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

雷電帶走她的一切,包括生命。

凱爾多遠遠的朝著秦毅這邊望了一眼,眉目間滿是陰寒之色,不過隨即就化為了冷笑。

他舉著雙手,化作一團精純的光明元力,他的下方就是一棟宿舍樓,裡面有數百名學生。

這光明元力落下去,整棟宿舍樓就會化為齏粉,他沒有猶豫,因為他本就是要以破壞為目的,讓這小子承擔這些罪名,阻止那種藥物的發售。

秦毅神念將這一幕幕看在眼中,他手中握著一把銀色長劍,張口吐出一團真元,銀芒大盛。

「去!」

銀芒在夜空中極為耀眼,就像一顆流星劃破長空,只是那種速度,宛如頃刻間就能飛出地球。

曾有古劍修,負劍四海游。

今有傳道者,飛劍取人頭。

秦毅無疑就是傳道者,傳承上古修真之道,一柄飛劍已經到了如揮臂使的境界,配合他的神念簡直無往而不利。

凱爾多異能確實強大,然而它不具備東方武者具備的東西,無法感應到這種危險的到來。

「噗嗤~」

脖子上忽然飛起一抹猩紅的血絲,他眉頭一皺,下意識的用手捻了捻,然而下一刻,鮮血噴湧入柱,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體,那是一個無頭的身體,還在噴涌血柱。

這是他最後一刻的意識。 光明元力消散,秦毅雙目依舊緊閉,飲邪劍在空中劃過一抹亮光,接連刺破了數顆黑暗發球,朝著黑暗之主赫米爾刺去。

「不好!」

赫米爾戰鬥經驗還要在光明之子凱爾多之上,畢竟生於黑暗,經常從事的一些見不得光的活動,經歷了無數戰鬥。

武道大帝 他下意識的便要朝著遠空掠去,速度快到極致。

在這種極致之下,甚至都開始與飲邪劍拉開距離。

「天真!」

秦毅神念一動,銀芒乍現,比之前要璀璨數倍不止,那速度也是瘋狂暴漲,幾乎一瞬間,便追上了赫米爾。

「你敢斬我,黑暗聯盟必將追殺你至死!」遠空傳來赫米爾驚恐至極的叫喊聲,然而這聲音戛然而止,一道屍體掉落了下去。

「黑暗聯盟么?來了,就不用再回去了。」

秦毅淡淡說道。

「怎麼少了一個人?」秦毅眉頭微皺。

雷系異能者、寒冰異能者、光明異能者、黑暗異能者皆是身死。

那火系異能者卡米修斯還在封鎖大陣中無法出來,結果風系異能者北羅卻是不見了。

不過在秦毅一擊之下,他已經是受了重創,現在即便是逃,也不可能逃出多遠。

「秦尊者,我來遲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從遠處的天空傳來,青衫中年男子手中拎著一個人,踏空而來。

「青龍?」秦毅臉色有些怪異。

戰鬥結束結果焱龍部的人來了?是不是太巧了點?

當然,秦毅也沒有責怪了意思,只是純粹覺得有些蛋疼。

今天若不是他心有所感,提前服下丹藥衝擊先天,現在決然是保不住金衡大學的,即便是最後能夠戰勝六人,學校也必然是損失慘重。

「十分抱歉,接到總部通知后已經在快馬加鞭,沒想到已經結束了……不過好在,我抓到一個想要溜走的漏網之魚。」

青龍隨手將一道人影丟在地上,正是那試圖逃走的北羅。

「我是風之神殿的聖子,殺了我的話我們將會徹底走向對立,這對你們沒有好處。」

「放過我,我發誓永遠不會再踏足華國。」

北羅心中恐懼,他今年才六十多歲,並不算很大,以他們這種級別的異能者,即便是活上二三百歲都不意外,未來有大把的時間可以衝擊更高一級的SS級異能者,成為風之神殿的殿主級別人物。

