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的軍營敞開了自己青春的懷抱。防空團官兵們像是過年喜迎親人一樣迎接小百花新丁們的來到。有條件的人都爭着當新兵班的班長。終於有五個幸運兒在數千人的羨慕目光中產生了,五個班長笑得都像撿了大元寶的哈兒似的都有點高興傻了。

周家欣曉得這些大頭兵喜歡小百花新丁們,難免訓練上打馬虎眼。特意召開了學兵隊班長會,嚴厲警告:如果發現不嚴格要求,故意放水吆鴨子的話。格老子的,滾回原部隊,一擼到底,當他媽的大頭兵去!

幾個班長這才收拾起心情,嚴格認真地當起班長了。

經過了養豬場的鍛鍊,說老實話,軍訓中,這批小百花新丁們確實表現好多了。立正,稍息一絲不苟;集合,列隊嚴肅認真。就是在最艱苦的一個半小時的軍姿(防空團全套採用山鷹基本軍事素質訓練科目)中,雖然暈倒數人,餘下的也咬牙堅持,勝利完成。得到班長和周家欣的一致表揚。

在5公里的野營拉練中,沒有對學兵隊的揹包有負重要求

。小百花新丁們卻學着部隊官兵一樣紛紛主動在揹包裏塞上幾塊磚頭。

最後兩天是手,步槍課目。手槍訓練科目,稍微簡單些。小百花新丁們很快掌握了上下彈夾,拉動扳機,單雙手持槍瞄準,射擊等動作要領。打20米手槍靶,成績也說得過去。

帶隊的班長和學兵們都非常高興,艱苦而又有趣的軍營實習生活明天打完步槍靶就要勝利的結束了。

周家欣專程趕回防空團,準備最後一天同小百花新丁們呆在一起,共同慶祝小百花新丁們正式開始了真正的新的生活。

周家欣親自上場檢查臥姿步槍射擊動作訓練的學兵們的動作。這時只見葉麗君因爲力氣小有點拉不動步槍槍栓。周家欣在她面前蹲下來,替葉麗君拉開了槍栓,並隨手把左手搭在槍機上,右手指出葉麗君的瞄準動作不規範的地方。

不知道是緊張嘛,還是爲啥子,葉麗君扣着扳機的手一扣,復進機猛地一擊,頓時周家欣搭在槍機上的左手小拇指血肉模糊,鮮血直流。

勤務兵萬朵花見狀背起團長就欲跑,見葉麗君嚇得都哭了,背上的周家欣忍住劇痛微笑着對圍上來的班長說:“不要怪她,不要怪她,是我個人不小心!” 處理完周家欣的傷情,防空團醫務處處長老方出來了。

焦急的人們一下子涌上去,醫務處處長老方對周斌參謀長說:

“左手小拇指上面兩節基本上可判斷爲粉碎性骨折,回到周林醫院再照個x光,再確認一下吧。看來只有採取截指手術了!”

四周的人們都一下靜下來了,大家驚呆了,那不是說團長只有九根指拇了嗎?

防空團的第一例傷殘竟然是個人的團長,還是這麼傷的,全團官兵都覺得憋屈。整天迴響在軍營的歌聲消失了。有些人還罵罵咧咧。學兵們也覺得擡不起頭,無心爲過的葉麗君更是整天以淚洗面。

本來心裏就惱火的周家欣這下發起火來。到周林醫院做完截指手術,處理完傷情,不顧疼痛回到合川。吊着左手的周家欣站在緊急集合的防空團全體官兵面前,大聲說:

“我覺得很奇怪,一羣大老爺們會爲一根小指拇哭兮乃呆的?(川渝方言沮喪的意思)我個人都覺得臉紅喲!

我們是軍人。軍人是幹啥子的,就是保家衛國,流血犧牲的!戰場上,斷胳膊斷腿,流血送命的弟兄多了。難道我們就傷心難過,消沉不振,啥子事都幹不下去了嘛?

今天講完以後,我不希望看到現在大家的狀態。還有人責怪學兵們,埋怨人家葉小姐。格老子的,真是些混球!葉小姐無心之過失罷了,主要責任還在我的身上。戰場上由於情況不明,敵我混雜等等,誤傷的事經常發生。不要去責怪自己的戰友,他們都是我們的弟兄,可以換命的袍澤弟兄!

