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蕭!韓禮原本就混亂的腦袋,一下子變得更亂了,所有的往事如同浮塵一般,瞬間就飄散了開去。對了,今天是我和媚蕭訂婚的日子,再過一段時間,我就能和她永遠在一起了。韓禮好似回過了神來,衝着小逸伸了伸手,兩人走下了山脈。

“韓禮啊韓禮!能不能過這一關可就要看你自己了,我是愛莫能助啊!”韓禮走了之後,吳鵬的身影出現在了那個地方。“對了,不知道林宿那邊怎麼樣了!”

“慢走!”吳鵬剛要轉身,一個冷峻的女音傳了出來。“我的問心術居然限制不了你,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哼!”吳鵬冷哼了一聲,連頭都沒有回。“小小妖仙,我念你本心不惡,總之你要做什麼我不干涉你,我的事情你最好也不要插手!”

“哈哈哈!”一個紫色的影子在慢慢在吳鵬的身後凝聚,“好大的口氣,我倒要試試你有多大的本事,能夠在我問心術的幻境中來去自如。”

紫氣變成了一團橢圓形的物體,向外不停的揮發着光芒。原本明媚的陽光被這股光芒遮蔽了,周圍一下子變得陰沉了起來,山脈之中樹木居然也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枯起來。憑空而現的兩道枷鎖慢慢的向着吳鵬的身上延伸,但是吳鵬居然沒有絲毫的察覺。很快的,那黝黑的鐵鏈子就把吳鵬整個包裹了起來,並由上而下好像要把吳鵬勒死一般。

“玩夠了沒有?”吳鵬的聲音從老遠傳了過來,身影卻不知道在何方。“我警告你,若是傷到我二位朋友。你不但成不了仙,我還會將你的魂魄震於九幽之下,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啊!”一聲慘叫過後,一道藍光竄了出來,把那團紫色的橢圓形物體一下子被打散了開去。

吳鵬的身影在這番天地之中再也尋覓不到了,只留下了一個身受重傷的女人,單手扶肩,半跪在地上。這位女子真可謂是傾國傾城,此時緊皺眉頭的樣子更是讓人心生憐惜。嫵媚的身材凹凸有致,這世間所有美好的東西好像都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呈現。 “林宿的情況不妙啊!”吳鵬身處一個天昏地暗的空間,周圍的一切好似都被蒙上了一層灰。“好死不死,偏偏是進入的居然是這個場景!”

這片空間怪石林立,中間平整地帶站立着一隻渾身銀白色的狼,它的體型要比一般狼高大三四倍,顯得威風凜凜。一對對血紅色的眼睛在四周的石林中亮起,這些應當是它的同族,但在眼神當中卻看不出絲毫的善意。

“啊嗚…”

一聲狼嘯震天,躲在石林中的狼羣如同遇到獵物一般,以密密麻麻之勢撲向中間的那頭白狼。而白狼好像早有覺悟一般,第一隻狼靠近是就搶先探出了自己的右爪。這看似輕輕的一下,那隻被打中的狼立馬倒飛了出去,沿途不斷的撞飛身後的同伴。

“沒想到這問心術還當真有些門道,居然連前世已經消失了的記憶都能探索到。”吳鵬一直注視着下面的一切,自言自語的說道。“林宿,如果你沉淪在這無休止的殺意之中,恐怕是再也出不來了!”

那隻銀白色的巨狼居然就是林宿,如果韓禮看到的話估計怎麼也不會相信。不過這隻狼確實神武非常,別看那些普通灰狼狼多勢衆,卻也近不了它的身。沒一會功夫,銀白色的毛上面就染滿了鮮血,加上他龐大的體積,如同一隻上古的惡獸一般。不知道廝殺了多久,林宿所化的那隻巨狼已經完全被鮮血掩埋了,周圍的狼羣好像殺不完的一般,不停的向外冒。

“看來憑林宿如今的心境還過不了這一關!”吳鵬看着眼下,搖了搖頭。“也罷,就讓我來幫你破了這問心術吧!”

