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志冷冷看着他,臉上滿是寒霜。

他不希望再有其他什麼人因此自己而受到牽連,他們只是一羣普通人,不應該遇到這樣的事情。

死掉的人已經夠多了。

“想要我放了他也可以。”青年眼中微光閃爍,“只要你把那件遺留物扔給我。”

原本只想利用這個路人逃路的他,在看到對方這樣的反應後,立刻就有了更多的想法。

當然他也沒妄想郝志真的會因爲一個路人就交出那件遺留物,他只是想慢慢試出郝志這個濫好人的真正底線而已。

只要試探出了底線,下次就可以做出針對的計劃,從而奪取到那件遺留物。

“放你媽的屁!”

一直沒有說話的羅綺忍不住怒罵道。

“別把我當成那種分不清利害的蠢貨。”郝志眼中也陰沉了下來,“如果你執意不放了這個人,我也只能用你的命來爲他陪葬了。”

“哦,是嗎?”

青年卻呵呵笑了起來,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變態的笑容。

因爲郝志雖然語中充滿威脅,但眼中那更深的焦慮還是沒有逃出他的眼睛。

他開始逐漸加大了那隻掐在脖子上的右手上的力道。

“那我還真要試試,看你是不是真的……”

青年忽然愣住了。

因爲他發現自己的右手在掐到一定的程度後,不管怎麼加大力道,都再也掐不下去了。

他下意識低頭望過去,才發現右手並沒有掐在那人的脖子上,而是在距離脖子不到一公分的空處停住了。

彷彿對方的體表存在着一層無形的物質,將其整個人包裹在了其中。

看到這一幕,青年心中猛地一沉。

不好!

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普通路人,而是同樣爲了遺留物來的超凡者!

就在青年心中意識到不妙,想要趕緊撤手從這個人身邊遠離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動不了了。

不知什麼時候起,一股無形的力量就將他整個人全都包圍了起來。

這股無形力量十分強大,以至於讓他整個身體都徹底凝固在了這裏,竟是讓他絲毫都不能動彈。

要是他沒有受傷,以他兇級層次的實力還能掙脫這股力量,但現在力量被消減的情況下,他對這股力量完全無可奈何。

他頓時就慌了,張嘴就想要彌補這個錯誤。

“我……嗚!!”

青年才說了一個字,嘴巴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強行閉上了。

他徹底慌了,滿臉驚恐地看着李悼,不斷從喉嚨裏發出着誰也聽不懂的“嗚嗚”聲。

“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郝志看到他的異常表現,心中頓時充滿了警惕。

另一旁的羅綺也死死盯着青年。

實在是青年的表現太過古怪了點,右手死死掐在那個人的脖子上,臉上卻忽然露出了一副驚恐害怕的表情。

看上去給他們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便在兩人的注意力都完全集中在青年身上的時候。

忽然。

“放心,他什麼花樣也玩不了了。”李悼平靜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

還未等郝志兩人反應過來這句話什麼意思,就看到了領他們色變的駭然一幕。

只見青年掐在那人脖子上的右手忽然慢慢移開,接着以一種極爲僵硬的動作伸向了自己脖子。

在他一臉的驚恐中,兩隻手就這麼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用力掐了下去!

因爲用力太過,指甲都掐進了皮肉裏,殷紅的鮮血從指縫中滲透出來,沿着身體不斷向下面流去。

“……嗚……嗚嗚!!”

長時間的無法呼吸,讓他的臉很快就憋成了豬肝一樣的醬紫色,發出着充滿痛苦的悶哼聲。

但饒是如此,他的雙手也沒有鬆開脖子,而是繼續非常用力地死死掐在上面。

很快他脖子上的大動脈就被掐破,鮮血就像自來水管破裂一樣往外瘋狂噴射,而他眼中的神采也在飛速退卻。

砰!

青年的屍體重重倒在了地上,激起了大量的煙塵。

屍體的咽喉部位一片稀爛,就像被什麼野獸給撕咬過一樣,整張臉因爲極端的恐懼而嚴重扭曲,兩個充滿血絲的眼珠子就這麼暴凸在外面。

一副死不瞑目的恐怖模樣。

郝志看着地上的屍體,心中一陣發寒。

硬生生讓一個人掐死自己,並且這麼痛苦的過程,卻詭異地連一絲掙扎都沒有……

如此詭異、恐怖的能力,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原來你們不是普通人。”郝志臉上滿是緊張,死死盯着李悼和季夜,“你們也是爲了我的東西來的吧?”

