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等着吧,我這就去做給你們看看!”朱明玉撂下豪言壯語便去了廚房。

木槿和木蓉聞言也十分驚訝,連忙都跟着去了,在恆王府都沒見朱明玉下過一次廚房。忽然到了關家就要做菜,這簡直太沖動了……

朱明玉跟着恆王妃學過一陣子,不過還沒進入正題就被各種各樣的事情打斷了,後來恆王妃見朱明玉實在不喜歡做菜,也就沒再勉強她繼續。

現在朱明玉要去做的是她前世做的最好的一道菜,西紅柿炒蛋。曾經獲得弟弟的好評,要知道,不管她做啥,養父母都會贊好,但她弟弟可是個挑剔的人,難得她有這麼一道菜能夠征服他的胃。

不過帶着雄心壯志的朱明玉去了廚房就傻眼了,雞蛋是有,但是沒有西紅柿……

朱明玉這纔想起來,似乎自己來這邊一年多,確實一次西紅柿都沒見到過。

不做這個又能做什麼?朱明玉犯愁了。

看到朱明玉意氣風發進了廚房卻坐在旁邊發起呆來,木槿連忙上前道:“小姐,您別急,奴婢來做。”

木蓉也道:“沒錯,小姐,我們來做,您在旁邊看着就行了。”

她們確實很擔心朱明玉動手,畢竟朱明玉在學的時候那狀況百出的事情她們都還記得,真要是讓朱明玉動手了,那纔是災難。

芷秋道:“少奶奶想吃什麼?”

朱明玉嘆了口氣,道:“算了,撿少爺和小少爺愛吃的做吧。”

聞言,兩個丫鬟鬆了口氣。

這會兒,關洵也過來了,看到朱明玉惆悵的樣子,便明白她怕是做不成了,挽起袖子把手洗乾淨,道:“還是我來吧。”

這回輪到朱明玉不信了:“你會做嗎?”關洵的手像是舞刀弄槍的可不像是顛鍋炒菜的啊。

關洵笑笑道:“不嚐嚐你怎麼知道?你回去等吧,這裏油煙重,回來該弄得你一身味道了。”

“我給你幫忙吧。”朱明玉自告奮勇。

“不用,我一個人就行,你們都出去吧。”

阿默也跟着來了,道:“我爹做飯可好了,娘跟我回去等着就行了。”說完拉着朱明玉就回去了。

在一旁的芷秋聽到也有些驚訝,她都不知道關洵什麼時候學會了做飯。

回了正房,朱明玉問阿默:“你爹都會做什麼啊?”

阿默想了下,道:“我能想到的他都會做。”

“這麼厲害?”

“嗯,就是這麼厲害。”阿默也頗爲自豪,因爲關洵是他的父親。

朱明玉聞言卻是有些鬱悶起來,能文能武還會做飯,待在這麼完美的男人身邊自己壓力好大……

“那回來我也學學。”

關洵很快就端上來一道菜,朱明玉一看,有些像大盤雞,這倒真是特色美食了。

“嚐嚐看。”

朱明玉吃了一口就有些熱淚盈眶的感覺。真的,太好吃了……

反倒是阿默吃了一口頓了一下,關洵立刻解釋道:“大概是面不一樣,這裏的比稍軟。”

阿默老成的點點頭。這才繼續吃。

關洵鬆了口氣,讓朱明玉滿意很簡單,但重要是的讓阿默吃得纔去。

阿默懂事之後也不再像小時候那樣一個不滿意就一口都不吃,不過會吃的少些,在立園這陣子。要是關洵在家有空就會去那邊做飯。

其實關洵在家的時候也什麼都不會的公子哥,學做飯還是從有了阿默之後開始的,因爲邊區的食物單一,阿默太小,斷奶後第一次吃就弄得上吐下瀉,折騰了好幾天纔算好,於是爲了讓阿默好好吃飯,關洵開始了漫漫學廚路。

向軍隊裏的廚師學習恐怕不行,他們平時是做飯,但有些時候還要拿起武器上戰場。所以對他們廚藝的要求不能太高,能做熟了就行。連關洵開始都很不適應,後來才慢慢學會了忽略食物的外貌和味道,吃什麼都不走心,只記得填報肚子就行。

漠北因爲在邊境,貿易還是很發達的,連帶着餐飲業也很興盛。關洵便找着機會出去,吃遍了邊區的飯館,覺得哪家好吃就去跟人家的廚師學藝,也遇到些不同意將手藝外傳的。但關洵憑藉職務便利,還是學到了。不過關洵也會向人保證,手藝學到,只做私廚。絕對不開館子。

