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並沒有統一宇宙的想法,但是做第一人的感覺,也是非常不錯的。

「師傅,現在說那些還遠著呢,我現在就想問問,在南方星域有什麼方法,能將我的冰系功法,修鍊到第三層?」葉雄問。

「想突破冰系功法,就要找到適合於冰系功法的天地靈藥,或者材料……」燕北書想了一下,說道:「對了,當年我離開的時候,在北荒之地的冰川冰洞之中,孕育著幾顆冰魄,算算時間,應該有可能孕育出冰靈,你去看看,如果能煉化冰靈,突破凝冰功第三層應該不成問題。」

冰靈的厲害,葉雄早就見識過,如果能弄到一個新冰靈,將對方煉化,進入第三層凝冰功妥妥的。

不說其他的,就是現在的冰靈,如果他能將冰靈煉化,自己完全可以突破到第三層。

但是,冰靈跟他這麼久,是自己的親人,這種事情,他是萬萬不可能做的。

「師傅,那我就走一趟北荒之地了。」

燕北書離開之後,葉雄走出小木屋,準備離開芥子空間,但是想到自己那些女人,覺得還是去見她們一下。

首先,他使用靈識,看看誰在修鍊,修鍊就不打擾了,沒修鍊的話,可以見一下。

楊心怡在守著幽冥,鳳凰跟何夢姬在修鍊,朱雀也在修鍊;唐寧不在屋裡。

這個小妮子,跑哪去了?

葉雄用靈識掃了一輪,當看她的時候,鼻血差點噴了出來。

這小妮子,居然把自己脫得光光的,在湖裡洗澡,那身材……太兇殘了。

葉雄連忙把靈識收回來,害怕自己一激動之下,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

「這小妮子,明知道我在這裡面修鍊,還故意這樣,這不是引誘我犯錯嗎?」

葉雄靈識掃過慕容如音的小木屋,發現她正修鍊完,站起來喝著水。

他邪邪一笑,邪火終於有釋放的地方了。

化成一道流光,他直接進來慕容如音的小木屋。

「你怎麼來了,修鍊完了?」慕容如音見他,有些意外。

(本章完) 葉雄在裡面修鍊的事情,慕容如音知道,所以沒怪他沒來看自己。

葉雄二話不說,整個人將她抱了起來。

「你幹什麼?」慕容如音臉上火辣辣的,紅透了。

「我想做什麼,你還不知道嗎?」

葉雄哈哈一笑,抱著她朝房裡跑去。

……

從芥子空間出來之後,葉雄沒有馬上朝北荒之地而去,而是等到晚上,悄悄進入皇城。

距離上次進入皇城,已經快半年時間過去,自己這麼一失蹤,他要看看皇城現在是什麼情況,魔淵有沒有呆在皇城裡面。

在皇城轉了一整夜,器靈還是沒有感覺到魔淵的氣息,他當下朝北方而去。

在芥子空間這半年,他的戾性磨去了很多,君子報仇,十年未晚,與魔淵一戰,是遲早的事情。

一路向北,兩個月之後,葉雄就到了北荒之地。

北荒之地是一連片白茫茫的星球,在天空之上可以看出,這些星球,就像白色的珠子。

這一帶修士數量不多,除了一些狩獵小組之外,一般人不會出現在這些地方。

北荒之城,危機重重,幾乎每一個星球,都有冰屬性的凶獸,來這裡的人,都是奪寶的。

葉雄看了一下,發現這些星域的天空之中,有一座懸浮的小城,當下朝那邊飛去。

從地圖上可以看到,這座小城叫北冰城,是一座人數比較小的小城。

來往的人,都是一群一群的狩獵修士,像葉雄這樣單個的人,非常少,幾乎沒有。

葉雄易容一番,將原來面容掩蓋住,化妝成一名五十多歲,留著鬍子的老者,這樣不容易引起噬組織的注意。

噬組織是魔淵在南方星域建立的組織,手下遍布整個南方星域,不易容的話,很容易被發現。

易容的東西,葉雄一直都隨身帶著,因為這些東西太有用了。

北冰城跟其餘的懸浮城一樣,都有護城禁制,只有一個入口進入,進入必須要出示身份牌。

這樣的禁制,對於葉雄來說,就像不存在一樣,他很輕易就穿透禁制,進入城裡面。

進去之後,葉雄朝一家酒樓而去,準備採購點食物,再去冰靈胚胎所在的星球。

酒樓不但可以吃飯,還可以出售食物,就是為了進入北荒之地歷險的修士準備的。

「小二,給我準備一桌酒菜,再準備一個月的食物……」葉雄將自己的要求說了一遍。

「好咧,客管請稍等片刻。」 總裁前夫你滾吧 店小二記下之後,沏了壺茶過來,然後離開了。

酒樓很大,擺著幾十張桌子,由於是中午,人數很多,多得離譜。

「好不容易等到三月份,希望咱們這一次能收穫大一些。」

隔壁酒桌坐著五名修士,四男一女,為首的金丹後期,其餘的都是金丹中期,說話的是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尖瘦臉,長得像老鼠一樣。

