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保證,一定,不會有事!”印陽鄭重其事,他心中沒有信心,但是他卻只能這麼說。

“那好吧,你也早點休息,明天我們並肩作戰!”三人輕吻,雪姬與唐瑤各自離去,三步一回首,恍若生死訣別一般。

待兩人走遠,印陽才嘆了一口氣,收起了笑容。仰頭看了看天色,星辰密佈,月光明媚,明天自然又是一個好天氣。

印陽走回了房間,一夜無法入睡,半夜時分便又起牀來到城牆上,發現敵軍的軍營一片明亮,似乎沒有刻意隱瞞任何事情,宣妙十分自信,印陽巡防,守城的士兵很是緊張。

印陽隨意的笑着,一段城牆一段城牆的巡視,爲士兵們整理着裝,或是說幾句鼓勵的話語,點上快要熄滅的火盆,可謂是無微不至,許多士兵很是感動。

一夜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天邊泛起了魚肚白,宣妙的軍營裏也出現了動靜,趙樂宏他們也都起來,兩邊幾乎是同時開竈,飯香傳出數裏之遙,所有人都似乎很能吃,趙樂宏吩咐火頭軍加大了伙食分量,讓大家吃飽喝足!

“決戰要開始了!”

東邊的天空出現了第一道曙光,有些刺目,宣妙已經整備了軍隊,印陽的神色反而一鬆。“終於到來了!” 大軍雄壯,宣妙在後面搭起了高臺,遠遠觀望,杜堰等大將則各自率領五十萬軍隊,向城門前靠來。

“印兄,此時讓十八都尉出擊,依靠陣法定然能夠有有效的大量殺傷敵軍。”趙樂宏謹慎的看着城外的軍隊,軍列方陣,很是嚴整,但是以十八都尉的實力,以及蜀山弟子的實力,不說沖垮他們的軍陣,但是也能夠大量的殺敵。

“十八都尉不在!”印陽也注視着城下的軍隊,小心謹慎的向城門前靠來,一夜的時間,千米之外排起了上百架神武大炮。“讓蜀山弟子出擊吧,帶一萬兵馬,不失破壞力與靈敏度!”

“是!”石勁峯答應了一聲,便去通知蜀山糰子弟。

很快城門便被打開了,此時天色不甚明亮,太陽若同一顆蛋黃,橘紅色,十分靚麗。

印陽沒有催動陰陽兩極功,宣妙之所以選擇白天攻城,就是做好了與印陽決戰的準備,讓印陽不得不使用陰陽兩極功,然後他控制天氣便可以佔取一些便宜。

蜀山團的弟子帶領一萬衝出城門,結成十八個攻擊陣型,向圍來的軍陣衝殺了上去。

轟!

一股殺伐之氣似乎凝成了實質,天空都陰霾了下來,大地顫抖,喊殺沖天,天地爲之驚駭,鬼神爲之恐懼。

“殺呀!”

蜀山弟子殺聲震天,帶領一萬精銳騎兵,火速衝上。神武軍陣之外本就有數萬騎兵,一直四處遊弋,預防印陽的偷襲。

噌!

蜀山弟子以天罡陣形,七拐八繞的穿過了騎兵陣,向步兵軍陣殺了上去。

十八個軍陣,外形不同,但是威力絕倫,一陣衝擊便打散了整個軍陣,一萬軍馬衝殺了近一個時辰,才險險脫離,奔回城來,損失過半。

而損失大多是在突圍的時候,被外圍的騎兵襲擊,更是被追擊不放,蜀山團三次重逢才殺出了重圍,回來的只有四千多人,但是敵軍死傷不下於四萬。

“沒有攻城架,沒有箭塔也沒有云梯,看來他是不知道丫頭的能力!”趙樂宏等蜀山團的弟子進了城,突然說道。

“神武國向來不會花費時間做那些東西,宣妙之所以沒有準備,並不是說不知道丫頭的能力,而是知道的很詳盡,數百神武大炮覆蓋的範圍,丫頭根本不可能完全籠罩,而且他有把握讓丫頭無法阻擋神武大炮!”印陽搖了搖頭,趙樂穎的能力恐怖,但是範圍限制過大,軍陣已經列在城下,幾乎佈滿了整個城牆外圍,宣妙只搶攻東城門,守軍最多能夠使用十萬,而如果三面甚至四面圍攻,對守軍反而更加有利。

