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疏!

一種莫名的生疏在我和心兒之間產生!

儘管容顏相同,但我知道,此時的心兒不是我認識的心兒。

她微微一嘆,沉聲道:“如果你願意,也可以喊我心兒!”

我沒有說話,既沒接受,也沒拒絕。其實,只是我一時間接受不了罷了。

你可以叫我魔王 緊接着,青稚走到我的面前,拱手道:“請你使用轉輪眼的力量,幫助女君殿下。”

我頓時一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心兒,苦笑道:“這個忙我幫,畢竟,我曾經承諾過,若轉輪眼大成,我會盡全力幫助她恢復記憶。”

“謝謝!”

青稚面無表情地說道,隨即走到心兒的身後,繼續履行護衛的職責。

我回頭看向諸位掌門,輕聲道:“你們不用擔心,我和他們認識,不會有任何危險的。我們的時間不多,趕快行動起來把!”

聽到我的話,他們也沒多問,各自忙活起來,組建陰陽師聯軍。

“心兒,青稚,我們借一步說話。”我笑着說道,而這時,紫萱跑了過來,滿臉警惕地看着兩人。

青稚看到紫萱的剎那,眼神微變,似乎發現了什麼。

“青稚神將,紫萱是羽蛇王,若論血統的話,絲毫不比你差!”

聽到我的讚美,紫萱似乎很受用。她揮舞着小拳頭,看了一眼青稚,眼神中的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心兒大有深意地看了看紫萱,沒有說話,然後說道:“青歌,我們開始吧。”

我點點頭,隨即帶着他們去往後山。

“坐吧,不管結果怎樣,我們都要去接受。”我輕嘆道,微微一笑。

心兒沒有說話,直接坐在我的面前,不由得,我有些愣神。

似乎感受到我的注視,心兒的小臉有些緋紅,急忙說道:“青歌,我們趕快開始吧。”

我瞬間清醒過來,然後右眼轉動,數不清的畫面立刻浮現在我的腦海裏。

看着這些回憶,我的心裏非常開心。隨着一路看下去,我漸漸感到有些不對勁。

阻力越來越大,好像有種力量在抵抗我的窺探。我沒有放棄,冷哼一聲,轉輪眼急速運轉起來,強行衝破這些阻力。

隨着轉輪眼的深入窺探,心兒的臉色有些痛苦。當然,我也忍受着相同的痛苦。漸漸的,一些消失的記憶慢慢顯現。

看着不斷涌現而出的畫面,我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越來越震驚。

我沒有停下深入的步伐,既然決定要做,就要徹底恢復心兒的記憶。不知過了多久,我右眼的轉動漸漸停了下來。

我和心兒對視一眼,不知該說些什麼。良久,她緩緩起身,輕嘆道::“原來,我曾是葉塵的十二天將之一;原來,我的夫君閻魔便是所謂的邪神魍魎;原來,這一切早已註定。”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去安慰她,只能輕嘆道:“心兒,此乃天意,你與我的相遇,並非偶然。因爲我,就是葉塵的轉世。這一世,抵抗邪神的擔子落在了我的身上。”

聽到我的話,心兒頓時一愣,身體微顫,難以置信地看着我。

“青歌,我們還真有緣分啊。既然葉塵能夠組建十二天將,那麼,你也能夠做到。這一世,就讓我做你的天將吧。”

我不由苦笑,搖頭說道:“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我的身邊也沒有十二天將啊!”

就在這時,西北方向突然衝出一道氣柱。

“這股氣息······竟然是始皇帝?扶蘇,你和胡亥到底想幹什麼?” 重生小夫妻 一道龍氣沖天而起,頃刻間便震驚天下,凡是修行之人,皆感受到了莫名的心悸。

我遙望西北方,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我沒有阻止復甦的復活,也沒有將他和胡亥一起毀滅,如今,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趙掌門,這是怎麼回事,是魍魎出世了嗎?”明樓等人立即趕來,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

其他人也面露擔憂之色,緊張地看着我。

我搖了搖頭,看着他們,解釋道:“諸位不必擔心,這不是邪神出世!另外,我會親自去解決這個問題,各位掌門按照之前的安排行動,我們分頭行動!”

得知不是邪神出世,他們心安不少。

我轉過身,看了看心兒:“女君殿下,秋楓和羽笙的情報組織組建的怎麼樣了?”

