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所在的原住民領地,雖然潛力也同樣驚人,但天地對其之恩,暫時還未降臨,短時內沒有多大的天地之遇。

「故而,補償方面,我也不好說。」何峰誠懇道。

「呵呵,想必你早已經準備好了說辭,不如先說說看,若是合適,那就沒問題了。」林牧輕輕一笑。

「我本來準備的代價,是一份特殊職業的傳承玉符,不過這份玉符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只有傳承,一份職業製作圖鑑都沒有。它需要林將軍慢慢去積累圖鑑圖紙。」

「哦?!特殊職業的傳承玉符?」林牧眉頭微微一挑,旋即饒有興緻問道:「是何種特殊職業?」

特殊職業,大荒領地還真急缺。

「這個職業,是你們龍主麾下必備的職業者,其名為【撰印師】!」何峰說了一個十分陌生的職業出來。

旁邊的李典臧霸等人,都眉頭一蹙,顯然是對此職業沒什麼印象。

然而,當林牧聽到這個撰印師三字時,瞳孔微微一縮,握著茶杯的手不由一抖,不過城府頗深的他,在一悸動后,就迅速平靜下來。

他是對這個傳承玉符動心了,不過,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他,得要爭取更多利益。

「撰印師,想不到在這裡得到了!在倉庫里發霉的圖鑑和礦石,終於是有用武之地了!」林牧在心中暗暗道。

林牧襯衣半響,不動聲色道:「我們領地確實是缺少這樣的匠師,不過,你這份傳承玉符,就只是一個轉職機會,沒有圖鑑,後面還需要我們去辛苦尋找圖鑑圖紙。暫時對我們領地來說,基本是雞肋。」

他可不會告訴何峰大荒領地已經有相關圖鑑了。

「你能搞到相關的圖鑑圖紙嗎?一張即可,若是這樣,我們算是抹平了。」林牧沉聲問道。

他的目的,並不是想要相關圖鑑圖紙,大荒領地已經有一份了,多了沒用。他故意說這話,只是想要更多好處而已。

「我也沒有圖鑑圖紙。林將軍,撰印師的重要性,你參考下大漢龍廷的情況,想必能了解一二。這是一類十分稀少的職業者。」何峰擺擺手,一臉無奈道:「這枚傳承玉符,能扯平交易差價的。」

「我知道,大漢皇朝有一位撰印師,不過,就這一位,已經滿足了大漢皇朝的印綬印章的需求了吧。」林牧爭辯道。

開玩笑,一枚玉符就能糊弄過去?你們這些命運商人,底牌與龍主相比,都不遑多讓,必須要剝削一番!

「滿足需求?怎麼可能!林將軍有所不知,大漢龍廷的那位撰印師,非常受各大家族歡迎,很多家族的個人印章、族印等等,都需要他來製作。這個職業的重要性和斂財能力,絕對是眾多職業者中的佼佼者!」何峰驚呼道。

林牧聞言,眉頭微微一挑,想不到何峰這傢伙也挺有見識的嘛。

「林將軍,你可以聯繫一下龍廷的一些虎臣,說不定會有多餘的印章印佩圖鑑圖紙出手呢。」何峰建議道。

林牧看著何峰,笑而不語。

「這樣吧,我再告訴你一個信息,就當捲軸的事情過去了,如何?」何峰被林牧看得有些心虛,臉色一苦,試探問道。

「先看看你的信息價值如何了?」林牧臉色如常,彷彿對所謂的秘密沒有絲毫動心一般。

「是關於命運商人的,在野……的命運商人!」何峰頓了頓,咬牙道。

本來這個信息,是準備和其他龍主交易的,不過,卻被林牧給炸出來了。

在野的命運商人,即便是他,也沒有辦法聯繫到。命運商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他也是機緣巧合才知道這個信息的。

「在野的命運商人?」林牧眼眸一亮。這個信息,不錯!!

