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是沐雨,在發現了殷漓被他藏在地下室后,策劃了這一切……

那麼之後呢?

之後,沐雨又做了什麼樣地安排?

難道……

夜魅修後背的脊梁骨,已經密集地滲出一層冷汗,腦子想到這裡,已經不敢往下再想了,急忙轉身,大步朝著祠堂走去。

三天後

海城,墓地,又添了一塊新的墓碑。

大BOSS纔是真絕色 墓碑上,沒有照片,也沒有立碑人,只刻著「殷漓之墓」四個字。

骨灰下葬,也非常的簡單。

沒有隆重的儀式,也沒有哀戚的哭聲,只是一個身穿著黑色西裝,帶著黑色墨鏡,剪著平頭的年輕男人,將那一小壇骨灰放入了墓地。

隨後,在墓碑下,擺放上了一小把潔白的雛菊,便轉身離開了。

離開墓地,閔睿一邊開著車,一邊撥通了夜魅修的電話。

聽到電話被接聽起來,閔睿對著電話平靜地說了句:「boss,辦妥了。」

美漫里的天罡地煞 電話里沉默了片刻,便被掛斷。

放下手中的電話,閔睿雙手握著方向盤,精明的眸子透過墨鏡注視著車前方擋風玻璃,腦子裡在思索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在把夜魅修送回老宅后,閔睿便開車去了醫院。

跟隨在夜魅修身邊這些年,他早已經司空見慣了血腥的場面,所以,並沒有覺得深夜來看這些,有什麼恐懼害怕的。

可是,當他走進太平間,看到身穿著花布睡衣,已經面目全非的殷漓時,心中的震驚卻是從未有過的。

在震驚的同時,他的腦子裡甚至閃過了一個念頭,懷疑會不會是弄錯了,眼前的這個人,根本不是他當時親手抓來的那個小姑娘。

轉天,他沒有去公司。

決定去醫院,找葉詩詩了解一下當時車禍現場發生的情況。

不過,在那之前,他先給夜魅修打了個電話,把昨晚自己看到的情況向他彙報了一下,並告訴他,自己接下來,準備去找葉詩詩了解一下情況。

然而,夜魅修在聽完他的彙報后,卻淡淡地說了:「這件事到此為止,儘快了解吧。」說完,便撂下了電話。

儘管感到非常地費解,但是,閔睿還是按照他的指令去做了。

僅用了三天,便辦妥了所有的事情。

想到之前的一切都過去了,所有的事情,終於又都恢復了原狀,閔睿不由得微微鬆了口氣,腳下油門踩到底,炫黑色布加迪威航跑車頓時發出了「嗡嗡」呼嘯聲,在空曠的道路上飛馳了起來。

Y.M公司辦公大樓,總裁辦公室。

寬大的板台前,夜魅修坐在舒適的老闆椅上,面色淡漠地接聽完閔睿的電話后,將手機放在板台上,從座椅上站起身,邁步朝著鋼化落地窗前走去。 兩手插在褲子口袋中,漆黑的眸子,目光蕭索寂寥地注視著窗外,思念著那個讓他深深感到愧疚的小丫頭。

