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天氣還有些炎熱,幾個老頭都是敞開着衣襟,當下趕緊扣上釦子,緊促的問,你是記者啊?我們咋沒看到攝像機啊?

我笑着說,是這樣的,我比較着急,自己來了,攝影師還在後邊呢,我先採訪一下,感覺可以了,就發表新聞。

哦!

他們幾個同時點頭,隨後我繼續問,鄱陽湖真的有水怪嗎?

有兩個老大爺搖了搖頭說,沒有吧?鄱陽湖裏是很怪,但水怪這玩意我倒是沒見過。

最後一個人說道,你懂個屁啊,你沒見過不代表沒有,我告訴你啊,這可是我親身經歷的一件事,說出來肯定嚇到你!

我靠,我一聽有戲!立馬顫抖着從煙盒裏再次掏出一根菸遞給他說道,大爺啊,那你就說來聽聽唄。

他眯眼抽了一口煙,顯得很是愜意,隨後一股說書人的氣質涌入全身,氣定神閒道,那時候我還年輕啊,就十幾歲,跟着我爺爺一起在鄱陽湖上打漁,當時哪有什麼機械船啊,都是小木船。

我恩了一聲,沒有打斷他的話。

他繼續道,有一次,我跟爺爺正在鄱陽湖上打漁,忽然之間啊,這鄱陽湖上空陰雲密佈,電閃雷鳴,頃刻間就下起了瓢潑大雨!而且鄱陽湖的湖面上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個大漩渦!他一邊說還一邊展開雙手比劃着那個漩渦的形狀,

他剛說到這裏,我差點就站起來了,他說的這個跟我遇到的肯定是一模一樣的!我趕緊問,然後呢!

他說,然後啊,我們的小木船就被捲進那個漩渦當中了,我和爺爺都掉進了水裏,但爺爺水性好啊,他打了一輩子的漁,能在水中憋氣好久呢,我掉進湖裏之後,就是爺爺把我救上來的,但你們猜我掉進湖水裏之後,看到了什麼?

一羣人都好奇了起來,問他,你看到啥了?別賣關子了,快說。

他一瞪眼睛,振聲說道,一條蛇!一條大蛇!那蛇有三個頭!你們信不信?

切!真的假的?

不可能吧?蛇怎麼會有三個頭?

吹牛吧你!

一羣人不相信他說的話,但他仍然是瞪着眼,一臉認真的樣子說,哪個龜兒子說謊,出門被車撞!

一羣人還是笑了笑,對他的話根本置之不理,但我知道,他說的,絕對是實話!

他看到的東西,正是三頭蚺!

見他手中香菸抽完,我趕緊再遞上一支,問道,那三個頭的蛇當時在幹什麼?

老頭想了想說,當時啊,湖底下有一個玩意,哎喲喂,會閃光啊,閃爍着白色的光芒,那三頭蛇的三個腦袋,圍繞着那個白光不停的晃動,就跟唸咒語一樣,我剛看到了這裏,我爺爺趕緊抱着我,快速的游出了水面,貼着水面就回到了岸邊。

我心中轟然一震! 病嬌重生守則 心說我離開鄱陽湖的時候,湖面也是忽然出現一個大漩渦,然後我就被湖水攪了進去,看到湖底有一團白光,最後白光消失不見,難道是被三頭蚺吞入了腹中?

我問那老頭,我說老大爺啊,那玩意叫啥名字?你見過嗎?

他抽了一口煙,隨後眯了眯眼,像是被煙氣給薰了一下,他嘆了口氣說,誰見過那玩意啊,嚇都嚇死了,不過我曾經聽爺爺說過,那東西可不是蛇,好像叫什麼蚺,不知道是個什麼球東西,我也沒在意。

我一聽他這話,頓時覺得他爺爺應該也是個高人,因爲一般人是看不出蛇,蟒,蚺,褫這幾種生物的,雖然他們同屬蟒蛇科目,但還是有區別的,除非是經過系統化的學習,不然不會知道。

在他爺爺年輕的時代,每個人的文化都不會太高,既然他爺爺認識這東西,那肯定還知道別的。

我趕緊問,那你爺爺還說別的什麼話了嗎?

他眯着眼,轉動着眼珠子,像是努力的在回想,過了一會,他哦了一聲趕緊說道,對嘍,我爺爺還說過,那白光是仙草,叫啥名字我一時半會記不清了,那條大蚺啊,就是在吞吐仙草,吸收仙氣,爲自己療傷呢,要不然我們當時根本就沒機會活下來啊!

我靠!

