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賬,住手!”

一聲尖銳怒叫,然後黑氣之中,鬼婆婆終於現身,它拄着黑色柺杖,輕輕一頓,一圈黑光擴散,對抗神光。

但是黑光在神光面前,依然崩潰,毫無反抗之力。

鬼婆婆面色瞬間陰沉下來,怒視徐忠奎。

“好一個陳浩,短短時日,進步如斯,好一個法天象地,一力降萬法,老身佩服。”鬼婆婆看着徐忠奎開口。

徐忠奎一愣。

什麼陳浩?我是徐忠奎啊!

嗯,不對,好像有什麼地方被我忽略了,之前我是……

就在徐忠奎捋自己的思維時,鬼婆婆繼續道:“陳浩,你這法天象地大神通,老身不可敵,但是老身也不可欺,今日你既然來了,只要答應老身,把這方圓百里所有修士的血肉神魂,都用來滋養泉兒,你迫害泉兒之事,我可以不計較。”

徐忠奎大驚。

這鬼婆子好狠的心腸。

這一次可是有不少修士被九鼎神器吸引過來,這要是被一鍋端了,華夏修行界瞬間就要殘一半。

正想着呢,叮咚的聲音再次響起。

“叮咚,發現陰魂鬼類,爲邪惡陣營,臨時獎勵二階奧特曼變身,望宿主不忘奧特之心,懟天懟地懟空氣。”

隨着叮咚聲,徐忠奎就感知到,身體又出現了細微的變化,能量沒有增加,身體似乎變強了一些。

雖然不算太滿意,但是徐忠奎也不再琢磨不對勁的事兒,心中滿是對鬼婆婆的不屑。

我這是奧特曼變身系統。哪是法天象地神通,你沒見我的龜波神光嗎?這老太婆真是沒見識。

不能再廢話了,剛纔一招,能量少了一大半,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九鼎神器,否則沒了變身,老子怎麼懟鬼婆子?

徐忠奎低頭俯瞰縹緲峯,很快,他就感知到了一種浩瀚力量的潛伏之處,頓時眼睛明亮。

九鼎神器,發現你了。 “你要我幫你血祭?”徐忠奎看向鬼婆婆,開口詢問。

鬼婆婆道:“這是唯一解開我們恩怨的方式。”

徐忠奎果斷道:“我答應了。不過你要先把九鼎神器給我。”

鬼婆婆一愣:“這神器不是你丟過來的嗎?”

徐忠奎也愣住:“我丟?這樣的神物,我怎麼可能丟!你當我傻啊。”

鬼婆婆頓時滿眼狐疑。

重生,妃不愛 之前神器砸死情魔,它推算不出,直接就把帳算在了陳浩身上。

畢竟對於修行界的瞭解,只有那個見過一面的陳浩,是它看不透跟腳,也看不穿未來的。

現在陳浩否認了,難道這世界上還有第二個讓人看不透的存在?

鬼婆婆心思百轉。

不過很快,它就打定主意。

不管是不是陳浩,計劃已經進行到這一步,他來了,就算他的鍋,現在他要取九鼎神器,正好全了計劃。

“九鼎神器,就在飄渺峯雲光洞外,你自取便是。”鬼婆婆開口說道。

徐忠奎心中得意。

曾幾何時,他還是一個希望得到鬼婆婆獎勵的撲街修士,雖然對於凡俗而言,算奇人異士。

可是隻有修行的人自己明白,不到一定的境界,也就是比凡人多些本事,而且上有道門和有關部門壓着,這本事都沒地方發揮。

如今可不同了。

奧特曼系統加身,瞬間翻身當大佬,連之前仰視都沒資格的鬼婆婆,都表示不是對手,而且要的東西,也不敢隱瞞。

這種壓制一切的成就感,簡直爆棚。

心滿意足,徐忠奎幾個跨步,進入了羣山之中。

環繞羣山的禁法都收斂了起來,似乎不敢招惹。

沒了禁法遮蔽,徐忠奎就看到了那個落在半山腰一個洞口外的大鼎。

大鼎古樸,氣息滄桑,蘊含着不可估量的磅礴力量,更有煌煌人道氣運纏繞,給人一種,得到九鼎就能得到天下的感覺。

徐忠奎眼神火熱,伸手就抓住了九鼎神器。

九鼎入手,氣運轟鳴,力量震盪,震撼心靈。

徐忠奎瞬間迷了,從此以後,天上地下,奧特曼無敵,甚至還可以征伐宇宙,稱霸蒼穹。

這種感覺,就好像小屁民突然繼承了一個國家一樣,根本無法淡定。

叮咚:能量不足,請宿主儘快抓捕能量。

正美滋滋的徐忠奎頓時愣住。

臥槽,什麼情況?