吳鵬的身體如同甩開了地心引力一般,慢慢的懸浮了起來。當上升到一米高的時候,渾身已經被一陣白光所包圍了,再也看不清他的身形。片刻之後,這一團白光如同水面一般不停的盪漾起來,一隻銀白色的獸爪從裏面探了出來。這也是一隻銀色巨狼,雖然外貌和林宿所化的那隻毫無差別,但是氣勢卻要更加的威嚴。這隻狼一出現,直接竄進了戰場之後,身上泛起的白光讓任何人都無法靠近它分毫。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只見整個場景裏面都是一道四處流竄的身影,攪的整個空間劇烈的顫抖起來。

“噗!”

一處陰暗的苦竹林間,一口鮮血從前面攻擊吳鵬的那個女子口中吐出,一條全身雪白的蛇在她的身邊遊走。

“居然、居然強行破了我的問心術!”那女子秀眉緊皺,“一個天命之人、一隻清氣鼎盛的妖精、還有一個看不出絲毫信息的神祕人。不論如何,這次是千載難逢的大好時機,說什麼我都要試一試!”

吳鵬把林宿扶到了一顆大樹邊,韓禮已經靠在那邊的樹上了,滿臉洋溢着幸福。吳鵬看着韓禮的表情,嘲笑了一聲,這才把林宿也身子也靠在樹上。

“喂!該醒醒了,別做夢了!”吳鵬嬉皮笑臉的上前輕輕的拍了拍韓禮的臉頰。

該醒醒了、醒醒了、醒醒…

看着身邊串流不息的人羣,這一陣聲音不停的在韓禮的腦海之中迴盪。今天是他和媚蕭定親的日子,此時他正在家族的大廳之中,接受着各方神仙和族人的祝福。一想到馬上就能和媚蕭永結同心,心裏那是說不出的美意。

“慕容,你發什麼呆呢?”一個長鬚老者看韓禮發了愣,連忙喝道。

“我是誰?韓禮?”吳鵬的聲音一直在的腦海之中迴盪,“對,我是韓禮!何方妖孽,居然用幻術迷惑與我!”

“韓禮,你現在身處問心幻術之中,照我說的做!閉上眼睛,一直朝前走,無論遇到什麼,都不要睜開眼睛!”吳鵬的聲音直接傳進了韓禮的腦海之中。

“既然是幻境,我有如何相信你是真的吳鵬呢?”韓禮明白過來之後,立馬恢復了警惕。

說完這句話,韓禮已經完全清醒了,吳鵬正一臉笑意的看着他。而林宿則靠在樹幹上,不知情況如何。

“剛剛真是太危險了,不知道什麼東西假扮你的聲音,差點就中了他的圈套!”韓禮擦了擦額頭因爲緊張而流出的汗珠,木訥的看着吳鵬說道。

“…”

“剛剛那個聲音確實是我!”吳鵬顯得非常的尷尬,“你中了問心術,這個幻術極其厲害。我怕你挺不過去,所以才助你一臂之力!”

韓禮沒有絲毫的察覺就掉入了這個術中,而且若不是吳鵬的聲音,估計自己現在還是沉淪在裏面。但是吳鵬爲什麼沒事呢?又或者他爲什麼清醒的那麼快?韓禮不由的疑惑起來,兩隻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吳鵬。

“看什麼看,我臉上有花啊!”吳鵬被韓禮看的發毛,推了推他說道。

“爲什麼你沒事呢?”韓禮摸着下巴,誠懇的看着吳鵬。

“你中了個幻術腦子沒壞掉吧?”吳鵬顯得有點生氣,“我們算命講究的是心術清明,道法自然,不然是不會靈驗的!我好歹也是吳氏一族的人,你說一個問心幻術能夠困得住我嗎?”

心術清明、道法自然,韓禮點了點頭。雖然有的時候吳鵬是有點不太正經,但是掐算往往十分的準確,這說明他的心志非常的堅定。韓禮又詢問了一下林宿的狀況,得知他也脫離了陷阱纔不由的鬆了一口氣。低頭看了看時間,居然已經七點了,現在是深秋,七點整片天都暗下來了。

“這一次是我失策了,實在是太魯莽了!”吳鵬一臉的愧疚,看了一眼四周。“看來我們今天要在這裏過夜了!”

