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臉疑惑的貓貓,打量着眼前的雲天,他到底是什麼時候,聽過八面佛的聲音,卻沒有見到他這個人呢。

“一定是他,真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巧的事情。”

雲天握着貓貓的手,他終於想到了這個聲音的出處,而當初他還差點爲了這個聲音而付出生命的代價。

那次是雲天、唐曦和牛博宇的輕鬆任務,原本只打算做一個導彈定位就撤離。

但是後來,因爲一輛運載着兒童的車輛駛入其中而變得異常麻煩。

雲天可以斷定,這個聲音就是當天從通話器中傳來的那個聲音。

當時雲天要求中斷任務,但是對方卻置之不理,直到後來,雲天他們還冒死衝入毒梟老巢呢。

雲天清楚的記得,當初那個毒梟還認爲自己是一個叫做尤里卡派去的殺手。

很顯然,這一次他終於找到了那個不顧無辜生命的傢伙了。

尤里卡就是八面佛,也就是上一次差一點讓那些無辜生命付之一炬的罪魁禍首。

“不會吧,這都能遇到?”

聽完雲天的講述,貓貓也愣住了,她真沒想到,其中竟然還有這樣一段故事。

“那個毒梟應該也是八面佛的某個行動吧,借刀殺人卻差一點害死我。”

原本這件事情,雲天早就忘記了,但是那略有沙啞的聲音,卻把他拉回了當日的任務。

“看起來,這一次你有機會手刃仇人了。”

看着雲天緊握的拳頭,貓貓笑着說道,狹路相逢,這一次雲天終於可以報仇了。

“是的,這一次他可逃不掉了,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做一件其他的事情。”

突然雲天神祕一笑,讓貓貓一愣。

“什麼事情?”

此時已經下午,用不了幾個小時之後,他們可就要赴宴了。

這時候他還有什麼事情要去做呢。

“把你就地正法!”

雲天壞笑着一伸手,直接把貓貓抱了起來,剛纔被耽擱的火焰,也瞬間的燃燒了起來。

被雲天抱在懷中的貓貓,把頭死死的靠在雲天的胸口上,內心的忐忑讓她卻又非常的期待。

美麗的主臥之中,宣軟的大牀之上,將貓貓放在上面之後,雲天直接脫下了自己的上衣。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早就隱忍了許久的兩個人,直接在這漂亮的房間裏**。

情侶遊戲的幌子,讓他們放心大膽的完成這一切,因爲他們約定好,任務結束各不相欠。

風風火火的歡樂過後,貓貓羞澀的抱着被子,靠在了雲天的懷中。

雲天此時也摟着貓貓,她是自己出了潘瑤之外的第二個女人。

**之痛又帶着酥麻,貓貓現在一句話都不敢說,只是緊緊的貼着雲天。

沉默之中,兩個人心裏都有着各自的想法,溫存過後的情戀也算是一種浪漫。

“你去哪裏?”

突然,貓貓羞澀的爬起身來,因爲害羞,還抱着被子不讓雲天看到自己沒穿衣服的模樣。

“不告訴你。”

貓貓臉色囧紅,忍着那撕裂的疼痛,她急匆匆的跑進了衛生間裏,很快換好了衣服。

“你要出門?”

看着穿戴整齊的貓貓,雲天疑惑的問道,如果她要出門的話,自己當然要陪伴了。

“你好好躺着,我一會就回來。”

貓貓頑皮的眨了眨眼睛,此時的她,多了一絲少婦的美麗,轉身跑出房間,那忐忑的心還在亂跳着。

再一次安靜下來的房間裏,雲天就靠在牀頭,那房間裏充斥着貓貓身上的香味。

牀單上那盛開的血玫瑰,也代表着她的愛意,而就在這時,牀頭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現在算應該是昨天中午,喜得貴子,母子平安, 拿起電話,雲天靠在牀頭,深吸了一口氣的他,還在回味剛纔的瘋狂。

“先生,您的車子已經準備好了。”

電話裏,一個清脆的女聲傳來,不帶什麼感情,卻很禮貌。

“什麼車子?”

雲天一愣,他並沒有訂車,這個電話是不是打錯了。

“您朋友幫您訂了一臺跑車,他還留言說您一定會喜歡,車子現在就停在酒店的停車場。”

女子依舊心平氣和的微笑着說道。

掛斷了電話,心存疑惑的雲天穿戴上了衣服後,踩着拖鞋走出了門。

一路走出酒店後,按照剛纔電話裏的指引,雲天信不遊街一樣的來到了停車場。

一臺黑色的跑車就停在那裏,按照指示從車底拿出了車鑰匙後,雲天打開了駕駛室的車門。

這臺車子貌似也沒有什麼特別,插入鑰匙後,車子立刻啓動了。

總裁哥哥請放手 “嘟嘟嘟!”

