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吧你!」

許太虎一臉的不信,「這可是沈家的老爺子,你最好小心一點,他可是號稱軍中銀狐的人,名氣響亮的很,在他面前,他問什麼,你就回答什麼,別想著做什麼小動作,因為你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軍中銀狐?

這個名頭還真是牛逼啊! 第634章

總參的大門很大,大到能同時容納八輛車子進出,遠遠比葉風見過的任何一個大門都要大,門口站崗的衛兵,更是成排成排的。

果不其然,在他們的車子進入之後,後面那輛車子已經遠遠的停止了追蹤,壓根不敢進入總參的大門範圍之內。

這就是總參的威懾力!

「幸好我沒得罪他們!」

警車裡的王正亞眼睜睜的看著葉風等人的車子進入總參之後,便停了下來,怔怔的說道,心裡一陣后怕。

當時他如果執意要辦葉風的話,那後果……簡直是難以預料的。

有時候,真的就是一念之間!

……

葉風在見到總參大領導之後,便覺得『軍中銀狐』這個名頭太適合他了。

一頭的白髮,梳的蹭亮蹭亮,看不到任何凌亂的感覺。

「葉風是吧,你先坐!」

那老者正在寫書法,見葉風進來,隨便說了一句。

「是!」

葉風答道,便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書本看了起來。

老者看了一眼葉風,眼中閃出一道別樣的光芒,然後又繼續寫起了他的書法。

幾分鐘之後,老者才結束了寫字,走到了沙發旁邊,葉風這才將書本合上,站了起來。

「坐!」

老者擺擺手,示意道。

葉風也沒有客氣,就坐了下來。

「你知道,來我這個辦公室里,有多少人嗎?」

老者忽然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額……

葉風有點懵逼,這算個什麼問題?

「來的人沒有五百,也有三百了!」

老者自問自答,看了一眼葉風,繼續說道:「但沒有一個人敢坐在這裡,更沒有一個人敢拿起這個書本看書!」

啥?

還有這個?

葉風撓撓頭,他剛剛聽了老者的話可沒有客氣,直接坐了下來,不就坐個沙發嗎?

至於搞得這麼神奇?

「但你不一樣,你有膽量!」

老者的語氣很隨和,「許青山之前向我推薦過你,也說了,要讓你做他的接班人!」

「但你今天的行為,可不大好!」

「那個,我……」

葉風剛想解釋,但卻被老者用手壓了下來。

「你不用跟我解釋,對付敵人,遠遠不是殺了他這麼簡單!」

老者繼續說道:「的確,殺了敵人,在那一刻很舒服,很爽,你的不爽有了釋放,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了消除你的影響,軍方同志需要做多少的工作?」

從諸天萬界歸來 「今天已經有不少電話打了過來,要求撤銷你的將軍軍銜!」

「你的一舉一動,看似沒有人管,但同樣,暗處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你呢!」

老者的話讓葉風也有了點警覺。

是啊!

最近他的確太放鬆了,自從有了許青山這個大靠山之後,他總覺得,在華夏這個地面,的確沒有誰能威脅到他了,做起事情來更是無所顧忌。

「年輕人,你要穩住啊!」

老者認真的說道:「京城是一個名利場,在這個地方,人人都是陰謀家,人人都是有本事的,勾心鬥角一旦多了,對於你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是,感謝您的教誨!」

葉風站了起來,深深的一鞠躬說道。

得到《神農經》,晉陞武道宗師,修成神境,將軍軍銜,葉風在短短的一年時間裡便做成了別人一輩子都沒有達到的成果,他在某種層面上來說,是很成功的。

但這個時候也是他最容易懈怠的時候!

紙醉金迷、勾心鬥角、權力鬥爭!