“絕對不行,這裏危機重重,現在…”韓禮一邊說,一邊整理着自己的東西,突然之間整個人愣住了。“我的畫卷呢?吳鵬,你有沒有看到地府的那張畫卷?”

“什麼?畫卷不見了!”吳鵬也根本不知道,而且反應比韓禮還要激烈。“糟了!調虎離山之計,我們中計了!女魃,九煞登仙陣要開始了!” 韓禮不敢拖延了,只能憑着記憶往原路返回,但是林子裏面的路實在是難以分辨。最後兜兜轉轉,一直到凌晨才轉出來。一腳踏出牛角山的地界,一股罡風就迎面吹了過來。若是普通人,肯定分辨不出這裏的玄機,但是韓禮的皮膚一接觸到這股風,身上的汗毛都倒立了起來。

“陰煞之氣極重!”韓禮鐵着臉,冷冷的說道。

女配她只想考科舉 吳鵬低着頭,手指掐算了幾番,擡起頭說道。“軒轅墓周圍的陣法都失效了,難怪我們一點感應都沒有。”

雖然身處大山之中,但是時值中秋,連身蟲鳴都沒有,顯得一片死寂。白天是大晴天,當時現在的天空是一片灰暗,唯獨一顆星星閃亮在天空中,如同一顆鑽石一般。這顆星的光起先比較暗,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居然越來越明亮了。這就是代表着女魃的那一顆星斗,當它完全亮起的時候,旱神女魃就要重新迴歸天界了。讓她就這麼走裏,韓禮實在是不甘心,所以只能看看吳鵬,想從他的嘴裏得到什麼信息。

“九煞登仙陣一經啓動,兇戾非常,一般人根本難以靠近。”吳鵬會有的衝着韓禮點了點頭,“即使是像你我這樣的修道之人也不行,除非…”

“你就別除非了,趕緊說吧!”吳鵬這麼一說,韓禮就知道他肯定有解決辦法,不然他會直接回答不知道。

被韓禮催促,吳鵬並沒有焦急,反而悠閒的打量了一下韓禮,最後目光定在了他的手臂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條手臂已經完全幻化過龍形了,或許藉助應龍的力量,可以一試!”

吳鵬說的居然是這個辦法,韓禮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臂,苦笑着搖了搖頭。這條手臂的力量目前連控制都控制不好,更別談什麼破陣了。轉頭看了一眼吳鵬,這傢伙居然一臉的淺笑,不知道安的什麼心。

“你們快看!”林宿的一句話打斷了韓禮的思索,沿着他手所指的方向,天幕開始慢慢的變化着。

不遠處的蒼穹上,雲朵沿着一箇中心點翻涌,呈現出一種颶風的姿態。不過看現在的樣子,纔剛剛成型,這應該是受到了九煞登仙陣的影響。不過這種深夜裏面,也只有修道之人能夠看的如此清楚,平常人眼裏,也就是一個普通的黑夜。

“三天之內,估計三天之內陣法就會完全成型!”吳鵬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九煞登仙日,地藏歸來時!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吳鵬,你老實告訴我!”韓禮的臉色陰冷,讓人看了不寒而慄。“女魃登仙之後,是不是會留下什麼禍患?”

吳鵬的表情略有吃驚,眼睛不自覺的在眼眶裏面閃動。“你,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九煞登仙,奪天地之造化,損萬世之陰德!”韓禮眼睛死死的盯着吳鵬,一字一句的說道。“爲什麼要瞞着我?”

“爲什麼?因爲你的性格!”吳鵬少有的喝斥起韓禮,“不是我說你,韓禮你性格衝動,缺乏冷靜!”

“我缺乏冷靜?”韓禮臉色更陰沉了,“如果所謂的智者,就是苟且偷生,那我寧願做一個傻瓜!”

