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當然,林領主的實力,想必會讓那些豺狼虎豹大吃一驚。」許天都沉聲道。這次他對林牧的稱呼,換成了林領主,顯然,他此刻與林牧對話的身份,變了。

「哦?!我的實力如何?我孤陋寡聞,對現實世界的力量劃分還不甚清楚,許捕頭能否解惑?。」林牧望著許天都,心有所會,笑了笑問道。

果然,林牧知道了他的身份!許天都心中一緊。這次談話,落了下乘啊!

沉吟半響,許天都沒有管林牧是否清楚現實世界的尖端力量劃分,他仍然耐心回應道:「1階到10階,其實就是凡階,而這些凡階就不提了。」林牧如今的實力,凡階直接對他沒任何用處,不多提。

「在凡階之上,就是蛻凡之階,世界政府稱之為【王者】。」

林牧凝神聽者許天都的解釋,點點頭呢喃道:「凡階、【王者】!」

「【王者】,也分分很多小階段的,在神話世界開始之前,【王者】階段,有四個層次,初階【王者】、中階【王者】,高階【王者】和稱號【王者】。」

六宮盛寵:庶女為後 「然而,在神話世界開啟后,大家熟悉裡面的武將劃分后,有了新的認識和劃分。」

「初階【王者】對應黃階初段,中階【王者】對應黃階中段,以此類推,稱號【王者】對應玄階武將初段。」

「原來如此!」前世的他,很少聽到這類信息,那是因為他根本接觸不到,大部分信息,都被人給封鎖了。

「根據我所知,目前世界上,最強大的就是稱號【王者】。以前以為他們是無敵之人,而有神話世界的對比后,才發現,我們只是井底之蛙而已。」許天都說到這裡,微微有些苦悶,畢竟,努力這麼多年,花費那麼多資源,他也只堪堪初入【王者】階段!

林牧想到的是他目前的實力,玄階中段,那就比稱號王者更強了? 乾隆後宮之令妃傳 剛開始,他對稍後的計劃還有些顧慮,認為自己的實力不能力壓眾人,現在一想,仿若以前的計劃有些小氣了。

