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通話之後獅鷲充分爭取了大家的意見,山狼說的沒錯,公寓裏兩支僱傭軍一共有十幾個人,這些人都是經歷過戰火考驗的老兵,沒那麼好對付。

“按照人數計算我們每個人至少要對付他們三個人,這個難度的確不小,而且他們那邊還有一些黑幫成員,大概有十幾個人爲他們提供服務,加在一起我們要對付的敵人至少有三十個人,不過搞偷襲我們還是有一套的,只要前期消滅敵人數量夠多後期就沒有多大壓力。”黃蜂說。

“萬一前期效果不好我們就完蛋了,這種賭運氣的事兒咱們不幹。”獅鷲搖了搖頭,“還有什麼辦法?”

“要不送個炸彈進去?或者直接把他們從裏面趕出來,我們在外面設埋伏。”水鬼說。

“不行,我們至少要一次‘性’消滅他們五個人以上,這樣才能減小後期戰鬥的壓力,送炸彈隨機‘性’太大,除非你的炸彈威力足夠炸平整層樓,否則根本起不到預計作用,這裏的地形也不適合設伏,他們發現有危險也不會輕易出來,就算出來也不可能一條路,我們的人手不夠,不可能守住所有出口。”

幾個人商量了半天也沒想出一個好辦法,最終重拳提了個建議還算靠譜,簡單有效,暴力十足,獅鷲斟酌再三終於同意了這個計劃……

當天傍晚,他們一切準備就緒,獅鷲留在狙擊位置,其他人分散靠近公寓樓,他們將武器藏在不同的地方,小心的潛入,此時爭執一天中‘交’通最擁堵的時段,街上行人頗多,就連這種三級馬路也不例外,幾個人‘混’在人羣裏,很順利的從不同的位置鑽進了公寓。

“進入二層。”重拳從公寓背面爬上了二樓,從一家沒關的窗戶鑽了進去。

“按原計劃進行,小心前進。”獅鷲端着狙擊步槍透過紅外線瞄準鏡盯着敵人的動靜,六七個敵人正聚在客廳裏,看狀態好像是在一邊吃完飯一邊看電視,另外兩個房間偶爾有人出入,現在已經確定這裏有十六個敵人,比情報中顯示的少了幾個,沒關係,只要把敵人的主力幹掉剩下的幾個根本不足爲患。

重拳等人很快就到了十五樓的樓梯口,守在在這裏的兩個黑幫守衛已經被他們幹掉,原來這裏是沒人的,可能是因爲毒‘藥’的突然出現讓紅蝰感覺到不安,纔在這裏增加的人手,但在重拳他們面前,這些黑幫分子也就是擺設,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現在兩個人已經變成了屍體躺在樓梯轉角。

“獅鷲,我們已經就位,可以開始。”重拳向外看了一眼,電梯口還有兩個人,原本守在‘門’口的兩個已經不見了,不知道是撤掉了還是去吃飯了。

“收到,做好應‘激’準備。”獅鷲一邊說一邊放下狙擊步槍,拿起一邊的火箭筒,這就是重拳的計劃,簡單直接,用大威力武器攻擊敵人最密集的位置,造成最大的傷亡,現在他們有新運到的武器,火箭彈雖然不多,但也有幾枚可用,所以他們打算打鬧一場。

“動手吧,我們在樓梯間,這裏很安全。”重拳低聲說道。

獅鷲瞄準敵人在客廳聚集的位置扣動了扳機,火箭彈拖着長長的尾焰當街飛過,輕鬆的撞破玻璃一頭扎進了客廳,一聲巨響過後客廳裏面目全非,聚在一起的六七個人幾乎全被炸死,樓板被炸穿,彈片和氣‘浪’將所有窗戶都撕得粉碎,房間內的一些易燃物冒起了濃煙,一時間十五樓濃煙滾滾。