他這時才發現了兩人身上不對勁的地方。

那就是被劫持的過程中,不管是被劫持的那個人還是他的同伴,都沒有出現常人被劫持後應有的反應。

兩個人全都平靜地不像話。

像這種異常他本應該早就發現,但此前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那個青年身上,所以才被他忽略了過去。

另一旁的羅綺更是如臨大敵。

她十分清楚那個死去的傢伙的實力,那畢竟是兇級層次的可怕存在,就算被遺留物壓制了力量,也不是一般強級所能夠應付的。

現在那個兇級能力者不但死了,而且還死得如此輕鬆……

那兩個人,絕對也是兇級的怪物!

“你很不錯,我不想對你動手。”

李悼平靜地看着郝志,說道:“那種東西不是你所能掌握的,強行留在身邊只會爲你帶來更多的危險,所以把它交給我吧。”

他本身並不喜歡對方表現出來的那種聖母性格,不過對於這類人,他還是願意展現出一定的善意的。

“像這樣的話,我至少聽過十次了。”郝志逐漸冷靜了下來,沉着地看着李悼,“但一直到今天爲止,這件東西都還在我的手上。”

儘管李悼殺死那個人的手段非常可怕,但說到底還是超凡力量,只要那件古物在手,對方的超凡力量就很難對他起到作用。

所以其實並沒有什麼可怕的。

“他不是那種用言語就能說服的人。”

季夜走到了李悼身邊,淡淡道:“讓我出手吧,放心,我會注意出手的力道。”

他看出李悼似乎對這個人類有着一定的好感。

“小心他的遺留物。”

李悼微微點頭,平靜地說道。

就在剛剛對話的期間他嘗試用精神力震盪來放倒對方,卻發現精神力延伸過去後就像泥牛入海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這顯然是對方身上遺留物的效果。

看到季夜走了出來只准備一個人對付自己,郝志心中並沒有生出那種被輕視的羞辱感,而是凝重地看着季夜。

他隱隱能夠察覺出,季夜和他以前面對的那些敵人有着很大的區別。

就在郝志精神高度緊張地看着季夜的時候。

轟!!

驟然一聲巨響,便看到地面轟然炸開!

季夜瞬間化作一道肉眼難見的模糊殘影,以一種極其驚人的速度眨眼就跨越十多米距離,帶着狂風衝到了郝志的近前。

因爲速度實在是太過驚人,郝志甚至都沒能反應過來。

在他驚駭的眼神中,季夜的拳頭在他眼中飛速放大,很快佔據了整個視線。 “砰”的一聲重響,季夜一拳打在羅綺的身上,將羅綺打飛了出去。

就在郝志反應不及要被打中的那一刻,羅綺奮不顧身地撲了過來,幫郝志擋住了那一拳。

“礙事的傢伙!”

季夜眼中閃過一抹冷光,同時心中莫名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危險感。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逃亡,郝志早已不是原來的那個普通白領,所以立刻抓住了這個機會,發起了反擊。

哧!

一道灼熱明亮的細長紅光被郝志甩了出來,在劇烈的灼燒聲中,如同絲線一般彎曲着飄向了季夜。

那道紅光的速度並不算多快,但是在那道細長紅光被甩出來的同時,季夜頓時就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將全身籠罩,限制了他的行動。

以至於他竟生出了一種來不及躲避的感覺。

嘭!!

伴隨着一聲轟鳴巨響,原地發生了驚人的爆炸,爆炸氣浪帶着大量煙塵衝向遠方!

郝志整個人都被氣浪拋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弧線,重重摔在了遠處的地面上。

“……好痛!”

