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尊朱雀,剛被我一取出來,接着就一聲悶雷,嘭的一聲震響,震得我們渾身一顫,耳朵都“嗡”的一聲,許久“嗡嗡”聲才消失。

天破聲,這纔是真正的天破聲。

這時,我也纔想起來,昨天我們取走那隻金鳥的時候,雖然也聽到了一聲悶響,但是聲音卻非常小,所以其實昨天聽到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天破聲,估計也是曹操故意設計的一個動靜吧,騙我們認爲是破了朱雀鎮。

朱雀鎮一破,接着之前熱哄哄的感覺頓時就快速的退了去,一洞涼風從洞口外邊吹了進來,頓時無比的清涼。

是的,這纔是真正的破了朱雀鎮。

曹操設下的奸計,終於被我們給破掉了,大家都很高興。

不過,我們並沒有高興太久,因爲朱雀鎮雖然這次是破掉了,但是曹操墓到底在哪裏,我們還是沒有任何的眉目。

PS:第二章奉上。大家晚安。 四個人坐在石室裏,再次陷入了爲難之境。

我們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昨天晚上見到的景象,明明武王府就是在這個山洞裏,也就是在這朱雀鎮裏,可是這裏就是一個石室,又怎麼可能會是曹操墓呢?

可是,如果說曹操墓不在這裏面,那又解釋不通昨天晚上見到的那一幕,而且繼續往前就是出了山洞,山洞外天大地大,根本就更不可能找到曹操墓了。

這可該怎麼辦啊,前進就離開了山洞,就再也不可能有找到曹操墓的希望,可是留在這石室裏,我們也沒有任何的發現,這回可真是感覺難住了我們。

這時,龍哥就說:“五行護法陣,咱們已經找到了白虎鎮、朱雀鎮、青龍鎮、玄武鎮和朱雀鎮,黃龍鎮咱們沒有找到,難道我們不是應該先去找黃龍鎮嗎?”

獨愛驕陽 “是啊,黃龍鎮找到了,接下來纔是曹操墓嘛。”胖子也連連點頭。

不過,我和陳二狗卻不這麼認爲。

陳二狗就對他們解釋道:“五行護法陣,就是金、木、水、火、土五行,而這五行,則又代表五個方向,五行講究東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方壬葵水,中央戊己土。也就是說,五行土的黃龍鎮是在中央,而土又代表黃泉,正所謂入土爲安,所以這代表土的黃龍鎮一定就是曹操墓了。”

聽到這話,龍哥和胖子這才恍然大悟,這才明白我們爲什麼一直在找曹操墓,而沒有說要先去找黃龍鎮。

龍哥對五行陰陽,倒是很感興趣,於是就找陳二狗問東問西。

而我聽着陳二狗在跟他們講陰陽五行之理,心中不由一愣,心想難道這曹操墓真的要從黃龍鎮來入手?

黃龍鎮,五行屬土,代表中央。曹操墓應該一定是葬在黃龍鎮裏,這是不可能猜錯的,因爲正如陳二狗所說,古人一直以來都講究人死後要入土爲安,所以曹操墓就在代表土的黃龍鎮是很符合陰陽五行的道理。

入土爲安?

土代表黃泉?

入土爲安?

…………

想到這句話,我不由隱隱約約好似心中打開了一扇窗,因爲我記得曹操在石室中的留言裏有提到他去了黃泉。

這時,我趕緊走到那扇牆壁前,一看,果然,曹操留在牆壁上有一句話:前方已是黃泉之所,君取財可去,萬莫費力尋孤,此爲虛圖一場。

前方是黃泉之所?

黃泉就是土,入土方能爲安……難道……曹操墓在這下面?

“師弟,你怎麼了?難道你發現什麼了?”陳二狗見我一個人口中唸唸有詞,神色有異,不由趕緊問道。

我點點頭,於是就對他們說:“我感覺想出曹操老賊的奸計了。”

“曹操的奸計?”大家不由一愣。

胖子就說:“小史,什麼曹操的奸計呀?”

見他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於是我只好解釋道:“我想我可能知道曹操的老巢在哪裏了!”

說完,我就興奮的指了指腳下,對他們說:“可能就在我們腳下。”

“啊?曹操墓在下面?”

此言一出,可真是一石激起萬層浪,大家都大感震驚。

陳二狗急忙問我:“師弟,你怎麼會認爲曹操墓會在下面?”

“這還得多虧了你提醒了我,要不是你剛纔說什麼土代表黃泉,入土爲安什麼的,我還真想不到這裏去。”我笑了笑,說道。

聽到我這麼一說,陳二狗立即也反應過來了,恍然大悟。是的,他懂得陰陽五行之理,所以如今經我這麼一提醒,自然也就明白我說曹操墓可能就在下面的原由了。

不過,龍哥和胖子卻不太明白,曹操墓在我們下邊,這跟黃泉有啥關係?

