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佤微微一笑,當看到林詩齊時,目光瞬間冰冷起來,「林詩齊,妍兒是我的,請你以後離她遠點!」

「雷佤,你也太自戀了吧?白可妍根本不喜歡你!」林詩齊冷笑,「我心中只有武道,不像你整天圍著女人轉!」

雷佤一聽,冰冷的面孔瞬間融化,大笑道:「你不追求妍兒就行!」

話還沒說完,雷佤的目光落在了顧銘身上,陰冷的說道:「難道你想追求妍兒嗎?小子,我告訴你,妍兒是我雷佤的,你沒有資格追求她。」

「你可真他媽的自戀,一個連十層都闖不過的人,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叫囂。我告訴你,白可妍可是能夠登上十八層的人。就你這樣的還有臉在這裡跟我嗶嗶嗎?信不信老子削你!」

頓時,全場嘩然。

誰也沒想到顧銘竟然敢這麼和雷佤說話,這不是在挑釁嗎?

難道那小子不想活了嗎?

林詩齊也是一臉的驚訝,對於顧銘的事,他從林詩詩的口中聽到了許多。

特別是顧銘用六品丹藥懸賞雷威的事,讓林詩齊感覺十分的不可思議。

在他的眼中,顧銘就是一個狂妄的人,現在更加驗證了他的想法。

顧銘不是狂妄,是沒有腦子!

「你說什麼?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爹地你out了 我叫雷佤,如果這裡不是煉獄塔的話,你早就死在這裡了!」

雷佤的眼中閃動著濃濃的殺意。

可他卻不敢在這裡動手,在煉獄塔動手的話,恐怕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希望你一會還能說出這句話來了!」顧銘淡淡一笑。

雷佤一怔,見過狂妄的,卻沒見過這麼狂妄的。

在嗜血域還沒有誰敢這麼和他說話,頓時雷佤無比的憤怒。

顧銘瞥了他一眼,轉身進入煉獄塔,身影消失在眾人面前。

雷佤陰冷著臉,目光向煉獄塔看去。 很快,煉獄塔第十層的燈亮了。

眾人知道,一定是白可妍。

然而,令他們更加驚訝的事還在後面。

只見顧銘進入煉獄塔之後,每隔幾秒,就會有一層的燈亮起來。

快速的向白可妍追去。

「天呀,這也太強了吧!」

「你們快看,到第十層了!」

……

眾多修士議論紛紛。

雷佤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十分的難看。

他很清楚,能夠到達第十層,意味著什麼。

第十層之中,顧銘看著眼著的一道道的陣法,露出不屑之色。

瞬間他就來到了通往第十一層的樓梯口。

此時,白可妍已經到了這裡,正在恢復著。

「怎麼不上去?」顧銘淡淡的問道。

當看到顧銘時,白可妍驚訝不已,「你,你這麼快就上來了?」

「當然!」顧銘手一翻,一顆五品丹藥出現手中,扔給了白可妍,「吃了它,你立馬就恢復了,跟我一起闖到十八層!」

十八層?

白可妍真不知道顧銘是怎麼想的,莫非瘋了不成。

不過,她可沒想太多,直接吞下丹藥,瞬間她剛才的消耗便恢復了。

「兩人一起闖的話,威力會成倍加大的。」白可妍說道。

「沒事,把手給我,我帶著你!」

顧銘說著一把拉住了白可妍的手。

瞬間白可妍感覺臉蛋滾燙。

好在她戴著面紗,認為顧銘看不見。

然而,她並不知道,她的面紗在顧銘面前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她的樣貌,早就被顧銘看的一清二楚。

「走吧!」

顧銘感覺到了白可妍的異樣,並沒有點破,向著十一層走去。

「快看,第十一層的燈亮了!」

「第十二層的又亮了!」

「……」

「已經到第十八層了!我是在做夢嗎?」

煉獄塔外面的修士們,無比的驚訝,感覺所看到的根本不是事實。

有人闖入第十八層,瞬間傳遍了整個中心城,各大勢力紛紛趕了過來。

就連守護煉獄塔的那位老者,也是驚嘆不已。

千年過去了,根本沒有一個人能夠闖入第十八層,沒想到今天竟然有人做到了。

而且還是兩個人。

來到第十八層后,數十道合體初期的幻影出現在顧銘和白可妍的面前。

強大的威壓湧來,如果不是顧銘護著白可妍。

白可妍會被直接撕碎。

「怎麼辦?」白可妍顫抖著聲音問道。

顧銘淡淡一笑,「闖過去!」

說著,九龍劍出現在手中。

來到小世界,這還是顧銘第二次使用九龍劍。

對方數十人,雖然是幻影,可是實力擺在那裡,顧銘不得不慎重。

一劍!

顧銘用盡全力,一劍斬出!

瞬間所有幻影化為虛無,徹底消失。

白可妍頓時傻眼了,就這麼輕鬆的闖過去了嗎?

就在她愣神的時候,顧銘拉著她走向了十八層內樓梯。

「不是說只有十八層嗎?怎麼還有樓梯?」白可妍回過神后,不由的一怔。

顧銘搖了搖頭,神情凝重,他感覺到上面有著一股十分強大的力量。

但是既然龍千兒讓他來,那麼一定有什麼東西在等著他。

很快,兩人來到了第十九層!

第十九層內空間十分的小,也就十幾平米的樣子。

一張桌子擺放在中間。

桌子上放著三個玉盒,裡面放著什麼東西,根本看不到。

「歡迎你們,我已經在這裡等了億萬年了!」

忽然一道聲音蒼老的聲音傳來。

隨後,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出現在兩人面前。

雖然只是一道幻影,可顧銘還是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威力。

就在這時,龍千兒的聲音傳來!