好了。挺起胸來,大聲把歌子唱起來。全體都有哈,我起個頭: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預備起,唱!”

防空團幾乎全體是吼着“大刀歌”,包括幾十個小百花學兵們也最大聲的喊着。最後一聲“殺!”震天動地。

防空團有點失常的狀況算是恢復了正常。學兵們也能正確對待了。可是很不正常的葉麗君還得開導啥,周家欣心說格老子的哪個來開導安慰我嘛。

周家欣看到淚水希希,只曉得不停的說:“團長,對不起。”“團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的葉麗君,安慰她說:

“葉小姐,你也不要責怪自己了,主要還是我自己不小心。再說也莫得啥子的,左手小指拇沒了就沒了,就當古人削髮明志,老子今天斷指起誓殺盡鬼子啥。你不要哭了。你的音樂底子很不錯,說實話,我非常欣賞。這裏我有一個想法哈,能不能收你做個徒弟,根據你的嗓音特點,專門教授你一些適合你的東西。不知道你願意嗎?”

“團長,不,師父!”葉麗君一下大哭起來喊道,接着就向着周家欣跪了下來,哭着說:

“我願意,我願意伺候師父一輩子!”

“你願意就好,不要像現在這樣哭兮兮的了。快起來,我這人討厭別人動不動跪倒起。你跟到我好生學,我儘量把我知道的鄧(差點說漏)--等等東西教給你。

另外,我又不是大老爺,要啥子人伺候嘛? 蜜愛成癮:霸道總裁狠狠撩 不過是少了個嘿小的零件個嘛。就是手都沒的了,告訴你,我照樣能用腳拿東西,也不用人伺候!”

周家欣揮手示意勤務兵萬朵花去把人整起來,這搞得像個啥子樣子嘛。

總算把葉麗君的事按平了。擔擔心心的陳蘭在周大少的嚴厲要求下不情不願的把已完成實習生活的小百花新丁們也帶回去了。軍營重新恢復了正常的訓練狀態。

周家欣這才又回到上新街前驅路的周林醫院。

周林醫院的院長外科大夫張培德醫生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把自己老闆的零件給下了一個。聽到說周家欣負傷截指以後還跑回合川部隊安撫官兵,勸慰衆人。不禁對這個年輕的老闆有了更深的認識。

林湯圓等商界同仁朋友紛紛來到周林醫院探望,倒是擾的周家欣耳根子不得清淨。但嘴巴享福了,一天到晚有好東西吃。

又急又氣的林雪兒見周大少一幅無所謂的樣子,也確實不好啷個說他,只能從忙的要命的時間中抽空來陪陪他。下浩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即將正式招商,十幾套樣板房也竣工了,正是最忙的時候。周家欣這時受傷倒落了個輕閒休養,也算不幸中的有幸了,所以有時壞事也不是一塌糊塗的全壞。

林雪兒託人買了一些頂好的蘋果提過來,蘋果能促進傷口癒合啥。

周家欣抓起一個就要咬,林雪兒一把奪下,說:

“搞啥子,皮得沒削!”

周家欣死皮賴臉地說:“帶皮吃更好,又莫得污染的。要不,雪兒姐你給削削皮。”

林雪兒沒好氣的一邊削皮一邊說:“個人也是的,啷個那麼不小心嘛。這下好了啥,只剩下九個樁樁了哈!”

周家欣擡了擡吊起的左手,“左手少了根樁樁,還算不礙事。對了,重慶小商品市場的事情現在太忙,你就不用來陪我了。”

林雪兒嘆了一口氣:

“本來還指望你來把舵,你倒好--。你知道不,全國各地有意進駐的大小商戶已近七,八千戶。不曉得到時,會擠成啥子樣子?。我想把山鷹突擊隊弄來當維持,只是人太少了。又不能把老漢手底下那些個袍哥弟兄弄起來,怕反而出事。我愁都愁死了,你想個辦法啥?”

周家欣心裏有了一個主意,他邊咬着林雪兒削好的蘋果邊對林雪兒說:“雪兒姐,我好想吃你煮的掐掐湯圓喲!”

