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紋狀的衝擊波,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以巨猿為中心,周圍十公里之內,所有東西全都被衝擊波震蕩崩塌,最近地方的東西直接化成齏粉。

整個天京城的中心位置,直接變成一片廢墟。

滾滾的氣浪,將幾個人的身體淹沒。

山嶽巨猿身體被震飛出幾公里,巨大的身體在地上滾動,不知道壓碎多少東西,這才停了下來。

他看了下手中的敲錘,也被這一箭之威,砸出一個大洞,毀了三分之一。

好恐怖的合擊之力,不愧是尊王星執法隊的人。

煙灰漸漸散去,四個人的身影很快就出現。

「這個變態,居然能承受住我們的一擊,太強撼了。」一名手下震驚地說道。

「就是因為他厲害,咱們更要將他斬殺,不然的話,再讓他成長下去,咱們以後更難對付他。咱們繼續出去,再次使用合擊術。」江玉娘繼續下命令。

四人再次聯合起來,身上再湧起強大的氣勢,準備二次進攻。

遠處,巨猿已經開始減小,恢復正常大小。

現在這情況,變身山嶽巨猿,沒有任何的優勢,只能逐個擊破,才有機會將他們斬殺。

真猿三變。

風雷翅。

飲血劍。

他的身影瞬間化成一道流光,朝四人衝來。

「小心,他想逐個擊破,四方之勢。」江玉娘喝道。

當下四人背靠背,各守一方,嚴陣以待!

一道長虹劃過,直接就朝一名手下擊去。

那名手下舉手相迎,另外幾名手下出手支援,很快就將葉雄澎湃的一劍給消除了。

接下來,葉雄利用風雷翅,從各個方面,不停地進攻。

只是,這四方之勢就像一個鐵桶一樣,無論他怎麼攻擊,就是破不開。

一方攻,一方守,進行拉鋸大戰。

場外的人,看得驚心動魄,原本他們以為葉雄會很快落敗,但是沒有想到,合四人之力,也只能靠死守,才能防住住他的攻擊。

他們現在才知道,幾個月沒見,這人的實力,已經漲到了一個讓人十分恐怖的地步。

「我就看看,你們能防多久。」

葉雄懸浮在半空,身體上湧起兩種元氣,一紅一藍。

兩鼓元氣在他的身上,瘋狂地增長,片刻之間,恐怖的兩種元氣,已經達到數百米高。

「凝!」

隨著他一聲低吼。

兩鼓外露的氣勢,突然全都朝他胸前凝聚。

一顆細小,體表滿是能量雷紋的圓球出現。

隨著元氣的輸入,圓球越來越大,最大變成臉盆般大小。

一鼓毀天滅地的威脅,在圓球周圍凝成。

「超級冰火爆,出擊!」

葉雄單手執球,背上風雷翅施展,帶著冰火爆朝四人擊去。

「副隊長,怎麼辦?」一名手下見狀,急問。

「不過是一名區區的金丹後期,還能反天不成,別怕,聯合對抗。」

江玉娘率先出去,其餘三人,同時出擊,四鼓力量同進朝葉雄襲來。

葉雄身體在半空一陣扭曲,生生躲過四道攻擊,繞了一圈,在離他們百米之外,右手一推,冰火爆擊了出去。

然後,他急促後退,同時嘴裡輕喝一聲,爆。

一朵蘑菇雲在原地生起。

強大的衝擊波,差點連空間的都撕裂。

恐怖的攻盪,化作颶風,朝周圍席捲。

身在百米之外,化成不皮金身的葉雄,幾乎都承受不住這強大的衝擊波,直接被震飛出去。

更別提身體爆炸中心的四人了。

(本章完) 不知道過了多久,周圍這才恢復過來,地上露出一個巨大的坑。

四道人影懸浮在半空之中,全都狼狽不已,身體血跡斑斑,其中一個還倒在那一個人的懷裡,生死未明。

「你們輸了。」

葉雄淡淡地說道,聲音之中,含著強大的霸氣。

江玉娘臉色很難看,嘴角也帶著血,顯然也是受傷了。

「副隊長,咱們怎麼辦?」一名手下問。

「今天一戰,咱們算是輸了,別逞能,咱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一道流光,突然就出現在他們面前,正是聶彪。

他原本跟申屠雷戰得難解難分,但是也被這邊的戰況吸引,見手下死傷慘重,紛紛逃離。

「走!」

四道人影,帶著一名受傷的手下,準備落荒而逃。

「八弟,別讓他們逃了。」申屠喝道。

遇到你是一個意外 「想逃,沒那麼容易。」

葉雄冷哼一聲,風雷翅再次啟動,眨眼之間就追了上去。

另一邊,申屠雷也同時出手。

一刀一劍,兩道氣芒劈落天際,直斬而落。

「玉娘,你們帶他們先走,我攔住他們。」聶彪轉身,迎了上去。

「隊長,你先走,讓我們攔住他們。」江玉娘說完,大聲命令:「阿三阿六,咱們跟他們拼了。」

三人回頭,再次跟葉雄大戰在一起。

葉雄剛才施展一個超級的冰火爆,消耗非常大,當下再次變身山嶽巨猿,手握敲天錘。

一錘砸落,又將一名手下砸成重傷。

「隊長,你們先走,我跟他拼了。」

剩下的那名手下也是硬氣,咬咬牙,朝葉雄衝去,身體還在空,轟的一聲,自接爆開。

那大的衝擊波,將雙方震退。

在沒有辦法之下,他選擇了自爆金丹。

「阿三……」

江玉娘大吼,眼睛都殺紅了。

正準備上去拚命。

聶彪一把抓住她,喝道:「玉娘,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走。」

「想走,沒那麼容易,聶彪,納命來。」

申屠雷跟聶彪成仇二十年,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怎麼可能讓他逃了,當下氣勢洶洶地撲過來。

