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那十頭強大的龍獸,也不堪這種威壓匍匐在地,顫抖起來,唯有那頭搞大十丈的巨大龍獸方纔可以勉強站立,但是因爲受傷的緣故也是十分勉強,四肢不斷顫抖!

龍吟震天,長嘯一聲,將整個山谷都震得顫抖起來,紫色的火焰涌出,將整個天空都灼燒起來,十分可怕!

宋陽兩人感受着這道可怕的威壓,也是一下子癱軟下來,渾身上下提不起一絲的力氣,差點要被碾碎了,要不是之的身體足夠強大,恐怕已經爆碎當場了!

龍吟過後,紫色巨龍蜿蜒盤旋,纏繞着紫色光柱,渾身散發着紫色的火焰,火焰落下,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那頭最大的龍獸竟然渾身冒着紫光,鱗片迅速脫落下來,一片片嶄新的鱗片冒了出來!

破而後立!

所有龍獸都是露出熾熱的光芒,渴望的看着那道紫色的光柱,紫色神龍盤旋,幾乎佔據了這片天地!

噗!

宋陽吐出一口鮮血,這股威壓太強了,他有點承受不住了,一旁的元天青更是面色漲紅,嘴角溢出血跡,眼底滿是不甘之色,但是兩人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宋陽有一種錯覺,自己彷彿要死去了,這股威壓太強了,根本無法抵擋!

就在這時,元天青身上散發出一道可怕的威壓,一柄劍型的虛影出現,將他守護在其中,但是這道劍型虛影也是不斷顫抖,似乎承受不住這種威壓!

不過他顯然要比宋陽好了太多,竟然能夠勉強動作了,擦拭一下嘴角的血跡,看向宋陽,眼底滿是擔憂,開口道:“宋陽,堅持住,我也無法幫你,這是我爺爺留下的一道劍意,只能守護我一人。”

宋陽駭然,這道劍意絕對是宗師級別的,而他沒有,根本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以眼神交流。

見狀,元天青快速開始打坐,恢復起自己的傷勢,好在有那道劍意,否則元天青也是無法撐住。

這道劍意十分奇特,唯有遇上了比元天青自身等級高的實力的時候纔會觸發,就像是上一次遇上死神的時候,這道劍意便沒有動作,現在纔是發揮了作用。

但是龍畢竟是神獸,那種威壓其實一名宗師級強者可以想必的,一道道裂紋迅速浮現在上面,似乎隨時有可能頗爲,元天青臉上也是露出痛苦之色!

“要死了麼……”宋陽眼底閃過一絲不甘,嘗試着運轉《龍圖騰》,但是他失敗了,因爲他此刻連動都動不了,連體內的內勁都被凍結了,絲

毫沒有作用!

“萱萱……冰兒、雨燕,或許我真的無法回去陪你們了……”宋陽心底喃喃自語,目光不禁有些暗淡下來,他知道這一次或許真的有生命危險了,比起上一次遇上死神更加危險!

“曦月姐,我到底還是那個不成熟的小混蛋。”宋陽無奈的想着,企圖掙扎,但是一切都是徒勞,根本抵擋不住這股威壓。

不僅是他,就連下面不少龍獸都爆碎開來,在這股威壓之下直接化作了肉泥!

原本還滿臉狂熱的龍獸們,這一刻卻都變得驚恐起來,生怕下一個爆碎的就是自己,感受着這股可怕的威壓,連動都沒法動!

咔嚓~~~

宋陽身體裏發出一聲脆響,他的骨頭開始斷裂了,這股威壓太過可怕了,一旁元天青咬牙死撐着,劍型虛影也是佈滿了裂紋,即將爆碎開來!

但是聽到宋陽的骨頭已經開始斷裂,元天青露出焦急之色,他怎麼能夠想到這裏會如此兇險,竟然出現了龍的虛影?

咔嚓~~~咔嚓~~~

斷裂聲再次響起,宋陽嘴角鮮血直流,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化作肉泥了,這股威壓太過強大了,根本抵擋不住!