勐妻柔情 就在這時,車載電話突然響了起來,雲天疑惑的按下了接聽鍵。

“怎麼樣?喜不喜歡我的禮物?”

電話裏傳來的聲音,竟然是來自於紅龍的。

原來這車子是他送過來的,這讓雲天不得不重新審視一下這臺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車子了。

“看起來你的禮物應該有點特別之處吧?”

看着中控位置的按鈕,雲天疑惑的問道,相信那裏絕對不會是空調的控制器。

“這可是特工使用的專用防彈車,副駕駛前面配有衝鋒槍,下面則是急救藥包,以防意外。”

耳機裏,紅龍把整臺車的配備講述了一遍,此時的雲天這才覺得,和電影裏的東西太像了。

“告訴我,那個是導彈?”

聽完了介紹,雲天忍不住開口問道,有了如此霸道的車子,他根本不需要參加賭局了。

直接開車衝進去大殺四方豈不是更加的簡單,只要八面佛一死,一切就都解決了。

“別想太多,這不是電影,不過那藍色的按鈕可以釋放懸掛在尾部的三秒手雷。”

對於雲天的想法,紅龍已經見怪不怪了,每一個剛剛拿到車子的人都會問。

就是那種大燈打開,射出飛彈的那種導彈,不過很可惜,一切還停留在電影的層面。

“好吧,那麼祕密部隊還需要多久才能趕到?”

雲天確實有些失望,但也無所謂了,這一次賭局他可是有必勝的把握。

“最少也需要兩天!”

爲了不引起對方的懷疑,祕密部隊不可能立刻趕來的。

“好吧,看樣子這個賭局我必須參加了。”

單憑他一個人,想要幹掉狡猾的八面佛貌似有些困難,這個老狐狸居無定所,誰都不知道他下一次什麼時候出現。

“祝你好運,隨時可以和我聯繫!”

紅龍掛斷了電話,接下來就要看雲天的表演了,有的時候單單殺掉一個八面佛還不足以毀掉整個罪惡集團。

所以這場賭局至關重要,究竟勝負如何,也只有過了今晚纔會知道了。

走下跑車,雲天忍不住摸了摸那乾淨的車身,沒曾想到自己也有這樣的機會。

看樣子,晚上他就不需要再找其他的車子了,這黑色的跑車也絕對夠拉風了。

拿着跑車的鑰匙,雲天向着酒店走來,而就在這時,迎面剛好遇到一起來的四腳蛇。

“葉先生,爲了晚上的宴會順利舉行,我家主人要求我先去場地巡視一下。”

四腳蛇急忙走到了雲天的面前,作爲負責兩人安保的隨從,他必須要提前去往場地巡查。

“好的,那就辛苦你了!”

雲天點了點頭,一路之上四腳蛇很是盡心盡力,三人一起來的,他卻忙前忙後,尤其是身爲男人卻心比針細。

百靈鳳的手下確實都挺不錯,尤其是這個四腳蛇身上的軍人烙印,應該是個高手。

“不辛苦,那我在舉辦地等您。”

四腳蛇說完話,直接揮手叫來了一輛出租車,那裏距離小鎮不遠的一處莊園,開車也就二十分鐘就到達了。

送走了四腳蛇,雲天再一次穿過前庭,向着後面的別墅走去,而等到他推開房門的時候,貓貓竟然回來了。

“你去那裏了?”

一見到雲天回來,貓貓立刻跑了過來,剛纔風風火火的趕回來,卻沒有見到雲天。

“我出去辦點事,你去哪了?”

雲天看着貓貓,他更加好奇這個本應該在纏綿一會的她,怎麼就急匆匆的跑了呢。

“我去給你選了一套西服,算是你今晚的戰袍。”

貓貓說着話,直接拉着雲天的手走進了房間裏,而此時衣櫃裏掛着的嶄新西服就是她剛纔跑出去買的。

“這麼貼心啊?那我是不是應該好好獎勵你一下?”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貓貓臉頰上的紅霞還未消退,那帶着羞澀的美麗更是讓人慾罷不能。

現在兩個人的名義可是新婚燕爾,心態自然也要調整到這個狀態了。

於是雲天一手將貓貓攔在懷中,一臉壞笑的看着她的羞澀美麗。

“先試試衣服吧。”

被雲天抱着,貓貓感覺到幸福無比,但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作爲女伴她還要化妝呢。

“不要,我要先試試你!”