幾年下來,阿默被關洵養的很好,胃口也刁了,關洵的手藝也隨之日漸增長,每次他給阿默做飯都能引來附近將領的圍觀,等着在阿默吃完後分得一些剩餘。

沒辦法。在這種地方,還能聞到如此的香味實在太引人犯罪了,有幾次因爲搶奪剩餘的食物還真鬧出了打架事件。

雖然關洵是處罰了鬧事打架的士兵,但是關洵也覺得很無奈,這不對的伙食確實需要改進,將士們辛辛苦苦回來吃不上好的確實挺讓人窩火的。

於是關洵在帶兵訓練之餘便找了幾個人,教了他們一些方便做的菜,這才改善了邊區將士們的伙食。不過光都他教顯然忙不過來,關洵挑燈夜戰幾個晚上,編出了一本通俗易懂的小冊子,講述如何製作簡單方便又美味可口的飯菜。

這本小冊子裏有些關洵這兩年做菜總結出的杜家經驗,傳閱開來確實使得整個邊區駐軍部隊的餐桌發生了巨大改變。將士們吃好了,訓練也比原來賣力多了。

由於這本冊子在邊區流傳甚廣,關洵沒署名,所以人人只知漠北駐軍裏有位名廚,但不知道他就是關洵。本來在漠北招募熟悉地形和會察罕語的人不太容易,但因爲名廚效應還吸引了不少慕名參軍的年輕人,這實在是關洵始料未及的。

其實,最初,他就是想給阿默做飯而已……

因爲關洵做的好吃,朱明玉忍不住多吃了一些,最後散步都多走了一刻鐘纔算消化下去,不過關洵依然有些遺憾,因爲阿默吃的比往日少。

關洵去做飯沾了一身味道,洗過澡才進的屋子,這會兒頭髮是溼的,有水滴沿着鎖骨往下流,消失在合攏的衣襟裏,朱明玉想起昨天的事情有些臉紅。

看朱明玉盯着自己,關洵問道:“怎麼還不睡?”

朱明玉本來的覺不多,後來吃了解毒藥之後就有些嗜睡。

一痣傾心 “等你啊。”朱明玉上前接過手巾替他擦頭髮,“來,你坐到這裏。”

朱明玉讓關洵坐到椅子上,然後自己站在他後面替他絞乾頭髮,洗乾淨的關洵周身散發着清爽的味道。

關洵也很享受朱明玉的體貼,覺得成親還真是明智的決定。

“你怎麼還會做飯呢?”朱明玉真是半點都沒看出來關洵會做飯。

“之前帶着阿默,所以就學會了。”關洵輕描淡寫道。

“那你怎麼能做這麼好的?肯定下了不少功夫吧。”朱明玉頓時覺得關洵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了,竟然爲了阿默去學做飯,真是個好父親。

“還好。”關洵逗朱明玉,“倒是你,不是說要露一手嗎?”

朱明玉有些不好意思,材料不齊是藉口,她確實不會做什麼:“跟你這手藝一比,我差太多了。”想想看,自己卻是一無是處的,頓感自卑起來。

看不見朱明玉的表情,關洵也沒覺得朱明玉不會做有什麼奇怪,不在意道:“我會做就好了,平日也用不着你做這些。”

話是這麼說,但是不會和不做不是一個概念,不過關洵的話還是讓朱明玉心裏稍微好受了些,她不會做又如何,他不介意就好。

給關洵擦乾頭髮,朱明玉道:“來,我幫你掏掏耳朵吧。”她也想對關洵好一點,這可是她比較擅長的事情之一了。

關洵笑了下,道:“好。”

躺在朱明玉的膝蓋上,關洵任由朱明玉折騰,沒想到她確實弄的挺舒服,讓關洵的眼睛都眯了起來。開始還能與朱明玉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話,沒一會兒,關洵竟然睡着了。

看來他真是累了,朱明玉也沒敢動,小心拉過杯子蓋在關洵身上,然後她靠着大迎枕隨便拿起旁邊的一本書看了起來。

這是關洵平日翻的吧,朱明玉看了下,都是些講兵法策略方面的書,有些無趣,她看着看着也閉上了眼睛。

關洵確實睡着了,醒來的時候,看到自己還枕着朱明玉的腿,而她也睡着了。他準備起來把朱明玉放到牀上,不過他一動,朱明玉也醒了,揉了揉眼睛,道:“怎麼,天亮了?”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關洵伸手摩挲了下朱明玉的臉頰,道:“沒有,不要在這裏睡了。”