那天發生的事情,他已經通過地下室的監控錄像全都明白了。

沒有什麼劫持,有的只是欺騙。

這也讓他終於明白,沐雨背上的那道猙獰的傷痕,傾注了小丫頭多少的恨……

對於沐雨的做法,他不想做過多做評判。

因為他知道,這一切的錯都在他身上。由於他的不忠和背叛,讓沐雨從一個溫柔善良的女孩子,變成了一個癲狂的妒婦。

儘管猜到了小丫頭的死,是沐雨一手策劃的,但是,他最終還是選擇的緘默,選擇替她遮瞞下了這件事情。

原因很簡單,沐雨畢竟救過他的命,他總不能在小丫頭死後,再把沐雨監獄裡面去。

想到由於他和沐雨自私,讓小丫頭身心都造成了莫大地傷害,不僅沒有得到一絲的彌補,最後還落下了這樣一個悲慘的結局,夜魅修的眼睛濕潤了。

老宅

沐雨趴在牀上興奮地玩著手機。

早晨起牀后,她便從進來服侍她的容嫂口中,得知了昨晚發生的事情。

在聽說殷漓和那個司機都已經一命嗚呼,歸了西,她興奮地連背上那道傷口的疼都忘記了。

不過,她也知道,這段時間自己要躲著夜魅修點,千萬別讓他抓到了自己的把柄,把火再引到自己身上來。

好在她背上有傷,這段時間,她就老老實實待在房間里,減少在他面前露面的機會,等過了這段時間,他把那個女人淡忘了,也就沒事了。

沐雨愜意地擺弄著手機上著網,忽然,手機網頁上,出現了一則『男人為什麼都喜歡老牛吃嫩草』的文章,看到這個文章的標題,沐雨腦子裡頓時想起了殷漓那張稚嫩的小臉。她的心中立刻擔心了起來。

她擔心,夜魅修對女人也存有了這樣的喜好。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這個女人死了,他肯定會再從外面找一個小女人來頂替的。

越想越害怕,沐雨立刻將手機調到了自拍狀態,從手機的屏幕上看著自己那樣已漸衰老的臉,心中頓時感到一陣悲哀。

她的年齡原本就夜魅修大,這兩年,又被身上的病拖累著,臉上看上去蒼老了很多。

注視著手機屏幕上自己消瘦的面孔,沐雨微微思索著,要是能夠像那些電影明星,做一下美容整容手術就好了。

想到這,沐雨眼前一亮,立刻激動了起來。

忘記了背部有傷,她翻身從牀上坐起,頓時,後背上的傷口被扯動了,疼的她齜牙咧嘴,忍耐了好半天,才把那股子鑽心的疼勁兒忍過去。

心中又狠狠咒罵了殷漓幾句,她這拿起手機給墨言打通了電話。

這個影帝我不要了 電話響過幾聲后,才被墨言接聽了起來。

沐雨連忙在電話里,裝出一副很痛苦的樣子,對墨言說道:「言,我剛才不小心把傷口扯動一下,你能過來幫我看看傷口嗎?」

聽到電話里,墨言答應很快會趕過來,沐雨滿意地笑了。

沒過多久,沐雨便聽到房門口傳來了禮貌的敲門聲。

知道是墨言來了,沐雨立刻答應了一聲。

「雨兒小姐,別動,當心將傷口撕裂了」

看到沐雨扭著脖子朝門口看來,墨言連忙出言制止了她的行為。

說完,他大步走到牀邊將手中拎著的醫藥箱放在牀頭柜上,輕輕將沐雨的背上纏裹的繃帶剪開,朝著傷口看了看,見傷口並沒有撕裂滲血的痕迹,他這才放心下來。

「言,你認識的醫生當中,有沒有整形技術高超的?」

「沒有」

墨言並沒有對沐雨說實話。

因為剛才,沐雨在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正在夜魅修的辦公室里,與夜魅修談論著,沐雨背部的傷口,將來肯定要落下疤痕的事情。

當時,他向夜魅修建議,說自己認識一個技術非常高超的整形醫生,可以在沐雨傷好了以後,做背部疤痕做整形手術。

但是,他的建議當場便被夜魅修拒絕了。同時,還告誡他不允許對沐雨說,認識整形醫生。

「言,那你可以幫助我打聽一下,那家整形機構比較權威專業嗎?」

「雨兒小姐,這個我恐怕給你幫不上忙……」墨言說著,快速將葯給沐雨換好,隨後,便向告辭走出了房間。

看到墨言逃也似的離開了放假,沐雨嘴角立刻露出了一抹陰冷地蔑視,微微思索了片刻,她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傍晚時分,炫黑色勞斯萊斯幻影穩穩停在了老宅古樸莊重的別墅門口。

