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說什麼啊,咱倆要是喝了那亭裏的井水,別說救人了,估摸着連自己都得搭進去。”李昊的邪火算是被鬼卒隊長的一席話給拱出來了,正愁沒地兒發泄呢,得,小太爺倒黴,讓丫找到泄洪出口咯。

鬼卒隊長有些爲難的看着我倆,等李昊朝我發泄了半天以後,這才繼續說道:“李昊,你也別急,倒也不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只不過很難。”

李昊聽完以後只是哼了一聲,並未作答,反倒是我好言詢問對方:“事到如今,咱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到底是什麼辦法您就說吧,還藏着掖着的有意思嗎”

“這辦法有兩個難點,第一個就是所需要的物件兒問題。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要想喝完亭的井水,還能夠還陽的話,你們倆就必須重新回到野內,在裏面最高的建築物內找到千足大將,問人家至少要來四粒還魂精元。 騎著恐龍在末世 也只有那東西,才能幫得了你們。”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鬼卒隊長就嘆着氣說道:“但據我所知,那千足大將天性吝嗇,別說四粒還魂的精元,即便是進入到對方的鐘樓之內,估計對方都很難答應。要知道那鐘樓一直以來都有結界籠罩,但凡試圖強行衝進去的魂魄,輕者靈力盡失,重者則是昏迷不醒。”

鬼卒隊長轉着眼珠子回憶了下後,繼續說道:“早年間也有過幾個不願投胎轉世的民間異術高人,仗着自己在陽界多年的修爲,試圖闖入到鐘樓內尋找千足大將討要還魂精元,可惜的是無一例外的被人家收拾得服服帖帖,唉,你讓我怎麼說呢”聽得出來,鬼卒隊長還真是想幫我們,只不過一來礙於身份,二來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說的這話當真是爲我倆着想。

李昊聽到這裏,私下捅了捅我,並遞過來一個巨猥瑣的眼神後,朝鬼卒隊長說道:“那第二個問題呢”

鬼卒隊長髮現我們並沒有心灰意冷的神情,感覺非常吃驚,不過還是順着我們倆的意思繼續說了下去:“那第二個就是時間問題。因爲我們這些個當差的,打從陽界捕獲到魂魄,再到將魂魄押解入酆都城內,都是有時間規定的。你們二位這一去野,尋找千足大將討要還魂精元,指不定得花費多少時間呢。 狼性首席的嬌妻 可我們還得押解念楚進酆都城,賈樹背後的老者同樣也得進入酆都城,甭管事後十殿閻羅如何審判,可我們這些當差的往返一趟的時間是有限的。所以,所以”鬼卒隊長說到這裏就卡殼了,看樣子是對我們倆一點信心都沒有。

“賈樹,你試試問那老頭要四粒還魂精元如何”李昊守着一衆鬼卒的面兒,口氣大得驚人,一開口就是老頭、四粒、如何,搞得我跟對方像認識了多久的朋友似的。

我將左手插入口袋內,數着裏面還魂精元的數量,這一數不要緊,整整七粒之多,看樣子小太爺順對方還魂精元的事情,還真就是老天註定的,噢耶

待李昊詢問完畢,我故意氣着對方問道:“爲毛是我去啊,你怎麼不去”“我靠,對方跟你關係好啊。”李昊嬉皮笑臉的回答道。

“怎麼,你們跟千足大將認識”鬼卒隊長有些不敢相信的詢問我倆道。

“那是相當的熟啦,不信你問賈樹。”李昊挺胸收腹提臀的裝着大尾巴狼。

“必須熟啊,熟悉的李昊都變成鳥人啦”我配合着李昊說道。

“得,得,得您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啊。”李昊被我一句話說得老臉通紅,隨後趕緊補充道:“反正念楚是你朋友,老大爺是你揹着的,這事兒你自己看着辦好啦”

“喲,您這是將我一軍是吧”“嗯,就是將你了怎麼着吧”“沒問題啊,我回去還不成嘛”我擺出一副要往回走的姿態,這給李昊美的,大鼻涕泡好懸沒流下來。不過小太爺臨了丟下一句,“回去是回去,找那老頭要還魂精元也沒問題,但我就要三粒。所以,那誰家的小誰啊,你是求我呢,求我呢,還是求我呢”

這給李昊氣的,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半天說不出話來,反倒是一旁的念楚小聲問道:“賈樹,別逗李昊哥哥啦,如果能要到的話就快去快回好了。”

