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未雨面色「唰」的就紅了,慌亂道:「哪有,我,我好好的,現在還是大姑娘呢!」

林昊就看著她,問道:「你今年幾歲了,還是小孩子嗎?」

「快四十了,那又如何,很老了嗎?」江未雨一臉不高興。

再怎麼樣,她也是女人,是女人就不希望被人說老。

林昊搖頭轉過臉去,「四十了,該懂事了,你總不會天真的以為那層膜補好了我就什麼都看不出來吧?」

江未雨不出聲,就恨恨盯著,半響忽然輕笑道:「好吧,既然你都看出來了,那我承認,那晚有我。

我是最先上的,我不光睡了你,我還嘗遍了你身上的一切,你想怎樣?」

林昊:「……」

無語,好半響才道:「你能不能不要一副佔了便宜的樣子?」

江未雨訝然:「難道我沒佔便宜嗎?可我覺得我佔了很大便宜啊,我偷偷把你睡了呢!」

說罷眯著眼偷笑道:「你總不會以為那事是你佔了便宜吧?

不存在的,真的,我跟你發生那種事,是我比較賺。」

一臉認真,貌似真是她賺到了。

心裡也為免有些悲涼,畢竟她跟所有人都不一樣,只有在那樣的情況下,她才敢湊上去,她才能湊上去。

而即便是那樣,時候她還要小心隱藏,害怕被發現。

如果說最初是她自大,自以為是,那麼現如今,她可算是卑微到骨子裡了。

而她更怕的是,此事挑明之後,林昊會生氣,會把她趕走。

一想到從今往後要一個人孤零零的存在於這廣袤的天地之間,她便凍得渾身發抖。

林昊搖了搖頭,取出那件凍原大裂谷之下獵殺雪鷲群,以萬千雪鷲之羽煉製的晴雪羽衣,披在她身上。

雖然沒有任何言語,但是江未雨落淚了。

感受著羽衣帶來的暖意,她忽然抬起頭:「林昊,我可以抱你嗎?」

聲音發顫,一雙明眸堪比星辰明亮。

……

一眨眼,萬古絕宴之期將至。

這一陣的乾元城十分熱鬧,雲集各處而來的天驕強者不計其數。

所謂大乘多如狗,渡劫滿地走,形容此刻乾元城的狀況再合適不過了。

在此之外,前來瞻仰盛況的散仙人仙也是不計其數。

此等景象,足可證明萬古絕宴在中央修真界的地位,絕對是頂級盛事無疑。

而今的乾元城周邊,幾乎每天雷霆涌動,有人渡劫,城內最不缺的就是來自各處聖地的聖子聖女,幾乎每天都有各種形式的宴飲聚會。

這樣的日子裡,因為尹天瑤的緣故,大大小小的天驕聚會,以及形形色色的交易拍賣會,林昊都沒少去。

其實人家的主要目的還是伊娜和江未雨,他跟唐婉只是順帶的。

雖然這段時間也再沒提過讓伊娜恢復自由身的事情,可看得出她的用意,分明就是想通過這些場合讓林昊認清現實,也讓伊娜轉變觀念。

只是她不知道,越是如此,伊娜越發覺得那些所謂的天之驕子如土雞瓦狗。

別說主人和那麼多的主母了,在她來說,那些人其實連她這小侍女都不如。

她也不想尹天瑤老為這事操心,她更不願這樣的誤會持續下去,只是不管她怎麼說,尹天瑤都不信。

尹天瑤對林昊的偏見是很深的,一方面她拿林昊當朋友看,一方面她又固執的不肯相信林昊才是那個真正強大的人。

關於伊娜的事情,她固執的認為是林昊不肯放手,伊娜是受了脅迫,又或者有把柄在他手上。

便是出於這樣一種心態,這一日上午,尹天瑤又一次來到林昊四人下榻之所…… 尹天瑤來過,尹天瑤又走了。

如同往常一樣,這次她送來十份請柬,區別在於,這請柬是紫色的,尊貴至極。

而請柬發出的地方,赫然是乾元聖地,以乾元聖女之名。

手中拿著一份請柬,唐婉笑道:「聽起來很不錯喲,林昊,要不要去?」

「聽你的,你說去就去,你要說不去,再好咱也不去。」林昊一如既往的沒節操。

就知道會這樣。

唐婉白了一眼,也不理他了,轉而問江未雨和伊娜道:「你們說說,這宴會咱們要不要去?」

江未雨笑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這位天瑤聖女不懷好意,她還想著把我和伊娜從林昊身邊帶走呢!」

