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還殘留著剛剛的雷電的痕迹,地面也是黑了一塊又一塊。

二人妄圖要起身逃跑或者是反抗,只可惜只是徒勞。

雷電會麻痹他們的神經,讓他們連握拳的力量都使不出來。

果然,弱雞就是弱雞。

「嘖嘖嘖。」

「乖乖聽話,你們兩其中一個不就能活下來了嗎?」

「你們就這麼喜歡一起死?」

我一步一步緩慢地走向他們。

「你們的友情,還真是讓人感動吶。」

我走到他們的前方,蹲下,看到他們顫抖的嘴唇,有些歉意地說道:「抱歉啊,這次沒控制好。」

不小心把他們的嘴都麻了,以至於,他們無法張口說話。

我拖著腮:「不過,我想你們應該不知道對方的號碼牌是多少吧?不然也不會如此和平地在團結在一起。」

「也不知道格瑞會不會及時找到你們,然後救你們。」

「現在看來,創世神並沒有眷顧你們啊。」

說完,我打了一個響指,他們的嘴唇便不像剛剛那樣一直顫抖著,恢復了正常。

「我剛剛看到了雷獅海盜團!」紅紫發小子雙眸微閃躲,轉即又裝作一副很堅定的樣子,「雷雲,你不想雷獅找上你吧?如果你放了我們,我可以告訴你,剛剛我是在哪裡看到雷獅的。」

呵。

雷獅?

很不湊巧,我在此之前還見過雷獅。

看著他的樣子,多半是撒謊。

看來,這個弱雞是想利用我和雷獅之間的矛盾。

說起來,我和雷獅之間不合,也不是什麼秘密了。

對於不誠實的傢伙,我有些不高興。

嘴角扯出一個笑容:「你是當我白痴還是白痴還是白痴?」

紅紫發小子顫抖了一下:「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伸手抓住他的頭髮提起來,逼迫著他與我對視:「你覺得,我是憑什麼坐上了積分排行第三的位置?」

「弱雞就是弱雞,總是這樣自以為是。」

「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一下,最新的消息。」

「雖然現在雷獅看我不爽,我也看他不爽,但因為我們倆打起來難分勝負,所以,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倆也不會打起來什麼的。」

「何況,我也不懼雷獅海盜團。」

「真不知道你是得到了什麼消息,才認為我懼怕雷獅海盜團。」

紅紫發小子神情痛苦,沒說話,估計是不知道拿什麼來忽悠我。

見過鬼狐天沖唬人的手段,紅紫發小子的伎倆倒是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罷了,再這麼糾纏下去,也問不出一個結果。

目光在二人之間掃過,忽然,一個類似球的玩意砸在了我的臉上。

臉部的疼痛讓我下意識去摸了摸臉。

反應過來的時候,金髮小子帶著紅紫發小子乘著一個金色類似箭頭的玩意飛走。

他們的身影漸漸縮小。

就憑這樣,也想甩掉我?

弱雞的想法始終是弱雞的想法。

金色的電纏繞在我的雙腳間,猝然迸發出一股元力。

嗖地一聲,凜冽的風刮在我的身上。

幾乎一瞬間,越到了金髮小子和紅紫發小子的面前。

指甲繚繞著電。

在這一刻,二人臉上的驚恐凝固,身子微后傾,似要剎住車。

我是于振南 但,已經來不及了。

我抬手,金色的電呲啦地一下,瞬間從指尖劃出,穿過空氣,擊打在二人的身上,硬生生飛了出去,而原本在他們腳下矢量形狀的滑板化為點點的白光,消失。

「不自量力。」我輕輕落地。

目光掃過被擊開兩邊的兩人心中卻是猶豫著。

他們之中有三分的概率還是挺高的。

手指摩挲著,轉即嘴角微勾:「我是一分,只要你們兩之中有一個三分滿足我,我就放另一個人走怎麼樣?」

我還真不信這兩個弱雞沒有一個人選擇最安穩的三分。

然而,他們似乎並不領情。

唉,還以為他們之間的友情有多偉大,現在看來,似乎也不過如此。

我的目光落在金髮小子的身上,身子往他那個方向側了側抬腳。

「等一下!」是那個紅紫發的小子喊的。

我頓住。

「我是三分!」他幾乎是吼出來的。

「紫堂幻!」金髮小子也跟著喊了一聲。

咋就怎麼聒噪呢。

不過,還讓我挺意外的。

意外居然有人自爆分數,為的,竟然還是保住另一個人。

這可是凹凸大賽啊。

也是那個名叫紫堂幻的紅紫發小子,讓我更加確定那個金髮小子是一分或者是二分。

看來,剛剛的選擇是沒有錯了。

開始有點難寫了,給腦子休息幾天再更新

然後,我前個星期的作業還沒做qwq就難受,下周三之前就要交了,再然後,就是我這學期都沒聽課,只能最後一個月開始惡補了,沒辦法,浪過頭了,希望不要翻車

昨晚跟舍友出去吃飯,回到宿舍又在玩誰是卧底,玩到了兩點鐘,今天又九點半起來碼字,卑微 還真是遺憾。

想爆出自己的號碼牌,來保住最好的朋友,最終反倒是害了最好的朋友。

我只是看了一眼紫堂幻,便繼續往金髮小子那邊走。

只聽見身後傳來有些嘶聲力竭的聲音:「雷雲大人!你不是說要三分的嗎?我就是三分的!」

答案很顯而易見,是誑他的。

金髮小子仰頭望著我,藍色的眼睛沒有一絲的恐懼,反倒是十分倔強地看著我。

「矢量箭頭!」他喊了一句,金色的箭頭朝我而來。

就在要觸碰到我的一瞬間,引發出來金色的雷電與之相互抵消,閃出一個金色的火花,半空中的電也隨之閃了一下,消逝。

「下次要偷襲別人,不要喊出來。」我頓住腳步,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喊出來不就告訴別人你要攻擊了嗎?」

最後一個字剛落下,倏然,我察覺到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心頭顫了一下,幾近一瞬間,後退。

一把綠色的烈斬沒入我剛剛所站的位置,它閃了一下青綠色的光芒,令人為之顫。

「格瑞!」金髮小子喊出的兩個字包含了歡喜。

格瑞?