從破碎的窗戶獅鷲看見裏面的房間有人衝出來,他毫不猶豫地對這那個地方又是一枚火箭彈打過去,這次他們從公司取了兩枚彈頭,他可沒想再送回去。

二次爆炸中這套公寓幾乎被全部炸燬,承重牆都被炸塌了,所有房間都面目全非,廚房的煤氣發生二次爆炸,然後又燃起大火……

“好了,開始進攻。”獅鷲放下火箭筒抄起狙擊步槍開始‘射’殺殘敵,在地上爬行的敵人也全部被他打死。

重拳帶着其他人迅速進入走廊,電梯前的守衛被橫炮幹掉,幾人排開戰鬥隊形小跑着衝向‘門’都被炸飛的房間。

房間裏面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燃燒的火焰,樓板中間是一個被炸穿的大‘洞’,下面的房間也已經面目全非,幾具殘缺不全的屍體躺在下層的樓板上,上面蓋滿了被炸碎的牆壁和樓板碎塊。

重拳揮了揮手,幾個人迅速奔向兩側的房間,等衝進去一看他們才發現,除了兩個已經沒救的僱傭兵之外,裏面空無一人,‘牀’鋪已經翻到了一邊,樓板上有一個直徑五十釐米的‘洞’,邊緣光滑,看得出是人爲開鑿的,除了這個‘洞’之外哪裏還有馬克·西‘蒙’的蹤影?就連紅蝰和河豚都不在這裏,很明顯他們已經從這裏逃跑了。

“他媽的,居然開了個逃生通道。”重拳大罵,他趴在‘洞’口小心的向下望了望確認安全之後跳了下去,“走,跟我追,別讓他們跑了。”

幾個人迅速跟上,下一層不知道是沒人住還是主人沒回來,房間裏空無一人,大‘門’開着,重拳提着槍衝了出去:“獅鷲,我們失算了,馬克·西‘蒙’他們留了後路,在樓板上開了‘洞’,跑了。”

wWW •тт κan •¢O

“機關算盡最終還是讓他跑了,追,他跑不遠。”獅鷲將槍口對準街道,但並沒有看見可疑人員,按時間算馬克·西‘蒙’他們現在應該還在樓裏。

“我們已經追到了十三層,他們在樓梯間裏,能同聽見腳步聲。”重拳一邊跑一邊你說的,另一邊橫炮和毒‘藥’已經衝到了電梯井,正順着鋼纜滑下去,雖然危險但這個速度要比走樓梯快多了,他們很快就到了二層,出了電梯從樓梯間開始向上衝,和重拳他們一起夾擊中間的馬克·西‘蒙’等人。

雙方在六樓遭遇,馬克·西‘蒙’他們一共六個人,但有一‘挺’機槍,火力很猛,在重拳和橫炮他們的上下夾擊中也沒吃多大虧,依靠密集掃‘射’掩護退入了六層的走廊,重拳他們匯合在一起緊追不捨,但懾於機槍的威力他們不敢靠的太近,連續設計中這裏的住戶倒了大黴,很多家的牆壁被‘射’穿,幸虧大多數人還沒到家,否則肯定出現巨大傷亡,但還是有兩個倒黴的被機槍打死。

“‘奶’‘奶’的,他們怎麼有機槍?”黃蜂大罵。

“他們是僱傭軍。”水鬼把槍伸出去打了一個長點‘射’,結果卻招來了敵人的瘋狂反擊。

“火力太猛了,我們討不到便宜。”重拳已經被敵人的掃‘射’‘逼’到了樓梯角,連頭都擡不起來。

“毒‘藥’,跟我來。”橫炮提着槍向四層衝去,“他們要從另一頭跑,我們去堵截。”

“小心他們的機槍。”重拳只來得及盯住了這麼一句兩人就已經沒影了。

“重拳,你們那邊情況怎麼樣?”獅鷲在耳機裏問。

重拳有些氣急敗壞的說:“不好,敵人有機槍,我們很吃虧,現在正在六成對峙。”

“儘快解決戰鬥,警察馬上就來了。”獅鷲說。

“知道了。”重拳答應着,他沒想到警察來得這麼快,他們之所以選擇這個時間段動手就是因爲高峯階段‘交’通擁堵,警察沒那麼容易趕到,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他們想像的那樣。

