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

顧銘下套道:「你既然如此牛~逼,那敢跟我打個賭嗎?」

「什麼賭?」

「就賭我能不能治癒心力衰竭。」

譚鵬瞧不起的說:「你要是能夠治好心力衰竭,我用手心煎魚給你吃。」

有那麼一刻,顧銘真想答應,讓譚鵬手心煎魚給他看看。

但是,他清楚,譚鵬辦不到這種事情,最後必定耍無賴。

他嘲笑道:「少扯那些沒用的,來點實際的東西行嗎?比如裸~奔。」

「裸~奔?」

「沒錯!!」

顧銘說:「我要治好了秦叔叔的心力衰竭,你就圍著醫院裸~奔,一邊跑一邊說對不起,跑夠三圈。」

「那你要輸了呢?」

「一樣啊!」

顧銘挑釁道:「敢賭嗎?」

譚鵬不屑道:「你覺得我會不敢跟你賭?」

「那就是答應了?」

譚鵬說:「既然你今天想要裸~奔,那我就成全你,讓你裸~奔個夠,但我怕某些人事後食言,說話不算數。」

「我也怕這個,要不我們寫份保證,保證誰要是食言,誰就無償給對方一個億。」

「你拿得出一個億嗎?」譚鵬瞧不起的說,不信穿著一些地攤貨的顧銘拿得出這麼一大筆錢來。

「呵呵!!」

顧銘笑了,立馬把手機拿出來,輕車熟路的點開銀行轉賬簡訊。

他拿給譚鵬看的同時,裝~逼道:「好好數數,我卡裡面有多少錢。」

「個十百千萬……」

譚鵬真數了起來。

這一數,他嚇了一跳,難以置信一位衣著寒酸的男子卡中有高達七億的現金。

這……這也太令人意外了吧!!

他的眼睛瞬間紅了,呼吸急促道:「我贏了不要你裸~奔,我要你卡里這七個億。」

「什麼?」

秦家人嚇了一跳,難以置信譚鵬會提出如此貪婪的要求。

同時,她們也被顧銘銀行卡裡面的錢震撼到了。

七個億,不可謂不多,普通人別說一輩子,十輩子都難以企及如此多的財富。

同時,秦思雨也是納悶不已。

前幾天,顧銘拿出顯擺的時候,銀行卡裡面還只有兩個億,這才幾天的時間,怎麼就變成七個億了?這錢漲的速度是不是忒快了一點?

虧得她不知道顧銘出去這一趟賺了三十二億,這要是知道了,估計要暈過去。

作為顧銘的女朋友,她很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現在不是時候,按照她和顧銘的約定,這事應該是晚上在她們在床上聊。

現在,她只有一件事情要做。

她趕緊阻攔道:「顧銘,別答應他這種過份的要求。」

「對、對、對,不能答應。」秦母附和道。

病床上的秦父也不淡定了。

剛才,經過顧銘的按摩,他確實感覺好了,呼吸也順暢了,被顧銘神奇的按摩術給震撼到了。

可是,他不敢確定,不敢確定他真的完全好了起來,這要是沒有完全好,顧銘又答應了別人,輸了怎麼辦?

雖然,秦思雨和顧銘現在還沒有結婚,輪不到他管顧銘怎麼用他的錢。可顧銘這一次出錢給他治病卻是真的,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顧銘犯糊塗。

他趕緊勸道:「小顧,別衝動,別答應他。」

顯然,在他們眼中,譚鵬裸~奔三圈完全不值七億這個價,這是不平等的條約。

戰錘來世 不過,顧銘不在意,回頭微笑的看了他們一眼后,痛快的答應道:「行,就按照你說的辦,七個億就七個億。」

「趕緊寫保證。」譚鵬激動的說。

同時,還在心裡想到,他這是撞了大運,才會遇到這樣的傻子。想著即將到手的七億巨款,他忍不住想要大笑三聲。

但是,他忍住了,怕顧銘反悔。

王醫生羨慕的看著譚鵬,恨不得取而代之,心裡也在想,以後他是不是也要這樣干,否則都沒有機會遇到這樣的好事。

看到這一幕,顧銘笑了,笑著說:「一起!!」

「好!!」

找來紙筆,兩人各自寫下保證書,簽下各自的大名后,遞給對方。

拿到保證書,譚鵬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王醫生見狀,趕緊道賀,「譚專家,恭喜,恭喜,你贏定了。」