“丫頭,你護住城門左右,其他的地方我來!”印陽tian了tian嘴脣,城下的軍隊已經作出了攻城的準備,只等宣妙一聲令下。

太陽緩緩升起,溫度提升,陽光刺的人雙眼生疼,不敢直視。

印陽催動了陰陽兩極功,頓時烏雲滾滾,天雷陣陣,印陽加大控制力,能量源源不斷的輸出,大雨傾盆而下,天氣很快變得寒冷,漸漸的飄雨成冰,鵝毛大雪應得天空灰濛,地面雪白,城下的軍隊受凍,手腳僵硬起來。

“呵呵,真是一城兩世界,能不能也幫城裏的弟兄降降溫。”李誥半開玩笑,城外飄雪,城內依然悶熱,雖然不見陽光,但是所有人看着城外的雪景,都想涼爽一下。

龍天傷白了李誥一眼,沒有人露出笑意,印陽也心思平靜,他最多隻能施展十次風雨雷電訣,如果下雪的話,最多隻能施展五次。

轟!

天地突然一場巨震,天空豁然明亮起來,烏雲消散,雪花漸漸的消弭,天氣熾熱起來,地上的寒冰化水,很快便消散了。

“哼!”印陽知道宣妙能夠輕易的做到這些,卻也並不在意,着手再次控制,又一場大雪下來,天氣再次冰寒透骨,宣妙不得不再次動用陰陽兩極功。

印陽笑了笑,嘀咕道:“宣妙的實力驚人,可是有些事情他卻不知道,一寒一署,瞬間的轉變,不僅對士兵的鎧甲有之命的破壞力,對人的身體傷害更大,只怕不用多久他們就會全身虛弱,戰鬥力大減,準備防禦!”

印陽最後四個字大喊出來,所有人按部就班,每人統管一部分城防,趙樂穎來到了城門之上,雪姬站在一旁,唐瑤則靠在印陽附近。

“趙兄,趁他們還沒有攻城,使用天雷蠱心術,儘量減少威脅!”印陽對趙樂宏說道,剛纔一場雨雪,印陽將對方的戰鼓金鑼全部摧毀了,天雷蠱心術可以放心的使用。

“哈!”趙樂宏走到城樓前,仰頭長嘯一聲,附近的神武軍馬全部一愣,僵在了原地。“殺!”

趙樂宏一聲令下,受到天雷蠱心術影響的神武將士頓時反戈,向身後的軍陣撲殺上去,人頭攢動,如同海潮,趙樂宏這一嗓子影響了十多萬人,如果不加阻止,至少損失二十萬軍隊的作戰力。

“攻城!”杜堰異常冷靜,直接下達了攻城的命令,印陽就等着這一刻呢,他要在宣妙意想不到的情況下最有效的破壞敵方戰鬥力。

嘭!

神武大炮同時顫抖,印陽目光如電,低吼一聲,水火無極功頓時催動,感應到炮彈碰觸的那一絲火光,炮彈尚未出膛便各自爆裂開來,神武大炮頓時被轟成了齏粉。

印陽注意到宣妙的身體微微的一顫,沒想到印陽會不利用趙樂穎的天賦,以神武大炮反擊,宣妙的實力雖強,而且年齡很大,但是修煉陰陽兩極功花費了他大量的時間,以至於他的經歷很少,所以對於算計謀略,遠遠不及印陽,這也是印陽能夠與他抗衡的籌碼之一。

