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思明的聲音幽幽傳來,隨著這話出來,拍賣會周圍湧進來一大批黑衣大漢,個個神情冷峻,一看就知道是退伍下來的精英。

不止如此,身後的幕簾被掀開,兩名清瘦的灰衣老者踏了出來。

恩?古武修士?

楊浩的神情一動,不動聲色的瞄了一眼這兩名老者。

這是……向家供奉!

張科渾身的熱血瞬間被冷汗浸濕,悻悻的坐了下來,滿頭大汗的將自己的手下叫了回來。

「抱歉抱歉,向老闆請原諒,我……我這是一時衝動,保證不會有下次了。」 渣受救攻記 張科臉色蒼白的說道。

「那就好,再有下次,你華陽集團直接滾出向家的商會!」

向思明淡淡的說道,整個片場瞬間寂靜。

華陽集團能夠有今天的實力,可完全是因為附庸向家的緣故,這要是被趕了出去,恐怕華陽集團的董事長會氣得大義滅親吧!

向思明滿意的點點頭,隨後向著身後兩位供奉抱拳示意,這才轉身看向楊浩。

「這位小兄弟,你剛剛說的可是真的?君無戲言,我向家,眼裡可容不得沙子。」

「楊浩!」

身旁的沈冰凝滿臉焦急,她此時很是懊悔,早知道就不帶楊浩來趟著渾水了,京都向家的威力,可遠比想象中的強悍。

「沈姐,沒事的,相信我!」

楊浩低頭溫柔一笑,隨後迎著向思明銳利的眸子:「當然,君無戲言,我說的話自然算數,不就是兩億嗎?小意思!」

說著。

呯!

楊浩打了個響指,修長的手指上直接冒出一張黝黑的卡片,這卡片兩面沒有丁點花紋,只是單純的純黑色。

咻!

黑芒閃過。

楊浩單手一揚,黑卡直接劃過十幾米,在來到向思明身前時陡然緩速,輕飄飄的落在了他的手心裡。

恩!

好精準的手法,好巧妙的運力!

見到這一出,兩名灰衣供奉第一次面露凝重,謹慎的站立起來,一左一右站立在向思明的身旁。

「哈哈,小兄弟的身手不弱嘛……」

向思明哈哈大笑,可是等他將手裡的黑卡拿在眼前的時候——

蹬!蹬!蹬!

向思明臉色的表情極其駭然,不受控制般倒退三步,隨後猛地抬起頭看向楊浩,眼眸間綻放出一抹莫名的精光!

黑市至尊卡!

這竟然是黑市中,代表至高無上的至尊卡!

轟!

向思明的眸中滿是不可思議,達到他這種身份地位后,自然十分了解世界黑市組織!能夠得到黑市至尊卡的存在,唯有黑榜前十的超級殺手,才有資格擁有!

這個青年,竟然是黑榜前十的殺手?

向思明的呼吸急促起來,黑市至尊卡可是世界上最頂級的銀行卡,在任何國家任何地區都能夠無限制的流通,換句話說——

黑市至尊卡,就是世界上最頂級殺手的代名詞!

「呵呵,向老闆,你現在應該相信我的誠意了吧。」

楊浩歪著頭揶揄道。

作為黑榜榜首的殺手之王「地獄喪鐘」,他,的確是不缺錢!

畢竟執行一場任務,酬金就高達好幾千萬,更何況楊浩常年呆在非洲部酋執行任務,那地方雖然艱苦,可是盛產黃金和鑽石,一直是頂尖殺手嚮往的聖地!

所以說,兩億對他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小兄弟這誠意,可著實將老哥我驚了一跳啊!」

向思明笑著說道,不知不覺就將自己稱為了老哥,作為一個合格的向家人,拉攏一切資源可是必修課。

一位黑榜前十的超級殺手,值得他全力拉攏!

