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四張根本也能佈下一個殘缺的符陣,可是這根本就什麼關鍵的作用啊!雖然防住了四周,那上下怎麼辦?

“等一下啊!老師。”我叫林老師先別問,準備再看看書裏的還有什麼辟邪的辦法呢,

於是我再從呢絨袋子裏,摸出三部書,都是三部古籍,這三部一部就是陰陽極妙,一部是魯班書,另一部就是今天中午劉一抖送我的一百零八猛鬼兇靈圖解,另外我還摸出了三根香蕉,剝開一根吃了起來。

我捧着陰陽極妙,翻到符篆篇,掃了掃,麻門符陣有十八道,最簡單了就是這辟邪符陣了,這可是最基本,也是我目前完全能夠掌控的,而其他的都太難了,而且材料也是稀奇古怪,今晚想找出其他替代的也是不可能的了。

於是我又看了看道術篇,這麻門大道術七七四十九道,小道術八八六十四道,因爲自從離開了師爺爺後,陰陽極妙都是我自行學習,學習了四大祕術就很吃力了,畢竟我還要上學,而這四十九道大道術和六十四道小道術,可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學會的。

而且大小道術並不是因爲學會了,就能夠施展的,一些道術需要特殊的工具和材料才能施展,看了幾頁道術後,我頓住了,現在臨時抱佛腳有個毛線用,而且我今晚又不留這裏,就算抱了佛腳有個毛線用啊?我要回家的!

於是我合上陰陽極妙,拿起魯班書看了看,不過想起死去的爺爺,我還是覺得算了,這晚老樑來不來還不一定呢,自己也別玩的太大了,畢竟魯班書對我來說只是一本只能看,不能練的東西。

想完,我收好了東西,準備先將四張辟邪符給貼在四周的牆上。

貼完了辟邪符後,我捏着黃鈴,唸了施展生效的神方後,再將身上還有兩張清虛驅邪符,這兩張清虛驅邪符加上之前給林老師的那一張,應該能支撐十多個小時了,於是放在桌子上,然後對着林老師說道,“老師,我給你的符紙千萬別離身,等我去菜市場上,討點雞冠血,等你租了房,我再給你佈一個嚴實的辟邪符陣,現在我得回家了。”

說完我就準備離開了。

強烈推薦: ?“道靈!真的沒事兒了嗎?”我已經走到了門口,突然背後林老師,叫了我一聲,聲音很溫柔,在我的記憶中,林老師從來就沒有那麼溫柔的叫過我,要麼呵斥,要麼淡淡的說,現在這樣了,很顯然她是將希望寄託在我的身上了。

我轉身看了看林老師,點點頭,“嗯,沒事的。”

“哦~”林老師看着我,弱弱的點點頭,然後看了看另外一張牀,“一會兒我會給你爸媽打個電話的,說你早上逃課是請假吧~”

我看着林老師這樣,覺得有些奇怪了,難不成他希望我留下來?

難不成林老師?

我想了想,覺得自己想法有些噁心,還是回家吧,雖然林老師要給我爸媽說明,但是夜不歸家,這也的完蛋了啊。

於是,我離開了。

回到了家,進了門,我看老爸也苦着臉坐在沙發上想事兒。

老媽也坐在一旁,見我回來先給我盛了一碗湯,今晚也是奇怪了,原本以爲他們不睡覺是等着我回來訓斥我呢。

可是我喝完了湯後,老媽叫我先去洗澡然後再去睡覺,我估計是林老師打電話說明了。

不過老爸卻叫住了我,“青山,你說你老是揹着這袋子做什麼?不是說了嗎,要高考了就別搗騰那些東西了嗎?”

我沒有回答老爸什麼,進了屋,換上睡衣然後去洗澡,今天折騰了一天,也挺累的。

我在衛生間裏,臉對着噴頭,一臉沖洗着,一臉思慮着這兩天以來發生的事兒,特別是謝老闆和那個辛二十三娘,這讓我的頭有點大。

衝了好一會,我睜開了眼睛,準備抹點沐浴露,然後很自然的看着身後的鏡子裏,每次洗澡我都會看自己,我178的個子,一頭很自然的烏黑中長碎髮,身材也算不錯,有六塊腹肌,相貌也算中等,雖然沒有謝方雨長的那麼女性,也沒有混蛋霍飛那樣的大帥,但是秀氣裏透着一股帥,也算是中等偏上。

我再側個身,看看自己的後背。

可就在這時候,我愣眼了,只見我的後背上那道從小就有的血色胎記,此刻竟然變了樣子了!

