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機械龍發出了一聲咆哮,渾身開始釋放出一層層幽藍色的光芒,雪人在接觸到那層光芒的時候,頓時發出了一陣慘叫,雙手竟然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機械龍,同時渾身發抖的倒在了地上。

“無恥!”韓宇大罵一聲,他清楚那層光芒是什麼,不就是放電嘛。

機械龍沒有理會韓宇的叫罵,眼睛盯着地上的雪人,嘴巴張開,對準了雪人的脖子。韓宇見狀剛想要上前幫忙,就聽身後傳來一陣呼嘯,急忙臥倒,就見一塊大石飛過自己的頭頂,直奔機械龍砸了過去。回頭一看,就見一隻體型稍微被那隻被電倒的雪人小一點的雪人邁開大腿衝了過來。

韓宇急忙閃到一邊,可不想被急於救同伴的雪人踩到。而衝過來的雪人也沒有理會韓宇,徑自衝向機械龍。就見機械龍身上藍光再起,有一隻雪人被放倒了。

連續兩次的放電,好像讓機械龍虛弱了不少。就見機械龍沒有再準備攻擊躺倒在地的雪人,看了一眼韓宇之後,竟然轉身想要離開。

韓宇沒有做出趁你病要你命的舉動,只是默默的看着機械龍離開。而正是這個舉動,讓韓宇幸運的躲過了機械龍的一次陰謀。見韓宇沒有追過來攻擊自己,機械龍轉身盯着韓宇,猛地撲了過來。

“哇靠~原來你剛纔是裝的!”韓宇大叫一聲,雙手火焰一出,升到了空中。

近身肉搏,那是蠢材纔會乾的事情,血肉之軀怎麼可能抵得過金屬鐵板,就算能抵得過,也不是韓宇這個纔開始學習古武沒多久的人。韓宇很清楚自己不是武學奇才,只要學個十天半個月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現在韓宇可以依賴的,更多的還是原來的能力。而古武,只能勤於練習,急不得。

擡頭看着升到空中的韓宇,機械龍身上的藍光再次出現,對着空中的韓宇發出一道藍色的電波。韓宇見狀立刻十字火迴應。電,也是自然元素中的一種,用火焰是可以抵禦的。

兩股能力在空中發生激烈的碰撞,韓宇倒退了兩步,看着地面的機械龍,雙手張開,綠色的光點開始往機械龍的四周飄散。而機械龍很顯然也清楚這些綠色的小光點絕對不會像它們看上去的那樣可愛,急忙後退。韓宇當然不會讓機械龍輕易退走,綠色光點迅速將機械龍包圍,看着被綠色光點攀附到身上的機械龍,韓宇微微一笑,打了一個響指。

“咚~咚~咚~”一連串的爆炸將機械龍給淹沒在冰屑當中。等到冰屑落地,地面上的機械龍只剩下一個腦袋還保存完整,身體的其他部位都已經被炸得不成樣子了。

緩緩落地,韓宇走到機械龍的腦袋前,就見機械龍的電子眼已經失去了光亮,心裏不由鬆了口氣。扭頭去看躺在地上的兩隻雪人,就見那兩隻雪人正在相互攙扶着離開。韓宇不像去攻擊這兩個雪人,通過紅毛雪人王,韓宇知道這些雪人差不多都是有一定智慧的,還是不要主動進攻比較好。而就在韓宇看雪人的同時,他身背後的那顆機械龍頭突然動了起來,脖頸處噴射出一股氣流,讓機械龍的大嘴直奔韓宇的後脖頸咬去。等到韓宇察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躲閃,也就在韓宇準備生受機械龍拼死一咬的時候,咖啡壺衝了過來,就見它藉着一個高坡飛到了空中,將韓宇及時的撞到了一邊,而它自己,卻被機械龍的大嘴給咬了個正着,除了上半部的咖啡壺蓋,下半身被閉合的機械龍嘴給咬了個粉碎。

憤怒的韓宇將機械龍的腦袋給拆成了一堆零件,隨後走到了只剩下一個壺蓋的咖啡壺邊。對於這個髒兮兮的咖啡壺,韓宇先前還真是沒有放在心上,但是現在,這個咖啡壺爲了救自己,眼看着就要掛了,韓宇的心裏突然有點後悔,早知道就應該把這傢伙弄得乾淨的。

