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馬先生吧?我就是你樓下的。剛纔我跟你對象都說了,也帶她去看了。

我前幾天剛剛裝修完的房子,再放放房子裏的甲醛,我家就搬過來了。新裝修的房子全都給泡了,我花了好幾萬吶。裝修一個房子我容易嗎? 萬界心願 你說,你現在也在裝修房子,這你不會不知道吧!可是我跟她剛剛說完,你猜她怎麼說的。沒她的事兒都是裝修公司的事兒。找她根本找不着。把別人房子給泡了她還有理了怎的。樓上樓下住着,也是上一輩子修來的緣分。事情可不能做的太絕太過火了。你說怎麼辦吧!”一個臉上長滿雀斑的中年女人吐沫腥子飛濺的說道。

“大姐您先彆着急,也別上火。我這不是剛接到我對象的電話就撂下手裏的工作匆匆忙忙趕過來了嗎?看我就不看了,我相信你說的話,再說了我對象剛纔也看過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說別的也沒用,賠償損失是應該的。您看這樣行嗎?您先回去忙您的事兒。別一回頭把您的事情給耽擱了,我們可擔當不起的。稍後我會和您聯繫,再跟你具體談談賠償的事兒!您放心我們不可能拿良心和道德當兒戲。再說了,咱麼還是未來的鄰居,您相信我嗎?”他保證道。

“剛纔要是這樣的態度,我還在這裏廢個什麼話啊,那我就等你的電話,我手機號你知道吧?”那個女人火氣明顯消了下來。站在一旁的趙君平氣得鼓鼓的。滿臉的不滿不服氣不認輸的表情,還想上去爭辯。

“有有有,等我的電話好麼?”他用手輕輕碰了碰趙君平。

那意思就是有我呢?你還是別給添亂了。

趙君平哪肯服軟別過頭不吱聲了。

那個女人不停的點着頭,就跟雞啄米似的。

等那個女人走出去後,屋裏的氣氛頓時凝固了。

“要賠你賠,我可不賠!”趙君平終於沉不住氣了。

“你先別說話,什麼你賠又我賠的。咱先弄清楚究竟是誰的責任,再說誰賠的事情好麼?”他勸慰道。

“說吧,什麼原因?”馬馳轉過身問起幹活的兩位工人。

兩位工人都是從農村裏來的。

根本不會撒謊。

“是我們用的防水劑不太好使,我倆都做了防水。不過我倆也是有責任的。完事之後沒有做二十四小時閉水試驗,我馬上再給我們公司經理打個電話,剛纔他電話一直佔線來着,呵呵!”其中一個有五十多歲的長滿落腮鬍子的男人解釋道。

另一個不善言談。

但從他的無助迷茫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現在很慚愧很難過。

從農村裏出來的又有幾個能好受的呢!

幹了好多天的活很可能就此被公司一筆勾銷。

蹦子皆無。

也可能被公司炒了魷魚。

馬馳很同情這些穿得破爛不堪的外地人



“你們經理電話多少號?我來打!”他乾脆掏出他的手機問道。

“你打也行,也行。我說你打!”那個男人憨笑的說道。

裝修公司經理的電話還是被打通了。

霸情首席:千金寵愛 是在他連續撥過去不下十遍之後才響起了歡快喜慶的彩鈴。

過了幾秒鐘。

“你好,哪位啊?”電話那邊傳過來一個操着濃重南方口音的男人聲音。

馬馳便一五一十的把情況跟對方陳述了一遍。

沒成想那個經理的口氣十分強硬十分霸道。

“你把電話給我們公司的任何一位員工,我和他們瞭解瞭解情況。不能光顧聽你的一面之辭是不是!”經理一副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閒庭信步的說道。

他也沒有了辦法,只好把電話遞到了那個工人手裏。

那個工人趕忙接過電話,“是我,是我,經理你好,對,對,是這麼個事兒,我知道了,知道了,把電話給房主是嗎,好的,好的!”他又把電話遞給馬馳。

馬馳接過電話,“馬先生,是這樣的,情況我也都跟我的工人瞭解過了,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賠償您樓下那家是必須的。您可以把那家的電話告訴我,我直接處理就可以了,您相信我嗎?”經理馬上換了一副嘴臉說道。

