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神往前面一看,上原櫻道:「媽你看,前面有一座禪院!」

山路往前百米,有一座古老禪院。

禪院門口掛著燈籠,似乎在為眾生引路,又似乎在昭示著,夜了,該停下休息了。

別無選擇,不多久,母女倆硬著頭皮來到禪院門口。

禪院大門緊閉,咬咬牙,松島香子便上前敲門,只是還沒敲上去,一陣風吹過,便聽「嘎吱」一聲,禪院大門自動打開。

緊跟著一個溫和的聲音傳了出來。

「十多年過去,終於又見面了!」

「時間不早,若不嫌棄,還請二位入院稍事休息,奉一杯香茗!」

聲音似曾相識,彷彿是從未從心底離開的老朋友,令人由衷感到親近。

聞聲,母女二人迷迷糊糊,下意識就要往前走。

也就這個時候,突然有暖流從佩戴腳鏈手鏈項鏈的地方流出,游遍全身,霎時間二人便清醒過來。

再往禪院中一看,頓時齊齊失聲……

「是你?」

沒來由一股冷汗就出來了。

古老靜謐的禪院,院子里,娑羅樹下,一白袍男子靜靜坐在石桌邊上,靜心品茗,雲淡風輕,怡然自得。

男子自然是極英俊軒昂的!

畫面也不可謂不美!

只是這個時候,不論如何兩個女人都高興不起來。

那張臉太熟悉了!

無端端從東京街頭出現在這裡,也著實太詭異了些!

而就在她們躊躇要不要進去,院內那白袍男子也因為她們的突然清醒而驚疑不定之時,忽然第四個人的聲音出現了…… 「進去吧,有些事,遲早要面對的!」

林昊出現了。

重生九零神醫千金 孑然一身,憑空他就出現在兩個女人身後。

回頭一看,先是一驚,跟著又是一喜,上原櫻長出一口氣,拍著胸口道:「還好還好,還好林大哥你在。

話說林大哥,你剛去哪裡了,為什麼我們都沒看見你?」

「是啊林昊,你躲哪裡去了,若雪呢?」

「還有,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我們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松島香子也問。

儘管內心疑惑一點沒有減少,可隨著林昊出現在身邊,頓時母女二人心中便沒了原先的忐忑與恐懼。

林昊也沒怎麼說話,只道:「我一直都在……」

言語間,步履向前,眨眼間已經走進禪院,坐在白袍男子旁邊。

見狀,外面二女也沒再多問,相視一眼後跟了上來。

坐定,松島香子道:「我記得你,你就是八年前大昭寺法會上的神光大法師!」

時隔多年,當年法會的情形依舊曆歷在目。

哪怕到了今天,回想當日法會上出現的神跡,她依舊禁不住心馳目眩,心生嚮往。

當然,現在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了那麼一絲絲戒備,她也隱約感覺到,事情沒有表面看去那麼簡單。

這時上原櫻咬住嘴唇道:「大師,時至今日,你可以告訴我真相了嗎?

自從八年前大昭寺法會上接受了你的祝福與洗禮,我就開始犯病,越來越嚴重,越來越痛苦……」

心裡一直就有這樣的懷疑,只是她從來不敢說。

那感覺,彷彿冥冥之中有一把劍懸在頸上,若她敢說出來,敢反抗,必將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災難。

只是這一刻,她忽然就發現那種劍懸於頂的壓迫感消失了。

聽這話,松島香子又是一驚。

從前也沒仔細想過,而今聽上原櫻這麼一說,她才恍然驚覺,原來女兒的病是從大昭寺那場法會之後開始的。

便是這些話,使得白袍男子看過來的目光也多了那麼一絲絲的驚訝。

不過他還是沒理!