默默的挖了一個坑,將已經停止功能的壺蓋埋了起來,韓宇轉身向着雪人離去的洞口走去。沉浸在悲傷當中不是韓宇的性格,與其坐在地上悲傷浪費時間,韓宇更願意給自己找點事情來做。而眼下,跟着兩隻雪人去參觀一下它們的家,這對韓宇來說比較感興趣。

兩隻雪人彷彿也知道身後跟着韓宇,但是它們卻並沒有阻止韓宇的跟隨,自顧自得往前走着,並且在走了一半,大雪人恢復的差不多了以後,竟然回身跑去把自己的戰利品給拿了回來。

跟着兩隻雪人走過通道的盡頭,進入韓宇視線的是一個冰雪的世界。一望無垠的白色,一些淡藍色的身影點綴其中,韓宇知道,那是那兩隻雪人的同伴。

對於韓宇這個奇怪的生物,這些雪人並沒有表現出過激的態度,反而集體對韓宇採取了無視的態度,就像根本沒有看到韓宇這個人一樣。受到冷遇的韓宇摸了摸鼻子,向着和雪人相反的方向走去。因爲洞口的位置比較高,正所謂站得高,尿得遠……不是,是看得遠。在看到雪人靠近的同時,韓宇發現在這片冰雪的世界中,矗立這一座高塔。

事出反常必爲妖,既然這些雪人不待見自己,那韓宇就自己給自己找點事做吧。探索高塔,便成爲了韓宇接下來要做的事。

對於韓宇的離開,雪人並沒有阻止,只是偶爾看上一眼,見韓宇的目標是那座高塔,便再也沒有理會韓宇,幫着擡起捕獲的蚯蚓,七八隻雪人返回了自己的巢穴。

臨近高塔,韓宇仔細數了數,這座高塔大約高三十米左右,一共有十二層,通體黝黑,每一層塔外的四個角上分別掛着一個碩大的鈴鐺,在微風的吹拂下,時不時的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嘎吱~嘎吱~”踩着雪地發出難聽的聲響,韓宇走到了高塔的下方,塔門緊閉。韓宇上前試着推了推,推不動。好像被封死了一樣。韓宇飛到了第二層,就見第二層的窗戶也是封閉的,推了推,依然推不動。

人就是這樣,你越是不想要讓他做的事情,他就越是想要去做。現在的韓宇就是這樣,眼見高塔就在眼前,可自己卻沒辦法進去,這對韓宇來說,算是件令人無法忍受的事情。

繞了高塔轉了一圈的韓宇重新站在了塔門前,先是伸手敲了敲,想要辨別一下塔門的材料,如果是木頭的就放火燒掉,只是很遺憾,塔門是鐵的。這樣一來,就只能另想辦法了。

韓宇開始在塔門附近找了起來。鐵門封死,那想要進去的話,就必定需要開啓機關,韓宇正在尋找機關。而且沒有用多長時間,就在塔門的背後位置,找到了那個機關。

看着找到的類似一個魔方的玩意,韓宇有些頭疼的抓了抓腦袋,動腦筋的事情一向是韓宇深惡痛絕的,但是眼下沒有外人,韓宇也只能自己靠自己了。

既然看上去向魔方,那就試着像玩魔方一樣把眼前這個玩意麪面完成好了。 一夜成婚:宮少有個小可憐 左轉一下,右轉兩下,伴隨着韓宇的嘗試,高塔也在緩緩的發生變化。而這個變化,更加堅定了韓宇先前的推測,更加用力的開始玩起了魔方。

在經過兩個小時的辛苦以後,韓宇終於把手裏的“魔方”轉的每一面都是完整的了。付出了辛苦就會有回報,就在韓宇將手裏的“魔方”放回原處以後,高塔開始產生劇烈的晃動,嚇得韓宇還以爲推測失敗,眼前這座高塔要倒了呢。

