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門?你說的是靈族吧,他們應該是和葬神祕境一起來到人間的,一直在攻略葬神祕境,千年前,一個幽冥血妖族偷襲搶走了他們繪製的祕境圖,讓他們損失慘重,之後靈族就一直在沙漠中潛伏,到現在都沒放棄,不過靈族要找的東西我也不清楚,他們千年以來一直都在闖血墓,只是血墓是葬神祕境最可怕的地方,裏面很大,各種潛伏的禁忌異常,簡直無法形容,這一千多年來,不知道靈族在裏面死了多少族人。就算是很多修行之人,也都隕落在血墓之中,化爲了可怕的東西。”

“那你可以帶我們去血墓嗎?”陳浩問道。

小怨靈皺起眉頭。

說的幾個危險地方它都不願意去,現在陳浩卻要去最危險的地方,這不是主動跳坑嘛。腦子有病吧你!

可是這都坦誠了,如果不幫陳浩,他就不幫自己,自己的修行就永遠不會圓滿,隨時都有可能劫難臨頭,到時候功虧一簣,連原本的魔靈都沒機會做了。

想了片刻,小怨靈道:“帶你們去可以,不過我先說好,血墓之中極有可能有魔神殘魂,那絕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起的,如果遇到了,我希望能夠理智,別衝動。”

陳浩連忙保證:“放心吧,這個我敢保證去,只要有無法抗拒的危險,立馬就離開。”

小怨靈滿意點頭,然後身上浮現朦朧光芒,一下子籠罩了陳浩一行。

少時光芒消失,陳浩一行消失不見。

就在他們離開之後不久,一道流光落下,化作一個孩童模樣,正是王重陽。

王重陽來到中年婦女的身體邊,面色難看的冷哼一聲,沒用。

剛說完,王重陽神色一動,伸手摸了摸臉,卻發現眼角一行淚流下。

王重陽冷笑了:“你心疼了嗎?也是,從小被你看着長大,然後變成你最愛的徒弟,然後變成最愛的妻子,可是你最愛的還是自己的小命,你怕死,你想要長生,你放棄一切跟我合作,這裏面不就包括了這個女人嗎?別假惺惺了,想要永恆不死,就要付出足夠的代價,現在你沒有回頭路了,乖乖的跟我合作,成就天魔法相,超脫這囚牢一樣的地方,到時候你就算是想要復活這個女人,也只是簡單的事。”

王重陽說完,目光一轉,看向一個方向,目光貪婪的獰笑道:“吃了我的心魔氣,還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說完,王重陽身影一轉,遁光而去。

再次出現時,陳浩一行就來到了一座大山前。

這座大山高聳入雲,十分龐大,就在山底部,卻是一道拱起的裂口,就好像一條裂開的巨大嘴巴,裏面幽暗,隱隱傳出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感覺。

到了這裏,小怨靈道:“這就是血墓入口,我先聲明,如果你確定要進去,那我只能潛伏,否則我的闖入會被認爲是挑釁,到時候引來一些恐怖異常,那你們必死無疑,所以進去後我幫不了你們什麼,只能在關鍵時候帶你們出來。不過機會只有一次,之後我可不能繼續闖,否則後果難料。”

陳浩看了看裂口,問道:“這血墓只有這一個入口嗎?”

小怨靈點頭:“我所知就這一個。”

陳浩仔細觀察,果然發現了不好殘留的氣息,這些氣息有人有妖,甚至還有一些陰煞氣息。

在這些氣息之中,陳浩感知到了熟悉的氣息,正是龍大師的。

眉頭一揚,陳浩對黑貓和公雞一招手,走入了裂口之中。

就在他進去不久,王重陽也出現在裂口之外,看着裂口,神色有些驚疑不定。

沉吟片刻,他終於也鑽了進去。 血墓入口看似只是一道裂縫,但是進去之後就發現,裏面越走越大,等走了片刻後,入眼處就好像一個地下世界,高低不同,有的十幾米高,也有的只有幾米高,更有一處處上下相連的不規則形石壁,把空間隔絕的七零八落,宛如一個個大型洞穴。