見他不解,我就說:“黃泉就是在陰間,在下面的意思。人死了,一般都會說他下去下邊了。而且,人死也講究入土爲安,這入土,當然就是埋在土下邊了。”

經我這麼直白的一解釋,龍哥和胖子總算也是明白過來了,頓時大喜。

胖子就說:“那還等個啥呀,等着在這過年麼,還不趕緊挖。”

說完,他當先就拿出工兵鏟,在我腳下挖了起來。

幾下功夫,我腳下的青磚就被他挖起來了,不過他繼續往下挖了一尺多,根本就沒有什麼異常,就好像下面的土是實土一樣。

而且,這時龍哥撿了一把土看了看,就搖了搖頭說:“不用挖了,這土不是後來蓋上去的。”

一聽這話,這下我們可真是全傻眼了。

不僅胖子一臉的驚訝,就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難道我分析錯了?

這時,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胖子也停了下來,站在一旁看着我,等我拿主意。

我想了想,我的分析方向應該沒錯呀?

一直以來,從白虎陣,走到今天,一切都是從五行入手,每次必中。這次肯定也應該是從五行入土,黃龍鎮屬土,曹操又說他在黃泉之所,不管是入土,還是黃泉,都應該就是指在下面纔對的。

到底是哪裏出了錯?

我左思右想,總覺得自己沒有錯,於是就叫胖子繼續到別處挖一下。

胖子和陳二狗都拿起了工兵鏟,開始把石室裏的青磚都翻了起來。而龍哥因爲手掌上被之前的朱雀雕像燙傷了,則只是在一旁看土質。

他是盜墓的,自然懂得觀土,什麼要的土質是後期填埋的,他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陳二狗和胖子在這個石室裏,挖開了十幾處位置,經過龍哥的判斷,無一例外,全是不曾動過的土。

這下胖子和陳二狗都不再挖了,不由好奇的問我:“小史,會不會咱們分析錯了?”

我不由也眉頭緊皺,這他媽的到底是哪裏出了錯呀?

我看了看眼下的石室,大部分地方他們都挖了,只有石室中央位置沒有挖,因爲那裏是一座金磚砌的金臺,挖不了。

中央?

黃龍鎮,五行屬土,代表中央之神。難道……曹操墓的入口,在這石室的中央,也就是那座金臺的下面?

PS:稍晚還有。 一到到這裏,我就趕緊對他們說:“我知道了,曹操墓的入口,很有可能在金臺的下面。”

“在金臺的下面?”大家一愣。

胖子這次反倒不抱什麼希望了,說:“現在就只剩那金臺下邊沒有挖了,其它地方都挖遍了都沒有見到什麼入口。”

我也知道,胖子估計是不太認爲曹操墓的入口會在這地下了,所以纔會這樣說。

於是我就對他們說:“黃龍五行屬土,代表中央,而這石室的中央就是那座金臺的位置。而且,曹操之所以在這中央擺一座金臺,估計就是爲了掩蓋入口。”

“利用金臺掩蓋入口?這不對吧,難道金臺不是更加的引人注意嗎?”胖子好奇道。

陳二狗和龍哥也覺得胖子這話有道理,畢竟我們第一次進來時,也是注意力全被眼前這座金臺給吸引了。

我笑了笑,就解釋道:“黃金雖然引人注目,但是大家的眼裏卻只有黃金,誰會去想它下面是否還會有曹操墓的入口呀!”

“這倒是沒錯。”陳二狗點點頭。

於是我又接着說:“而且,這裏有幾噸黃金,此地不通路,只能人力搬運,們能把這一批黃金全給搬走嗎?要是你,找不見曹操墓,如今咱們打算原路回去,你們會拿多少黃金走?”

龍哥他們想了想,笑了笑說:“帶走那隻金鳥和夜明珠就可以了,夠咱們哥幾個吃喝一輩子。”

我點點頭:“曹操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故意放了這麼多黃金,多的足矣讓人搬不盡。就算闖過了之前的幾個鎮臺,走到了這裏,最後出了山洞見尋不到曹操墓,於是最多就是拿走那隻金鳥和夜明珠,所以,金臺尚在,金臺下邊如果有曹操墓的入口,誰又會知道呢?”

