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擎驚異的叫道。

「叫什麼叫,不在你手背上呢……」弒神槍不耐煩道。

「呃……」

葉擎聞言,看向手背,發現手背之上又多了一個短槍的圖案……

這玩意,似乎有點邪性,不過,應該不會對自己不利吧……

以前老祖宗在身邊時候,還不感覺有什麼,現在老祖宗才離開幾天,他就開始想念了,有老祖宗在,絕對可以治一治這個弒神槍……

「呃什麼呃,沒事別來打攪我!」弒神槍道。

葉擎聞言,頓時無語,只好再次打量著那兩個紫色的屍骨。

紫色的屍骨身上,同樣擁有兩枚戒指,在這裡,似乎只有地位達到一定程度的強者,才有資格擁有儲物法寶,加上這兩枚戒指,葉擎的手中已經有了五枚戒指,估摸著,除了門口的那兩位,每一個戒指中,都蘊含著不知道多少好東西……

「弒神槍前輩……」葉擎開口道。

他想問一下有關自己突破的事情……

「幹什麼?不是說了,沒事不要打攪我,有事更不要來打攪我……」弒神槍不耐煩道。

呃……

葉擎頓時不再吱聲,這一位,聽上去,似乎脾氣不太好的樣子,還是少招惹它為妙……

將那兩枚戒指摘下,葉擎發現,在那紫色的屍骨胸腔部位,還有一柄閃爍著異樣光芒的小劍,而淡紫色的屍骨胸腔部位,則擁有一柄小刀,這兩樣東西,似乎才是他們原本的法寶,也同樣被葉擎掏了出來,塞進百寶囊中。

再看看這大殿周圍,說實話,這麼大的廢墟,裡面蘊藏的好東西絕對少不了,只可惜,葉擎卻沒有打算再在這裡停留下去。

現在整個秘境都是老祖宗的,估計以後除了自己,也不會再有外人能夠進來,既然如此的話,這裡的東西,遲早都是他的,倒也不必急於一時,當下最重要的,反而是要讓自己儘快突破到元丹境界,好打開那些儲物戒指……

將手頭上所有的儲物戒指全部用一根繩子串起來,然後掛在自己的脖子上,葉擎離開了府邸,朝著山頂進發。

這座山很小,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就到了山頂。

在這山頂之上,同樣擁有一些巨大的建築,看上去像是祭祀用的,在山頂的最中央,一個數十米高大,整塊完全是使用青金石材料製作的人形雕塑。

看到這麼大一塊青金石,葉擎又有些流口水了,只可惜,這東西,他帶不走,沒辦法,百寶囊的空間,實在是太小了,就連那兩桿長矛都放不下,這會兒被他攥在手裡……

比起地上的那些法寶來,這兩桿長矛顯然更好,葉擎可捨不得丟在這裡,走的時候,自然是要一起帶走的。

「這人影,看上去很熟悉啊……」葉擎喃喃自語道。

「廢話,這就是萬獸神君的樣子,怎麼,你小子還見過萬獸神君?」弒神槍的聲音傳來道。

「沒見過,沒見過……」葉擎聞言,急忙搖頭道。

「哼,臭小子,諒你也不可能見到他,你才是一個先天,而萬獸好歹也是個神君,你怎麼有資格見他……」弒神槍哼道。

「是,是,弒神槍前輩,晚輩有個問題想要問一下,不知可否?」葉擎趁機道。

「行,趁著我現在心情好,你問吧!」 農家貴妻有空間 弒神槍道。

「是關於晚輩修行的問題,我感覺自己已經功成圓滿,應該順利成章,即可踏入元丹境界,可不知道為何,到現在硬是沒能感受到天劫,無法成就元丹,這是真么回事?」葉擎問道。

「廢話,這裡原本是萬獸神君的神國,在這裡,他可以隨意制定規則,據我所知,在這神國之中,若無特殊印記的指引,是無法引來天雷的,自然也就沒辦法成就元丹,等你離開了這裡,自然可以感受到天雷的召喚,成就元丹!」

「說起來,你小子,到底是個什麼怪物?才不過先天境界,身體竟然強成這樣?我的老天,我似乎遇到了個不得了的小子,這身體,堪比同級超級凶獸了吧……」弒神槍彷彿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聲音之中充滿了震驚…… 「前輩過譽了,晚輩可當不起前輩如此誇獎……」葉擎急忙擺手道。

華國的傳統美德是什麼?

謙虛啊!

