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哥……你。”南宮劍有些驚訝的說道。

劉致澤伸出了手,示意讓他不要說話。

而此刻,那小女孩,則是端着桌上的救,雙腿直接跪在了地上,舉起了酒杯,道“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臥槽勒!!劉致澤一愣,有些瞠目結舌。

這小女孩還知道這一套啊。

不過,劉致澤也沒有讓小女孩跪的太久,當即端起了杯子,喝完了杯中的酒,這才放下了被子,道“好!好,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劉致澤的徒弟了,你叫什麼名字?”

“董橙橙。” “好一個董橙橙,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劉致澤的唯一傳人,這些都是你的師叔,你先問好。”劉致澤指着關瞳馬淵南宮劍和司馬長風說道。

幾人眉頭一挑,一眨眼間就變成師叔了,特比是司馬長風和馬淵,他們修煉的時候,劉致澤都還不知道在哪玩泥巴!這下倒好,比他小一輩了。

當然了,這種小事,他們也不會太過於計較,而是笑了笑,面對董橙橙的叫喊,他們也都一一的應了下來。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去看看橙橙的爺爺吧。”劉致澤哈哈一笑,放下了酒杯說了起來。

幾人點了點頭,司馬長風去開車了,等到他回來,董橙橙拿着那一袋子吃的就跟着上了車,看到董橙橙小心翼翼的拿着那一袋子吃的東西。

劉致澤很欣慰,看來自己收的這個徒弟很乖巧很孝順啊,自己沒有收錯人。

隨着司馬長風開着車子來到了董橙橙所指的地方,董橙橙第一個下了車,劉致澤幾人跟在其後。

這是一座大橋底下,面前有着一條寬敞的河流,如今雖然正值夏日,但是這裏還是比較冷的。

順着董橙橙跑過去的地方看去,就看見一雙腳正露在外面,而在那腳上面還蓋着一塊涼蓆,那涼蓆也不知道是從哪裏見過來的,破破爛爛的。

緊接着,一個老者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那老者緊閉着雙眼,雙手緊握放在胸前,看到這個老者,劉致澤等人的眉頭頓時一挑。

因爲他們看的出來,那老者已經沒有任何的生氣了,估計已經死了半個小時了。

“爺爺,我回來了,我帶了東西回來吃,你快起來吃啊。”董橙橙趴在老者的面前想要把老者叫醒。

可是老者卻是一動不動的,連身體都僵硬着,無論董橙橙如何的搖晃,他的雙眼始終都睜不開了。

劉致澤一行人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董橙橙的爺爺已經死了,難道要告訴董橙橙嗎?以她現在的年紀,如果知道自己相依爲命的爺爺早已死去,不知道會變得如何。

將軍,你手下又被策反了! “澤哥!”南宮劍站在一旁臉色有些難看的叫道。

劉致澤伸出了手,示意讓他不要說話,南宮劍這兩個月的時間也沒有閒着,而是在道門修煉。

現在的他,不僅有着特殊的能力,同時也是一位六品抓鬼師了,他自然也看的出來那老者的不對勁。

“橙橙,你爺爺可能是累了,先讓他休息一下吧。”劉致澤來到董橙橙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

“師傅,你能幫我叫醒爺爺嗎?他都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了,我怕他會餓壞了。”董橙橙哀求着劉致澤。

可是劉致澤也沒有辦法啊,人都已經死了,除非自己現在去黃泉路把這老者的魂魄帶回來,可是鬼知道,他的魂魄離開多久了啊。

要是現在已經進入冥界了,那就算自己追過去也已經帶不回來了。

思來想去的,劉致澤一下子也手足無措了,他嘆息一聲,畢竟這事情董橙橙遲早也會知道的,當即開口道“橙橙,你爺爺不會醒了。”

風流財女 “爲什麼?”董橙橙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劉致澤。

那是一雙多麼純淨的眼睛啊,看的劉致澤更加不忍心了,他站了起來,走到一旁。

而南宮劍則是走了過去,道“橙橙,你爺爺他……他已經死了。”