這樣的格局,造就了地下空間內到處都是幽暗,淺紅,淡綠不同的光芒,光芒暗淡雜亂,若隱若現,讓這地下空間看起來十分的嚇人。

還沒有走多遠,陳浩腳步一頓,目光看向一處黝黑的石壁洞穴。

這是一塊寬達十多米的石壁,石壁上有一處凹陷的洞穴,裏面看起來不是很深,但是卻看不清楚裏面的情況。

意念感知,卻能發現,這洞穴之中,隱藏兇機!

陳浩看看石壁兩邊,眉頭蹙起。

感知中,石壁洞穴很兇險,而石壁兩邊,也有某種令人心驚的氣息潛伏,無從察覺所在,卻讓陳浩有種只要自己闖過去,必然遭受最兇猛的攻擊的覺悟。

這尼瑪,才走了多遠,就遇到了異常?

要不要繞……我去!

陳浩還在琢磨呢,黑貓和公雞就先一步的闖了過去,對那散發危險的氣息完全不在乎。

陳浩正要呼喊,異變出現。

在石壁旁邊的地面上,一道虛影突然冒出,直撲黑貓。

黑貓毫無畏懼,在黑影撲過來之時,哇嗚一聲叫,身影跳起,揮舞貓爪,狠狠一抓。

那虛影就被黑貓拍在地上,然後黑貓張口一咬,撕拉撕拉的就一口口吃掉。

陳浩:“……”

這時,公雞更是直接跑到了那石壁洞穴外,雞脖子伸的老長,雞眼盯着洞穴開口道:“你出來呀。”

洞穴之物:“……”

公雞繼續道:“你不出來,我進去了。”

說完公雞就張開了翅膀,做出撲飛的動作。

這時,洞穴之中突然一道影子從石壁蔓延,然後……咻的跑遠。

公雞追趕不及,只好鑽入了洞穴中。

少時,公雞從洞**跳出來,看起來嘴中吃了什麼,還砸吧砸吧的似乎很回味。

陳浩嘴角一抽,無言以對。

這尼瑪不對勁啊,明顯能夠感覺到危險,怎麼看起來很一般,小黑和小黃完全是壓倒性的欺負啊!

這時候,被小黑吃了一個,被小黃嚇跑一個,另外一處感覺兇險的地方,這會兒也變得平平無奇。

陳浩意念感知,終於發現,那石壁洞穴之中,似乎凝聚了什麼水汽,水汽隱約散發靈性。只是裏面什麼東西也沒有,肯定是被公雞吃了。

臥槽,是我小看了小黑小黃,還是高估了這血墓之中的異常?

陳浩哭笑不得。

不過經過這一茬,陳浩倒是心裏輕鬆不少。

隨後一行繼續深入,然後情況如同第一次,發現了危險的異常,小黑和小黃就聯手出擊,不是毫無反抗之力,就是掙扎幾下就成爲小黑的口糧,反而讓小黑的氣息強大了不少,整個貓都變得精神奕奕,興奮不已。

小黃吃到的東西少,不過它身上的氣息也在發生變化,看起來也在變強,只是這種變化陳浩看不明白。

終於,深入不知道多遠後,能夠感知到的危險異常少了,小黑和小黃反而變得老實了,沒有和之前那樣衝動。

剛剛來到一條看起來像是走廊的山壁走道前,公雞急忙開口道:“浩哥,危險。”

陳浩看了看山壁走道,也就幾十米長,盡頭就是另外一個空間。

而走道中,完全沒有感知到任何危險。

疑惑的看向公雞,陳浩問道:“怎麼?這裏有什麼問題?”

公雞道:“浩哥,這裏面隱藏着可怕的東西,不對,這個走道就是可怕的東西,咱們進去了不一定能出的來。”

哎!

陳浩瞪大眼睛:“我怎麼感覺不到?”