“哦。”朱明玉還有些沒睡醒,閉上眼又要睡着了。

看她這樣是辦法自己過去了,關洵伸手把她抱了起來。朱明玉睜開一隻眼睛看了下,然後又閉上了,在關洵懷裏尋了舒服的姿勢繼續睡。

感覺朱明玉像只小貓一樣,在自己懷裏蹭了蹭,關洵笑了笑,把她抱到牀上,蓋上被子,在她額頭吻了下,然後自己回到了臥榻上。

(。) 240 回門

因爲惦記着回門的事情,朱明玉一早就醒了,照理說,朱承業在京城,朱明玉回門也應該回朱家,不過她出嫁都從恆王府走的,回自然也是回恆王府。

回門要帶的東西關洵讓人準備好了,朱明玉一點沒操心。吃過早飯,跟關瑞德稟告一聲後,三人就出發了。

路程不遠,很快就到了。恆王妃早就讓人在門口等候了。圓圓看到朱明玉他們便笑着迎上來,跟朱明玉他們問了,雖然不認識阿默,但圓圓也聽說過關洵之前有一個兒子,不過沒想到朱明玉把他也帶來了,看他們兩人還很親近,圓圓有些意外。

雖然這是阿默第一次來恆王府,不過他從小跟在關洵身邊,出了嘴挑剔一些外,還是很能適應環境改變的,進了王府表現得比在關家時候還注意些。見到圓圓和自己問好,雖然不認識她,阿默也很懂禮貌與圓圓打了招呼,半點沒有認生。

圓圓領着三個人去朝風院,還沒進去,在外面就遇到了雲出白。他平日爲了展現自己英俊瀟灑的氣質,一向以飄逸的白衣爲主,從不戴什麼頭冠,不過今天穿了一身金色暗紋稍顯華麗厚重的錦袍,一副正經八百世子爺的樣子。

朱明玉看到雲出白險些認不出來,這麼一打扮倒也是貴氣逼人啊。

“表哥這麼早啊。”

“還不是沒有你們早,”不過雲出白表現得一如既往的那麼隨意,樂呵呵的打量了朱明玉一番,道,“不錯,好像一天沒見。臉就圓了一些,看來關二,不對,現在應該叫妹夫了,對你不錯。”

關洵也是跟雲出白打過交道的,對於他的脾氣也有所瞭解,知道他這個大舅子就等着自己低頭了。於是道:“表哥過獎了。“

聽到這一聲。雲出白很是滿意,看到跟着一旁看着自己的阿默,從袖子裏摸出一個碧玉做成的小葫蘆送給了阿默:“也沒帶着什麼。這個送給你。”

阿默大方接過,倒是不用朱明玉教,對着雲出白禮貌的道了聲:“謝謝表舅。”

聞言,雲出白樂了。道:“還挺聰明的。”

幾人一同進了院子,見了恆王妃。

看到朱明玉臉色的神情。就知道關洵對她不錯,恆王妃見狀也放心了。

雖然沒有這個禮數,不過朱明玉還是讓丫鬟取來蒲團,正正經經給恆王妃磕了頭。在她看來,恆王妃纔是她真正的家長,要是對着朱承業。她纔不會這麼做呢。

朱明玉道:“多謝姨母這些年疼我,愛我。照顧我長大,沒有您就沒有我。”其實在她出嫁前就想說,但是因爲太忙就耽誤了。

恆王妃雖然沒想到,但見朱明玉如此,也沒攔着,心裏卻是很欣慰的,伸手把她扶起來道:“我疼你還不是應該的,快起來吧,地上涼。”

隨後關洵帶着阿默也給恆王妃行了禮,見阿默年紀不大,倒是做得一板一眼,恆王妃看着覺得有意思,等阿默起來便封了個大紅包給他。

恆王妃對關洵道:“明玉年紀小,她有想不到的你多想一些,不知道的你教教她,我可就把她交給你了,”

關洵自然認真應道:“姨母請放心,我會的。”

朱明玉就在一旁聽着恆王妃對關洵的叮囑,覺得心裏暖暖的,要說這個世界誰對她最好,絕對是恆王妃。

看着恆王妃對他們兩個說話,雲出白心裏感嘆,什麼時候他也能和語冰站在這裏啊。

既然是回孃家,這新姑爺可不就是得他這個大舅子招待,於是,等恆王妃說完話,雲出白就拉了關洵出去,因爲阿默也是男孩,被雲出白一併帶走了。

等他們出去,恆王妃才把朱明玉叫到身邊,問起了朱明玉這兩天的事情。朱明玉這兩天本來也過得挺好的,便一五一十跟恆王妃說了。

恆王妃開始還擔心朱明玉不習慣,不過聽她說完倒是更爲放心了,想起跟着他們一起來的阿默,恆王妃道:“我看你和阿默倒是很投緣,也真是難得了。”

