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家衛斬釘截鐵道:“那可不行!小小雖然是妖,但也是生靈,我咱能眼睜睜看着她去送死呢!我不管!小小必須留下來!”

這哥們兒脾氣上來了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張順爻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道:“那就只能這樣了。”

李緣霸也是不斷偷笑。

自己找的對象咋這麼猥瑣呢?

不過……

看着好有趣啊!

這個事兒算是定下來了,可又有一個問題產生。

“那,那小小睡哪兒啊?總不能跟我睡吧?”

蘇小小猛然擡起頭道:“怎麼不能了?!我身上又不臭,不噴香水也有體香!你憑什麼嫌棄我?!”

“我,我沒嫌棄你,但男女授受不親啊,你還沒成親呢,跟我睡一個屋子裏,以後你還怎麼做人?”

“我本來就不是人!我是妖啊!你把你們凡人的禮節套用在我身上幹嘛?我不管,我就要睡你屋!”

羅家衛不和她囉嗦了,因爲自己根本說不過她。

“三眼,要不這樣,咱倆睡一屋,你讓霸霸和小小睡一屋,這樣沒問題吧?”

蘇小小心頭又是一緊,自己好容易能擠進來,到頭來卻不跟羅家衛睡一屋?

這尼瑪不等於白折騰了嘛?!

沒等張順爻開口,李緣霸冷冷說道:“我是不會和一個妖精睡的,你就不要妄想了。”

聽着雖然有些嘲諷的味道,但蘇小小知道,李緣霸其實是在幫助自己。

唉,整個公司都是好人啊。

他們在我和羅漢的愛情道路上,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等以後和羅漢成親的時候,一定要給他們多發兩塊喜糖。

“三眼不是我說你,你這媳婦還沒過門呢就這麼挑三揀四的,以後真過了門可咋整?小小雖然是妖,那又怎麼了?她身上又沒有狂犬病毒又沒啥的,怎麼就不能睡一屋了?我……”

張順爻不爽道:“你什麼你?老子自己找的媳婦兒,我很滿意,你囉嗦個什麼勁兒?論輩分你得喊我一聲師兄吧?你就這麼說你嫂子的?還當着你嫂子面兒說?媽的,當心我抽你。”

說完,張順爻扛起李緣霸就往自己屋裏跑。

“睡覺去嘍~”

羅家衛一人獨自在原地凌亂。

完了,三眼着了霸霸的道兒了,以往他怎麼可能因爲一個女人這麼說我呢?

很簡單。

以往張順爻也沒談過戀愛啊。

“羅漢,既然她不願意跟我睡一屋,那我只能和你一起了……”蘇小小十分失落地說道。

羅家衛一臉糾結道:“這,這不合適吧?我,我……”

“那我和三眼睡一屋吧……”

“不行!這怎麼行?!不行不行,那,那還是我跟你一起吧……”

蘇小小高興地都快蹦起來了,但她必須剋制好自己的情緒。

畢竟她也不想這樣嘛,都是被逼的。

嘻嘻嘻。

“那就走吧,正好我也困了。”

羅家衛十分忐忑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雖然傢俱都很陳舊,但羅家衛講衛生,愛乾淨,收拾的井井有條,可不向張順爻那邋遢貨。

“你睡那兒,我擱凳子上坐一宿就行了。”羅家衛說道。

“那怎麼行?你背後有傷,如果坐着勢必會崩開傷口的,你就聽我的,躺着睡吧。”

羅家衛一臉擔憂道:“那你呢?”

