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雋笑了笑,他看了程金一眼,目光挺淡的,最終也沒說什麼,只隨意開口:「知道了。」

說完他直接拉開門,朝秦苒的方向走過去。

程金還站在原地,看著程雋的背影,不由抿了抿唇。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

程木的收藏室。

秦苒還在研究有些銹跡的鎖。

這是陳淑蘭留給她的,她不想用蠻力破開,但陳淑蘭也沒給她留鑰匙。

就在她想要不要找個開鎖專家的時候,程雋在她身邊蹲下來:「要開鎖?」

「嗯,」秦苒還半蹲在原地,稍微擺弄了一下,這鎖挺復古的,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銹跡,「不知道還能不能打開。」

她正想著,程雋就伸手,抽走了她手中的盒子,看了一下,「彈簧珠卡位的,能開。」

他說著,讓程木把工具箱拿過來。

然後就把這木盒拿到了外面,把木盒放到桌子上,自己隨手拉開了一張椅子坐下。

秦苒跟在他身後坐到他對面,手散漫的支著下巴,挺好奇的看著他,「這你也能打開?」

她覺得自己學的夠多夠亂的了,程雋這學的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誰能把醫生跟開鎖匠聯繫在一起?

好像還聽秦漢秋說過他經濟學也還行。

「還行吧,研究過一段時間。」程雋瞥她一眼,不緊不慢的開口。

程木把工具箱拿出來,程雋伸手在裡面翻了翻,找出了兩個回形針,修長的手指稍微一捏,輕鬆的扳直,然後把盡頭彎成一道微小的弧度。

又信手拿出了一個扳手,把一端插到鎖芯中。

秦苒沒研究過這些鎖的構造,在她眼裡,就沒有捶不爛的鎖。

此時也沒看他究竟是怎麼操作的。

一雙眼睛只是看著程雋,他平日里做事總是懶懶散散,似乎大部分事都能預料,都不太放在心上。

此時低著眼眸,輪廓分明的側臉有些淡,揮灑著自信。

「咔擦——」

鎖被打開。

程雋隨手把回形針跟扳手扔到工具箱里,才朝秦苒抬抬下巴,指尖在藍色的盒子上敲了敲:「拿去。」

秦苒對程雋程木沒什麼防備,就把盒子蓋子打開。

裡面放著一份文件,像是研究報告,還有一塊像是深黑色的金屬,也不知道放了幾年,都沒有任何銹跡。

程木看到這些,沒看出來什麼東西。

陳淑蘭跟寧薇在雲城的時候,程木看出來這兩人有些不像是什麼普通人,但也沒猜出來究竟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此時當然也看不出來,他只是低頭看了眼木盒,就收回了目光。

繼續回到房間看秦苒給他的一堆書籍。

秦苒看著研究文件,抿了抿唇,知道那應該是外公最後留下的東西。

她身後翻了一下,把文件跟那塊金屬拿過來,在盒子最底下翻到了一封略微發黃的信件。

剛拿出信件要看,程雋卻猛地按住了秦苒的右手。

秦苒抬頭,看向程雋,挑眉。

「拿回房間看。」程雋沒有看她,目光只是盯著盒子里那塊金屬,好半晌,才抬了抬頭,「你外公……真是……」

他不知道用什麼語言形容,漆黑的眸子里卻是明晃晃的顯露出敬意。

「行。」秦苒也沒問什麼。

她「啪」的一聲把盒子蓋上。

兩人一起上樓。

等程雋出去后,程金才走到程木的收藏室內,看著盤腿坐在地上看漫畫的程木,他淡定著一張臉,詢問一句:「歐陽薇最近有聯繫你嗎?」

「沒,」程木抬頭,驚訝的看了眼程金,「你們都不讓我聯繫她。」

他到現在都沒想出來為什麼。

程金若有所思的「嗯」了一聲,「沒錯,你做的對。」

「啊,對了,哥,你等等,我給你轉點錢。」程木想起來一件事兒,他拿出來手機,給程金轉了兩千萬。

程木轉錢要走很多程序,沒程金那麼快,兩千萬,估計要幾個小時核實才能到賬。

但程金看到了程木賬目上的一個億,他頓了一下,挺詫異:「你哪兒來的這麼多錢?」

「秦小姐教我的。」程木抬了抬下巴,眉宇間看得出來還挺得意的。

看程木這樣子,程金乾脆什麼話都沒說。

他站起來,直接出了房間門。

**

「我去書房處理點事。」回到樓上,程雋看了眼秦苒,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別想太多,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想了想,他低頭,「最近最好緊跟著我。」

