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瘋狗”戰術突擊刀穩穩紮在他的胸前,已經沒至刀柄,刀刃部分沒留出一點餘地。

“怎麼……怎麼會這樣……”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御風”符語的發動下,自己速度、力量都達到了極致,竟然會被一柄自己都看不清的戰術刀擊中?

怎麼會這樣?

他忽然感到一種氣流在空氣中流動,身邊的沙土受到什麼侵擾,慢慢被捲了起來,如同起了風一樣。

“這是……”

他擡起頭,遠處的龍雲已然站起身,一步步往這邊走來,步伐相當的慢,可是每一步踏出,次郎都覺得土地都微微在顫動。

“怎麼會這樣?”

他再一次重複了這句話。這次的任務,阿部信負責去礦區攻擊那裏的“天幕”公司行動部專員,而自己則負責另一個命令——截殺幽靈小組,其實是殺掉幽靈小組中一個叫龍雲的中國人。

至於爲什麼?他沒有問,也不需要問。

一個神僕只會服從上級的指示行動,上級就是自己的主人,亞特蘭蒂斯的階級分明,傳統由來已久。

當在密林中損失三名手下,次郎還沒有感得震驚。畢竟近衛只是比人類強壯,並非殺不死。當看到龍雲在公路上乾淨利落殺掉自己六個部下,他還沒有震驚,畢竟這是在兩車撞擊之後,自己的部下還迷迷糊糊的時候,這個中國人不過是鑽了空子,取了巧。

當看到龍雲眼中那種藍幽幽的火焰時,他似乎明白了一些問題,這個中國人有着莫里亞的血統,只不過看起來像個戰鬥力底下的混血種,也許是三級?最低的那種?

不過此時,當他再次擡頭正視龍雲的時候,他的心卻在顫抖,不由自主地顫抖。一種莫名其妙從內心深處鑽出來的恐懼感。

天啊!這個傷痕累累的中國人,難道是莫里亞的二級混血?不不不!自己已經是二級混血,他如果只是二級,怎麼會有這種無形的威壓?

龍雲越走越近,次郎覺得自己就像一隻掙扎在發動機渦輪邊的小鳥,隨時會被捲進去,攪得粉身碎骨。

“八嘎!”他狠命咬斷自己一小節舌尖,痛處和鮮血讓他聚攏起一絲力量,刀身上的那截“御風”符文再次發出耀眼的紅色!

他像一顆被擊發了底火的子彈,猛然射向龍雲,長長的太刀揮出密不透風的光影,罩住了他整個人影,堪堪擋住發自龍雲身上的氣旋。

五米……

三米……

一米……

他雙手握住刀柄,集中全部力量,將太刀的斬力集中在一個點上——龍雲的腦袋!

出刀!揮刀!全力的一擊!

噹!

一聲脆響!

次郎的瞳孔急劇擴張,眼前的一幕讓他差點驚得刀都握不住!

刀刃懸在龍雲的頭頂,被一層看不見的能量擋住,無論自己怎麼用力,刀都不再下沉半分!

“你……”他看到龍雲的眼睛整個變成了藍色,那種火焰就像要衝出眼眶一樣。

格剌剌——

在次郎拼命的催谷下,太刀刀刃上出現了輕微的龜裂紋!

叮——

刀斷了!

龍雲伸出手,幾乎沒遭受次郎任何抵抗,像從樹上摘果子一樣,輕鬆把太刀搶到自己的手裏。

噗——

斷掉的刀剩下的50CM刀身完全穿透次郎的心臟,就像剛纔次郎捅穿國王一樣!

“你……”次郎眼中的紅色光芒慢慢暗淡下去,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如同做夢一樣!

太詭異了!

龍雲一字一頓道:“我——要——殺——了——你!”

他猛然抽出那柄太刀,次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嘴角潺潺掛下一縷血。

咔——

斷了一半的太刀在陽光下閃出一道月弧狀的寒光。

次郎定定看着龍雲,就像一個癡傻的人一樣。

一秒鐘後,次郎的脖子上出現一道血痕,接着噗嗤一聲,勁動脈的血液噴涌而出,足有兩米高!

撲——

他的整個頭顱,帶着一截被砍掉的脖子,像一個破足球一樣在地上滾出兩米遠。

龍雲終於鬆弛下去,整個人如同虛脫一樣,手一鬆,太刀嗆啷一聲落在地上,他也隨之軟綿綿倒在地上。

他看到遠方公路駛來一大隊車輛,顯然是叛軍的車隊終於趕到了。

龍雲已經接近昏迷狀態,再也沒有一絲力氣站起來。

就這麼完了?

他腦海裏閃過最後一絲想法,看了一眼了老魚那輛卡車,熊熊的大火越燒越旺……

迷糊中,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有人在拼命扯住他的手,猛搖着。

“龍雲——你怎麼了?龍雲!你醒醒!”