車門打開,身穿著黑色西裝的夜魅修從車上下來,邁步走上台階,伸手推開別墅鎏金大門,走進了大廳。

「少爺,您回來了。」

管家立刻走上前,向他行禮打了聲招呼。

夜魅修微微頷首作答,隨後,邁步走上了樓梯。

來到二樓,自己卧室門口,他伸手握住門把手,漠然的目光朝著隔壁沐雨的房間,淡淡地看了一眼,隨後,扭動門把手,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自從那天晚上,他在祠堂地下室的監控室里,看完了當天晚上,沐雨進入地下室與殷漓見面對話的監控錄像后,他便再也沒有踏入過沐雨的房間。

儘管,他知道這件事情的起因都在他身上,但是,他實在無法相信,自己在視頻監控錄像中,所看到的,那雙布滿殺機的眼睛和那張面目猙獰面孔,是他深深愛憐,不惜為她扼殺了自己孩子,而挽救了生命的那個溫柔善良的雨兒。

他的雨兒不是這樣的。

當年,她能夠對一個垂死的陌生人,尚且能夠不顧自己的安慰救助,怎麼可能會露出這樣猙獰的面孔,而且,還是面對一個對她有救命之恩的女孩子。

從視頻監控錄像,沐雨和殷漓的對話中,夜魅修已經發現,沐雨去找殷漓的時候,便已經知道面前的這個女孩子,就是那個救了她一命的女孩子,然而,就在這種,她明知道殷漓對她有救命之恩的情況下,她卻依然算計她,對她下狠手……

長條形寬大的餐桌前,夜魅修獨自坐在那裡,靜靜地將面前傭人盛好的小米粥,喝下半碗,隨後,便放下筷子,從椅子上站起身,邁步走出了餐廳。

看到少爺心情不好,只吃下了半碗粥,管家微微嘆了口氣,立刻吩咐廚房,晚上給少爺再準備些宵夜。

走進書房,夜魅修反手將房門關好。

隨後,來到暗格前,打開保險柜,從裡面拿出了以前放進去的嬰兒奶瓶和那張沒有一絲摺痕彩超的照片,走回到書案前,在紅木座椅上坐了下來,細細端詳了一會兒彩超上的照片,夜魅修這才將奶瓶連同彩超照片裝進了一個早就準備好的小木盒中,與昨天他從地下室裡帶回來殷漓的睡衣,還有管家交給他的,殷漓跑掉的拖鞋以及那個刺傷沐雨的牙刷放在一起,裝進了一個精緻的包裝盒中,拿著又走回到保險柜前,抬手放了進去,隨後,鎖好保險柜,合上了暗格。

殷漓的最後一面他沒有去看,也沒有去送她,不是他無情,而是,他不願意在自己的記憶中留下那樣的畫面。

他要讓自己有生地記憶里,永遠記住的都是小丫頭那雙麋鹿般黑亮的眼睛和那張稚嫩小臉上帶著的甜美笑容。

在殷漓離開的日子,滿了七期四十九天後,夜魅修帶著閔睿和沐雨離開海城,坐飛機返回了曼哈頓。

從機場貴賓通道走出來,看到手下,已經等候在機場外,夜魅修微微思索了一下,隨後,停下腳步,轉身對閔睿吩咐道:「睿,你送雨兒回去。」

「是,boss」閔睿立刻答應了一聲,邁步朝著一輛黑色商務車走去。

沐雨極其不情願地轉過頭朝著夜魅修看了一眼,見他已經大步朝著那輛奢華的勞斯萊斯幻影走去,無奈,她只好跟在閔睿身後上了那輛黑色商務車。

獨自坐在車後排座椅上,沐雨陰沉著臉,目光注視著車窗外不斷倒退的街景,心裡感到非常不痛快。

在海城後來這段日子裡,自從那個女人死了之後,夜魅修便再也沒有踏入過她房間半步。

她還以為那是因為他在老宅睹物思人,心中總會想起那個女人的緣故。

可是,沒想到終於回到曼哈頓,夜魅修卻依然不讓她入住他的億萬別墅。

這讓她心裡不免有些泄氣,不知道夜魅修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很快,一個月過去了。