說完這句話,韓禮不在去管顧吳鵬是什麼反應了。下盤一使力,身影一閃朝着西北捲雲的方向閃了飛奔了出去。林宿到現在都沒反應過來,就在短短的幾十秒鐘,韓禮就怒氣衝衝的走了。林宿撓了撓頭,看了看韓禮的背影已經有點遠了,又轉身想對吳鵬說些什麼,最後啥也沒幹低下了頭。

吳鵬被韓禮這麼一弄,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略帶滿意的笑了起來。

“林宿,你發什麼愣啊?”吳鵬笑這說道,“韓禮都學會長心眼了,你倒是啥時候讓我刮目相看啊!”

九煞登仙雖然是上古陣法,但是隻要韓禮想了解,還是輕而易舉的。這不查不知道,一查下一跳,這九煞登仙不光施展條件陰毒,而且後遺症非常嚴重。奪天地之造化,損萬世之陰德。通俗點說,就是會吸光陣法附近的靈氣和氣運。這樣一來,無論原本是多好的地方,都會變成一塊死地凶地,禍延子孫。韓禮知道以後並沒有第一時間向吳鵬求證,而是放在了心裏,就等着看看吳鵬什麼時候開口。沒想到事情已經到了這般地步了,吳鵬還是沒有絲毫要告訴他的意思。

“什麼狗屁九煞登仙,女魃,你等着,我不會讓你得逞的!”韓禮緊咬着牙關,速度越提越快。、

漸漸的,周圍的景物越來越陌生了。這是一片樹林,但是朝西的一面好像被火燒過一般,呈現出了一片焦黑色。韓禮開始謹慎起來,空氣中參雜着一種化學反應留下的酸味,不遠處膨大的能量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這到底什麼什麼鬼陣法!”韓禮低估了這個陣的威力,一時吃了大虧,陣法邊緣的力量就大的讓他難以想象。

那是…不遠處的樹幹上,掛着一個讓韓禮眼前一亮的東西,居然是自己的畫卷。但是當他伸手把畫卷抽下來的時候,心裏咯噔一聲,畫卷呈現出了一種極其鬆軟的樣子。仔細一看,已經從中間斷成了兩截,只有邊緣處還有少許的接沿處。這畫卷可不是凡品啊,居然就這麼輕易的被折成了兩截。更加糟糕的是,裏面成千上萬的鬼魂全部消失的一乾二淨。它們不論是被九煞登仙陣吸收了,還是四散而去,這些都不是韓禮想看到的。

“闖禍了!”韓禮看着手中的畫卷,“這個陣法短時間內威力劇增,絕對是借了畫卷裏面鬼魂的力量!”

難怪在韓禮的陰陽眼中才是樹幹一面全是暗黑色,原來是被畫卷裏面源源不斷的陰氣給薰出來的。韓禮把畫卷慢慢的收到了自己的工具包裏,這畢竟是鍾馗給自己的東西,就算現在壞了也不能隨便丟棄。而且韓禮已經下定了決心,縱使魚死網破,也要和這個女魃拼一拼! 靈山五臺,古剎羣之中炊煙裊裊,就在這麼一片莊嚴而又肅穆的寺廟中。一處不起眼的角落,一座顯得破敗的格格不入的小房子正坐落在那裏。

迷弟變boss:呆萌女的春天 “師父,爲何我這幾日心神不寧?無法安心入定!”徐雨晨單掌在前,對着面前的老僧微微的鞠了個躬。

“徒兒啊,你是我見過人中佛性最高的,連老衲都自愧不如!”老僧擡了一下眼皮,臉上不悲不喜。“只是你塵緣未了,如此,你便下山去吧!”

“師父,這…”徐雨辰抿了一下嘴,又好像是妥協了一般。“請師父保重身體,徒兒去去便回!”