轟——

爆炸聲傳來,槍炮聲再次響起,遠處的叛軍車隊第一輛車頓時成了一團火球,冒着滾滾濃煙翻下山崖。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歐洲,英國肯特郡梅德斯頓以東的多倫河谷,哈布斯莊園東城堡書房內。

嘭——

“mess-up!”芬奇從椅子裏霍然站起,一拳砸在厚厚的紅木書桌上,把坐在對面的羅斯嚇了一跳,手裏端着的紅茶都差點濺出杯託上。

“芬奇,不用這麼緊張!”他安撫道,“我真的不明白,一個低等的混血種,值得你這麼緊張?”

芬奇掃了一眼牆上巨大的屏幕,上面烏黑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一分鐘前,衛星偏離了軌道,“天幕”公司的行動部指揮中心徹底失去對塞拉利昂的監視。

他不便在羅斯面前發作,趕緊快步走出露臺。哈布斯莊園東城堡的書房外有一個巨大的露臺,芬奇急步走到一個角落,拿出衛星電話接通“天幕”的行動部指揮中心。

“萊娜!這是怎麼回事,我這裏失去了衛星圖像!”他在露臺上來回轉着小圈子,“現在龍雲那邊的情況十分糟糕,爲什麼SAS和水手都沒趕到幽靈小組那裏去!?”

“博士,請不要着急,美國軍方的衛星暫時偏離了軌道……我們要等下一個窗口。”萊娜在指揮部的大皮椅上,一手拿着電話聽筒,一手轉着手裏的原子筆。

“下一個窗口期要多久?”芬奇問道。

萊娜放下筆,在面前的鍵盤上啪啪啪敲擊了幾下鍵盤,利索地答道:“二十分鐘之後,會有另外一顆軍方衛星經過非洲上空,我們可以重新取回畫面。”

“不行!”芬奇大聲道:“我沒有時間了!等不了下一個窗口,你現在馬上給我調入另外一顆衛星的畫面,我需要馬上知道龍雲的情況!”

他皺着眉頭想了下,問:“英國軍方這邊有沒有衛星在非洲上空的軌道!? 暗戀成婚:男神寵妻如命 最近他們在介入塞拉利昂內戰,肯定會增加衛星監視的力度,有的給我入侵他們的衛星!”

萊娜一頭黑線:“博士,你是知道的,世界上間諜衛星最多的就是美國,英國人沒有多少顆自己的間諜衛星,他們和美方是共享情報的,美國人都沒衛星在軌道上,英國人更不可能有。”

她伸手將一塊pipers薯片塞進嘴裏,邊嚼邊道:“如果我們入侵英國的衛星,如果被MI6發現,恐怕對我們公司會有一定的影響。”

“我纔不管什麼影響不影響!哈維那頭蠢豬,他手下那麼多精銳在非洲塞拉利昂,居然連增援都做不好!”芬奇十分惱怒道:“我就不該相信那些該死的情報機關,他們總會把一件簡單的事情搞砸!”

他忽然想起了什麼,又問:“水手怎麼回事!?現在SAS沒到,水手應該到了,他都在外頭跑了一個晚上,難道還找不到幽靈小組他們!?”

萊娜又往嘴裏塞了一塊薯片,再次敲了幾下鍵盤,說:“現在塞拉利昂那邊的行動組全部失去了聯繫,營地被集束子母彈炸得一塌糊塗,隼在營地裏架起的‘天帳’已經被毀掉了,他們彼此之間完全失去了聯繫。”

“還有一件事,我剛纔截聽了英國國防部的通訊,一個小時之前,幽靈小組的電臺信號中斷,完全失去了聯繫,估計這也是SAS爲什麼還沒能找到他們的原因。”

“那麼水手呢!?”芬奇重複了一次:“水手呢!?”

萊娜繼續輕鬆地吃着pipers薯片,聳聳肩,笑嘻嘻道:“‘天帳’都毀了,水手自己和格格他們都失去了聯繫,我最後一次在衛星上看到他的時候,這傢伙還在博城鎮外頭的叢林裏亂轉,我看他的運動的方向,是往沼澤去的。”

“沼澤!?”芬奇一頭冷汗,“他不知道龍雲他們已經轉移了?現在他們是沿着公路突擊回博城礦區!”

聽筒裏傳來嘎吱嘎吱的薯片脆響,芬奇忍不住道:“萊娜,放下你的薯片包,給我認真點,現在都火燒眉毛了!”

“如果我現在在那顆該死的間諜衛星上,我會跳下去塞拉利昂,告訴該死的水手——幽靈小組往公路去了!”