這一切,都有點蒙上了葉風的眼睛,讓他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回到石頭村去吧,那裡才是你的天下!」

老者說道,「今年軍方也會在石頭山建立一個基地,而你要做的,就是幫忙掩蓋這個基地的存在,這是軍方給你的第一個任務!」

「沒問題!」

葉風一口答應了下來。

「這幅畫也送給你,希望你能承擔起許將軍給予的責任!」

老者又將桌子上將字畫拿了過來,遞給了葉風。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八個字,寫的蒼勁有力,每一筆每一劃,都十分的有勁道。

「謝謝!」

葉風收了下來,便準備走人。

「明天是我的大壽,你也過來吧!」

老者隨口說了一句。

「好的!」

葉風點點頭,答應了下來,這才走了出去。

屋外,許太虎等了半天,一看到葉風出來,便立即走了上來,問起了剛才發生了哪些事情。

「咋樣,說了些什麼?」

許太虎著急的問道。

偏執總裁替罪妻 「沒說啥啊,那人還送了一副字畫給我!」

葉風隨口說道。

「什麼?」

許太虎愣了一下,難以置信的說道:「憑什麼啊,我每次來,都是訓我,教育我,整天說一些大道理,怎麼你還有字畫帶出來啊!」

「可能我長的帥吧!」

葉風嘿嘿一笑,隨口說道。

許太虎立馬翻了翻白眼,回敬了葉風。

「對了,這老者誰啊,他讓我明天參加他的大壽!」

葉風連忙問道,剛剛答應的太快了,他連這人是誰都不知道呢。

「沈家的老爺子,天海軍區大佬沈忠和的老頭子,明天是他的六十五大壽了!」

許太虎解釋道,「明天咱們一起就行了!」

原來是沈家的!

葉風這才想起來,之前在天海的時候,也是犯了事,沈忠和也幫了不少忙,看樣子,這裡面也有沈老爺子的影子。

「這下趙家徹底沒轍了!」

許太虎笑了笑,「碰上沈老爺子,他們也只有吃癟了,我告訴你,在京城四大家族裡,雖然沈家的綜合實力是最差的,但誰也不敢亂來,有個沈老爺子,便能鎮住其他的所有人了。」

開玩笑,畢竟總參!

……

徐璐這兩天在忙著拍戲,也沒空和葉風玩耍,到了下午的時候,他就和許太虎一起朝著許家而去。

今天是沈老爺子大壽時間,沈家門口也是豪車雲集,賓客滿座。

等他倆進去之後,根本擠不上前,正好看到沈如雲和謝雲芝在角落的一張桌子上,葉風連忙走了過去,和她們倆坐在一起。

有美人相伴,總比跟一群大老粗在一起比較好!

「你今天怎麼也來了?」

很明顯,謝雲芝和沈如雲對葉風能來,很驚訝。

今天能來的,除了沈家自家的親戚以外,都是京城本地的大人物,又或者軍方的高層,葉風雖然是將軍軍銜,但在京城這種地方,真的不夠看!

有句話叫做,紫禁城上掉下來一根棍子,拍死十個人,九個人都是處長!

「我啊,當然是來蹭吃蹭喝的了!」

葉風微微一笑,「你怎麼說也是沈家的子女,呆在這外院的桌子上?也不怕掉身份?」

「掉什麼身份啊,我爸今天都要把我許配給趙家的人了,我不在這裡躲著,還能去哪裡啊?」

沈如雲一陣煩躁,彷彿又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上次你說,只要有你在,我就不會有事,現在你說吧,我就在你旁邊,你怎麼幫我?」

額……

這下倒是讓葉風犯難了!

