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悶地趴在桌子上,額頭正好抵在鋪在桌面的地圖上,腦袋裏卻又冒出一個問題——唐旭堯,你現在是在地球上哪個角落呢?! 聽我解釋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三個月就過去了。

臨行前夕,夏海芋心情很好地收拾着行李,嘴裏還一邊哼着歌。

哎呀呀,終於到出國的日子了,她的新人生就要開始啦!

海星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顧,她也可以開始去見識新的事物,哈哈,太幸福了!

爲了避免到了那邊什麼都買,她想盡可能地多帶一點東西過去,只要不超重就OK了!

翻箱倒櫃中……

咚咚!

咚咚!

有人敲門?!

夏海芋不是很確定,停下手裏的動作,豎起耳朵仔細聽。

咚咚!

咚咚!

啊,真的有人!

“海芋,你在嗎?!”溫和的男聲響在門外。

“在!我在!來了來了……”忙不迭地跑過去。

透過門鏡,她看到了一張清俊的臉龐,辰逸。

眨了眨眼,他怎麼來了?!

略有些疑惑地開了門,“辰逸……”

他穿着半長的風衣,一身的清雅,額前的碎髮有些許的微溼,好像是走得很急,手裏拎着一個大大的盒子。

“海芋,幸好你在家,我打你手機說是關機,還以爲你出國的日子提前了……我買了份禮物給你。”

辰逸的笑有些靦腆,將手中的盒子遞給她。

夏海芋有些猶豫,“你這麼客氣做什麼呀,我明天就走了,還買東西給我,多浪費!”

“是我的一點心意,是雙鞋,我聽人家說給遠行的人送鞋,就是‘送邪’,把不好的運氣都送走,以後就萬事如意了。”

豪門,總裁太霸道 夏海芋心微微有些亂,只有說謝謝。

而辰逸的臉上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海芋,明天幾點的飛機,我送你。”

“呃,不用不用,我坐巴士就可以去機場了,你那麼忙,還是不麻煩你了。”

她在報紙上有看到,辰逸接手唐盛之後,很忙很忙,業績挺不錯的樣子,而且還有傳聞說他會和馮氏的千金訂婚,以後更是會如虎添翼,報紙上還說……

報紙?!

天啊!

夏海芋猛地瞪圓了眼,餘光掃視攤在茶几上的那一大張,心跳加速。

辰逸也看到了,他和馮氏千金的合照印在頭版。

“海芋,你聽我解釋……” 總裁上司強制愛 一模一樣 其他 大衆 網

太過急切,辰逸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夏海芋立即怔住,解釋?!爲什麼要跟她解釋?!他們之間現在好像不需要這個。

冷情烈愛:婚暖入心扉 她下意識地往後一退,腳後跟抵上了桌子一腳,一個不慎,竟撞倒了桌上的水杯。

咣噹!

杯落水灑。

“啊……”

“海芋,你沒事吧?!”辰逸緊張地問,檢查她是否有受傷。

夏海芋慌亂地搖頭,推開他,“我沒事,不是熱水,沒燙着。”

蹲下了身,拾起水杯,慶幸這不是她原來那個美羊羊水杯,而是一個不鏽鋼的,很經摔。

要不然的話,她肯定會受傷,明天估計上不了飛機了。

忽如其來的一場小意外讓辰逸的臉上愈加添了幾分落寞,“對不起……”

“沒關係,我又沒事兒!”夏海芋努力微笑,她看得出來,辰逸很自責。

辰逸有些煩躁似的將雙手插進褲袋去,明澈的雙眸裏閃過濃濃的意味深長,“海芋,你說如果當年我們沒有分開,現在會是什麼樣?!”

“啊?!”她不懂他的意思。

他苦笑了下,搖頭,“沒什麼,我隨口說說的。”

過去的,就是過去了。

兩年前,他身不由己,現在,更是別無選擇。

而且,他在她的眼睛裏,只看到了獨立、堅強和勇敢,完全沒有他。

“海芋,我走了,你多多保重!”他轉身離開。

夏海芋目送辰逸的背影消失掉,長長地舒了口氣,隨手打開他送來的盒子,打開一看,竟是……

怎麼會這麼巧?!

這雙鞋跟上次唐旭堯帶她去出席商業活動時穿的那雙一模一樣!