急忙跑到安全地帶,回頭看去,高塔沒有倒,只是又上升了一層,露出了藏在地下的真正第一層。

“製作這座高塔的傢伙真陰險。”韓宇看着敞開的塔門,緩緩的說道。不過說歸說,韓宇還是趕緊走進了塔門,進入了高塔。進入高塔的第一眼,迎面就看到了一尊塑像。一個宗教人士打扮,方頭大耳,一臉和氣的光頭盤坐在蓮花座上,笑眯眯的正對着塔門。

韓宇好奇的看了一眼光頭,在高塔第一層轉了一圈,除了這個光頭塑像之外,什麼都沒有,連個凳子都沒有。

“這是什麼鬼地方?”韓宇自言自語的說道,擡頭再次看了光頭一眼,突然感到哪裏好像有點不對勁。就在這時,塔門突然關閉了,而坐在韓宇對面的那個光頭突然動了一下。

韓宇被嚇了一跳,連忙戒備的看着光頭。就見光頭緩緩的活動着身體,慢慢的走下了蓮花座,原本覆蓋在身上的土塊噼裏啪啦的掉在地上,露出了藏在內力的金身。

帶着一股金屬沙啞的味道,一個聲音傳進了韓宇的腦海中,“有緣人,準備接受試煉吧。”

“喂,誰在說話?哇靠~等一下,我還沒準備好。”韓宇一不留神,差點被走下蓮花座的光頭給一拳打中。

韓宇閃到了一邊,而那個金光閃閃的光頭卻不給韓宇絲毫喘息的機會,端着一張笑臉猛攻過來。

“笑!笑你個鬼啊你!”韓宇大怒的一拳砸向光頭。

“鐺~”韓宇捂着拳頭跳到了一邊,心中大罵自己是白癡。拿自己的肉手去打光頭,那光頭的身體就像是鋼板一樣,堅硬非常。

一時找不到解決辦法的韓宇只能繞着房間跑開了,飛是飛不了的,一共不到三米的高度,那個光頭原地一跳就能碰到房頂,飛到空中反而更危險。

而光頭也不像是個很聰明的傢伙,韓宇跑,他就追,就跟在韓宇的屁股後面追,連拐彎都不會。好幾次都被韓宇一個急轉身,一頭撞在了牆上。

“來呀,你來呀,來追我呀。”韓宇一邊向光頭挑釁,一邊心裏思考這事到底是怎麼回事?有緣人?難道打贏了這個光頭以後會得到什麼好處?那倒是值得努力一把。一般像這種情況,那最後得到的好處都是不賴的。而且就算自己用不上,到時候帶回去給寧平他們試試,保不齊就有人能用上。主意打定,韓宇下定決心,努力試試。

因爲是在高塔裏,韓宇不敢使用威力大的火焰能力,萬一把高塔給弄塌了,那自己的小命可就難保了。誰知道什麼時候纔會有人來這裏把自己給救出去。爲了安全起見,韓宇決定,用學會的古武結合自己的能力迎敵,這也算是對自己的一次鍛鍊吧。

金光閃閃的光頭很厲害,力量大得驚人,韓宇在硬接了兩次以後就開始了遊鬥。而這一遊鬥,韓宇立刻發現,這個光頭很好對付。力大而速度慢,說的就是這個光頭。搞破壞可以,但是打架,那就差點了。

韓宇相信現在自己只是還沒有找到這個光頭的弱點,一旦找到,那就是這個光頭的死期。

爲了找到光頭的弱點,韓宇不斷的嘗試着攻擊光頭身體的各個部位,但是很遺憾,始終沒有知道,就連光頭的下半身韓宇都狠狠的踢了一腳,結果卻是韓宇抱着腿跳了好一陣只,而光頭卻是嘛事沒有。

“我就不信你會沒有弱點!”韓宇咬牙切齒的說道。

試探依然在繼續,光頭依然在滿房間的追殺韓宇,而韓宇則是邊跑邊繼續試探的攻擊着光頭的身體各個部位。終於,韓宇發現了。每當攻擊光頭身體右側肋下的時候,這個光頭的右手總會不自覺的往回縮一下。

“試一試!”韓宇心中暗道,猛地一個急停,再次讓光頭撲了個空,隨後一腳踹在光頭的後背上,將光頭踹倒在地,隨後韓宇趁着光頭起身的時候,衝到光頭的右側,對準光頭的肋下就是一拳。