林牧想到郭嘉對他說的一些情況,心中斟酌一下后,決定改變籌謀。

感受到林牧的氣息,許天都心中一動,凝聲道:「林領主,你的實力,應該不是在現實中積累的吧,而是從神話世界中得到的吧?」

林牧聞言,微微一笑,沒有隱瞞,直接點點頭道:「沒錯!」

許天都聞言,一陣急促。 「在神話世界沒開啟前,我實力只是凡階,還是墊底的。」林牧輕聲道。

饒是見多識廣的許天都,聽到林牧這般話語,三魂震動,目瞪口呆,身體輕顫著。

神話世界才開啟這麼點時間,就完全超越了他從幼童開始近三十年的努力和血淚。 撒旦老公:老婆太難追 這也太誇張了!這完全打破了他的認知。

許天都剛想出口詢問林牧如何才能如此,卻被林牧先出口:「我這個情況,是非常特殊的,很難複製,要不然我的幾個親人同學朋友,都會提升了。」林牧輕輕搖搖頭。

確實,林牧的情況是基本無法複製的,但是他卻有其他手段能提升親朋好友的實力,比如在血色荒原得到的,從【百年玄血樹】上提前摘的十五枚本源之果【玄血朱果】。

因為有眉心神庭的原因,這十五枚果實和陽髓木果等物資,林牧已經從神話世界中帶出來了。

鑒於目前情況不明朗,林牧沒有過多去提升親友的實力,而是他把所有的目光都聚攬在自己身上,這對其他人來說也算是一種保護。

許天都知道神話世界的些許隱秘情況,但卻沒有如此誇張的情況出現。

林牧的情況雖說是不能複製,但卻沒有說他沒有其他神異物品。若是換作沒見過林牧本人,許天都可能還認為林牧會沒有這類物資。可親身面對林牧后,他的認知已然崩潰重建了。

林牧手中肯定有好東西。林牧專門提自己的情況,也是有這層意思在。許天都心中浮現一股期待。

而對於林牧來說,他沒有隱藏實力,是因為要拉國家隊下水。在接下來的行動中,他的實力也將會表現出來,不如這個時候大方承認,還能讓這位能人有些震撼。

林牧在心中,對這位能人,也是起了愛才之心的。畢竟許天都接觸的人多,接觸的層面複雜,應對某些事情,事半功倍。

這個時候許天都在牧荒集團工作,也只是因為要調查黑虎公司的一些線索吧。他不會留在牧荒集團多久的。

林牧心中微微搖搖頭,想要留住許天都,暫時還缺少一些條件。

不過,此刻的徐天都,能代表國家隊,這點認知,林牧還是知道的。

林牧直接道:「許捕頭,不如這樣,我們雙方合作吧!」

「哦,怎麼合作?」緩過情緒的許天都沉聲問道。他知道林牧所說的雙方是什麼。能知道他隱秘捕頭身份的人,肯定知道他在國家隊的地位,所以他一點都不驚奇林牧這般說法。

「我這裡得到了一個情報,而根據這個情報,我制定了一個計劃。本來這個計劃,我獨自就能完成,不過需要擔一些風險。但是後來,我覺得,既然風險無法避免,不如搞大一點。」林牧嘴角噙著自信的笑意,凝聲道。

他沒有把計劃說出來,只是拋出一個看不到全貌的骨架。

許天都聞言,苦笑一聲。能拉國家隊下場參與,又說是搞大,那肯定不是懟一個人甚至是一個家族的問題,要懟的,肯定就是國家!

而對林牧來說,要懟國家,肯定是已經有確切的信息了。不然傻子才會去懟一個國家。

然而,許天都卻沒有主動開口詢問細節,他本來已經是處在合作談判的下乘,若再主動,那就是下下乘了。

看到許天都沉默,林牧不以為意,眼眸閃過莫名的光芒,笑道:「作為合作的誠意,我把黑虎保全公司的一些隱秘信息,無償提供給你吧!」

許天都聞言,又是苦笑一聲,道:「林領主果然不愧是世界第一領主,一言一語,都暗藏危機啊!」

林牧所謂的誠意,卻是一個燙手山芋,因為黑虎公司背後的情況,許天都所在的組織已經有一些了解的,不然他也不會專門跑來星海市當一個警督,甚至是一個公司的安全部部長。

而林牧,卻是其中一個小翹點,畢竟一個分部被一個無民小輩一鍋端了,背後的那些傢伙肯定受不了。要不是林牧的那一場比鬥引起那一層次的人知曉,想必星海市都被那些無法無天的傢伙掀翻了。

兩人都是老狐狸,知道這些信息中意味著什麼。

林牧聽到這般話語,笑呵呵道:「你們是國家隊,承受能力強,為我們這些小民承擔一點危機,那有何不可。」國家為他擋風擋雨,而他也盡自己的努力,為華夏爭取更多。

「而且,國家隊也是對之痛恨不已,欲除之而後快吧。」林牧道。

「也對。這間公司背後的黑暗,也確實觸及了國家底線。」許天都點點頭。

「不過,這點誠意,不足以搞個大動作吧!」許天都也是一個才高氣盛之人,也主動起來。

「當然!」林牧乾淨利落地又泡一壺熱茶水,繼而熟練地給許天都和自己添茶。

「你進入我公司,除了黑虎公司的後續,還有兼任其他任務吧。其中的陽髓木果,應該是其一。」林牧挑明道,輕輕端起茶杯,示意著。

「對!」許天都端起茶水,輕輕和林牧碰碰杯,直爽道。

國家隊,不會直接掠奪別人的成果,但是可以合作,許天都這般維護牧荒集團,其中重要一個原因,就是不想它崩塌,繼而被一群豺狼分食。在那樣沒有規則的情況下,國家隊很難達到最大的利益追求。

萬古星辰訣 和平之下發力,才是國家隊希望的。

「我們為了這個陽髓木果,已經做了好多工作,不然你以為只有區區數個所謂的專家教授跑過來堵門?」

「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都隱藏在黑暗中呢。若是沒有我們做工作,想必戰鬥機都開到你家門口了!」陽髓木果的真實價值,宛若數百顆舊時代的蘑菇頭。

「要知道,陽髓木果,即便連那些稱號王者都眼饞。」許天都直率道。

「我知道。這塊蛋糕根本不是一個人甚至是一個勢力能吃下的。」對許天都的直率沒有意外,林牧凝聲道。

「雖然不能壟斷,但是我已經把陽髓木果當成我們牧荒集團的根基之一了!」林牧沉聲道。

「另外……陽髓木果的存在,其實就是女媧傳出來的吧,根本是現實世界能孕育出的。就連早前的營養液主材料,也是這般吧。」林牧語氣一頓,腰桿一挺,氣息驀然轉變,宛若一桿標槍,厲氣凌人。