摧毀了神武大炮,但是驚天的巨響也驚醒了受到趙樂宏控制的人羣,人心驚慌,紛紛退卻。

印陽連忙控制陰陽兩極功,催動水火無極功,地面上的積水化成了箭雨,無聲無息的向上噴射,一瞬間斬殺了無數敵軍,只是瞬間宣妙就感應到了印陽的動作,出手阻止,地面上的積水潰散消失。

“攻城!”宣妙第一次開口,可是依然沒有主動使用陰陽兩極功,而是讓軍隊動手。

宣妙的震懾力驚人,一聲令下,所有的將士紛紛涌向城牆,神武小炮、諸葛神弩、破甲神弩,密集的箭雨攢射城牆。

趙樂穎一聲稚嫩的低喝,城門兩側千米的空間頓時凝固,似乎升起了一面隱形的牆壁,所有的箭支都插在了牆壁上,無法寸進。

“宣妙的陰陽兩極功催動天地大勢也無法阻撓我,我感應到他的能量了!”趙樂穎突然驚喜的一叫,印陽鬆了一口氣,連忙布起水火之箭,反射向撲向城牆的箭支。

砰砰砰!

無數的箭支灑來,印陽一一以水箭、火箭擊毀,一輪射擊,沒有一支箭能越雷池一步。

印陽的消耗驚人,第二輪箭雨未來,印陽便感覺到四周的陰陽二氣躁動,下一刻便臉色大變,高吼一聲:“所有人撤下城牆!”

轟!

印陽的提醒太晚,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城牆劇烈的一震,下一刻便無聲無息的變成了齏粉,紛紛坍塌,變成了一次沙土,只有趙樂穎兩邊的千米城牆依然完好。

“陰陽兩極功修煉到極限,果然恐怖無比!”印陽驚呼一聲,城牆被毀,人王任世林以及邪王石勁峯,首當其衝,沒有避過,化成了片片飛煙。

“三哥!”

“五哥!”

“五弟!”

所有人都痛斷肝腸,唯有天王與地王兩人還算平靜,也是一臉忿恨之色。

“城牆一破,迴天乏力了!”印陽臉色鉅變,但是很快回反過來,打算拼死一搏了!

劈啪!轟!

天外來音,印陽一愣,連忙向天際看去,只見晴朗的天空烏雲密佈,電閃雷鳴,眼看就要下雨了。

“哈哈哈哈……天不亡我!所有人聽令,反擊!”

印陽大笑一聲,沒想到天色竟然轉陰了,話音未落,便看見大滴的雨點低落,印陽連忙控制,化成無盡的箭雨,向城外的軍陣灑落。

嗡!

天地震盪,箭雨無聲湮滅,天色很快晴朗了起來,印陽神色一動,看向宣妙,發現他正在控制。

“哼!即便你實力超羣,控制下雨簡單,但是想要阻止下雨,就必須無時無刻的控制,你消耗的起嗎?”印陽冷哼一聲,也控制起風雨雷電訣來,一時間天地忽明忽暗,天空上的雲朵時而聚攏,時而潰散,讓人驚歎不已。

“爲人王與邪王報仇,殺出城去!”不知是誰吼叫了一聲,城內的軍隊集結起來,從城牆坍塌的地方殺了上去,趙樂穎也連忙將控制的箭雨,反射了出去,傷敵萬千。

“住手!”

兩軍很快交鋒,趙樂宏突然高喊了一聲,便見靠近的敵軍全部一僵,守軍殺去也好不反抗!“所有人不得遠離城牆!”

轟!

殺伐之氣凝成實質,天空本來陰霾,宣妙便有些控制不住,大雨很快再次降落,只是印陽也無力控制化箭。

轟!