朱明玉點頭道:“我也很喜歡他,年紀不大,但是很懂事,白撿這麼大一個兒子,我都覺得自己賺到了。”

聽朱明玉又沒正經的了,恆王妃笑道:“你啊,阿默雖然不錯,但畢竟是別人的孩子,還是自己的孩子貼心。”

說起這個,朱明玉既有些想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其實她和關洵真的什麼都沒做,孩子什麼的還遠着呢。

“姨母,這個事情還不急呢。”

見朱明玉臉紅,恆王妃倒是笑了,覺得她這會兒終於有點小女兒姿態了:“其實你年紀小,我倒是不願意你這麼快就有孩子,再過兩年也不遲。”

朱明玉更是不知道說什麼了,只能默默點頭。

恆王妃怕朱明玉還是不知輕重,便道:當年我嫁給王爺的時候比你還大兩歲呢,他堅持讓我晚些懷孕,擔心年紀小生孩子會有危險,所以我十八纔有的阿囡,不過還是難產了,後來幾年都沒孩子,太后才讓王爺納了側妃。”阿囡就是雲靄的小名。

“其實我們還沒有……”朱明玉其實也知道她現在這個身體年紀小不適合,但不說這個年紀,關洵最近兩年也是不會碰她的,因爲她的毒還沒解,不過這件事,一直瞞着恆王妃,朱明玉也沒說。

聽到這話,恆王妃放心了:“我看他也是知道這點,真是不錯,你沒選錯人。”

想起那天的時候,朱明玉又有些臉紅心跳了,要真沒中毒,她確實有些擔心自己把持不住啊……

就像京城的小姐們竟然要和華嫿去比一樣,關洵就是衆人眼裏的榜樣標杆,而云出白和關洵只差了一歲,自然常被人提起來做比較。

關洵年紀輕輕便立了戰功,成了威名遠揚的將軍。而云出白除了在拈花惹草,招蜂引蝶上有所建樹外一事無成。

其實,雲出白是相當不服氣的,他的花心只是表面,而且他哪裏不學無術了,他也是當過兵的,而且還在夏家軍裏。不過後來夏家出事。恆王妃便嚴禁他提及那段經歷罷了。

要說雲出白還真沒想到有一天關洵會成了自己的妹夫,這回可算逮着機會,雲出白決定把自己受過的不平等待遇一併向關洵討回來。

帶着志得意滿的笑容。雲出白決定不把關洵灌得不省人事他就不姓雲。

不過雲出白帶着關洵和阿默出去沒多遠就遇到了恆王身邊的侍衛,雲出白還以爲是找自己的,沒等那人說話,便手一揮道:“你回去告訴父王。我今天有事不能過去找他了。”

來人一愣,轉而道:“回世子爺。王爺派我來是請關統領過去的,至於您的話,我會帶到的。”

這回,雲出白傻眼了。怎麼會這樣?

負心總裁快滾開 是關洵跟着人走了,雲出白帶着阿默留下了。

看雲出白在原地愣了很久也沒動,阿默也跟着站在那裏沒動。他是不明白雲出白在想什麼,不過以他的理解。他父親在想事情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的。

其實雲出白不是因爲自己裝相出了醜而發呆,而是因爲關洵要是被叫走了,肯定會被留下吃飯,那他又怎麼找機會灌醉他啊?對着恆王,雲出白還是很收斂的,想起漠北那次,雲出白算是認識到了,他爹要是想教訓他比起他娘來毫不遜色。

算了,只要關洵還是自己的妹夫,總有一天他能找到機會的。

雲出白信心滿滿,又恢復了活力,對阿默道:“走,舅舅帶你玩去。”

阿默點點頭,跟着雲出白走了。

恆王在書房見了關洵:“你可都想好了?這一去就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嗯,兵行險招,若是這次成功定能讓邊區享得至少十年太平。”關洵語氣堅定,跟恆王也很是熟稔的樣子。

對於關洵的回答,恆王很是讚許:“好,本王就是看中你這點,不畏不懼,冷靜自持,這個任務你要是完不成就沒人能完成了。”

“是。”關洵倒是一貫的寵辱不驚。

“明玉也是我看着長大的,留她和阿默在京城你儘管放心,你放心的去,不要有什麼後顧之憂。”其實恆王是沒想到關洵要娶朱明玉的,也不是說他不喜歡朱明玉,只是覺得恆王妃對朱明玉從小保護的太好,他很欣賞關洵,就是覺得配朱明玉有些可惜了。

