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說偉大的狼魂降臨了.";艾唐唐眉頭微微皺着.

";動手吧,張秀,你負責殺死我父親,艾小姐,你幫忙抵擋住這些狼人的攻擊,不能讓他們救我父親.";莫里森說.

";你對自己父親還真夠狠的啊.";我感嘆問.

";我既然做了這件事,如果沒能殺死他,那麼死的就會是我,不能心慈手軟的,放心,我父親現在身體正在接受上古狼魂妖氣的灌溉,他現在還沒學會使用這些妖氣,力量最多隻有四成.";

聽到這,我也不再猶豫,生怕動手晚了,害死塔塔娜.

我衝上去,奇門飛甲便出現在了身上,我一槍朝着皮爾斯就刺去.

皮爾斯刷的一下,睜開雙眼,擡手一掌朝着三清化陽槍一拍.

這傢伙的力量奇大,直接把三清化陽槍打偏,隨後一拳打在我的胸口.

我被這一拳直接打得倒飛了回來.

";你是什麼意思?";皮爾斯冷眼看着我.

此時,周圍的那羣狼人,一個個嗷嗷大叫,變回了狼人模樣,朝着我就衝了過來.

";吼!";

我背後傳來一聲龍吟,回頭一看,一條紫色巨龍抵擋住了這些狼人.

艾唐唐的龍尾一掃,就能打飛一大片狼人,而這些狼人的利爪,牙齒,根本就刺不破艾唐唐的龍鱗.

";把他打出六芒星.";此時莫里森的聲音傳來.

";混賬G你帶人來害我?";皮爾斯一臉憤怒的看向了莫里森.

";我勸說你無數次,爲什麼我們狼人就不能和吸血鬼,人類和平相處?非得要兵戎相見,如果真的讓你成功,不知道會死多少吸血鬼,死多少人類.";

";既然你不聽勸,我只能阻攔你.";莫里森道.

我懶得廢話,衝上去,一槍朝着皮爾斯的胸口刺去.

這傢伙盤腿坐在地上,看樣子壓根不敢起身一樣.

也對,此時他在吸收這個六芒星中涌出的妖氣.

其實所謂的召喚上古狼魂上身,就是用一種祕法,隨後讓自己能獲得妖氣.

這可不普通,狼人光是靠着,就能穩壓同樣厲害的吸血鬼一頭.

他們的弊端,其實就是沒有妖氣,一旦讓一個狼人真正獲得妖氣,並且熟練的使用這些妖氣,那麼和這樣的狼人鬥,就相當於是和一隻紅眼殭屍打差不多.

我當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一槍又一槍的朝着皮爾斯刺去.

皮爾斯額頭也漸漸的出現汗漬.

雖然他速度極快,但畢竟始終是盤腿坐在一個地方,速度再快,我的槍法難道就差了?

很快,皮爾斯就快要撐不住了,他開口道:";你爲什麼要攻擊?";

";這小子給了你多少好處.";皮爾斯開口朝着我喊道.

";好處?你抓了我朋友過來當祭品,難不成還不讓我動手和你打?";我開口說.

突然,我找到一個破綻,他防守中出現了漏洞,我一槍刺去.

三清化陽槍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他如果再不起身躲,這一槍絕對可以給他來一個透心

涼.

這傢伙雙手狠狠的拍在地面,隨後後退起來,他剛一退,他剛纔坐的地方,涌出無數妖氣.

";我準備瞭如此多年,竟然功虧一簣.";皮爾斯站在六芒星外,眼睛裏面佈滿血絲,恨不得要把我大撕八塊的樣子.

皮爾斯此時慢慢的變成了狼人.

他渾身的毛髮不像其他狼人那樣,黑漆漆的,反而是紅色,在月光的照射下,我隱約感覺到了一股壓迫感.

皮爾斯笑道:";這些女子哪個是你朋友呢?";

剛說完,他就朝着自己旁邊的一個女子一爪抓去,這個女子直接被抓成兩截.

皮爾斯看我面無表情,笑着說:";看樣子我沒猜對啊,既然沒找到,那麼我把剩下的這些女子全部殺死.";

";找死!";我微微半蹲下了身子,用力的朝着皮爾斯衝了過去,一槍往他的胸口刺去.

皮爾斯臉上泛着微笑,站在原地,一點不躲,直接抓住了我手中的三清化陽槍.

";剛纔我坐在地上,便能撐如此久,此時你難不成認爲,你能傷了我?";皮爾斯說完,用力的搶過我手中的三清化陽槍,隨後反手,拿着三清化陽槍朝着我刺來.

