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緊吃,別看著我。」

「你長得帥啊,嘻嘻!」

吃完飯,楊嘯上樓找了一個以前詹老頭戴的斗篷帽子戴上,遮蓋住了大半個臉。

詹老頭和彩霞,冰兒三人一臉懵逼地看著楊嘯。

「你這是?」

「別問了,店鋪關門,你們跟我一起去基因商店。」

「啊?不做生意了?」

「反正白天人少,晚上可以回來繼續開門營業,趕緊走。」

詹老頭點點頭,

「行,大家都聽詹木的,我們走。」

關門之後,四人一起向龍城走去。

冰兒是孩子,行動速度慢,三人都放慢腳步。

彩霞拉著冰兒的手,兩人一路上有說有笑。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來到了龍城的一處基因商店門口。

詹老頭和彩霞有些膽怯,指了一下基因商店,說道:

「就這兒了。」

楊嘯徑直走了進去,詹老頭和彩霞,還有冰兒只好硬著頭皮跟上。

詹老頭和彩霞雖然不知道楊嘯有多少錢,但是從楊嘯上次給彩霞轉9萬晶幣購買店鋪來看,這小子估計身上有個十幾萬,或者幾十萬晶幣吧?

這點錢在貧民窟還行,可是來到基因商店就真的不算什麼,也不知道這小子來這兒騷包啥?

楊嘯戴著斗篷,只露出了正面三分之一的臉。

守衛在基因商店門口的兩個銀甲鐵塔侍衛看了楊嘯一眼,沒有出手阻攔。

詹老頭和彩霞,冰兒三人衣普通,不僅不像有錢人,連普通基因進化者都不像。

貧民窟的人外表衣著帶著天然的烙印。

其中一個銀甲侍衛伸手攔住了詹老頭,

「你們來幹什麼?」

「我,我們?」

詹老頭一愣,他雖然是強化基因中級境界,但是已經至少十年沒有進入了基因商店購買東西了。

彩霞至少原始基因境界,她就根本沒有進過基因商店,自己那點進化能力還是通過日常的食物來勉強提升的。

楊嘯回頭,淡淡地說道:

「他們是我的家人,跟我一起來的。」

銀甲侍衛聽了,這才放下手,示意詹老頭等人進入商店內。

商店內有十幾個人在交易,門口還站著一個服務員。

那服務員是個年輕的女孩,這是楊嘯第一次在基因商店見到女服務員。

女服務員看了一眼楊嘯,淡淡地問道:

「需要買什麼嗎?」

楊嘯用手指了一下身後的詹老頭和彩霞,

「我想給他們提升進化境界,買些基因藥水。」

女服務員看了一眼詹老頭,又看了一眼彩霞,說道:

「這位大叔的年紀不小了,何必浪費錢呢?還有,你老婆也沒有必要提升了,還是省點錢養孩子吧。」

楊嘯:「@#¥%」

詹老頭和彩霞聽說楊嘯要給自己提升基因進化,也是驚訝不已。

聽到女服務員的話,兩人都是一臉尷尬。

窮人在哪兒都被歧視啊!

不過,彩霞聽女服員說自己是楊嘯的老婆,內心卻有幾分甜蜜的感覺。

只有冰兒瞥這小嘴,大聲說道:

「我叔叔可有錢了,隨便買棟房子,九萬晶幣,眼睛都不眨一下,還有,我們現在開的雪糕店,以前可以賺一千晶幣呢。」

自從有了楊嘯之後,冰兒的腰桿也挺直了很多,說話有了底氣。

只不過,冰兒炫耀的地方錯了,如果是在貧民窟,她的小夥伴們肯定張大嘴巴,十分佩服地看著冰兒,冰兒也可以享受被人羨慕的榮耀感。

穆總的福氣嬌妻 但是這裡不行,這裡是基因商店,是個花錢如流水的地方,別說幾萬金幣,幾十萬,幾百萬在這兒都揚不起小水花。

楊嘯在紫源星基因商店提升基因進化的時候,哪次出手不是幾個億的晶幣?