“媽的,高峯期也擋不住經擦,幹。”重拳罵了一句,“大家注意,我們時間不都了,抓緊時間。”

“重拳,他們走消防梯,快。”五層的橫炮突然喊道。

“跑?哪有那麼容易。”重拳提槍追了上去,這才發現走廊盡頭的窗戶開着,馬克·西‘蒙’等人已經上了消防梯,那名端着機槍斷後的敵人見他衝過來舉槍就打,重拳罵了一句側身側身撞進了旁邊的一個房間,整個房‘門’都被他撞飛了,等他在出來的時候敵人已經順着消防梯下去兩層,正在和橫炮等人‘激’戰。“追……別讓他們跑了。”重拳抓着消防梯的側面跳了下去,身體在空中一‘蕩’,穩穩地落在了四層的平臺上那名端機槍敵人的身後,敵人反應也算夠快,聽聲音就已經知道了他的位置,回身就是一槍托砸過來,重拳矮身躲過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把他從平臺上踹了下去,一聲慘叫中那傢伙狠狠地拍在了地面上,此時馬克·西‘蒙’的等人已經到了二樓,正從平臺上跳下去,機槍手正落在他們身前不遠處的地方。“上帝……”紅蝰嚇了一跳,回頭就是一排子彈打上去,子彈打在消防梯上一陣‘亂’想,霎時間跳彈‘亂’飛,‘逼’得重拳不得不後退躲避,藉着這個機會一行人迅速衝進旁邊的衚衕…… 381、初現敵蹤(09)

火箭彈襲擊鬧得動靜不小,炸了公寓樓,發動突襲,結果還是讓馬克·西‘蒙’跑了,誰也沒想到這個狡猾的傢伙居然在樓板上開了個‘洞’當作逃生通道,真是低估了他的能力,無奈之下重拳只能帶人猛追,希望經過努力幹掉馬克·西‘蒙’,但這並不容易……

眼見着馬克·西‘蒙’等人逃進了衚衕,身在四層消防通道上的重拳急的大罵,情急之下他直接從上面跳了下來,但他還沒傻到直接跳向地面,而是單手抓住鐵欄向下一‘蕩’落在了二層,然後再跳到了地面上,跟着就地一滾站起來追進了衚衕,此時馬克·西‘蒙’等人已經轉了個彎沒了蹤影,他在後面緊追不捨,衝出衚衕的時候正看見馬克·西‘蒙’等人衝進人羣,他舉起槍又放下,平民太多,沒法‘射’擊,雖然他並非善男信‘女’,但他還是做不到對手無寸特的平民下手。

“他們進了人羣,我需要幫手,快……”重拳將外套脫下來蓋住步槍向前追去,街上人太多了,衝撞擁擠,很快就引起了行人的不滿,正跑着的重拳被一名他撞到的行人揪住,要求他道歉,重拳哪有心情理他,直接一拳打過去,因爲用力過猛那人一下被打飛出去撞進了街邊的櫥窗,這彪悍的表演起到了非常好震懾作用,附近的行人見狀紛紛躲避,但就這麼一耽擱馬克·西‘蒙’等人已經‘混’入人羣跑的無影無蹤。

“媽的。”重拳大罵,盛怒之下他突然舉槍對空掃‘射’,這下可鬧出了‘亂’子,街上的行人一下沒反應過來還向這邊張望,但看到他手裏的步槍之後陷入‘混’‘亂’,開始四散奔逃,重拳衝上路邊的一輛汽車尋找馬克·西‘蒙’的蹤跡,可是除了紛‘亂’的人羣之外哪裏還有他的影子?