秦苒看著他,這句話徐老之前就跟她說過。

她就點頭,本來想問問程雋是不是知道這盒子里的東西。

但看著程雋的反應,她大概就能猜出來,他肯定知道。

她轉身,若有所思的往房間走。

「算了,」程雋看著她的背影,想了想,還是一伸手,把她又拉了回來,「一起去書房研究。」

陳淑蘭留下的東西確實是寧邇的研究資料。

秦苒坐在書房的桌子上,看著上面的資料。

裡面確實如徐老所說,又一份名單。

陳淑蘭一直是寧邇的助手,當初方震博在陳淑蘭的葬禮上稱陳淑蘭為陳教授,顯然就是認出了她。

程雋開著電腦,同M洲程水那邊拉了個視頻。

開完會議,他又出門接了個電話。

秦苒坐在椅子上,看程雋的背影,一手敲著陳淑蘭留下的名單,略微思索。

還沒想出來什麼,放在手邊的手機響了一聲。 秦苒低頭看了一眼,是京城本地的電話號碼。

她不認識。

怕是實驗室的人,秦苒伸手接起來。

電話那邊是一道女聲,優雅冷靜:「秦小姐,你好,我是歐陽薇。」

這個名字,在秦苒這裡如雷貫耳,先是出現在程木、郝隊這裡。

后在129那邊頻繁出現。

連徐老、秦管家那邊都會出現這個名字。

秦苒也動手查過歐陽薇的資料,都挺普通的,完美無缺,看不出任何疏漏。

沒有人比秦苒更清楚,越是完美無缺的資料,越是不簡單。

妖嬈盛夏 她在129查過京城秦家沒落的前因後果。

當初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秦家會被一個新興家族歐陽家取代,看起來好像很合理,但……

秦苒往椅背上靠了靠,無比的風淡雲清,她挑眉,直截了當的:「有事?」

「沒什麼,只想約秦小姐見上一面。」手機那邊的歐陽薇聲音依舊挺優雅的,「我這邊有件事,你肯定會感興趣。」

秦苒低眸,沒說話。

從程木程溫如那幾個人的反應中,秦苒就知道歐陽薇應該是喜歡程雋的。

秦苒情商不太高,但這麼明顯的事她自然能猜出來。

只是她一直奇怪的是,程雋在京城風評並不好,大部分對他的評價就是沒了程家什麼都不是,歐陽薇在京城熱度高得出奇,兩個人簡直南轅北轍。

這種情況下,歐陽薇這反應態度……

也太奇怪了一點。

「我感興趣的事,我自己會查。」秦苒翹著二郎腿,不太感興趣的。

那邊的歐陽薇半點也不意外,聲音依舊優雅,「如果我說,是寧海鎮實驗室的爆炸案呢?秦小姐,您要是感興趣,明天中心咖啡廳,我等你。」

說完,歐陽薇掛斷了電話。

書房的秦苒,坐在書桌邊,眼眸微微眯起。

「在想什麼?」程雋從門外進來。

「沒什麼。」秦苒抬頭看了他一眼,心裡微微思索,歐陽薇的話,不可能全信,但她能知道實驗室的爆炸案,可能會知道一些蛛絲馬跡。

無論什麼,她對歐陽薇有了些興趣。

「明天我要去一趟程金的總部,」程雋也沒坐回去,只是懶洋洋的靠在秦苒身邊的椅子上,「你沒事跟我一起去吧。」

秦苒「啊」了一聲,意識到他說了什麼,頓了下,「行。」

歐陽薇說的那個咖啡館就在程金那總部不遠處。

剛好。

秦苒說完,微信有了條新消息,是陸照影的——

【明月妹妹在我這裡。】

秦苒手指一頓,她回了一句話給宋律庭,才問陸照影緣由。

**

陸家。

潘明月在陸家客房,她坐在床上。

鼻樑上的眼鏡被拿下,目光有些迷茫,臉色蒼白,沒有絲毫血色,拿下眼鏡的那張臉乾淨漂亮,纖細的脖頸卻凸顯的有些脆弱。

陸照影在外面跟秦苒回了一句話,才敲門進來。

向來大大咧咧的他,看到床上的人,腳步頓了頓,然後把托盤放到床頭柜上,才若無其事的開口:「是跟那個姓封的吵架了?你有什麼事,跟他說清楚吧,說清楚就好了,別一個人藏著。封辭他其他方面我不清楚,但人品很好。」