“什麼?”董橙橙那粉撲撲的小臉頓時變得無比蒼白,死字,她還是不陌生的,可是她接受不了自己爺爺死去的消息。

“不……不可能,師叔,我爺爺他還沒死,求求你,救救我爺爺。”董橙橙手中的吃的,直接被丟在了地上,她直接跪在了南宮劍的面前,苦苦的哀求了起來。

“橙橙,人死不能復生,就算是你師傅也不能救你爺爺,更別說是我們了。”南宮劍嘆息一聲的說道。

“不會的,我爺爺說了,他還沒有把我嫁出去,不可能會死的,爺爺……爺爺,你醒醒。”董橙橙轉頭撲在了老者的身上哭泣了起來。

看着董橙橙那傷心欲絕的樣子,南宮劍實在是有些不忍心,他來到劉致澤身旁,開口道“澤哥,要不,你下去一趟?”

臥槽!!劉致澤聽到這話差點沒有罵娘,下面哪有那麼好去啊,別說他沒去過,就算是去過的人也不想去第二次,畢竟那不是生人待的地方。

此刻,劉致澤也懶得罵南宮劍了,而是搖了搖頭,正打算說話,忽然,一股濃厚的陰氣迎面而來。

讓劉致澤關瞳馬淵南宮劍司馬長風都是一愣,幾人趕忙轉頭看去,就看到不遠處,正有着一個老者,在偷偷的窺視着這邊。

劉致澤等人一愣,看了看那老者,又看了看董橙橙撲着的老者,那不是董橙橙的爺爺嗎?

而此刻,在董橙橙爺爺的身旁還跟着兩個鬼差,估計是負責來勾魂的。

劉致澤等人心頭一喜,看來不用下地府了。

劉致澤對着幾人使了個眼神,幾人頓時會意就向着那兩個鬼差和老者走了過去。

看到劉致澤等人走過來,那兩個鬼差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們可不會認爲劉致澤等人能夠看得到自己。

“老頭,好了,你看也看了,現在你該跟我們走了吧?”其中一個鬼差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不……不要,我還想要多看看我孫女。”老者聞言,立刻掙扎了起來。

可是那兩個鬼差卻不會這麼輕易的讓老者離開,當即掏出了哭喪棒,直接揮打在了老者的後背之上。

“啊……”老者慘叫了一聲,整個人就像是沒有骨頭似得,直接倒在了地上。

“死老頭,我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讓你見孫女最後一面,如果你繼續這樣子的話,那我們就只有強行把你帶會冥界了。”

兩個鬼差揮着哭喪棒指着老者怒吼道。

“喲,好大的威風呀!”這時,劉致澤等人來到了這兩個鬼差面前冷嘲熱諷的說了起來。

兩個鬼差以及那老者一愣,同時擡頭看去,就聽其中一個鬼差指着劉致澤,道“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能夠看得見我們?” 震驚的不止是那兩個鬼差,就連那董橙橙的爺爺也是一臉的震驚之色,他實在是想不通,爲什麼自己孫女帶回來的人能夠看得到自己和鬼差。

“道門中人。”南宮劍嘿嘿一笑的說道。

“不要什麼事都往道門上扯,要說就說是曹家的才行。”劉致澤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南宮劍的後腦勺上。

各種短篇微型故事 這小子真是豬腦子,這不是擺明把麻煩往道門上推嗎?你說你是曹家的多好啊,到時候冥界找麻煩也是找曹家的。

“道門的?難怪你們能看得見我們。”兩個鬼差相視一眼,就聽其中一個道“不過,我不管你們是不是道門的,我們此刻正在執行公務,還請你們不要妨礙我們。”

“不好意思,今天,我們還必須要妨礙一下你們了。”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如果這老者已經被帶入冥界了,那自己沒話說,可是現在沒有被帶走,那自己可就不能撒手不管了,畢竟那可是自己唯一的一個徒弟啊,自己不寵她寵誰呢?

“你們想如何?我們乃是轉輪王殿下派出來的,雖然你們道門強大,但是還不足以干涉轉輪城的工作吧。”其中一個鬼差有些害怕的說道。

此刻站在自己兩人面前的這幾人,竟然沒有一個是自己能夠看得透修爲的,也就是說,他們的修爲都在自己之上,如果能不鬧起來,那自然最好別鬧起來了。

畢竟這是人間,是道門的地盤,如果放在冥界,道門的人敢這麼囂張,絕對要被打死的。

“轉輪王啊?哎呀……那可就巧了,咱們可都是老朋友了。”關瞳嘿嘿一笑,去到一個鬼差面前,摟住了一個鬼差的肩膀,指着劉致澤,繼續道“你們可認識他?”