“他媽的,馬克·西‘蒙’跑了。”重拳氣的有是一排子彈掃向天空,這次他純粹是在發泄怒氣。

就在這時獅鷲的聲音在耳機中響起:“警察來了,我們撤。”

“他媽的,幹!。”重拳就像對天少‘色’,他幾乎氣瘋了,就這麼讓馬克·西‘蒙’跑了他不甘心。

“撤退,這是命令。”獅鷲又重複了一遍。

重拳又向馬克·西‘蒙’逃跑的方向看了一眼,這才恨恨的轉身離開。

很快大批警察趕到封鎖街道維持秩序,搜尋嫌疑犯,獅鷲打出的兩枚火箭彈並非只是炸了兩層樓那麼簡答,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場災難,今晚他們可能會因爲這起嚴重的是刑事案件而徹夜不眠,但這一切都已經和獅鷲等人沒關係了,此時他們已經在數條街之外,正在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一路上沒人說話,大家心情都很糟糕,一個看似沒有漏‘洞’的計劃居然出現了這麼大的紕漏,雖然幹掉了大部分的敵人,但主要目標還是跑了,殺了一羣嘍嘍根本就不解決問題。

“任務失敗,他媽的,難道這個馬克·西‘蒙’有九條命嗎?”重拳發着牢‘騷’。

“我就奇怪了,他怎麼會在樓板上開個‘洞’?這他媽的也太讓人不可思議了。”黃蜂還在爲這件事唏噓。

“是他太狡猾了,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下次我們一定要多加留神。”獅鷲說,“失敗了就失敗了,下次別再犯同樣的錯誤,是我們考慮的太少了,或者說低估了他的能力。”

“真他媽的……”重拳低聲罵了一句。

帶着糟糕的心情幾個人沒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港口,山狼那邊同樣需要人手,他們沒有時間休息,任務失敗了更沒臉休息。

山狼對他們的表現很失望,但事已至此生氣也不解決問題,所以他只是斥責了獅鷲幾句也就作罷了,他和本·艾倫的領導方式頗爲相似,訓斥和責罵都很少,但該處分的時候絕不手軟,平時幾乎很少發怒,但發起怒來就非常的嚇人。

其實山狼這邊也不順利,紅嘴鷹遲遲不‘露’面,只有幾個手下一直在這裏,這些手下每天分批外出,但就是看不見紅嘴鷹。

“監視了這麼久他都沒有‘露’面,不如直接抓住這幾個人‘逼’問他的下落。”黃蜂說,他是個沒什麼耐‘性’的人,解決問題的一切方法就是武力至上,典型的武夫,善於衝鋒陷陣,但頭腦就簡單了點。

“那是最不得已的辦法,不到萬不得已不用。”山狼坐在船艙裏吃着晚飯,一份簡單的快餐。

“好了,你們可以安心地睡上一覺了,這邊‘交’給我們。”橫炮趴在船頭透過望遠鏡盯着對面的那艘船,紅嘴鷹的四名保鏢就在那裏,此時正值深夜,船上漆黑一片,裏面的人應該都誰睡覺了。

“分成兩組,一組上岸監視,一組留下。”山狼着重拳和橫炮說,“你們留下,其他人上岸,找個合適的地方從另一個角度監視目標,現在我們人手足夠,他們出行的時候我們可以多派兩個人跟蹤。”

“靠,繼續這種無聊的日子。”水鬼低聲嘟囔了一句。

“別以爲我聽不見。”山狼瞪了他一眼。

第二天早上兩名保鏢出行,山狼派出毒‘藥’和軍醫跟蹤,這些保鏢每天都會有兩人外出,去“幕武會”的幾個據點活動,然後下午回來,只是從沒見他們和紅嘴鷹會面,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今天兩人仍然一如往常的外出,去和“幕武會”的人見面,然後採購一些日常用品返回。

軍醫將今天跟蹤兩名保鏢到達的地方全都標註在地圖上,上面已經標滿了幾號,幾乎涵蓋了大部分“幕武會”的據點。

“真搞不清他們究竟在幹什麼!”軍醫一邊幹活一邊發牢‘騷’。

“現在我們就這麼一條線索,只能等下去。”山狼掃了一眼他手中的地圖,“耐‘性’,我們都需要一點耐‘性’。”

“耐‘性’我有,只是我不喜歡這種沒頭沒腦的等待。”軍醫把‘弄’完的地圖丟在一邊,“他媽的,這個地方真不好玩。”

