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沒有,我的意思是,我要有養活自己的能力呀~」

「你一個女孩子家的,以後自然有……你夫君養你。」

「誰知道呢,要是嫁不出去呢?」這個世界因為以武為尊,除了平常人家的兒女會在十七八歲婚嫁外,所謂的江湖人士倒沒有太多的規定,都是「自由戀愛」,不會有太多約束,所以余天景即使「一把年齡」不成親,在世人看來也是高人高冷,並不會有太多的閑言。

「怎麼會……」余天景看著身邊的人,她與常人家女孩不一樣,即使她在家不受寵,但怎麼也算是大戶人家,婚嫁之事,多半還是父母做主。

如今已經十六歲,頂多再過兩年,家裡人應該會來說這件事。

「你想嫁人?」余天景多了幾分認真。

「不是還小么?」嫁不嫁的,還是原主說了算吧。

「一般女子在你這個年紀成親也不在少數,頂多再過兩年……」

「哎呀,師父都沒成親,焦急我幹啥?這麼快就怕我嫁不出去嗎?我是師父的高徒,到時要嫁的話,就算看師父的面子上,也不會嫁不出去的啦,師父急啥呀~~」

余天景不言。

葉靈努力岔開話題:「師父,當年你為什麼收我呀?」

余天景看了看人,當時的理由,似乎有點隨便,可是她這麼認真的問……

「師父看你骨骼清奇,正是練武的……」

「師父可以說真話嗎?」

「你娘說你體弱多病,需要練武強身。」

「那也不是你收徒的原因呀,頂多是我娘的想法。」葉靈看著人,總覺得隨意聊著,也發現了什麼秘密一樣。

余天景卻步伐加快:「君君餓了嗎?我去給你找吃的~」

說著,就……跑了?!

難道收她為徒,也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嗎?

她就奇怪,原主一點都不好奇這些問題的嗎?竟然在她的記憶里找不到一點相關的訊息?

葉靈長長的嘆了口氣,這兩師徒還真是奇葩的組合啊,相處了那麼多年,還住同一屋檐下,就真的如老師跟學生一樣,一個教一個學,其它時間就用來……吃吃喝喝。

大概,這才是正常的人生?

葉靈端在路邊,發現了藥草,便邊挖邊想著事情。 鄭小小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她不知道龍堂是什麼,她不知道秦毅是什麼身份,她只是很單純的把自己的感情表達出來。

知道這一切之後,秦毅雖然懊惱,卻已經無法挽回什麼了。

可即便是鄭小小再也感受不到,他也要親手替她報仇,以慰生者心靈。

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到了金衡市民安區的花園別墅。

秦毅如同往常一樣想要去一號別墅。

可是那裡的那攤廢墟是那樣的刺眼,一直到現在也沒有人清理。

秦毅給狼爺打去了電話,好在得知鬼真人已經安全回來了。

至少吳夢雪暫時沒事。

「少爺,夢雪小姐說她在她爺爺那裡等你。」鬼真人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秦毅沉默了片刻,旋即掛斷了電話。

「呵,你似乎有什麼心事?」

焰姬雙手環在胸前,淡淡的看了一眼這個站在自己身側的男人。

看到他臉上不經意之間流露出的暗淡之色,她心中暗爽。

哼,你也有難過的時候?

只是她不知道,什麼樣的事才會讓這種強者覺得難過,他在武道上已經如此春風得意、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擁有這種成就之後什麼榮華富貴什麼絕世美女,幾乎都是手到擒來。

應該正是歡喜得意的時候才對。

秦毅淡淡看了她一眼。

「你現在是階下囚,心中沒有點覺悟嗎?」

焰姬撇了撇嘴。

說實話她現在並不是多麼的害怕。

如果秦毅真想對她做什麼昨天晚上就是最好的機會,她根本無法反抗,可是直到最後他都沒有碰她一下。

對此焰姬在心中慶幸的同時又有一絲小小的失落。

對於自己的容顏跟身材,焰姬有著百分百的自信,不說是絕世傾城,至少也是美女中頂尖的那一級別。

而她的身材更是火辣性感,不知引得多少年輕天驕窺覬。

可是至今為止,都沒有一人得到,如果秦毅昨晚獸性大發,他將是第一人。

難道她在他眼中還是不夠漂亮?

焰姬生出這種錯覺來。

還是說……他壓根就不喜歡女人?