公雞道:“浩哥,這是我們的傳承中帶有的獨特感應,能夠發現很多無法感知到的危險。嗯,浩哥,用一句話解釋,亂叫的狗虛張聲勢,咬人的狗才是不叫的,這玩意隱藏的太好了。”

喵嗚!黑貓也叫了一聲,然後點了點頭。

陳浩:“……”

“轉道吧,小黃沒說錯,這通道應該是異化出了靈性,它能夠吞噬萬物,咱們進去了就等於進了它的肚子,既然不想惹麻煩,就避開它。” 兩隻總裁鳴翠劉 沉默了許久的阿冪羅終於開口補充了一句。

陳浩面色一凝。

異常之物,千奇百怪,有的還能形容,有的完全是無法形容。

既然二小和阿冪羅都這樣說,那這走道肯定不能走。

隨後陳浩四處看了看,轉身繞道。

還沒走多遠呢,眼前突然又出現了一個走道。

陳浩一愣。

這玩意也太多了吧!

公雞卻是炸毛,怒道:“臥槽,給你臉了是吧,還沒完沒了了,真以爲我們好欺負!”說着公雞張口一吐,一道碧綠色流光飛入了走道之中。

詭異的一幕出現,碧綠色流光進去後,突然被走道石壁吸引,貼在了石壁上,然後慢慢的滲透進去,消失無蹤。

陳浩看的面色微變。

剛纔他終於感知到了石壁的變化,那是一種強烈的磁場一樣的力量,小黃的石化神通進去後就被那力量猛然吸走,看起來就好像被海綿吸收了的水一樣。

公雞一擊無效,也氣急敗壞,隨後突然看向陳浩道:“浩哥,你看到了吧,這玩意很陰,簡直就是陰壁!而且神通對它無效,這要是我有炸藥包,一下子就能把它爆破了,所以浩哥,我的裝備一定要早點準備啊。”

陳浩嘴角一抽。

這死雞,之前惦記槍,現在連炸藥包都惦記了,咋滴,還想來個全副武裝啊?這以後是不是還要給你弄幾顆導彈玩玩?

沒有搭理公雞,陳浩道:“阿冪羅?這個東西是剛纔遇到的那個? 帝少撩人:悶騷老公太心急 它在跟着我們?”

阿冪羅道:“不是跟着我們,是我們被它影響了,一直在這裏繞圈,看來不打破它的影響,我們是走不了的。”

被影響了?

陳浩目光一閃。

他可是一直很警惕,而且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沒想到還是中了招!

果然啊,異常之物,根本就不能常理衡量。

陳浩道:“阿冪羅?有什麼辦法能對付它?”

阿冪羅道:“有,把石壁砍了。” “砍?”陳浩一愣。

這是不是太簡單了點?

阿冪羅繼續道:“這類異常,隱藏石壁之中,道法神通對它基本無效,只有最根本的物理之力才能傷到它們。”