“噗~”韓宇竟然一拳打進了光頭的身體。光頭劇烈的抖動着身體,原本金光閃閃的身體開始逐漸黯淡,最後變回了一堆黃土,掉落在地上。在黃土中,韓宇找到了一粒金色的珠子,有鴿子蛋大小,圓潤光滑,閃閃發光。

“這應該是個好東西。”韓宇邊說邊將金珠給收了起來。也就在韓宇收起金珠的同時,就聽塔內出現了一聲巨響,通往上一層的樓梯出現,而第一層的塔壁也開始出現變化,一幅幅光頭練武的壁畫出現在塔壁上,連貫的看下去,竟然是一整套古武。韓宇的心情有點激動,這纔是第一層,這樣算來,那上面不是還有很多的古武在等着自己。

稍稍平靜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韓宇開始模仿着壁畫上的動作,一招一式的練習了起來。

也不知經過了多長時間,韓宇終於將壁畫上的動作全部記住,並且在不慌亂的情況下可以完整的打出來,剩下的,就要靠實戰去積累經驗,這是練習沒辦法練出來的。

仔細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備,韓宇確定沒有什麼漏下之後,邁步走上了前往第二層的樓梯。而第二層,沒有韓宇想象中的第二個光頭,在第二層的中央,端坐着一位身穿道袍的老頭,就見那老頭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如果不仔細看,就跟活的一樣。

韓宇擺好了架勢,對那個老頭說道:“來吧!”

話音剛落,老頭猛地睜開了雙眼,一直擱在腿上的一把劍唰的一聲便出了鞘,整個人化成一道長虹,直奔韓宇便刺了過來。韓宇既讓閃身躲開。同時飛起一腳,直奔老頭的後腰踹了過去。就見老頭身體一扭,躲過韓宇的一腳,同時手中劍往上一撩,好在韓宇在老頭躲開自己一腳的同時就開始後退,否則非被老頭這一劍傷的影響日後的夫妻生活。

胸前的衣服被劃開一道大口中,搭拉在胸前晃晃悠悠,看上去很是礙事,韓宇兩把將外衣扯掉。往自己的雙手吐了口唾沫,用力揉了揉後衝老頭叫道:“來,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空手奪白刃!”

老頭一語不發,一劍刺向韓宇,動作飛快。韓宇急忙往旁邊一閃,同時雙手就要去奪老頭手裏的劍。就見老頭手腕一抖,一朵劍花出現,韓宇見狀急忙收手,這個時候去奪劍,那純粹就是不想要自己的手了。

後退和老頭保持三步的距離,就見老頭手中劍斜指地面,一臉的氣定神閒。與之相對的,韓宇在氣勢上就要差一點了,死死的瞪着老頭,心裏盤算着怎麼才能搞定眼前這個老頭。

“看來想要不出點血是擺不平這個老頭了。”韓宇心中暗下決心,猛地衝向了老頭。老頭一見韓宇直奔自己衝過來,當即毫不猶豫的一劍刺向韓宇的胸口,韓宇微微一讓,任憑老頭一劍刺穿自己的身體,同時兩手一把抓住了老頭的腦袋,不等老頭反應,火焰瞬間將老頭給吞噬。

又是一堆黃土,除了那把劍以外。韓宇彎腰撿起劍,將劍收回劍鞘,自言自語的說道:“這把劍看上去不錯,回頭帶回去給寧平。嘶~該死的,等趕緊給自己治療。”說着,韓宇拿出一瓶韓夢馨爲他們準備的治療瓶。打碎,受傷的地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着。韓宇看了看四周,通往第三層的樓梯已經出現了,但是第二層的塔壁上卻一點變化都沒有。

“難道這一層的獎勵就是這把劍?那也太摳門了吧?”韓宇看了看手裏的劍,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當然沒有誰會出現指責韓宇的不識好歹,所以韓宇也只是抱怨了一番,好好休息了一下,吃點東西,恢復了一些體力以後,就繼續往塔上走去。

一路爭鬥,韓宇終於來到了高塔的倒數第二層,在來到這一層之前,韓宇陸陸續續的收穫了不少值錢的好東西,其中有一雙鞋子是韓宇最喜歡的,穿上那雙鞋以後跑起來飛快,給人一種飛一般的感覺,所以韓宇現在也是穿在腳上的。

