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再次化妝成維修人員進入大廈,一個人負責看住電梯防止有人攪局,而另一個人進入電梯進行操作,爲了防止被監控系統發現他們特意以電梯檢修的方式和大廈的管理部門做了接觸,利用“合法”身份進行操作。

山狼守住電梯,賭徒扶着實施,兩人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纔將偵查機器人送進了樓間夾層,但等他們操縱機器人的時候才發現夾夾層裏很多地方高度不夠,也就是說機器人根本就不可能隨意地在裏面活動,竊聽範圍依然無法覆蓋十一層的全部空間。

該做的都做了,結果還是無法令人滿意,他不得不承認自己不是專業間諜,幹這個的確不在行,可“握手”組織的會議還有不到十二個小時就要開始了,山狼只能很無奈的將這邊的情況向本·艾倫回報。

本·艾倫命令山狼這次會議的內容很重要,但目的在於等這些人聚齊,然後找機會下手,所以會議內容能聽多少算多少,實在不行就抓幾個活口刑訊逼供。

事已至此山狼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照辦,等敵人全都出現了再說。 127、代號屠魔(01)

今天更新的晚了點,時間趕不開,只能延後,讓大家久等了,喜歡看本書的朋友希望能幫忙宣傳一下,給我提提人氣,讓我也有點更新的勁頭。

———————————————————————————————————

“握手”組織開會的日子終於到了,本·艾倫將“黑血”和“護士團”的人全都撒了出去,以會議舉行的大廈爲中心進行了嚴密的布控,包括大廈內、地下停車場全都佈下了眼線。

本·艾倫看着漆黑的夜空自言自語道:“這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3號位報告,有車隊進入大廈後門的街道……身份確認,是傑西卡·艾爾,隨行人員……約十五人,女性隨從佔半數,目測持有自動武器,她可真謹慎。”

“”

“5號位報告,艾森出現在地下停車場,隨從八人,他們穿着防彈衣,馬上近距離覈實,完畢。”車庫裏僞裝成保安的幻影低聲報告道,他一邊說着一邊向那邊靠攏,結果遠遠的被保鏢攔住,“對不起,私人活動,無需幫助。”

“對不起,我只是例行巡邏。”幻影禮貌地說道。

“抱歉,我們老闆喜歡清靜,請稍後巡邏這片區域。”保鏢很禮貌的擋住幻影的去路。

“Ok,不過這是個的工作,所以……”幻影堅持。

“朋友,幫個小忙。”保鏢有主幻影的肩膀同時用力,隨手將一百歐元塞進他的一兜。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了。”幻影一臉“痛苦”的揉着肩膀說道。

“感謝你的合作。”保鏢見艾森已經進入電梯這纔對他揮了揮手。

幻影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離開:“確認身份,是艾森;另外我還看見了熟人?”

“熟人?”留守在對面酒店的信使沒聽明白他的意思。

“就是曾經被某人胖揍的那名保鏢。”幻影地笑着說道。

“看來我還得再揍他一次。”巨人在耳機裏惡笑着說道,“不過這次恐怕就不是打斷他的手腳那麼簡單了。”

“其他人還沒到,不要放鬆警惕。”山狼在耳機裏提醒他們。

晚上十點,所有“握手”組織的與會人員全部到齊。

“會議即將開始,信使,開始記得錄音。”本·艾倫盯着從各個角度傳回的監控畫面提醒信使。

“已經開始了。”信使盯着屏幕說道,“可惜沒有內部監控畫面。”

“沒關係,這不重要,只要他們能來。”本·艾倫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人已經到齊,我們什麼時候動手?”耳機裏山狼詢問。