什麼情況?我側着揹走進鏡子看了看,只見原本是幾道指痕的樣子胎記,此刻竟然是一隻女人的芊芊細手!

我擦!

我驚了一下,隨即壓低了聲音,聽到外面沒有聲音,老爸老媽應該已經去臥室了。

於是我這才又罵,“這是什麼鬼東西?”

我越看越覺得詭異,聽師爺爺給我說過的,這胎記就是我的魂引,不過這魂引胎記怎麼變了樣呢?

接着我抹了沐浴露快速的衝乾淨後,穿着褲衩就回到了屋裏。

我的屋裏衣櫃上也有鏡子,我再仔仔細細的看了看胎記,一隻帶着戒指的芊手!

看到這個胎記後,對我無疑是的晴天霹靂。

對於這個魂引胎記,師爺爺告訴過我,那給我的太乙真身護體符就是爲了剋制魂引和鬼物沾身的。

想着護體符,我突然想起什麼,摸着我脖間那根麻繩,麻繩上拴着一個布袋。

這不就是太乙真身護體符嗎?我取下打開布袋,只見裏面原本的符此刻竟然成了一團碎渣!

接着我立馬就想到,這符貌似是師爺爺花了三年陽壽給我畫的,畫完護體符後師爺爺不久就去世了。

爲了保我三年不被鬼物沾身,師爺爺不惜花費了三年陽壽!想着,我的眼睛就泛出了淚水。

過了一會,我從悲傷中換回來一點的時候,我想這符能保護我的三年,可是到了現在,也正好快滿三年了啊。

我捏了捏布袋,眼睛在看着鏡子裏的我,頓然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危機感降臨。

三煞六沖,魂引之命,只能活到23歲。。

這些已經被天註定的東西,紛紛壓在我的身上,它們要我的命,它們想要我的命啊!

我呼吸聲大了起來,感覺有一種窒息感覺壓着我。

我反應過來,我的心境出現問題了,於是我連忙盤膝坐在牀上,開始默唸着陰陽極妙的心法。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我的眼睛有些重了,於是倒下睡去。

豪門騙嫁:腹黑總裁步步謀婚 又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覺我的身體很輕,於是睜開了眼睛,我看到了一座幽幽暗暗的古代殿堂,那殿堂通體青黑,我走了過去,可突然眼前的景象就是一變,接二連三的殿堂在我眼前流轉着。

我看到這些從我眼前飄過的殿堂,我看清了其中一個殿堂的面貌,只見那殿堂有類似人面拼湊出的柱子,這些柱子上,還貼着一副對聯。

人惡人怕天不怕!

人善人欺天不欺!

接着,那殿堂的大門一下將我吞沒,接着一個我出現在一個古代衙門大堂之上。

不過這裏空蕩蕩的,卻立着很多根白色蠟燭。

它們有長有短,接着一個很短的蠟燭引入我的眼簾。

只見那蠟燭下,有一個白色的小靈位似的牌子,上面寫着楊道靈三個字!

接着,啪!

一道巨響沖天兒降,我聽出來了,那是驚堂木的響聲。

緊接着一本書飛到了我的眼前,刷刷刷直直的翻着,最後停留在了一頁,那頁開頭,也寫着楊道靈三個字,我粗略一看,在有一行的末尾,寫着陽壽二十三。

我慌了,這特麼不是閻王殿嗎?那不是我的陽壽嗎?我去啊!

我想要離開,可是這時候,從天而下傳來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

楊!道! 邪王煞妃 靈!

汝修道十二年,助十二孤魂野鬼擡頭轉世,十二野鬼感恩頌德,崔判官有知,特赦一年陽壽予。

說着那本書上,陽壽二十三,變成了陽壽二十四,同時那截短短的蠟燭也往冒上一丟丟。

接着,我的眼前虛化。

“啊!”