原本以爲在這一層會和之前的幾層一樣,會有一番爭鬥,但是事實上,這一層卻並沒有韓宇想象的那種東西。等待韓宇的,只是一個巨大的石板,而那塊石板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韓宇站在石板前,好在石板上的文字採用的是聯盟通用語,所以韓宇還是認識的。從那塊石板中,韓宇知道了這座高塔的來歷,和建造它的初衷,以及自己得到的那些東西都是一些什麼寶貝。

高塔建立的年代石板中並沒有提及,但是韓宇推測,應該不是聯盟統治時期建造的。當初建立這座高塔,原本是爲了一個人而建,目的就是提供給那人一個試煉的地方。可結果,那個原本應該來試煉的人沒來,卻便宜了韓宇這個後來者。當然這是韓宇猜得,從石板中的內容可以看出,建造這座高塔的人就是留下這塊石板的人。他一直以爲那個試煉的人會來到這裏,所以留下的話,也是對那個到達這裏的人說的。其中就有韓宇在先前的十一層高塔中得到的東西都是什麼來歷以及各自的作用。通過石板,韓宇知道了自己手裏的那把劍名叫青雲劍,而腳上穿的那雙鞋子叫踏雲靴。林林總總,除了在第一層得到的那顆金珠之外,其他的東西除了值錢以外,實用價值倒是不大。

www◆тtκan◆C〇

“如果這一層就是最後一層,那還在上面的一層算是怎麼回事?”韓宇看完了石板上的文字,看着通往第十三層的樓梯,一臉納悶的自言自語道。

“不管怎麼樣,自己都是要出去的,眼下這座塔是封閉的,想要離開這裏,恐怕也只有到上面去看看這一個選擇了。”想到這裏,韓宇打起精神,再次在四周檢查了一邊,確定沒有任何遺漏之後,邁步走上了通往第十三層高塔的樓梯。

一步、兩步、三步……慢慢的上到第十三層,這裏黑乎乎的沒有窗戶。韓宇睜大眼睛看了看,邊往裏走邊升起了手中的一團火焰。

彷彿是迴應韓宇手中的火焰一般,第十三層塔內的照明燈火突然被一盞盞點亮了,守衛着這一層的守衛在出現在了韓宇的眼前。

一個應該只存在於神話傳說中的人身羊首的惡魔對着韓宇發出了一聲咆哮! 巨大如門板的砍刀橫着向韓宇的腰間掃了過來,韓宇顧不得再想,急忙用青雲劍格擋。惡魔的怪力將韓宇給擊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牆壁上。

“咳咳咳~”韓宇一邊咳嗽一邊掙扎着爬起來,發現自己拿着青雲劍的右手脫臼了。只一擊就讓自己的胳膊脫臼了,這讓韓宇的心中很是驚訝,同時重新對眼前的惡魔進行了評價。

將脫臼的右手按在地上,左手緩緩的扶正右手脫臼的地方,韓宇一咬牙,就聽“喀吧”一聲輕響,脫臼的右手被韓宇重新接了回去。看了一眼因爲右手脫臼而丟到一邊的青雲劍,韓宇沒有去撿,因爲他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玩劍的人。一邊輕輕的活動着手臂,一邊仔細打量起了眼前這個青眼惡魔。

除了兩隻黑黑的羊角,這隻惡魔通體藍色,一雙發出青色光芒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惡魔。但是讓韓宇奇怪的是,這隻惡魔並沒有在自己受傷的時候進攻自己。看它此刻的樣子,倒像是在守護着什麼?

往青眼惡魔的四周看了看,通過它的雙腳空隙,就看到一口碩大的棺材擺放在那裏。通體漆黑的棺材,如果不仔細看得話,很難發現。

“難道這個傢伙是在守護那口棺材?”