「噗嗤!」

服務員忍俊不住,笑了起來。

整個基因商店大堂內正在交易的十幾個人也都是哄堂大笑。

有善意的笑,也有鄙夷的嘲笑。

大家回頭掃了一眼楊嘯四人,內心都難免露出輕視,甚至鄙夷。

有人輕笑道:

「唉,窮人就是窮人,看到十萬晶幣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就是,何況花那些血汗錢提升基因進化呢? 帶孕娘娘改嫁去 他那點錢又能提升多少境界?無論怎樣提升,和有錢人比起來,那都是渣,還不如留著錢改善一下生活,買點好吃的,穿幾件漂亮的衣服。」

……

聲音雖然小,但是整個大廳的人都能夠聽到。

楊嘯還好,詹老頭三人可就尷尬了。

彩霞平時在貧民窟還自認是個時尚的小媳婦,此刻在這裡面對別人的輕視,也是自卑地低下了頭。

對於他們這些窮人來說,要想獲得別人的尊重,太難,太難!

冰兒看著楊嘯,她不確定別人的嘲笑是否真的,在她心目中,楊嘯就是最有錢的人,是她驕傲的依靠。

服務員小妹也沒有惡意,只是善意提醒楊嘯,算是一個好人。

否則,換了別人,管你又沒錢,先榨乾你的荷包再說吧,幾萬晶幣也是生意啊。

「詹木,我們,走吧。」

詹老頭低聲說道,一臉窘迫。

彩霞望了楊嘯一眼,說到:

「我不用提升基因進化了,也就那麼一回事唄,有你就行。」

楊嘯淡淡一笑,蹲下身,抱起冰兒。

冰兒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一點點自尊和自信,他絕對不容許就這樣被這個殘酷的世界給摧毀。

既然金錢可以帶給人自信的力量,那就來啊,老子有的是錢。

楊嘯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一張黑金卡,一伸手,飛向女服務員,朗聲說道:

「先來一百萬晶幣的基因藥水,給我父親提升到強化基因高級,然後在幫她也提升到強化基因高級,需要多少基因藥水都沒問題,直接從卡裡面扣。」

「嗡!」

大廳內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這個基因商店開在貧民窟接近龍城的地方,來這裡的人大多身份一般,也可以說是窮人,只不過比貧民窟的人要富裕很多。

但是像楊嘯這樣開口一百萬起,管飽的做法,一般人可沒有這個實力。

就連那個服務員小妹也都愣住了。

詹老頭心跳加速。

彩霞一臉緋紅。

冰兒親了楊嘯一口,用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說道:

「我就說我叔叔是最有錢的人,土豪,暴發戶,你們還不信?現在信了吧?」

楊嘯:「……」 「哈嘍!」

接到賀翎同意的簡訊后,唐璐就去化妝,畫了整整一個小時,這才打開自己家門,賀翎正一臉無奈的站在外面

「好久不見啊!」

賀翎依舊是自己的一身簡單衣服,很自然的跟唐璐打了個招呼~

「你就準備穿這身去同學聚會!?」

唐璐打量了一下賀翎的裝扮,也不過是簡單的格子襯衫,外搭一個米其色圓領毛衣,再配上一件淡藍色長腿風衣,黑色牛仔褲,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不過對於一直隨性的賀翎,看得出來,他也是儘力注意穿著了的~

賀翎聞言,點點頭,自己這身打扮也是煞費苦心了,不過看唐璐這身晚禮服的紫黑色蕾絲鑲邊長裙,原本長相精緻的臉上也化上了美麗誘人的妝容,就知道自己有多掉格了~看來這次同學聚會,特么是個高級場所啊

「要不……我回去換一下?」

賀翎有些尷尬

「別!不用了,您可是天征裡面的天下第一,大忙人一個,能有這身打扮已經是很難的了……時間也來不及了,走吧!」

唐璐見狀,黛眉一皺,連忙阻止賀翎,半開玩笑道。

這麼多年好朋友了,賀翎的品味自己還是了解的,哪會有什麼高檔場合穿的禮服?

男神快穿攻略 反正賀翎可是天征裡面的頂尖玩家,而如今現實和天征息息相關,誰不認識賀翎!?沒人會在意賀翎穿什麼衣服,他們只會在意誰是賀翎~

「對了,還沒問你,我化的妝好看嗎?」

唐璐特意將散落下來的長發往肩后一披,眨巴眨巴大眼睛,問道。

感受到迎面而來的點燃荷爾蒙的女性氣息,賀翎感覺到自己渾身都是一顫……

「還……還行!」

自己竟然結巴了?我的天!殺人都不眨眼的賀翎,竟然不由自主的結巴了…

一股紅暈在賀翎耳朵上浮現~

「哇,你怎麼臉紅了?」

唐璐一看賀翎的反應,又是故意湊近了賀翎幾分,面帶莫名笑意的問道,內心竊喜,看來自己的魅力十足啊(‘ω’)