我從睡夢中猛的起身,只見此刻牆壁上的時鐘,已經是五點半了。

我看着自己的身子,被子已經被蹬到了地上。

我做起來,撿回被子,摸了摸頭,滿頭的汗水,吐出一口氣,“我擦了,剛纔我夢到閻王殿了?還給我加了陽壽?說我幫十二個野鬼超度?尼瑪,這就是拯救蒼生增加福緣的感覺嗎?”

嘀嘀嘀。

我正回想着我的夢,突然我的手機就響了,是短信的聲音,我拿起來一看,只見手機上三十多個未接電話,還有四十多條短信!

我靠,這都誰啊!

我連忙打開看了看,這些消息的號碼備註都是一個人,林老師!

林老師在求救?難道老樑去找她了?我急眼了,急忙起身,穿好衣服褲子,揹着我的呢絨袋子,然後去冰櫃裏拿了兩瓶酸奶和一些麪包,就急急的出門了。

重生之公主千歲 往些都是六點半才起牀,今天五點就起來,現在天都沒有大亮。

我三步並一步的下了樓,然後朝着林老師所在的賓館跑去,路上便隨解決了所有面包和牛奶。

我來到賓館,服務員看到我就想要叫住我,可是我衝上了樓,來到林老師所在的房間外。

接着我看到房間的門上,已經破碎了。

這時候服務員過來,急急的叫道,“先生,昨晚怎麼了,你們房間發生了什麼啊?差點把門都砸翻了!”

“好了!別說話,有損壞的,我們照賠!”我也急了,我也不知道發生了,問我有個毛線?

服務員一聽,又要想說什麼,可是我卻敲了敲門。

等了一會房門卻沒有任何動靜!- ?於是我再着急的敲了敲。

這時服務員拿過房卡來,將房間給打開。

我進了房間後一看,只見整個屋子亂糟糟的,而且林老師居然不在房間裏,於是我朝着周圍一看,四周的牆壁上牆粉都皸裂着,有的甚至落在了地上,弄得白花花的一片。

我靠,這裏都發生了什麼?

接着我再急着喊了一聲,林老師。

這時,我聽到一陣微妙的抽噎的呼吸聲,在衛生間裏,於是我一看,只見衛生間的有一個影子,我連忙過去。

呃!

我剛進了衛生間,一個驚詫的聲音從一堆被子裏發出。

戲點鴛鴦 只見一團亂糟糟的被子裏,好像有東西正在不斷的顫抖着,見此我一把揭開被子。

“啊!!!”

就在我揭開被子的那一剎那,一個女人的聲音叫了出來。

林老師!

那聲音是林老師的聲音!

我一看是她,只見林老師此刻鋪頭散發的,抱着頭,一副被嚇傻了似的樣子,於是連忙關切道,“怎麼了?林老師,發生了什麼?”

林老師聽到我的聲音,連忙看着我,她發現是我,突然一下就涌到我的懷裏,抱着我的腰,我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身體在發抖。

“救命啊,道靈,救我~~”接着,林老師乞求的對着我說道,“我聽到他的聲音了,他從樓下掉下來,想要撲我。”

他?

不用多說,肯定是老樑了!

“別怕啊,林老師。”於是我扶起林老師,來到外面的牀上坐下。

而這時候,服務員進來,看到遍地狼藉,捂着嘴,“天啦,原來昨晚樓板不停的響動,竟然是你們在折騰!幸好昨晚客人不多,不然的話肯定會找我們麻煩的。”

服務員說着,再看着牆上,傻眼了,牆上竟然貼的有符紙!頓時又嚷嚷了,“你們這又是做什麼?貼這些不吉利的東西,你們想讓爛我們的生意嘛?”

說着服務員罵罵咧咧,怒氣衝衝就扯掉牆壁上的符紙。

而就在服務員扯掉符紙後。

忽然!

啪!噠!噠!