“不行,不是給你講過,湯圓裏有醪糟酒對你的傷口癒合不好。再說,你這裏好東西還少嗎?”林雪兒堅決不答應。

“那我就不幫你想辦法了!”周大少提條件了。

“你個周臘梅,死了周屠夫就吃帶毛豬了啊!我現招人成立個維持隊,雖然倉促些也抵些事。”林雪兒絲毫不鬆口。

“雪兒姐,你兇,你兇!你乾脆當這個保安隊長算了。”周家欣嘻嘻哈哈笑了起來。沒想到,林雪兒還真想到一個好辦法。本來周家欣就打算在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物業管理處下建立一支百人左右的保安隊伍。兩人這是不謀而合了。

周家欣認真起來,仔細把後世保安的一些情況作了介紹。林雪兒不時地點頭,這是個好辦法,馬上找人培訓幾天,正好拿來招商時用。

不過林雪兒又想到一點,這次四方商戶彙集,人確實太多了,七八千戶,到時人不有好幾萬啊?保安隊百十來人,正常運作後,是一隻不小的力量。可遇到這麼大的偶然性場合,還是微不足道,抵不了多少事。

“這樣吧,雪兒姐,掐掐湯圓我就先存你那兒。我推薦一個人擔任這小商品批發市場保安隊的隊長,保管合適得很。你同意了,我就幫你到時解決維持招商會的事。”周家欣可不白動腦筋。

“哪個嘛?”林雪兒挺好奇,周大少主動推薦人這很少見。

“你知道我老漢商鋪裏有個常有福啥?”周家欣問道。

“常憨兒啊?!”林雪兒啷個會不知道,每次到小什字找周大少都見得到,熟得很嘛。

“是常有福,不是常憨兒!你見過有憨包把店子打整得巴巴實實的啊?保安隊就是給商戶一個安全放心的保障。常有福做事認真,對人實誠沒有心機。喊到起幹啥子就努力去完成。這樣的人最適合當保安了。”

“好,我同意。就叫常有福當保安隊長。另外我還找一個腦袋稍微活泛的人當個副手,這樣就比較周全了。”林雪兒點頭同意了。

周家欣心裏讚歎道這林雪兒果然繼承了林湯圓的風格:做事細緻,周全,很少有漏洞,是個經商的好手啊!

“喂,曉舟,你的辦法呢?”林雪兒要回報了。

“我現在是幹啥子的?”周家欣得意的問。

“你現在是躺到牀上的耍賴的小狗!”林雪兒直接打擊他,不過就是一個掛名的川軍防空團的團長個嘛,神氣啥子。

“我團長是白當的啊,我手下可有三千兵!”周家欣遭打擊得有些氣急敗壞。

大頭兵維持秩序?!可以嘛?把嘛去掉,可以!

美豔媽咪:總裁上司你out了 周家欣把使用防空團一部分人馬,脫下軍裝,換成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廣告衫。 總裁爹地惹不起 用有紀律聽命令的部隊來維持秩序,既解決了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秩序維持難題,又順便打了廣告,給全國各地的商戶留下深刻的印象: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有實力,有保障,是個做生意的好場所。

說的最後,周家欣不覺自得地說:“此去合川招所部,旌旗三千展雄姿!”

林雪兒也很高興,最大的問題解決了。周大少果然想了一個不錯的主意。還一箭雙鵰,既維持了招商會的秩序,又活生生打了一個不花錢的廣告宣傳。這腦瓜子好使,再獎勵一個蘋果吃吃。

林雪兒挑了一個最大最紅的蘋果就要削皮,只聽見周家欣不好意思地盯着她說:

“雪兒姐,我不想吃蘋果了。我,我還是很想吃你煮的掐掐湯圓!”

“你滾吧,你!”林雪兒笑着罵道。 防空團的九指團長周家欣可不僅僅是一箭雙鵰,周大少還有乘機檢驗一下防空團緊急出動,快速突擊以及與之相配套的信息,後勤,技術維護等支持能力的想法。

等林雪兒關上房門一走。周家欣馬上叫萬朵花把機要參謀申參謀叫來。申參謀一進來,周家欣就示意他準備紙筆下命令道:

“申參謀記錄,181師師直屬防空團高炮一營,高機二,三營務必於今日午後三時準時從合川駐地緊急出動。先頭警衛營全部摩托化開進,於今日正午12點提前出發,並於今日晚八點前必須到達重慶南岸上新街前驅路山鷹訓練營基地,請警衛營務必做好沿途情報收集整理,到達目的地後即刻向團部彙報---”

申參謀有點手忙腳亂地記錄下命令,周家欣仔細審覈後簽發了。“馬上緊急電報周斌參謀長,即刻執行!”