「玉娘,帶人先走,我攔住他們。」聶彪喝道。

「隊長……」

「快走啊!」

江玉娘咬咬牙,抱著最後一名手下,化成一道流光逃竄。

葉雄正想追,申屠雷喝道:「別管她,一個小娘們成不了氣侯,把聶彪殺了再說。」

葉雄覺得也是,以江玉娘的實力,根本就不值一提,現在最重要的是殺掉聶彪。

當下,他握著敲天錘,跟申屠雷一起,大戰聶彪。

聶彪本來跟申屠雷實力在伯仲之間,現在葉雄加入,他頓時就變得非常吃力,片刻之中,身上就受了幾處傷。

突然一錘敲了下來,正中他的頭頂,把他狠狠地砸落到地上。

申屠雷見到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可能放過,一道刀芒狠狠地劈落,直接將聶彪的右臂劈了下來。

「聶彪,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申屠雷一聲大吼,大刀又舉了起來,一刀凌空劈落。

聶彪還沒反應過來,身體直接就被劈成兩半。

堂堂的尊王星執法隊的隊長,終於一命嗚呼。

靜!

場外一片寂靜,全都不敢說話。

這盛世,如你所願 所有人看著申屠跟葉雄,就像見鬼一樣。

「哈哈哈,聶彪,你想殺我,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申屠雷哈哈大笑起來,聲音響徹天際,震得人的耳朵都快聾了。

巨猿恢復正常大小,來到申屠雷身邊。

項天,妖姬,陸虎跟邪娘,全都圍了過來,對葉雄一陣讚歎。

他們都被葉雄的實力,驚嚇到了。

這一場大戰,算是讓北域六惡名震天下了。

特別是葉雄,被譽為下一個申屠雷。

場外的人,紛紛散去,不敢再逗留,害怕在此,到時候受到波及。

天京城的巡衛也不敢過來了,現在聶彪已死,江玉娘敗逃,屠剛生死未明,整個天京城已經沒有主心骨,亂成一團了,現在誰還敢站出來,就是找死。

葉雄正準備溝通幽冥,看看她審問得怎麼樣,突然一道流光來到他面前,正是幽冥回來了。

「怎麼樣了,找到玫瑰沒有?」葉雄連忙上前問。

「我剛才審問過,屠剛說阮玫瑰被送到8號飛船了,8號飛船正準備返回尊王星,郭雪讓聶彪將阮玫瑰送回京城,他親自受審。所以,他才讓江玉娘喬裝成阮玫瑰,在此等侯。」

「什麼時候的事情?」葉雄急問。

「就在昨夜,他們以為你不會來救,所以才送走了。」

葉雄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咬牙切齒:「這麼說,阮玫瑰前陣子受的折磨全都是真的,不是假的?」

大家都不敢說話,害怕說了他不高興。

喜歡的女人,被別人折磨,換誰都不好受。

「屠剛呢?」葉雄問。

「我已經把他給殺了。」

「幽冥,咱們去8號飛船,把人搶回來。」葉雄急道。

幽冥點了點頭:「好。」

半句廢話也不多說。

「八弟,你別衝動。」妖姬連忙攔住他,急道:「你知道8號飛船代表什麼嗎?」

「八弟,8號飛船是尊王星的護衛艦隊,飛船之上有三萬修士,個個實力十分強,艦長跟副艦長的實力,絕對不在聶彪之下,單單是金丹巔峰的修士,就有二十多人,金丹後期更是數也數不清,你去8號飛船救人,這不異于飛蛾撲火。」項天說道。

葉雄在飛船上呆過,知道飛船的恐怖力量。

當初在88號飛船的時候,那飛船上就有三萬的修士,這麼多的修士,哪怕讓他殺都殺不完。

「飛船上,有沒有半步元嬰修士?」葉雄問。

「這倒是沒有,不過……」

「沒有半步元嬰就行,強奪不成,咱們就智取,我就不信救不了人。」葉雄的目光之中,露出一抹寒芒。

申屠雷在旁邊,這時候忍不住站了出來,說道:「八弟,我陪你去。」

「算我一個。」項天道。

「還有我。」

「算上我。」

「我也要去。」

妖姬,陸虎,邪娘都紛紛出聲,表示願意去。

「大哥跟三哥可以去,你們就別去湊熱鬧了,這次可不是鬧著玩的。」葉雄嚴肅地說道。

「八弟說是對,這次咱們前去,遇到的全是超強實力的高手,你們前去,不但幫不了什麼,反而讓咱們分心,你們還是好了照顧好七妹吧!」申屠雷說道。

聽他這樣說,其餘的三人,也不好再說什麼。

「大哥,你知不知道8號飛船現在在什麼地方?」葉雄問。

「你等著,我先問問。」

申屠走一邊去了,片刻之後回來說道:「找到了,8號飛船,現在已經到瞭望北星。」

「咱們還能不能趕上?」

「抓緊時間的話,應該能在飛船回到尊王星之前趕上。」

「那咱們事不宜遲,馬上出發吧!」

申屠雷將黑玫瑰號放出來,四人坐上飛船,飛快地朝8號飛船所在的地方追去。

(本章完) 尊王星,統領府。

郭雪聽著手下的彙報,臉色又是驚又是怒。

彙報的手下站在一邊,大氣都不敢透。

「消息準確不,葉雄真的擁有戰勝金丹巔峰的實力?」郭雪問。

「回大統領,千真萬確,在場的人,很多人都親眼目睹。」屬下回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