心兒臉色微變,然後說道:“他們已經跟我過來了,只是速度有些慢。不過,算算時間他們也快到了。”

我稍感意外,微微沉吟,然後看向幾個掌門:“我們的話,諸位也聽到了。等我的朋友到達這裏,我便讓他們配合諸位組建聯盟。”

衆人大喜,此時此刻,任何有用的人或妖,只要心存正念,就是對抗邪神的力量。

安排好一切,我便找到紫萱,準備讓她帶我去往那道龍氣出現的地方。

“青歌,我跟你一起去。”心兒大喊,急忙跑到我的面前。

作爲護衛的青雉,也跟着一起過來。見狀,我頓時感到有些爲難。

如果說,此時此刻我最不想看到的人是誰,那麼肯定是心兒了。

我解釋不了曾經那個吃貨心兒去哪了,但現在的心兒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陌生人。

我微微轉身,輕嘆道:“女君殿下,這裏需要有人坐鎮。我覺得,你很合適。相信我,我一個人可以解決問題。”

聞言,心兒保持沉默。她神情複雜地看着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Wωω ¤тт kдn ¤co

隨即,紫萱變成本體,帶着我飛向遠方。

還有三個月時間,我還能做很多事情。我不知道扶蘇和胡亥要做什麼,但我明白一點,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能做敵人。

“心兒,對不起,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

巨大的羽蛇騰空而起,聲勢驚人。青雉臉色微變,輕嘆道:“羽蛇一族再現人間,當真出人意料!”

我沒有等到秋楓他們到來才離開,這股屬於始皇帝的氣息太過強大。如果他真的從自己的陵寢中復活,一定會帶來很大的麻煩。

紫萱的速度很快,而且距離不是特別遠,所以沒過多久,我就找到了他們。

如我猜測的那樣,他們身在驪山。

胡亥組建的黑無常,其成員遍佈四周,將這裏圍得水泄不通。

我沒有遮遮掩掩,而是光明正大地現出真身。

以前的我,還會喜歡偷襲,搞小動作,只是因爲實力弱。

現在的我,普天之下,也找不出幾個對手。所以,偷襲對我來說已經沒有必要。

“吼……”

聲嘯震天,羽蛇之威瞬間將那些黑無常嚇得屁滾尿流。

不過,他們的應變能力相當厲害,片刻間就恢復鎮定,開始組織力量,準備對抗我。

“扶蘇,胡亥,你們給我一個交代!”

我淡漠地說道,聲音很輕,卻極具穿透力。 我心神一震,立即看向龍氣沖天的地方,臉色難看但到了極點。

“咻”的一聲,一道金色身影從天而降,染髮散打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如果事先不知道他的身份,我還以爲是哪位魔王醒來了呢?

相對於我的嚴肅臉色,扶蘇和胡亥顯得驚喜不已。他們眼神火熱地看着那道人影,迅速走上前來。

“拜見父王!”兄弟倆同時說道,恭敬一拜。

始皇帝緩緩轉身,面無表情地點點頭,沉聲道:“今朝是何時?”

兄弟倆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被我搶了先。

“不管是什麼時候,反正不是屬於你的時代了!始皇帝,你何苦要從地下爬出來呢?”

這話就顯得非常大逆不道了,當然,這是站在他的立場上去看。

果然,始皇帝的臉色陡然一變,低喝道:“你是何人,難道不知道朕的身份?”

我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說道:“我之前也說了,如今已經不是你的時代。縱使你是始皇帝,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你……你的樣子,似乎和別人不一樣,你到底是誰?”

我很慶幸,始皇帝能夠與時俱進,沒有跟我說文言文。不然的話,那可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始皇帝,我對你可是一點都不陌生啊!”我輕笑,顯得非常從容。

紫萱沒有變成人形,而是以羽蛇的形態站在我的身後。

如此一來,我也多了不少底氣。

“既然有膽量來到這裏,何不摘下面具,露出真容呢?”始皇帝冷哼,嚴肅地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然後摘下面具,笑呵呵地看着他們。

始皇帝瞬間一愣,眼神有些疑惑。

“父王,除了眼睛之外,他和葉塵長得一模一樣。換句話說,他是葉塵的轉世!”

始皇帝的身體頓時一顫,略一沉吟,然後說道:“原來,我們之間竟有如此淵源!”

“是啊,你的皇陵,是葉塵親自替你挑選的。可是,你卻活了過來!嬴政,你們父子三人,有何圖謀?”

嬴政微微一愣,不由笑道:“圖謀?葉塵,不,小兄弟,我剛剛醒來,哪能有什麼圖謀?”

我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低喝道:“始皇帝,你的厲害,我十分清楚。”

嬴政露出滿意的笑容,沉聲道:“小子,你到底想說什麼?我想,你的目的是我,對嗎?”

“是,也不是!”我發現一聲,然後說道:“始皇帝,這已經不是你的時代,何必要出來興風作浪?”

花一開滿就相愛 “興風作浪?”嬴政臉色一變,冷哼道:“小子,事在人爲!我服用過一顆長生不老藥,可惜中間出了差錯。不然的話,這個天下還是我的!”

我面露不耐之色,不想繼續在這些問題上糾結。

“嬴政,你說的不錯,我來這裏的目的就是找你。你們父子三人,會如何選擇?”

“什麼選擇?”嬴政疑惑,轉身看了看自己的兩個孩子。

“回稟父王,邪神魍魎即將出世,我們該如何選擇?”沉默許久的胡亥終於說話,態度十分恭敬。

“邪神魍魎?”嬴政眉頭微皺,疑惑地問道:“他是什麼東西,我怎麼沒聽過?”