“再等等,聽聽他們談什麼!”本·艾倫眼睛不爭的說道。

竊聽器傳回的聲音很嘈雜,腳步聲,交談聲混在一起顯得雜亂無章,信使操縱設備降低噪音,濾出了大部分的人聲,因爲竊聽器位置的問題導致音效很差,但勉能聽得出來。

“人都到齊了,我們開會。”揚聲器裏有人說道,本·艾倫仔細辨認一下,確認是艾森。

“我根本就不贊成這次會議,我們都是什麼人?聚在一起太危險了。”另一個人很的聲音穿了出來,本·艾倫半天也沒想起這個是是誰。

“圖拉索,墨西哥毒梟。”信使看了一眼聲音分辨器上顯示的名字說道,這是馬丁提供的新設備,能從聲音辨認出已知數據庫裏儲存的人物身份。

只聽裏面的艾森繼續說道:“各位,既然來了那安全問題就不要再過多考慮,我們還是儘快開始,也好儘早結束,畢竟我們都不是受歡迎的公衆人物,所以就不要在抱怨上浪費時間了。湯普森,開啓反竊聽系統。”

“該死。”信使大罵,“隊長,我們可能無法在他們的干擾下繼續竊聽他們的會議。”

“看來他們早有準備。”本·艾倫的話音剛落揚聲器裏只剩下了沙沙的雜音,干擾設備開始工作。

“怎麼辦?”信使轉頭看着本·艾倫。

“開始行動。”本·艾倫站起身,“另外,爲了空騎,儘量留活口,如果遭遇劇烈反抗一律格殺勿論。”

“行動開始,重複,行動開始。”信使通知其他人,“注意,要留活口,不要全部殺光,留活口,不要全部殺光。”

“早就在等這條命令了。”耳機裏的巨人異常興奮。

“注意安全,他們人很多。”信使提醒。

“放心吧,這次我可是帶了重型防彈衣。”巨人那邊傳來了槍械上膛的聲音。

“B組到位,完畢。”彎刀在耳機裏說。

“A組就位,完畢。”山狼。

“C組就位,完畢。”黑玫瑰。

“狙擊手就位,完畢。”獅鷲。

“行動倒計時鐘準備,一分鐘後開始逐步切斷電源,間隔30秒,完畢。”樹妖在單兵電臺裏說道。

“讓他們看看‘黑血’有多不好惹。”本·艾倫在防彈衣外面套了一件風衣然後將一支M4A1藏在裏面出了門,關門的時候他留下一句話,“信使,照顧好自己。”

“放心吧隊長。”信使拿出一支UMP45衝鋒槍上了膛放在手邊的桌子上。

米倫不是什麼大城市,人口不多,夜生活也不是很豐富,入夜之後街上就沒什麼人了,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多,昏黃的路燈之下幾乎看不到人影,大廈前後門都有“握手”組織的人巡守。

對面一棟黑漆漆的樓上獅鷲舉着M14戰鬥步槍盯着正門來回巡視的敵人,心裏默算着斷電的時間,隨着燈光的突然熄滅他扣動了扳機……

敵人在斷電的瞬間一愣,就這眼睛短暫的不適應下他們遭受了致命打擊。

“噗……”一顆子彈飛到,正在向遠處還亮着路燈張望的敵人頭部中彈,噴射的鮮血和腦漿濺滿了身後的玻璃門。

另外兩名敵人的還在一片黑暗中,雖然沒看見有人中彈,他們也發覺了情況有些不對,打算立即躲起來,但已經來不及了,獅鷲連續扣動扳機,子彈分別擊穿了他們的心臟和太陽穴,三具屍體橫躺豎臥的倒在地上。

山狼帶着幽靈和重拳快速衝到了門口,推開門從摸了進去。 128、代號屠魔(02)

今天只有一章了,讓大家久等,抱歉。

——————————————————————————————————

無聲的攻擊將外圍的敵人全部肅清,“黑血”的戰鬥力在這一刻表現的淋漓盡致,現在是晚上大廈裏沒什麼人,基本上都是“握手”組織的保鏢,各處通往樓上的必經之地都有人把守。