伊娜好笑又無奈:「還是別去了吧,老實說很累的,我已經很努力的解釋了,可她就是不相信。

可分明主人就是那麼強大那麼逆天的一個人啊,為什麼她那麼固執呢?」

其實早都煩了,只是生性如此,面對別人的好意不太懂得拒絕。

唐婉哈哈笑道:「這樣豈不是更好?她若是信了,搞不好你身邊又有多一位主母了哦!」

擺明在調侃,幸災樂禍。

說是侍女,其實從來沒人把伊娜當侍女看待的,就連林昊本人也經常忽視這一點。

伊娜也不生氣,笑嘻嘻道:「沒事啊,主母多證明主人有本事。

我就是一通房小丫頭,到時候主人主母行房的時候,我在旁邊推屁股就行了。」

也學壞了,沒節操得很。

江未雨紅著臉笑罵道:「你少來,你是想著主母不行了自己頂上吧?」

伊娜嗤嗤笑,小臉泛紅滿目水光不出聲。

唐婉也面泛桃色,戳了戳她額頭道:「天生的小老婆命,我看你是徹底沒救了。」

說完正色道:「我覺得咱們還是應該去看看,方才尹天瑤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場宴會跟前面幾次都不同。

前面都是私底下大家聯絡的,但這一次,是乾元聖地乾元聖女親自主辦,是萬古絕宴之前的最後一場盛會。

不出意外的話,前往這場盛會的應當都是中央修真界鼎鼎大名的人物。

我們駐留修真界的時間不長了,或許這將是我們唯一一次見識中央修真界真正氣象的機會。」

又舔了舔嘴唇笑道:「而且據說宴會上會有很多好吃的好喝的,靈果靈酒都是特供,聚集了整個修真界之精華哦,這樣的好事,錯過會遺憾的吧?」

的確,駐留修真界的時間應該不會很長了。

原本預計的是一百年,可現在才二十年出頭,林昊就不得不夾著尾巴做人了。

以他如今的底蘊實力,渡劫飛升只在眨眼之間,上去之後至少是大羅金仙起步。

超高的起點,加上突破境界的桎梏根本不存在,使得他一路回歸大帝之境的道路無比順暢。

可能根本用不了多少年,他便能重新變成縱橫諸天的紫霄大帝,神途可期。

當然,真正打動他的並不是這個理由。

對他來說,飛升早一天晚一天無關緊要,是否能見識到中央修真界真正氣象,其實也沒那麼重要。

相比之下,能遍嘗薈聚整個修真界精華的美食美酒靈果,那才是必須要去的理由。

他決定要去,自然而然剩下就不需要多說了。

……

三日後,乾元城西,天道院。

「乾元盛會總算開始了!」

「時光匆匆,轉眼又是百年,百年前的盛況猶在眼前,卻不知多少昔日之人已經在仙界征戰,而今又會多出多少妖孽之人。」

「這就是中央修真界啊,想我也是聖地聖子出身,不曾想在這裡與普通天才無異,連進入天道院的資格都沒有。」

「若我能有幸受邀參加乾元盛會,少活一千年也在所不惜。」

「百年,下一個百年,下一個百年我必定手持紫色請柬,踏足天道院,受億萬修士瞻仰膜拜。」

「……」

天道院,乾元盛會主辦地,按方位分東、西、南、北、中、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共計九宮,寓意廣納天下賢士,共赴天道戎機。