雖然自從轟達-90型輕便兩輪摩托車裝備防空團後,周家欣和周斌參謀長等已商議出了一個緊急快速出動突擊偵察的緊急情況處理預案,但對於一個才建立幾個月的新部隊來說,這次周家欣突然性搞得這個緊急出動還是可能出現許多問題。

周家欣心裏的意思:這次突然緊急出動暴露的問題越多越好。知道有哪些問題了,就好有針對性的改進加強並最終解決。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嚐嚐梨子。周大少已暗自決定帶幾個人跟蹤觀察防空團緊急出動快速突擊推進的沿途情況。

周家欣這醫院可就呆不下去了。但要吊着一隻左手,想混出醫院可得想個辦法。自己的手下人好說,林雪兒和張培德院長整的倆個陪護可就在外邊盯着。醫院的醫生護士也經常來探視看一下,恐怕林雪兒這個聰明的冤家姐姐也知道自己愛動,怕跑出去了不好好養傷。

周家欣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周家欣把萬朵花喊進來,俯身低聲說着一些悄悄話,只見勤務兵口中只是說:“要得,要得,我馬上就去!”

萬朵花聽完悄悄話就出去了。臨走對周大少的幾個隨從也沒吐露些內容,只是說團長想搞點炒幹胡豆吃吃。

其實萬朵花是傳周團長的命令:調山鷹突擊隊偵察分隊十二人,在上新街前驅路山鷹突擊隊訓練營基地全部摩托化準備待命,自己一到即刻出發;另派一個身材胖瘦與團長相似的隊員,來周林醫院假冒自己裝傷,待在病牀上裝睡休息就行了。

瘋狗萬朵花執行團長命令從來不打折扣。命令很快傳到,醫院隔着山鷹訓練營也不遠。假李逵一會兒就到了,跟着萬朵花還穿着長衫,戴着個禮帽身形跟周大少還真的差不了好多。這陣子假巴意思地提了一籃水果,冒充前來探視周家欣的人。

萬朵花悄悄把房門掩上,好像方便裏面倆人談話,自己站在門口守着。過了一會兒,探望的人出來了,只是禮帽壓得有些低個嘛,遮住了雙眼。這個探望者偷偷朝門口的萬朵花打了個手勢:那意思我走了,這裏都交給你娃了哈!在門邊椅子上坐的兩陪護還在說話竟沒發覺異常。

不說這邊防空團周大少團長化裝潛逃出醫院。合川防空團駐地卻是一片雞飛狗跳的情形:首次幾乎是全團主力緊急出動的一,二,三營亂成了一鍋粥!

周斌參謀長鬼火亂竄,對三個營長大聲吼道:

“龜兒子些,叫你們不要攜帶武器裝備,不是叫你們打空手!乾糧水壺不帶,餓着渴着跑兩天回重慶啊?都是他媽的豬腦子,合川到重慶一百餘公里,團長命令沿途不準找地方上補給。限定明天就是八號晚上九點前必須全員到達。從今天下午三點鐘算起,攏共30多個小時,平均速度每小時行軍速度要達到五公里左右,哪裏還有吃飯休息的時間。哥子幾個,趕快做好後勤補給,現在只剩三小時準備了。下午三點鐘必須按時出發,沒做好準備的餓到渴死活該!”

防空團警衛營因爲有幾個山鷹突擊隊的老隊員充當營連長,狀況要好些,準備也比較充分。周參謀長滿意的一揮手:“中午12點按時出發,陳營長注意做好沿途偵察任務。”

陳營長舉手行禮道:“是,首戰用我,用我必勝!參謀長你放心,我警衛營保證完成沿途偵察任務,按時於今晚八點到達上新街前驅路山鷹訓練營基地。”

中午12點,先期出發的警衛營三百多輛摩托車轟隆震響,拉成一個長長的車隊準時出發了。

陳營長是原來山鷹突擊隊裏東北籍隊員裏的一個,因爲表現出色,被周家欣帶到了防空團任命爲警衛營長。陳營長把全營分成三個梯隊:打頭一個偵察排,由一個山鷹突擊隊的隊員過來的當連長的親自率領,負責快速偵察突進開闢道路,對全營前進方向和兩側的情況做一個先期偵查。如遇異常情況就用隨車攜帶的野外軍用電臺迅速報告,並視情況的大小輕重堅守或回撤;中間的隊伍最多,負責具體偵查測繪地圖標註情況。後隊陳營長放了兩個排壓陣,因爲陳營長清楚地記得周團長多次在營連長戰術培訓課上講過:“人的腦殼後面沒長眼睛,要特別小心屁股遭人踢哈!”