「北荒之地空間亂流跟空間風暴無數,只有每年三月份,風暴跟亂流才少一些,這是狩獵的最好時機。」

「雖然時機好,但是人數也太多了吧,你看看,單單是這家酒樓的修士都這麼多,還不算別的酒樓,還有已經進去的,加起來幾千人都可能有。」

「人多又如何,各憑本事。」

一行人紛紛商量著,都在談著北荒之地的事情。

葉雄這才明白,為什麼這裡這麼多人,原來現在是狩獵最佳的時候。

對於修士來說,空間風暴跟亂流是非常恐怖的,最強大的亂流,連半步元嬰也能撕碎。

當初,葉雄穿透無數星域,回到五行星域的時候,就吃透了空間亂流的苦。

他正坐著,突然面前一道人影坐了下來,卻是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眼睛靈動,一眨一眨的,一看就知道是個詭計多端的小子。

修為,金丹初期。

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厲害的修為,就可以看出,他絕對是個修鍊天才。

「大叔,能不能湊個桌?」少年坐下來問。

大叔?

葉雄這才記起,自己易容成五十歲,這個稱呼沒毛病。

他看了四周一眼,發現桌子都坐滿了,當下點了點頭:「行。」

「那我就不客氣了。」少年大方地在他的身邊坐下來。

正好,這時候菜開始上了。

「大叔,我餓得慌,這裡人太多了,重新點菜不知道要什麼時候,能不能給我湊合著吃點,這一頓由我請怎麼樣?」少年繼續問。

對於金丹期修士來說,吃頓飯根本就不是事,誰會在乎這點小錢。

既然他客氣,葉雄也沒為難他,點了點頭。

「謝謝大叔,你真是個好人。」少年嘻嘻地笑了起來,也不客氣,拿著筷子就吃了起來。

他一邊吃,目光一邊在四下轉著,看那樣子,一副不安的模樣。

葉雄不動聲色,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五分鐘之後,突然一群人從酒樓下面湧上來,為首是一名獨眼男子,背著一把黑色大刀,金丹後期修為。他後面跟著四名手下,衣服穿著全都一樣,胸口位置刻著北冰堡三個小字,十分顯眼。

「大哥,那小子在那。」獨眼男子背後一名手下喝道。

獨眼男子目光瞬間就落到少年身上,大步邁了過來。

少年嚇了一跳,正準備逃走,突然瞄了眼身邊的葉雄,屁股沒再動。

一行人朝少年走來,很快就來到他面前,獨眼男子說道:「公孫白,這次看你逃到哪去。」

少年公孫白昂起頭,朗聲說道:「誰說我要逃,小爺就坐在這裡,看你敢不敢抓我。」

「笑話,我不敢抓你,你以為你是誰?」

「我曾爺爺是公孫復,你覺得我是誰?」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所有人目光嘩啦啦,全都落到公孫白身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公孫復是誰,整個南方星域,誰不知道?

南方星域除了尊者霸絕之外,最強的修士,就是天地人三王。

天王獨孤敗,地王公孫復,人王曾人王,這公孫白如果是公孫復的曾孫,誰敢動他?

感受到周圍目光的恐懼,公孫白叉著腰,十分得意,朗聲說道:「別說你們區區一個北冰堡,哪怕是南方星域最大的門派星宮,見到本小爺都不敢動我一根毫毛,你們敢動我一下,等著滅派吧!」

獨眼男子一連退了幾步,嚇得臉都青了。

對方姓公孫,名白,從名字上,跟公孫復似乎確實有點淵源,如果真如他所說,這仇是報不了了。

「老大,怎麼辦,咱們抓不抓?」獨眼男子背後一名手下問。

獨眼男子還在猶豫,正在這時候,突然樓梯下面走上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聲音帶著戲笑道:「一名丫環被八爺酒後強姦生下的私生子,也敢打著公孫家的威名,在外面惹事生非,果然是個野種。」

(本章完) 「公孫婷,她怎麼跑到這裡來了?」周圍傳來震驚的聲音。

南方星域,除了像葉雄這樣的外來人之外,其餘人對於公孫家還是非常熟悉的。

地王公孫復是一名多情的男子,生平一個娶了十個老婆,骨齡最大的已經六七百歲了,骨齡最小的,還不到一百歲。這些都是有名份的,沒有名份的還有多少,沒有人知道。

一名實力強大,外表帥氣的修士,不知道有多少女修士,自動投懷送抱。

公孫復的十個老婆,一共為他生了十五男,十八女,這些子女,大多數資質非常高;哪怕資質差一點的,利用自己的資源,也能把他們的境界堆得很高。

這些子女,男的都結婚生子,女的也嫁出去,各種錯綜複雜的關係,形成了公孫家十分龐大的家族,名震西方星域,讓無數的人不敢輕易得罪。

家族大,也有弊端,就是內鬥得比較厲害。

就像公孫白這種,母親是一個婢女被酒後侵犯生下的,地位自然非常低。

公孫婷是公孫復第二任妻子生下來的,在家裡的地位非常高,無論是地位還是修鍊資源,比公孫白不知道強了多少倍,不可同日而語。

看到公孫婷,公孫白的臉色很難看。

「原來是個私生子,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獨眼男子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之中滿滿都是時嘲諷。

