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界火熱相傳的黑魂老怪約戰江南行省少年高手,那麼黑魂老怪呢?

沒有人給他們解釋。

便在此刻,秦毅渾身一震,那些火焰頓時潰散開來,在空氣中消失不見。

「玩火,你這輩子都玩不過我。」

秦毅打了個響指,體內真元瘋狂湧出,連帶著余長老那一帶的天地元氣都被秦毅榨乾,余長老頓時心生不妙,偏偏這股預感無限強烈起來,他感覺他身體中產生了火焰,並且絲毫不受控制,開始躁動、燃燒。

他瘋狂的壓制,結了無數的印法去操縱身體中的火焰,將他們引導出來,可是他還沒來得及引導,那些火焰便瘋狂擴大開來,直接從他毛孔中鑽出,余長老瞬間成了一個火人。

他渾身燥熱難耐,索性腳下就是大海,他順勢朝著海水中倒去,可是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些火焰沾了水竟然還沒有熄滅,反而是在水中繼續燃燒著,這一幕像極了恐怖片,一些跟在長輩身邊的女孩都是驚訝的捂住了嘴。

權寵嫡女:將后重生 眼看著余長老被燒成飛灰,飄在海面上,漫場俱寂。

「他還會控火?」

這大概是青海灣上眾多武者心中最大的疑惑……

當然,唐家、黃家以及七玄閣的眾人,是早就知道秦毅會玩火的。

其他人則是以為他是最為罕見的雷修,畢竟那手握雷槍的一幕,太震撼太震撼。

「狂徒!」

七玄閣戰船之上,群情激憤,一眾外閣長老同時起身,他們強大的氣場頓時壓迫過來,秦毅便如同風中小船,隨時可能傾覆過去。

可這風中小船,此時此刻卻非常的穩,穩到大風大浪也掀不起他分毫。

「你居然敢殺我七玄閣的長老,你今天插翅難逃。」

「我等必將你挫骨揚灰!」

七玄閣的外閣長老會,此次來了有五六人,能夠坐上長老職位,皆是大真人強者,未來有望穩定尊者。

在世俗中,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神祇,被人頂禮膜拜的存在。

不過在七玄閣中,也只是中層戰力罷了。

因為在外閣長老會之上,還有內閣長老會,那才是七玄閣的最高層,包括閣主在內,是最為頂尖的戰力。

否則僅憑大真人高手,在中州那片土地上根本沒法立足。

這個世界太大,高手也太多,武道界的廣闊,並非像普通人想象中那樣。

「你們退下吧,不要在這丟人現眼了,我們七玄閣的面子,都快被你們丟光了。」

就在這個時候,從大船里走出兩名老人,這兩名老人一男一女,看上去已經半隻腳邁進棺材板。

只是不管老者還是老嫗,他們的精神狀態都出奇的好,渾濁的眼中露出精明的光芒,彷彿是看透世事。

「苗老鳳老?您二老怎麼出來了?」焰姬連忙一驚,迎了上去。

苗鳳二老常年待在船上,並非是專門來對付秦毅的,焰姬也從未想過請出這種級別的存在去對付一個年不過二十的少年,他們二老只是喜歡乘船海游,年紀大了,不免喜歡看看風景,四處遊歷。

這艘七玄閣戰船,便是苗鳳二老所有。

他們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七玄閣內閣長老會成員。

七玄閣內閣只有五個人,這還加上了他們的閣主。

但是這五個人,皆是七玄閣最頂層的戰力,五位尊者高手,他們同樣也代表了中州的最頂級武者。

一般情況下,他們從來都不會拋頭露面,焰姬真的沒想到,苗鳳二老會從裡面出來。

「呵呵,我們不出來今天你們可就走不掉了。」苗長老望向秦毅,精明的眸子中露出一抹慎重。

「這位小友,這般年紀問鼎尊者,我苗歡在世上從未見過第二人。」

「你稱得上天才二字!」

苗長老話一出口,整座大船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他?尊者?」 葉靈有預想自己會遭遇些什麼,但沒想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出個門買點東西,然後就……被綁了。

綁她有什麼用?