一個新的命運商人,代表的就是一次開荒,只是開荒的代價是聲望和命運金幣而已。

「好!加上這個信息,抹平了!」林牧一錘定音。

見好就收,也是林牧的品質。

「呼!」何峰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這個信息,其價值大不大,不好說。但是對於林牧這類人,絕對是吸引,不然也不會直接應承了。

「那好,我們消除天地契約。」鬆了一口氣的何峰,急切道。

在你情我願,你急我也急的情況下,當物契約完成了它的光榮使命。

「何峰,合作愉快!」搞定好契約后,林牧對將急著要離去的何峰道。

「林將軍犀利。和你交易,我都處於下風啊。」何峰此刻恢復了淡然從容。

「哪裡,你獲得晉陞界域商人的機會,算是一飛衝天了。」林牧把玉符捲軸放好后,淡然道。

「還未談成功,未談成功。」一說到界域商人,何峰就滿臉笑容。

相比於其他,界域商人才是最重要的。

「對了,若是你晉陞了界域商人,可否推薦我領地的一個商人,向天地謀來一命運商人之位。」林牧沉聲道。

「看來林將軍已經知曉其中的辛密了。」何峰一臉驚異。

晉陞界域商人後,命運商人的名額就多了出來,那就可以讓其他轉職。林牧的目的就是讓領地的領民也加入到這個序列中,所謀不小啊!

「對於這個情況,還未有定數呢,不如到時候再說?」何峰此刻的興緻高了起來,因為他從被動變為主動了。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林牧沒有承諾任何東西,只是輕輕一句「好」就沒有下文了。

何峰一陣屈癟。

……

……

(還有一更!)

.com。妙書屋.com 林牧向何峰提命運商人推薦問題,也只是順帶而已,想要他給出什麼承諾,那不可能。頂點X23US因為大荒領地快要有屬於自己的命運商人了!

重複的東西,林牧並不太十分看重!假若大荒領地沒有這個情況,說不定林牧就當場承諾何峰,把名額買下來!

對於命運商人,林牧其實還是非常看重的,不過,命運商人袁志和神廟裡面的那些人一樣,在某種程度上,是外人,林牧信不過。

以他的性子,掌控在手中,才是最放心的。

林牧答應袁志,其實也有這方面的考慮,讓袁志離開大荒領地,離開這一界域!至於神廟裡面的那些人,以後也會處理的。

在何峰莫名的眼神下,雙方散了。

而林牧,在何峰走後,眼眸浮現一抹急切之色,對眾人道:「走,馬上啟程去益州!」

「主公,馬上就去找那個命運商人?」李典問道。

「沒錯!若我記得沒錯,何峰說的那個地方,是一個玩家的領地。並且,益州是玩家勢力最錯綜複雜的一個州,變數太多,必須抓緊時間。若是在這點時間內,就被別的玩家購買了聲望轉化器,那我們大荒領地相當於少了一個命運商人了。」林牧解釋道。

何峰如何得知那裡有命運商人這個不重要,能購買到聲望轉化器才重要,聲望轉化器相當於一個偽命運商人。

隨即,林牧又拿出乾坤子母書,聯繫徐寶。得問徐寶要點命運金幣。他身上的聲望,都有用處,不可隨意轉化為命運金幣。

不知道徐寶目前已經收颳了多少玩家的聲望?

在林牧把信息發出去后,眾人就啟程了。

路上,跟林牧最久的李典,出聲問道:「主公,那枚傳承玉符中的撰印師,非常珍稀?」

他可是觀察到主公林牧非常在意那枚玉符的,現在閑下來,就詢問一番。

「哈,看來我的涵養功夫還練不到家啊,被曼成你看出來。」林牧微微一笑,道。

旋即,林牧開始解釋:

「撰印師,其實就是製作印章的工匠。」

「說其高端一點,一些國家的國之玉璽就是這類工匠製作出來的,當然,其職業等階必須高才能鑄造。」

「而說常規一點,龍廷頒發職位印綬,是撰印師製作的。」

「印綬,可是龍廷體制、龍主與虎臣三者的聯繫紐帶。」

「還有如何峰所說的,大家族的個人章印、族印,也都是撰印師製作的。」

「我們領地早就收集有圖鑑,也有材料,就差撰印師!」林牧嘴角微微一翹,帶著一抹玩味道。

在爭霸賽凱旋后,他就得到過一份天地獎勵:【榮耀血靈佩】製作圖鑑一份。而他在血色荒原大肆開採的血靈礦石,恰好就是製作【榮耀血靈佩】印綬的材料。(656章)

【榮耀血靈佩】是大荒領地的重要構成部分,重要程度和大漢皇朝的印綬一樣。而大漢皇朝印綬的本名,為【榮耀真玄佩】。

【榮耀血靈佩】和【榮耀真玄佩】,都是玄階的佩飾,等階並不高,不過都夠用了。

如此一來,大荒領地缺的是一個製作人,也就是撰印師!