芬奇焦急的聲音從耳機裏傳來,萊娜差點將嚼爛的薯片從嘴裏噴到前面的屏幕上。要知道,這種一點都不科學的方法從一個專門從事科學研究的博士嘴裏吐出來,是多麼的可笑。

不過萊娜現在總算知道,在芬奇眼裏,那個叫龍雲的年輕人有多麼的重要。

“博士,這是意外,哈維爵士派出去增援的英軍飛機早就炸掉了營地裏的‘天帳’子系統,從那時候開始,水手就成了一個瞎子,他只能按照原定計劃趕去沼澤,根本不知道龍雲他們已經轉向公路方向。”

“內森!”她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招呼對面一名程序員:“你馬上用最快的速度查一下,非洲上空的軌道上還有哪個國家的監視衛星,如果有,給我入侵它,將鏡頭轉向塞拉利昂的博城鎮方向,找到幽靈小組的蹤跡!”

她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習慣性伸手去拿薯片,送到嘴邊,忽然想起芬奇剛纔的話,又無奈地將薯片扔進袋子裏。

“博士,你還在?”

“當然還在!”芬奇似乎鬆了口氣,再次強調:“我聽到你說話了,你告訴內森,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給我弄到一顆監視衛星,不管他是美國的還是俄羅斯的,又或者是其他該死的國家的,就算是Google公司的,你也給我侵入它!要記住,龍雲是重要資產,務必安全帶回天幕公司!”

“知道了……”萊娜應着話,嘀咕道:“重要資產?”

她伸手調出龍雲的檔案,看了一眼,更加疑惑。

“不過就是個混血種而已,有什麼奇怪的!”她扁了扁嘴,“我自己都是混血種呢,怎麼沒看到博士說我是重要資產?好歹給我加個薪什麼的……”

“萊娜,你在嘀咕什麼!?”芬奇的聲音從耳機裏傳來,“找到衛星沒有!?”

內森這時候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對着萊娜喊道:“萊娜,找到一顆可以用的商用衛星,是Google公司的商業衛星,現在只有它在軌道上,不過精度不怎麼樣,幸好是白天,能湊合用用。”

萊娜舉起手,做了個“OK”的手勢。

“博士,找到衛星了,是Google公司的商業衛星,現在內森正在入侵。”萊娜說:“找到最新畫面之後怎麼處理?”

芬奇揉了揉太陽穴,一夜沒睡,他也是累成狗了。

“找到幽靈小組的位置,格格他們聯繫不上,水手也聯繫不上,但是SAS和英國軍方應該能聯繫上,你直接用我的名義通知哈維,讓他將座標和位置告訴SAS的前線指揮部,讓他們火速派人趕往新的位置上增援,別跑到沼澤去,那裏什麼都沒有,他們去那裏只能看到一片爛水草!”

掛掉電話,芬奇站在原地想了想,轉身返回書房。

“羅斯,尼奧他們到了什麼位置?”

“我真的不清楚。”羅斯優雅地呷了一口紅茶,不緊不慢地笑道:“他們估計快到凱比的礦區營地了吧。不過我想你不是爲了營區的事情那麼着急吧?是爲了那個龍雲?”

他的目光忽然變得尖銳起來:“一個混血種……他就那麼重要?芬奇,告訴我,爲什麼?”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芬奇白了羅斯一眼:“咱們之間有協定的,你拿走磁歐石,我帶走龍雲,其他事,以後再談。”

羅斯目光落在芬奇臉上片刻,又重新收斂了那種咄咄逼人的架勢,重新做回了優雅的紳士,端起茶杯慢慢品着紅茶,道:“恐怕事情現在沒那麼簡單了,如果坑下是個宗主,那麼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你要記住……你是獨一無二的……”黑暗中有人對自己輕聲說道。

獨一無二?

這是在開玩笑?

“這是個偉大的奇蹟!”那個蒼老而帶着無比興奮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這是在哪?怎麼有人在跟自己說話?

龍雲在黑暗中努力睜開自己的雙眼,感覺全身都是水,好多的水……像被浸在一個容器裏,這個容器顯然是個圓筒型,從厚厚的玻璃向外望出去,一個帶着眼鏡的矮個子洋老頭正在一臉自豪地凝視着自己。

“我的神啊!”老頭子似乎受了什麼刺激,眼裏竟然噙滿了淚水,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像個匍匐在神座下的虔誠教徒。

“以亞特蘭蒂斯之名,這將是見證一個奇蹟的時候。”洋老頭像個跳大神的鄉下土道士似的,一邊磕頭伏拜,一邊嘴裏唸唸有詞,“偉大的毀滅者將再一次重臨世界之上,滌盪這人間的污垢,卑鄙的莫里亞人將落入熔岩地獄,萬劫不復……”

亞特蘭蒂斯?這滑稽得像在唱大戲的老頭在說什麼?

