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故作遲疑片刻,纔開口道:“戴雲道友相識以來,就感覺不錯,甚是合得來,那我也不瞞你了,我初次行道,就破壞過這個王爺的一個佈局,他想要謀奪一位前輩爲後裔準備的地宮。之後又遇到一個投靠王爺的邪道,並且親手斬殺了他,這接二連三的,算是接了因果,有了恩怨。之前王爺的那些爪牙四處作亂,還和有關部門硬剛了一波,可能道友也知道,在三水觀外的村子,也發生了屍疫,差點弄死幾千人,這在我家門口作亂,豈不是打我臉,我和靈丹門三味道友,還有龍大師一起合作,解決了屍疫問題,這才知道,作亂的妖邪,就是針對我。”

說到這裏,陳浩頓了頓,目光幽怨的看向戴雲道:“說起來,這屍疫的作亂者,道友應該熟悉,就是你一直追擊的那個弄出鞋教,吸收信仰的邪佛,我們之前破壞了他的行爲,他就恨上我了,這一次趁機對付我,差點就陰溝裏翻船。”

戴雲表情一僵,旋即恢復正常,笑道:“原來是這樣,那也算是我的錯,回頭我會加大對這個邪佛的追擊,保證緝拿歸案,爲道友出氣。”

陳浩臉上路出滿意的微笑,心中卻是mmp。

呵呵,從接電話開始,就一直真真假假,話中帶話還套話,和有關部門打交道,真是一個智商成長的好地方啊。

“既然道友知道的也不少,那我就簡單說說我們瞭解的,對於這個王爺,說起來也是我們有關部門內部絕密文件最頭疼的十大難題之一,至今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戴雲認真說道。

陳浩驚訝道:“這麼說,有關部門很早就知道王爺的存在了?”

戴雲笑道:“道友,難道你以爲國家花費巨大代價,每年都給無數預算創建的部門是吃乾飯的嗎?這個王爺在你看來很危險,實際上對我們來說,只是諸多問題之一罷了,我們要面對的東西,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要解決的問題也要多的多。不過說起王爺,雖然不好解決,以前卻是相安無事,誰也不惹事,咱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太多了,有些能拖延的就拖延,否則一起涌上來,別說一個有關部門,就算是兩個,三個,都忙不過來,也應付不了。”

“可是他突然來這一下子,打亂了有關部門好多佈置,也導致我們一些行動終結,損失巨大,我們部長和總部大佬們都很震怒,因此已經悄悄的出動,斬殺了好幾個明確投靠王爺的邪道,同時對王爺所在區域進行戒嚴,凡是修行中人,皆不得靠近,違反者,直接格殺勿論。”戴雲目光凌厲的說道。

傲世丹神 陳浩有些目瞪口呆。

雖然一直覺得水很深,但是從這些話裏,陳浩纔算是看出這個國家暗中扶持的有關部門真正的能量有多大。

“但是有一點頭疼的就是,這個王爺跟神經病似的,即便被我們如此壓制,居然還是不服輸,似乎還想再肛一次,揚言讓我們部門幫他找出那個挑釁他的宵小,否則沒玩。所以我們目前也在調整力量,主要面對這個王爺的事,如果有機會直接把他打痛,讓他老實,那就最好了。”戴雲說着,目光看向陳浩,意思很明顯,你要知道佈局,最好是能夠讓王爺吃痛,不敢再胡鬧的佈局,一般的,就沒必要說了。

陳浩好奇道:“既然都知道老巢了,爲什麼不直接剿滅?”

戴雲道:“陳道友難道不知道,鎮壓王爺的是九州鼎,這九州鼎和華夏大地氣運與共,國家越強,封印越牢固,國家弱了,封印就弱。所以這個封印我們不能動,動了就有可能造成無法預計的後果。” 第一百三十九節、目標2

噠噠兩聲槍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兩個人卧倒在濃濃的煙霧當中,還有兩個人從河裡面跳出來。