我這一次直接站起了身子,絕逼沒錯了!因爲我先前砍掉了三頭蚺的一個腦袋,雖說當時他就幻化出了另外一個腦袋,但他肯定也會受到傷害,而在我離開的時候正巧是遇到他在吞吐仙草,爲自己偷偷的療傷!

可能是發覺到了我,就趕緊收回了仙草!

我趕緊拉住他的手,激動的問,大爺啊,你趕緊想想那仙草叫啥名字啊,快點想想啊。

一羣人被我的反應給嚇了一跳,不知道我爲啥這麼激動,那大爺是一愣,問我,你問這個幹啥啊?現在新聞不是不讓報道這種東西嗎?說是要相信科學。

我點點頭說,是啊,當然要相信科學啊,我本人也相信科學,但有一些事情,目前以科學手段,還真心沒辦法解答,我就是想多瞭解一點。

他歪着腦袋,仔細的思索,想了半天愣是沒想起來,我趕緊將手中剩下的半盒煙塞到他的手上,鼓勵道,大爺啊,不知道,你慢慢想,這煙你慢慢抽,我再給你買兩盒去,你就坐在這慢慢想啊,咱不着急。

就在我臨走之際,那大爺忽然擡手說道,哎,我好像想到了! 我以光速又衝了回來,趕緊問他,大爺啊,你想到了?快告訴我,快快!

他眯着眼,結結巴巴的說,好像叫…好像叫…叫…叫..

我說我靠,到底叫什麼啊?

他撓了撓頭說,哎呀,好像又忘了。

臥了一個槽!你大爺的是不是在耍老子?我耐着性子,裝出笑臉說道,沒事啊,咱不着急,我等着你,你慢慢想,啥時候想到了啥時候告訴我。

這個問題,我一定要弄清楚,因爲知道了是什麼仙草,就一定能夠詢問出這種仙草的來源以及特徵還有特效,到時候再問問祖師爺,或者請神,一定要摸清怎麼剋制這種仙草,到時候想辦法找到剋制的東西,先毀掉三頭蚺體內的仙草,讓他沒有那麼恐怖的再生能力,然後就能幹掉他了!

媽的,我真是太機智了!

哼哼,請神都做不到的事情?老子隨便一盒煙就能搞定!我他媽越想,就越感覺自己很機智,爲毛我如此機智?

等我買完煙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滿面紅光翹首期盼的看着我了,我心中猜想,肯定有戲!

果不其然,在我剛走到他身邊,還沒來得及將手裏的香菸遞給他的時候,他立馬就說道,哎喲我想起來了,對,就叫虯仙草!據說是天上神仙用來餵馬的東西。

靠,這麼猛?

我先是讓手中兩盒香菸塞給了他,隨後笑道,大爺啊,你想清楚啊,確定是這個名字嗎?

他咬着牙說,放心吧,絕對沒錯,我爺爺說過,這就是虯仙草,相傳就是天上神仙用來餵馬的食物!肯定錯不了的!

我點頭道,恩,老大爺,謝謝你了,真是太感謝你了,我代表和男晚抱衷心的謝謝你,趕明有機會了,我們要對你做一個專訪,你看行不行?

他激動的道,行啊,行啊,啥時候?我說以後有機會再說吧,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說完,我對他擺擺手,很有禮貌的道別,幾人一直跟着我,看樣子是打算讓我送出村子,對於他們這種熱情,我有點哭笑不得。

因爲我想走到無人的角落,然後展開大黑天神翼的,我對他們說,大爺啊,你們都回去涼快吧,謝謝你們了,不用送了。

等他們回去後,我來到了一處小樹林中,四下看去沒有一個人,當即就往裏邊走了兩步,撲騰一聲,展開大黑天神翼,直插雲霄!

用了不到一個小時,我就衝回了開天教,回到開天教的一瞬間,我就大聲問道,祖師爺!祖師爺快出來啊!祖師爺!

大師伯坐在一邊,正閉目盤腿打坐,見我回來後,就問我,師侄你怎麼了?這麼着急?

我問道,大師伯啊,你知道虯仙草嗎?

總裁退散:我,與你無關 大師伯一愣,搖了搖頭,此時祖師爺神像上金光一閃,頓時從裏邊飛了出來,當即就問我,張亮,怎麼了?

我嚥了一口吐沫,忙不迭的問道,祖師爺啊,事情大有進展,現在我就想知道虯仙草到底是什麼東西,你知道嗎?

盛寵魔妃 祖師爺點頭道,恩,這個我知道,這虯仙草很少見,你怎麼問起這個了?