許天都聞言,瞳孔猛地一縮,彷彿聽到什麼驚悚的信息:「你……你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很多。而我知道的,說不定比很多人都多……」林牧意味深長道。

「果然,能冠以世界第一領主之稱的你,不凡!!」許天都語氣一轉,頗有點落寞之感。同輩之人如此優秀,讓他這個天之驕子有些觸動。

「我其實也挺佩服你的。華夏領地第一次會議的事情、世界第一領地、陽髓木果還有你隱藏的神秘物品,都足以引起一場海嘯,而在你這,區區一場搏鬥卻把那麼多海嘯壓住了。真了不起。」頓了頓,許天都猶如一個老朋友,輕聲與林牧交談。

區區一場搏鬥?!林牧搖搖頭,沉默不語。在這一場搏鬥之下,究竟隱藏起多少波瀾,他都不知道。即便是重生的他,也第一次感到棘手無比。

變數太多了。

唯一能做底牌的,不是謀划,不是平衡,不是一個大家族的支持甚至不是國家的支持,而是林牧自己的實力!

就連鬼神郭嘉,在林牧的模糊之語下,也把合國之謀提到了上策之位。除了應對這次計劃的壓力外,讓國家隊承擔其他壓力,也是其中一個考量。

本來林牧是想把季氏家族拉下水,準備在搏殺前去一趟季氏家族的。不過,現如今加入國家隊,暫時就不去季家了。因為有國家隊在,林牧決定提前,並且把目標擴大!

直接從旁邊的一個文件夾上抽出一張紙,輕輕遞給許天都。

在那白皙的紙張上,赫然列印著一個熟悉的神話世界系統顯示物品屬性的界面:

名稱:【陽髓木果*靈魂】

等階:玄階

特性:本源之果*種子

屬性:

1、【六六果】:可孕育出一棵陽髓木果樹,三十三天開花,三十三天結果,每棵陽髓木果樹可孕育九九八十一顆陽髓木果。

2、【本源】:可直接服用或者間接服用此種子,增加10點本源屬性點。

介紹:神秘世界孕育出的種子。此乃第一代本源之果的種子,可孕育第一代陽髓木果樹。果樹成長后,三十三天開花,三十三天結果,故而此果又名【六六果】。此種子的生長環境為靈氣充裕之地,若是靈氣不足,其開花與成熟,會有變化。而第一代果實內的種子,可孕育第二代果樹。以此類推,到第六代。第六代的果實內的種子,無法再孕育出果樹。

……

看完這個屬性,許天都緩緩閉上眼睛,思緒萬千。

結合林牧早前所說的,這個【陽髓木果】是牧荒集團的根基之一,那麼,國家隊也不能壟斷它了。合作,只能合作。那要怎麼合作呢?如何才能利益最大化呢?

許天都在思量著。

(兩章,求票票!!求訂閱!!)

妙書屋 林牧沒有打斷許天都的思量,因為這個陽髓木果,是真的很重要。而對於許天都得知需要合作后,並沒有聯繫國家隊只是自己思量的問題,林牧也沒有意外。許天都的許可權,很大!

對比與在血色荒原聚集大部分玩家的軒轅長纓,許天都的許可權比之都大。不然都對不起世界四大名捕這個稱號了。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並且,許天都不是大家族的人,而軒轅長纓是,這是根本的區別。

牢記好陽髓木果后,許天都就把這張紙謹慎疊起來,收好。畢竟,這是第一手資料,傳回後方算是個交代。

「林領主,不知道你想怎麼合作?」緩過神,許天都字正腔圓問道。

林牧聞言,劍眉一挑,莞爾道:「五方合作,牧荒與國家隊為主!」

五方?許天都虎眉一蹙,有些意外。本來他以為就只有兩方的。

「還有三方,是華家、季家、北堂家!」林牧馬上解釋道。

加上華家,是因為華崞的家族本是做藥材生意的,算是給他們家族一個騰飛的機會。至於其他兄弟的家族,太小,即便加上,也只是累贅而已,等以後全面鋪開陽髓木果樹后,再重視即可。