……

韓禮隻身一人闖入了陣法之中,這九煞登仙陣當真陰煞至極,連韓禮這般的純陰之體都難以接受。所有的毛孔中都如同插了一根尖刺,稍微一動,便痛的沒有辦法。無奈之下,韓禮只能運起體內的真氣,用消耗真氣的方法來抵消裏面煞氣的侵略。真氣一過,身體便輕鬆了許多,韓禮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點了點頭。同時雙腳一用力,蜻蜓點水似得朝前衝了出去。

真氣消耗一分就少一分,所以現在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在往前走,是一段斜坡小路,兩邊的樹木全部都乾枯了。枝幹上掛着零散的落葉,從根部時不時的冒出一團黑氣,如同末日一般。韓禮眼睛一亮,是死氣!沒想到這裏不光動物全部死絕了,連植物的生氣都被吸乾了!

“這是什麼東西?”韓禮右腳向前一點,迅速的朝後退了出去。

只見前方稍遠處出現了幾隻運動着的物體,韓禮躲在一邊,眯着眼睛才稍稍看清楚一些。它們全身上下都冒着黑氣,身體好像是一個上面大下面小的橢圓形,沒有腳,兩條手臂就這麼掛在身體上面。目前韓禮的目的是破壞陣法,所以沒有必要和這些怪物糾纏,所以韓禮還是決定繞過他們。但是剛剛一擡腳,韓禮就被面前的一團黑色弄傻眼了。不知道何時,那些怪物當中已經有一隻悄無聲息的躲到了他的旁邊。從遠處看還沒什麼,近處看起來更加顯得陰森恐怖。那怪物足足有兩米多高,寬度也絕對在一米以上。兩隻血紅的眼睛掛在頭頂上面,不時的轉來轉去,好像在打量着韓禮。

韓禮被這麼一驚,整個人朝後退出去老遠,半空中的時候,銅錢劍已經握在手中了。同時,韓禮又從工具包裏面翻出了一疊黃符,拇指和食指那麼一分。兩張黃符飄飄灑灑的飛了出去,目標便是那隻大黑團。

“三昧真火!”韓禮輕鬆的唸了一句,銅錢劍衝着兩張黃符一指。

“譁!”

黃符瞬間燃燒了起來,大約還剩下半張的時候,已經和那個怪物親密接觸了。不過想象當中的威力完全沒有實現,兩張燃着三昧真火的黃符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之間陷進了那大黑團的身體裏面。

“居然連三昧真火都不怕!”韓禮皺了皺眉頭,銅錢劍在手中握的更緊了。

那個怪物好像被韓禮的兩道符給激怒了,如同一陣風似得撲向了韓禮。韓禮的速度要比他快出不少,迅速的閃到了一邊,同時銅錢劍在腰間繞了一圈,發出一道耀眼的金光。

“噌!”

這是一聲金鐵交加的聲音,韓禮直感到自己的虎口一陣刺痛。沒想到這看似軟綿綿的東西居然這麼硬,直接把銅錢劍給震散了,一枚枚的銅錢散落在了地上。韓禮左手按着右手的掌心,退到了一邊,剛剛那一聲的響動,遠處的幾隻怪物也都紛紛趕過來了。韓禮只能暗暗叫苦,一隻他尚且對付不了了,更何況來那麼多!

“喲,這不是我們韓天師嘛,陣法破了?”吳鵬嬉皮笑臉的說道,又用肩膀輕輕的拱了拱韓禮。

“破你個大頭鬼!”不知不覺,韓禮又被他給算計了,這孫子肯定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君子動口不動手啊!”吳鵬敏捷的閃開了韓禮的一記鞭腿,悠閒的坐在了大廳的椅子上。“說說吧,陣法裏面如今是什麼情況!”

韓禮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不會賭氣不說,況且他也沒多少好說的。

“這麼說來,其實你也沒進到多裏面!”吳鵬顯得有些失望,摸着下巴說道。“對了,你說的那些怪物的數量還記得嘛?”

“不太記得了,當時我只能倉皇而逃,並沒有留心。”韓禮不甘心的握緊了拳頭,“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東西,道法居然絲毫傷不到他們。”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就是那九隻陰煞鬼!”吳鵬微微一笑,“它們藉助了陣法之中死氣的力量,纔會變得如此之強!”