“什麼好玩不好玩的,走合過吧,沒讓你在深山老林裏蹲着就不錯了。”重拳嚐了嚐自己的泡麪,“這東西偶爾吃一頓還不至於噁心。”

“不如‘弄’點壽司吃着方便。”軍醫‘抽’了‘抽’鼻子,“唉,最近吃的不好,饞蟲當道。”

“有時間去中國餐館買幾份炸醬麪。”重拳吃着泡麪想像着炸醬麪的味道。

“吃貨們,填飽肚子就行了,任務結束之後你們隨便吃,別在這嘮叨。”山狼丟掉自己的泡麪,“你們再說我連這點東西都吃不下去了。”

監事工作簡直無聊的要死,連續三天過去了幾個人就這麼等着,紅嘴鷹依然不‘露’面,這天晚上,本·艾倫打來電話詢問情況,聽了這個消息之後也不禁皺起了眉頭,這麼耗下去還真不是個辦法。

第二天中午布魯斯打電話給山狼,說給他推薦了一個人,能幫他們的忙,晚上會聯繫他們。

山狼根本就沒抱什麼希望,一個人能起多大作用?不過既然是布魯斯推薦的不得不給個面子,去見個面也沒什麼損失。

晚上山狼如果出現在約定地點,八點多,一個人找到他,自稱是布魯斯介紹的人。這個人身材細長,略顯瘦消,但山狼卻能看出他寬鬆的衣服下面包裹着結實的肌‘肉’,不到四十歲,從外貌上看是個很典型的東方人。“你好,我是布魯斯的朋友,你可以叫我S。”對方率先伸出了手。“你好,李,傑克·李。”山狼自我介紹,他對這個S的印象並不怎麼好,S只是個字母,顯然算不得什麼名字,這種自我介紹頗爲不禮貌。“李先生有中國血統?”S問。“是的,我父親是中國人,祖籍遼寧,只是我長得更像母親。”山狼說。“哦……幸會幸會。”S改用中文說道。“車上談。”山狼指了指停在不遠處的車。兩人上車,S直奔主題:“布魯斯說你們要尋找一個人。”“是的。”山狼取出紅嘴鷹的照片,“就是他,目前我們找到了他的一個落腳點,但那裏只有他的幾名手下,他卻遲遲不‘露’面。”“紅嘴鷹。”S皺了皺眉,“是個美國間諜。”、“是,應該是CIA的人。”山狼點了點頭。“這個人……”S斟酌了一下才說道,“你們打算怎麼對付他,幹掉還是活捉?”山狼說:“活捉,我們需要知道他在爲誰工作,爲什麼要爲難我們。”“嗯。”S點了點頭,考慮了一下,“這樣吧,我明天答覆你。”“可以,你需要多少酬勞?”山狼問。“既然是布魯斯介紹的我就不收費了。”S搖了搖頭,“來日方長,我們今後合作的機會還很多。”山狼沒太明白他的意思,什麼叫合作的機會還很多?或許這只是一句客套話,不過他也沒追問下去,只是點了點頭:“好,我等你消息。”S下了車,走了幾步又回來,趴在車窗上對山狼說:“第一次見面,送一份見面禮給你,這是個你很感興趣的消息,馬克·西‘蒙’已經離開東京,但‘天火’和‘黑日’沒走,他們要和你們算賬。”山狼一下愣住了,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S已經走遠了,他看着那個瘦削的身影自言自語地說道:“這算是在證明你的消息靈通嗎?” 382、東京之亂(01)

第二天上午S給山狼打來電話告訴他可以幫他們蒐集關於紅嘴鷹的情報,但要求他們撤走在港口的人手,山狼思量再三還是照做了,雖然他不信任這個S,但他相信布魯斯不會隨便介紹一些不靠不的人給他,所以他相信布魯斯介紹的人應該沒錯,這個S肯定有過人之處。撤走觀測哨之後衆人算是得到了解放,馬克·西‘蒙’已經離開日本,這個消息已經得到了本·艾倫的證實,他們現在除了等S的消息之外沒有其他事情可做,一下子幾乎所有人都閒了起來,這到是讓他們有點不適應。