窗戶玻璃碎開,房門凹陷,牆壁上不斷的落下水泥塊。

頓時,服務員看着四周就傻眼了。

我也看着四周,很快就知道原因了,四周我貼上了辟邪符,若是老樑的話,他一時半會想進來,最後發現進不來了,於是猛的攻擊着四周。

“賠錢吧!我這就去開單子!你們等着,別想跑!”

我正想着事兒,可服務員突然吼了我一句然後轉頭離開。

賠就賠,臭娘們!

我一看這態度,罵了一聲,然後痛苦的打開了陰陽眼看了看周圍,並沒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看來林老師是安全的,說明我昨晚給她的清虛驅邪符還是有效果的。

這同時也說明了,老樑的道行還破不了我的符,所以我今天一定要想法設法的抓住老樑。

我正想着,突然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我一看備註,居然是謝方雨的,這個混蛋,他給我打電話幹嘛?

我一下給掛了,沒接!

然後我對着林老師輕聲的道,“林老師,今天你就住在外面吧,這片的房子應該不貴。”

林老師反應不知怎麼了顯得有點遲鈍。

“嗯~”不過她還是正常的,幾秒後她反應了一下,點了點頭。

接着我收拾東西,房間裏林老師的衣物,等等我幫她收拾了,不過卻不小心發現了她裏面穿着的一些衣服,搞得我有些尷尬。

等東西收拾完了,林老師在衛生間把一副換好的時候,我們下了樓。

這時服務員早早的就等着我們,他們給開出了一個結單,要我們賠償四千五百元。

一道門一扇玻璃,以及一些牆壁損壞要的了這麼嗎?這明顯就是要坑人嘛!

林老師見我想找他們麻煩,於是一把拉住了我,而她卻掏出錢包。

沒想到她的錢包居然也有好幾千的現金,於是給了賓館的人。

而我卻是一肚子的不爽,不過在林老師的拉扯下,我們離開。

可離開的時候服務員,居然還癟癟嘴,“你們這樣的人,還開房?不知道玩些什麼有難度的動作,連窗戶和門都給搞壞了!”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你再說一次我聽聽?”我一聽,恨不得上去抽人。

可是林老師再次拉住我,然後我們打了一個出租車。

走了十多分鐘,去了另外的一個酒店,四星級酒店,是林老師讓出租車司機帶着來的。

林老師似乎從恐懼中緩了不少,到了酒店後,叫我在酒店下面等她。

我看着這酒店,一晚上起碼也要幾百塊我一週的生活費吧?沒想到林老師這麼土豪?

我等了十多分鐘,等到林老師下來。

林老師此刻還沒徹底緩過來,還是有些害怕的問我,“接下來你對付老樑有把握嗎?”

雖然我不敢肯定能不能抓到老樑,但是我卻笑了笑,“他道行絕對沒我高,只要我有充足的時間的話,我一定可以抓到他。”

“那現在你去哪裏抓他呢?”

我看了看天色,東邊金燦燦的,今天應該是個不錯的好天色,於是我說道,“老樑死在學校,所以一般找替死鬼的場地也會在學校,現在馬上太陽就出來了,那時候他只能躲在陰暗的地方,到時候我找他就方便多了,老師,我們回學校吧!”

“好~”

我回到學校後,門衛老頭見到我就迎了過來,哭喪着臉對我說,我錯了,同學我錯了。

我現實一懵,隨即反應過來,看來此刻大概已經去投胎的趙庚富已經給他教訓了。

我沒理老頭,而是送林老師去到第二教學區,然後我向她請了一個假,準備今天一天都找老樑。而老師也答應我會將上面的全應對下來,包括昨天燒紙驚動了的保衛科。

我先來到通往老公寓以及第二教學區的那個林子裏,我打開陰陽眼和拿出了古銅鏡,一片一片的找。

當找我整個林子後,我的電話又響起了。

我一看還是謝方雨的,這混蛋,我一看就來氣,不過這次我接了電話,看着小子想怎麼辯解。

我一接通,電話裏就傳來一個着急的聲音:“喂,靈子,我有一個大祕密給你說,我就在你學校的校門口呢,我趁着老師們開會逃課出來的呢。”

我冷冷一句,“好,我馬上過來,我也要找你討個說法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