後面兩個人迅速的衝鋒到前兩個人的前面,沒有多餘的動作,只見到他們,

卧倒

噠噠噠噠、連射,

伴隨著濃濃的煙霧,槍口也在冒煙,然而並沒有停止,

後面兩個人也是,翻身起來,屈身前進。

動作利索,沒有太多的思考,行雲流水,低姿前進到前兩名的前面。

交替掩護,不斷的向前邁進。

突然又是後面槍聲大作,伴隨的還有手榴彈的爆炸聲。火光四起,四面楚歌,如搶灘登陸一般,各個小分隊從河裡跳出來。

一隊人馬,正面進攻,一隊人馬,從側面進攻···

就在此時,前面的人都站起來了···

是啊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

但是這裡是軍營啊,都說要保持軍容軍紀的,保持好現場的紀律,不要在各個單位的比拼中落於下分,此時此刻,我環顧四周,都站起來了,除了一些老兵依然是坐在後面,

坐在我的後面···搞的我很緊張,我後面的是班副,還有班長。

他們的表情讓我很牙疼,有笑著的,有板著臉的,我還在擔心是不是又有誰犯了錯誤了,我看著新兵們都沒有了紀律性,站著的,說笑著的。

我操,不是回去又要**練吧???

這也太影響觀看興緻了。

但是他們是他們,我是我啊,我可不能像他們這樣干。

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坐著吧,別為了看他們的表演,回去在挨收拾。

不過對班長的要求我還是抵擋不了看錶演的好奇心。

通過人與人之間的縫隙,我還是靜靜的觀賞這他們的表演。

隨著煙霧彈的散去,清晰的可以看見幾個人從小山包下面沖了上來,一步跳過了塹壕,快速的奔跑在浮橋上面。

一個跳躍,翻過了一個鋼管,一個低姿又穿過了一個鋼管,

再來一個跳躍,又翻過了一個鋼管,在一個低姿,穿過了所有的障礙,

一下摔倒在地。

喔,不是摔倒在地。

是卧倒。

在地上快速的爬著,像一隻壁虎一樣在地上快速的爬行。

突然一個轉身,側姿,一隻手在前,另一隻手···

視線不停的被影響著。 神游諸天虛海 然而我卻很淡定。

因為依然能夠看到他們快速的向前移動著。

只是此刻我是意外的,沒想到在地上打滾,也能達到如此的境界,一個卧倒,一個低姿匍匐,一個側姿匍匐,完全沒有多餘的動作···

是確實非常的快!

到了出口,立即就站了起來,我都沒看清,他是怎麼站起來的,反正就是站起來了,並且還是快速的向前面快速的奔跑著。

後來我知道了,這是人皮與地皮的較量,並且是我們必須學會的基礎科目,並且為此,我們絕大部分人都付出了流血的代價···

看著他站起來了,就快速的移動到了一個障礙物的前面,然後就是開槍,噠噠!

後面的幾個人也是迅速的跟上,同時也選擇了不同的障礙物,躲在後面進行射殺動作!

不多時就有人向前面開始衝鋒!

衝到樓前,只聽到

DuangDuang

伴隨著兩聲手雷的爆炸聲,樓里升起了煙霧。

接著就是,兩個人迅速的佔領院子,並且在院子里,建立起了防禦,噠噠噠噠

後續的人員迅速的佔領了一樓,

接著就是二樓,三樓,整個樓里都是槍聲,爆炸聲···

在接著就是幾個人從樓頂

Duang下來了!

準確的說是,從鋼索上面滑下來的!

因為速度快,和跳下來的一樣。

樓頂有一架直升機,直升機掛著一條繩索,他們都是從直升機上面滑下來的。

落地之後,依然沒有停止,在原地打了一個滾,

卧倒射擊,一氣呵成。

噠噠噠噠

退子彈,換彈夾,只是在一瞬間。

繼續射擊

繼續奔跑,跑到了山崖的腳下,

攀登,是的是攀登,幾個綠色的蜘蛛人,迅速的向上面攀爬。

山頂上有幾個大字,

爭做何祥美式愛軍精武標兵

他們到了山頂上面,依然沒有停止,

他們依然是開槍然後是手雷的爆炸聲,

在接著就是佔領了地堡,在地堡上面,飄揚著我們的旗幟,一面大紅旗,

接著就是

雷鳴般的掌聲!

結束了???

沒有,如此火爆的場面怎麼會如此的早早結束?

生活永遠要比故事精彩,生活中永遠充滿這未知,永遠會有不確定的事情會發生。

如果在生活中沒有激情,那麼我想你的生活會枯燥無味吧,沒有了激情,不管是做什麼事情,都會確實樂趣,缺少動力,慢慢的就會遠離目標,甚至是失去目標。

接下來的就是各種比武的開始。

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八百米負重30公斤,看著背後背著那麼沉重的沙袋,奔跑起來竟讓沒有任何的累贅感覺。

三十公斤啊相當於兩桶礦泉水啊。我都懷疑是不是真的。

結果是事實!