鮮血再次流出,宋陽癱軟在那裏,骨頭一根根開始斷裂,根本無法停止,宋陽渾身顫抖起來,鮮血流的更多了……

宋陽只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似乎要暈過去了,強忍着讓自己清醒,他還要活着出去,他還有事情沒有做!

“倩兒、若琳……”宋陽心中呢喃,自己實在有點撐不住了,這是他最後虧欠的兩個女人,他還要活着出去給他們一個名分!

“還有……五月……”

宋陽心裏不禁有些慚愧,自己剛剛還與澹臺五月發生了那種旖旎之事,這一刻卻要身死在這裏,屍骨無存,讓他心中糾結,卻根本無能爲力。

噗~

再次一口鮮血噴出,宋陽連鼻孔都開始流血,眼角也有血跡流出,十分可怖,看上去太過悽慘了!

這一刻,宋陽再也無法支撐了,渾身都癱軟下來,意識一點一點的從身體裏抽出來,那種感覺十分奇妙,就像是丟掉了什麼一樣。

“宋陽!”

元天青目眥欲裂,眼睛都變成了赤紅色,心裏懊惱,恨不得扇自己幾個耳光,如果不是自己告訴宋陽這裏又祕密,對方就不會來,也就不會遇到這種事情,說到底都是自己的錯誤!

“宋陽,你給我撐住,你還有五月,她在等你!”元天青自然不知道宋陽其他的女人,只能說出澹臺五月一個人,心中痛苦,彷彿要碎裂開來了,懊惱的恨不得自殺!

這一刻,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自己的至親即將逝去一樣,那種感覺讓他有種想要死去的感覺!

“宋陽……”

元天青也是嘴角溢出鮮血,劍型虛影在這一刻爆碎開來,化作點點虛影消失不見……

而就在這道虛影消失不見的時候,蒼山結界,元尊雙目陡然睜開,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十歲!

“青兒……”老人怒吼,一頭白髮亂舞,身旁一柄黝黑的重劍鏗鏘一聲出鞘,一道可怕的劍氣橫掃,將這座房間都劈開,轟然間坍塌!

“到底是誰殺我

青兒!”老人怒目圓睜,手中重劍散發出一股霸道的殺氣,讓周圍人全部顫抖,畏懼的看着他。

…………

宋陽現在感覺自己的意識漸漸消失,越來越模糊,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林萱萱、宋曦月、林冰、秋雨燕……還有徐倩、徐若琳、澹臺五月……

就連白雪、詩雅、任清清等人也都一一出現,這些女人或多或少都與他有過交集,在他生命即將逝去的一刻,他全部都想起來了……

岐山之中,澹臺五月朝着紫色光柱的方向走去,因爲距離的太遠根本幾乎感受不到那種威壓。

但是陡然間,她痛苦的捂住胸口,一絲鮮血從她的嘴角流出,一朵潔白的蓮花烙印忽然間出現在她的額頭之上,一股聖潔的氣息緩緩散出……

“這是……母親留下的印記,同心印……難道說,宋陽他……”澹臺五月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心頭那股刺痛越來越強烈,身體都有些不穩起來,猛地跪在地上!

她母親曾經在她身上留下一道印記,一旦她愛上一個男子的時候,自己的命運就會跟那個男人不分離,對方受損她也會跟着受損!

這一刻,她知道了,宋陽多半有危險,自己也受到了牽連!

擦乾嘴角的血跡,澹臺五月艱難的向着前方走去,目光滿是焦急之色,喃喃自語:“宋陽……你不要死……”

山谷之中。

巨大的紫色神龍仰天長嘯,發出嘹亮的龍吟,外面宋陽與元天青皆是匍匐在地上,元天青嘴角溢出鮮血,已經之撐不住了。

宋陽更是昏迷了過去,意識一點點模糊……

鮮血流出,浸透了宋陽的衣衫,幾乎將那件長袍侵染成了血色,鮮血流過了宋陽的手臂,流過胸膛,流過身上的青牙血刃,以及……龍門玉佩!