現在,撰印師將要出現了!

「我們領地一旦製作出【榮耀血靈佩】,那以後的大荒領地貢獻積分點數,就不用人力一一去統計、審核、記冊,而是由天地為我們統籌。」林牧凝聲道。

這類玉佩,還有系統統計的功能,和龍廷之前剿匪大任務中的功勛血飾、印綬等一樣,自動統計功勛。

只要設置好,榮耀血靈佩可以統計領民本身獨屬大荒領地的功勛,那樣大荒領地就能從繁雜的統算中解放出來。

「哈哈,怪不得了,何峰那傢伙又吃虧了。」臧霸笑道。

林牧聞言,笑而不語,繼續趕路。

何峰吃虧?可能嗎?不可能的,那都只是相對來說而已。

商人逐利,無利不起早。

站在臧霸的角度,何峰吃虧;倘若站在何峰角度,他才是血賺了!

……

……

益州,郡(zangke),句町縣外,一處火熱朝天建設的鎮子內,兩位玩家聚在議事大廳,商談著事務。

這個鎮子的名字,頗顯囂張,為【東神鎮】!議事大廳名為【東神閣】!(作者語:308章早就埋伏好的一個坑,現在填坑了。)

「老闆,目前統計部那邊傳來消息,我們十八個鎮子,包括玩家npc,共集有127689枚命運金幣。」一位身穿黑色鎧甲的玩家皺眉道。

「叫主公……這裡是三國,叫主公,說你多少次了!」被叫做老闆的領主玩家一臉無奈道。

若林牧在此,可能會記得,此人赫然就是賣《獸王真訣》殘本給他的那位領主,那位暴發戶。

其昵稱為【東神態一】。

「嘿嘿,叫了這麼多年,習慣了嘛。」

「好了,不說這個。我們東神領地,怎麼才這麼點聲望,距離那件道具的價格可是差了很多啊!」東神態一眉頭緊皺道。

「沒辦法啊,老……主公,為了保密,能有這麼多聲望都是兄弟們瘋狂做任務、剿匪,甚至和【五斗米道教】瘋狂交易才有這麼多呢!」玩家武將臉色一苦道。

「確實,保密為主!那些所謂的巔峰領主都以為我是爆發戶,囂張不已,呵呵……誰能知曉我東神領地一有十八個鎮子了!」

「誰能知曉,我們東神鎮,有一個超級神秘商人!!」東神態一眼眸閃過瘋狂之色道。

「嘿嘿,那是主公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我們做人高調,做事低調。」武將玩家恭維道。

「所謂的世界第一領主林牧,肯定就是因為有一個超級神秘商人,才會領先那麼多。林牧的秘密武器,我們也有!」東神態一一副我說的都是對的模樣道。

「對,林牧領地的神秘商人,其等階可能比我們領地的高,才會發展那麼快。只要我們按部就班發展,說不定能趕上甚至超過他!」武將玩家帶著一抹自通道。

「可惜,我們沒有像林牧那般高調去瘋狂聚攏聲望,不然,神秘商人那裡滿滿列表的道具,可都能成為我們領地的發展動力!」

「不管如何,盡量保持低調,聲望的數量不是問題,可以慢慢積累。不要讓別人發現神秘商人才是最重要的。不然,這個優勢可能使我們成為眾矢之的。」

「我們東神領地,還沒有能力站在那些傢伙的對立面。」東神態一恨恨道。

「對了,主公,要不我們繼續和上次那樣,用命運金幣去買建材令,繼續擴張領地把,把句町縣外的風水寶地都佔了!」

「好,繼續擴張,只要領地多了,聚攏的聲望就會多!」作為老闆的東神態一知道滾雪球的原理。

「那走,我們去拜訪拜訪這位爺,嘿嘿……」

Ps:書友們,我是永牧,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

東神鎮西邊,一處高峰前,四個武將站立在一處城牆前。

這行人,赫然就是林牧等人,只是少了尹禮。

「主公,這座山峰,已經被剛剛經過的那個鎮子用城牆給圈起來了。」李典指著前面一座五十來長高的山峰,皺眉道。

「果然。這個地點,依山傍水,土壤肥沃,是一處建立領地的風水寶地。肯定有領主建立領地的。」林牧沉聲道。

益州,雨水充沛,土壤肥沃,很多盆地都是易守難攻的奇特地形,是玩家領主最集中的地方。這個州,即便是在黃巾之亂前,天地開始突變時,它所受的天地災害,也是最輕的。

在玩家圈子中,益州是最混亂的,也是最安全的。混亂,是因為這裡玩家領地實在太多,雜亂無比,紛爭不斷。而最安全,是因為這裡產生的紛爭都不是那種卷席而過,滅亡的戰爭,都是不痛不癢的『你打打我,我偷襲一下你』。