警衛營沿途一切順利,過了澄江鎮,剛要到童家溪鎮的時候,帶隊的那個前衛排的連長覺得不對勁了:充當排頭兵的一個五人突前摩托小組,沒按時發出信號,遲了一會兒才發出正常的信號。

毒寵冷宮棄後 這個山鷹出身的連長意識到有情況,果斷命令道:“全排停止前進,警戒!派一個三人偵查小組前出探查。向後面大隊發出信號,隨時準備快速突擊或接應後撤。”

那個排頭兵的突前五人摩托小組呢?被化裝成一個去童家溪看病的本身倒真是病人的周大少率十二個山鷹突擊隊隊員打了一個冷不防,全給收拾了。

躺在一輛鄉壩上常見的架架車上的周大少其實不用裝病人,本身也有傷嘛。看到遠遠駛來的幾輛摩托車,周家欣示意周圍潛伏的人注意隱蔽並做好出擊準備。兩個拉架架車的隊員故意把車橫到本就不寬的馬路中間慢騰騰地走,駛近的摩托車不得不停下來,摩托車上的人只好喊:“老鄉,啷個橫到路當中走嘛。讓一下哈,我們有緊急軍務!”

化裝成一個鄉下土農民的汪二娃急忙說:“老總,要得,要得。我馬上給你們讓道,我這不是娃兒手遭摔了急到起趕去鎮子裏看郎中啥!”躺在架架車上故意哎喲,哎喲的周大少心中臭罵汪二娃:格老子的不說是兄弟,哪個是你娃兒,的年紀輕輕有這麼大的娃兒啊!

就在摩托車停下,車上的人跟汪二娃拉呱的時候,隱蔽的其他山鷹突擊隊隊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路兩旁竄出,只幾下就制服了摩托車上的排頭兵們。

幾個一頭霧水的排頭兵被拉拉扯扯押到架架車前,定睛一看:媽?,是團長個嘛?!自己的團長伏擊自己的排頭兵,團長又發瘋了。幾個大頭兵垂頭喪氣覺得倒黴催的。

審問情況沒費啥子事,自己的團長個嘛,排頭兵們老老實實全交代了。等周大少趕忙把信號發出,已過了一段時間,還沒見後面的隊伍出現,卻遠遠望見幾個人影摸索着上來。周家欣曉得壞了!這個偵察隊的頭不錯,肯定已發現了情況不對,而且採取的應急措施也很到位。撤了吧!

撤是撤了,團長扔下五個捆着的排頭兵和一輛破架架車,開起摩托車就走了。問題是摩托車是開向幾個方向,像一鬨而散的無頭蒼蠅,他媽的團長太狡猾了!

五個大頭兵垂頭喪氣地想着周大少團長剛纔說的話:“你五個沒啥說的,等會見到你們連長,就說本團長說得他處置得當,應對無誤,本團長獎勵他一百元!你哥子幾個,就給老子走回重慶,不準誤時哈,必須跟大隊一起,準時到達目的地,誤了時間到,看老子不好好生生收拾你幾個笨蛋!也不動腦子想一想,有急事還要橫到路當中慢騰騰地走,會莫得問題纔怪!”

警衛營陳營長知道了這個情況,破口大罵團長:“就曉得你會出幺蛾子,沒曾想你幾個人不捅了屁股就跑,改化裝插老子們的眼睛了! 陌上花開兩相歡 媽拉個巴子的,這個小團長心眼太多,太鬼了!”