這傢伙的力量太大,我一點法抗的能力都沒有. 當梁國立醒來時就看到了自己眼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正親切的握著他的手,院長關懷的輕輕拍著他滿是褶皺的手背十分熱切的對他說。

「梁老先生你為國家做出了貢獻,國家肯定不會拋棄你的!你放心只要我在這醫院一天,就會傾盡所有的精力你的身體儘快的恢復。」

梁老的臉色雖然還一片慘白,但是他那目光卻十分的犀利,他怔怔的看著院長開口詢問道:「是你救的我?」

院長連忙回答:「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事,醫院的任務就是救死扶傷。」

「我記得……為我做手術的是一個年輕的小伙……咳咳,我還想親自答謝他呢。」梁老乾咳了幾聲,轉頭看著四周似乎在尋找什麼。

院長一聽自豪的說道:「是的,他就是我們醫院的醫生。確實是我們醫院的醫生救了你,雖然當時你的情況非常的危急,但是在我們全體醫院的共同努力下,還是成功了!」

「我知道了,那麼就多謝你們了。」

這時梁霜從外邊急匆匆走了回來,她看到了醒來的梁國立,連忙沖了上前抓住了自己爺爺的手。

「爺爺!你沒事吧?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梁老看著自己的孫女,動了動嘴卻沒有說出話來,但是眉間皺了起來,手也緊緊的抓著自己孫女的手,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卻又難以吐露。

「爺爺,我在這,你想要說什麼,我都在這裡聽著!」梁霜看到自己的爺爺緊緊的抓著自己的手,也連忙的握住了他的手掌,看著自己的爺爺。

「你……」

「爺爺,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梁老的神情似乎越來越緊張,但是他在說什麼,梁霜卻沒有辦法聽得清楚只得用耳朵湊了過去。

「你……壓著我的……輸氧管……」

到這個消息梁霜才尷尬的站了起身,而梁國立也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坐在一旁的院長悄悄的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再次打開,這次走進來的人是許曜。就在他完成手術的那一刻起,院長就將梁國立的病歷遞給了他,並且要求他全權負責這件事情。

此刻看到許曜走了進來院長便站了起來,面帶微笑的伸手拍了拍許曜的肩膀:「許醫生,你要照看好病人,這次你表現的不錯,從這個月開始你的月薪我會給你翻倍的。」

「老狐狸你可別裝了,開會的時候你到底是怎麼講的難道心中沒點逼數嗎?居然還有臉站在病人的面前?」許曜看到院長醜惡的嘴臉,用極低的聲音當著他的面嘲諷。

自己此時就下了梁老,現在他完全不用擔心自己會被開除,因為他料定,院長肯定不敢動他!

院長的臉上仍舊保持著笑容,彷彿沒有聽到許曜任何嘲諷的話語又讚揚了幾句后便離開了,而他的笑容在離開病房后卻突然間變成了另一副憎惡模樣。

他透過玻璃咬牙切齒的看著病房裡的許曜,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好你個許曜,居然敢不服從我的安排,還讓我在那麼多醫生面前丟了面子。現在你就先替我好好的看著這個老不死吧,等他出院之後你也得給我滾出醫院!」

院長完全不知道他的這番話已經被玉真子完完全全的聽了進去,並且轉口就告訴了許曜。

許曜聽到消息后卻不為所動,或者說他表現得極為淡定。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此時的許曜已經是債多不壓身了,自己幾乎已經得罪了半個醫院的人,多一個院長或多少一個院長不少。

「梁老先生,這是我為你開的一些中醫,只要這幾天你好好的在醫院休養,按時服下這些藥劑,就能很快的出院了。」

許曜將幾包自己配置好的藥材放在了梁老的床頭,並且轉頭過去叮囑了一聲:「家屬不要給他太多的營養品,他之所以會被送來急救就是因為補品吃多了氣血上涌,而他的各項器官和脈絡已經受不住這麼猛烈的火氣,所以才導致了各個關節因為衰竭而堵塞的現象。」

「嗯,明白了,會注意的。」梁霜冷冷的回答了一聲,隨後目光在許曜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反問道:「對了許醫生,請問你來這家醫院多久了?看你似乎很年輕的樣子。」