所以,在後來,益州是普通玩家最集中的地方。

「看來,這個領地的領主,已經發現了命運商人啊!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林牧眉頭一蹙道。

最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他也不知道具體是誰佔據了此地。現在,只能希望這個領主不是大家族子弟,也還沒把命運商人裡面的特殊道具都買了。

這個時候,尹禮小跑過來了。

「咦,阮化打探信息回來了,先等等他。」尹禮離隊,是去打探一下鎮子的名字和一些其他情況的。

「主公,這個鎮子名為東神鎮,是異人建立的領地,領主名為【東神態一】,這個鎮子的等級,已經達到3級,滿足了晉陞城鎮的條件。」尹禮去的不久,不過卻打探了很多信息出來。

「東神鎮??」眾人聞言,都輕輕念了一句。而林牧,聽到東神鎮時,眉頭微微一挑,他好像在哪裡聽說過這個鎮子,不過一時記不起來了。

那按道理,應該就不是大家族的領地,林牧算是鬆了口氣。

「那不管了,先上山,何峰說命運商人在此山落腳。」林牧看了一眼不遠處繁華喧囂的鎮子一眼,大手一揮,準備越過一丈高的城牆,上山見命運商人。

五人都是好手,輕輕一躍,就登上城牆。

城牆上,並沒有布滿守兵,只是隔著一段距離布置著哨塔而已。

林牧五人登牆的位置,離哨塔頗遠,哨塔上的哨兵並沒有第一時間就發現五人。

沒有管其他,林牧五人直接化作流影,趕上山。

不過,五人速度雖快,可這山峰的樹木荒草,都被東神鎮給砍伐收割空了,光禿禿的,哨塔上的一位NPC武將很容易就看到了五人。

「何人膽敢穿越東神鎮禁區?快快停下來!!」NPC武將一看到五人身影,馬上怒吼一聲。然而,五人卻絲毫沒有理會。

「快,快,聯繫主公,有外敵入侵了!有人要驚擾貴人了!」NPC武將對旁邊一位玩家吼道,旋即敲響旁邊一個銅鐘,一陣渾厚的鏗鏘之聲回蕩在這山峰的天空上。

做完這些,這位武將馬上提著武器追趕而去。本來,這個山峰是不允許其他人隨便上去的,但是此刻顧不了那麼多了。

和這個武將一樣,圍著山峰的城牆上所有的武將,都開始往山峰上匯聚。

若有人在山峰之頂環繞而顧,肯定會發現,一共有二十八位NPC武將差不多同一時刻往山上匯聚而來。

很快,東神鎮就知道有外人偷偷摸摸混進禁區了。

東神態一得到信息的時候,也才剛剛走出議事大廳。

本來神采奕奕的他,得到信息后,臉上大變,驚吼道:「糟糕!西木峰有外人偷摸進來了!」

難道那位神秘商人的信息暴露了?這可真是噩耗!

兩人頓時大失方寸,急切奔跑而去,恨不得多幾條腿。

為了讓西木峰上的秘密,東神鎮已經小心又小心了,還花大錢把整座山峰圍起來,駐守八位黃階武將,九位玄階武將,一位地階武將!

可現在,還是被外人入侵了。

「對了。聯繫先鋒軍團和近衛軍團過去,把西木峰圍起來,一隻蒼蠅都不能放過!!」東神態一經過最初的失神后,馬上反應過來,沉聲道。

「對,用大軍圍剿外敵,不能讓神秘商人信息傳播出去。」武將也反應過來,驚呼道。

說完,東神態一用通訊系統聯繫。

……

山峰之頂,林牧五人見到了這個在野命運商人。此刻,這個命運商人還在品茶,眺望遠方美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