樹妖的電力間斷性切斷效果非常好,他是分層切斷電源,如果不出意外不會驚動上一層的敵人,只要負責突擊任務的人處理的好,就不會被隔層的敵人發現。

山狼帶着重拳和幽靈一馬當先的進入大廈的一層,他們沒有乘坐電梯,而是從樓梯逐層向上清掃,但他們也只是肅清看守樓梯的敵人,其餘位置的敵人全都丟給後續跟上來的其他人,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直奔十一樓,抓到或者幹掉“握手”組織的首腦。

三人交替掩護的直奔十一樓,後續人馬陸續跟上,彎刀帶領開膛手、巨人、流浪漢、幻影、遊俠跟進。颶風、隱士守住停車場,負責幹掉敵人留守車輛的守衛以及防止敵人從這個方向逃走。

刺客、賭徒、剃刀開了三輛吉普車在守住側門的同時負責接應和撤離。

而整個後門是“護士團”的地盤,他們除了準了足夠的車輛之外還將後門封死,以她們持有的火力估計連一隻蚊子都別想從眼前飛過。

整個佈置本·艾倫足足考慮了數天,幾乎從任何角度都將大廈封死,並利用隊中個人的特點進行了佈置,按照個人特長分派任務,所以一切可算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本·艾倫和紳士提着槍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耳機裏聽着重衆人不斷報告的情況,山狼他們的速度很快,已經攻到六層,一路上敵人全被他們幹掉,後面的彎刀帶着大批人跟緊,逐層搜索,很快肅清了毫無察覺的殘敵,一層層的突擊異常漂亮,敵人幾乎都沒什麼反抗能力就別殺光。

酒店裏信使也正通過耳機聽着隊伍在大廈中的戰鬥實況,不同的是他還可以通過電腦屏幕上模擬出來的大廈的3D圖像,上面移動的每一個綠點都代表着一名“黑血”的戰士,而分散的紅點就是散佈的敵人,這正是馬丁提供的衛星掃描圖像,但信號只能到達十樓,上面就什麼也看不到了,敵人不但屏蔽了通信設備,也屏蔽了衛星掃描信號,所以他無法看到十一層的情況,只能憑藉在屏蔽之前掃描圖像作爲參考,那時候會議已經開始,敵人的分佈基本上固定,就算有變化也不會太大。

隊伍已經突進到七樓,好像是遇到了一些意外,但敵人還是在報信之前被肅清,信使聽到山狼回報的安全清除消息之後緊揪着的心纔算放下。

這時候屏幕的右下角閃了一下,有東西正在發進來,他看了一眼,發現是馬丁傳遞的情報,文件很大,正處於接收狀態。跟着加密電話響了,是馬丁。

“嗨,馬丁。”信使盯着屏幕接起了電話,“任務很順利,已經接近目標所在位置。”

“信使,發現一些新情況。”馬丁的聲音沒有因爲信使的消息而變得驚喜,他繼續說道,“蘇帝米亞那邊的情報人員又傳來了一份新的情報,關於這次‘握手’組織會議大廈的情報。”

信使一愣:“你什麼意思?”

“這座大廈在半個月前已經被過戶到,艾森名下,然後進行了小部分的重新裝修過,地下多挖了層,電梯重新做了防護,這些情報之前並沒有被注意到,如果是握手組織所爲,因爲大廈裝修改造是很常見的事情,而且有‘握手’組織要在這裏召開會議,有可能是爲了提高安全措施纔會對電梯進行改造,所以並沒有得到情報人員的重視,直到剛纔他們纔將這份遺漏的情報傳給了我,這是個新情況我覺得你們應該有全知道任何和這棟大廈相關的所有情報,所以我就發了過去,你儘快分析一下,確認一下會不會對這次行動不利。”

“這還真是個新情況。”信使皺了皺眉,“我看一下,希望不會有什麼意外。”

馬丁:“我也是這麼想,不打擾了,儘快出結果,等任務完成通知我。”

結束通話之後信使準備對情報進行分析,但文件還沒有傳送完,所以他只能等,他左思右想也沒發現什麼問題,艾森買下大廈的目的可能就是爲了保證這次會議的安全,重新裝修電梯也可能是爲了提高安全等級,那重新挖一層地下室究竟是爲了什麼呢?他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領,最後他還是決定將這個消息通知本·艾倫。

本·艾倫沉默了片刻:“等情報接受完成對照一下圖紙,看看有什麼發現,情況有點異常,但任務已經開始,所以只能繼續下去,不管有什麼變化我們的目的不變。”

信使有些焦躁的說道:“隊長,我總覺得我們疏漏了什麼,但卻不知道問題在哪!”