“好吧,既然有你這句話,我就把樓下房主的電話告訴你,不過我得提醒你一下,最好這種事情下次別再發生了。我們簽了合同,你這個乙方就要對我們甲方負責任!”馬馳把樓下的電話告訴完還是不放心的說道。

“是是,您批評的對。我們一定注意注意!那就這樣咱先,有事聯繫,有事聯繫!”經理匆忙掛斷了電話。

兩個人的心終於放下來了。

趙君平看着對象滿意的笑了。

陳青越來越覺得自己的老婆有問題。

他怎麼都不相信她。

他幾個月幾個月的出差,家裏不出問題纔怪呢?

她和那個網友究竟是什麼關係。

爲什麼她對上次事情那麼敏感。

這天,陳青給林雪撥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老是佔線。

這很奇怪。

平時她也就能跟文靜嘮得長一些。

但頂多一兩個小時足矣。

陳青一下午怎麼都撥不通林雪的電話。

陳青能不有所懷疑嗎?

晚上,林雪從單位下班回來。

臉上燦爛如花。

“老公我回來了,做飯了嗎?”林雪一邊掛包一邊說道。

“還沒做呢?什麼事這麼高興?”陳青問道。

“你今天不是沒上班嗎?也不知道做飯。你還心疼不心疼你老婆啊?”林雪噘起小嘴不滿的說道。

“今天下午你給誰打電話了?時間怎麼那麼長,我老打不進去!”陳青嚴肅的問道。

林雪仰起頭怪怪的看着他。

“你這麼看我幹什麼?回答問題先!”陳青繼續板着臉。

“我一下午都跟客戶打電話來着,怎麼了?你有什麼事兒嗎?”林雪好奇的問道。

“沒事兒還不行給你打個電話嗎?我就是想你了怎麼的了吧?”陳青強硬的說道。

林雪被他逗樂了。

(本章完) “你沒事想我幹嘛?我也不是在外地。瞧你那沒出息樣。你是不是在懷疑我什麼啊,你說?”林雪一語點破。

“就和一個客戶打的電話吧?”陳青酸酸的問道。

“什麼啊,我幹嘛只跟一個客戶打啊,我有病啊,你到底想知道什麼,你直說?沒事兒!”林雪大言不慚的說道。

“我就是想知道你今天下午跟誰打的電話?”陳青聲音高了起來。

“你跟我嚷什麼?你能不能省點兒力氣啊?”林雪白了他一眼說道。

“我就是跟你嚷怎麼了?別和我扯那些沒用的,快說?”陳青變得蠻不講理起來。

“跟你說了都,你還叫我怎麼說,你是不是想聽我說跟一個情人聊天你就滿意了是嗎?你要是那樣認爲我也沒辦法,你就那樣認爲吧?我很餓,懶得和你吵架,我自己做!”林雪推開陳青徑自去了廚房。

陳青沒問出個子午卯酉,他越來越相信這裏面肯定有事兒。

有事人家也不能直接告訴他。

這玩意就得抓個現行才行。

陳青也沒心情吃飯,一摔門出去了。

林雪從廚房裏跑出來。

“你還來勁了是不?吃飯了你出去幹嘛?不吃拉倒!我自個吃!”林雪又走回廚房。

陳青一個人走在大街上。

白妖旅途 初春的天氣乍暖還寒。

他怎麼都想不通。

他怎麼懷疑起自己的老婆了。

是自己沒事找事,還是花花世界到處充滿着誘惑。

信息時代帶給人們的就是這些嗎?

愛人之間的猜忌和不信任嗎?