兩個鬼差相視一眼,同時搖了搖頭,他們還真的不認識劉致澤。

“他呀!就是你們那位轉輪王殿下在人間最大的敵人,你們應該知道是誰了吧?”關瞳擠眉弄眼的,自己都已經這麼提醒過他們了,想必他們應該知道了。

果然,在聽完關瞳的話後,那兩個鬼差的臉色頓時一變,相視一眼後,快速的掙脫掉了關瞳的手。

驚恐的說道“你……你是劉致澤。”

“看來我的名字在轉輪王那還挺響亮的嘛!”劉致澤摸了摸鼻子,從懷中掏出了一支菸點了起來。

劉致澤,三番五次與轉輪王做對,甚至還收服了轉輪王殿下的一名鬼帝,他早就已經是轉輪王殿下的仇人了。

可是因爲現在冥界爲了那冥帝之位戰爭四起,這才讓轉輪王沒有閒工夫來收拾劉致澤。

這兩位鬼差也不是新人了,他們自然也知道轉輪王如何的痛恨劉致澤的,只是他們沒想到,今天竟然這麼不湊巧,勾的第一個魂魄就碰上了劉致澤。

“劉……劉致澤,你……你如今已經被殿下加入黑名單了,如果你執迷不悟的話,殿下遲早會收拾你的。”其中一個鬼差顫抖的說了起來。

他說的意思,說白了就是這個老者的事情,讓劉致澤不要多管閒事了,否則轉輪王一旦閒下來,你劉致澤就會必死無疑的。

“說話歸說話,你那腿別特麼抖行嗎?”劉致澤吐了一個菸圈有些無語,繼續道“你們下去吧!這老人家,我劉致澤保下了。”

“劉致澤,難道你真想與轉輪王殿下開戰嗎?”另外一個鬼差的膽子要大不少,指着劉致澤就怒吼了起來。

“給你們三秒鐘,不滾,你們就別走了。”劉致澤豎起了手指頭冷冷的說道。

“我們走……”兩個鬼差臉色一變,二話沒說,直接轉頭就打算走。

然而,這時,劉致澤再次叫了起來,道“等會……你們回去順便告訴一下你們的那位殿下,再給這位老人家五十年的壽命,如果話沒傳到,你們以後就別上來了,不然見一次打一次。”

聞言,兩個鬼差身體一顫,二話沒說,快步跑了起來,直接消失不見了。

看着兩個鬼差離去,劉致澤才微微一笑的轉過頭看向了地上的老者,伸出了手,把老者扶了起來。

道“老人家,你就是橙橙的爺爺嗎?”

老者點了點頭,他只是個普通人而已,哪裏有見過剛纔的事情啊,此刻的他腦袋甚至都轉不過來,爲什麼那兩個鬼差會那麼害怕眼前的這個少年。

這少年明明就很好,當然了,他更加震驚的是劉致澤的身份,爲什麼連鬼差聽了他的名號都會害怕成那樣子。

“好了,老人家,你回肉身去吧!橙橙還在等着你呢。”劉致澤笑了笑,看向了董橙橙,此刻董橙橙正哭的傷心着,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劉致澤這邊一眼。

“謝謝……謝謝你們。”老者激動的對着劉致澤等人感謝了起來。

他慢慢的向着自己的身體走了過去,去到董橙橙面前的時候,他寵溺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女,就躺回了自己的身體。

“橙橙。”這時,南宮劍飛快的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董橙橙,笑道“橙橙,別哭了,你爺爺就快要醒過來了。”

董橙橙一愣,有些不信的看着南宮劍,抹了一把眼淚後,才問道“真的嗎?”