韓宇試探的往青眼惡魔靠近了一步……兩步……三步……當走到第三步的時候,青眼惡魔舉起了手中的門板砍刀。韓宇暗叫一聲不好,立刻後退。可惜還是晚了一點,雖說沒有被門板砍刀劈中,但是砍刀劈砍所形成的風壓還是在韓宇的胳膊上流下了一個大口子,鮮血不住的往外涌。

血腥味彷彿刺激了青眼惡魔,不住的聳動着它的鼻子,但是卻始終沒有離開棺材半步,只是用貪婪的眼睛瞪着韓宇,彷彿想要活吞了韓宇一樣。

韓宇伸手拿出一個治療瓶,打碎,胳膊上的傷口慢慢的癒合,恢復如初。再一看青眼惡魔,它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雖然轉瞬即逝,但還是被韓宇敏銳的感覺了。

“黑暗的惡魔?哈~”韓宇想到了一種可能,再次拿出了一個治療瓶。隨身攜帶的治療瓶一共有五個,已經用掉了兩個,這是第三個。如果是自己猜錯了,那是無論如何不能再嘗試的。

心裏告誡了自己一聲,韓宇拿出了在下面塔層收穫的一面盾牌,雷神盾。說是雷神盾,但是在韓宇的眼裏,這面盾除了可以賣個好價錢外,一無是處。關鍵是上面的裝飾物太多,已經不能稱作爲盾牌,而是叫藝術品更加的恰當。不過韓宇可不會因爲雷神盾太過華麗而捨不得使用,就算雷神盾破了,上面的裝飾品拆下來賣,也是值不少錢的。

左手拿着雷神盾護在身前,韓宇將拿着治療瓶的右手隱在身後,再次一步一步的向青眼惡魔靠近。

青眼惡魔也沒有讓韓宇失望,當韓宇再次踏入它的警戒範圍時,青眼惡魔發出了一聲咆哮,揮舞着自己的砍刀撲向了韓宇。

用雷神盾擋住了門板砍刀的同時,韓宇右手一揚,手裏的治療瓶飛向了青眼惡魔。就如韓宇預料的那樣,青眼惡魔果然像是懼怕存放在治療瓶中的光明能量,連忙側頭躲開。只是韓宇的動作太快,即便青眼惡魔躲過了治療瓶飛進嘴裏的噩運,但是,易碎的治療瓶在接觸到青眼惡魔身體的時候,還是應聲而碎了。

“嗷~”青眼惡魔發出一聲慘叫,手裏的門板砍刀隨即掉落在地,而青眼惡魔則是倒退了數步,一邊用力的擦拭着被治療瓶內的光明能量沾到的身體,一邊惡狠狠的瞪着韓宇,青色的雙眼漸漸的開始變紅。

韓宇隨手將左手的雷神盾給扔到了一旁,剛纔的那一擊已經讓這面華麗麗的盾牌壽終正寢,變成了一件殘次品,再帶在手上也只是礙事。

“吼~”青眼惡魔對手拿兩個治療瓶的韓宇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咆哮,邁開雙腿再也不顧守護身後的棺材,猛地衝向了韓宇。韓宇見狀咧嘴一笑,不退反進,猛地迎了上去。

韓宇的目標是把治療瓶扔進青眼惡魔的嘴裏,如果還不能解決青眼惡魔,那就只能另想辦法,不過現在,總是要嘗試一樣才能甘心。

帶着風壓的拳頭猛擊韓宇的頭部,韓宇迅速低頭,讓過青眼惡魔的拳頭,伺機要扔手裏的治療瓶,卻見狡猾的惡魔在這時竟然閉上了嘴巴。

“該死!”韓宇暗罵一聲,再次躲過青眼惡魔的攻擊,隨手將右手的治療瓶放回口袋。既然你這傢伙閉嘴,那就想辦法讓你張嘴,而如何讓你張嘴,自然是打到你喊疼。

雙方你來我往的戰鬥在了一起,憑着挨青眼惡魔一拳,韓宇狠狠的一腳踩在了青眼惡魔的小腳趾上,疼痛讓青眼惡魔張開了嘴巴,而韓宇則趁這個工夫,迅速將左手的治療瓶扔進了青眼惡魔的嘴中,雖然青眼惡魔飛快的閉嘴,但還是晚了一步,治療瓶飛進了青眼惡魔的嘴裏,而且伴隨着青眼惡魔的閉嘴,“咕嘟”一聲,被青眼惡魔嚥進了自己的肚裏。