郝志摔得齜牙咧嘴,感覺自己身上骨頭都被摔斷了。

好在這段時間來不知怎麼回事,他的身體比以前結實了很多,不然被掀飛七八米遠摔在地面上,現在肯定爬都爬不起來了。

“不過那個傢伙應該傷得更重。”郝志顧不上身體的疼痛,望向剛纔交手的那個地方。

他記得自己的攻擊成功命中了對方。

而以那件古物一直以來的表現,只要命中敵人之後,結果不是秒殺就是重創,基本沒有第三種情況。

下一刻,他瞳孔猛地一縮。

無數煙塵中,一道兩米多高的猙獰陰影正一步步向外走來。

令人心悸的邪惡氣息從那猙獰身影的身上散發而出,將他整個籠罩其中,讓他感覺自己胸口彷彿壓了一塊巨石,呼吸都出現了困難。

隨着煙塵逐漸散去,郝志也很快就看到了那猙獰身影的真正樣貌。

那是一個全身籠罩在暗紅色甲殼中的猙獰魔物,魔物的背後展開着一對透明的薄翼,兩臂上的暗紅色臂刃閃爍着危險的寒光,形象猙獰而又恐怖。

這是一個爲殺戮而生的可怕生物。

郝志心中一沉,同時腦海中不由閃過了這道念頭。

“你受傷了?”

李悼注意到季夜胸前的暗紅甲殼上,多出了一道三四十公分長的紅痕。

“是人類形態下受的傷。”季夜語氣依然還是那麼平靜,“那個遺留物的力量很強,我在人類形態有可能不是他的對手。”

主要是那個限制他行動的無形壓力比較難解,而且那種攻擊的傷害實在太高了。

所以他毫不猶豫,直接進入了真身形態。

“不要太過顧忌,拿到遺留物纔是我們的主要目的。”

李悼剛說完這句話,耳朵忽然微微一動。

他聽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聲音,正在向這個方向快速逼近。

“又有人來了,我去解決那些人。”李悼留下這句話後,就轉身離開了這裏。

“明白。”

季夜微微點頭,眼中泛起了血光。

原本看到突然離開了一個人,郝志還感到幾分慶幸,但被季夜那泛着血光的雙眼盯在身上後,他頓時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危險感將自己全身籠罩。

他臉上凝重了起來。

……

李悼很快來到工業園的大門外,就在那裏靜靜地看着前方道路的盡頭。

沒過多久,隨着一片引擎的劇烈轟鳴聲,一輛改裝過的汽車出現在前面路上,向着這邊方向疾速駛來。

那輛車很快就由遠及近,而他們就像沒看到站在工業園大門處的李悼一樣,直接速度不減的全速衝了過來。

李悼也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就這麼看着那輛車衝向了自己。

就在那輛車衝到近處,距離他只剩下不到五六米的時候。

呼!

隨着一陣強勁的風聲,那輛車就像衝上了一個無形的坡道,直接衝向了李悼的頭頂,向半空中衝了過去!

突然的變故讓車內的幾人頓時驚慌了起來,然而不等他們有進一步的反應,又有新的變化發生了。

當汽車衝到了李悼的上方後,就看到整個車身猛地一癟,就像猛地被一個無形的大手給抓在了半空。

“怎麼回事?!”

“車門打不開了!”

車內的幾人都一片慌亂。

外面明明什麼東西都沒有,但車門就像被什麼東西給頂着一樣完全打不開。

他們幾人都是來自於當地地方門派的高手,作爲丰度市頂級的地頭蛇勢力,他們所在的地方門派也很快就通過自己的方式找到了郝志的行蹤。

但他們顯然低估了參與這件事的危險程度。

就在汽車裏唯一的那名超凡武者準備使用出超凡武學,強行破開汽車的時候,整個汽車就再度猛地一癟!

幾道慘叫只響起半聲,就戛然而止。

成噸重的巨大壓力擠壓下來,瞬間將車裏好幾人擠成一片肉泥,大量的鮮血噴射了出來,濺得車內到處都是。

嘭!

一個全身浴血,肌肉虯結的小巨人轟破了車門,怒吼着從裏面擠出了小半個身體。

這時他纔看清了下方的景象。

只見原來擋在汽車前的那個年輕人正一臉漠然地看着他,張開五指對着汽車的方向。

就在他看過去的那一刻,就看到那個年輕人張開的五指猛地一握!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