「行了,你小子少在我面前裝大頭蒜,我弒神槍這麼多年來,什麼樣的奇才沒見過,就算是真正的超級凶獸,我都殺死過,你小子這點本事雖然不錯,可實力還是差遠了,即便是肉身潛力再高,也不過就是個先天境界的小傢伙罷了,神氣什麼?」弒神槍不屑道。

噗嗤……

我神氣了嗎?

但是,你能跟一個兵器講理嗎?

再說,它現在就藏在自己身體里,萬一惹惱了這位老人家,給你一槍,他找誰說理去?

葉擎猜測,那紫色屍骨的原主人很明顯要比那淡紫色屍骨的原主人要強上不少,可結果兩人竟然同歸於盡,這說明了什麼?

那淡紫色屍骨的原主人,在手持弒神槍的情況下,殺了一個比他實力還要強的人!

弒神槍的威力,可見一斑!

況且,別的不說,光聽這名字,就霸氣的不得了,連神都能殺,更何況是他葉擎……

「不敢,不敢……」

葉擎連聲道,隨後在這山頂的大殿中,找到了一個一面牆壁,牆壁之上剛好有一個凹陷的部分,和葉擎手中的令牌嚴絲合縫。

葉擎輕輕將令牌放入那凹陷的部分,瞬間,一個光門就此形成,葉擎急忙將那令牌取出,而後走出了光門……

「吼……」

剛走出光門的葉擎頓時被這一聲吼叫嚇了一跳……

只見到前方,一頭巨虎,正被數十個人圍攻,也幸好他們都在圍攻巨虎,並沒有看到葉擎憑空出現的樣子,否則的話,葉擎都要考慮要不要來個殺人滅口什麼的了……

剛一出光門,葉擎就感應到了雷劫的存在,他的積累實在是太雄渾了!

本來就已經達到了巔峰,隨時可以突破,後來聽從老祖宗的建議,不可以去做突破,打算來個水到渠成。

結果在秘境中,又吃了一顆七品元丹,雖然裡面的元氣已經流失了大半,但對於葉擎來說,仍舊是大補之物,若非是在秘境之中,受到秘境規則的影響,葉擎早就該度天雷劫了……

「小武,拉緊巨網,前往不能讓這斑紋虎掙脫了,濤子,投擲長矛,快!」

葉擎就在一旁看他們動作,十多個人用巨網將那斑紋虎給套在中間,五六個人時刻防守斑紋虎反擊,剩餘十幾個都在遠處,手持長矛,聽從那人的指揮,隨時準備投擲……

「吼……」

斑紋虎似乎感受到了威脅,開始劇烈掙紮起來,十多個人使用的巨網,居然在此時此刻出現了一道裂縫,隨後那斑紋虎劇烈掙紮起來,隨著眾人的拖拽,那裂縫竟然越來越大……

「這頭老虎倒是不簡單,怕不是有普通先天後期的實力,而這群大漢也不簡單,雖然沒有先天真氣,但一個個體魄鍛煉的極為結實,幾乎人人都擁有數千斤,乃至上萬斤的力量,體內更有內力流轉,整體實力,幾乎不遜色於葉擎那裡的普通的先天初期強者!」

而為首的那幾人,不但體魄更為強大,體內更有先天真氣流轉,能夠爆發出堪比先天中期強者的實力……

本來,以他們的實力,加上人類的智慧,狩獵這隻擁有先天後期實力的斑紋虎,並非不可能,可關鍵時刻,那巨網居然出現了岔子,這可就麻煩了。

即便是他們能夠殺死這斑紋虎,恐怕自身也得死傷一片才行……

畢竟單對單的情況下,他們之中,根本沒人是斑紋虎的對手。

「該死,我們幾個纏住它,你們快撤!」

為首的漢子,實力最為強大,體內的先天真氣量已經達到了先天中期,加上強悍的體魄,雖然比不上這斑紋虎,但是拖延一下時間還是做得到的。

那些漢子們聞言,一個個頓時放棄了巨網,開始朝著四面八方逃竄而去……

然而,斑紋虎已經發怒,反而用自己的爪子直接拽起了巨網,其中一個來不及撒手的年輕人,竟然直接被斑紋虎這一拉之下,拉到了斑紋虎的嘴邊……

「小武!」

「小武……」

「……」

不少人驚叫起來,但卻只能看著斑紋虎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那年輕人身上咬去……

而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直接落到了斑紋虎的身上,隨後輕輕抬手,就這麼朝著斑紋虎的腦袋上一拍……

頓時,一陣骨裂的聲音響起,斑紋虎直接癱倒在地上,嘴角溢血,顯然已經魂歸西天了,而那小武則是驚魂不定的躺在地上,喘著粗氣……

「小武,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那中年漢子甚至顧不得葉擎的出現,急忙朝著那小武走去道。