「大概半年左右。」許曜老實的回答道。

「才半年?」梁霜伸出手來拿起許曜胸前的醫生證明看了一眼,隨後有些吃驚的問道:「你是剛畢業?」

「是的,剛畢業出來實習沒幾天,上個星期才剛剛轉正。」

梁霜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這家醫院居然讓一個剛轉正的醫生來為自己的爺爺治病。這個許曜的年齡居然還比她小兩歲。

「等等……你是婦科醫生?你居然是婦科醫生!難道剛剛居然是一個婦科醫生在為我的爺爺做手術嗎?」梁霜有些難以置信的叫出聲來,這讓原本安詳的躺在一邊的梁老也嚇得睜開了眼睛。

「咳咳,這個職位是醫院安排的,其實我啥都會一點,所以即使不是婦科的疾病我也能治。」

這句話後梁老才又繼續的安心躺著,梁霜也收回了自己那隻摸向警棍的手。

幾個人又聊了一會後,第二天早上的時候許曜的辦公事里多出了一面「妙手回春」的錦旗,不用想也知道是梁霜發給自己的,而令他沒想到的是這件事情居然登上了報紙。

報紙上天花亂墜的都在吹自己的醫院,而他的名字居然沒有出現在報紙上,只是以「醫院的醫生」這個詞一筆帶過。反而是院長由於深夜召開醫生大會而被媒體大肆的宣揚,都在誇讚著他為了病人盡心儘力。

「嘖嘖嘖,這篇文章很明顯是他找媒體公關代寫的吧?」許曜看著這篇文章只感覺到一陣噁心。

「小子,你要想在醫院走下去,就還要見識到更多的黑暗,就還要看到更加噁心的事情。」

「不管是什麼都不能阻擋我的腳步,對了既然現在已經有錢了,那麼明天我們去草藥店買點東西吧。」

許曜伸手拍了拍自己口袋裡的銀行卡,裡邊可還躺著50萬呢。這50萬他可不敢隨便亂花,打算去草藥店看看藥材。 難怪這傢伙能帶領狼人一族,和血族的三個公爵鬥爭一百多年,太強了!

按照莫里森的說法,這傢伙此時身體裏面妖氣雜亂,只能發揮四成的實力,可四成實力都這個模樣,真讓他用所有實力,哪還得了?

三清化陽槍到他手中的時候,已經變成了燒火棍,一棍痛在我胸口,我被捅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忍不住捂住了胸口,疼死了。

“既然你毀我獲得妖氣的祭壇,那麼我就殺了你們。”皮爾斯咬牙切齒的道。

他的狼眼中泛着綠光,隨後朝着身邊一個女子就抓去,這個女子直接被抓成兩截。

“對了嗎?”皮爾斯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胸口翻江倒海一樣疼,想要站起來,可渾身就跟岔氣了一樣,一點力氣都用不上。

“不說話?那麼我殺下一個了。”皮爾斯說完,此時,莫里森衝了上來。

我心裏一喜,看樣子這傢伙還是講義氣的,還沒想到,莫里森竟然坐到了六芒星的中間,所有的妖氣,朝着他的身體裏面涌了進去。

斗龍戰士:斗龍星魂 “莫里森,你帶着這兩個外人來,就是爲了獲得妖氣?”皮爾斯一臉憤怒的看着莫里森。

莫里森閉上了眼睛,壓根就不說話。

我心裏也很震驚,這傢伙帶我們來,難不成是爲了妖氣?

我想到這時,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個耳刮子,之前太蠢了,竟然這麼輕易的就被騙了。

這個莫里森滿口仁義道德,動不動就是爲了天下蒼生的,這種江湖騙子的戲法,之前我竟然天真的相信了。

皮爾斯咧嘴一笑,看着我說:“還沒結束!”

說完,他朝着塔塔娜就衝了過去。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我幹!”我忍住渾身的疼痛,衝上去,一槍朝着這傢伙的胸口捅。