他不想死。

「機會我給你們了,你們沒有珍惜。」秦毅咧嘴一笑,並指一劃,都沒有看到有什麼異常閃過,北羅雙目猛然瞪大,氣斷身亡。

「你已經幫到忙了,我剛剛還在可惜,居然漏了一個。」秦毅笑著說道。

「不,這是我們焱龍部的責任,如果這次金衡大學發生災難,我們肯定難辭其咎,畢竟這種事一般都是我們焱龍部來做,他們別的國家異能者想要來犯,還得問問我們焱龍部才行。」

「只是這一次,我們確實沒有得到消息,以為只是那些小嘍啰殺手而已。」青龍有些慚愧的說道。

說到這裡,秦毅臉上再度出現凝重之色。

「我很奇怪,如果僅僅是抗癌藥,沒有必要如此興師動眾吧?這些人的實力,幾乎都到了七玄閣閣主那般,在西方世界絕對不是默默無聞才對。」

青龍點了點頭。

「確實,這些人全都是來自西方神殿,那裡的神殿勢力,就像是我們這裡的各種教派。」

「你殺了的這些人,幾乎都是聖子聖女級別,地位崇高,都是被當成下一代殿主培養的,這回事情真是鬧得大發了。」青龍笑著說道。

雖然他話是這樣說,可是臉上卻沒有絲毫凝重之色。

「西方異能者跟我們東方修法修武之人一直都是敵對關係,互不相讓,一直都想找個機會打擊我們華國武者一下,然而卻從未得償所願。」

「這次可好,一下子損失六大高手,簡直是大出血,而且這六個人,可以說是他們那些神殿未來幾十年的希望,現在呵呵……全都沒了。」青龍有些幸災樂禍。

論單打獨鬥,他連其中一個都沒有把握留住,好在北羅受了重傷,他才能夠趁人之危將之抓來。

他們華國出了一個逆天的秦尊者,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

然而說是秦尊者,誰知道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少呢?青龍有種預感,或許他能夠有機會,跟老爺子一戰。

「他們招惹了我,我自然不會留下他們,惹麻煩也好,解決了麻煩也罷,他們要戰便戰,若是喜歡背後耍手段,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做出毀根滅絕之事。」秦毅淡淡說道,空氣中散發著一種肅殺之氣。

「不過有一點確實奇怪,這是我們焱龍部也想不到的,就是他們為何會聯手來對你出手?他們那些神殿下面有無數信徒,根本不缺錢,也不會在乎一個抗癌藥的配方……,為何會讓你交出配方?還要抓你過去?」

這一點不光是秦毅搞不明白,青龍同樣不懂。

於是兩人目光朝著多米修斯望了過去。

「火女,又見面了,只是這次你的狀態貌似不怎麼好啊。」青龍面色略帶調侃的說道。

他跟多米修斯有過幾次接觸,他的實力雖然比對方略高一籌,但是卻沒辦法擊敗對方,畢竟相差不大,想要擊敗太過費力。

多米修斯臉色很差,她嘗試了很多辦法,然而就是沒辦法衝破這囚籠封鎖的陣法,源源不斷的天地力量加持,讓這個大陣不存在能量枯竭之時,她想用火焰力量慢慢去耗,簡直就是不現實。

「青龍,這次我們栽了,但是你不要得意,你應該知道這件事傳回西方,將會引發怎樣的震動,你們焱龍部都很難壓住。」多米修斯聲音清澈冷冽,渾身沐浴火焰之中。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我警告你,秦尊者,你所研發的抗癌藥,一旦發售出去,會對社會造成很不好的後果,到時候出了事情,所引發的災難,都將由你負責。」多米修斯面色凝重的說道。

秦毅一愣。

造成不好的後果?引發災難?

說實話秦毅研發這種葯,除了想要幫助秦家崛起,同樣也想造福一下社會,畢竟他殺孽太多,積點功德並沒有什麼不好。

所謂不好的結果,他真的沒有考慮過。

「你說的話我聽不懂,你們這次過來想要我的配方,還想把我抓過去,只是想斷了抗癌藥的製造跟發售?」秦毅笑著問道。

多米修斯閉口不言。

「火女,你們那些神殿什麼作風誰會不知道?一群唯利是圖的偽君子,也會考慮社會後果的事情?你們甚至試圖毀了這個學校,就沒有考慮過社會影響問題?」青龍面色諷刺。

「能夠讓你們六大神殿聯盟起來的,必然是驚天的利益,其他的都沒有可能,不要想用你的語言去蠱惑任何人了。」

多米修斯面色赤紅,眼睛中光芒一閃,隨即閉口不言,她現在落在對方手中,其他人全部身死,她即便是說什麼都失去了意義。

而秦毅也懶得繼續跟她廢話。

「這件事我遲早會調查清楚,你先下去陪他們吧。」

秦毅隨手一捏,那囚籠之鎖直接收縮,將裡面的空氣擠壓成了高真空狀態,在空中直接爆碎開來,能量消散之後,連多米修斯那個女人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青龍咽了口唾沫。

