了笑道:“這些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會有安排,你將這件事辦好就行了。去吧。”李強雖然疑惑,可

服從命令爲天職。立馬起身,道:“是,少爺,我一的妥妥當當。”

接着李強轉身走了出去。在他離開的時候,守衛卻領着兩個人走了過來,正是張正國和葉鍾。黃鵬迎了過去,一番禮數之後,三人分別坐下,張正國左右看了一下,發現周圍只有他們幾個,並沒有見到他們的目標死神,不由問道:“黃鵬,怎麼沒見到死神,是不是他不願意見我們,還是有其他原因。”

死神現在可是他們的一根救命稻草。當然關心他的事情。黃鵬微微一笑搖搖頭道:“局長,死神已經來了。並且答應見你們,只是我想讓你們知道的是,即使見到他,也不可能有什麼改變。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我現在就去叫他過來。我還有點事情要做,就不陪你們了。”

在張正國答應之後,黃鵬也向別墅走了進去。在房間裏面一轉,自然變身出一身籠罩在黑色斗篷裏面的死神形象。在黑色斗篷中,裏面的身體不顯分毫。誰也無法知道他下面的身軀。黃鵬在變身之後,也沒有太過,快速的走了出去。



因爲事先打過招呼,黃鵬馬上就來到了涼亭,張正國和葉鍾看到,連忙站了起來,各自介紹了一下。然後就分別坐下。

“張局長,黃兄弟已經將你們要見我的消息帶給了我。對於你們在世界裏面做的事情,我很感激。”黃鵬以一種嘶啞的聲調說道。顯得有些怪異。

“你太客氣了。”張正國笑着道:“這一切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不管將來如何,至少能保留地球上的物種。不至於全部滅絕。人類對地球上的生命做錯的事情已經太多了。這次就當是給他們的一點補償吧。”言語中不勝吁吁。深刻的意識到自然的力量。

“張局長果然不愧是龍組的負責人。能有如此心懷,真是讓我佩服。”死神話音說到這,突然一轉道:“不過,你們來找我的事情,我也已經知道。我的初衷是不會改變的,黃兄弟已經將我所要表達的意思說的很清楚。我不想再重複一遍。他們的生命要靠自己去爭取。我不管你們如何搞,即使是世界大亂也不關我的事情。我唯一要看到的就是一個能明白自己是什麼人,自己的祖先是誰,自己的心是什麼。自己體內流的是那種血液的人。只要能做到這些。我以死神的名義發誓:我一定不會放棄任何一個這樣的華夏人。不然,即使心痛,我也不會救他們。這是我的承諾。也是最終的宣言。無論如何不會改變。”

頓了頓,接着道:“如果你們有其他選擇的話,我無話可說。但我不會改變。我能如此,只因爲我是華夏人。對於別的國家,我看都不會看一眼。這點我希望你能明白。對於張局長的爲人,我很欽佩,如果華夏都是你這樣的人的話,我二話不會多說。也許我偏激,但這就是我的意志。天崩地裂也不改變。”

這些話一字一句,都代表着他的心聲,在說話的同時,張正國他們沒有插嘴,只是靜靜的聽着。其實在來的時候,張正國就已經有了這種準備。等帶死神說完。才緩緩的道“不管如何,我都要代表華夏所有人對你表示感謝。你說的這些話,雖然偏激,卻可以看出,是你心中的話。要是我們還有時間的話。做到你所說的地步,並不是不可能。只要緊抓下一代教育一定能改變很多,可是地球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也許在幾年時間之內,預料到的情況就有可能會發生。南北極冰川已經有融化的跡象。如果可能,我張正國願意用自己的一切向天爲華夏再借十年時光。”

這一句句,完全可以看出張正國的錚錚傲骨,一心爲民之心。向天再借十年。如果可能也許真的會不一樣。

最終,幾人談了許久,張正國和葉鍾也就離開了。唯一讓黃鵬答應的就是不管將來如何,在最後會選出一批人進入逍遙界。

黃鵬在兩人離開後,看着石桌上面放着的兩個大小盒子。不由搖搖頭。這裏面是什麼,張正國已經說了。一個是水晶頭骨,一個就是無意中得到的神之心。由於不知道效用。也一定送給了他。

黃鵬喃喃的道:“水晶頭骨?呵,雖然你是我一直想要的,可是君子愛才,取之有道。我雖然不是君子。但水晶頭骨我卻不會在這時候融合你。因爲無功不受祿。我用之有愧。” 神之心本來的名字叫萬能珠.

不錯,如果黃鵬現在就將這枚水晶頭骨融合的話,那等於是欠下了張正國一個人情,龍組一個人情,華夏一個人情,因爲這枚水晶頭骨代表的就是整個華夏的請求,在此時融合。那之前所說的就很難再實現。這是等於華夏送了一個世界給他。這就等於他們在以世界換取生存空間。

所以無論如何,黃鵬都無法在此時融合它,化出天界。要是是搶到的,奪到的,他會毫不猶豫的融合。可現在不是。他要在真的讓華夏一族搬進世界的時候,纔會安心融合,不然,這枚水晶頭骨他是不會動的。

將這枚水晶頭骨存放在世界之中,並下了各種禁制,沒有他的允許是絕對沒有任何人能破解的。在做完這些之後。手中也將那枚小的禮盒拿在了手中。打開一看,那枚神祕的珠子就出現在了眼前。在下面標誌這神之心三個字。

這讓黃鵬不由一楞。沒想到竟然是這個。以前在船上的時候,他就感覺到龍一身上有一道奇怪的氣息,和這珠子上的感覺一模一樣。喃喃的道:“上次感覺到的東西竟然是它。不過,這是什麼呢。”想着分出一屢神識向珠子探了過去。沒想到神識一靠近珠子,就好象是石入大海一般。毫無反應,而且神識也在瞬間被這珠子詭祕的吞噬了。

黃鵬身軀一震。靈竅之中魂珠一陣顫動。連忙將神之心給放下。心中大駭道:“這珠子是什麼東西,竟然連神識也被它給吸進去了,靠。什麼鬼東西。”

這珠子在龍組的時候。龍組的人也都吃了大虧,一個個因爲發現這個新奇物品,紛紛用出各種手段試探。沒想到反而讓自己地異能被吸收了不少。就連長生地鏡花水月也無法將它的本源還原出來。可謂是一大怪事。

正因爲如此,纔將它與水晶頭骨一起給了黃鵬,並讓他在大意之下,也吃了個暗虧。黃鵬穩定了一下體內的情況,拿着珠子彷彿較上勁一樣道:“這破珠子,難道真地是一件寶貝。既然如此。我到要見識一下。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的世界厲害。”說完身體一閃。已經出現在逍遙界之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