「我要控制你的身體,快!」

隨著她的聲音落下,顧銘便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

龍千兒控制身體后,趁著白可妍不注意,直接將其打昏。

而顧銘也被她弄昏了過去。

做完這一切后,龍千兒從顧銘的體內出來,看向了那個老者。

老者看到龍千兒后,滿臉的驚訝,眼中閃動著激動的淚水。

「老奴見過公主!」

老者直接跪在了龍千兒面前。

英雄聯盟之世界冠軍 「起來吧!龍族已經覆滅,你也只剩下一道殘魂了!」龍千兒搖了搖頭。

「是呀!老奴還想著替家族報仇呢,可是我卻無能為力了!」老者說道。

「不,你還有機會!」

龍千兒說著,重新進入顧銘的身體,快速的調動他體內的生命之力。

「這,這是生命之力!」老者看到那股向自己湧來的力量,頓時大聲驚呼。

「不錯,是生命之力!這些生命之力應該足夠你恢復龍體了!」

龍千兒輸出一半的生命之力后,停了下來。

「謝謝公主殿下!」老者激動的跪下。

「起來吧!他是我的夫君,也是我們龍族為來的皇者,你的實力恢復之後,就去尋找我們龍族之人,暗中發展力量,等到他踏上神界之時,就是我們龍族報仇之日!」

「是,公主殿下,老奴記下了!那這個煉獄塔還留在這裡嗎?」老者問道。

龍千兒搖了搖頭,「一件已經毀滅的神器,已經沒有用了,就留在這裡讓那些無知的修士們繼續闖吧!」

說著,龍千兒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三個玉盒。

「這裡是龍族的血液吧?」

「是的,一個是咱們龍族的精血,另一個是鳳族的精血!」老者回答。

龍千兒點了點頭,低頭瞥了一眼白可妍,輕聲說道:「沒想到鳳族竟然能夠轉世為人。算了,這都註定的事情!就讓她服用了吧!我先走了,你護著他們服下兩份精血,就去辦自己的事吧!」

「老奴記下了!」

龍千兒喚醒顧銘和白可妍后,便回了生命空間納戒之中。

「我怎麼昏倒了!」

顧銘和白可妍揉著腦袋站了起來。

「兩位,恭喜你們來到這裡,這是你們的獎勵!」老者恭敬的將兩份精血送到顧銘和白可妍面前。

「這是什麼?」顧銘問道。

「這是強大的精血,你們服下就可以了,它會賦予你們強大的力量!」老者說道。

顧銘疑惑的看著老者,發現老者竟然是實體,這讓他十分的詫異。

而且,他還發現老者看向他時,態度極其的恭敬,就好像是個奴才似的。 此時,煉獄塔外面,卻是另一幕。

「全部退後,煉獄塔封閉三個月。三個月後重新開啟。」

守護門口的老者,一聲令下,只見煉獄塔的四周忽然出現一群士兵,將所有修士往外趕著。

囚愛成婚:強擁小妻入懷 「這是什麼情況?」

「還看不出來嗎?那小子和白可妍過關了,不想讓有打擾他們!」

「天呀,為什麼和白可妍在一起的那個人是我?」

裂婚 「不,請把我和那小子換一下吧!」

許多修士大聲叫喊,不甘的離開。

雷佤目光冰冷的盯著煉獄塔頂層,兩手成拳,無比的憤怒。

「別看了,再看也沒有用了!說不定三個月後,孩子入抱出來!」林詩齊大笑,閃身離開。

「林詩齊,你給我等著,你剛才對白可妍的侮辱,我一定會還給你的。」雷佤憤怒的大叫。

愛妻如命 「傻逼!三個月以後,白可妍是不是你的再說吧!雷佤,三個月以後恐怕就是你們雷家的滅族之日,你還是好好享受剩下的日子吧!哈哈哈……」

林詩齊雖然離開了,可是他的聲音卻傳入了雷佤的耳中。

此時的雷佤已經徹底被激怒,根本沒有認真的去體會林詩齊所說的意思。

帶著不甘與憤怒,退出了煉獄塔的範圍,等待白可妍出來。

三個月後。

「顧銘。」

「怎麼了?」顧銘扭頭看向白可妍。

服用鳳族精血的白可妍更加漂亮,身上不時的散發著一種聖光,令人有一種膜拜的感覺。

然而對於顧銘來講,她還是太弱了。

此時她站在顧銘面前,乖巧的就跟個小媳婦一樣。

不過,兩人跟夫妻也沒有什麼區別。

在服用精血之後,兩人已經坦誠相見,根本沒有任何隱私可見,而且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兩人已經有了夫妻之實。

白可妍低著頭,俏臉通紅的問道:「一會就要出去了,你去我家嗎?」

「傻丫頭,你已經是我的老婆了,我不去你家去哪裡?」顧銘微微一笑,伸手在白可妍的俏臉上輕輕的掐了一下。

「討厭!我們什麼時候離開?」白可妍問道。

「等一下吧!他還沒來呢!」

隨著顧銘的聲音落下,煉獄塔中的老者出現在二人面前。

「兩位可以離開,在離開前,還請兩位保守煉獄塔內的秘密,因為從此以後再也不會有登上第十八層。另外,你們也要保護好自己。我們神界見!」

老者說完,深深的看了顧銘一眼,袍袖一揮,將顧銘和白可妍送出了煉獄塔。

「誰在塔上?」

就在顧銘和白可妍出現在煉獄塔上時,下方等待進塔的眾多修士們不由的驚呼起來。

「那個女人是不是白可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