「公孫姑娘,這個傢伙偷了我們北冰堡的東西,我們現在要拿他問罪,勞煩你們回去跟八爺說一下。」

八爺是公孫白的親生父親,這個面子,獨眼男子還是要給的。

「八爺都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兒子,一個野種而已,死了跟條鬼狗沒什麼區別。」公孫婷冷笑。

「公孫婷,你爸才是死狗,你全家才是死狗。」公孫白忍不住破口大罵。

「野種,敢這樣跟小姐說話,不敢活了嗎?」

公孫婷身邊跟著兩名婢女,一名穿著紅衣,一名穿著綠衣,出聲喝斥的正是綠衣婢女。

「想殺我,來啊!」公孫白站了起來,喝道:「看看誰先死。」

綠衣婢女正想動手,獨眼男子站出來,說道:「公孫姑娘,讓我們來吧,這小子偷了我們的東西,我保證他的下場,不會比死狗好。把他抓了,我要扒了他的皮,看他還敢不敢再偷北冰堡的東西。」

兩名手下,一左一右,將公孫白包圍,準備抓人。

公孫白手中多了一把鐵扇,準備迎戰,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菜都涼了,快吃吧!」

葉雄拿著筷子,指著面前的菜說道。

話剛落,周圍的人,目光刷刷刷,全都落到他身上。

剛才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公孫白身上,誰也沒有注意到他。

「大叔,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惹的事情自己會解決,不會連累你的。」公孫白正色道。

「別裝了,你進這裡,還不是想找個人當擋箭牌。」

葉雄不是傻子,公孫白剛進來就纏上自己,還有那狡猾的眼神,他早就看出來,這個小子只是找個人幫忙打架,剛才之所以說不想連累自己,不過在裝而已。

公孫白頓時就尷尬了,他沒想到自己居然被看穿了。

「大叔,我……」

「這擋箭牌我當了,坐下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葉雄之所以願意幫他,有兩點原因:第一,公孫白身世跟他有些相似,兩人母親都死了,在家裡的地位不高,也恨父親,被人看不起。公孫婷現在欺負公孫白的情景,讓他想當初葉同同欺負自己妹妹葉洋洋的情景;第二,韓放曾經說過,霸絕被魔淵暗笑,聯合天王地王打敗的,這麼說,地王公孫復跟魔淵之間,肯定是有關係的,只要將公孫復抓住,說不定能打探到魔淵的消息。

「大叔,這些是北冰堡的人,你能不能扛住?」公孫白好心提醒。

「你覺得我扛不住,可以先離開。」

公孫白尷尬地笑了笑,沒有離開,這麼好的靠山,怎麼也得靠一靠,當然,靠不靠得住還是未知數。

「小老兒,這麼說,這事情你是準備插手了?」獨眼男子聽到葉雄的話之後,臉色陰鬱了。

「沒錯。」葉雄道。

「你知道北冰堡堡主是誰嗎?」

「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

「不知死活,上,把他一起廢了。」獨眼男子喝道。

獨眼男子身邊兩名手下,一左一右,朝葉雄攻來。

其餘的人,見這邊起衝突,紛紛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雙方一旦出手,這酒樓是保不住了。

酒樓老闆遠遠看著,苦著臉,但是不敢過來。

今天這酒樓怕是要毀了。

就在所有人覺得,雙方要開打的時候,兩名手下突然啊的一聲,身體直接飛了出去。

彷彿有什麼東西,狠狠撞在他們胸口上,他們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就像斷線風箏,從酒樓的窗口飛出去,半點東西都沒破壞。

獨眼男子臉色大變,正想動手,哪知道又是一鼓大力傳來,他的身體跟前面兩名手下一樣,從窗口出飛出去,狠狠地掉到地上,砸得地上龜裂起來。

周圍的人驚呆了,眼拙的人連葉雄怎麼出手都不知道。

公孫白嘴巴張大著,半晌都沒合攏嘴。

你的溫柔是毒藥 他本來只是無路可逃,想隨便找個擋箭牌,沒想到會無意間遇到這麼一個大靠山。

最關鍵是,這個靠山還願意幫他,而且在明知道自己騙他的份上。

這真是天上掉下餡餅了。

公孫婷目光炯炯地盯著葉雄,她也被葉雄身手嚇到。

能將一名金丹後期修士秒殺,沒有一點反抗之力,除非是金丹巔峰,甚至半步元嬰,但是她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一號人物。

「小女子公孫婷,是地王公孫復的曾孫女,我父親叫公復雷,前輩,你幫著他,就是跟公孫家作對,盼你三思。」公孫婷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威脅之氣。

對方實力是不錯,但是再厲害,能跟公孫家抗衡?

得罪公孫家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葉雄冷笑著,已經很久沒有人膽敢這麼威脅他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