焰姬看了秦毅一眼,堅毅的側臉十分的吸引人。

隨即兩人朝著平安小區走去,一路上秦毅都有些心不在焉。

吳震功家並沒有人,秦毅徑直推門走了進去,剛剛從院子穿過,秦毅就看到了坐在大廳中的吳夢雪,吳夢雪也看到了他,逼人的眼神直射過來。

秦毅眼皮抽了抽,走了上去。

「對不起。」

秦毅不知道除了這三個字之外他還能說什麼。

焰姬驚訝的捂著小嘴。

不可一世的尊者強者,居然跟一個普通女人說對不起?他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吳夢雪緊緊地咬著牙。

「秦毅,你知不知道,小小為了不透露你的一丁點兒消息,寧願靈魂被人折磨,也沒有屈服半分,她死了,全都是你的錯!」

秦毅臉色非常難看,微微低著頭,拳頭攥在一起,指節有些發白。

我當師太那些年 「我會把龍堂抹掉,給小小報仇!」秦毅不容置疑的說道。

焰姬更是驚訝的張著嘴。

為了一個女人,要把龍堂給抹掉? 總裁爹地不好惹 這氣魄……焰姬忽然有些羨慕起那個他們口中叫著小小的女孩了,讓一名絕世強者如此,死了也值得了。

「報仇有用嗎?報仇就能讓小小活過來嗎?」吳夢雪眯著眼,死死地盯著秦毅。

秦毅搖了搖頭。

妾本紈絝:邪王的獨寵醫妃 「如果小小還活著,你會珍惜嗎?」吳夢雪忽然話鋒一轉,問道。

亂世成聖 秦毅點了點頭,「夢雪你也別難過了,人死不能復生,小小身上發生那種事責任全部在我,我會用我的一切去彌補。」

「我在問你,如果小小還在,你會不會珍惜?」吳夢雪眯著眼。

秦毅張了張嘴,下意識的再次點頭,「當然會啊,人總是失去了之後才懂得珍惜。」

「可是小小……」

「別可是了,你自己說的話,自己給我記住,別想賴賬,只要記得以後好好珍惜小小就行了,小小為你能夠付出所有,你若是辜負她你就是個人渣!」

吳夢雪眯著的眼忽然放鬆了下來,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她打了個響指,秦毅一臉懵逼,下意識的順著吳夢雪的視線望了過去。

一瞬間,他整個身體都是一震,在那右邊房間門口,一個女孩俏生生站在那裡,雙手搓著衣角,穿著寬鬆卻不失性感的衣服,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秦毅。

「小小?」

秦毅忍不住驚叫一聲,整個人被衝擊的大腦短時間一片空白。

「中醫哥……」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感覺,秦毅一瞬間整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嘴角露出傻笑。

人這一生,若是有人願意豁出性命去保護自己,那還有什麼好遺憾的?

起初,秦毅以為他喜歡的是許晴,許晴作為平民校花,確實有很多地方吸引了秦毅,不管是她的勤奮、還是熱心、亦或者是那種倔強的責任心,都是十分難得的東西。

可是小小出事了以後,秦毅才知道,真正能夠讓自己發自內心喜歡的,是能夠帶給自己笑容的人,每每看到這種人,都會發自內心的彎起嘴角。

失去了,才能明白某種東西有多重要,這是人類的劣根性。

索性……秦毅沒有失去。

沒有遲疑,秦毅邁步走了過去,臉上笑容愈發擴大了起來。

鄭小小兩隻手鬆開了衣角,抿了抿嘴,頓了片刻,看到秦毅過來,也是朝著秦毅走了過去。

很有默契的相擁,鄭小小有些拘謹,可是秦毅卻大力將對方抱在懷裡,心中充滿了暖意。

當他知道鄭小小因為自己而靈魂隕滅的時候,秦毅當真惱怒的想抽自己幾巴掌。

連女人都保護不好的男人,還有什麼資格去摸索修真大道?