彷彿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近,青眼惡魔猛地雙手抓向韓宇,想要和韓宇同歸於盡,而成功將治療瓶扔進青眼惡魔嘴中的韓宇早在扔出治療瓶的同時,連打了數個滾,滾到了一邊。

右手再次受傷,而且這次被上回更嚴重,上回只是脫臼,而這回,卻是粉碎性骨折。雖說治療瓶可以將右手在短時間內治癒,但是韓宇明白,短時間內,自己的右手恐怕是派不上用場了。一邊苦笑着打碎最後一個治療瓶給自己的右手治療,一邊看着青眼惡魔因爲肚裏的治療瓶破碎而在那裏痛苦掙扎。

彷彿一塊被刺破的黑布,青眼惡魔的身體從內向外的發出一道道光芒,而伴隨着這些光芒的,則是青眼惡魔一聲聲絕望的慘叫,此時的青眼惡魔已經沒有辦法和韓宇同歸於盡了,只能無力的躺在地上,慢慢的等待生命最後一刻的到來。

伴隨着一聲輕響,青眼惡魔的羊頭消失在韓宇的面前,在羊頭消失的瞬間,韓宇彷彿感覺到有外界的陽光照了進來一樣,塔裏的光亮增加了不少,那口青眼惡魔守護的棺材,也終於清晰的出現在韓宇的眼前。

好奇心是會害死貓的!

韓宇一步一步走向那口棺材。棺材嘛,自然就是存放屍體的工具。韓宇十分想要知道,面前的這口棺材,存放的是誰的屍體,竟然可以用惡魔擔當守衛,難道是魔王撒旦嗎?

想到這裏,韓宇忍不住嘴角上翹,勝利的喜悅讓韓宇的心情不錯。就算眼前這口棺材是一個潘多拉魔盒,韓宇也要打開看個究竟。

棺材並沒有被封死,沒有上釘,只要用力一推,就可以看到棺材內的東西。韓宇左手放在了棺材蓋上,右手升起了一團火焰,以備不時之需。

“哧~”的一聲,棺材蓋被推開,韓宇探頭一看,空的?韓宇有些失望,右手的火焰頓時熄滅,辛辛苦苦一場,浪費了三個珍貴的治療瓶,結果最後卻是得到一個空棺材?自己還年輕,現在就預備這個玩意有點太早了。

韓宇一邊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一邊心裏暗自抱怨着,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的影子中,突然冒出了一個黑乎乎的人影。在韓宇絲毫沒有防備的時候,撲到了韓宇的身上。

……

“嘶~該死的,是誰撞我?”韓宇一邊爬起來一邊低聲罵道。

“哼哼哼……沒想到竟然沒有把你給撞得魂飛魄散,你可真是命大。”一聲冷笑從韓宇的背後傳來。

韓宇看了看四周,很熟悉的環境,而且類似的事情發生了好像不止一次了。有經驗的韓宇轉身之後,神色平靜的看着站在自己對面的男子問道:“貴姓啊?”

“啊?”站在韓宇對面的男子很顯然沒有料到韓宇會這麼問自己,一時間竟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韓宇問道:“你不緊張嗎?”

“習慣了。”韓宇淡淡的答道,再次問道:“貴姓啊?”

“哦,免貴,姓韓,單名一個成。”

“姓韓?那咱們在五百年還是一家呢。”

“啊?是嗎?那真是巧哦。”

“……”

“……”

“不對,不應該是這個樣子。”韓成在和韓宇聊了幾句,互通的姓名以後,猛然醒悟過來,急忙搖頭叫道。

“別緊張,慢慢說,有什麼不對的?”

聽到韓宇的話,韓成哭笑不得,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臉,做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瞪着韓宇說道:“嚴肅點,我可是對你不懷好意的。”

“……那你是不是應該在臉上刻上‘我是壞人’四個字啊?”