當那鮮血流過青牙血刃和龍門玉佩的時候,兩者皆是一陣顫抖,散發出一道璀璨的綠光!

就在此刻,一道嘹亮的龍吟陡然間從宋陽的體內傳出!

一道璀璨的碧綠色沖天而起,正是龍門玉佩,化作一個巨大的綠色圓盤,仿若魔法陣一樣,在宋陽上方緩緩成型,柔和的綠色光芒傾瀉而下,吸收着周圍的紫色光芒!

1胎2寶:總裁爹地,輕點寵 青牙血刃沖天而起,陡然插在了那個魔法陣的中央,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壓!

嘹亮的龍吟在那青牙血刃之上響起,與山谷之中的紫色神龍的龍吟相互交映,一道道碧綠色光芒飛出,沖天而起,猛地刺穿了那道神龍的身影,將之爆碎開來!

一瞬間,一道紫芒飛快的從山谷之中飛出,那是一條紫色神龍的虛影,迷你版,只有巴掌大小,但是身上的威壓十分可怕,與綠色光芒一通飛出,落在了魔法陣之中!

青牙血刃猛地一顫,飛快的伸長,化作一柄青色長劍,翁翁直響,一股可怕的威壓從青牙血刃上面傳來,轟然間,那道紫色迷你小龍與綠色光芒糾纏在一起!

紫色小龍、龍門玉佩化作的魔法陣以及化作長劍的青牙血刃相互糾纏在一起,化作一道紫青色神龍虛影陡然間竄入了宋陽的身體!

當那道青紫色光芒竄入宋陽的身體,山谷之中的紫色光柱陡然間黯淡下去,轟然間炸裂開來,化作光雨落下,與此同時,那股驚人的龍威也是一瞬間消失不見……

(本章完) 龍門玉佩十分神祕,到底是從何出來根本無從得知,化作的綠色魔法陣引動了青牙血刃,青牙血刃就是這個魔法陣的陣眼,將之啓動,發出一聲嘹亮的龍吟,碧綠色光芒沖天而起,席捲那大地之中的一道紫色小龍回到陣法,最終化成了青紫色光芒竄入宋陽身體!

伴隨着青紫色光芒消失不見,山谷之中那道十丈的紫色光柱陡然間爆碎開來,連帶着紫色神龍虛影也碎裂了,化作紫色光雨落在山谷之中,恐怖的威壓一瞬間消失!

這一切來的太快了,可以說是電光火石之間,就連山谷之中那些龍獸也都沒有反應過來,光柱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威壓消失的一瞬間,那頭十丈高的巨大龍獸身上紫色光芒漸漸淡淡,趨於熄滅,連帶着它頭上的火焰也都出現了熄滅的趨勢,不僅如此,其他龍獸也都露出痛苦之色,尤其是那些達到了大師級的龍獸,犄角之上的火焰漸漸暗淡下來,趨於熄滅!

嗷吼~~~

憤怒的獸吼傳遍了整個山谷,巨大的龍獸發出憤怒的咆哮,不甘的看着宋陽宋陽這個方向,顯然它已經差距到了這一切的異變都與剛纔那道綠光有關係,所以纔會導致這裏的龍氣根源被奪走,影響自己的根基!

這一切雖然發生的很快,但是在威壓消失的一剎那,元天青便是動了,他不知道宋陽剛纔發生了什麼,卻能夠想到威壓的消失必然與宋陽的青牙血刃和龍門玉佩有關。

他曾經與宋陽是敵人,後來漸漸成爲朋友,剛纔在臨死的時候,看着宋陽在自己面前即將隕落,他的心很痛,就像是要失去至親一樣!

他明白,他這個霸劍傳人一身孤獨,現在已經將宋陽完完全全當做自己的親生兄弟來看了,此刻怎能丟下宋陽不管不顧?