“砰!”

韓禮的手上青筋爆裂,一臉猙獰的咬緊了牙關。“不會錯的,難怪他們如此厲害,早知道我就開天道滅了它們!”

林宿和徐一德一直在旁邊認真聽着,韓禮突然那麼來一下,當真把他們兩人嚇得半死。

“別激動,就算你開了天道印記也殺不了它們的!”吳鵬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吸了一口氣說道。 田園嬌寵:將軍娘子絕色夫 “它們已經和陣法自成一體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破了陣眼。”

“可是照韓禮所說,有那九隻怪物在那,誰能破的了陣法!”徐一德喃喃自語的說道。

他的這句話,讓場面一下子安靜了,韓禮握着拳頭整個人緊繃的站在正中間。

“額,我……”吳鵬伸手看向韓禮,話還沒有出口,就被韓禮打斷了。

“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了!”韓禮咬着牙,說道。“那九隻怪物我去拖住,林宿和吳鵬你們兩個人去破壞陣法!”

“你能拖的住嗎?”吳鵬搖了搖頭,顯然是不贊同韓禮的提議。

“能拖多久拖多久,難不成我們就眼睜睜的看着女魃九煞登仙而去?”韓禮的性格,一旦認定了的事情,把頭牛都拉不回來。

吳鵬也沒有辦法,他根本就阻止不了韓禮,只能小聲的在林宿耳邊說道。“待會見機行事,實在不行,綁也要把韓禮綁回來!” 韓禮氣勢洶洶的走在最前面,吳鵬眉頭緊鎖心裏不停的盤算着該如何對付現在的局面,三人之中反倒是林宿顯得最爲悠閒。

“等一下,這個陣法非同小可,我們不可魯莽啊!”吳鵬三步並作兩步擋在了韓禮面前,再往前就到九煞登仙陣裏面了。

韓禮擡頭看了他一眼,目光沒有絲毫的動搖,向前踏了一步,幾乎和吳鵬鼻子貼鼻子要碰到了。

“我再說一次,你所謂的智者,如果是懦弱和退縮!那我寧可做一個傻子!”韓禮說完,用手輕輕的撥開了吳鵬。

“但是你現在進去也是白白送死!”吳鵬的聲音提高了幾分,“事到如今,是誰都不想的,我們、我們恐怕已經無力迴天了!”

“無力迴天?”韓禮重複了吳鵬的話,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天道如此,那麼今天我偏要逆天而行!”

“這…”吳鵬被韓禮的一句話說愣了,再也說不上話來。

“把真氣運到身體表面,不然陣法裏的陰煞之氣會侵入到你們體內!”韓禮囑咐了二人一句,先行一步走了進去。

這才半日的工夫,裏面的情況已經變得更加的惡劣了,幾棵樹木傾倒在路上。偶爾還能看到一些動物的骨骸,沒想到這個陣法的腐蝕能力那麼強。爲什麼如此陰毒的陣法居然是成仙的法門,這就是許多修道之人,窮極一生想要追求的東西嗎?

“九煞登仙只是一個傳說,最後究竟是成仙還是爲魔無人知曉!”吳鵬看出了韓禮的疑惑,開口淡淡的說道。

前面就是韓禮遇到那九隻怪物的地方了,韓禮不由自主的緊了緊拳頭,真如吳鵬所說的話,只能想辦法拖延他們。

“這、這是什麼東西?”林宿一臉的驚訝,看着前面緩緩移動的一團團黑氣。

“就在這裏兵分兩路吧!”韓禮目視前方,冷冷的說道。“你們兩人趕緊去找陣眼,這裏交給我了!”

“哈!”林宿大吼一聲,朝前衝了出去,一道黃符在身邊不停的圍繞。“讓我來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少能耐!”

“林宿!”韓禮完全沒料到林宿會是這樣的舉動,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你們快走,這裏交給我了!”林宿一下子張開了五道符,形成了五個法門,向前旋轉着飛了出去。“五行陣法,解!”