剩下的路也沒出啥子情況了。除了熄火了幾輛摩托車扔在路上等後面技術保障隊的來收拾,就只見五個可憐巴巴的排頭兵跟到摩托車在跑。先期出發的警衛營於規定時間晚八點前,提前半小時到達目的地-上新街前驅路山鷹突擊隊訓練營基地,並且順利完成沿途偵查測繪標註任務。至於那五個排頭兵一直到天亮了纔到,不過後來周大少也沒收拾他們,主要是氣他們情況交代得太快了故意整整罷了。

ωwш ¤тт kΛn ¤c○

警衛營有摩托車可以代步。後面出發的防空團的幾個營開動“11”號車的大部分官兵就造孽了(川渝方言很慘的意思)。緊急行軍跑了大半夜,到了澄江鎮。幾個營連長過來對周斌參謀長說,部隊還是休息兩個小時吧!吃口飯喝口水恢復些體力,要不然這些個兵馬可就拖不動了。

周斌參謀長考慮了一下,同意了。還有大半路程,怕這些沒當幾個月兵的新兵蛋子真堅持不下來。幾個營連長就要去安排休息,周參謀長提醒他們道:“休息兩個小時也要派出巡邏小組並做好警戒哈!剛纔傳來消息,前頭的警衛營今天下午可是遭團長率人打了個伏擊喲!”幾個營連長口中答是,心裏好笑,防來防去要防個人的團長。

長距離行軍的特點就是起頭有勁速度快,可也耗費體力。到了童家溪的時候,天色也矇矇亮了。防空團官兵基本上也個個腳耙腿軟,渾身無力。這個時候就到了一個人的生理極限了,要靠一定的意志品質咬牙堅持,挺過這一階段,速度又會稍快起來,人也適應了些,不會很難受了。

其實周家欣昨夜也在澄江鎮。下午在童家溪摸了一下警衛營的螺螄(佔了點小便宜),總體上說來警衛營表現尚可,周家欣心裏高興。

“弟兄幾個,分頭殺到澄江鎮綜合養殖場,我喊劉老漢場長整點好東西犒勞大家!”山鷹衆兄弟一片歡呼,誰不知道隊長好吃會吃,跟到隊長走,有肉又有酒!

澄江鎮綜合養殖場劉老漢場長那是高興得很。自從上回見到了沐浴在荷塘月色中的周大少和蘭蘭以後,劉老漢場長認定周團長一定是個小仙人!幸好周大少不知道這些,否則的話一定會遭氣死,因爲小仙人在四川話裏的意思有些貶義,通常是拿來訣人的(罵人的)。

澄江鎮綜合養殖場別的沒有,綠色無污染的豬,雞,鴨,魚儘管整。十來個人滿滿當當擺了一桌子酒菜。山鷹突擊隊的伙食其實不錯了。可這點殺的活雞活鴨活魚的味道確實是不擺了,兩個字“霸道”,大傢伙張開大嘴,整!

酒是澄江鎮當地的紅苕酒。周家欣以前也沒喝過,一口悶下去。“啊”的一聲,太燒喉嚨了!這酒精度數起碼有60,70度。

“隊長,你也太兇了嘛。紅苕酒都興直接往嘴裏到啊,這酒要慢慢?起喝,才品得出味道,你一口灌下去,只有辣喉嚨。”隊員們笑着七嘴八舌地指點周家欣。

劉老漢也笑眯眯地看着不會喝紅苕酒的周家欣,也不吭聲。

周家欣爲了擺脫這尷尬的場面,忙轉移話題對劉老漢說:“劉大爺,你現在不焦心完不成我定的全年養殖計劃目標了啥。”

“那是,那是。周團長的混合配方飼料太神了!架子豬一天都長得到1斤多,現在一年出欄萬把頭大肥豬兒丁點問題都沒得。”劉老漢場長的信心是剛剛的。

“好,完成年出欄一萬頭大肥豬,我重獎一萬元!”周家欣大喜過望地說。 心情很不錯的周家欣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來了,帶了兩個山鷹隊員去逛澄江鎮的早市,吃早飯。

走到鎮子邊的一條小街口時,就見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娃子正傷傷心心地哭着。周家欣好奇的停下來:這麼小一個娃兒一大早哭得這麼傷心,一定有啥子事情。他蹲下來,關切地問:“小妹兒,一早就起來哭鼻子,遭媽老漢訣了啊(罵)?”