“我也有傷呀!我倆湊活湊活就行,我不會嫌棄你打呼的,真的。”

“不行!我拿牀被子睡地上,咱倆不能擱一塊,不然我就破戒了。”

說着,羅家衛還真就從櫃子裏拿出了一牀趕緊的棉花胎和牀單啥的。

“哎呀馬上都要入秋了,你睡地上肯定要着涼的,你……”

“別再囉嗦了!要麼你就擱那兒睡着,要麼你就出去睡,反正院子裏地方也大着呢。”

就是,庭院也在公司裏,照樣是安全的。

蘇小小眼珠子咕嚕一轉,嘆了口氣道:“那好吧,我聽你的。”

就這樣,倆人澡也沒洗,牙也不刷,直接就進入了夢鄉。

姜超則是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躺在了牀上回想起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時間很短,發生的事情卻太多太多。

先是張順爻等人平安從陝溪歸來,接着張順爻和李緣霸確認關係,再到羅家衛被王勝君狙擊,引發黑衣人的現身。

這些破事兒,我特麼居然足足寫了五六萬字。

哈哈哈哈哈!

網文界的水文之王可能就是在下了吧。

正思索着,姜超的手機卻是響了。

“姜董事長,我要的東西你也該給我了吧?”

本章完 此時姜超看到武則天就嫌煩。

姜超想的很清楚,怎麼着也得等姜廣天打過來時,姜超可以利用帶着李治皮肉的石屑換取一些他想要的東西。

可如今別說姜廣天了,王勝君都還沒回去覆命呢。

武則天就急着要東西了?

“你急什麼?再沉澱一段時間,我現在真的不方便給你。”

秒回。

“姜董事長,你的事情我也聽說,現在應該能證明,王天祥並不是我派人殺的了吧?只要你立刻把東西給我,我就送你100顆男鬼淚,方便你召集凡間妖族,助你完成大業,如何?”

大業?

其實姜超根本沒有什麼野心,也不想做成什麼大事。

很多道門弟子一心xiū liàn,求得就是得到成仙,即便不能成仙,好歹也能延年益壽。

姜超的壽數本來就不多,從很早之前他就看開了,這日子過一天算一天。

之前想的是在宮三元臨死之前,找到能夠起死回生的方法,結果他在武則天墓中找到了他想要的《蘭亭序》,可那上面寫的完全就是屁話。

呸呸呸,也不是屁話,反正就是一句很普通的佛經而已,完全無法做到起死回生。

再到後來,姜超也沒有主動找事兒,而是十分被動的遇事兒。

是麻煩主動找上門來的,姜超從來沒想過完成哪門子大業,一統江湖啥的。

從來沒有。

至於武則天說的這些話,姜超也將其劃分到了鬼話的範圍之內。

雖然黃玉天不是武則天指使的,但姜超怎麼知道黑衣人是不是武則天指使的呢?

即便武則天是最近剛上位的,但之前的杜子仁,用咱們華夏某方言講,完完全全就是個“耙耳朵”,媳婦兒說啥就是啥。

杜子仁在地府地位極高,想要控制一個黑衣人易如反掌。

所以,現在的武則天還是不知道姜超信任。

“你先把東西給我,等時候到了,我自然會把你想要的東西給你,畢竟我留着也沒用。”

一看到這消息,武則天就明白了。

“姜董事長,你爲什麼還是不肯相信我?我雖然掌握着很多男鬼淚,也在凡間擁有很多妖奴,但我與王天祥無冤無仇,他的死真的不是我造成的!”

姜超信她個鬼,這個老孃們兒壞得很。

“總之,現在無論你說什麼,我都是不會相信你的,我的目的很簡單,擺平姜家後,再殺了黑衣人,一切事情便到此爲止,東西我肯定給你,我姜超言出必行,但絕對不會是現在。”

說完,姜超直接關了手機,蓋上被子睡覺了。

也是該好好睡一覺了,這些天實在是太累了。

武則天一連發了好幾條消息姜超都不回覆,武則天也當真是氣壞了。

本來她是真的打算和姜超做個朋友啥的,畢竟在地府的時候她很無聊,也沒什麼人能說心裏話,並且自己全部的祕密,只有姜超一個人知道。

可如今姜超顯然不相信自己。

既然如此,武則天自然也不會相信姜超。

鬼知道等他擺平了姜家和黑衣人,是否會把東西給我呢?

不行,我得想辦法,萬一他死在了姜家和黑衣人手上,我和陛下可怎麼辦呢?