幽靈那邊的任務已經不需要他們擔心,雖然在這期間又遭遇了幾次襲擊,但基本上都沒有造成太大的破壞,在他的統籌安排之下整個“樓屋”的防禦幾乎可以用固若金湯來形容,因爲他已經控制了附近幾乎所有建築的制高點和狙擊陣地,敵人最後已經無計可施,連滲透進來都非常的困難,他這麼一搞街上負責保護川口的“吉川會”全都隱如了大廈內部,外面看不見成羣結隊的幫衆,秩序井然,效果比之前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山狼和重拳前往“樓屋”看望幽靈的時候發現,那些川口的保鏢已經被他訓練成了除了體質和反應速度略顯不足之外已經專業保鏢相差無幾,除了分批到公司受訓之外,現在幽靈每天對他們授課,儼然變成了一個老師,幽靈的目的是在經過長期的輪換集訓之後把這些人訓練成有專業能力的高級保鏢,其實他這麼做是有這自己的目的的,一個是顯示公司的實力,另一個就是在川口面前證明自己的能力。

等到了裏面他們才發現,這裏的保鏢已經配備了M4卡賓槍和MP5微衝。

“你連制式武器都發下去了?”重拳問。

幽靈說:“這種地方是川口家族的‘私’宅,警察是無權進入的,最近是非常時期,這也是爲了以防萬一。”

“乾的漂亮小子,這些警衛比之前有很大進步。”山狼很讚賞幽靈做的成績。

“這些人大部分的根基不錯,大部分訓練都是在公司的集訓部完成的,看來公司的那些教官還都有點實戰經驗。”幽靈指着藤原說道,“他是最先受訓的一批,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課程,現在擔任包圍工作已經完全不用我擔心,幾乎能預見到所有可能發生的危險,並對防衛做出相應調整,制定合理的應對計劃,現在他是這裏的主力,我正把權限逐步放開,不得不說日本人的接受能力的確不錯。”

“小鬼子國民素質的確高,這一點我還是很佩服的。”重拳看着正‘門’口站崗的哨兵說道。“不要讓的民族情緒‘蒙’蔽了眼睛,懂得學習敵人的長處才能促進自己的進步。”山狼說,他在西方接受教育看問題的視角更開闊。“我說了我很佩服。”重拳自嘲的笑了笑,“我不喜歡這個民族,但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取得的成就,當然AV方面除外;你也是半個中國人,難道就一點感覺都沒有?”

“那是兩碼事,懂得學習的民族纔會進步,仇恨對增強國力沒有幫助,有時間發怒還不如靜下心來觀察一下他們的長處和有點,想想萬一在打起來怎麼才能消滅他們,則會纔是正事。”

“倒是有些道理。”重拳點了點頭,“不過對於那段歷史我還是不能釋懷。”

“算了,不說這些。”山狼揮了揮手,他知道和重拳討論這個沒什麼意義,這小子對日本人的成見頗深,雖然他並不表現出來,但從某些細節上還是能看得出他只是將這種情緒壓制在心裏罷了。

“走,我們去見會長。”幽靈招呼二人。

川口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最近一直在家裏靜養,外面的事情全都‘交’給了中村,其實中村已經是實質‘性’的“吉川會”副會長,只是還沒有正名罷了,幾乎所有大小事務都由他打理,除非一些重要的策‘性’的事情纔會請示川口。

“歡迎二位的到來。”川口正在飲茶,見他們進來起身相迎。

“川口先生起‘色’不錯,看來傷勢已無大礙。”山狼迎上去。

“還好,還好,來來來,坐下說。”川口相讓,山狼坐下,重拳很規矩的站在一邊。

山狼說:“會長的日子好像很清閒。”

川口笑着說:“嗯,最近過的是很舒服,社團的事情不用我‘操’心,家裏安全,什麼事情都不想,自然清閒自在。”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呵呵,這種環境正適合養傷。”山狼點了點頭。