“我靠,小史,你這腦袋瓜子到底是咋長的呀,怎麼這麼聰明?”胖子很少夸人,這回倒是對我很是佩服起來了。

龍哥也道:“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這種可能。”

“黃龍五行屬土,土代表中央,師弟這回估計真猜對了,咱們這就趕緊把黃金挪開看看吧。”陳二狗也笑了笑,然後就開始動手挪黃金。

這座金臺,雖說只有半米多高,但是卻足有上萬斤。

四個人,要挪上萬斤的黃金,還真的不容易。

我們足足花了近兩個小時,這纔將這座金臺給挪到了旁邊,四個人都累得大汗淋淋。雖然眼前這些是黃金,每一塊拿出去足以換一輛奔馳車,但是此時這些金磚在我們看來,就和搬磚無異。

別人搬磚,那是工地搬磚。如果我們對外人說,我們搬過上萬斤的金磚,估計都不會有人相信。

金磚一挪開,終於是露出了下面的青磚地面。

只見這地面看上去倒是和其它地方一樣,並無它異,但是我們可不會就這樣算了,趕緊拿起工兵鏟就挖了起來。

工兵鏟往青磚縫裏一插,一挑,一塊青磚就被鏟了起來,接着我們就看見一個黑乎乎的洞。

是的,青磚下面並非實土,而是一個黑洞。

看到這裏,我們四個人頓時大喜,高興壞了,這顯然就是被我說中了,這下面果然是一個入口,而且百分百就是曹操墓的入口。

見到青磚下面果真有入口,我們此時都難掩心中的喜悅,胖子和龍哥都對我佩服的五體投地,一個個對我豎起了大拇指,直誇我腦子好使。

見找到了入口,我們就幹得更賣力了,幾下功夫,就把周邊的青磚也全給撬開來了,接着眼前就出現了一個一米寬的洞口,直通下面。

“他媽的,曹操那奸賊還真是厲害啊,要不是我們的小史足夠聰明,還真沒有誰能找得到。”胖子嘿嘿的笑了起來。

雖然入口已經被我們找到了,但是我心裏也還是對曹操的心計感到佩服,這份心計,確實無人能比。

這哪裏是什麼修地宮啊,分明就是陰謀詭計齊上陣,完完全全的人性和心理大作戰啊。如果你不夠聰明,或者對人性和人的心理不瞭解的話,就根本找不到他的老巢。

仔細回想一下,確實如此。

曹操首先弄了個七十二疑冢,光是這七十二座疑冢就把上千年來的無數後人給玩弄於鼓掌。

接着就算你知道了真正的曹操墓在太行山深處的野鬼嶺,然後還有一個五行護法陣。

白虎鎮,就是得看你是否有本事,人皮邪胄一般的人根本就對付不來。

而且,你就算有本事,接着你過青龍鎮的時候,還得看你有沒有“仁愛”,你如果不願意替小鬼留在那裏永世當祭品,你也破不了青龍鎮。

青龍鎮過了,接着就是玄武鎮,又是一個考驗人性的陣法,各種美女齊上陣,一般的人又怎麼能在那種幻境中撐得住呢?

美漫之BOOS入侵 最後,這些都闖過了,來到朱雀鎮,看似簡單,但更是陰謀詭計多的讓人乍舌。又是考驗人們對錢財的貪慾,又是各種騙局。可以說,曹操的這種心計,真的也只有孔明這種人才能對付得了。一般人,哪裏會是他的對手。

想到這些,我不由長嘆了口氣,我們今天能走到這裏,估計也多半靠運氣吧。

接下來,我們就開始打量起眼前的這個入口。

用手電往裏面照了照,這個入口有石階往下通去,只不過裏面黑幽幽的,也不知道有多深。

既然找到了入口,接下來我們就收拾好東西,就鑽了下去。

裏面的石階全是由青石鋪砌而成,估計是下邊潮溼的原因吧,青石臺階溼漉漉的,長滿了青苔,非常的滑,一個不小心如果摔倒的話,滾落下去,估計不死也得摔成個殘疾不可。所以我們都不敢大意,小心謹慎的慢慢往下走。

這條往下的通道,也不知道有多深,總之我們往下走了近十分鐘,這才下到了底部。

這時,眼前出現了一座石門。

石門非常的大,樣子像我們見到的那種牌坊一樣,古香古色。

只不過不同的是,這座石門的兩旁,放着兩尊凶神惡煞的鬼像。

是的,這兩尊石像,一看就是鬼的模樣。長相恐怖嚇人,吐着舌頭,讓人覺得恐怖陰森。

再往石門的上方一看,上方刻着三個大字:鬼門關。

—————————-

PS:第二章奉上。大家看完更新,都幫忙順手給個五星好評吧!現在好多人不愛看這種傳統靈異了,所以造成許多人一點開一看到是第一人稱,就直接給了一星差評,有的讀者看到是傳統靈異,主角熱心助人,也覺得是毒點,太聖母,也直接給了一星差評,更有甚者,說這本書是腦殘,白癡、小學生寫的無腦文,所以給一星差評的人太多了。估計我老了,不懂現在年輕人的喜好,這種講因果報應,宣揚善惡的文爲什麼會被認爲是腦殘聖母,更不明白這種懸疑這麼重的文,在如今裝逼打臉的網絡文裏會說這本書是小學生寫的白癡文。 萌寶來襲:爸比九塊九 總之,我也不想去管那些人怎麼說的,只希望真正喜歡這本書的人,都能去寫一下評論,給個五星好評,另外每天看完更新能順手幫忙投一下推薦票,老潘在此謝過諸位了。 “鬼門關?”