我這不是拿到了九鼎神器嗎?

怎麼可能還是能量不足?逗我玩呢!

熱情被澆了冷水,徐忠奎不滿的道:“系統,用九鼎補充能量。”

叮咚:宿主想多了,這是一個破銅爛鐵,有什麼能量,真正的能量是那個老婆子,幾百年積累,能量浩大,請宿主儘快抓捕。

徐忠奎:“……”

這一刻,他感覺好崩潰。

特麼這系統是不是在玩我?一個神器不是能量,一個老鬼成了能量?要不要這麼坑?

心中憋屈,可是沒辦法,能量是大問題啊。

系統說啥是能量,自然就啥是能量,自己能咋辦?

瞥了一眼鬼婆婆,發現它還在看着,徐忠奎頓時計上心來。

“小心! 竹馬使用手冊 有人偷襲你。”

突然,徐忠奎對着鬼婆婆大叫了一聲,讓關注徐忠奎的鬼婆婆下意識的轉身看去。

隨後,鬼婆婆感受到一種心悸臨身。

再之後,鬼婆婆怒吼:“陳浩,你又仍!”

卻是感知中,九鼎神器又砸了過來。

這特麼還說不是你仍的,這一次可是人證物證俱在!

靈巧的避開了九鼎神器,然後就聽到了徐忠奎緊接着的攻擊。

“滿天星神光。”

雙手一合,剩下的能量全部匯聚雙手,在鬼婆婆避開九鼎神器的時候,徐忠奎猛然爆發。

神力從雙手之間爆射,如同子彈,密密麻麻一大片。

面對這一次的攻擊,鬼婆婆冷哼一聲,身影猛然爆發,無量煞氣翻涌,變成了一個數丈大小的怪物。

這怪物頭生獨角,面目猙獰,渾身骨架纏繞,雙爪尖銳駭人,張口一吼,慘白色的火焰噴吐。

這正是鬼婆婆仗之成名的神通,玄陰鬼身,現在已經修煉到了鬼神法相的地步。

變身之後,鬼婆婆怒視徐忠奎,身上煞氣翻涌,形成磅礴的煞氣潮汐,抵擋神力。

不過神力雖然看起來氣勢不如,但是威力卻是反超,那煞氣根本就抵擋不住,來多少泯滅多少。

可是神力終究少,慢慢的消失,煞氣反而佔了上風。

鬼婆婆大喜,以爲陳浩這法天象地的神通還沒有修煉到家,當即全力爆發,駕馭煞氣潮汐,洶涌衝擊。

就在這時,鬼婆婆突然感覺不對,轉身一看,就發現被攻擊的奧特曼出現在背後。

“飛龍一現身法!這不是飛龍觀的傳承嗎?陳浩你怎麼會……”鬼婆婆有些懵。

“徐忠奎可沒空搭理,抓住機會,瘋狂的抱住了鬼婆婆,然後大吼:“系統,吸收能量。”

鬼婆婆:“……“

叮咚:沒打死,吸收不了。“

徐忠奎大怒:“系統你麻痹,老子沒能量了怎麼打?”

叮咚:宿主辱罵系統,違背了規則。系統自動脫離,宿主再見!

徐忠奎:“……”

“你不是陳浩!”

就在這時,鬼婆婆看着徐忠奎,突然怒吼一句。然後鬼婆婆反手抓住了徐忠奎,憤怒的道:“混賬,居然破壞了本座的計劃,你該死。”

說着,鬼婆婆鬼爪反抓徐忠奎,一下子就穿透了皮膚。

徐忠奎慘叫,哀嚎,身體光芒一閃,突然奧特曼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人,正是徐忠奎的本體。

總裁前妻 鬼婆婆張口噴吐一口慘白色火焰,瞬間就把徐忠奎焚燒成渣,連魂魄都沒有留下。

滅了徐忠奎,鬼婆婆轉身,看向了山外。

這邊爭鋒,數百修行之人四處觀望,見到鬼婆婆勝了,預感不妙,頓時轉身就跑。

鬼婆婆冷哼一聲,抓子揮舞,那原本被徐忠奎打傷的巨大情魔虛影再次出現,覆蓋山峯,蔓延四方,一些跑得慢的修士,直接被黑氣覆蓋,哀嚎一聲後沒了聲息。

“袁妙心,你過分了。”