「沒!我們趕緊走吧?」

倒不是說看到美女走不動道了,畢竟自己也是年輕氣盛的小伙,難免有所火氣旺盛

「哼!說句好看能死啊!」

唐璐看到賀翎這麼掃興,沒好氣的冷哼一聲,鎖了自家門,和賀翎走下樓

賀翎住所和唐璐的小區很近,所以走著來的,不過兩人要去參加聚會,可就不能走著去了,唐璐讓賀翎等等,自己去地下車庫取車了

唐璐自己雖然不掙錢,學生黨一枚,但是奈何家裡有錢,聽說她剛上大學時,她爸就給她買了一輛寶馬…

美女配寶馬,一般人還真配不上人家

若是以前,賀翎還真沒自信和唐璐相處,可現在不同了,天征的出現讓自己強大了起來,之前和自己沒什麼聯繫的賀家家族,現在有什麼事情要和自己商量,自己也算是掌權人了

而且僅僅一人就狠狠的打壓了賀家的多年勁敵—諸葛家,一力將他們送下天征舞台,這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不需要有任何自卑的想法,自己的自卑,就是在示弱,示弱就要受欺負

天征對現實的衝擊很大,每個人的勇武竟然能在現實中同步,這可是衝擊現實秩序的一把利刃,也將是重新劃分現實格局的一次重開局

可惜…自己的老爸不在,至今賀翎也不明白,為什麼老爸不現身,還說會有神秘勢力盯上自己,讓自己低調點,彷彿他就在看著自己…又彷彿離的很遠

賀翎不想低調,也不想被人威脅,若是真像老爸說的那樣低調下去,賀翎或許可以默默發育,活的很好,但是這一輩子也就別想觸碰一些規則之外的東西了

只有打破一些框架,才能探尋自己在目前框架內找不到的一些事物

「瓷~」

一輛紅色寶馬車停在賀翎面前,開車的正是唐璐。她來了,賀翎沒想到紫色長裙,高跟鞋,也能開車?

「看什麼?還不趕緊上車?」

唐璐見賀翎半天不上車,將車窗搖了下來,問道。

「你穿高跟鞋,確定要開車?要不我來?」

賀翎有些擔心,這妮子,踩高跟鞋,怎麼踩松油門剎車?自己好歹也是學過駕照的,不能穿高跟鞋開車,這點是清楚的

「天,我這是有平底鞋在車上準備的,好吧?」

唐璐一臉無奈的說道,自己可不是馬路殺手,很優秀的

賀翎恍然大悟般上了副駕的位置,剛坐上去,就感覺噴香的香水味撲鼻而來

沒有那麼濃烈,有的是淡淡的清香,跟她本人一樣的香甜可愛,一邊享受這股味道,一邊享受唐璐給自己做司機

……

聚會的地方有點遠,兩人在路上聊天,聊一些以前高中的趣事,時不時逗樂一下,之後賀翎又問她這次聚會的事情,自己也是臨時來的,根本不清楚是什麼規格,有哪些人會來

「你還記得我們的高中班主任不?」

唐璐故作神秘的問道。

「是那個戴眼鏡的軍哥?」

賀翎想了想,似乎還有些印象,這個班主任長相平平,抓成績也不是很嚴格,所以自己也沒有什麼太多太深刻的印象~

「就是他!」

唐璐點點頭,一臉八卦:「那你知道當年學習最差的那個,總是站在教室最後面的那個同學不?」

「那個小不點?」

賀翎又想了想,似乎還真有這麼一個人,不過問這個幹啥?

「對,你可能不記得了,當年那個小不點被狠狠的羞辱過一次,而且還說小不點將來不會有出息~

可誰曾想,天征一出來,這個小不點就厲害了,他在幽州發育的很好,聽說賺了一大筆錢,在遊戲里也算是出名人物了,當然,他比不上你的……他這次主張聚會,還特意叫上班主任……你明白了吧?」

「這麼有意思嗎,報復曾經欺負自己的老師?」

賀翎無語了,這都什麼人,一點出息,就回頭欺負人,自己都這麼厲害了,也沒說去吊打之前說教自己的老師們啊……毀三觀 基因商店的店主倒是很隨和,而且他見多識廣,對於楊嘯這樣的隱形土豪,也是遇到過的,當即微微一笑,從那名女服務員手中接過楊嘯的黑晶卡,插入轉賬器中,按下一百萬晶幣的數字。

楊嘯伸出手掌,掃描了一下掌紋密碼。

只聽的「滴」的一聲,轉賬成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