本·艾倫深吸了一口氣:“收手已經來不及了,繼續戰鬥吧,但臨時變化得到足夠的重視,情報的方面的事情就麻煩你了,如果發現什麼立即通知我。”

“是,隊長,這個交給我吧。”

另一名山狼他們卻已經接近了十樓,一路上敵人從不同方向衝出來瘋狂反擊,從耳機裏能聽出槍聲非常的激烈。

“左翼,注意左翼的走廊。”重拳一馬當先的供上九樓,在樓梯轉角遭遇了敵人的反擊,九樓的敵人向這邊運動開始向這邊瘋狂的進攻。

黑夜漫漫微光閃 “他們瘋了嗎?”幽靈將兩枚大威力閃光彈丟盡走廊,慘烈的白光瞬間閃過,數名敵人猝不及防的被刺傷了眼睛。

“別和他們糾纏,直奔十樓。”山狼跟着將數枚手雷拉開保險一股腦的丟了進去,霎時間劇烈的爆炸將走廊兩側原本不夠厚實的牆壁炸得千瘡百孔,然後按着通話器:“彎刀,這層的敵人交給你了。”說人他跟着重拳的腳步直奔十樓…… 129、代號屠魔(03)

大羣的敵人從裏面衝出來開始向樓梯間裏的山狼等三人進攻,武器大多都是MP5、烏茲、P90等方便攜帶的輕型武器,雖然單支火力無法與“黑血”的突擊步槍相提並論,但在數量優勢下也打得山狼等人難以應付,亂飛的子彈將附近的牆壁打得千瘡百孔,撞針的撞擊聲、子彈的破膛聲、彈殼的落地聲、牆壁的碎裂聲和連續的爆炸聲真可謂是聲聲入耳,十樓的戰鬥亂作一團,敵人的反擊和“黑血”的進攻交相輝映,黑暗的環境中每一秒鐘都在進行着殘酷的殺戮與反擊,死神正跟隨着咆哮的子彈收割着生命……

三人被敵人瘋狂的反擊卡在九樓到十樓之間的樓梯間,敵人的武器射速快,子彈密集的從裏面飛出來,在樓梯上撞出大片的火花,被打碎的樓梯碎塊飛的到處都是,霎時間煙塵滾滾。

山狼三人一次排開依着牆躲避敵人射出來的子彈,重拳幾次想衝過十層樓梯間的門口都失敗了,無奈之下他只能蹲下身將槍伸出去向裏面忙掃,目的不是能幹掉幾名敵人,而是將敵人逼退,但他的掃射並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反而遭到了敵人更猛烈的反擊,要不是他縮手快,估計半隻胳膊都會被打爛。

“媽的,他們到底來了多少人?”幽靈躲在樓梯轉角和敵人對射,但也只是開機槍就縮回來。

“十層和十一層有二十幾個,敵人的主力都集中在這裏,注意,他們火力很猛。”山狼在後面一邊換子彈一邊說道,“已經不錯了,我們能悄無聲息的摸上九樓。”

“這他媽也叫不錯?”重拳摸出手雷丟了進去,爆炸中敵人的火力稍減,但沒等他做出任何動作就又恢復了過來,他氣的大罵道,“這羣王八蛋早有準備,找了掩體進行射擊,手雷能起到的作用有限。”