小女娃兒擡眼看了周家欣一眼,也不理他,繼續抽抽搭搭傷心地哭着。

“哦,哥哥曉道了,你肯定一早起來就摔爛了家裏的東西,遭媽老漢捶了一頓哈!”周家欣猜測道。四川人比較忌諱一大早起來就摔爛家裏頭的東西。

“哪個摔爛了家裏頭的東西嘛!是我的小花花遭昨夜過路歇腳的那些個爛丘八兵打死了烤起吃了。”說到自己心愛的小狗,小女娃子這下大哭起來。

昨夜過路的爛丘八?尼瑪哦,這不是老子的防空團個嘛!周家欣的火氣直衝腦殼:格老子的,千叮嚀萬囑咐,還他媽的搞了個三大注意八項紀律出來。龜兒子些,啷個還是個欺凌鄉鄰,禍害百姓的爛丘八樣子不改啊!真以爲老子年紀小,就不敢殺人了哈?

周家欣努力壓住火氣,輕言細語安撫傷心的小妹娃。又叫山鷹的一個弟兄馬上想辦法到鎮子裏去給小女娃子再找條小狗來喂。小女娃子慢慢的也稍平靜下來,見周家欣一幅和顏悅色的大哥哥樣子,又要送一隻小狗給自己喂,也就把昨夜黑髮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原來昨夜黑,防空團在澄江鎮歇息兩個小時,弄點熱湯熱水的補充哈官兵們的體力。防空團一營三連的一個排長,煩小街旁的一戶人家看門狗窩裏的小花狗叫得煩人,正好他娃又好吃一口狗肉,於是乾脆把人家的看門小花狗弄死給烤了吃了。

屋裏頭的一家人只聽見狗慘叫着被打死的聲音,隨後又聞到烤狗肉的味道。但一家人怕啥,哪敢出門去討說法。這些個川軍爛丘八沒有像往常一樣撞進屋子來,強拿強搶就已經是阿彌陀佛了,你還敢出門去自找麻煩。一家人心驚膽戰過了一陣子也沒聲音了。但是還是沒敢出門。一直到天都亮了,往外瞅瞅確定丘八們早走了,這纔開門出來。

小女娃子記掛了一夜的養的小花狗。雖然心裏頭有些害怕,但總是相信不會是自己喂的那個乖乖的小花狗遭這些壞蛋打死烤了吃了。這下一出來,就看見扔了一地的狗骨頭和一個血淋淋的小花狗的腦袋,頓時嚎啕大哭起來。等媽老漢把一片狼藉收拾了,把狗頭拿去埋了,小女娃子仍然在一邊傷傷心心地哭着。

周家欣看到的時候,小女娃子的媽老漢已經出去做事情了。小女娃子傷傷心心哭了個把小時,嗓子都有些嘶啞了。

“沈平,你馬上回澄江鎮綜合養殖場騎上摩托車以最快速度追上防空團的周斌參謀長。傳我的命令:周參謀長即刻帶全體官兵返回澄江鎮。現在是早上七點,你務必於早上九點前追上參謀長傳達我的命令要他們必須於下午五點到達澄江鎮,我就在這兒等他們!”周家欣對跟着的一個山鷹隊員說。

沈平答應了一聲“是”,隨後接過周家欣的手寫命令,就朝澄江鎮綜合養殖場的方向匆匆跑去。

周家欣也就在這戶人家門口前,一邊安慰小女娃等另一個山鷹隊員把小狗找一條回來,一邊琢磨啷個把這件丟人現眼的吃狗事件給處理好了。

九點多鐘,當週斌參謀長見到一臉灰塵的沈平時,都差點沒有認出來這個熟悉的山鷹突擊隊的老隊員了。

“參謀長,團長命令你即刻帶領全部官兵返回澄江鎮,務必於今天下午五點前到達,團長親自在澄江鎮等你。”沈平大聲報告並出示了團長的手令。

“啥子事?”周斌參謀長以爲出了啥子大事,剛離開澄江鎮40、50公里,又要在七個小時內返回。

“不知道,大概是違反羣衆紀律的事,但這次隊長的火氣很大哦!”沈平也不多說,但還是提醒了一句。

“李參謀,立刻吹號通知全團停止前進,改變行軍序列,後隊變前隊,前隊變後隊,馬上向澄江鎮跑步前進。另通知幾個營長到我這兒來!”周斌參謀長也不多想了,一串命令即刻下達。