乾元盛會的主辦方是乾元聖地,脅從主辦是包括廣元聖地在內的諸多主星聖地。

盛會也是百年一度,雖然現如今已經不如稍後的萬古絕宴那樣引人注目震撼人心,但依舊群英薈萃,乃中央修真界頂級盛會。

乾元盛會之後不久就是萬古絕宴了。

相比萬古絕宴,乾元盛會無疑友好得多,起碼夠資格參與的人絕不僅僅只有那區區幾個。

可即便如此,相對於修真界恆河沙數的修士基數來講,夠資格與會的人依舊鳳毛麟角,稀少得可憐。

今日是乾元盛會開幕之期,一大早天道院外就雲集了無數前來觀望的修士,熱鬧非凡。

想要進入天道院參加乾元盛會,必須要有乾元聖地發出的請柬,而事實上,夠資格獲得請柬的人稀少。

圍觀的人群之中,天驕妖孽不計其數,聖子聖女也多如牛毛,可那都是從前。

來到這裡,身邊每一個人都很出色,使得他們看上去十分平凡普通。

這樣的他們,根本不夠資格獲得請柬踏足天道院。

而今他們能做的,只能是這樣觀望著羨慕著,並暗暗發誓下一次必定手持紫柬榮耀踏足天道院,受億萬修士瞻仰膜拜。

便是這樣一種場面下,林昊四人來到天道院。

乾元聖地的威嚴,使得天道院八方門戶外都自然形成大片的空白區域。

每個門戶入口,又以金玉鋪道,華麗尊貴,炫人耳目。

這樣的格局,使得每一個走向天道院入口的人,都受萬人矚目,榮耀至極。

「極北星北冥上人到,入天道北院。」

「木皇星青虹尊者到,入天道東院。」

「地靈星五嶽居士到,請入中央正院。」

「華光星華光聖子華光聖女到,入天道西院。」

「……」

聲音一聲一聲從不同方向傳來,帶著無上榮耀回蕩在天地之間。

幾乎每一個名字傳出,人群之中都會掀起一陣巨浪,喧囂無比。

林昊四人也不例外。

雖然是名不見經傳的四個人,但能持紫柬出現在此處,本身就很能說明問題。 天道九院,按照請柬上的安排,林昊四人自西門入,往西南院。

為表現誠意,也為凸顯尊貴,每一個手持請柬的與會者,乾元城方面都安排了一位女修引路。

除了引路,女修也負責解答一些簡單的問題,同時也負責在盛會期間進行布菜服侍。

林昊這邊一共四人,是以安排的女修一共是四個,個個身段窈窕,姿色上乘,修為都不低於元嬰期。

按照這四位女修的說法,她們能來到這裡是天大的福氣,是經歷了很殘酷的競爭才得以以侍女的身份踏足天道院的。

乾元盛會期間,她們不會獲得任何來自乾元聖地的好處,因為對她們來說,能出現在這裡,能近距離接觸那些天驕強者,能親耳聆聽前輩修士交流佈道,本身就是最大的好處。

況且,大多時候來到這裡的人都不會吝嗇,以這些人的身份身家,哪怕隨便給點,也足夠她們少奮鬥幾十年幾百年了。

所以,看似低賤的工作,實際上是份美差,好多人倒貼想來都沒資格。

乾元盛會上面好吃的好喝的很多,但這種盛會的主旨,從來都不是吃喝。

鮮少有人是單純為了吃喝來到這裡,基本上來到這裡的人,也不會真如同沒吃過好東西一樣把時間都浪費在吃喝之上。

如同許多頂級盛會一樣,這種場合的主旨是交流修鍊心得。

這種交流有私底下的交流,此外,也有一些公認比較強的修士被公推出來,開壇講道。

雖然天道院分九個不同的院落,但主旨是一樣的。

當林昊四人被引領著來到西南院,遠離曲水流觴,高談闊論,儼然已經不少人了,熱鬧得很。

然而這其實只是天道院九院格局之中最低的一個檔次。

天道九院,首推中央正院,哪裡才是真正天之驕子以及散仙真仙出沒之地。

其次是東西南北四方院,雖然比不過中央正院,可有資格進去的,都是威名赫赫之人。

最次就是四方偏院了,雖然相對外人來說十分難得,可整個乾元盛會格局中,這是最低的一層。

不過對於林昊四人來講,這些都不重要。

別人都是為了交流而來,很不巧,這四人卻是為混吃喝過來的。

雖說這西南院是最低的一層,可裡面的酒水靈果美食,是跟四方正院同一個檔次,只比中央正院稍遜。

是以,當西南院中其它人都忙著交流修鍊感悟心得,順便拓展一下人脈關係的時候,這四人直接躲在角落裡開吃了。

期間也有修士過來攀談了兩句,試圖交流,結果還被打發走了。

看這四人光顧著吃喝,一副沒見過世面的草包模樣,不少人明著嘲笑,暗著鄙夷。

就連那四位負責引路服侍的女修,心中也頗有些無奈,只道時運不濟,沒跟對人。

這大概是尹天瑤做夢都沒想到過的結果。

原本她弄來四張請柬,邀請四人過來,還是抱著從前的念頭。

在她看來,乾元盛會這種頂級盛會跟之前那些私人組織的小聚會是大有不同的。

之前她沒能讓林昊放手,也沒能改變尹娜的想法,但覺得來到這種頂級盛會,應該會對這二人有不小的觸動。

可惜從一開始她就想錯了。

吃喝了差不多半天時間,感覺差不多了,林昊問道:「吃飽了沒有?吃飽就回去了。」

吃飽就回去了……

這話一說,頓時周圍大片鄙夷的目光,連那四位女修都覺得丟人。

唐婉舒服的摸了摸肚子,面色因飲酒而泛紅,帶著微微的醺意道:「吃飽了,也喝好了,這乾元盛會,真不錯呢!」

果然就是來混吃喝的。

原來乾元盛會不錯,居然是因為好吃好喝。

聽這話,周圍人群面色怪異,想笑都笑不出來。

說完唐婉又道:「等等啊,這裡還好多沒動過呢,反正大家都不吃,我打包了先。

打完包就可以走了,回頭咱們慢慢吃,慢慢喝。」

是個會過日子的女人。

這種事要放在從前,林昊肯定不幹的,因為太丟人了,現在,他居然覺得很有趣。

但江未雨有點受不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