這時候,一道聲音響起,震盪蒼穹。然後十多道強大的氣息從各處冒出來,把飄渺峯包圍。

鬼婆婆虛空凝步,俯瞰四方,毫無畏懼,冷冷道:“過分又如何,有本事來殺我啊。” 鬼婆婆霸氣迴應,四方出現的那些強大存在,頓時漠然。

“怎麼?不敢?害怕承擔因果?呵呵,虛僞的道門。”鬼婆婆冷笑嘲諷。

“袁妙心,這一切都是九鼎神器的問題,把它交出去,一切可以既往不咎。”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道士開口。

“你說不咎就不咎了?這神器不請自來,害我弟子,如今你們又包圍我洞府所在,各種手段對付本座,本座若是不做些什麼,顏面何存?”鬼婆婆反駁。說完它冷笑道:“或者,按照之前商議好的,你們把陳浩抓來,任本座處置,一切都好說。”

“袁妙心,你夠了!”白髮老道士低喝一聲。

鬼婆婆冷笑,絲毫不慫:“本座把話放在這裏,要麼幫本座完成陰陽魔煉製,要麼把陳浩給本座送來,否則這九鼎神器,誰也別想帶走,你們若敢動手,本座即可放開地下封禁,讓方圓百里化爲地獄,這滔天因果,全部給你道門承擔。”

說完鬼婆婆一轉身消失不見。

隨後,吞噬了一部分修行之人的情魔虛影也退了回去。

一時間,偌大的地方,一片寂靜。一衆道門強者,居然無人敢追。

迴轉洞府內,鬼婆婆臉色陰沉下來,看向呆呆站在身邊不遠,身影虛幻,縹緲無定,眼神呆滯的情魔,臉上露出憤恨表情:“泉兒,你放心,婆婆一定讓你恢復如初,還有害你的那個混賬,婆婆也要把他碎屍萬段,抽魂煉……。”

“嗯。”

話沒說完,鬼婆婆突然變色,轉身一掌拍下,浩蕩的煞氣轟然爆發,把前面石壁破裂一大片。

而在煞氣之下,一個小女孩倒在地上,身體殘破,正在扭曲組合,而它也是一臉懵逼,不知道爲什麼又被揍了。

“詭異?”鬼婆婆看向小女孩,眼睛眯起,語氣越發冰冷:“誰給你的膽子敢來本座這裏。”

“我給的。”

突然,一道聲音在旁邊響起。

鬼婆婆豁然轉身,就看到情魔虛影走到了身前,原本呆滯的眼神,變得灼灼有光。

之後,鬼婆婆就感覺眼前一黑,再看到,已經不是洞府了。

“遭了。”

念頭一起,鬼婆婆就發現,一道白衣身影飄然而下,落在身邊,打量着它。

那眼神,讓鬼婆婆很不自在。

這時,咪咪也憑空出現在空間中,殘破的身體,恢復了不少,然後咪咪尖銳大罵:“曹尼瑪陳浩,又坑我。”

啪。

正在打量鬼婆婆的白衣女子反手一巴掌,剛剛組合身體部分的咪咪,瞬間又崩潰,而且破的更加不堪。

這一次,咪咪明智的閉嘴。

看到這一幕,鬼婆婆倒吸冷氣。

可怕。

這是它對白衣女子的第一印象。

不可力敵。

這是第二感覺。

這是一個疑似先天級別存在的大佬。

總結之後,鬼婆婆連忙收斂了氣息,露出一個笑容:“老身袁妙心,不知……”

啪。

白衣女子反手就是一巴掌。

鬼婆婆:“……”

正在意念觀察的陳浩:“……”

我擦,這女人怎麼見誰都是揍啊?

難道它有潛藏的暴力基因?

被打了一巴掌,而且這一掌的力量,穿透靈魂,即便是修煉成玄陰鬼身的鬼婆婆,也差點吃不消。

太可怕了,根本打不過。

鬼婆婆心中驚懼,但是也有一點欣喜。

它所求,突破限制,成就鬼仙,永恆存在。

若非如此,它也不會那麼重視情魔,因爲那是它千方百計纔得到的一線機會。

如今,看到了超越的希望,只要眼前這個大佬指點,必然有機會超脫。

想到這裏,鬼婆婆直接忽視了打臉的羞辱和痛苦,正要開口。

啪。

白衣女子又是一巴掌打下來。

這一次,鬼婆婆的玄陰鬼身,直接被打破,魂體激盪,似有散魂趨勢。

鬼婆婆:“……”

白衣女子卻是眼神有點變化了,似乎兩巴掌試出了鬼婆婆的深淺,表達了滿意。

然後白衣女子伸手抓住鬼婆婆的衣領就要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