“咳咳……”忽然,地上的老者輕輕的咳嗽了起來,董橙橙整個人都呆住了,自己爺爺真的醒過來了。

董橙橙掙脫了南宮劍的手,看着自己爺爺睜開了眼睛後,她激動的撲了過去,眼淚流的更快了。

而那老人家則是笑了笑,鬆開了他的雙手,就看到他雙手中,正有着半個發黃的饅頭,這是他爲董橙橙準備的。

看到這裏,劉致澤也就明白老人家爲什麼會死了,估計是被餓死的,雖然他拿着半個發黃的饅頭,但是卻想要爲自己孫女留着,只是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沒有等到孫女回來就已經一命嗚呼了。

老人家與董橙橙相互擁抱了起來,不停的撫摸着董橙橙的腦袋,看起來也是十分的高興。

而劉致澤等人則是一直在一旁很有耐心的等待着,直到這爺孫倆哭夠了,劉致澤才走了過去,把自己收徒的事情說了一遍。

老者差點就跪謝劉致澤祖宗十八代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如果不是董橙橙拜師劉致澤,恐怕自己早就入冥界了。 隨後,司馬長風再次叫了一輛車來,直接對着董橙橙和她爺爺就一起離開了這天橋底下,直接向着酒店而去了。

回到了酒店,南宮劍去給董橙橙爺孫倆開房間去了,等劉致澤回到了套房後,就看到劉山元正和自己的孫媳婦還有諸葛芯交談着。

劉致澤似乎聽到劉山元在說他年輕時候的事情,聽的諸葛楠諸葛芯和洛羽靈一愣一愣的。

嫡妃狠張狂 看到劉致澤回來,諸葛楠和洛羽靈快速撲進了劉致澤的懷中。

劉山元已經和這兩位孫媳婦打好關係了,而這兩位孫媳婦也很照顧他,每天把他伺候的跟個皇帝似得,劉山元別提有多高興了。

關瞳馬淵司馬長風跟在其身後也走了進來,他們看到劉山元后還是很老實的叫了一聲劉老爺子。

“爺爺,身體恢復的怎麼樣了?” 女尊天下:魅惑王爺 劉致澤坐在一旁問道。

劉山元含着笑點了點頭,他這輩子,最沒有做錯的就是把自己兒子給送出了劉家,從而得到了這麼好的一個孫子。

“小澤,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說。”劉山元看了看四周的人開口說道。

“說吧,他們也不是外人。”劉致澤笑了笑。

劉山元點了點頭,當即嘆息一聲,開口道“是這樣子的,剛纔劉朋奇來找過我了。”

“劉朋奇?”劉致澤眉頭一挑,他看向了洛羽靈,沉聲道“你沒打斷他的腿?”

洛羽靈被劉致澤一瞪,當即有些不好意思了,支支吾吾的指着劉山元,道“是……是爺爺不讓。”

“小澤,你也別怪羽靈了,是我讓她這麼做的。”劉山元苦笑一聲的說道。

他知道自己孫子對劉家有着很大的恨意,但是卻沒想到恨意這麼強,劉朋奇不過是來找自己而已,他竟然想讓自己的媳婦打斷別人的腿。

“爺爺,不管劉朋奇說了什麼,劉家的覆滅,是在所難免的,我不趕盡殺絕已經是對他們最大的恩賜了,您也不需要多說什麼了,過幾天,我就把你送到我爸媽那去,你去見見他們。”

劉致澤開口說了起來,根本就不想聽劉朋奇的話,因爲劉家現在已經窮途末路了,他們來找劉山元,無非就是想要自己放過劉家罷了。

“小澤,我知道你恨劉家,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秦廣王插手這事了,他派出了鬼差前來找我,要求我勸你放過劉家。”

“秦廣王?”劉致澤眉頭一挑,臉色一下子就拉了下來,沉聲道“爺爺,不用管他,秦廣王那,我去解釋。”