“*,火力太猛,這是不計彈藥的消耗,這羣王八蛋武器擁有無限彈藥嗎?”幽靈身上已經連中四槍,疼得他直咧嘴,不用看就他都知道自己身上肯定青一塊紫一塊的,“疼死了,再這樣下去防彈衣都得被打穿,幸虧這羣王八蛋沒有突擊步槍。”

“閃光彈。”重拳喊着將閃光彈丟了進去,“嘭……”一聲悶響,裏面傳來了幾聲慘叫。

“*。”重拳藉機越過門口到了門的另一面,結果胳膊上被掃了一槍,幸虧只是皮外傷沒傷到筋骨。

“死沒死?”幽靈跟上去和他一左一右的守住門口。

“你是瞎子嗎?”重拳一邊開槍一邊反問。

“能說話就是沒死!”到了這個時候了幽靈還沒忘記調侃。

“臭嘴,說點吉利話。”重拳反擊道。

“又不是過春節,也不是你媽嫁人,說什麼吉利話?”

“你大爺。”重拳直接用中文回敬,幽靈的在中緬邊境長大,流浪的時候沒少往中國這邊跑,有很深的中文功底,所以重拳並不怕他聽不懂。

“哈哈,隨便,反正我沒大爺。”幽靈嬉笑,但手裏卻絲毫不耽誤事,和敵人的對射中將一名敵人幹掉。

“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解決他們,在警察來之前解決戰鬥,我們不能和警察發生衝突。”山狼聽煩了他們的鬥口,連續往辦公區裏扔了幾枚手雷,連續的爆炸之下敵人的進攻一頓,重拳藉機衝過了轉彎連續向裏面扔了兩枚催淚彈。

“你他孃的怎麼不先打個招呼。”幽靈趕緊將防毒面具扣在臉上。

“你他孃的又不是白癡。”重拳回了一句,端槍衝進了十樓,趁着裏面的敵人被薰得涕淚橫流的時候連續射擊將幾名失去反抗能力咳嗽不止的敵人幹掉,剩餘的敵人已經被薰得一鬨而散,跑到了裏面躲藏起來。他也不追而是返回直接順着樓梯衝向了十一樓。

目的達到,只要敵人不妨礙他們繼續向上進攻他們就沒必要糾纏下去,剩餘的敵人交給彎刀帶領的另一組人。

“小心。”後面的山狼大聲提醒他,話音剛落就聽上面一陣亂槍,重拳直接從樓梯上跌了下愛,胸口還冒着輕煙,看得出他中了不止一槍,這些他算是吃了大虧,如果沒有防彈衣他非得小命不保。

“*,他們陰我。”重拳爬起來痛苦的罵着,他剛纔連樓梯的轉角都沒衝到就被從上面伸出來的衝鋒槍盲射打了回來。

“你個白癡,怎麼如此莽撞。”山狼衝到他的位置對着樓上就是一個長點射,將敵人逼退,是突擊步槍的火力夠猛,子彈打在上面轉角處的牆上產生的跳彈連續折射將敵人打得哭爹叫娘。

“****,他們把槍管從樓梯轉角的縫隙伸出來,根本就*看不到。”他邊說邊跟着山狼向樓上掃射同時向前推進,但胸口的劇痛讓他眼前一陣陣發黑,緩了半天才算穩定下來,“太*疼了,至少一根肋骨斷裂。”

“傷的重不重?”山狼對着樓上打了一顆槍榴彈,巨響中十一層樓梯間的門被炸得四分五裂,沒被炸死的敵人被逼退。

“他的身體比犀牛還壯,就算不穿防彈衣都傷不到他。”幽靈將重拳推到一邊,“躲開,有傷還在前面瞎晃?擋路。”

“****,你小子就算好心也不用這麼說話吧?”重拳對幽靈的態度表示不滿,但心裏還是明白他是在照顧自己,只是表達方式有欠妥當,但抱怨完了他頭對山狼說道,“我沒事兒,骨頭沒有斷茬,不會刺傷內藏,短時間內不會有生命危險,先幹了這羣孫子。”