季家,林牧愛人季詩婷所在的家族,林牧提攜華家和季家無可厚非,但是,怎麼冒出了北堂家呢?北堂雪,女武神?林牧與之交集好像很少。

不過,最近北堂雪好像動用了好多力量給牧荒集團甚至是周甄雅解圍,林牧感恩她?有點意思,不過他沒有繼續去糾結這個情況。

許天都思緒急轉。

「當然,其他三方的合作,是第三代果實的合作。」

「國家隊和牧荒,進行的是第二代的合作。」

「第一代,只能掌握在牧荒!」林牧沉聲道。

陽髓木果有六代,前三代的合作敲定后,第四到第六代的具體操作,就需要詳細去推敲。

這是一個完整的利益鏈!其中涉及的人情世故、利益、權利、關係、渠道等等,都極為複雜。它既是誘人的蛋糕,也是核心武器!

林牧把這幾個家族拉上戰船,除了匯聚力量以應外部壓力外,更重要的是共同發展。

許天都聽到林牧的話語,也點點頭,第五代之前,都是掌控在極少數人手中,而第六代才是面對大眾的,這是毋庸置疑的。

「好,我同意了!」許天都也是果敢之人,把其中的關鍵點捋順后,也答應了林牧。

「林領主的每個決定,好像都打在了關鍵點上,對於你的領地、集團都極為有利,可當得上運籌帷幄!」許天都感嘆一聲。

他見過的青年才俊數不勝數,但是如林牧這般的,還是極為少見的。

「謹小慎微,如履薄冰罷了!」林牧輕嘆一聲,搖搖頭道。他也想用絕對的力量去做事,一錘定音,但是他沒有那個絕對力量,至少目前沒有。

大方向兩人敲定后,其他的細節,比如陽髓木果樹生長環境,種子的數量如何分配等等,就無須他們來商討,由其他人商量即可。

「除了這些,林領主,是否……還有可以合作的地方?」語氣頓了頓,許天都主動開口道。

「當然……能合作的地方還是有很多的。」林牧把控著談判的主動。

不過,林牧沒有吊著許天都的胃口,挺直身軀,鏗鏘有力道:「我還想和國家隊建立一個交換物資的渠道。我手中有一些普通物品,神話世界也是如此,而國家隊的倉庫中,想必有很多好東西,我們可以交換,互惠互利!」

「國家隊輪換過【那個地方】,想必獲得的神秘物品無數。」林牧意有所指道。

「我們可以換!」林牧眼熱國家隊的倉庫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而是兩輩子。上輩子很多玩家都對國家隊的倉庫極為感興趣,無數猜測版本流傳於外。國家隊的倉庫就好像是舊時代少林寺的藏經閣!

「林領主的目光真是犀利啊!」許天都又是感嘆一聲。往常的他,隱藏身份,一直都是主動,可到林牧這裡,卻總是被動。一想到稍後的大動作又需要林牧的信息來支撐,許天都的腦海又是一陣混沌。

「外界不是一直傳我獲得一個神秘物品,帶入神話世界中,才會有如此成就的嘛,我這般做法,也只是印證他們的傳言而已。」林牧漆黑的眼眸中閃過詭異的光芒,莞爾道。

「這個沒問題。」許天都果決道。他本就有與林牧交換物資的打算。

「不過,能不能加上其他東西,例如信息?!如何把現實世界的物品帶入神話世界?!如何把神話世界的東西帶到現實世界?!」許天都把早已經打好腹稿說出來。

「沒問題!不過這些關鍵信息,其價值可是非常高的,我連親朋好友都沒說過呢!」林牧輕聲道。確實,很多關鍵信息,林牧連周甄雅都沒透露過。

許天都聞言,無奈點點頭。這些信息,很多都是一句話,但想要把這句話整理出來,付出的努力,可不是一個擁有數百精英人才的參謀院通宵加班一個星期就能完成的。一個月、一年,甚至永遠都沒能完成都有可能!

「價值的問題,不是我來衡量的,不關我的事。」許天都把這個棘手的問題拋走,不想頭疼它。他目前最眼熱的,是林牧手中提升修為實力的天材地寶!