我哎呀一聲,隨後說道,臥槽,那就對了,我就是要問問這東西,祖師爺你快告訴我這玩意都有啥功效。

祖師爺先是皺了一下眉頭,他對我擺手道,來,坐下說吧。

聽說婚會來 虯仙草據說是一種仙草,在神魔異志當中的植物篇裏邊曾經寫到過,說是此草歷經陰陽二氣的煎熬,白天被陽氣所灼燒,夜晚被陰氣所凍寒,碾轉千載,才能成爲虯仙草,而且此草的形成,必須要有一個特性!

我趕緊問,啥特性?

祖師爺說道,就是必須有一條蛇吞噬掉這棵草,隨後這蛇定然會死去,當蛇死後,蛇身就會化作虯仙草,重新紮根地面,這纔會蛻變成真正的虯仙草,其原因道家曾經做過解釋,想來應該是虯仙草當中的藥性,吸收蛇膽中的精華,完成最後一步的蛻變。

靠,敢情這玩意就像是冬蟲夏草一樣啊,冬天是蟲子,等蟲子死後,到了夏天就會從蟲子的體內長出植物,這就是在現代很名貴的冬蟲夏草。

我又問,那這虯仙草都有什麼功效?都能幹什麼?

祖師爺這下犯難了,他說道,這個沒有明確記載,在典籍中只是記了一句,說是服下此草,長生不老,因爲對其描述過於誇張,我也沒有在意過。

我一拍手掌,振聲道,對!沒錯,這神魔異志植物篇裏邊寫的,肯定不誇張,服下此草,長生不老絕對是真理!

祖師爺奇道,張亮,何出此言?

我說祖師爺你又說不知,我在鄱陽湖當中,遇到了一條三個頭的巨蚺,尼瑪啊,那玩意有十幾米長,我砍掉他的頭顱,他竟然能夠再生,而且皮肉堅硬,不管我怎麼傷他,他都能快速癒合!

當我開啓法眼的時候,我就發現他腹中肯定有一團什麼寶物,正是那寶物不停的散發法力,幫他修復再生自己的肉身!

大師伯驚訝道,世間還能有這等神品?

祖師爺沒有吭聲,我說道,這個誰也說不準,或許還真有,如果真是虯仙草的話,該怎麼對付?祖師爺你知道嗎?

祖師爺頓時尷尬至極,過了一會搖頭道,這個…我才疏學淺,還真沒聽說過怎麼對付虯仙草。

我知道這並非是祖師爺才疏學淺,就說大師伯吧,比游塵師傅還厲害,他道行那麼高,但卻連聽都沒聽說過,祖師爺能夠知道虯仙草,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說道,那要不請神來問問?

祖師爺恩了一聲說,可以,不過我最近元氣大傷,讓天承來吧。

大師伯點了點頭,我說道,別了,大師伯被冰封那麼久,應該還沒徹底恢復,還是讓我來吧,你們教我咒語什麼的,我來請神試試,反正什麼東西都要學。

兩人同時點頭,然後帶着我來到了後堂,他倆教我怎麼佈置神臺,需要請什麼神,就拿多燒柱香,最後請神的時候還有特定的咒語,不能唸錯,而且手裏持香的姿勢也千萬不能拿錯。

我都牢記於心,隨後手中舉起四炷香,在紅色蠟燭上點燃,左邊兩炷右邊兩炷,恭恭敬敬的朝着神臺拜了三次,當下我振聲道,幽冥怨魂有人管,青鱗鞭下無怨言,今日弟子把神請,還望大人快顯靈。

這一次,我請的不是神,而是鬼,是閻羅地獄裏的指揮使,但祖師爺說了,不管是請神,還是請仙,更或者請鬼,在念出咒令的時候,都必須說成是請神,而且還要恭恭敬敬的,心裏一定要虔誠,不然不靈。

說完之後,我期待的看着四周,心說閻羅指揮使什麼時候出來啊?

過了一會,神臺上黑光閃動,一條手持青色蟒皮鞭的小鬼,帶着一個八角帽坐在了神臺的桌子上,拿起一個蘋果,大搖大擺的啃了一口,隨後才說道,唔,召喚本仙,是爲何事?

我靠,閻羅指揮使出來之後都自稱本仙,我趕緊說道,哎喲喂,大仙啊,那什麼,您知道虯仙草嗎?

他一甩手中皮鞭,怒道,廢話!這世間哪有本仙不知道的東西?

我趕緊點頭,恩,是是是,大仙您的威名早已傳播天下九州,今日請您出來,就是想問問您,該怎麼對付虯仙草?用什麼辦法,才能毀掉虯仙草的功效?