大地一陣顫抖,印陽頓時臉色一變,下一刻,只見城中竄起了一座雄山,山石崩裂向四面滾落,其下都是守軍的將士,而且印陽看見大量的山石塵土化成了刀戈,心中頓時無比的絕望。

實力的差距…… 陰陽曾經想象過無數次與宣妙決戰時的情景,可是從來沒有想過會這麼徹底,宣妙真正的實力拿出來,他根本就沒有反敗爲勝的可能。

數百萬人的戰場,印陽無法完全掌握,但是宣妙陰陽陰陽兩極盤,卻能夠找到他們的軟肋,毫不留情的予以擊碎,而且宣妙能夠控制天地大勢,風雷雨電以及陰陽二氣,印陽沒有絲毫的把握。

眼看城中突出一座巨山,剛好就攔在了城防樞紐的位置,將集結的軍隊完全打散,前後無法銜接,而且石箭密不透風,射擊下來,頓時讓附近的將士們傷亡慘重,數萬數萬的消亡。

“風雨雷電訣!”印陽仰天長嘯,大雨不受控制的落下,印陽張口噴出一口精血,雨水的顏色也變成了血紅色,無盡的箭雨灑向城外的軍隊。

“看誰的兵馬先死光!”印陽心中升起一股狠厲,毫不流連的將代表着生命力的陰陽二氣輸出。

這場戰鬥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宣妙全力施爲,後來將沒有受損的一個軍團撤了下來,應該是留着建築靈臺,其他人的死活他根本毫不在意,而且也不再像剛開始那樣吝嗇陰陽二氣。

午時左右,印陽的陰陽二氣消耗一空,頹廢的坐到了地上,天色依然陰霾,但是大雨已經停歇了,守軍傷亡慘重,只剩下不足十萬兵馬,程玉琛死於黑鐵之手,也算是宿命輪迴。

程玉琛率軍出征,直奔黑鐵而去,他的霸王槍雖然霸道無比,但是卻不是黑鐵的對手,黑鐵三番兩次的留情,可是程玉琛殺紅了眼,自己撞上了黑鐵的長槍,隕落沙場。

程玉琛的屍身被搶奪了回來,就擺在印陽不遠處,其他人也都回來了,圍在印陽周圍,所有人都十分狼狽,唯有唐瑤與趙樂穎,他們一直沒有殘餘戰鬥,唐瑤的功夫不錯,可是畢敬沒有實戰經驗,而且她暈血。趙樂穎則一直在城頭控制,所有除了有些疲憊,到還算好。

“軍師,我們怎麼辦?就這麼認輸了嗎?”李誥愣愣的坐在程玉琛身邊,身上的鎧甲破裂,身上沾滿了烏黑的血漬。

“認輸?”印陽看了看,剩下的兵馬都在城頭下了,殘兵敗寇十萬人,對陣百萬虎狼旅,看着城外黑壓壓的軍隊,印陽就有一股無力感涌上心頭,但是他不甘心就這麼結束,咬破了舌尖,讓自己清醒起來,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可是有心無力,最後還是癱倒在地上,在唐瑤與雪姬的幫助下,勉強坐正。

“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都要戰鬥下去,就算是死,我也要濺宣妙一身血!”印陽看着荒蕪的戰場,一座座屍山,想着辦日前還精神奕奕的軍隊,此刻竟然不足十分之一,而且幾乎沒有一個人身上不帶傷的,可是他們都堅持着,沒有人做逃兵,讓印陽感覺不可思議,感觸良多。

印陽的話,讓所有人都臉色一邊,印陽抓過身邊的一支箭,在大家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揮箭挑開了自己雙手的手腕血管,鮮熱的血液噴涌而出,印陽張口便吞噬起來。

“印陽!”

“相公!”

“印兄,不可啊……”

所有人都臉色大變,連忙下手阻止印陽,印陽使勁咬住皮肉,感覺頭暈眼花,血液流失過量,才鬆了力。

唐瑤與雪姬都哭成了淚人,一人一邊幫印陽包紮,印陽則飛快的將血液中的陰陽之力汲取。

一炷香之後,印陽醒了過來,對幾人笑了笑,看向城外,發現對方的軍隊已經圍上來了,而自己的軍隊卻只剩下一千多人了。

“我將他們驅散了,只剩下蜀山的弟子了,事已至此,不要讓他們再白白犧牲了!”