夏海芋有點傻眼,以前的那雙還在櫃子裏,現在又來一雙,她要穿哪個?! 總裁上司強制愛 終於出發

咕嚕咕嚕……

肚子忽然餓得咕咕叫了。

夏海芋猛地回神兒,這纔想起來自己晚上還沒吃東西,就顧着收拾行李了!

扁扁嘴,她走進廚房,看見竈臺上放着最後兩包方便麪,一個是紅燒牛肉麪,一個是香菇燉雞面……又要選擇?!

笑看君心似我心 伸手將兩包方便麪都拿了起來,看了看日期,嗯,紅燒牛肉麪是生產日期早的,香菇燉雞面是生產日期晚的,所以,吃紅燒牛肉麪!

開了火,咕嘟咕嘟煮了起來,不一會兒,香噴噴的味道就瀰漫了出來。

嘻,好香哦!

打開冰箱,把裏面剩下的半根火腿取了出來,切成片,一起放進了鍋裏。

今晚要大吃一頓,這樣明天才有體力長途跋涉!

而且不能浪費食物呀,她要把冰箱裏的東西都吃光光!

十分鐘後,夏海芋解決了飢餓問題,一頭倒在沙發上,傻笑。

哈哈,她知道自己該怎麼選鞋子了,跟吃飯一個道理,不能浪費呀,所以穿以前的那雙!

雖然,那雙是唐旭堯那個臭流氓送的。

嘴巴又情不自禁地嘟了起來,哼,討厭的傢伙!

第二天。

夏海芋起得很早很早,將屋子裏裏外外檢查了一遍,水電煤氣都通通關掉,確定安全無虞後又將行李檢查了一番,確認沒有落下任何東西,才放下心來。

呼呼,一切準備就緒了!

頭髮綁成馬尾,卻比往常多花了一點點心思,在鬢角的地方別上了一支可愛的女巫貓髮夾,嘿嘿,聽說這個貓貓可以辟邪,一定會保佑她一路平安的!

衣服也是精心挑選過的,雖然不是新的,但卻是她所有衣服裏面最喜歡的一套!

從頭到腳,全都打理好了,夏海芋拖着行李箱心情愉悅地出了門,漂亮的杏眸裏透着晶亮,靈動得好似精靈。

搭公車……轉大巴……到機場……換登機牌……登機。

舊金山,我來了!!! 總裁上司強制愛 要見面了

美國硅谷。

當唐旭堯正式以總裁的身份出現在“旭陽科技”的時候,整個公司的職員無不爲之振奮,氣氛一下子熱騰起來。

“總裁!”

“總裁!”

女人們將視線直直地落在他的身上,頓時有種缺氧的感覺,他是一個俊美得近乎危險,迷人得有點可怕的男人,一個足以讓全天下的女人都爲之傾狂的俊逸男人。

深邃的桃花鳳眸如同清輝流瀉的星辰,眼角眉梢都帶着一點點邪氣的笑,顛倒衆生。

據說擁有這樣眉目風情的人,都是多情又專情的。

挺拔的身高,修長的身影,舉手投足間盡顯王者風範。

女人們驚讚的抽氣聲此起彼伏,而男人們也不得不爲之折服。

唐旭堯腳步微頓,似笑非笑,以標準的美式英語給予迴應,“大家早上好。”

美國式的領導作風,溫柔又霸氣,征服了所有人的心。

邵衡走在他身後,不由得想笑,嘴角邊泛起一抹高深莫測的弧度,隨之一起走入專屬電梯。

在電梯門閉起的那一瞬,邵衡終於忍不住調侃,“堯,你就不要再犯罪了,這是美國,小心啊,女人們可都如狼似虎!”

唐旭堯不置一詞,心裏面只有一個念頭,只有一個名字——夏海芋,夏海芋,夏海芋。

看了看腕錶,嗯,還有兩個小時她就下飛機了。

“邵衡,把我的行程安排調整一下,我待會兒要去接機。”

“啊?!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就要翹班啊?!喂喂喂,不行啊,兩個小時後你有一個採訪的!”

唐旭堯微微莞爾,以無比誠懇的眼神看向邵衡,“我相信你這個萬能特助一定會處理好一切的!”

“……”唐旭堯,你不是個隨便的人啊,可你隨便起來不是人啊!