“……閉嘴!聽着,我要奪去你的身體,你就乖乖的站在那裏別動,讓我把你融和了吧。否則,我就讓你魂飛魄散。”

“嘁~又是一個想要搶我身體的。”韓宇無聊的打了個哈欠,隨後對黑着一張臉的韓成說道:“給你一個建議,在你想要搶我身體之前,你最好和我這裏的第一房客商量一下,他對於先來後到這個事情是很在意的。”

“啊?”韓成聞言一愣,就在他發愣的時候,一隻手從身後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韓成下意識的一回頭,就見一隻拳頭和自己的右眼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哎呀~”韓成慘叫一聲,摔倒在地。等到他拿開手的時候,原本英俊的臉蛋已經頂着一隻熊貓眼而變得滑稽。

“哈哈哈~韓炎,對他客氣點,好歹跟咱們是一個姓的。”韓宇樂得哈哈大笑道。

“哼,對於想要跟我搶地盤的傢伙,我纔不會好心呢。”韓炎冷哼一聲,看着坐在地上的韓成喝道:“起來。”

“啪~”韓炎給了爬起來的韓成一巴掌,冷聲喝道:“你想幹什麼?”

“不,不想幹什麼。”韓成捂着被打的臉頰,一臉委屈的低聲答道。

“啪~”又是一巴掌,韓炎叫道:“說話大聲點,又不是娘們。”

“知,知道了。”韓成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啪~”韓炎又給了韓成一巴掌,皺眉喝道:“老子最討厭眼淚,你要是敢哭出來,看老子不抽死你。”

“唔。”韓成答應一聲,努力的讓自己的眼淚不落下來,那副可憐樣,看得韓宇都有點不忍心看了。而韓炎這傢伙好不容易找到個可以欺負的對象,哪肯輕易罷休,口中問着韓成的目的,雙手卻是躍躍欲試,就等韓成答錯的時候好動手。

只是韓成已經被兇悍的韓炎開頭那幾下給打怕了,所以韓炎問什麼,他就答什麼,生怕回答慢了被韓炎找到藉口,再次抽自己嘴巴。

而就在韓成以爲韓炎找不到藉口打自己的時候,韓炎突然動手了。

“啪~”狠狠的一巴掌,隨後韓炎瞪着被打懵的韓成喝道:“你怎麼不戴帽子?”

“啊?”韓成頓時傻眼了,這也叫理由嗎?無助的看向韓宇,而韓宇此刻已經笑得躺在了地上,肚子都感覺笑得疼。

“我,我下回注意。”韓成委曲求全道。

“啪~”韓炎又是一巴掌,“還想有下回?”

“……那,那你說怎麼辦?”韓成捂着臉頰委屈的問道。

“……把手拿開。”韓炎瞪着用雙手捂住自己臉頰的韓成命令道。對於這個無禮的命令,韓成堅決的搖了搖頭。

“好啦你們兩個,別鬧了。韓炎,你也差不多了,別找藉口抽韓成,怪可憐。”韓宇在一旁發話道。

對於韓宇的話,韓炎無所謂的撇撇嘴,而韓成則是一臉感激的看着韓宇。被韓成的星星眼看得有點受不了的韓宇衝韓成招了招手,示意韓成過來自己這邊。

能夠遠離韓炎這個暴力男,韓成那是巴不得的,連忙一溜小跑的跑到了韓宇的身邊。可惜隨後韓炎也走了過來。

“韓成,說說你的來歷,你怎麼會在這裏?在這座塔裏待了多久了?”韓宇出聲問韓成道。

韓成小心的看了一眼韓炎,就見韓炎沒好氣的瞪眼道:“看什麼看?不要給我繼續揍你的理由。”

韓成聞言縮了縮脖子,回答韓宇道:“我是比利斯皇家的二皇子,有一個疼愛我的兄長,因爲一場意外。我死在了那場意外中。兄長不想要失去我,就請來國內最強大的妖術師將我的靈魂封存在那口棺材內。然後建造了這座高塔,並且對外宣佈,高塔內存放着各種價值連城的寶貝,只有強大的人才可以獲得。本來,兄長是希望我奪舍以後變成一個強大的人的……”

韓宇和韓炎面面相視,在韓宇開口之前,韓炎直接說道:“別問我,別忘了我是在你之後出現在這個世界,對於什麼比利斯皇家,妖術師之類的稱呼,我跟你一樣,也是頭一次聽說。”

韓宇想想也是,便點了點頭,沒有爲難韓炎。轉而問韓成道:“韓成,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我不知道。”韓成低聲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