相比這對一直就在股掌之中的母女,此刻他對林昊這個突然闖入的意外來客比較感興趣。

「看來閣下也非凡人,不知如何稱呼?」一邊侍弄茶具,白袍男子一邊笑道。

「林紫霄!」林昊取過一杯茶水,目光略顯清冷。語畢又淡淡言道:「你的漢語說得不錯!」

呵呵——

白袍男子就笑。

將沖泡好的茶水分與松島香子和上原櫻一人一杯,他道:「華夏之語,文明之始,我輩中人,自然要好好精研。」

說完直接切入正題,他笑道:「在下安倍晴川,未知閣下此番前來所為何事?」

態度十分溫和,給人以如沐春風之感。

面對眼前未經允許便擅入此處的男人,他心裡有好奇,有疑惑,但並不如何放在心上。

林昊喝了口水,道:「找你!」

「找我?」安倍晴川失笑,搖頭道:「不知閣下為何要找本座?」

林昊沒出聲,他只是隨手拿出一個玉瓶。

很漂亮的玉瓶,瓶體玉質上乘,色澤通透,瓶身有華美的火焰紋路,給人以一股極熾烈的衝擊感。

安倍晴川眼一眯,面上笑容終於斂去。

上原櫻奇道:「林大哥,這不是你從那些什麼神衛手上要到的……」

話沒說完,便被旁邊松島香子拉住。

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她小聲道:「別說話,看著就行了,他自有主張的!」

習慣性順從,習慣性把事情交給男人處理。

聞言上原櫻也不再多言,安安靜靜品茶。

安倍晴川終究沒忍住,道:「你將本座派去的人如何了?」

「沒如何,只是討要了這個瓶子!」林昊輕笑,言語間拔掉瓶塞,緊跟著一道絢爛的火光自瓶口衝出。

還沒明白怎麼一回事,松島香子上原櫻眼皮子底下,那火光蛻變成了一明眸皓齒、眉心帶著火焰印記的美麗少女。

少女朝著林昊盈盈一拜,「炎姬見過主人!」

便只一句,「嘭」的一聲,安倍晴川拍案而起。

「閣下到底是誰?」

「本座千辛萬苦培養的式神,閣下說搶就搶,是不是太過了?」

面色鐵青,安倍晴川冷冷道。

此前還不在意,並沒有怎麼將林昊當成一回事,但這個時候他已經警覺起來。

不經允許進入他的精神世界也就罷了,居然連他苦心培養多年的式神炎姬也已經落入眼前男子之手,這讓他根本沒辦法不重視。

須知陰陽師與麾下式神之間的契約,一旦簽訂,便是連主人都無法輕易解除。

可是現在,他已經完全失去對炎姬的掌控。

不論他如何努力,炎姬對他的精神指示一點反應都沒有,這意味著他已經完全失去這個培養多年的得力助手。

林昊也不管這些。

點了點頭,炎姬便乖巧站在身後,一雙小手開始在肩上揉捏,他則淡然言道:「本帝林昊林紫霄。

你可以認為本帝欺人太甚,你也可以認為本帝蠻不講理,那是你的自由,本帝沒興趣干涉。

本帝想說的是,你的東西能被本帝看上,那是你的榮幸,你當感激涕零……」

完全不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說得那叫一個理所當然。

就是這些話,不說安倍晴川,便是旁邊松島香子和上原櫻都有些受不了,直道這人真霸道。

安倍晴川氣得面色鐵青。

從來只有他對別人這樣說,從未有人敢如此對他說話!

從來只有他欺負別人搶別人的東西,從未有過別人欺負他搶到他的頭上來!

便是因為這般,原本他的心態十分平和,此刻卻已然如烈焰在胸,驚怒異常。

盛怒之下,他也顧不得其它了。

雙手結印,雙瞳浮現一層幽火,眉心特有的陰陽師印記在閃爍,隨著這些異狀的出現,霎時禪院內狂風席捲,落葉紛飛。

「呱——」

「呱呱——」

禪院外,黑鴉怒起,夜鳥驚飛,伴隨著聲音的傳出,驟然間安倍晴川幽冷的聲音傳徹。

「式神——夜鴉!」

「式神——鬼童!」

「式神——三尾狐!」

愛上冷麪醫生 「式神——桃花妖!」

「吾,安倍晴川,以神主之名召喚你們,速速將眼前之敵格殺,不得有誤……」 安倍晴川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先天巔峰無限逼近金丹境的精神力修為,奠定了他作為陰陽師一脈領袖的基礎,也讓他成為冰川神宮高高在上的三巨頭之一。

加上此處是他的精神世界,他便是這個世界的主宰、神靈,是以這一動起殺念,場面極為可怕。

式神夜鴉,雙目通紅,性情殘暴,主瘟疫詛咒,召喚出來的瞬間,原本寧靜的禪院空間瞬時一變,成為孤寂凄涼烏鴉遍野的亂葬崗。

式神鬼童,看似天真無邪的小童,實際上卻是經由九九八十一位母親孕育而出,而每一位孕育它的母親,最終都成為它的腹中之食,性情狡詐冷血,殘暴至極。

隨著鬼童的出現,空間再變,多了無盡的刮骨陰風,也多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厲鬼尖嘯。