見狀,扶蘇接過話說道:“父王,五百年前,他突然出世,禍亂天下。葉塵犧牲自己的生命,將其封印到異界。不過,胡亥說,邪神近日即將再次出世,君臨天下。”

嬴政一聽這話,頓時沉默了下來。他看了一眼胡亥,問道:“邪神魍魎,厲害嗎?”

重生女學霸超凶噠 胡亥點頭,解釋道:“實不相瞞,復活父王的方法,就是他教給我的。作爲交換,我成了他的手下,幫助他打天下。”

說到這,胡亥頓時低下頭,準備接受嬴政的責罵。

“如此說來,我能夠復活,還要感謝這個邪神魍魎啊!既然如此,我們就幫助他吧。”

嬴政輕描淡寫地做出了自己的決定,我臉色大變,低喝道:“嬴政,你當真要站在天下百姓的對立面?”

“小子,這不是我的天下,不過很快就是了!怎麼,你有意見?”

我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便是敵人。既是敵人,我便留你不得!”

“哈哈,真是大言不慚!小子,我睡了數千年,正好拿你練練手,活動活動筋骨!”

見狀,我心裏暗罵不已。

如果有可能,我纔不想對上始皇帝。鬼知道他有多厲害,要是直接將我秒殺,我豈不是太沒面子?

可話已經說出口,哪能收回來?

“咻”的一聲,劍芒閃爍,夫差古劍被我握在手中。

嬴政兩眼一亮,讚歎道:“好劍!”

我沒有說話,神情嚴肅地看着嬴政:“你想怎麼比,賭勝負,還是決生死?”

嬴政冷笑,大喝道:“既賭勝負,亦決生死,你不要以爲我會怕你!”

我臉色一正,隨即一腳踏出,下一秒便出現在嬴政的身邊。

“好快!”

嬴政父子三人同時一驚,而嬴政卻立刻反應過來,竟然伸出雙手抓向我的古劍。

我冷笑一聲,揮舞而出,直接砍向嬴政。然而,嬴政的速度很快,竟然直接抓住的古劍,生生地擋了下來。

我神情一邊,然後右手反轉,想要掙開嬴政的束縛。

可惜,我低估了他的實力。

“想要掙脫,哪有那麼容易?”嬴政冷哼,隨即右腿橫踢過來。

我臉色一急,右眼立刻看向嬴政,然後極速轉動。

剎那間,嬴政的精神出現恍惚,雙手瞬間一鬆,露出了破綻。

我立即踢出一腳,踢中他的腹部,然後藉助這種推力,我的身體倒退而出。

“呼……”

我深吸一口氣,面色嚴肅地看着嬴政,暗歎道:“大意了,真沒想到,他的力氣這麼大,而且根本不懼古劍的傷害。”

嬴政急忙甩了甩頭,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看着我,終於收起了輕視的眼神。

“小子,你的眼睛很厲害,似乎能夠影響我的心神。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對於強者之間的戰鬥,這短暫的一瞬,就決定了戰鬥的結局。”

我微微一笑,深吸一口氣,沉聲道:“葉塵當年救了你,今天,我就殺了你吧!” 荒島好男人 然而,我的威脅似乎對嬴政無效。

他冷笑一聲,隨即拍了拍被我踢中的地方,然後說道:“小兄弟,除了當年橫掃六國之時,被敵人打傷過。數千年來,你是第一個踢中我的人!”

“可惜,沒把你給踢死!”我微微一笑,不放過任何一個打擊他的機會。

我和嬴政一碰即退,明眼人一看便知,嬴政吃了一個暗虧!

扶蘇稍顯鎮定,而胡亥頓時有些驚慌。他抽出長劍,便要上前幫忙。

“胡亥,退下!”扶蘇一驚,急忙喝道。

胡亥不解,疑惑地看着扶蘇:“大哥,你爲什麼要阻止我?父王剛剛醒來,他不一定會是那小子的對手!”

扶蘇暗歎,點頭說道:“胡亥,你覺得以父王的脾氣,他會允許你插手嗎?”

胡亥一愣,隨即沉默,然後收起寶劍,靜靜地站在一邊,再也不提幫忙的事情。

“胡亥,與其說這是一場對決,倒不如說這是雙方的試探!”

“試探?”胡亥疑惑,追問道:“大哥,他們在試探什麼?”

扶蘇微微一笑,解釋道:“父王有心重徵天下,但不想做別人的手下。這一點,你應該能夠想到!”

胡亥點頭,依舊有些疑惑。

“對於即將出世的邪神魍魎,父王還是頗爲忌憚的。所以,他想試探趙青歌,看他是否能夠擔當重任!這之中,實力最爲重要。如果趙青歌的實力得不到父王的認可,那麼我想,他會接此重任,對抗邪神!”

“什麼,父王想要對抗邪神?這絕對不行,我們根本沒有勝算!”

胡亥大驚失色,目光灼灼地看着扶蘇。

“胡亥,你還是不瞭解父王的心思!不過,你也別想了,靜靜等待最後的結局就行!”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