陳浩恍然,旋即看着石壁,二話不說掏出了軒崽劍,然後衝了過去。

來到石壁走道前,陳浩直接揮舞軒崽劍,對着石壁狠狠砍下。

蹭的一聲,軒崽劍直接穿透石壁之中,狠狠拉下,帶出一條深深的劍痕。

這一劍下去,石壁沒有任何動靜。

陳浩也不着急,手持軒崽劍,對着石壁不斷的猛砍。

一劍一劍又一劍,石塊翻飛,很快石壁被砍出了一個大洞。

終於,石壁異常按耐不住了。

在陳浩再次一劍砍向石壁時,裏面一股強大的力量反震,把軒崽劍彈開。

陳浩眼睛一眯,手中力量暴增,再次砍去。

蹭的一聲,軒崽劍和那一股力量對上,劍身之上,一道劍罡爆發,把那反震的力量直接切開,然後再次深入石壁之中。

隨後陳浩手腕一抖,軒崽劍嗡鳴一聲,把插入的石壁部分爆開一個大洞口,甚至石壁上都出現了幾道裂痕。

吸吸……

這一下被砍中,似乎傷到了那異常,石壁走道傳出了一種古怪的聲音。

這時,黑貓看到陳浩揮刀有效,喵嗚一聲,駕馭紅巾大刀,直接破空爆射過去,一下子就穿透了石壁之中。

石壁異常發出的吸吸聲更加急促了,強大的吸力一下子鎖住了紅巾大刀,任由它如何顫抖,都收不回去。

黑貓也不擔心,貓眼一眯,紅巾大刀突然嗡鳴一聲,一種玄妙的力量擴散,隨後裹住紅巾大刀的力量一下子潰散,然後石壁上原本出現的幾道裂縫一下子擴大,遍佈了整個石壁。

隨後紅巾大刀直接穿透進去,然後從另外一端飛出。

這一下,石壁異常頓時吸吸聲戛然而止。

陳浩抓住機會,再次揮舞軒崽劍,對着石壁狠狠一劍砍下。

蹭的一聲,遍佈裂縫的石壁半邊,一下子崩潰。

亂石飛濺中,石壁走道只剩下半邊,異常消失。

“搞定,哈哈,叫你得瑟,不想滅你,還主動找茬,現在後悔了吧!”公雞見了,很賤的嘲諷。隨後它看向黑貓,繼續道:“貓姐威武,這麼快就把那什麼獸的震山神通融入神刀之中,這下這把刀更牛逼了。”

“哼,還不是我指點的好。”阿冪羅的聲音響起。

陳浩笑了笑,正要收起軒崽劍,突然軒崽劍一抖,從陳浩的手中脫落,嗡鳴一聲,飛向了地下空間深處。

突然的情況讓陳浩一愣,隨後面色大變:“軒崽劍,你幹什麼?”

可是軒崽劍的速度很快,頃刻就遠去。

陳浩突然反應過來。

這不對啊,軒崽劍的開光加持可還沒有達到頂級呢,靈性沒有凝聚劍靈吧?怎麼可能自己跑?

這是什麼情況?

來不及想那麼多了,陳浩天罡步邁動,追了過去。

自身兩大護身法寶,軒崽劍和大桃木劍。

一個破邪,一個破物。

兩劍並用,什麼對手都無懼。

現在好嘛,軒崽劍跑了?臥槽,這不能丟啊!

一路追趕,幾分鐘後,陳浩來到了一個偌大的空間。

這個空間和其他地方不一樣,寬曠的很,高都有幾十米,方圓幾百米都沒有石壁什麼的。

而在空間地面上,則是一塊巨大的黑石。

這黑石足有四五米高,有一間房子那麼大,只是形狀有些怪異。

整個黑石就好像從地面之中長出來的一樣,孤零零的,沒有一點兒其他東西。

此刻,從陳浩手中飛走的軒崽劍,就插在了黑石上面,劍身完全滲透進去。

陳浩看到軒崽劍,先是鬆了一口氣,隨後卻是皺眉不解。

這石頭有什麼蹊蹺?居然能吸引軒崽劍主動飛過來。

陰陽眼觀看黑石。

這一看,陳浩倒吸冷氣。

好濃郁的金精之氣。

這黑石整體就是一塊金屬啊!

這會兒軒崽劍插在黑石上,不斷的汲取黑石之中的金精之氣,隱約讓陳浩感知到了軒崽劍的歡喜之意。

大爺的,軒崽劍是爲了金精之氣!難怪會自己飛來。

嗯,不對,我沒有爲它開光出劍靈啊?它怎麼能自己跑來的?

陳浩仔細看軒崽劍,這一下,陳浩發現了軒崽劍的異常。

在汲取金精之氣的時候,軒崽劍的劍身之中,冒出了一抹淺薄微弱的靈性。

這靈性看起來很活躍,顯然擁有了智慧,並非呆板死物。

軒崽劍,本身就擁有劍靈嗎?

陳浩眼睛眯起,若有所思。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