皮爾斯滿臉不屑,壓根就不躲閃。

“天雷殷殷,地雷昏昏,六甲六丁,聞我關名,不得留停,迎祥降福,永鎮龍神。”我念完,手中的三清化陽槍便閃耀起光芒。

此時,三清化陽槍距離皮爾斯已經很近了,他或許沒有料想到,我手中的武器會突然威力加強。

他臉色大變,也顧不得攻擊塔塔娜,擡手就朝着三清化陽槍拍來,想要把三清化陽槍的方向拍歪。

可手剛觸碰到三清化陽槍,他就傳來慘叫。

噗呲一聲,好歹這是我師父恨天笑當初鎮守魔界,吃飯的招式,能讓他輕易的擋住,那才奇怪了。

“他不會這麼容易就死的。”我身後傳來了莫里森的聲音,我回頭狠狠瞪了莫里森一眼,等會再找這傢伙算賬。

“艾唐唐!想辦法殺死他!”我吼道。

艾唐唐壓力也挺大,雖然他擋住一些狼人,並不算是多艱難,可這些狼人畢竟數量多。

艾唐唐聽到我的聲音,張開龍嘴,此時,她的嘴裏,吐出了一顆七彩繽紛的龍珠。

這顆龍珠飛出後,直接朝着皮爾斯飛來。

皮爾斯想要躲避,可我手中的三清化陽槍,還插在他的胸口呢,他想躲,哪有這麼容易。

龍珠撞在了他的額頭上,頓時額頭被撞出一個大窟窿,鮮血開始流淌出來。

而龍珠也飛回了艾唐唐的口中。

皮爾斯滿臉不敢相信的表情,的確,原本是高高興興的舉行個祭祀,結果自己兒子突然帶人出來搗亂,擾亂了祭祀就算了,自己都死了。

皮爾斯好歹是一代梟雄,個人帶領狼人一族,竟然能撐住血族三個老不死的吸血鬼公爵的打壓。

他並沒有像普通人快死前那樣哭鬧,反而是滿臉欣慰的看着不遠處的莫里森,對莫里森說:“小子,你長大了啊,我當初告訴過你:世界上,誰都不能徹底相信,強者爲尊,只有自己實力第一,纔會真正的安全,纔會有能力實現你那個所謂的抱負。”

“看樣子,你想通了啊。”

說完,皮爾斯渾身開始消散起來。

而周圍那些原本瘋狂進攻的狼人,此時見皮爾斯竟然漸漸的死去,一個個轉身就跑,之前那股不要命的拼勁,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果然就跟莫里森說的那樣,狼人之王一死,這些狼人就會散去。

此時艾唐唐變回了人身,不過身上的衣服,卻是變成了一身紫色的裙子。

她一臉憤怒的看着莫里森,說:“這傢伙騙我們!”

妃本嫡女 “恩。”我點點頭。

我倆走到了莫里森面前,莫里森睜開雙眼,臉上露出苦笑。

“你求我們來這美國,就是爲了獲得這些妖氣?”我看着莫里森問。

莫里森點點頭,說:“沒錯。”

“你騙我?信不信我分分鐘咬死你啊?”艾唐唐憤怒的衝莫里森說道。

換誰被騙,心裏都會不舒服。

我拉了艾唐唐一下,看着莫里森道:“行了,你把我們叫來的目的,我不想說,我只想救人,怎麼才能救活塔塔娜,如果你是騙我的,我會立馬讓你死在我的槍下!”

我拿着三清化陽槍,指着他的鼻

尖說。

莫里森眨了眨眼睛,道:“你把她抱到我面前。”

月歸宮闕夕已去 我趕忙跑到塔塔娜旁邊,抱起她,塔塔娜此時真的就跟乾屍一樣,並且異常的輕。

抱到莫里森面前後,莫里森把手指放到了塔塔娜的額頭,他身體裏面的這些妖氣,一部分開始涌進塔塔娜的身體中。

“這些妖氣是用這七個女孩的血肉之軀爲媒介,引來地底深處,上古狼魂留下的妖氣,只要把一部分妖氣放回她們的身體中,她便會醒過來。”莫里森道。

果然,這些妖氣涌入塔塔娜身體內的時候,塔塔娜的身體,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長出了血肉,看起來神奇無比。

過了十分鐘,塔塔娜面色紅潤起來。

隨後莫里森盤腿閉上眼睛,也不說話。

“我們直接回國吧。”艾唐唐對我說。

“等塔塔娜醒了,送她上回泰國的飛機再說吧。”我看着懷中的塔塔娜道。

艾唐唐蹲在一旁,伸出一根手指在我臉蛋上點了一下,說:“喂,你不會還喜歡她吧。”

“聽真話還是假話?”我看着艾唐唐問。 靈藥堂是江陵市最大的中藥鋪,裡邊不僅有極多的珍貴中藥,還有許多名貴的中醫道具,比如針灸用的銀針,火罐,舂桶。

而許曜這次來主要是為了購買一些藥材,雖然江陵醫院裡也存有不少的東西,但是有幾樣藥材也是他拿不到的。

「老頭,只要能練出那個什麼聚靈丹,那麼你就可以暫時的離開醫院一周對嗎?」

「是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