這個秦尊者殺起人來還真是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大概這也是對方如今成就如此之大的原因吧……

「秦尊者,這件事的後續我們焱龍部會給處理乾淨,上面的問題就不用擔心了,沒有人會找你麻煩……不過那些人,怕是還要你自己去解釋一下,畢竟無法堵住所有人的眼睛。」青龍望著百米之外一些人影正在朝著這邊快速走來,露出一絲無奈之色。

秦毅點了點頭,轉過身去,宋欣玉她們已經走到了跟前。 宋欣玉忽然有些害怕,不敢叫他的名字。

「秦……秦……」

站在面前,穿著警服,她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剛才,應該不是幻覺吧?」

宋欣玉真心希望今晚的一切都成為一場夢,夢醒來還是那種老常態生活,平凡人、普通人,抓抓壞人,管理一下金衡市的治安,這就挺好的。

然而這一切都不可能了,今晚的一切不會從她腦海中被抹去,就像經歷了一場神話。

「你可以掐掐自己。」

秦毅淡淡說道。

隨即目光轉向旁邊的周沁雅,「沁雅,校長他們呢?都沒事吧?」

「校長他們都被警方轉移到安全地方了,那些學生也都安排在宿舍中,有校園保安看著,應該都沒有事,你呢?你也沒事吧?」周沁雅眼神一眨不眨的盯著秦毅,裡面的小星星已經很明顯的開始閃光了。

可以看到,這不是簡單的崇拜。

秦毅點了點頭。

「我沒事,你馬上通知校長他們,看看學校這些損失怎麼補救一下,盡量不要影響到學生正常上課,另外,做做校長的思想工作……盡量別透露我的事情……就說……就說……恐怖襲擊。」

秦毅摸了摸鼻子說道。

看都秦毅居然也會露出這般可愛的模樣,周沁雅掩著嘴笑了起來。

「放心啦社長,我知道該怎麼說的。」

秦毅乾笑兩聲,隨即望向宋欣玉,「宋隊,我知道你對我一直有意見,不過考慮到平民還有學生的恐慌問題,還是希望你酌情保個密。」

宋欣玉緊緊咬著嘴唇。

這個她一直以來都比較討厭的傢伙……居然這麼厲害,說實話如果之前她就知道秦毅這種種秘密,她根本生不出來得罪他的心思……因為兩人根本就不在一個平面之上,沒法比較,她連得罪對方的資格都沒有。

而秦毅,一直以來卻並沒有計較他的冒犯,很是寬容。

這讓宋欣玉心中還是有些小感動的。

「我不是傻子,我知道該怎麼做,消除影響這件事就交給我吧,反正今天有殺手襲擊已經是很多部門都知道的消息,編造一個恐怖襲擊,製造一點證據並不難。」宋欣玉抿著嘴唇淡淡說道,眼神有些複雜。

「呵呵,宋隊不愧是幹警察的,那這種事就交給你了。」 匈奴王后 秦毅笑著說道。

讓宋欣玉出面說是恐怖襲擊,比別人都要有說服力,畢竟她是這次事件的警方負責人,到時候搞個發布會什麼的,幾乎就不會有人懷疑了。

「只是這次死了這麼多人,恐怕國際上會有些糾紛……」

「這你們就不用管了,我們軍方會處理。」青龍站出來說道。

宋欣玉點頭,隨即深深看了秦毅一眼,宛如要把秦毅刻在心裡一樣,之後便轉身離開。

而周沁雅也是去處理學校的事情。

此時此刻的校園已經亂成一團。

門禁被解除,無數學生涌了出來,望著已經平靜的夜空。

之前還是一副末日景象,天上五顏六色的光芒交錯而過,一會寒霜天凍,一會炎熱酷暑,一會又是雷鳴陣陣,宛如響徹在耳畔,簡直快要把人給逼瘋了。

這才多久一會?幾分鐘時間而已,這種末日景象竟然就憑空消失了,實在是太難以讓人理解了一些。

議論紛紛。

討論的話題幾乎都是末日災變之類,但是他們通過手機翻看新聞還有很多實時報道,也沒有介紹到這件事的,難不成只有他們金衡市或者是金衡大學才有這種景象?