感受到懷中的溫暖,秦毅忽然想時間就這麼定格下來。

他此刻心中沒有一絲旖旎,純粹就是想這麼抱著對方。

吳夢雪抿著嘴唇,坐在椅子上,靜靜的望著秦毅跟鄭小小,眼中露出祝福與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隨即全都被笑容所掩蓋。

「中醫哥……你太用力了……」鄭小小臉色通紅,她能感受到秦毅強有力的心跳,身體中散發出來的厚重的溫度,以及濃烈的荷爾蒙氣息,整個人都像是要喘不過氣來。

「嗷嗚!」

黑大帥從後面霸氣的走了出來,瞥了秦毅一眼。

「你個死狗,我讓你保護好她兩,你幹什麼去了?」秦毅瞪了它一眼。

不過秦毅顯然也知道,這死狗不是那個黑魂老怪的對手,所以隨口抱怨了一下,也沒有較真。

「秦毅,你凶大黑幹嘛!」吳夢雪皺了皺眉,對於這條怪物狗,顯然是已經接受了。

「臭小子,要不是本大帥保住了這丫頭的靈魂,她早就死翹翹了,你他娘的還好意思怪我?」

就在這時,秦毅腦海中忽然響起一陣莫名的精神波動。

秦毅一驚,連忙盯著黑大帥。

「看什麼看?本大帥的英武帥氣,你一輩子也學不來。」黑狗打了個鼻鼾,懶懶的蹦上椅子,歪頭睡去。

沒有理會吳夢雪的話,秦毅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黑狗居然能說人話?

秦毅知道這是一種類似精神波動的交流,不過即便是如此,也足夠嚇人了。

「小子,本帥不得不提醒你一件事。」

「這丫頭雖然運氣好活了下來,但是當時她把全部精神力都下意識用來保護有關於你的記憶,所有也就造成了她其他記憶的缺失,現在除了你以及跟你有關的人,她想不起來別的任何事,這是靈魂出現裂痕的後遺症,若是不及時根除掉,對以後影響會很大。」

黑大帥的精神波動幽幽傳來。

「什麼?」秦毅皺著眉頭。

他沒想到,鄭小小恢復了之後身體居然還有這種隱患。

「有辦法根除嗎?」秦毅傳過去一陣精神波動,將自己的意思表達了出去。

「當然有,有一種丹藥叫養魂丹,可以將她靈魂修補完整,到時候缺失的記憶也會自然而然填補回來,只不過煉製養魂丹的材料比較稀缺罷了,這得看緣分。」

說著黑大帥把一些主藥材都告訴了秦毅。

確實都是一些比較珍惜的藥材,不過現在的秦毅並不擔心那些藥材,想必以七玄閣的珍藏,必然會有很多吧……秦毅看了焰姬一眼,眼中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然而秦毅這個笑容剛剛露出來,忽然兩道不約而同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讓秦毅覺得脊椎骨一涼,整個人都不敢動彈了。 葉靈越走越遠,余天景卻還沒有回來。

等葉靈發覺的時候,已經便離原地挺遠了。

「你是誰?」

葉靈沒想到會遇見人。

還好是武俠世界,葉靈沒往精怪上想,不然深山老林的,突然出現個男人,還是狐狸精級別的。

「你又是誰?」

「我只是路過的。」葉靈決定離開,她又不是時候過去么戰無不勝的能人,還是不要輕易招惹誰比較好。

能力有限,就要自顧量力。

男人拿著扇子搖著輕笑兩聲:「這可不是隨意會路過的地方。」

葉靈不理他的聲音,自顧往回走。

「這深山老林的,小姑娘就不怕遇上什麼柴狼野豹嗎?」

「看腳力,姑娘是習武之人?獨自來這裡,難道是為了……玄星草?」

葉靈終於停下腳步看他。

男人輕輕一笑,好看起來不分雌雄。

「你知道玄星草在哪裡?」

男人一副料中的表情。

葉靈瞬間想到什麼。

「我的確是來採藥草的,如果你知道玄星草的位置,可不可以告訴我?那草藥挺貴的。」

反正她挖的草藥也瞞不過誰。

「哦?」男人把她觀察了一遍。

仍是那副悠閑的狀態,扇子在扇卻不見風那種。

葉靈等了好一會,見人不往下說,於是嘆了口氣,走人。

貴女華歸 「姑娘不想知道了?」

「你也不知道吧?」

葉靈看到那人閃爍了一下表情,果然是白等了,就不再猶豫的離開。

男人卻一直跟著。

而余天景在找了一堆吃的回來,就看見葉靈帶了個男人回來。

「他是誰?」

「不知道。」

師徒倆大眼瞪小眼。

「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司徒青。是……剛好閒遊到此,就遇見了姑娘。」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