坐在家裏就能知曉全天下的事情。

他說不出自個現在是什麼心情。

反正就是堵的慌。

他到附近的食雜店買了一瓶啤酒還有一些熟食。

他坐在馬路上獨自痛飲。

馬路上的行人時不時瞟過來一眼。

都拿看怪物的眼神瞧他。

很晚。

陳青纔回到家裏。

他回去的時候林雪已經睡下了。

他在客廳坐了整整一宿。

這天,林雪正在辦公室裏閒呆着。

微微一笑很傾城 突然電話響起。

“你好,哪位?”她問道。

“是我,文靜,你現在忙嗎?”文靜問道。

“我都快閒出病來了,怎麼,有事兒嗎?”她試探的問道。

“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考上研究生了。”文靜的聲音因爲激動略顯顫抖。

“你說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呀?你不是說考不上了嗎?”她簡直糊塗了。

“你聽我慢慢說啊,事情是這樣的。一開始我以爲也考不上了,誰知道突然又降分了,這樣一來我就考上了,我就要去南方讀書去了,爲我高興嗎?我都沒想到的事兒。”文靜繼續顫抖的說道。

“真的嗎?太好了,你運氣也太好了。什麼時間開學啊?”她趕忙問道。

“九月份,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文靜平靜了下來說道。

“什麼怎麼辦啊?說說!”她納悶的說道。

“我還沒告訴他呢?他會怎麼樣呢?”文靜憂心忡忡的說道。

“那就直說唄,他肯定爲你高興的。”她安慰道。

“我怕他會和

我分手,我怎麼辦呢?”文靜傷心的落下了眼淚。

“你別難過,我覺得他不會的。”她又繼續安慰道。

“他跟我說過一句話,我考上研究生的時候就是他失去我的時候。我真的很擔心的!”文靜抽泣的說道。

“他真跟你說過這樣的話嗎?他這個人怎麼能這樣呢?太不拿感情當回事兒了!”她氣憤的說道。

“好了好了,別傷心難過了,考上研究生終究是個好事,瞧讓你給弄的。別想了,是你的早晚是你的,不是你的怎麼都不是你的。”她繼續開導着文靜。

文靜哭的更厲害了。

文靜想的沒有錯,小秦的想法真像她想象的那樣。

自從打老家回來他的心一刻都沒有停止過煎熬。

他不斷的問着自己。

如果文靜考上了研究生,還能繼續他們之間的感情嗎?

他不能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考上研究生的她還能那樣愛自己嗎?

他這麼一個扔在人堆根本找不着的主兒。

配擁有這樣的一份感情嗎?

小秦也有意無意的拉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但從沒忘記打聽她考研究生的事兒。

大街上,人潮涌動。

“文靜,下來結果了嗎?”他又千篇一律的問道。

“下來了,你是想聽我考上呢還是沒考上呢?”文靜故意抻着說道。

“我當然是想聽你考上了,是不是考上了,告訴我,快,你是不是要急死我啊?”小秦着急的說道。

小秦的心裏亂地很。

“我沒考上,我是不是太完蛋了啊?你笑話我嗎?”文靜一字一句的說道。

“是真的嗎?你可別跟我開玩笑。”小秦笑着說道。

“我這像是跟你開玩笑嗎?真的沒考上,就差幾分!”文靜惋惜着說道眼淚不爭氣的下來了。

“那也沒事兒的,明年再努力!有的是機會!”小秦違心的說道。

“你真是這麼認爲的嗎? 總裁的甜心特助 我不丟人嗎?”文靜問道。

“那丟什麼人啊,有多少人還不敢參加呢!”小秦安慰道。

“但我都不知道以後怎麼辦了?”文靜不安的說道。

“好好工作,明年再考一次,明年不行,後年再考。我就不信了!”小秦鼓勵着她。

“你說什麼呢?明年必須考上,你想讓我都老太太了再考上研究生啊。討厭你!”文靜上去狠狠的推着他。

這是幾天前的事兒。文靜還記憶猶新。

可現在一切都已改變。

她歪打正着考上了,他會怎麼樣呢?

他能接受這樣的現實嗎?

那天,她正在打一份資料。

“文靜,你考上了嗎?我可等着你請客呢!”一個同事忽然問道。

“我考上了,沒問題,不就是一頓飯嘛!”她無所謂的說道。

“那可恭喜你了,你真了不起!我等着吃你的喜宴了!”那個同事恭維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