「我積累多年的貢獻度,終於是派上用場了!」許天都想到關鍵點,心中一陣輕鬆。

沉吟半響后,許天都感覺心中微微好受后,調侃林牧道:「你敢把目光盯上我們華夏國家隊的倉庫,想必也敢盯上其他國家隊的倉庫吧!」

「這次的大計劃,想必就是劫掠一個國家隊的倉庫了!」許天都是聰慧、經驗老道之人,從一些蛛絲馬跡中尋找關鍵信息,繼而推導出他所需要的重要線索,就是他擅長的。

「而今年,駐守【那個地方】的,就是東瀛國,顯而易見,你要劫掠的對象就是東瀛國了!」許天都凝聲直指出來道。

「哈哈,沒錯!在暗中相互劫掠,想必每個國家都干過吧!」林牧豪邁接著許天都的話語道。

「確實如此,每個國家輪換【那個地方】都或多或少獲得一些詭異的物品,而這些關鍵物品,有無用的,也有價值極大的。相互劫掠已經是常態。」

「我們國家隊在劫掠中,損失的人才可是不少。就連王者階層的人才,都上兩位數了。」許天都感嘆道。

林牧聞言,若有所思點點頭。以前他是井底之蛙,對所謂的王者,也只是停留在華夏只有五大王者的階段。

真實情況,卻是顛覆性的,王者不說多如狗,但卻不是稀缺到只有個位數,甚至是十位數。

第一代營養液造就的王者,絕對不少!林牧想到這裡,對第二代以陽髓木果為核心的營養液造就的成果,真是期待無比。

看了一眼許天都,林牧不著痕迹笑了笑,有國家隊頂在前面,想必會輕鬆不少。

「你會把目光盯在東瀛國上,想必是獲得關鍵信息了,如何安排?」既然把計劃攤開來說,許天都就直接詢問了。

「【那個地方】在東瀛國輪值期間,『吐』出了一些神秘物品,其中一件,是我必得之物,其他的物品,可以具體情況具體商量。這是我的底線。」林牧沒有馬上把關鍵信息透露出來,而是把前提拋出來。

聽到林牧的前提條件,許天都瞳孔又是猛地一縮,連必得之物都計劃好了,那其屬性,林牧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他究竟通過什麼渠道得知的?

彷彿想到什麼,許天都心頭又是猛地一顫。林牧此人,究竟獲得了什麼機遇啊?!

……

本來,林牧的計劃是在東瀛國運送他必得之物的半途中打劫的,因為他知道這個路線。在上輩子,在這個路線上,可是爆發了一場慘烈的搏殺,而這次搏殺,還被季氏家族的一個員工拍到了,傳到了交流群裡面,林牧恰好看過。

而林牧的計劃是在那條路線的前半途提早劫掠的,那樣可以避免與埋伏的其他國家的人碰到。然而其中的變數與兇險,卻是很多很大。

現在有華夏國家隊下場,又有他的信息支持,林牧決定直接從源頭劫掠!也就是說,林牧想要衝擊那個東瀛國的隱秘中轉站!

這就是升級的計劃!

(求票票!!求訂閱!!) 「既然目標已經明確,那我也不藏著掖著了,我通過隱秘渠道得知東瀛國在南極大陸的一個神秘物品隱秘中轉站,這個中轉站是眾多中轉站唯一一個真實的。」林牧凝聲道。

狡兔三窟,何況是人!

在那兇險難測的南極大陸,駐守方的布局更是錯綜複雜。

「對了,對於【那個地方】,我了解的不多,現在我們合作了,你們國家隊,是不是透露點乾貨出來?!比如它的淵源?!」林牧劍眉一挑,輕聲道。

語氣雖然平淡,但是林牧所求的信息,卻是極為隱秘的,連季詩婷全力為他收集的信息中,除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部分辛密信息外,根本就沒有【那個地方】的信息,即便到現在,林牧都以【那個地方】為稱呼。

許天都聞言,躊躇了一下。沉吟一會,他還是開口道:「其實,很多人都用【那個地方】來稱呼它的,因為它帶給大多人太多希望和驚悚了!」

林牧已經和國家隊綁在一起了,並且,他對【那個地方】的了解,也許更不同。透露那些信息,應該是沒問題的。況且,許天都也沒有以那些信息為籌碼,去交換林牧手中的某些信息,他是準備交好林牧的,畢竟林牧手中有他眼熱的東西。

聽到許天都開始爆料,輕輕把身體倚靠在椅子,認真聆聽著,臉色浮現一抹期待之色。

「【那個地方】,其真實的名字,為【南極城】!!」許天都沉聲道,臉上流露出一抹複雜的神色,仿若那裡也帶給過他不一樣的經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