雖然元天青也受傷了,但是遠比宋陽好了許多,揹負起重劍,抱着滿身是血已經昏迷過去的宋陽朝着北嶺村的方向跑去,速度快到了極限,但是因爲有傷在身,也是十分吃力!

就在元天青抱起宋陽逃離的一刻,山谷之中,那頭高達十丈的龍獸發出一聲怒吼,附近的龍獸皆是柔弱篩糠,一個個向着山谷外跑去,它們都接收到了王者的命令,去追殺那道光的源頭!

三分鐘時間,整個山谷都空了下來,只剩下那頭高達十丈的龍獸和十頭堪比大師級圓滿的龍獸,每一個都異常虛弱,犄角之上的火焰差點熄滅!

寶物消失,龍氣一下子變得稀薄起來,越是強大的龍獸受到的影響越大,這一刻它異常虛弱,露出痛苦之色。

另外十頭龍獸見狀,相視一眼,皆是站起來面色不善的看向那頭巨大的龍獸,露出嗜血的光芒。

龍獸靈智不低,知道只要吃了這頭最強的龍獸,自己也將發生蛻變,頓時一個個朝着它逼近,露出獠牙,大戰一觸即發!

不過山谷中發生的一切元天青是不會知道了,他抱着宋陽一路狂奔,忽然間大地一陣顫動,一道道黑影朝着自己這個方向跑來,正是成羣的龍獸!

瞳孔微微一縮,元天青嘴角溢出血跡,他之前就受了很重的傷,現在抱着宋陽一路狂奔十

分吃力,但是要他放棄宋陽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咬咬牙,元天青一手抱着宋陽,另一隻手飛快的抽出重劍,猛地向後揮出一道可怕的劍氣!

霸絕一擊!

噗噗噗!

可怕的劍氣撕裂空氣,將地面都撕裂開來,猛地劈在一頭頭龍獸身上,頓時那些龍獸爆裂開來,鮮血噴灑!

但是龍獸數量太多了,一道劍氣過去,差不多劈死了數十頭,依舊有數不盡的龍獸朝着這裏跑來,露出獠牙,逼近元天青。

噗!噗!噗!

元天青連續揮劍,一劍劈死一頭龍獸,將之斷成兩截,再次揮劍,又是一頭龍獸遭劫當場橫死,鮮血濺了他一身!

元天青一路狂奔,凡是到來的龍獸全部被他斬殺,這時,一頭大師級的龍獸追上了他,足足有四米高,顯然相當於人類的大師級小成強者,犄角上火焰差點熄滅,十分不穩,氣息也有點萎靡。

元天青也是如此,渾身都是血,有自己的也有宋陽的,更多的則是被他斬殺的龍獸的血,一隻手抱着宋陽,另一隻手揮動重劍!

“霸絕一擊!”元天青低喝,臉上青筋暴起,一道可怖的劍光橫掃出去,將那頭萎靡的龍獸斬殺,發出一聲哀鳴,鮮血噴灑一地,十分可怕!

使出這一招,元天青也是露出萎靡之色,顯然他是十分吃力,將重劍插在地上取出腰間的一個酒囊,灌了一口龍晶酒,火辣的酒力順着喉嚨下去,身體的傷勢也開始快速恢復起來。

將酒喝完,元天青丟掉酒囊,拔出重劍再次向前狂奔,大地震顫,更多的龍獸跑了過來,要將元天青包圍住。

這一次來了足足十頭四米高的巨大龍獸,每一頭都相當於人類大師級小成的強者,只不過它們智慧不足,再加上本源受損連帶着氣息有點萎靡,隱隱間有種跌落下去的趨勢!

“該死的,這麼多龍獸,宋陽啊宋陽,要是今天能夠跑出去你可要感謝我了,老子這條命都要賠給你了!”

元天青自言自語,眼底閃過一絲堅定,他將宋陽已經當做夥伴、兄弟來看,絕對不會拋棄對方,他身爲霸劍傳人,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

“你們這羣孽畜,可是你們逼我出手的……橫掃千軍!”