與之相比,式神三尾狐要正常得多。

三條尾巴的火紅色小狐狸,腳踩火雲,看上去高貴美麗,令人生不起絲毫惡感。

只是從它渾身散發的烈焰氣息來看,其暴力毀滅性,還在前兩者之上。

桃花妖很漂亮,少女形象,鮮花編織的裙甲堪堪遮住身體的關鍵部位,露出大片當然嘆為觀止的細膩與雪白。

只是隨著她的出現,空間中瞬間多出無數桃花樹,而那樹與樹之間,滿色粉色桃花瘴氣,令人眩暈,令人腦海幻象重生。

便是這四大式神齊出,瞬間寧靜的禪院消失,整個世界面目全非。

滿目的桃花樹海!

滿目的桃花瘴氣!

樹上黑壓壓掛著全是夜鴉,或安靜,雙瞳如血,或夜啼,叫聲凄厲。

樹下是數不清的孤墳,墳地里野鬼哀鳴,陰風怒號。

安倍晴川已經消失了!

此刻包圍著林昊的,赫然是他召喚出來的四大式神。

林昊靜靜站在原地,不驚不怒,彷彿周圍的變化他完全看不到,又彷彿他根本沒將那濃烈的殺機放在眼裡。

身後兩個女人卻似乎有些挺不住了!

「熱!」

「好熱!」

「……」

桃花瘴氣入體,腦海中幻象紛呈。

儘管身上佩戴的火晶鑽鑽飾有清心凝神的效果,可終究此處是安倍晴川的精神世界,且安倍晴川實力不弱,還動了真格。

再者,作為女人,有些尊崇內心誕生的情緒往往是沒法抵禦的。

吸入桃花瘴氣,彷彿中了烈性春藥一般,此刻不論松島香子還是上原櫻,皆覺得渾身火熱。

便在這異樣的火熱中,彷彿聽到林昊最親昵的呼喚,所以她們自然而然就淪陷了,一個勁撕身上的衣服,一個勁喊著熱,往林昊身上湊,想要……

「有點門道!」林昊點了點頭,跟著又搖頭道:「這就是你全部的本事?

若真的沒有更多,那這四個靈體,本帝可就收了……」

無比鎮定。

豪門絕戀,婚色成狂 環境給他的影響為零,四大式神帶給他的壓迫感一樣為零。

便是此刻松島香子上原櫻已經開始猛烈的糾纏,於他而言也幾乎沒有影響。

安倍晴川卻不這樣認為。

暗處,聞言他冷哼一聲道:「大言不慚,我陰陽師一脈傳承至今已有上千年的歷史,豈是易與?

本座承認你有點實力,未經許可邀請便進入本座精神世界,抹除本座與炎姬之間的精神契約,面對桃花瘴氣與美色的誘惑心志如鐵,不動分毫,每一樣都讓本座刮目相看。

爺的影子殺手 可那又如何?

此處是本座的精神世界,在這個世界,本座就是主宰,本座就是神靈。

你所犯下最大的錯,便是千不該萬不該貿然進入本座的精神世界……」

聲音從虛空傳來,飄渺無方。

聽起來,安倍晴川很有自信,對於接下來的一切已經胸有成竹。

便是隨著他話音的落下,緊跟著來自四大式神的圍殺正式開始。

桃花妖微微一笑,驟然間粉色毒瘴變得濃烈,整個空間都變得霧蒙蒙的。

朦朧的瘴氣中,「呱」,一聲凄厲尖叫,夜鴉展翅,雙翼如刀雙瞳如血橫殺而來。

同一時間,鬼童霧化,化作濃烈且極具腐蝕性的黑氣迅速逼近。

最後,三尾狐猛然抬頭,驟然化作一隻全身烈焰充滿毀滅氣息的烈焰之狐,悍然來襲。

很強!

面對此等詭異兇險卻又暴力十足的襲殺,正常情況下,便是金丹境的強者也未必能撐住。

正如安倍晴川所言,林昊最大的錯,便是千不該萬不該闖入他的精神世界。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