趙樂宏搖了搖頭,眼神中頗多無奈神色,印陽點了點頭:“宣妙倒是老實了,是不是死了?”

宣妙已經很久沒有動靜了,印陽說話雖然是開玩笑的意味,但是卻說出了所有人心中最希望看到的。

印陽被扶起,站到了城門前,不動聲色的催動了風雨雷電訣,大雨飄泊,竟然都是血雨。

血雨化成血箭,如同一江血水傾倒而下,籠罩了神武國的整個軍陣。

箭未落下,一股強行壓迫出來的氣壓就摧毀了一部分人的防禦,被壓成了肉泥,印陽繼續控制。

轟!

天地一陣顫抖,印陽臉色一變,感覺血箭正在反抗他的控制,知道是宣妙插手了,衝趙樂穎喝道:“丫頭,全力施展,至少要將城門附近的幾十萬人留下!”

“好!”趙樂穎答應了一聲,便開始施展天巫神功,強行鎖定附近的空間,宣妙的力量無法達到,只能下令附近的軍隊撤退,可是一切都晚了,被箭雨籠罩的將士,無處可逃,只是瞬間便被血箭擊打成了肉泥。

這一擊再次將印陽的能量耗盡,印陽幾乎昏厥,宣妙似乎發現了這一情況,下令軍隊圍攻了上來。

“呵呵,一切都結束了!”印陽搖頭一笑,神色十分平和。

“相公,我們能夠死在一起,已經很幸福了!”雪姬與唐瑤坐在印陽的身邊,雪姬靠在印陽的肩頭,露出了意思隨和的笑容。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失去了最後的機會,功敗垂成,回天乏術了。

“軍師!”眼見神武大軍撲殺而來,明知必死的衆人,倒也放開了,此時樑浩卻來到了旁邊。“東西帶來了!”

“什麼?” 浮生莫與流年錯 印陽精神一振,發現城下的蜀山弟子擡了一個巨大的木箱,向城頭上走來。

“哈哈哈哈……”印陽打開木箱,發現裏面竟然裝了慢慢的一箱竹花王,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樑浩,做得好。”

“軍師有命,樑浩以及十八都尉不敢怠慢!”樑浩躬了躬身,其他人發現了印陽的變化,心中雖然不解,但是知道這奇怪的竹子是印陽最後的手段,但是十八都尉卻只有樑浩自己回來,其他人都沒有回城,印陽沒有詢問,其他人也不方便開口。

“你們跟隨樑浩先行一步,我稍候就來,我們不能死在這裏!”印陽看着周圍的人,所有熱都欲言又止,印陽的話他們不會懷疑,所以最後都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只有唐瑤與雪姬不同意。

雪姬緊緊抱着印陽的手臂,道:“我們說過同生共死的!”

“呵呵,傻丫頭,我的實力你還不相信嗎,我會沒事的,等一下你們走遠了我纔好脫身,否則我很難逃掉的!”

“雪兒,印兄說的不錯,緊要關頭,我們應該要相信印兄,走吧,不要拖累他!”趙樂宏來到雪姬身邊勸慰,可是雪姬十分激動,根本聽不進去,趙樂宏動用了天雷蠱心術,才勸住了雪姬,唐瑤最後眼色複雜的看了印陽一眼,便跟在樑浩向西蜀方向而去了。

“來吧!”印陽將竹花王擺在一起,一刀全部破開一個口子,盤膝坐下,一根根的吞噬,樑浩至少蒐羅了三十根竹花王,一次吞下,印陽感覺脾胃脹痛,能量暴戾,幾乎將他撐爆!