沐雨後背上的傷已經痊癒。

這段時間,她通過自己以前在曼哈頓的主治醫生Jason,已經打聽到了一家不錯的美容整形醫院。琢磨著,想要趁著做背部整形手術的同時,把自己的面部也做一下整形。

可是,回到曼哈頓這些日子,夜魅修總以工作忙為由,拒絕到她這裡來,而他的億萬豪宅,從來都不許外人進入,她試探過幾次,夜魅修也沒有讓她搬進去住的意思。 夜魅修如此,這個男人更是如此。

沐雨一邊暗自尋思著,一邊跟著那個男人走到了總裁辦公室門口。

「咚」

非常有特色,代表著來人個姓的敲門聲,從男人抬起的健碩手臂,粗糲手指骨節與房門的短暫接觸后,清脆地響了一下。

隨後,不等房間里傳來應答聲,男人已經用那隻敲門的大手,推開了房門。

灰冷色調,風格簡約,時尚大氣的奢華辦公室

寬大的深栗色板台前,夜魅修身穿著黑色真絲襯衫,靠坐在舒適的老闆椅上,狂狷俊美的臉上,一副沒有好氣的模樣,冷冷注視著房門口,那個一走進門,便朝著他輕薄地吹起口哨的Austin。

早已經習慣了夜魅修每次見到他都會流露出的這副模樣,Austin朝著他邪肆的壞笑了一下,隨後,長著滿頭金黃色頭髮的腦袋,朝著房門口微微擺動做了一個示意的動作:「修,看我給你帶來了一個禮物」

隨後,邁步走到房間里的黑色奢華牛皮沙發前,慵懶地坐下,一手隨意地搭在沙發靠背上,另一隻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沒有規律的輕輕擊打彈動著,一雙淡藍色玻璃板的眼眸注視著夜魅修臉上的變化。

不明白Austin這又在折騰哪一出,夜魅修兩手交握在身前,神情淡漠地將目光看向了房門口,在看到沐雨的身影出現在房門前時,夜魅修交握在身前的大手猛然握緊,鷹隼般的眸子頓時朝著Austin射出銳利的光芒。

「NO,修,不關我的事,我只是把她帶了上來」

看到夜魅修目光中現出厲色,Austin連忙舉起手,做出一副投降的架勢,隨後,英語夾雜在半生不熟的漢語中,目光邪肆地注視著他,神情裡帶著一絲不屑,懶懶地解釋了一句。

「修,幸好這位先生幫忙,要不你的那些員工都不讓我上來見你」這時,沐雨已經踩著高跟鞋走進了房間,在終於看到了多日不見得夜魅修后,她一邊向他告著狀,一邊扭動著纖細的腰身,來到夜魅修的身邊,神情非常親密的靠在了他舒適奢華的皮座椅的靠背側面。

沐雨的表現,證實了Austin心中的猜想,那雙淡藍色宛如清澈玻璃般的眸子微微眯縫著,露出了一抹嗜血的光芒。

「雨兒,你先回去,我這裡有客人」

夜魅修沒有想到沐雨回連個電話都沒有打,便擅自來到公司。更沒有想到,她竟然會碰到Austin。

在他毫無準備,沒有做好萬全之策的時候,她還這樣無所顧忌地在Austin面前表現出親密的狀況,這讓夜魅修心中感到異常的煩躁。

對面那雙淡藍色玻璃般的陰鷙眸子里透射出的殺氣,他又怎麼會看不到。

然而,沐雨並不明白夜魅修心中的擔心,聽到自己剛到,他便攆自己離開,立刻不顧年齡地撅起了嘴,臉上露出了一副小兒女的任性表情。

眾生令 沐雨的這副表情,Austin幾欲作嘔,感覺自己已經實在無法直視。

看到夜魅修臉上也露出了尷尬溫怒的神情,Austin忽然心中一動,眼底快速閃出一絲怪異的令人難以捕捉的神情。隨後,他淡淡地開口說了句:「修,既然來了,不如就留下,一會兒大家共進晚餐」