“好久沒過這麼舒坦的日子了,真想退休。”川口給山狼斟茶,“唉……”

山狼喝了口茶:“現在您的生活和退休差不多。”

“差距很大,社團已經堆積了很多事情要處理,中村那邊已經忙的不可開‘交’了,我只是藉着受傷的機會休假。”川口苦笑着搖了搖頭。

山狼說:“中村先生很能幹,讓他多分擔一些,您也好多休息一段時間。”

“中村已經很忙了,有他在身邊的確省了不少事情,我準備升他做副會長,只是怕社團中的其他高層不服,所以一直拖到現在。”

“哦,原來是這樣。”山狼這才明白,中村之所以還不是副會長原來是因爲這些,川口不打算因此而打破幫會內部原有原有的平衡。

山狼問:“幽靈的工作已經基本完成,再過一段時間他將撤走,對此,您有什麼要求?”

“這麼快?”川口有些意外,“我還以爲他要留一段時間,也好順便陪伴美惠子。”

山狼斟酌了一下:“幽靈最多還能留一個月。”

“也好。”川口倒不客氣,“多留一段我的人就能多學點東西。”

“您對他的表現還滿意吧?”

“很好,這個年輕人的確與衆不同。”川口很肯定的點了點頭,“沒來幾天就把我的人‘弄’得像支軍隊,作息規律,工作認真。”

“他只是把‘黑血’的動心帶給了您的手下。”

“我們需要的就是這個,今後我會將手下人分批派入你們公司接受訓練。”川口顯然很認可幽靈的訓練方式。

“我們打算在東京遠郊建立訓練中心,開設集訓項目,培訓高級安保人員與保鏢。”

“哦?”川口很感興趣,“是否接受投資,我希望參與進去!”

山狼點了點頭:“這是東京公司旗下的項目,當然有你們的份兒!只是我們希望將之辦成一個純商業化的訓練基地,所以還得請會長多多支持。”山狼的意思很明確,他不希望“吉川會”只是以股份的形式分的紅利,也可以參與管理,但黑勢力不要介入其中。

“嗯……”川口思索了片刻,“可以,純商業運營,好,我同意。”

“感謝您的支持。”山狼在心裏暗自鬆了一口氣,他很怕川口不同意,畢竟在東京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他的支持。

川口點了點頭,話鋒一轉說道:“你們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山狼說:“已經差不多了,剩下的需要等消息,對了,現在還有兩支僱傭軍的殘餘留在東京,所以還請您多加小心。”

“沒關心,有凱恩在,我不擔心他們能殺進來。”

“這段時間你們沒少幫助我們社團,所以我向表達一下謝意。”

總裁大叔壞壞愛 山狼搖了搖頭:“不必了,舉手之勞而已。”

“不,這個一定要。”川口固執的說道,“明天,我叫人陪同各位遊覽一下東京的名勝,然後去看看富士山,雖然不是櫻‘花’開放的季節,但景‘色’依然很漂亮。”

“這……”山狼還想拒絕,但被川口打斷,“好了就這麼定了,你們的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再忙也不差這一兩天時間,不要駁了我的面子。”

“好吧,那就麻煩您了。”既然川口這麼說山狼也只好同意。

晚上川口留山狼和重拳吃飯,很傳統的日本菜,幽靈、美惠子和瑪麗作陪,衆人邊吃邊聊,兩人又敲定了幾個合作項目,有“吉川會”撐腰,東京分公司的業務越做越大,已經成爲海外分公司中業務涉及最廣,最有前景的一家。

晚餐之後山狼和重拳回了公司,第二天武田等幾個與他們合作過的人來給他們做出遊巷道,中村的安排的確細心。

幽靈和瑪麗也被川口派回來同遊,雖然大家對遊覽景點並不感興趣,但也不好駁了川口的面子,反正閒來無事,出去逛逛也好,獅鷲不喜歡熱鬧留在公司“值班”,其實根本不需要值班,他只是找了個藉口而已,本來重拳也不打算去的,只是瑪麗很有興趣,他無奈之下只能陪同。