閻羅指揮使咬了一口蘋果,隨後翹起二郎腿,沉吟片刻後說,恩,這個簡單,蓋因虯仙草是經過陰陽二氣的煎熬而存活下來,那就想辦法打破他陰陽二氣的循環規律就可以了。

我趕緊問,那怎麼打破?跪求指點啊! 閻羅指揮使斜眼看了我一眼,隨後不吭聲了,我靠,我一愣心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緊張的腦門都冒汗了。

見我不吭聲,閻羅指揮使猛然瞪着我說道,你這小傢伙,不懂規矩嗎!

我靠,他這一聲怒喝,差點把我嚇的飛到天上,我趕緊說,不是啊,我..

就在此時,祖師爺趕緊在我心裏傳音,他說道,張亮,快把手中的香,插進香壇啊,快點!

我一愣,這纔想起,原來我還沒供奉他呢,沒有讓香插進香壇,就不算是供奉,我趕緊插了進去,隨後陪着笑臉說,哎嗨,老大,那什麼,你別生氣啊,我新來的,不懂事。

他懶洋洋的恩了一聲,隨後伸頭,一吸鼻孔,頓時四炷香瞬間燒到了底部!

這一次他才心滿意足的說,想要破掉虯仙草,就想辦法打破陰陽二氣的運行規律,想要打破這個規律,就要用上一些穢物,衆所周知,男人性陽,女人性陰,男人的穢物與女人的穢物攪合在一起就行,若想功效更好,可以配上黑狗血,海馬肉,如此一來,定可事半功倍。

我趕緊點頭道,那這男女穢物有什麼特別要求嗎?需要什麼處男處女嗎?

閻羅指揮使搖頭道,這個不需要。

我說,那用什麼效果最好,用大號還是小號?

閻羅指揮使一愣,隨後問我,什麼是大號,什麼是小號?

我靠,敢情這現代名詞,他還不懂,我就厚着臉皮忍着噁心,咬着牙說,就是糞便和尿液!用哪個會好一點?

他哦了一聲說,當然是從生殖器當中出來的東西最好,因爲男人的爲陽物,女人的爲陰物,生殖器當中的液體,才具有陰陽二性,糞便是從人體當中出來的,雖然也爲穢物,但其本身的陰陽二性並不明顯,懂了吧?

哦,這樣啊?那用什麼液體最爲好?

我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爲從下邊出來的液體,其實不管男女都分爲兩種。

指揮使隨口說道,功效都相差不大,但越純的就越好,越濃的液體,陰陽二氣就越高。

我一聽,得!我懂了!

那三頭蚺是上古魔獸,我在他面前不敢大意,我僥倖躲過了他的第一次攻擊,若是第二次再去的話,沒有殺掉他,那我可能就會死在那裏,我不感冒險,當下爲了安全起見,我心說還是問清楚點比較好。

我說道,那爲什麼加上黑狗血和海馬肉會比較好?

閻羅指揮使有點煩躁了,畢竟我的問題一個接一個,他還沒來得及說話,我趕緊又抓起四炷香,分成兩份,左邊兩根右邊兩根,點燃之後恭敬的插了上去,隨後笑道,這是小子孝敬您的,您慢用。

哎呀臥槽,還別說,真心管用!閻羅指揮使頓時眯眼笑了起來,他低下頭,猛的一吸鼻孔,瞬間四炷香就燒到了底部,這才心滿意足的對我說,你小子真懂事,恩,不錯,用上黑狗血和海馬肉的原因正是因爲黑狗血辟邪,而海馬是母的懷孕,公的生育,所以陰陽混亂,所以海馬的肉也是陰陽不分,混攪陰陽!

哦,這樣啊?那太謝謝您了,以後有啥事,我還請您出來,行不?

閻羅指揮使笑道,可以,本仙隨時恭候,哈哈哈。

說完,他就消失不見了,祖師爺和大師伯還有七師叔的魂魄,早就嚇的張大了嘴巴,站在原地沒人吭聲。

我回過頭來疑惑道,你們怎麼了?幹嘛都這幅表情?

祖師爺沒有說話,大師伯也沒有說話,倒是七師叔的魂魄說道,師侄啊,能夠跟請出來的神明鬼怪閒聊,你可真是千古第一人啊!

我撓了撓頭說,這沒什麼吧?不就是閒聊兩句嗎?