難道是有什麼被發現了嗎?

但她又覺得,以自己的水平,還不至於被發現什麼,雖然比不上黑客的水平,但是隱瞞下IP之類的,她還是會的。

是她製造的一些局面生髮效應了吧?

可是這在明面上,與她有何相干?

但就是有人認為與她相干。

劇本樂園 也不知把她扔到了哪裡的屋子,完全沒有方向感。

似乎也不是想她死,只是困著她。

大概是不願她出庭吧。

重生農門:家有肥妻好生娃 用這樣的方式嗎?

的確,她只是個導火線。

葉靈不再想太多。

手腳被綁著很難受,時間長了,都是麻的,勒得也痛。

大概是真怕她逃了,打的都是死結。

兩天兩夜,餓不死她,因為放了些食物和水在屋裡。

只是那些人似乎沒有考慮她手腳綁著,怎麼去吃東西?

她本想直接斷了生機,但想想,任務好像不算完成,還是要等等。

憑著聽力,聽到了周圍的樹聲,風聲,蟲鳥和鳴,怕是荒山野林,一天有人來看個兩三次,估計是怕她真的死了。

但人不會進到屋子來,甚至不會出聲,不會和她有任何的交談,完全無計可施。

主要是長期保持同一姿勢幾乎讓人崩潰,而且,人有三急啊!

簡直不想提起。

有人開了門。

又是熟人。

不過,穿衣打扮似乎不是太高檔,有些落魄的樣子。

但是左右有人跟著,彪形大漢。

如果說一個男人有基本的人性,大概是不會向一個弱女子做什麼。

但是葉靈看見吳家能眼裡的瘋狂,像要置她死地。

她的狼狽並不會引起他的憐憫,反而讓他勾起殘忍的笑:「怎麼樣?日子好過么?」

抓了她的頭髮,把不知在哪裡積來的怒氣向她發泄。

「呵,要不是你那身子骯髒,我一定找幾十個人輪了你!」

看她的眼神,是骯髒得跟垃圾一樣,碰都沒有人願意碰。

「早就跟你說,後果自負啊,偏偏不識好歹,總要去做什麼污點證人?搞得老子落得自己的樣!都是你害的!你這賤!人!」

邊罵,拳腳相加。

看著她倒在地上,吳家能施捨一般,叫人放開了她的手腳。

但葉靈已經感覺到骨頭錯位了。

疼痛讓她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

似乎是她的一言不發,即使是一頓暴打,仍然解不了他的心頭恨!

那狠毒的目光里,似乎還在算計著什麼。

「不怕?」吳家能靠近她的臉,冷笑一聲:「挺能忍的~」

「還真是引起了點興趣呢」

吳家能說著,給大漢遞了眼色。

大漢遞上一把小刀,鋒利得樣子,可以拆皮剔骨。

葉靈終於有了表情。

看在吳家能眼裡,哈哈大笑:「還以為你真的什麼都不怕,不是挺能的嗎?嗬~!」

刀接近了她的臉。

但是吳家能像貓捉老鼠一樣在戲弄。

「你這血,呵,挺有用的~」

刺痛劃過,臉傷了。

吳家能似乎要逼出葉靈各種不同的表情來,在不同的部分動著刀,直到她渾身是血。

深深淺淺,卻不中她的要害。

一個人,逼人喝她的血是喪心病狂的話,眼前的行為,大概是無藥可救了。

這樣的人救回來有什麼用?

所以有的人,其實是該死的吧?

不然活著有什麼用?

如此傷害她人,還有什麼活著的意義?