韓禮深深的看了林宿一眼,重重的扭了扭頭,身影一閃向後撤了過去。林宿以一敵九,以五行陣法爲屏障,將九個大黑團死死的擋在了外面。這幾個東西雖然防禦能力特別強,但是沒想攻擊卻是輕飄飄的,一時之間居然也無法奈何到林宿。

韓禮、吳鵬讓人一前一後,終於繞過了這一片區域。走過那一段下坡路,再往前是一座大山,只不過整座山也已經是光禿禿的,沒有一絲的生氣。

“這個女魃當真陰險,看來她是把自己藏到了這座山裏面!”吳鵬的眼神一動,“如此一來,我們就無法奈何她了!”

韓禮打量着這座山,既然她藏在這座山裏面,肯定是有地方能夠進去的。只不過有可能用了什麼障眼法,讓他們找不到路口罷了。韓禮的陰陽眼能夠看穿陰陽,以及一切虛妄的東西。但是這是在陣法當中,自成一個世界,到底還能不能看的穿,就不知道了。吳鵬本來還是想勸韓禮退出陣法的,但是看了看韓禮的表情,只能搖了搖頭。

“吳鵬!”韓禮轉頭,叫了吳鵬一聲。

“嗯?”吳鵬一直顧自己在思考,慌忙應了一聲。

“你就不要上去了,林宿就交給你了!”韓禮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吳鵬。

“我?”吳鵬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你開什麼玩笑,我連林宿都打不過,怎麼去保護他。”

“哈哈!”韓禮出乎意料的笑了笑,“你絕對可以的,我走了!”

這句話的話音未落,韓禮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一臉錯愕的吳鵬。他不明白韓禮爲什麼會突然說這些話,難道是發現了自己的身份?不可能啊,自己沒有露出絲毫的破綻啊!最後,吳鵬實在是沒想明白,只能搖了搖頭。

“算了,真是敗給你了!”吳鵬自言自語的說了起來。“你跟林宿兩個人誰都不能有事,實在不行,我只能……”

韓禮全速奔馳,速度當真是快的一塌糊塗,周圍的景色已經完全看不清楚了。他一邊跑,一邊把感知放在四周,稍微有一絲的不對勁就會停下腳步。現在韓禮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只能這樣地毯式的搜索,雖然慢,但這也是目前唯一的辦法。

“怎麼會找不到呢?”韓禮身影一定,站在了山巔之上。

整座山都已經跑遍了,但是就是沒有找到任何異常的情況,再這樣拖下去,林宿就危險了。女魃是上古旱神,相傳她所到之處必定要大旱三年,時隔幾千年,不知道她的法力是否還是有上古那麼厲害。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乾旱還是她法力的體現。

“有了!”韓禮的心裏一喜,在工具包裏面翻了起來。

水符,水是最容易辨認乾旱的,女魃所在的那個入口,水符肯定會有反映。韓禮手持水符,身影再次飄忽起來。

“在這裏!終於找到你了!”韓禮興奮的看着手中變成紅色的符,真氣開始遊走到了左手的手心。天道太極緩緩的運轉,韓禮擡手就是一掌。

眼前開始不停的扭曲起來,如同一個漩渦一般。不一會的工夫,一個碩大的洞口出現在了韓禮的眼前。已經變紅了的符慢慢的飄進了洞裏面,散成了一堆粉末。銅錢劍已經散了,此時韓禮已經是赤手空拳,就這麼大踏步的走了進去。

林宿的五行陣法當真是強大,五行乃萬物之根本,特別是專注與防禦之後,更加是堅不可摧。林宿本就沒有打算去擊潰他們,只是一味的防禦,這樣的僵局就這麼一直持續着。但是林宿體內的真氣是有限的,一旦他的真氣用盡,這九隻怪物就會近身將他撕成碎片。 這個洞裏面當真是自成一個世界,各種奇異的鐘乳石穿插在裏面,顯得奇異而有陰森。因爲在洞內綠油油的光芒照射下,猶如一顆顆怪物的尖牙一般。韓禮的每一步都踏的非常小心謹慎,因爲誰也不知道接下來他要面對的是什麼。

“吱吱!”