亞特蘭蒂斯……好熟悉的名字,龍雲記得次郎被自己幹掉之前曾提起過這個名字,還有莫里亞,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

老魚呢?國王呢?還有自己隊友呢?

他們怎麼都不見了?

冷……

龍雲覺得自己渾身發冷,他忍不住要叫出聲來,可是一張嘴,一口水灌進了嘴裏,周圍忽然變成了汪洋大海。

他終於記起來了,這是他十歲那年的記憶,這是在太平洋的深海中。

咕嘟嘟——他口鼻中灌進了以後又鹹又苦的海水,肺裏急劇疼痛起來。睜開眼,周圍是無邊的黑暗。太平洋原來不是藍色的,它應該是黑色的。

自己正慢慢沉入無邊的海底。

求生的慾望刺激着龍雲,他再一次拼命滑動雙手,想要浮上水面去。

可是黑暗的海中彷彿有着一股恐怖的吸力,捲住他的雙腳,將他拖往大洋的深處。

“啊——”他驚呼一聲,黑暗的場景瞬間破碎,刺眼的陽光照在身上,熱辣辣的。

“幽靈!你怎麼了!?”男人婆的臉出現在模糊的視線裏,越來越清晰,不斷地抓住他的右手猛搖,“醒醒,你得醒醒!我們現在需要你!”

她甚至伸出手來,狠狠地扇龍雲的耳光。

“你得馬上醒過來!”

龍雲用力呼吸了幾口空氣,那種被淹在海里窒息的感覺逐漸消失。他掙扎着坐起來,環視周圍,這是在一輛卡車上。

難道剛纔的一切都是夢境?

老魚!對了,老魚呢!?他緊張地趕緊掃視着周圍,想尋找老魚的蹤影。

不見了,老魚真的不在,國王、詩人、公爵都不在了,車後箱裏只有傑克中尉和他的那九個手下,其中許多都是重傷在身的,每個人臉上都被硝煙薰得黑乎乎,身上纏着的繃帶上全是未乾的血跡。

“老魚呢!?”他猛地抓住男人婆的手,“老魚在哪?!”

男人婆覺得自己的手都要被掐斷了,呲着牙叫道:“該死!你要掐斷我的手了!”

龍雲下意識地鬆了鬆手,可是依舊扯住男人婆,“老魚呢?!國王、公爵還有詩人呢!?”

男人婆舔了舔乾裂的嘴脣,滿臉的悲傷,眼睛瞬間就紅了。

龍雲似乎意識到什麼了,剛纔是自己昏迷之後在做夢,而現在,纔是現實的世界。

雖然知道老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他自己甚至親眼目睹了那臺烏拉爾卡車的駕駛室被燒成一團火球,可是他接受不了這是個事實。

“老——魚——呢?”他低下頭,一字一頓再次重複這個問題。

男人婆忽然放聲大哭:“沒了沒了!頭兒掛了!我醒來的時候,他已經燒死在駕駛室裏了!”

男人婆自從全家人死在索馬里的那場部落屠殺中之後,已經再也沒有哭過,用她的話來說,淚早在那一天裏流乾了。

可是現在,她卻放聲地嚎啕大哭,讓車裏每一個男人心裏都堵得慌,喉間像塞了一團麻,話都說不出來。

龍雲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又問:“其他人呢?國王、公爵還有詩人呢?”

男人婆只顧着自己哭,根本沒再回答。

傑克中尉挪過來,拍拍龍雲的肩頭:“兄弟,他們自願留下來擋住叛軍車隊。不然我們根本沒法子撤出來……”

“你說什麼!?”龍雲忽然從地板上躥起來,將傑克中尉狠狠推撞在車廂板上,嘭的一聲,傑克感覺自己眼前金星亂舞,差點一口氣透不過來要暈過去。

“英國佬你他媽再給我說一次!他們怎麼了!?”龍雲兩眼血紅,眼睛睜得比平常大了一倍。

“你們他媽就把他們仍在那裏不管了!?我艹!”他唰一下抽出USP手槍,頂在傑克中尉的腦門上,“誰給你權力讓丟下他們的!?你知道他們是什麼嗎?他們是我兄弟!”

傑克忽然抽泣起來,捂着臉垂下頭去,根本沒解釋。

“幽靈!別爲難他了,跟他無關!”北極熊臉色蒼白,靠過來推了一把龍雲,“國王他們是爲了讓我們有機會活下去才自願阻擊叛軍車隊的,你是僱傭兵,你應該知道,在戰場上這是沒有選擇的選擇,也是最好的選擇,不然都得抱團一塊死!”

“死也要死在一起!”龍雲一把將北極熊推倒,惡狠狠道:“他們是我們出生入死的兄弟啊!你怎麼捨得把他們丟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