老實說,我並沒有見過這個人。

總裁的贖罪新娘 只不過聽說與嘉德羅斯實力相當?

——恰好排名在我前面的格瑞。

格瑞落於烈斬的旁邊,他伸手將烈斬拔出,點點的碎石掀起,紫羅蘭色的眼睛直直看著我,沒有一絲的溫度,但他周身散發著一種強烈的敵意和殺氣。

我有些不悅地「嘖」了一身。

「看來,你是要保護這個弱雞嘍?」我譏諷地冷笑了一聲。

真是不明白,為什麼要保護一點用都沒用的弱雞。

在我看來是拖油瓶。

我是不理解這種行為。

大概是因為,我周圍的人都很強吧?無論是二皇姐還是父皇也好,雷獅那個傢伙也罷,都不是弱雞,更何況是積分榜排名第一的嘉德羅斯。

啊,我好像下意識漏了大皇兄——

回答我的是他的預備姿勢。

正好,讓我看看,被嘉德羅斯所視為對手的,到底有多強!

他手持著烈斬衝來。

我運起元力,微側身躲過,他的目光竟隨著我的移動及時移動了。

只不過他手中的速度比目光慢了半分,以至於我能夠輕而易舉地躲過。

在我騰空的一刻,手指尖纏繞著如蛇般的雷電,微抬手,往格瑞所在的方向一揮,雷電匯聚在指尖,一瞬間迸發出強大的雷電,被擊中的牆,碎了,牆另一邊的道路也暴露出來。

石碓還微弱地閃著金色的電光,片刻后消失,石也因此變得焦黑。

而此刻,格瑞雙手握著的烈斬往後移了幾分,半空中,就出現了許多烈斬。

那些烈斬的刀尖處對著我,閃了一道青色的光芒,浮在空中的烈斬瞬迎過來,如暴雨般狂烈。

這時候,我才剛剛落地,自己深知,是躲不開了。

可,那又如何?

我嘴角一勾。

無蹤跡的雷電像是突然出現在那些烈斬的軌道上,相互碰撞,爆發出金色和青綠色的光!

耀眼的光擋住了人的視線。

我破光而出到格瑞的面前,一腳往他那邊踢去。

還沒緩過來剛剛刺眼的光的格瑞瞳孔微縮,似勉強擋住。

雖只踢到了烈斬,但我並沒有因此失望。

雷電在腳處閃了一下,它就順著烈斬劈過去。

被電到的格瑞手麻了一下,也是這個時候那隻踢到烈斬的腳助力,另一隻腿彎曲,膝蓋重重擊向他。

格瑞直接被擊退五十米。

也因剛剛膝蓋那擊被他擋住了,他才沒因此昏倒在地上。

烈斬飛出,沒入地面。

他雙手微微顫抖著,隨即用力一握拳,恢復了正常。

格瑞抬手召回了烈斬。

對此,我並不因此倨傲。

怎麼說他都是排名第二的強者,剛剛我也只不過是暫時佔取了先機而已。

接下來,可就不一定了。

一種不怎麼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格瑞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我的視野之中。

愣神間,一道綠色的影子從我面前劃過,我本能地身子往後仰,躲過了。

然而,我的幾根頭髮被割了下去,手心也冒著冷汗,身體僵了一下。

烈斬劃過,我以右手為支撐點,翻了一個身。

自以為躲成,實際上,烈斬劃出的刀氣擊在上方,因此掉落滾滾的石頭。

嘖。

區區掉落的石頭,我還是躲得過的。

可這一切似乎都在格瑞的計算中一樣——他就在我躲開的方向堵住了!

這傢伙!

內心有些煩躁了起來。

我腳下一瞬間湧出龐大的雷電,包裹著自己,越漲越大,所散發出來的金色光芒蓋住了人的視野。

格瑞也被逼得不得不往後退——

*

我有些累得靠在牆上,完全不怕格瑞會追上來。

在雷電要消失的半秒我逃到了這裡,跟憑空消失也沒什麼區別。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實力與他一戰,反正惜命要緊。

以前,我還是弱雞的時候也是,有一點劣勢,就不打了,走了。

如果不乘著能走的時候能走,我可能死了好幾遍。

更何況,嘉德羅斯不在身邊,可沒人給我擦屁股,能不慫點嗎?

憋屈啊憋屈。

只是,如果身邊有嘉德羅斯,跟格瑞打一架,還有我份嗎?估計連口湯都沒得喝。

我撓了撓頭髮。

算了算了,還是去找沒背景的弱雞好了。

遇上這種有背景的弱雞,我倒霉!

抬腳往迷宮的深處走。

腦海里滿是回放著剛剛自己與格瑞的打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