東京好玩的地方很多,淺草寺、月島、澀谷、神宮外苑、原宿通……武田等人開着車不停的給衆人介紹着,衆人遊遊逛逛的倒也清閒自在。他們出行的方式很簡單,走到哪算那,沒有什麼行程安排,白天遊玩,晚上住店,反正他們這幾天內都沒什麼事情,乾脆放鬆心情安心玩玩。瑪麗是他們中玩兒的最開心的一個。 383、東京之亂(02)

遊歷東京是一件很愜意的事兒,不得不說東京是一個國際化大都市,現代化氣息濃郁,繁華之地,旅遊之都,武田帶着衆人遊覽了東京塔和京都御苑,軍醫和水鬼對這些地方很感興趣,特別是京都御苑,但是他們參觀的時候並非開放日,因爲京都御苑只在每年‘春’、秋兩季的限定日子對外開放,平日參觀則需事先向日本宮內廳申請,所以他們只能在外面轉轉。

“這麼宏大的宮殿羣不能進去參觀真是太可惜了。”水鬼不住嘆息搖頭,“下次一定要在開放日來……”

“哼……”重拳一臉的無所謂,“這種地方有什麼好看的。”

“這可是皇帝的宮殿。”水鬼說。

“你要是去過北京的故宮就不會覺得這裏有多大了,大清的王爺主的都比這好。”重拳滿臉驕傲地說,“北京故宮有一千間房子,你每天住一間也要足足住上三年。”

“你說的是真的?那皇帝豈不是要取一千多個老婆?”水鬼問,他沒見過大規模的宮殿羣落,所以腦子裏沒有任何概念,但他也聽說過中國皇帝妻妾成羣的說法。

“信不信由你,有機會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至於皇帝有多少老婆我就不太清楚了,不過肯定多餘一個。”重拳還想再說幾句,卻被瑪麗拉走拍照。

“別理他,他對這個國家始終心存隔閡,在這裏他什麼都看不上眼。”山狼無奈地說。

“不管他;武田,我們去洗泡泡浴吧。”水鬼招呼前面的武田,對於紅燈區的渴望他倒是毫不掩飾,彷彿理所應當一樣,他始終認爲來日本不去這些地方簡直是白來了。

“這才幾點?你就要買‘春’?”山狼看了看錶,“太早了,先吃飯。”

“早嗎?”水鬼也看了看時間,“是有點早,那就先吃飯。”

武田這個嚮導很稱職,只做介紹和答疑,從不參與客人的討論,雖然他對重拳的表現有些不滿,但還是很剋制的沒多說一句話,對於中國人他始終心存芥蒂,這個和重拳對大多數日本人都看不上眼有着相似的出發點,都是民族仇恨問題。

武田聽水鬼提出這個要求就點了點:“好的,我帶大家去吃‘女’體盛。”

水鬼聽了大喜:“這個很不錯,一定要嚐嚐。”

其他人也是一臉感興趣的表情,原本衆人只是想隨便吃了點東西,然後去了紅燈區的,但有這個節目出現幾乎所有人都來了興趣,只有重拳在瑪麗的“看管”珍惜擺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女’體盛”,日語意爲用少‘女’‘裸’‘露’的身軀作盛器,裝盛大壽司的宴席。

‘女’體盛之所以在日本人能流行,除了這個民族固有的重口味之外,還有很多歷史原因,日本江戶時代,很多將軍甚至關白會將“‘女’體盛”作爲犒勞下面幕僚的一種方式,或做爲一種賞賜嬪妃的形式,甚至有些窮苦人家的‘女’兒爲了進到公卿家,會主動用“‘女’體盛”這種形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女’體盛在日本流行也就不足爲奇了。

這一餐吃的很新鮮,主要是這種形式幾個都是第一次接觸,至於什麼壽司的味道怎麼樣他們都不記得了,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面容姣好身材勻稱的美‘女’,和那讓人血脈弩張的軀體……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