幾個當官的湊在一起琢磨半天:這個周大少團長,平時對官兵隨和得很,很有人緣。只恨兩件事。一是在訓練上偷奸耍滑吊兒郎當;二個是部隊?民擾民,違反羣衆紀律尤其對以往川軍對老百姓所作所爲深惡痛絕。這回不是有誰在澄江鎮犯了這個大忌吧?回營連去好好查一下吧,該來的躲不過去。

這邊防空團累得要斷氣似的忙着朝澄江鎮趕。那邊周家欣也沒歇着。先找人在澄江鎮邊平壩上搭起了一個高木臺子。還滿鎮子僱了更夫鳴鑼咋呼:昨夜川軍181師師直屬防空團因爲軍務深夜路過澄江鎮歇息的時候,該團團長治兵鬆懈,管教懈怠,打攪了澄江鎮老鄉的安寧,更有甚者,有不良之手下強搶百姓財物,昧着良心把澄江鎮一戶老鄉心愛的看門的狗兒打死烤而食之,殊爲可惡!今日下午五時許,請澄江鎮老百姓齊聚鎮外的平壩高臺處。屆時該團長將會給澄江鎮老百姓一個交代,嚴懲犯民欺民之徒!

下午五時許,圍在澄江鎮外的平壩高臺處的澄江鎮老百姓是人山人海,足有兩、三萬人,就連四里八鄉的人都蜂擁而至。能不來嘛,聽到說一個川軍181師的防空團團長因爲有手下偷打了老鄉家的一條看門狗烤了吃了,命令一個團千多人來回跑了七、八十里專門到澄江鎮處理此事。

雖然累得有些皮搭嘴歪,再加上一身告花兒服(迷彩作訓服),防空團衆人狼狽不堪,但是千多名官兵還是基本上算排的整齊。澄江鎮的老鄉們也是第一次看見這個樣子的川軍部隊,更是好奇了。

“把那個排長給老子押上來!”一身戎裝的周家欣大聲喊道。

一個被捆的結結實實的同樣穿着告花兒服的軍人被提溜上高木臺子。

“各位老鄉,對不住哈,本人就是川軍181師師直屬防空團的團長-周家欣。昨夜黑,我團因爲緊急軍務深夜過鎮子打擾了澄江鎮的老百姓,各位老鄉抱歉啊!”周家欣在高木臺子上拱拱手,大聲吼着說道。(不吼不行,人太多了)

“大家都知道川軍歷來紀律鬆懈,多有?事擾民的事情,是些爛丘八。大家罵得對!罵得好!我防空團雖然成立不久,但不想再背這個不好聽的罵名了。全團官兵都希望做一個愛國愛鄉愛百姓的真正四川軍人,中人。大家最近幾個月也努力兌現自己的承諾,切實在做。

但是,有一些耗子屎壞了大家做個好軍人的努力,我們防空團也遭老鄉罵成爛丘八了。昨夜黑,這個可惡的耗子屎爲了一飽自己的口腹之慾,明目張膽違反軍紀,甚至當着老鄉的面把人家老鄉心愛的看門狗給打死烤起吃了,可惡之極!

我曾經給全團官兵說過:誰要是跟老百姓過不去,格老子的我就跟他過不去!沒穿這身兵皮皮的時候,我們都是平頭百姓,哪個不痛恨那些爛兵的所作所爲。好了,今天自己當了兵,握了槍桿子了,老子神氣了,是大爺了,呸,是他媽的土匪大爺!

今天,本團長在此向澄江鎮老百姓再次真誠地道歉賠罪:被偷食狗兒的蒲家人,我團賠償小狗一條,另精神損失費100元!本團長還將親自登門道歉。

本團長治兵不嚴,軍紀鬆懈,對於手下的過錯是有責任的。本團長自領背韃10鞭子,所有參與此事的防空團一營三連有關官兵各領10鞭子,主事的排長何譚山槍決!”

千餘官兵一怔,全場百姓大譁!偷吃了老鄉的一條看門小狗兒,賠上漢子一條人命,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團長真對老百姓有交代啊,但也不至於這樣兇吧?

圍在高木臺子四周的老鄉們紛紛爲何譚山求情。

周家欣指着臺下四周爲何排長求情告饒的衆多普通的老百姓,痛心得對還有些不太服氣的何譚山說: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