「爹,我沒事,沒事,是這位先生救了我!」那小武指著葉擎道。

「這……多謝恩人,施以援手,救了我兒一命……」那為首的中年漢子朝著葉擎拱手,帶著滿臉感激道。

「呵呵,不必客氣,小事情而已!」葉擎輕笑著搖頭道。

一個以發力不過七八萬斤左右的斑紋虎而已,對葉擎來說,不過就是輕飄飄一掌的事情……

「恩人救了我兒一命,對恩人來說,是小事,對我來說,卻是極大的恩情!不知恩人可否跟隨我們回到村子,也給我們一個盛情款待恩人的機會?」那中年漢子鄭重道。

「你要請我去你們的村子?」 傲嬌兒子逆天娘親 葉擎聞言詫異道。

他剛來這裡,本意也想找個地方好好了解一下這裡的風土人情,這下倒是剛好……

「當然,不知恩人是否有空?」那中年漢子道。

「哈哈,有空,有空,當然有空,那我就跟你去村子里見識見識,這頭斑紋虎,就當是我送給你們村子的禮物了!」葉擎大笑道。

「這……這怎麼使得……斑紋虎是恩人擊殺的,自然是恩人的戰利品……」那中年人急忙擺手道。

「無妨,這東西這麼大,我留著也根本沒用,你們不是出來獵殺它的嗎?剛好一起帶回去就是了!」葉擎擺手道。

「多謝恩人,你們幾個,將這斑紋虎帶上,我們回村子!」那中年人道。

「是,村長!」

眾人聞言齊聲道。

村長?

原來,這傢伙還是個村長,怪不得威望這麼高…… 「葉擎先生,前面就是我們石碣村了,我們只是莽荒山脈附近的一個小村落,村裡人也都沒見過什麼世面,若是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還請恩人勿怪……」村長元豐訕訕開口道。

從他們狩獵的地方,走到這裡,足足用了小半天時間,估摸著起碼走了過百里的山路,如果是葉擎那個世界的獵人,一刻不停的走這麼多山路,怕不是早就累趴下了,不過對於這裡的人來說,倒是習以為常。

他們通常情況下,不會在自己村子附近狩獵,生怕招惹到什麼強大的異獸,給村子帶來麻煩,普遍會選擇朝著遠一些的方向去狩獵。

不過,回來的這半天時間,倒也不是白走的,一路上倒是也遇到了一些獵物,被順手收拾了。

葉擎發現,這裡的普通動物很少,幾乎都可以稱得上是異獸,除了一些小動物,即便是進化,也沒有多厲害,而一些兇猛的肉食動物,幾乎最低都有七八級武者的實力,先天實力左右的異獸也不少見,當然類似斑紋虎這種達到先天後期水準的異獸,倒是沒有碰到。

不過回來的路上,他們刻意的避過了一些東西,想來應該是一些強大異獸的領地。

在回來的途中,葉擎自然也沒閑著,本來想通過元豐,打探一下這個世界的消息,結果卻讓他很是失望……

石碣村只是生活在莽荒山脈中的一個小村子,元豐這個村長,也是自封的,或者說,生活在莽荒山脈里的大部分村落,幾乎都和石碣村一樣,屬於自給自足的狀態。

他們和外界幾乎沒有什麼了聯繫,只和附近的一些村子之間進行互通有無,或是婚嫁。

根據元豐所言,莽荒山脈很大,他們所居住的,其實還只是莽荒山脈的外圍,不過生活在這裡的村子很窮,只是名義上屬於楓葉國,但實際上屬於自治,那些外面的人,除非是尋寶,或是獵殺異獸,否則一般不會進入莽荒啥山脈,畢竟,相對於外面的環境,這裡簡直糟糕透頂,到處充斥著各種危險。

跟元豐聊了一路,除了知道離開這莽荒山脈之後會進入楓葉國之外,葉擎就沒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至於石碣村附近的一些村落信息,這玩意對葉擎來說,根本沒有任何作用,他又不會一直停留在石碣村伏的附近。

進入村落,葉擎發現,這石碣村確實不大,放眼望去,不少人焦急的站在村口等待,顯然是在等狩獵隊的消息。

在這大山裡,狩獵可不是一件容易乾的事情,比如今天,如果沒有葉擎的及時出現,說不定那個叫小武的年輕人,就要喪命虎口了。

「村長回來了,狩獵隊回來了,快看,他們帶回了很多獵物……」

一個眼尖的傢伙,遠遠的看到村長一行人,不由得驚呼起來。

「都安全回來了嗎?沒人出事吧?」一個白髮老翁,右臂空蕩蕩的,顯然已經殘疾,幾乎和他差不多的,在村子里還有不少,也不全是老年人,也有一些看上去不過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同樣身體殘缺,顯然都是在狩獵的過程中,被異獸給咬傷的……