因為我試過。跑了四百米的我,感覺肺都要廢了,有千萬根針在扎自己的肺部,感覺我的肺就要炸掉了···

頭部在眩暈,眼神在迷離,世界在恍惚,小腿在顫抖,全身是通紅,這個時候似乎能夠感受到每個毛孔都在呼吸,每一個血細胞都在奔跑,而且體表沒有一滴汗水在流淌···

放鬆了一會之後,汗水如湧泉一般,嘩啦啦的流淌,有點像開閘放水一般。

然而看著他們負重八百米卻是那麼的輕鬆,此時的我們在邊上只有加油吶喊的,同時我也在想著,我什麼時候能夠達到他們的境界。

這個時候班副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

班副對我說,其實剛來的時候大家都是一樣的,他們和你們一樣,都是在這裡鍛煉的結果,只要你們敢吃苦,你們就會比他們好要強。

部隊是什麼地方?是我追求的血與火洗禮的地方。

流血流汗不流淚的地方。

然而我此時卻在想著,我會通過哪些方法,能夠達到他們的樣子??

來到部隊的這幾天,無非就是練習隊列,立正稍息,向右轉,向左轉,向後轉,齊步走,跑步走,還有練習正步,各種行進與停止,實在不敢想,我什麼時候才能夠達到他們的樣子。

班副還說,今天是開訓動員大會,只是讓我們見識見識,等開訓動員結束了,我們就開始訓練了,真正的魔鬼地獄周就開始了。

想想現在的我們,已經能夠感覺到身體的變化了,小腿開始酸脹,肺部明顯的不適,

班副說,這是正常現象。

突然幾個人推著輪胎過來了,輪胎比人還要高,準確的說,比坐在凳子上面的人要高很多。他們將輪胎推到四百米的起點。

兩個人一組,每兩個人一個輪胎,

只見紅旗一揮,輪胎跑的比人還快,兩個人在後面推著跑。

場面熱鬧非凡,不僅僅是場上的,場下的也很熱鬧

「我們一營的口號是什麼!」

教導員大喊一聲。

「橫是一,豎是一,時時刻刻拿第一!」

我們齊聲響應著,似乎是我們在參賽一樣。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揮舞著紅旗,我們齊聲的吶喊著。

似乎場上的參賽人員能夠感受到此時的助威,

遠遠地就能看見,參賽人員,吶喊一聲

「啊···」

憋紅的臉,張大的嘴巴,憤怒的眼睛,如潮水一般,洶湧的向終點涌去,氣吞山河,排山倒海,捨我其誰

······

「格鬥操準備」

「哈」

剛猛洪亮一個聲音異口同聲!

統一的服飾,整齊的動作,大地都在顫抖。

每個人都是左腳在前,右腳在後,兩腿微彎,重心落在兩腳之間,左手在前,右手在丹田。沒有絲毫的多餘動作,只是一個口令之後,一聲吶喊,就成了現在的樣子。

「一」

「哈」

「二」

「哈」

「三」

「哈」

······

格鬥操,打架用的招式,同時也是表演用的,剛猛的樣子,透著一絲絲血性。

其實這是軍體拳。格鬥操還在後面,只是口令下達都是一樣的。

接下來的格鬥操就是互相對打了,

一個把另一個放倒在地,然後起來繼續在把其他人放倒在地。

我在默默的記著一招一式,我想學兩招,可是我都忘了···

現在的你記得有多少?

八成

兩分鐘過後,還記得多少?

五成

五分鐘過後,還記得多少?

兩成

十分鐘過後,還記得多少?

還是兩成

這兩成是忘不掉了,咱和張無忌是沒法比較了。

看著他們都很威武的樣子,我也在想著將來我要比他們強!

一定要比他們強,不然我就白白的浪費了兩年的青春!

我一定不會白白浪費這兩年的青春! 第一百四十節、目標3

生活或許就是因為有了目標,才會有了無窮無盡的動力。

看著他們的行軍布陣,一步一步的攻下城池,循序漸進,緊張有序,在血與火的戰場上不斷的廝殺,不斷的斬殺對手,最終走向勝利的巔峰,這或許只有在這裡能夠體會到吧,看著他們,似乎我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