不過一會之後,他們看到金衡市的某些論壇,居然就有討論這件事的帖子出現,這還算是比較讓人欣慰的。

只是討論的內容卻是比較玄奇,有人說看到了人影在金衡大學某教學樓天台大戰,有人說看到了UFO降臨,發出奇異光彩,還有人說上界有仙人下凡,反正種種說辭都能找到一些證據。

有幾張照片還是可以考證的,有人拍到了一襲白衣的身影,只是比較模糊,連輪廓都很難看清。

不過一會功夫之後,便有學生聲稱目擊者,看到了超人大戰,活生生的超人大戰,一個華國傳統道修、如同神仙模樣的人,大戰穿著華麗如同古希臘神話人物的神仙,而且是第一敵六。

發表這種言論的,自然是那些偷偷溜出來,確確實實看到事件經過的幾個人。

腹黑總裁二手妻 只是沒有照片的說辭終究是顯得蒼白,那些學生順利被教務處請去喝茶了,理由是編造謊言,散步恐慌,要寫檢討書。

對此他們深感委屈,但是學校的要求只得照做,他們心中知道,真相將永遠保存在他們心中。

並且他們相信,既然有這種存在,在未來的某一天,肯定會暴露出來,畢竟紙包不住火。

那個時候他們看到的一切便能夠被證實了。

當然,這只是個插曲,當宋欣玉第二天正式召開了發布會,確定昨晚金衡大學事件為恐怖襲擊的時候,一切猜想都變得沒有意義,必經警方還是非常權威的。

只是那生物學院一棟教學主樓頂樓被生生削去的場景,遠不是恐怖襲擊就能簡單解釋的。

什麼樣的武器能造成這種奇怪的破壞?倒是想被人拿著四十米大刀砍下來的……

所以還有少數一部分學生,對此番事件依舊是抱著猜疑的態度,並且試圖去發掘真相。

在這種大前提下,一個新興社團在校園中崛起,命名為『詭秘探索社團』,寓意是專門去發現那些光怪陸離的事情和真相,而且還真有不少學生踴躍參加。

……另一邊,青龍所在的焱龍部焱龍軍區,在國際上發起聲討,聲討西方異能者世界,不顧盟約,竟想對他們華國學生、平民動手,這是嚴重違反道義的事情,不會被原諒。

事實上青龍他們知道,這次聲討不會有任何作用,然而他們就是要先發制人,讓那些神殿說不出話來。

畢竟他們損失了聖子聖女,要是鬧起來可不好過啊……六大神殿,想想壓力都無法抗衡。

畢竟一個神殿就代表了一個國家的武道巔峰實力。

另一個地方,經過昨晚之後同樣是發生了大地震。

這個地方就是CBO,殺手聯盟。

一夜之前,前一百名無數殺手變成黑名。

幾乎在這裡待過一段時間的都知道黑名是什麼意思……一旦一名殺手黑名,就意味著那名殺手已經被證實死亡或者是失蹤。

可這一百名殺手同時黑名是什麼意思?接懸賞首任務的這一百名殺手全部陣亡了?什麼樣的能量才能做到這一步?

殺手之所以稱之為殺手,便是善於隱匿,在最關鍵的時候給予致命一擊。

而即便是沒有一擊致命,以他們的能力全身而退並不困難。

可這次卻是發生了意外,而且是一百人同時發生意外,其中包括了名聲極盛的殺手之王,弗里森。

他能夠在一個小國中,刺殺總統后全身而退,這種實力本身就是一種代表,代表了殺手界的無敵存在。

然而連他也死了,死的不明不白,連屍體都找不到。

短短半天時間,懸賞首的賞金從三億美金漲到了十億美金。

然而卻再也沒有一個人敢去接這個任務……代表著權威的一百名殺手全部喪命,這任務就是送命的。

「神啊,這個所謂的秦教授,他身邊到底有什麼人在保護啊?這個任務根本就是無人能夠完成了!」

毫無懸念的,這個任務成為了世紀難題,沒有人再敢去接,即便是新一任殺手之王誕生,再沒有搞清楚底細之前,也不會再貿然衝動,因為沒有人認為自己能夠比殺手界頂尖的一百人聯手還要厲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