想定之後,武則天便找到了宮三元。

“宮判,有空來我這裏一趟麼?”

宮三元收到武則天的消息後也是感到有些奇怪。

小超那邊剛完事兒,好容易安定下來,這臭婆娘又要整出什麼幺蛾子來?

“額……不是很方便啊南帝,我現在正看公文呢,明天還有個研討會要參加,我得準備材料。”

武則天早就料到宮三元準備推脫,說辭她也早就想好了。

“是麼?這麼忙的嗎?我召見你都不來,看來宮判不希望我們兩方繼續和平下去了啊。”

媽的。

這個臭婆娘,又拿這個要挾我。

“馬上到。”

很快,宮三元便飛到了武則天的羅浮殿。

進門後宮三元也是鐵青着一張臉。

“南帝,你是不是在地府也很無聊,準備像北帝一樣找個工作?下官這就幫你安排。”

武則天半躺在羅漢椅上,冷冷說道:“宮判還真是熱心,只不過很不巧,不是。”

“那你叫我過來幹什麼?陪你嘮嗑?我可沒這工夫!”

說完宮三元轉身就要走,他能過來就已經很給武則天面子了,這女人卻還在和自己墨跡。

“砰”的一聲,大門忽然關上了。

“宮判,之前你我之間有過協議,想要讓我們雙方保持和平,姜超就必須交出東西來,你忘了麼?”

宮三元板着臉說道:“我親自去查了地府物資出入信息,小超不是已經把神仙肉給你了麼?還是冥王的肉,你的面子難道還不夠大?”

就是,怎麼說冥王當年也是地府一霸,就連秦廣王在他那邊吃了虧,也要費盡心思才能把他趕走。

如今爲了地府的和平,姜超割了冥王屁股上的一塊肉。

你還要小超怎樣?

要怎樣?!

武則天淡淡說道:“還不夠,還差一樣東西。”

宮三元頓時就暴走了。

“沒完了?!你搜集那麼多東西目的究竟是爲了什麼?!”

如果一開始武則天就把東西說齊了,宮三元也就接受了,要完一個又一個。

無底洞麼這是?

武則天知道自己理虧,今天把宮三元喊過來也就是要準備耍個無賴。

“這個我就不方便告訴宮判了,不該問的事情,宮判也不要再問。總之,我要的那個東西就在姜超手上,他原本答應給我,卻遲遲不給。”

“他在凡間,他耍無賴我根本沒有辦法,所以我只能找他師父來說這事兒了,宮判以爲呢?”

宮三元思考了一陣,最終問道:“你先告訴我,你搜集這麼多東西,是不是要做出危害地府危害凡間,危害三界的事?!”

如果是的話,宮三元絕對不會屈服,大不了就接着鬧好了,我判官幫的還怕你不成?

武則天搖了搖頭。

“絕對不會,這是我自己一個人的事情,我誰也不會危害,只求宮判督促一下你那寶貝徒弟,讓他趕緊把東西給我就行了。”

宮三元疑惑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本章完 宮三元就納悶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武則天說自己不會危害到地府,這一點宮三元是相信的。

因爲如果武則天騙了自己的話,最終倒黴的還會是武則天本人。

“至於是什麼東西,我就不方便告訴宮判了,我只希望你能督促一下姜董事長,切記,要讓他做個言而有信的人。”

要是姜超看到這句話肯定就臥了個槽了。

老子怎麼言而無信了?

是,我的確答應會把東西給你。

但我可沒說什麼時候給啊!

我就算一百年後再給你也不屬於不守信用吧???

宮三元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都仔細地思考了一遍。

沒什麼毛病。

“好,我答應你。”

宮三元拿出手機找到了姜超。

可無論自己怎麼呼姜超,姜超就是不回覆。

“現在都這個時間了,小超一定已經睡覺了,要不等我明天再找他吧。”

武則天就知道姜超這小王八蛋關機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總不能叫夜遊神去把姜超拖起來吧?

到時候姜超要是發個小脾氣啥的,偏偏不聽宮三元指揮,那可就什麼都完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