影帝每天都想公開 衣櫃的旁邊就是沙發,雲天早就忍不住將她按在身下,而貓貓也是一臉羞澀。

欲拒還迎下,在夕陽西下的時候,兩個人又開始了另一番的忙碌。

明月當空,空氣涼爽,當雲天再一次走出酒店的時候,可是精神奕奕。

筆挺的西裝簡直就是量體裁衣,作爲一個衣架子,雲天可是有着倒三角的身體。

貓貓送給的這身西裝,絕對讓他看起來好似一個大少爺,而這也非常符合兩個人的虛假身份。

而貓貓,今晚則是火紅的晚禮服,披着披肩卻難掩胸口漂亮的胸型,雪白一片看的雲天都有些動心了。

再加上花費了一個小時特意化的妝容,當看到貓貓走出房門的時候,雲天真想取消今晚的賭戰。

火紅的香脣帶着一抹豔麗,濃濃的眼線帶着撩人的光彩,微笑的嘴角總讓人想要一親芳澤,貓貓的美麗大方,絕對出類拔萃。

挽着雲天的胳膊,貓貓的笑容甜蜜又幸福,兩個人現在已經完全進入到了角色中。

甜甜蜜蜜的他們,惹得周圍的人都紛紛側目,甜蜜的新婚燕爾更是羨煞旁人。

雲天讓貓貓在門口稍等片刻後,直接來到了停車場,畢竟那臺車可是比較私密,還是自己開比較放心。

站在門口的貓貓還不知道這件事情,當馬達轟鳴間,那流線型的跑車聽在她面前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

“上車!”

摁下車玻璃,雲天微笑着對着貓貓說道,都說俊車配靚女,現在絕對是對得起貓貓這身華服。

打車車門走了上去,看着那複雜的中控臺,貓貓真沒想到,暗影特工組做起事情竟然如此的迅速。

車輪滾動,車子如箭般射了出去,豪賭在即,危險也隨時都會來臨。

十多分鐘,沿着公路一直向前,他們很快就找到了通往莊園的指示牌。

順着指示牌又走了五六分鐘左右,車子就來到了一棟燈火輝煌的莊園。

這莊園是一個酒莊,放眼望去房前屋後都是望不到頭的葡萄園。

莊園很大氣,不過戒備也相當的森嚴,不管是門崗還是莊園內,都是荷槍持彈的保鏢。

看着那足有幾十人的保鏢團隊,暗處還不知道隱藏着多少暗卡,雲天不由的搖了搖頭,這八面佛果然夠狡猾。

停下了車子後,雲天微笑着挎着美麗的貓貓,兩個人一路向內,走進了這由木頭構築的莊園中。

整個莊園很大,分爲若干個不同的區,有專門釀酒的地方,也有專門存酒的。

就在兩個人來到門口的時候,四腳蛇已經走了出來,將兩個人迎了進去。

此時宴會也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很多人都在裏面走來走去。

看着一個個華服以及不同的膚色,四腳蛇也急忙把自己探查出來的情報祕密的告訴給了雲天和貓貓。

這個莊園並不是八面佛的莊園,真正的主人是當地的一個高官,所以那些保鏢其實是本地的軍人。

八面佛之所以在這裏舉行賭局,也是爲了公平公正,又這個有着複雜關係的高官作證,大家才放心不會黑吃黑。

而且,爲了更加的公平,這一次還特意的邀請了國際銀行的會計師,到時候十二位玩家直接把賬號密碼輸入到他的賬戶之中。

直到比賽結束,轉存在國際銀行賬戶裏的前,纔會直接進入到獲勝者的手中。

而且整個比賽將持續兩天,今晚是熱身,大家相互熟悉不限籌碼,而第二天則是對決局,輸光的人不得再購買了。

“看樣子這傢伙胃口不小,三億六都不滿足啊!”

雲天聽完之後,一臉冷笑的揉了揉鼻子,這第一天的不限籌碼很明顯就是準備先幹掉幾個凱子。

等到他們明天再拿着三千萬加入賭局,這樣一來,他最少也可以把賭資提升一倍。

“看樣子這裏面能夠和他匹敵的除了你,也不到兩個!”

雲天在聽規則,貓貓則在尋找對手,放眼望去今晚宴會廳裏,貌似就沒有什麼高手存在。

唯有兩個看起來還有些能力的人,應該也不是雲天的對手,這讓貓貓信心滿滿。 ?開放式的宴會廳裏,現在足有五六十人,很多名流也受邀來參觀本次豪賭。

一擲千金的賭博絕對是深厚歡迎,尤其是總獎金突破四億美金,不得不說也很有吸引力。

大家都在討論,這些富豪究竟都是做什麼的,三千萬一局的豪賭,又會是誰成爲最後贏家呢。

不過,雲天和貓貓的到來,還是引得所有人紛紛側目,雖然這裏人不少,但鮮有亞裔的膚色。

尤其是這俊男靚女更是標配,看着有些黝黑卻又健壯筆挺的雲天,不少的少婦都偷眼望去。

至於那身穿紅色晚禮服的貓貓,自然也吸引了很多男性的目光。

兩個人的親密舉止,也足以讓所有人都感覺到羨慕嫉妒。

大概把整個大廳都掃視了一遍,並沒有看到八面佛的身影,看樣子這個傢伙暫時並沒有露面。

摟着貓貓的蠻腰,雲天拉着她走到了窗外,這裏是一個泳池,裏面可是有很多比基尼美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