元天青仰天長嘯,一頭青絲亂舞,猶如魔神一樣,巨大的重劍散發出黝黑的光芒,充滿了毀滅的氣息,一道虛影陡然出現,化作劍芒朝着四周橫掃而去!

噗噗噗噗噗噗~

血肉橫飛,霸道到了極致的劍芒橫掃而過,一瞬間將周圍的龍獸全部斬殺,爆裂成一片血雨,殘肢斷骸灑落下來,一瞬間元天青方圓數十米之內竟然全部被橫掃,樹木都化作碎屑!

元天青此刻猶如魔神,一人獨立當場,後方跟過來的龍獸一個個駭然的停住腳步,眼中滿是恐懼之色!

元天青那一劍太強了,當真有橫掃千軍之勢,將方圓數十米之內的龍獸全部斬殺,鮮血飄灑,滿是血腥之氣!

周圍的龍獸全都畏懼了,此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就連地級龍獸也被斬殺,這是何等威勢,一個人站在那裏,周圍龍獸居

然全部停下腳步!

冷冷的看着這些恐懼的龍獸,元天青手持重劍,青絲亂舞,身上氣勢極端可怕!

“元先生!”

正在這時,一道較小的身影爬來,滿是驚喜之色,正是澹臺五月!

澹臺五月跑近,當看到元天青懷裏的宋陽,滿身是血,頓時嚇得花容失色,都快哭出來了,擦着淚水,絲毫不管宋陽臉上的血污,撫摸着他的臉龐。

“宋陽他怎麼了?”澹臺五月焦急的看着元天青,忽然發現元天青嘴角也滿是血跡,頓時一顫,失聲道:“元先生!”

“先別說了,趕快離開岐山,我也不行了,現在我只是暫時威懾住這羣畜生,等會它們便會反應過來,若是再不離去就走不掉了!”元天青快速的說道,他沒有時間解釋那麼多了,因爲他知道自己在使出了“橫掃千軍”之後也達到了極限,隨時有栽倒的可能性!

好在自己剛纔那一劍太震撼了,斬殺了十頭地級龍獸,威懾住周圍的龍獸,否則這些龍獸一個一個的上的話足以將他拖死!

聞言,澹臺五月頓時點點頭,帶着元天青向着岐山下面跑去,唯有走出岐山方纔有可能活下去,否則必死無疑!

好在元天青實在是太強了,一劍的威力就連龍獸都害怕,不敢上前,跟隨着三人下了岐山,方纔在那裏不甘的吼叫,沒有跟過來。

龍獸十分神奇,不能走出岐山,但是人類卻不受限制,否則這些龍獸一旦下山,可以說是橫掃一片,沒有人可以存活!

元天青嘴角再次溢出鮮血,但是卻吭都沒吭一聲,揹負重劍,抱着宋陽朝着北嶺村的方向跑去。

這時,天際已經微微亮了,不知不覺一個晚上的時間竟然已經過去,元天青揹着宋陽一直跑到屋子前面方纔腳下一軟跪倒在地,但是卻死死地護住宋陽,咳出一口鮮血,臉上露出慶幸之色。

“元先生!”

澹臺五月驚叫,這時候整個村子的人都喝醉了,沒有人過來幫個忙。

聞言,元天青擺擺手道:“我沒事,你先將宋陽擡到牀上去,用溫水幫他清理一下身子,我要先去處理一下傷口。”

澹臺五月點點頭,艱難的抱起宋陽,好在她也是武者,中級武者的其實發出來,抱着宋陽艱難的朝着自己的屋子裏面走去。

看着兩人走了進去,元天青嘴角露出一絲慶幸,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渾身癱軟在了地上,微微閉上眼睛,嘆了一口氣。