不多時後,在邵衡的扼腕中,唐旭堯開着他的白色邁巴赫直奔機場。

思念再次氾濫,他眼前晃過她那張笑臉,100天了,整整100天沒有見過她,但他卻沒有一天不想起她。

沒有電話,沒有照片,沒有任何聯絡,但她,每天每天都在他的腦海裏出現,今天,終於要見面了! 總裁上司強制愛 別人接走

機場。

夏海芋拖着行李箱,慢吞吞地走出閘口,與出發時的精神奕奕不同,此刻的她整個人像是霜打的茄子,蔫蔫的。

大概是第一次坐飛機的關係,又是長途飛行,她的頭很暈,好像還有時差的原因,反正整個人難受極了。

周圍的行人匆匆而過,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老外,身材高大,金髮碧眼,操着異國口音,雖然也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但心裏就是忽然萌生出一股陌生的感覺。

眼睛裏,有些茫然。

夏海芋,要挺住呀,這點困難就把你打倒了嗎,太不爭氣了!

強忍着不適,她努力保持清醒,深呼吸了兩口氣,舉步前行。

可是……真的好暈呀……

“啊……”身子一歪,狠狠地朝地面摔去。

“小心!”一雙溫暖的大手穩穩扶住了她。

夏海芋眨了眨眼,困惑地擡頭看去,“……浩然弟弟?!你怎麼會在這兒?!”

白浩然很有些心疼似的看着她,“幸虧我在這兒吧,要不然你不暈過去纔怪!”

夏海芋一張俏麗的小臉上微微泛起紅暈,“謝謝你哦!”

白浩然忍不住趁機威脅,“那你以後還敢不敢逞強?!”

“不敢了不敢了!”夏海芋舉手投降,並衝他做鬼臉。

很神奇,她好像不那麼難受了。

也對,在這異國他鄉,舉目無親,忽然見到一個熟人,心裏總是暖的。

只是……

“浩然弟弟,你真的爲了來接我從東部跑到西部來啊,好辛苦哦!”她的語氣裏有着強烈的愧疚。

“辛苦什麼,一下子就飛到了!”白浩然說得輕輕鬆鬆,可其實他是從東部趕到西部後,連機場都沒出,就一直在這等,已經足足等了十個小時了。

夏海芋還是很感動,微微眯眼笑了下,一臉的純真,那樣單純的美好,直直地映入了白浩然的眼底和心頭。

“對了,海芋,海星那方面怎麼樣了,都安排好了嗎?!”

“好了好了,他和醫護人員已經直接轉入醫院了,喏,是這個地址。”夏海芋將口袋裏的名片掏出來,上面印着某著名醫院的名字。

“一會兒我陪你去看海星。”

“嗯,謝謝!”夏海芋再次道謝,因爲她實在不知道除了這個,她還能說什麼。

兩人並肩走出機場,白浩然處處照顧着夏海芋,不只是行李箱連她隨身攜帶的小揹包都一包在內,體貼入微。

不遠處,停了一輛白色的邁巴赫。

唐旭堯倚着車身,神情複雜…… 總裁上司強制愛 住近一點

邁巴赫一路飛馳,在高速上疾速飈行,將一輛又一輛車子甩在身後。

車內,唐旭堯的臉色有些陰沉,薄脣抿得死緊,握着方向盤的手指甚至有些泛白。

唐旭堯,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沒有衝上去一把將她從別的男人身邊拉過來,你想了她整整100天,居然眼睜睜地看着她跟別的男人走了!

你瘋了嗎?!

這不像你會做出的事啊!

你在想什麼?!你在做什麼?!你在怕什麼?!

怕?!

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不會吧,難道他是在怕自己又像是上次那樣傷了她嗎?!

“……”鬱悶到了極點。

手打方向盤,改變了既定路線,車速卻慢慢緩了下來,最後抵達一處小公寓前。

遠遠望過去,以白色爲基調的小房子非常簡潔,前面是鮮豔奪目的花壇,旁邊是高高的棕櫚樹,在藍天的映襯下,讓人身心舒暢。

不遠處的公園裏,一羣年輕人聚集在一起燒烤,陣陣笑聲隨風飄來。

還有一對情侶坐在草坪旁邊的長椅上,並肩看着天空,天上一架銀色的大飛機正飛馳而過。

默默看了一會兒,嘴角就忍不住上揚,之前的煩悶之情,一掃而空。

拿起電話撥了個快捷號碼,“邵衡,給我換套房子,我也要住在夏海芋那個區,離她越近越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