「哈哈,我這也是無奈之舉啊,某些人瞧不起我,我又不可能帶兩億的現金,所以只好吧把卡給你咯。」

楊浩輕笑一聲,挑釁般看向臉色難看的張科:

「向老闆,麻煩你幫我把這手鐲包好,等會結束了我再來取。」

「行,行。」向思明連忙點頭,親自將手鐲放進禮盒內。

就在這時。

「等等!」

一代女相:巾幗王妃 「向老闆,你難道就不去查查這卡的餘額?萬一這小子想要空手套白狼了呢?」

張科嗤笑一聲,嘲諷道:「這張黝黑的卡片在國內我可從來沒有見過,要是偽造的假卡,這樂子就大咯。」

不止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認出這張卡的含義。

畢竟黑榜的事情,在世俗中流傳甚少,只有最頂尖的家族高層,才能知曉。

「這事就不勞張公子廢心了,我相信這位小兄弟!」

隱婚520天 向思明冷冷說道

笑話,這可是黑市至尊卡,單單憑這張卡片,在黑市就價值十個億!怎麼可能耍賴!

張科的神情猛地獃滯住,猶豫一會才繼續說道:「這……這拍賣還沒有停止,就這麼直接指定買主,也是不合規矩吧?」

「恩?」

向思明的眸子陡然陰冷下來:「你是在質疑我向家的權威?」

「你放心,這枚手鐲我向家承包了!無論你們出多少價格,我向家都會買下來,然後再以兩億的原價格賣給小兄弟!」

向思明冷漠問道:「張公子,這個解釋能否滿意?

又或者,你敢同我向家叫板?」

噶!

同向家叫板?

這尼瑪把他華陽集團賣掉也沒有這個資格啊!

張科的臉色瞬間慘白起來,他終於明白,向家這次是鐵了心站在楊浩那邊!不只是他,所有人的神情都是駭然無比,震驚的盯向楊浩。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見到張科識趣的閉上嘴巴,向思明這才滿意一笑。

「好了,這事先告一段落,我們開始後續的拍賣。」

「接下來出場的,是明清親王佩戴過的金鑲白玉扳指,價值不多說,更是代表了身份的尊貴,底價三千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百萬……」 拍賣會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伴隨著一件件稀有珍寶的上台,會場內的氣氛愈加火熱。

不過楊浩現在可沒有功夫管其他的事。

因為——

「楊浩,你難道就不想解釋一下嗎?」

沈冰凝一雙好奇的美眸打量著楊浩,這個男子身上就好像籠罩著一層濃霧,她,有些看不懂他!

一個保鏢,怎麼能夠得到向思明的重視?一個保鏢又怎麼眼睛都不眨的,狂擲兩個億!

「額……咳咳,沈姐,你能別這樣看我嗎?」

楊浩被盯得渾身不自然,悻悻開口道:「沈姐,如果我說我是一個超級財閥的繼承人,你信嗎?」

「你說呢?」

沈冰凝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那好吧……其實我是世界上最頂尖殺手,每一次任務的酬勞都高達上千萬美金,可是因為某些人情的緣故,我這才回國當了佳怡的貼身保鏢。」

楊浩老老實實說出來自己的身份,可是——

「噗嗤。」

楚巫 沈冰凝掩嘴一下就笑了出來,一雙美眸笑成了好看的月牙形。

「哈哈哈,楊浩你可真逗,相比於殺手這個身份,我倒是更相信你是某個財閥的繼承人,你這借口騙騙小女生還行,在我這裡可行不通。」

沈冰凝揶揄道

額……

好吧,敢情自己認真說的大實話,在美女總裁那裡還是個好笑的借口。

「沈姐,我真不是開玩笑,我真的是一個殺手……」

楊浩苦笑一聲想要解釋一二,可是突然間,他的神情劇變起來,深邃的眸子中第一次流露出震驚。

頭條專寵:老婆第一甜 一股炙熱的感覺,從他的手間冒出!