葉靈看準了他剎那的失神,撞了撞人的手,那匕首的鋒利程度的確很到位,碰到就會流血。

自己的血混到那流血的地方,也就可以了。

葉靈被大漢拉開,了無生息的樣子。

吳家能氣急敗壞,想舉刀滅了她,又大概想起留著她還有用,於是改用拳腳。

葉靈任打任踢。

本以為就會這樣死去。

畢竟這身體,遭受這樣的破壞,基本殘了。

可是外面響起了紛雜的人聲。

有人來了。

不和吳家能一批的。

葉靈聽到某人的聲音,嘴角扯了扯。

又找到她了。

沒有gps,花了點時間吧,但挺厲害的,畢竟找來了。

不過這個時候,她連出去見他的能力都沒有了,好像從來沒有這麼慘過,大概也是她宅家宅過了吧,線一條條扯,就會扯出一串串的事來。

不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吳家能的那點事,也不是沒見過。

只是沒想到會到這個地步。

而且,葉靈看向眼珠發紅的人,大概從小順風順水,突然遭受的打擊太大,要承受不住了。

「屋裡的人聽著,把手舉起來放在腦後,一個個走出來,你們被包圍了!」

這樣的聲音不是沒聽過,只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還是有點奇異。

吳家能凌亂的腳步不停止,最後從大漢身上掏出黑色的東西:「M的,非要逼得老子魚死網破!今天我就跟你們拼了!」

他要拼,但是大漢卻不想拼,在一旁勸著人,顯然不是什麼死士,忠心耿耿那種,如果有機會,怕是會叛變也說不定,只是現在已經沒時間策反了。

他們惡狠狠的商量片刻,做出的決定也不出葉靈意外。

她算是他們的底牌。

把她推出去,換個生機。

只要對方肯的話。

夏雲澈在看到她的一瞬,幾乎就要衝上來,只是身邊的人攔住,但是那眼裡是冰是火是焰,巴不得把傷她的人吃了吞了烤了!

她會有多痛?他甚至都不敢想像她有多傷!

他的手在顫抖!

旁邊人代替他與吳家能交涉,毫無例外的是要求離開。

現在這樣進去,必定困死牢中,只要人在外,就還有一線生機,這大多是共同的想法。

交涉人猶豫著,其實葉靈並不是那麼重要,她的生死在這起事件中,可以說,可有可無,只是因為她而被警方盯上,是吳家能的想法,但是夏雲澈他們,卻早已經開始暗中調查著一切,上次還差點打草驚蛇功虧一饋,如今有了充足證據,自然不會讓人跑了。

葉靈看見了那人眼裡的猶豫,而旁邊的夏雲澈眼裡只剩下冰,推開旁邊的人,直直的看了過來。 事情怎麼發展到那一步的,葉靈愰了一下眼。

可能是談判失敗,吳家能就挾持著她要逃走。

畢竟是人質。

不過她這個人質有點糟糕,走路都走不好那種,走下山路的時候,吳家能本來是想把她推給大漢的吧?

只是用力過重,一個失手,她往旁邊倒了下去……

「星河,我回不去了吧?」

「嗯。」

星河看著葉靈錯愕的樣子,回答她。

「那怎麼辦?」靈魂已經離體,看著某人撕心裂肺的樣子,眼神像要剎人一樣狂怒又如海濤一樣充滿了悲傷。

他甚至不敢碰她任何一個地方,因為理智告訴他,任何一個動作都可能對她造成二次傷害!

葉靈看著他,終於還是動容,想上前安慰他,可是她無法開口。

焦土黎明 只能看著他沉浸在極大的悲傷中無法自撥……

葉靈看著,像沒有靈魂的是他夏雲澈一樣。

「星河,現在怎麼辦?」意外太意外,任務還沒結束,她能以靈魂的狀態待在世界上嗎?

「走吧。」星河嘆息一聲。

後續是顧纖纖的身體被搶救過來,用儀器維持著肉體的生機,但機能仍在迅速衰竭。

「你要回去嗎?」葉靈面對著顧纖纖的靈魂,滿帶歉意,這大概是她做任務以來最糟糕的一次了。

「回去做什麼?」顧纖纖看著自己的情況,冷笑一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