神武國的軍隊很快圍了上來,帶頭的是杜堰與黑鐵,其他的將領似乎都不在了,這種戰鬥無論是將領還是士兵,死亡率都是一樣的,除非他們擁有“特殊”的能力。

“印陽,放棄吧,我會全宣先生不要殺你……”

“****!”看着杜堰,印陽就感覺肝火大動,忍不住爆出了粗口:“老子今天第一個殺你!”

說着,印陽便催動了水火無極功,一陣劇烈的火光,將杜堰燒成了飛灰,大量的使用,完全不計損耗,宣妙沒有預防,剩下的軍隊被印陽一擊殺得七零八落,不成編制。

“印陽,你爲何一定要與我作對?”

宣妙終於靠近了,來到了印陽的身邊,印陽一眼看去,發現宣妙十分狼狽,臉色蒼白,顯然消耗過巨。

“道不同!”印陽冷冷撇了他一眼,附近除了他們就只剩下黑鐵一人了。

宣妙瞥了黑鐵一眼,冷聲道:“你背叛我了?”

“沒有!”黑鐵出了一口氣,道:“我一直都只忠心於軍師,自然談不上背叛你!”

“好,不過我很好奇,你什麼時候幫了他,而又是怎樣幫的他?”宣妙確實很在意,他不知道印陽到底還有什麼手段。

“哼!”

黑鐵鄙夷的哼了一聲,頓時激怒了宣妙,揮手能量爆發,將黑鐵擊成了齏粉。

印陽想要阻止,可是卻心有餘力不足,只能嘆了一口氣,道:“現在就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了!”

“是我一個人的事情!”宣妙冷冷一笑,一股強橫無比的陰陽二氣爆發,印陽剛剛感應到,便被能量轟飛出去,落在一里之外,五臟六腑紊亂,印陽強行忍着,將要吐出的鮮血嚥了下去。

嗡!

宣妙右手虛抓,印陽感覺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緩慢的飄起,定在了半空中。

“陰陽兩極功最後一層,無限天地,天地皆由我掌握,你如何跟我鬥?”宣妙冷冷的注視着印陽,手掌虛拍,印陽就感覺千斤的巨錘砸在了胸口前一般,險些直接背過氣去。

宣妙折騰了印陽一會,似乎失去了耐心,便道:“我來送你最後一程吧!” 印陽眼中閃過一道絕望之色,宣妙一掌排向印陽胸口,強橫無匹的陰陽二氣涌來,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印陽心頭位置。

嘭!

鐵掌落下,印陽閉目等死,可是感覺心頭一疼,但是並沒有能量衝擊,印陽有些詫異,跌落到地上,睜開了雙眼。

“怎麼回事?”

印陽一眼看見宣妙,此刻倒伏在面容痛苦,全身虛弱,印陽十分驚訝。

“相公,快走!”

遠處一匹單騎奔馳而來,馬上正是唐瑤,這是她第一次叫印陽相公,印陽卻感覺是那麼的好聽,連忙努力站起身來,唐瑤騎馬來近,印陽翻身而上,抱住了唐瑤的細腰,唐瑤駕馬向西方奔去。

越過汴州城,印陽鬆了一口氣,抱緊了唐瑤,笑道:“娘子,你可以控制宣妙了嗎?”

“嗯!”唐瑤輕聲回答,印陽臉色一變,唐瑤的聲音十分虛弱,連忙湊頭看去,唐瑤竟然鬆開了馬繮,兩人雙雙滾落在地,馬兒奔出一段,又轉頭回來停在一旁。

印陽慌忙抱起唐瑤,發現唐瑤臉色蒼白,眼神微眯,似乎已是行將就木,命不久矣。

“瑤兒,你怎麼了?”

印陽一下子慌張了起來,捏着唐瑤的下巴,連忙詢問。

“呵呵,相公,我沒事,叫我娘子,不要叫我瑤兒!”唐瑤輕輕一笑,努力開口。

“娘子,娘子,你別嚇我,你到底怎麼了?”

印陽連忙開口,心中十分緊張,心中感覺唐瑤似乎是因爲他的原因才受了傷,而且事關性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