「同喜!同喜!」

「我這喜從何來?」王醫生期待的看著譚鵬。

崔大人駕到 譚鵬拍著王醫生的肩膀說:「老王,你放心,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事後定有重謝。」

「多謝譚專家。」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譚鵬和王醫生彈冠相慶,好一副得意模樣。

反觀秦家眾人,則是面如死灰,秦思雨更是後悔的不行,暗道不應該讓顧銘到醫院來探望她父親。

顧銘一句話都沒有說,微笑的看著眾人,因為現實會給他們一記響亮的耳光,現在多說無益。

笑過之後,譚鵬迫不及待的說:「你什麼時候開始?」

「我已經好了。」

「好了?」

「沒錯,剛才我已經治好了,現在直接去檢查秦叔叔身體各項指標就行。」

「好!!跟我來。」

譚鵬和王醫生帶路,顧銘等人陪同秦父去檢查身體。

人很多,需要排隊,譚鵬表示等不了,利用他專家的身份大開綠燈,不到半個小時,結果出來了。

這一看,譚鵬傻眼了。

正常、正常、還是正常,秦父身體各項指標都正常,跟患有嚴重心衰竭的病人一點都不搭邊。

「這……這怎麼可能?」

他壓根不敢相信這是顧銘治好的,把目光投向王醫生,他懷疑王醫生坑他,對方壓根沒有病。

「怎麼了?」王醫生一點懵圈的說,不敢想結果會有懸念。

「你自己看!!」譚鵬生氣的把手中報告遞給王醫生。

王醫生接過來仔細一看,同樣傻眼,驚呼道:「怎麼會這樣?」

王醫生詛咒發誓道:「譚專家,我可以向你保證,他絕對患有嚴重心衰竭,我那裡還有他的病例和各項檢查數據。」

「那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譚鵬氣急敗壞的說,心裡更是在滴血,這樣的結果他接受不了。

「我不知道啊!!」王醫生一臉無辜的說,心裡唏噓不已。暗想,這世界上果真沒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有,那肯定掉的不是餡餅,而是陷阱。

七億巨資當誘餌,引誘譚鵬上當,如今,到了譚鵬為他今天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裸~奔,還要一邊跑一邊高喊對不起,還要比這更加丟人的事情?恐怕發生這種事情以後,譚鵬無臉繼續留在國內了吧!!

風光無限歸來,眨眼間灰頭土臉的離開,這落差,不可謂不大,他都忍不住替譚鵬捏把汗,這要是一個想不通,跳海都有可能啊!!

看到這一幕,秦家人激動了,顧銘這是贏了的節奏嗎?

她們想不通顧銘為什麼會贏,但既然贏了,那無疑是秦父的病真的好了。

這……

秦家人激動得眼淚都流出來了,秦思雨父母更是對顧銘千恩萬謝。

「這是應該的嘛!!」

顧銘沒有居功,理所當然的說,一副他們是一家人,無需客氣的模樣。

對此,秦思雨父母很是滿意。

至於秦思雨,俏臉上則是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好機會,顧銘趁機說:「思雨,今晚上我去你那睡行嗎?」

「嗯!!」秦思雨羞答答的應了一聲,俏臉上浮現出迷人的紅暈。

她已經想到今天晚上會發生什麼了,也已經做好了準備,只等情郎來拿走她最寶貴的東西。

重生做回心上人 顧銘大喜,魔爪忍不住在秦思雨的翹臀上捏了一把,那驚人的彈性,令他欲~罷不能。

秦思雨更羞了,羞紅臉說:「你要是再這樣,晚上就不讓你來我家了。」

「別。」

顧銘保證道:「我保證不這樣了。」

這能信?秦思雨想起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進去前,顧銘保證說他只親,可是進去后呢?要不是孫茜來得及時,她已經被顧銘扒了。

在這種事情上,顧銘的保證可信度不高,她選擇遠離顧銘。

尷尬不?太尷尬了!!