一看到這三個大字,我們四個人都是眉頭一皺。雖然這不是真正的鬼門關,但是在這種本就陰森恐怖的地方見到這樣的一個石門,還是讓人很不舒服的。

胖子見到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座鬼門關,當時就有些害怕了,問我們這怎麼會有座鬼門關,難道我們下到陰間黃泉來了?

陳二狗就笑了笑,說:“放心,真正的鬼門關可不是這樣的。”

“你怎麼知道這個不是真的鬼門關?萬一是真的咋辦?”胖子不太放心的問道。

陳二狗一臉得意的道:“因爲老子就去過真正的鬼門關。”

“你去過真正的鬼門關?”

龍哥和胖子都是一愣,滿臉的驚訝,胖子說:“你真會裝逼,去了鬼門關還能活着,你騙鬼呢!”

龍哥也不太相信,覺得太過匪人聽聞了。

陳二狗見他們不信,就說:“看你們就是沒見過世面,我說去過鬼門關,你們還不相信了。不信我,你們總該信我師弟吧?不信的話,你就問問我師弟。”

一聽這話,龍哥和胖子就趕緊望向我,問道:“小史,二狗這貨真的去過鬼門關?”

見陳二狗把這兩人驚訝的一愣一愣的,我不由就覺得好笑,於是就點點頭,說:“師兄這次確實沒有騙你們,當初我和他一起下過陰曹,所以也見過陰間黃泉路上的鬼門關。”

“我操,你們竟然下過陰曹?”

這一下,可真把龍哥和胖子給驚呆了,下巴都快驚掉了。

這時,陳二狗就說:“怎麼樣,哥們兒我是不是沒騙你們!”

胖子和龍哥一臉崇拜的望着我和陳二狗,然後頓時來了興趣,就問我們陰間到底是怎麼樣的?

陳二狗就跟他們講了講陰間的景象,把龍哥和胖子聽得是一愣一愣的。

不過,既然知道了眼下的鬼門關,並非是真正的鬼門關,胖子和龍哥也都放下心來了。

按照我的分析是,曹操說他在黃泉之所,所以纔會故意在這入口處,設置這一座鬼門關,來嚇唬別人的。

知道了眼前的這座鬼門關並無危險,接着我們就繼續前行,經過鬼門關,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巖洞。

是的,非常大的巖洞,就像是這地下的另一番天地,所謂的別有洞天,或許說的就是它了。

在這巨大的巖洞中,腳下是一條青石小道。

青石小道在這個巖洞下面,彎延而往,一眼看不到盡頭。

這時,陳二狗就用手電筒照了照腳下的青石小道的路旁,對我們說:“你們看,這有個路碑!”

聽到這話,我們趕緊收回目光,朝陳二狗手電光所指的地方一看,果然,路邊有一塊半米高的青石路碑,因爲在這個巖洞裏溼氣很重,所以石碑上面滿是青苔。

龍哥上前將石碑上面的青苔給去除了,接着石碑上就露出了三個字:黃泉路。

是的,黃泉路。

一看到這三個字,我就說:“看來曹操真的把這下面佈置成陰間黃泉一般無二了,不僅有鬼門關,如今連黃泉路也有了。接下來,該不會還有奈何橋,忘川河之類的地界吧!”

因爲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用來嚇唬人的,所以我們也不怎麼在乎這些把戲,就繼續趕路。

只見這條青石小路倒真是陰森恐怖,因爲路邊擺放着許多石像,全是些鬼魂模樣,有的吐着舌頭,有的沒有頭顱,有的凶神惡煞,更有的四肢不全,放眼一看,還真有幾分像是陰間黃泉的景象。

俠道至終 又往前走了一會兒,這時我突然發現前方竟然起了水霧,白霧迷漫,把前面的路都摭擋的看不清了。

我們的手電,可是龍哥弄來的軍用手電,光照度很強,可是此時在這路上卻是光照範圍極差,只能照見前方的一兩米距離。

看到這裏,我就不由眉頭直皺。

又走了好幾步,越發覺得這白霧有些奇怪,因爲我發現此時氣溫都降下來了,冷得讓人直打寒顫,打開陰陽眼一看,這哪裏是什麼水霧呀,分明就是陰氣。

這麼重的陰氣,肯定是要出事了。

看到這裏,於是我立即就停了下來,對他們說:“不要走了!前面不太對勁!”

話落,我就趕緊朝前方看去,好在除了陰氣很重,並沒有見到別的東西。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