“還有沒有催淚彈?再來幾枚。”山狼衝到被炸爛的樓梯間門口。

“這東西我帶了六枚。”重拳從挎包裏取出三枚先後丟了進去,瞬間裏面煙霧瀰漫,很快就傳來了敵人劇烈的咳嗽。 130、陰謀詭計(01)

“衝……”山狼一馬當先衝了進去,重拳和幽靈緊隨其後,三個人進去就開始掃射,火力形成一個半圓形涵蓋了所有角落,沒來得及往裏面跑的幾名敵人敵人在催淚彈的作用之下幾乎沒什麼反擊能力就被全部放到。

山狼提槍就往裏跑,會議室就在不遠處,那裏纔是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地。

“等等。”重拳一把拉住正準備繼續突進的山狼躲到了一邊,“看腳下。”

“Fuck!”山狼掃了一眼才發現問題所在,濃密的煙霧中兩條紅外感應線若隱若現,“有炸彈!”

“後退。”重拳將他拉回來,從一邊拖過一具屍體,“隱蔽。”然後將屍體丟了過去。

“轟轟……”兩聲巨響走廊被炸得四分五裂,兩側的牆壁被炸得四分五裂,樓板直接被炸穿,下一層戰鬥的彎刀他們被下了一跳,等弄清楚怎麼回事他們才發現已經可以和上面的山狼彼此能看見。

“你們是來拆房子的嗎?”十樓的巨人看着山狼愣愣地說。

“動作快點,這邊的敵人更*多。”山狼對下面正瞪着眼睛從破洞看着他的巨人說道。

“OK。”巨人邊說着邊抱着機槍繼續向敵人掃射。

“這他媽至少有五百克C4。”幽靈晃掉落在頭上的建築碎片。

“幹了,這邊也有。”重拳沿着走廊另一側向前推進,前面的樓板已經被炸斷,他只能從另一側繞過去,沿途兩名被薰得在地上打滾的敵人被他打死,但沒多遠他就又發現了紅外感應線。

“幾個王八蛋帶這麼多炸藥過來自殺嗎?”山狼和對面的敵人對射,顯然這些敵人已經從催淚彈的攻擊中反應過來,利用各種防護措施躲避煙霧。

“自殺?那不太便宜他們了?”幽靈觀察了一下環境鑽進被炸破的房間打算避開前面樓板上的破洞繼續減輕,但沒等他有所舉動就被敵人的火力逼得縮進了房間裏面。

“裏面不過六七個人,怎麼這麼瘋狂。”山狼開始往裏面扔手雷。

連續的爆炸摧殘着殘破不堪的十一樓,只要跨越樓板上的破洞再向前推進幾個房間他們就會到達會議室的門口,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握手”組織的幾個首腦就在裏面。

戰狼掩護着幽靈向裏面瘋狂掃射,敵人火力不足,但好像沒有後退的意思,頑強的抵抗着,其實他們已經退無可退,會議室是他們最後的防線,一旦被攻破他們將直面“黑血”的槍口,他們在平民守住最後一線生機。

“左翼迂迴。”重拳退回來扔了沒手雷到敵人設置炸彈的地方,手雷引爆炸彈,劇烈的爆炸再次響起,附近的兩個房間瞬間被炸得面目全非,樓板上的大洞足有辦公桌大小。

硝煙瀰漫中重拳前衝、躍身跳過破洞,由於動作稍大受傷的肋骨一陣劇痛讓他眼前一黑差點昏過去,靠在牆上喘了幾口粗氣纔算緩過來,幸虧這時候沒有敵人向他進攻,否則他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另一邊的戰鬥打得異常激烈,重拳沿着走廊繼續向前,轉過一道彎就遇到了敵人,這幾名敵人好像打算從這邊繞到他們身後進行偷襲,結果正被他撞上。