為了不讓秦父秦母看出點什麼來,他趕緊走向譚鵬,說:「譚專家,現在是不是到了你兌現承諾的時候了?」

譚鵬不說話,顧銘把保證書拿出來,笑道:「看來譚專家是打算給錢,這也行,我能接受。」

譚鵬的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七個億,他到哪裡去找七個億?打死他也拿不出這麼多錢啊!!

「怎麼,譚專家這是打算賴賬?」

顧銘的臉沉了下去,冷聲說:「想賴賬,那也得有那個本事才行,你覺得你有那個本事嗎?」

譚鵬張張嘴,很想說,他不是嚇大的。但是,認真思索了一下,他沒敢說。

顧銘有錢,這一點不容置喙,隨便花點錢,找點社會上的地痞流氓,就能讓他好看。

沒錯,他可以躲,躲得遠遠的,讓顧銘找不著他,可是他的家人呢?難道也要跟他一塊出去躲?一輩子不回來?

裸~奔,只是一時丟人,出去躲幾年,回來就沒有人記得這事了,招惹到顧銘這種有錢人,對方可以讓永遠寧日。

悔不該剛才啊!譚鵬咬牙說:「我裸~奔!!」

「不錯!!」

顧銘滿意的說:「那開始你的表演吧!!」

譚鵬硬著頭皮開始脫衣服。

嘩聲一片!!

要知道,他們此刻可是在門診大廳,烏央烏央的四處都是人,在這裡脫衣服,這……圍觀者眾多。

不僅如此,還有不少人認出譚鵬這位醫院的專家,大跌眼鏡的同時,忍不住大聲嚷嚷道:「快看!快看,醫院的譚鵬專家在那脫衣服。」

譚鵬:「……」

很快,譚鵬脫得就只剩下褲衩,顧銘撇了一眼,淡淡說:「既然說是裸~奔,那就什麼都別穿,否則怎麼能叫裸~奔?」

譚鵬:「……」

譚鵬硬著頭皮把褲衩也脫掉!!

尖叫聲四起,一些圍觀看熱鬧女子羞澀的轉過頭,並大罵譚鵬無恥。

譚鵬心裡苦,這不是他的錯啊!!

至於男人,自然不用,起鬨聲不斷,還有人拿出手機錄像拍照。

「這……」

譚鵬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壓根不敢多做停留,扭頭狂奔。

顧銘適時提醒道:「別忘記還要喊話!!」

譚鵬含淚喊道:「對不起……對不起……」

這聲音,聞著傷心、聽者落淚,一聽裡面就有一段凄慘的故事。

好奇者眾多,紛紛詢問顧銘是怎麼回事,顧銘懶得說。

囑咐秦思雨去辦理出院手續后,他就去監督起譚鵬來,不給譚鵬一點偷奸耍滑的機會。

與此同時,這個消息也以驚人的速度在醫院傳播。

「什麼?醫院從海外重金請回來的譚專家在醫院裸~奔,一邊裸~奔還一邊說對不起?真的假的?」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們第一反應就是不信,可是當知情人士把照片發給他們的時候,他們凌亂了,眼鏡碎了一地的同時,還忍不住說:「他這是瘋了吧!!」 好奇,無比的好奇,好奇譚鵬這位名聲在外的專家為什麼會幹出這種瘋狂事情。

心裡猶如被貓爪撓癢~癢,這能淡定得了?有條件的,把頭探出窗外圍觀,沒有條件的,那就只能去現場觀摩。

院長辦公室,院長師濟民正在午休,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了他。

有些不高興,但他還是接通了電話,問:「什麼事?」

「院長,大事不好了,譚鵬譚專家在醫院裸~奔。」一名醫護人員用誇張的語氣說。

「啥?」

師濟民第一反應就是對方跟他開玩笑,這怎麼可能裸~奔嘛。

要說有病人或者家屬因為情緒激動裸~奔他信,可是譚鵬裸~奔,他不信!!

譚鵬,是他親自請回來的,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譚鵬的為人,那是一位十分高傲男人,他怎麼可能去干裸~奔那種無比丟人的事情?

師濟民說:「你再說一遍,誰裸~奔?」

「譚鵬譚專家。」

「再說一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