兩聲輕微的響聲被韓禮收入了耳朵裏面,容不得他多想,身體已經下意識的做出了反應。只見他身影一動,微微的朝着右側跨出了一腳,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一根碩大的圓錐形石柱已經砸在了剛剛韓禮站立的地方。

“轟!”

地面不停的搖晃起來,韓禮一前一後兩腿分開才勉強站穩了。這是怎麼回事,韓禮不由的疑惑起來。剛剛掉落下來的那塊石頭雖說體積是有點大,但也不可能造成如此嚴重的地震。而且這個地方,地處沿海以內,幾百年都沒發生過地震,怎麼可能這麼巧韓禮一進山洞就碰上了。不過想要前進是不可能的了,萬一這個山洞給震塌了,韓禮可不是要被活埋了。就在他準備向後退出的時候,一股巨大的風從背後傳來,猝不及防之間硬生生的朝前踉蹌了兩步。

“怎麼回事,這股怪風又是什麼?”韓禮單手扶地,翻身看了一眼洞口。

只見洞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合併着,對,不是坍塌,而是合併!韓禮皺了皺眉頭,一股濃重的腥味洞從裏面不停的翻滾出來,這種味道,簡直比鑽入了死魚堆裏面還要噁心千百倍。韓禮連忙封閉了自己的嗅覺,這樣纔好受了一些,不過胃裏還是一陣抽搐。不行,得趕快出去!再待下去的話,估計很快就會喪失戰鬥力,還有就是,韓禮覺得這個地方根本就不是女魃藏身之處。因爲從洞的深處,一股洪荒的感覺不停的釋放出來,一種直擊靈魂的力量,讓他的意識不停的閃爍着。如同喝醉了酒斷片一樣,記憶開始變的有一段沒一段的。

“天地乾坤,五行借法!”韓禮嘴上念着口訣,雙手已經並在了一起。“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隨着韓禮的話音落下,右手的食指與中指朝着洞口猛的一指。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一絲的聲音。“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韓禮又唸了一遍口訣,但是仍舊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個地方,居然連天地間的力量都隔絕了,連道家的法術都沒有辦法使用。地面的搖晃還沒有停止,韓禮低頭思索了一番,扶着地面晃晃悠悠的朝着洞口爬了過去。這個時候,韓禮纔看清楚,這哪是什麼山洞,而是一張巨大的嘴巴。剛剛洞口上面那形態各異的鐘乳石分明就是牙齒,此時上排的牙齒和下排的牙齒緊緊的合併着,不漏一絲的縫隙。

“天道!”韓禮再也不敢猶豫了,天道印記一下了亮了出來。

今天韓禮已經使用過一次天道印記了,韓禮嘗試過,差不多開啓三次天道印記,自己體內的真氣就會被消耗完。因爲開啓天道印記的一瞬間,是極其消耗真氣的。也許你會說,既然這樣,一直開着不就得了。如果一直開着,不出半個小時,體內的真氣就會被耗得一乾二淨。不過這天道印記當真是霸氣十足,一個金色的八卦瞬間就飛了出去。

“吼!”

這是一聲驚天洞地的吼叫聲,韓禮直感覺“嗡”的一聲耳朵一陣刺痛,接着就什麼都聽不到了。不過這個時候,洞口已經有光線透進來了,韓禮看準了時機,腳下一使勁便衝了出去。 重生八零:學霸嬌妻,致富忙 這一次終於是順利的出來了,由於出來的太心急,根本就沒有看外面什麼情況。一腳踏出洞口,韓禮就感覺腳下一輕,整個人以一種自由落體的方式筆直的向下掉落了下去。根本就不用韓禮自己的意識操控,背後的一對肉翅自動了伸張了開來,下墜了一段距離,韓禮撲騰着翅膀緩緩的伸了回來。

“這是?”韓禮剛剛停穩,擡頭便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哪裏還有什麼大山,站在自己面前的分明是一頭巨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