「應該沒少人,咦,還多了一個,村長身邊跟著的那人是誰啊?」

「奇怪,沒見過,很年輕的樣子,難道是附近村子的人,看上了我們石碣村的姑娘,要過來提親的?」

「哈哈,有可能,老二家的虎妞,在我們這附近,也算是有名的美女了!」

「……」

看到狩獵隊沒有少人,村子里的人頓時輕鬆下來,一個個開始調笑起來。

「都過來幫忙,收拾一下獵物,先給各家分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葉擎先生,剛才在狩獵的過程中,狩獵隊出現失誤,小武差點死在斑紋虎的口中,是這位葉擎先生救了小武,現在我邀請葉擎先生來我們村子做客,晚上進行篝火晚會,大家都去準備一下吧!」元豐指著葉擎道。

「葉擎先生好!」

「多謝葉擎先生救了小武……」

「……」

一時間,村子里的人七嘴八舌的看著葉擎,紛紛道。

「好了,都不要圍在這裡,去幹活吧,葉擎先生,您先請!」元豐做了個請的姿勢道。

「客氣!」

葉擎聞言點了點頭,隨後跟著走進了村子。

村子不大,房子多是以石頭加木頭的方式建造而成,較為粗獷,但很實用。

元豐將葉擎引到自己的家裡,在這裡,葉擎見到了元豐的媳婦,正在給一個不過三四歲的小女娃喂飯。

「爺爺,爹爹,你們回來了?」

小傢伙看到元豐和元武,十分興奮的跑了過來……

啥玩意?

爹爹?

葉擎聞言頓時轉過頭來看向元武道:「你結婚了?」

「是啊,恩人,我結婚好幾年了,這是我的女兒!」元武撓了撓頭道。

「好傢夥,看你的樣子,似乎還沒我大吧……」葉擎無語道。

在葉擎那個世界,一般來說,結婚生子這種事情,都是二十五歲以後才有的事情,他屬於個例,十八歲就結婚了,已經算是夠早了……

可是看元武這傢伙,今年估計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可是小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恩人,我今年十八歲,我是十四歲結的婚……」元武道。

「十四歲就結婚了?怪不得孩子都能打醬油了……」葉擎感慨道。

貌似,當初他在學歷史的時候,歷史老師也曾經說過,封建社會,那時候的男女結婚普遍較早,普遍都是十三四歲就結婚了,能拖到十八歲以上的,那都屬於大齡青年……

而現在,十八歲,還只是個學生……

「爹爹,他是誰啊?」小傢伙好奇的看向葉擎道。

「不要這麼沒禮貌,這可是你爹爹的恩人,如果今天不是有恩人在,你可能就見不到爹爹我了!」元武將小傢伙抱在懷裡,親昵的在他的額頭上點了一下……

「什麼?爹爹你有沒有受傷啊?」小女娃急忙問道。

「沒有,沒有,是恩人救了我!」元武輕輕搖頭道。

傳說中的盾戰在異世 而後小女娃使勁掙脫自己父親的懷抱,來到葉擎面前,鞠了一躬道:「多謝恩人救我父親,不然的話,小囡囡就成孤兒了……」 三四歲的小孩子,居然如此懂事,不得不說,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確實很大「孤兒?你母親呢?」葉擎聞言詫異道。

「母親,三個月前,被異獸給吃了……」小囡囡聞言,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吃……吃了?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件事……」葉擎聞言,不由得眉頭輕輕皺起……

看來,這個村子的生活環境,真的很差,小女孩的母親,居然被異獸給吃了……

「沒關係,母親雖然走了,但我還有爹爹,還有爺爺和奶奶!」小囡囡破涕為笑道。

「嗯,說的對,你還有爹爹,還有爺爺奶奶……」元武聞言,重重的點頭道。

「元豐村長,村子里,也會有異獸沖入嗎?」葉擎問道。

「偶爾會有,我們只能儘力防守,不過我那苦命的兒媳,卻不是在我們這裡去世的,而是在她的娘家……」

「三個月前,她回了一趟娘家,結果不巧的是,兩頭強大的妖獸在他們村子附近打架,結果整個村子,都給打沒了……」元豐苦笑道。

總裁別太壞 生活在這裡,異獸其實不可怕,可怕的是妖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