沈如雲要嫁給趙千秋,這是她父親的決定,這裡又是沈家,他怎麼辦? 「如雲,你也別為難葉風了!」

謝雲芝也是一陣皺眉和難受,從情感上來說,葉風是她男人,沈如雲是她侄女,都是重要的人,但在沈家,葉風只是一個外人,外人如果貿然去干涉沈家內部的事情,那肯定會為沈家人所不齒的。

何況沈家也不是一般的家族,不可能任由葉風一個外人來插手家族的內部事物的。

畢竟,人要臉面,那家族就更加不用說了,更加看重臉面了。

堂堂京城沈家,四大家族之一,要是讓一個外人插手了家族內部事務,那可是奇恥大辱,絕對是能讓整個沈家人都為之憎恨的。

「小姨,那你說我怎麼辦,難道我真的要嫁給趙家那個紈絝大少嗎?」

沈如雲有些煩躁,心裡很是難受,她本人最討厭的就是趙千秋那種紈絝大少,整天屁事不做,就知道泡妞、花天酒地,沒有一點正經事做。

這種就是人渣,活在世界上都是浪費空氣。

一想到她要和那樣的男人過一輩子,心裡就會難受,很抵觸,家族的壓力又讓她沒有任何的拒絕餘地,難道只有死死的認命嗎?

「等會我去幫你說說情吧!」

謝雲芝嘆了口氣,「我和你爸的關係你也知道,就是怕不管用!」

戀上異能男友 話說到這裡,沈如雲也沉默了下來,她瞬間就覺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完全沒有什麼希望。

「趙家來人了!」

「趙家家主親自來了,可見這次對沈老爺子壽宴的重視啊!」

「那可不,沈家雖然有點沒落,但沈老爺子的地位誰也撼動不了,只要他在一天,那沈家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即便趙家隱隱有成為第一家族的架勢,但也沒辦法和沈老爺子的威望相提並論。」

……

在旁邊人的議論之下,只見趙無極帶著自己兒子趙千秋拎著一大堆禮物走進了沈家的大門!

無數人的眼光都放在他們身上。

像趙家家主,不管走在哪裡,肯定都是矚目的焦點,自帶流量,自帶光環的大人物!

「趙家趙無極恭賀沈老爺子大壽,特帶來齊白石畫作一幅、王羲之隨筆臨帖一份、元代青花瓷一個等!」

「在這裡恭祝沈老爺子福如東海、壽與天齊!」

趙無極帶著趙家人滿是笑意的站在沈老爺子面前,說道。

「小趙啊,這些年,做的不錯,趙家在你的帶領之下,可謂是蒸蒸日上啊!」

沈老爺子拍了拍趙無極的肩膀,期許的說道。

平日里風頭無量的趙無極,在沈老爺子的面前,也只能是一個晚輩!

一口一個小趙喊著,讓趙無極愣是沒有半天的脾氣。

也就只有沈老爺子才有這個資格,要是換做他人,早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了。

「老爺子過譽了,我只是運氣好而已!」

趙無極謙虛的說道,「我一直都覺得從龍兄屬於時運不濟的人,我一直都希望和沈家、跟老爺子您、跟從龍兄有很好的合作!」

這話一出,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兩大家族,想要合作,就必須要有一點捆綁的東西。

畢竟,只談利益,未免太過簡單了,趙家現在勢大,沈家沒落,趙家伸出一隻手要拉沈家一把,那沈家除了和趙家要站一個陣營之外,自然還需要付出點東西,要不然怎麼才能體現誠意?

聯姻!

這種情況,就好比古代的兩個國家一樣!

一個實力強勁,一個實力弱小,為了避免被強勁的國家直接吞下,弱小的國家往往會選擇將自家公主送去聯姻!

而現在趙家和沈家便是如此!

「趙兄,你真的是太了解我了!」

沈從龍滿面紅光,趙無極跟他是一輩人,但對方現在是整個京城的頭號人物,能得到他這樣的話語來讚美,沈從龍自然也是倍感有面子。

「從龍兄,你我二人還用這麼見外嗎?」

趙無極哈哈一笑,「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兒子趙千秋,趕緊的,跟你叔叔爺爺打聲招呼!」

「沈爺爺好,沈叔叔好!」

趙千秋滿臉笑容的低頭問好,宛如一個十分乖巧的孩子。

但旁邊是個人都知道,趙家的這位大少平時是花天酒地、萬花叢中過,片片都沾身。

他和乖巧可扯不上半毛錢的關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