祖師爺嘆了口氣說,看來先兆天書上預測的果然不錯,哎。

我不知道那先兆天書是什麼玩意,也不知道爲什麼預測的這麼準,祖師爺還嘆氣。

大師伯說道,師侄你真是厲害到極點了,千古以來,沒人敢在請神的時候跟神明鬼怪聊天,你不但敢這麼做,還敢再插四炷香,哎,身爲你大師伯,我真心佩服你了。

我又想不明白了,我說你們怎麼會這麼想啊?你看剛纔那指揮使都明顯不高興了,顯然就是感覺我就上了一炷香,但卻問了很多問題,他感覺不值,感覺心裏不爽,感覺自己賠本了,我趕緊又燒四炷香,你看他多高興。

就在我說完這些話之時,我猛然明白,古人,還不懂現代人的社會,在這個到處充滿了利益的社會裏,賄賂這件事,隨處可見,我就是這樣的心態,我感覺他不知足,我就再燒一把香唄,不差事。

想來這賄賂不但在陽世存在,在陰間也存在啊,以後我爺爺要是去了陰間,我得讓他多帶點錢,留在豐都城好吃好喝,最好再給他弄幾個小姨太玩玩。

問清了事情之後,我對祖師爺說道,好了,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了,祖師爺你繼續幫七師叔尋找合適的肉體吧,最好是要找那種曠古奇人,猛到不行不行的肉體,到時候七師叔變成活人,修爲自然提升的也快。

祖師爺恩了一聲笑道,你可真有孝心,放心吧,他們都是我的親傳弟子,我會用心尋找的,你快點解救游塵吧。

我臨走之際,大師伯對我說道,師侄,要不我陪你一起去?

我說不用了,大師伯你被冰封在雷宅地窖下那麼久,還是先保養好身體,等我的好消息就行。

說完這句話,我心中一動,看見二樓樓梯口出現了一個小腦袋,看起來像是小師妹的,隨後我走向了二樓。

果不其然,這貨站在二樓的樓梯口,小聲問我,師哥呀,你又要出去?這一次帶上我行不行?我在開天教很悶的。

我說不行,說什麼也不能帶你,那三頭蚺我根本打不過,帶上你的話肯定危險,你別鬧了。

小師妹擡手幻化出一把三尺冰劍對我說道,諾,你看我現在法力很低嗎?

我靠!這三尺冰劍嚇了我一跳,這應該是化冰決的第二重,我一直都沒能領悟透徹,也沒學到第二重,小師妹這才幾天不見,就做到如此造詣了?

見我很是驚訝,小師妹得意的笑道,我都說了,我吃了你那東西之後,感覺法力大增,等師哥不忙了,我要天天吃,行嗎?

臥槽!天天吃?我激動的當即就差點脫口而說,行!

但我還是忍住了,我義正言辭就像雷鋒叔叔一樣,我說道,這怎麼能行? 傾世羽狐:古怪九小姐 我們是正常的男女關係,怎麼能天天這樣?呃…那個…怎麼說也得三四天一次吧?

小師妹笑道,好呀好呀,三四天一次也行,我說那你別鬧了,我要趕緊去買海馬肉。

小師妹偷偷笑道,師哥,爲了報答你,我要給你一樣東西。

一看小溼妹神神祕祕的,我疑惑道,啥東西?小師妹說,幫你戰勝對手的好東西,剛纔閻羅指揮使說的話,我都聽到了,師哥你去買海馬肉吧,你給我一個小瓶子,回來我就給你弄出來點。

我倒!

我差點趴在地上,這玩意我真沒打算找小師妹要,我就是想着讓婷婷給我弄出來點,沒想到這貨竟然自告奮勇,仔細一想,既然沒有要求,只要是女人的就可以,那就用小師妹的,我說三樓陽臺上有個小玻璃瓶,以前是裝許願紙的,你拿去慢慢弄吧,我去買點海馬肉,再弄點黑狗血。

小師妹笑着點了點頭說,師哥放心,我保證給你多弄點。

我靠,我差點趴在地上,我心裏還好奇的想,小師妹屋裏沒電腦,沒毛片,她該怎麼辦? 當下我走出開天教,帶了幾千塊尋找賣海馬肉的地方,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不假,哪怕海馬肉很少見,很難買,在市區裏最豪華的餐館裏,我還是買到了生的海馬肉,並且吩咐廚子,幫我剁成肉醬。

回來的時候,順道又去弄了點黑狗血,到了開天教之後,我就來到了二樓,自己一個人將這些東西混攪在一起。

就在這個時候,小師妹來到了二樓,朝着我走了過來。

我發現她走路的姿勢很怪,走路的時候好像是渾身癱軟,時不時的想跌倒,好像她的雙腿根本用不上力氣一樣。

我趕緊過去扶起她,問道,小師妹你怎麼了?

小溼妹滿面紅潮,從兜裏掏出了那個水晶小瓶子,然後笑嘻嘻的說,師哥給你,我弄了好久,倆腿都軟了,諾,你看,我手指都泡的發白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