休息了片刻,元天青起身艱難的朝着自己的房間裏面走去,取過龍晶酒開始喝,並且將它澆灌在傷口上,雖然刺疼,但是效果不錯,傷口快速開始結痂,有着恢復的趨勢。

龍晶酒有着奇效,可以恢復傷勢,這讓他輕鬆不少,傷口快速的恢復着。

不過傷勢歸傷勢,過度的消耗可不是龍晶酒立馬能夠補充的,這一次他幾乎超越了自己的極限,差點倒下,如果不是自己的意志力堅定恐怕無法活着走出岐山。

稍微收拾了一下滿是血污的衣服,元天青朝着澹臺五月的房間走去,他十分關心宋陽的傷勢。

(本章完) 澹臺五月的房間之中。

端來一盆溫水,澹臺五月坐在牀邊,看着宋陽滿身血污的樣子露出心痛之色,這一次宋陽傷的太重了,渾身的骨頭都碎掉了,血液流失了許多,意識都已經不存在了,瀕臨死亡!

小心翼翼的拿過毛巾,替宋陽開始清理臉上的血污,清理完畢澹臺五月看着宋陽的臉龐,昏迷中的宋陽很安靜,讓她不禁有些癡迷了。

澹臺五月的母親曾經在她身上留下一道印記,那是屬於武者的印記,名爲同心印,當澹臺五月愛上某個男子的時候,她的命運將於那個男人聯繫在一起,因爲澹臺五月身份特殊,本是不能跟擁有愛情的人,爲了避免跟自己一樣,澹臺五月的母親纔會將她留在這裏。

所以當同心印發作的時候,澹臺五月便知道自己這輩子都會跟宋陽聯繫在一起,不禁心中有些甜蜜。

“宋陽,希望你能早點康復,五月願意爲你做任何事,你我的命運已經連接在一起,你死了五月也不會獨活……”

澹臺五月喃喃說道,嘴角露出笑意,她這一刻很幸福,腦海中想起宋陽對自己所做的一切,覺得自己已經是宋陽的人了。

宋陽身上滿是血污,他傷的太重了,骨頭都被壓碎了,很難恢復,或者說就算是恢復了可能實力也會大大受損,就算是成爲一個廢人也不是沒有可能。

“幫他將衣服脫了清理身上的血跡,然後穿上這套衣服!”

正在此時,元天青擡了一大盆水進來,並且將洗浴用的木盆放倒,往裏面倒水,完事將一套衣服丟給了澹臺五月,淡淡說道。

聞言,澹臺五月不禁一呆,讓自己給宋陽換衣服?一想到這裏,澹臺五月便是俏臉微紅,有點嬌羞,她畢竟還是少女,而且思想保守,就算是傾心宋陽也不能這樣啊,要是傳出去該多羞人。

彷彿知道了澹臺五月的想法,元天青無奈的撇撇嘴,說道:“如果你不想宋陽死的話那就快點,否則晚了影響療傷,既然你已經決定成爲宋陽的女人,何必關乎世俗的眼光?”

元天青淡淡說道,這話說的根本就不想一個結界中人應該說的話,倒像是經理了思想解放的現代青年,讓澹臺五月俏臉微紅,羞澀的點點頭。

當元天青出去,澹臺五月俏臉紅撲撲的,替宋陽解開帶血的衣衫,露出古銅色的肌膚,身上的線條是十分標準,八塊腹肌。

一點一點將衣服脫下來,澹臺五月俏臉微紅,當脫到宋陽褲子的時候,露出某個猙獰的大傢伙,着實嚇了一跳,臉上火辣辣的,不斷的安慰自己,甚至不去看不去想。

好不容易將宋陽沾滿血跡的衣服脫下來,澹臺五月俏臉紅撲撲的,看着自己心愛男人的**,自己都覺得自己有點流氓。

將宋陽放進洗浴盆裏面,仔細的幫他擦拭身上的血跡,這才發現,宋陽的胸口不知道何時竟然印上去一條紫青色的印記,這道印記是一條小龍,栩栩如生,就像是畫上去的一樣。

澹臺五月目露異色,輕輕撫摸這條小龍,感受到了宋陽的心跳,嘴角不由自主的彎起一個弧度。宋陽之前撫摸過她最隱私的地方,還讓她出現那種羞人的感覺,現在她也算是還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