準確的說,是他手指上佩戴的「噬魂戒」,陡然發熱了起來。

卧槽!

這是什麼情況!

楊浩蹭的一下低頭,只見尾指上那枚古樸的戒指,竟然不受控制的顫動起來,隱隱中,還透露出詭異的青芒——

這是「噬魂戒」開啟的狀態!

可問題是,楊浩現在並沒有主動激活它啊!

「這他媽什麼鬼?」楊浩的臉色有些驚駭。

「楊浩,你怎麼了?」

沈冰凝看見楊浩的神情有些不對勁,擔憂的問道。

「沒……沒事。」

楊浩勉強擠出個笑容,趕緊將手縮回褲兜里,拳頭緊握用力的拽著「噬魂戒」。

……

拍賣會已經接近了尾聲。

向思明雙手端著一塊禮盒,神情十分的激動道。

「各位,我手上這東西,就是我們這次拍賣會的壓軸物品!說實話,按照它的價值,足可以在世界最頂級的拍賣會上亮相!

因為它的價值,是無法用金錢來媲美的!」

無法用金錢媲美的?

在場的人神情有些怪異,這話要是一般人說出來,肯定就是個天大的玩笑,這天底下還有無法用金錢買到的東西嗎?

可是當這話從向思明的嘴巴里說出來——

那這意思就很明確了,今天的壓軸物品,肯定極其的珍貴!

「向老闆,是什麼東西啊?說的這麼厲害?」

「就是,快點打開給我們瞅瞅,別賣關子了!」

台下的富豪們好奇心被徹底的吊起,能夠讓向家人說出那樣的話,恐怕今天是有眼福了。

「哈哈哈,這前戲嘛,還是要做足的,不然我還怎麼掏空你們的腰包?」

向思明賣了個關子,嘴巴里繼續說道。

「今天的壓軸品,產自南域省的十萬大山中,根據我向家最頂尖的鑒寶師的研究,已經可以確定,這個玉石已然在地球上存在了上萬年之久!

而且它的材質,在當今世界也是獨一無二的,遠遠超過了鑽石的價值,更何況,它本身就具有非常神奇的功效!」

神奇的功效?

眾人面面相覷。

向思明微微停頓,隨後頷首笑道:「它的神奇之處,就在於能夠安心定神,緩解精神上的疲憊!

我們曾經做過試驗,佩戴這個玉石的實驗者,在高強度的腦力工作中,整整三天三夜沒有合眼,但是他的精神狀態沒有絲毫削弱!

所以說,這個玉石,是真正的神奇之石!」

說著。

向思明一把掀開了禮盤內的紅幕。

頓時。

一枚拇指大小的古樸玉石,暴露在大家的眸中。

這枚玉石賣相普通,可是渾身散發出淡淡的青芒,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心神瞬間寧靜平和下來。

嘩!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枚青石所吸引,議論紛紛,突然,一個身材肥碩的中年男子站立起來,誇張般大叫一聲——

「卧槽,這……這他媽真神了!我患有焦慮症,平時一激動心跳就會加速,我剛剛的心跳頻率已經達到了一百四!可是現在……」

說著,他直接把手心裡的儀器亮了出來,上面綠色的幾個大字震動著所有人的心神。

八十!

頻率竟然跌到了正常範圍!

「咦,被他這麼一說,我也感覺自己的精神好多了!」

「沒錯!還有我,我今晚上剛喝了烈酒,腦袋一直沉悶悶的,可是現在竟然完全清醒了!」

「我的天啊!這簡直太神奇了!」

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來,他們開始還不相信向思明說的,畢竟太特么玄乎了,可是現在,他們每一個人都炙熱的盯著那枚古樸青石。

這是無價之寶!

……

恩?

這枚古樸青石上的紋路,竟然和噬魂戒上的紋路,完全一致!

楊浩的眸子猛地一縮,緊接著——

轟!

一股電流直接刺中他的靈魂深處,使得他深邃的瞳孔,微微泛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