“可是……小澤,劉家畢竟是我們的根。”劉山元嘆息一聲的說道,他的樣子一下子就變得無比蒼老了。

人老了,也就開始懷念以前了,畢竟他是在劉家長大的,雖然劉家對他有些問題,但是劉山元始終還是做不出那種欺師滅祖的事情來。

劉致澤看着劉老爺子也是很無語,之前劉家都那般對他了,可是劉老爺子現在還想着要保住劉家。

如今的劉家已經是覆滅在即了,只需要自己一句話,估計劉家就能夠徹底的從十八大家族之中除名了。

“小澤,這是劉朋奇給你的信。”劉山元從懷中掏出了一封信遞給了劉致澤。

劉致澤接了過來,當即看了起來,信上的內容,無非就是劉家如今已經知道錯了,並且,只要劉致澤承諾不再針對劉家。

劉朋奇願意交出劉家家主的位置,從此以後以劉致澤一脈馬首是瞻,也就是說他們如今想要歸降劉致澤了。

看完了信後,劉致澤把信遞給了關瞳和馬淵,南宮劍和司馬長風也湊了過去看了起來。

不多時,才聽南宮劍開口道“澤哥,劉家能信嗎?”

劉致澤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劉家能不能信。

“少爺,如今劉家覆滅在即,我們不能夠停手了,只需要你一句話,我立刻發動整個司馬家族,把劉家夷爲平地。”司馬長風也開口說道。

聽到司馬長風的話,劉山元臉色頓時一變,他從沙發上跳了下來,看着劉致澤,道“小澤,算爺爺求你了,放過劉家吧!如果你覺得我的話不夠,我還能給你跪下,只希望你能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劉家。”

說完,劉山元還真的雙腿一彎,就打算跪下去。

劉致澤怎麼可能讓劉山元跪自己啊,那可是要天打雷劈的,不說劉山元是自己的爺爺,就算是任何一個長輩,劉致澤都不敢承受這份大禮。

“爺爺,你怎麼能這樣呢?難道你忘記劉家是怎麼對你的了嗎?”劉致澤反問道。

“可……可那畢竟是我的家啊。”劉山元蒼老的臉龐上露出了爲難之色。

他也知道,自己孫子是想滅了劉家,可是他卻不想如此。

“主公,放過劉家吧。”這時,心塔內的孫乾和劉封也開始說了起來。

“主公,請放過劉家吧!”一道整齊的聲音再次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劉致澤知道,這是數十萬陰兵同時在爲劉家求饒。

“主公,劉家畢竟也是您的本家,雖然他待您老爺子不薄,但好歹也是您先祖留下來的後人。”孫乾繼續說道。

“唉……罷了,爺爺,聽你的,放過劉家,不過,從今天開始,我父親要正式接管劉家。”劉致澤開口說道。

“好……好,只要你答應放過劉家,劉傢什麼都能夠答應你的。”劉老爺子激動的說道。

看到劉老爺子的那樣子,劉致澤臉部微微抽搐了起來。

尼瑪!!你到底是我爺爺還是劉朋奇的爺爺啊,怎麼感覺胳膊肘一直在往外拐啊。

當然了,劉致澤既然已經開口了,那麼就不會後悔的,接下來,劉山元就聯繫了劉朋奇,劉朋奇二話沒說的就答應了劉致澤的要求。

而劉致澤也聯繫上了劉純,劉致澤的意思很簡單,劉朋奇他們雖然是歸降了,但是依然不可靠,如果想要緊緊握着劉家,那就必須要讓自己人去掌控劉家。

而這個最好的人,無非就是自己的父親,劉純了。

當然了,劉純一開始是拒絕的,可是在聽說劉山元已經被救出來,以及劉致澤的處境後,他二話沒說,直接答應了下來,並且說明天就趕往京都。

就在劉家事情解決之後,劉致澤再次開始了第二輪的計劃,正是對曹家、孫家、張家、鮑家、公孫家以及孔家動手了。

這六大家族曾經可是截殺過自己的,劉致澤可沒有那麼好心放過他們。

道門,諸葛家,司馬家族,夏侯家族,接到通知後,立刻對六大家族的企業發起了強勢的進攻。 短短的三天之內,以曹家爲首的六大家族的勢力快速收縮着,他們不敢和劉致澤硬碰硬,首先,現在,他們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他已經不是劉致澤的對手了。

劉致澤現在身爲道門的少會長,道門以他爲尊,諸葛家、夏侯家、司馬家也都紛紛跟着劉致澤的腳步走。

諸葛家、夏侯家、司馬家對於六大家族來說倒不是什麼威脅,可是道門就不一樣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