沒有想到這個男人能夠再次出手幫助自己,沐雨立刻向他投去了一絲感激地笑容。

然而,夜魅修的心裡卻是非常地警覺,以他對Austin的了解,他這樣做絕對沒有安好心。鷹隼般的眸子,目光中帶著警告,朝著Austin陰冷地瞪了一眼,暗示他不要打壞主意。

然而,Austin邪肆的臉上,卻露出了一抹難以捉摸的神情,緊接著,他朝著夜魅修和沐雨的方向眨了下魅惑的眼睛,放出了一記電眼。

頓時,這記電眼,把對面兩個人臉上,電出了迥異的表情。

在夜魅修的臉上,Austin毫不意外地看到了那副讓他噁心到家地震驚和憤怒神情,還有那雙要噴出火來充滿警示的眼珠子野狼般注視著自己。

而沐雨的臉上,Austin也並不意外地看到了一副令他作嘔的嬌羞模樣。

Austin真是對夜魅修的惡趣味感到無語。

在他看來,以夜魅修的條件,找個順眼點的女人,總還是沒有問題的,鬧不明白,他怎麼會有這麼差的眼光。

這個女人,從剛才他一見到她,就沒有什麼好印象,更讓他感到噁心的是,剛才在電梯里,她還故意地朝著他身邊靠近。

籃壇希望 剛才,發出的那一記電眼,其實,他沒有看著他們兩人任何一個人。

但是,倆人臉上都露出了心虛的神色。

夜魅修臉上的表情,他可以理解為,他不願意讓這個女人知道自己與他之間的那點兒微妙的關係。

而這個女人臉上的神情,呵呵,他們可是初次見面,她的表情實在是太豐富了點。

Austin一臉惋惜地看著夜魅修那張讓他朝思暮想的臉心中暗自惋惜,看來,他頭上的這頂綠帽子遲早是要戴在頭上了,沒準,早就被這個女人戴上了也未見可知。

在Austin地提議下,沐雨立刻拿出了女人磨人的看家本領,將身體依偎在夜魅修的肩膀上,發出了一通地令Austin雞皮疙瘩散落一地地嬌嗲地軟磨硬泡聲。

眼前發生的這一切,讓夜魅修的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煩悶。

現在,Austin已經發現了沐雨的存在。

那麼,接下來的事情,Austin雖然不會輕舉妄動地傷害沐雨,但是,夜魅修相信,只要自己流露出一絲一毫對沐雨的不滿或者厭煩,那都會成為Austin獵殺沐雨的理由和借口。

無奈,他只好隱忍著心中的不悅,答應了沐雨留了下來。

由於有沐雨在當場,倆人之間原本有些重要事情想要談,但是,只能暫時放下,胡扯了一些鹹的淡的。

不過,至始至終,Austin也沒有向沐雨自我介紹,而夜魅修也沒有正式將Austin介紹給沐雨。

下班后,夜魅修把閔睿喊上,四個人去了附近一家西餐廳。

推開玻璃門。

看到餐廳里,客人們還沒有開始上來,顯得比較清靜,四個人便找到了一個比較僻靜的卡座坐了下來。

由於是對面長條沙發形的座位,沐雨很自然地緊挨著夜魅修坐在了一邊。

在她的對面的沙發上,坐著Austin和閔睿。

大家都落座后,閔睿立刻抬手向餐廳的服務生招了下手,很快,服務生便拿著餐單走了過來。

為了表達自己內心裡對Austin的感謝,沐雨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不僅取代了服務生的工作,極力向Austin介紹著各式牛排的優缺點,不斷徵求著他的意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