說完,他抬了抬手,想要去拍拍潘明月的肩膀,轉到一半又放回去摸著自己的耳釘。

「把飯吃了。」說完后,他看了潘明月一眼。

潘明月抿了抿唇,她看著陸照影,「謝謝。」

陸照影看了她好半晌后,笑笑,「沒事。」

轉身出了房門。

剛帶上門,就看到了陸母那張臉。

陸照影被嚇得一跳:「卧槽?媽你怎麼神出鬼沒。」

「看你慫的啊,」陸媽媽雙手環胸,不屑的看了陸照影一眼,「就你這模樣,可別禍害人家小姑娘!」

陸照影:「……」

**

門內,潘明月手上拿著手機,腦子裡回想著陸照影的話。

找出封辭的手機號碼,給他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聲就被接起。

電話那邊的封辭等的很急,電話一接通,就認了錯,並解釋:「明月,我跟她真的沒關係,都是高中校友亂傳的……」

那時候的封辭跟林錦軒也是意氣風發,封辭沒有否認傳言,就這麼亂七八糟的傳成了一對。

潘明月聽了很久,手指動了動,「我報警……」

「這件事就過去了,我們都不說了好不好?是我不對。」手機那頭的封辭撓著自己的頭,「你現在到底在哪兒?」

聽著封辭的話,潘明月不由閉了閉眼。

她要的不是封辭敷衍的道歉。

只一字一句的開口:「可是封辭,是他們不對。」

說完,潘明月就掛斷電話,頭埋在膝蓋內。

電話再度響起。

潘明月低頭看了一眼,是封夫人。

她有些麻木的接起了電話。

「潘明月,既然你現在認清了要離開我兒子,請你就不要再回來打擾我兒子,」那邊的封夫人,聲音有些居高臨下的,又帶著些許嘲諷:「你應該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有哪點配得上封辭?」 “……”幾人面面相覷。

“你們聽出點什麼了嗎?”靈雪揉了揉額頭,轉頭看向這裏貌似最鎮定的8051。

“當然。”8051點了點頭,然後指了指楚易和周圍:“相信對比一下這位和這裏,大家就能看出一些東西了吧。”

雖然在場的都是穩重之人,唯一不怎麼穩重的楚玲,還因爲不清楚這些東西而屬於不明真相羣衆,但另外五人都有些忍俊不禁地抽搐着肩膀,讓一旁講述的木曉一陣無語。

這可是他的杯具故事啊,這些傢伙爲什麼會笑呢?

“好了好了,這個傢伙還真可憐。對了木曉,既然你有名字,那被關起來的傢伙應該也有吧?”這時候靈雪想起了正事。

“啊,哦,是白惡。”

“百惡?還真是……誒,說起來8051,這個名字有什麼問題嗎?之前你曾經說過,這空幻的三意識名字也是有規律的,而從灰理上看,可能是灰白黑類似姓,這個百好像對應白哦。”聽到這裏,已經可以看出靈雪的主要目的,還是想將外部類似文明的發展,向空幻的三意識上聯繫,畢竟大家都與空幻的關係很好,希望他能回來做這個精神領袖。

聽說你曾愛過我 而聽到這裏,8051明顯眼前一亮,隨即便點了點頭。

(靈雪說的應該沒有錯,那麼這個蛹化體會不會就是三意識之一呢?)

想到這兒,8051又搖了搖頭。

(雖然感覺很像,既掌握了這些知識,又教導其它人這些東西,名字也很想,但是,空幻的三意識都是以空幻的基礎意識,擴展某方面情緒,壓抑其它方面情緒而成。但這種擴展和壓抑都不多,比如灰理,雖然有些偏理性,但也有感性的一面。)

偏着腦袋,8051繼續思考着。

(而這個白惡,雖然聽起來像是偏惡的一面,但按空幻的性格,最多也就是前兩種,收集好看的東西和嗶——,至於強制驅使嘎嘎猿修建建築,之後又趕回去,甚至還將嘎嘎猿小孩扔給地面部落。這看起來都不想是空幻能做出來的,更不說殺死同類了,這就更不是空幻會做的事了。而且,既然已經蛹化,不可能不知道神殿的事。)

思及此處,8051點了點頭,重新看向木曉,全然不顧周圍被她又是點頭又是搖頭又是偏頭,而弄的不明所以的同伴們。

“那個白惡,剛到山上時有多大?離現在有多久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