“不是,什麼時候李昊成你哥哥啦”我有些生氣,當即詢問念楚道。

“你看看,還是咱妹子明事理,說出來的話啊,就是跟某些人不一樣。”李昊在一旁煽風點火的說道。

“賈樹,你別急啊,李昊在我心中永遠是哥哥,你跟他不同,懂嗎”念楚含情脈脈的衝我說道,同時就是這句話,讓我聽到了李昊心碎的聲音,那稀里嘩啦的動靜,怎麼聽得那麼爽呢

“難不成你們認識千足大將”鬼卒隊長可算是插上話了,當即挑重點詢問我們。

小太爺拍了拍裝着還魂精元的口袋,極其囂張的說道:“咱也不用回去了,就騎驢看唱本走着瞧好啦”

待續 “別告訴我你兜裏揣着的就是還魂精元

”李昊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朝我說道

“賈樹

得需要四粒呢

”念楚小聲提醒着我

生怕我揣少咯

回頭在耽誤事兒

“呵呵

”背後的老大爺乾笑了幾聲

鬼知道丫什麼意思

鬼卒隊長先是瞪大了眼睛看了我半天

隨後點頭哈腰的伸直手臂

“那您請



小太爺甩開大步朝前方走去

那氣勢

那派頭

絕對hold住全場啊

我驕傲啊

沒走多遠

我就感覺到霧氣繚繞

到處充滿了霧化的水蒸氣

感覺不是進了陰曹地府

而是進了一家剛換完熱水的大澡堂子

難怪當年楊玉環洗澡出來

立刻就被唐玄宗看上了

就眼前的景象

頗有“一條春水漱莓苔

幾繞玄宗浴殿回

此水貴妃曾照影

不堪流入舊宮來

”這首詩歌的意境

李昊這傢伙一路上都沒說話

估計正捯飭丫那碎得跟餃子餡似的小心臟呢

此刻見到景緻這麼好

當即提議要下到水r >

鬼卒隊長聽完以後笑着回答道:“泡澡沒問題

但泡完以後

您就甭打算還陽啦

本來喝上一口水都需要還魂精元才能還陽

您這倒好

整個從頭到腳都觸碰到了

您說是不是



李昊聽完鬼卒隊長的解釋後

更加生氣了

大嘴嘟起來多高

低頭哼哼着跟在隊伍的後面

也不知道丫到底是在生念楚的氣

還是在生我或者鬼卒隊長的氣

走着走着鬼卒隊長忽然停下了腳步

指着前方一處若隱若現的亭子衝我們解說道:“看到了嗎

前方就是亭啦



還不等我回答

李昊就非常不耐煩的吼道:“費什麼話啊

趕緊走得了





這一句話就毀了在場衆人的雅興

沒辦法啊

隨讓這孫子心情不爽呢

當我們衆人來到亭的跟前

我開始仔細打量起眼前的這個亭子:這亭子並不算大

長寬各九尺

高能有二丈多

上面是頂

自上而下有九個漆成赤紅色的柱子

在我們進去的位置

插有一根指示牌

上面寫着亭三個大字

在亭子的外面有九個鬼卒手持武器站崗

當看到我們這隊人過來以後

當即示意我們停止

並要求鬼卒隊長出示相關手續

等看完相關手續以後

站崗的鬼卒收好武器

示意我們一行人進入到亭; 就見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

正在不停的從亭子正往外打水

並將打出來的水均勻的倒入桌上的瓷碗內

鬼卒隊長怕我們褻瀆了對方

趕緊開口說道:“這位是孟婆的孫女

現在負責爲過往的魂魄提供湯

你們一人喝上一碗後

咱們就可以出發趕赴酆都城啦



“我靠



這也太離譜了吧

”李昊首先就嚷嚷起來

我聽完這個詞語後

也是一皺眉

你說挺漂亮個地方

爲嘛管喝的水叫湯呢

要知道

在我們所掌握的詞彙裏

湯一般都是指迷惑人的語言和行爲

這尼瑪猛然之間讓我們喝這東西

心裏還真不是個滋味

打水的小姑娘看到我們一個個愁眉苦臉的

當即笑靨如花解釋道:“我們這裏管熱水叫湯

而此地又叫做亭

因此打上來的井水就叫湯啦

所以你們衆人不用多心

只管放心的喝下即是



“多謝姑娘

”李昊聽人家小姑娘解釋完畢後

第一個來到亭內的石桌前面

端起一碗湯

咕咚咕咚的一口乾了下去

末了還不忘抹了抹嘴角的水漬

感慨的說道:“還行

挺解渴的

你們趕緊過來喝啊

別耽誤了繼續趕路



念楚隨後也幹了一碗

並端過一碗湯遞給我背上的老大爺

當輪到我的時候

我卻感覺眼前這小姑娘有些眼熟

見我遲遲不肯喝下去

李昊着急的衝我吼道:“幹嘛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