雙方見面直接開火,子彈橫飛中重拳又中了一槍,幸虧這次打在肚子上,雖然疼得要命,但不至於讓已經受傷的肋骨雪上加霜。

“媽的,這防彈衣完蛋了。”重拳罵着去往裏扔手雷,他沒心情和敵人糾纏,早點解決敵人早點結束戰鬥。

激烈的戰鬥超過了他們的預計,彎刀他們在十樓的清掃行動還沒結束,雖然不必將敵人全部殺光,但至少要將敵人打殘,至少要保證撤離的時候沒有敵人出來搗亂,但他們沒想到的是敵人反抗比預想中的要激烈,所以難度也跟着有所增加,這邊的敵人數量原本信號屏蔽之前數據顯示的多,誰也不知道這些敵人從哪裏冒出來的。

衝過爆炸區他才發現一名敵人被炸死,另兩名敵人已經退到了轉角繼續頑抗,他開了機槍將槍裏的子彈打光,然後有是兩枚手雷丟過去,這次爲了應付狹小空間的戰鬥他帶上了足夠的手雷。

穿越女的總裁相公 爆炸結束之後已經換好了彈夾,轉過這個拐角就是會議室所在的走廊了。

“山狼,我突入敵人背後,完畢,山……”重拳原本打算通知山狼,但剛開口就發現通信不暢,他這纔想起這一層的通信被敵人屏蔽了,但他納悶的是敵人動用了多大功率的干擾設備,居然連這麼進的距離都無法保持正常通話。

現在他也沒時間考慮這些,必須儘快結束戰鬥,他們開始行動到現在已經十幾分鍾過去了,和敵人正面交火也有六七分鐘時間了,再拖下去警察真的該到了,所以必須抓緊時間解決這裏的戰鬥,保證大家能順利撤離。

重拳的反偷襲成功,幾名敵人被幹掉之後他順利的進入了會議室所在的走廊另一側,前面的敵人還在頑抗,他從背後殺傷去和山狼一起兩名夾擊將敵人全都幹掉,三個人衝到會議室門前一推才發現門是反鎖着的。

幽靈取出炸藥貼在門上將門炸開,三人先是一通掃射然後衝了進去,讓他們意外的是屋裏空無一人,而牆角的椅子上卻綁着一個巨大的炸彈,上面的計時器正在倒數,還有十秒…… 131、陰謀詭計(02)

誰會想到這次部署周密的復仇行動背後居然是敵人的一個巨大陰謀,“握手”組織給“黑血”設下了一個巨大的陷阱,等他們拼了命攻入頂樓才發現這是個圈套,敵人動用如此之大的人力和財力只爲了讓他們上當。

“握手”組織的頭目現在在哪?誰也不知道,但山狼知道,這次他們算是被敵人徹底算計了,從艾森買下這棟大廈到今日“握手”組織的主要人物到場都是精心策劃的一個陰謀,一步步的將“黑血”引入這個難以逃脫的陷阱,“握手”組織的目的很明確,對他們的行動了如指掌,之前查到的情報都是他們故意散播出來的煙霧彈,是一步步的引誘他們進入這個圈套。

本·艾倫的原計劃是利用這次行動將“握手”組織徹底摧毀,俘虜組織的主要成員,查出空騎的下落以及真正的幕後黑手,可誰能想到敵人跟他玩兒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如果猜的沒錯,艾森和其他“握手”組織的在通信被屏蔽之後就從祕密通道撤走了,留下的只是一個早已準備好的圈套,山狼一瞬間想明瞭一切,雖然有些細節無法參透,但在炸彈面前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現在他們將面臨一次生死考驗,不,應該是死亡考驗,是否能活下來只能看他們的運氣和應變能力了。

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山狼看到炸彈上還在不斷變化的數字不停地問自己,現在撤退是來不及了,還有十秒,樓下彎刀等人還在戰鬥,而此時通訊受到干擾,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將這裏發生的事情通知突然,“黑血”的主力都在這棟大廈裏,炸彈一旦爆炸,“黑血”將遭受前所未有的損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