“多謝王爺。”關洵也知道,自己不在恆王妃也會照顧好她的,就是心裏忽然有了一些煩悶的感覺,他答應不會騙她,但只能食言了。

不過這件事是他早就決定好的,他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沒有什麼能夠阻擋。

朱明玉並不知道恆王和關洵揹着她聊了什麼,覺得這樣的日子很是滿足,中午的時候,恆王也出席了,跟着他們一同吃了飯,雲出白和雲出皓都在席。

朱明玉這一桌倒是隻見到蘇側妃沒見到雲雪,問起她來,蘇側妃只說她最近有些風寒,怕傳染給他們,便沒出來。

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不過朱明玉也沒在意。

事實上,雲雪是被蘇側妃給關了起來,因爲隨着婚期的臨近,雲雪的反抗情緒更加嚴重,她就是不想嫁給孔嘉譽。雖然蘇側妃向她保證自己會解決,但是雲雪卻是不信了,提起了中秋節那件事,埋怨起了蘇側妃,要是當初成事了,現在朱明玉應該和孔嘉譽在一起了。

說起這個,蘇側妃也是無奈,當時她沒料到朱明玉會事先準備,但這次她不會失敗了,只是現在她不好告訴雲雪。

西苑現在還有個孕婦在,雲雪這麼鬧騰顯然影響到了閔知蘭,沒辦法,蘇側妃便把雲雪軟禁了起來,這件事恆王妃也是聽說了,不過她們的事情她向來不管,也就隨她們去了。

這點插曲並沒有影響到朱明玉的心情,反而云雪不出現也許纔是更好的。回孃家住,朱明玉自然住在暖陽院,關洵和阿默則另外被安置在了別的院子。

自己嫁的太匆忙,朱明玉還沒安排好朱明瑤的出路,她出嫁之後朱明瑤在恆王府再住下去顯然不太合適。

在與朱明玉聊過她成親的事情之後,朱明瑤主動提出要回繁城去,這讓朱明玉有些沒想到。

本來朱明玉是打算把朱明瑤帶在身邊,過兩年幫她尋一門親事,讓她以後也有個依靠,要是指望朱承業給朱明瑤做主,肯定是出於什麼利益考慮,絕對不會從朱明瑤的幸福出發的。

“明瑤,你放心,我不會不管你的,你回繁城幹什麼?”在朱明玉看來,把朱明瑤留在身邊,好歹還能有個照應,讓她回了繁城,隨便嫁掉她都不知道。

朱明瑤現在也比過去成長了不少,聞言笑道:“大姐,你不要這麼緊張,我就是想回家了。”

知道朱明瑤也是個性子倔強的人,朱明玉便道:“你這麼回去我不放心,回頭過了年我送你回去吧,不然等科舉結束後,大哥肯定要回去,你跟他一起。”

她想管的事情很多,但總是安排的不夠妥善,她帶朱明瑤離開繁城就是想讓她躲開朱承業和朱老夫人,但是現在她還是隻能讓她回到她們身邊,自己這麼一番折騰的目的何在呢?

朱明瑤也覺得這個辦法可行,便點頭應了,看到朱明玉有些低落,便安慰道:“大姐,其實我很感謝你那時候帶我離開,姨娘沒了之後我簡直一天都呆不下去了,但是這一年多來,在外面雖然過得比在家裏輕鬆,但是我還是很想回到那裏,畢竟那裏畢竟是我住了十幾年的地方,而且姨娘也在那裏。”

這點倒是朱明玉沒想到的,想起來她沒把那裏看做家,但是朱明瑤和她不一樣,她從小生長在那裏。

“你要是在那邊有事就去找程雙,別一個人忍着,你還有我呢。”朱明玉叮囑道。

朱明瑤笑了,把頭靠在朱明玉肩膀上道:“我會記得的。”其實,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覺真的不錯,只是她不想再麻煩大姐了。

(。) 朱玉在側· 241 差事

雖然朱明瑤答應了朱明玉會跟朱明琛一同回去,不過她還是準備過兩天就搬回朱家去住了。這個朱明玉就攔不住了,反正朱明琇和雲出海的事兒也大概快有個消息了,等她嫁出去,朱明瑤在那裏應該過得也不錯。

第二天一早,因爲關洵明天就要啓程去了漠北了,所以朱明玉他們吃過早飯就離開了恆王府。恆王妃還有些不捨得朱明玉回去,不過嫁人了畢竟不能像之前那樣在自己身邊了,還好朱明玉嫁的不遠,見面倒也方便,不像雲靄,嫁的那麼遠,一年到頭都見不到幾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