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香渾身都在打擺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白馬寺主持那就是個騙子,這麼說也只是因爲老太君覺得家裏有個傻子很丟臉,故此買通了那住持說的遮羞話罷了!

怎麼還真的應驗了?

外人不知道,可是宣暘侯府的主子、奴才都知道那老和尚是騙人的!

梅香兩眼一翻就昏了過去!

司徒清和嘲諷的一笑,走過去推開了房門,看着堂屋裏震驚的丫鬟婆子吩咐道!

“都愣着做什麼?趕緊進來伺候本小姐洗漱,晚了給老太君請安的時間,你們就和梅香一樣,回去跟着陳媽媽好好的學學規矩!”司徒清和做鬼魂的時候,對這座侯府可是瞭解的很。

別說提出來奴才們都害怕的陳媽媽,就是老太君的腌臢事情,都能說出個一二三來。

嚇唬奴才?小意思!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隨着司徒清和的話,很多丫鬟婆子也想昏倒,可一聽到陳媽媽,一個個都精神的不敢昏倒。

陳媽媽那裏,只接受不聽話亂了規矩的奴才,進去了,可就別想活着出來了!

丫鬟婆子們雖然很驚恐,可還是哆哆嗦嗦的伺候司徒清和整理完畢,一行人就出了觀瀾苑。

觀瀾苑是一座不大不小的院子,景色不錯,屋子也不錯,裏面的裝飾也都精美奢華。

就算司徒清和以前腦子不靈光,可宣暘侯府爲了臉面也不會明面上虧待了司徒清和!

只是這暗地裏?

你指望一個不懂人情世故,不知道開口說話的孩子,生活能有多好?被姐妹欺負,被丫鬟們欺辱是每天都發生的事情!

走出觀瀾苑,轉了個彎兒就看見三太太林氏。

林氏一臉寒氣,雙眼麻木倔強,就等在月亮門那邊,每天都等着司徒清和一起去上院松鶴堂。

林氏先是細細的打量了一下司徒清和,隨後就上前擼起來司徒清和的袖子看着手臂,紅印兒很明顯。

果然又有刁奴欺負她女兒了!

“早上是誰叫七小姐起牀的?”林氏對司徒清和的關愛不如兒子多,雖然也覺得女兒是傻子很丟人,可到底是自己身上下來的肉,林氏容不得別人欺負司徒清和!

司徒清和眼眶有些紅,上輩子林氏沒死的話,後面的悲劇也就不會發生了。

林氏急了,怎麼還哭了呢?

“清和不哭,娘一定饒不了那起子奴才。”林氏發狠的瞪着司徒清和身邊伺候的奴僕們。

這些奴僕們再也承受不住,一個個跪在了地上,磕頭請求離開觀瀾苑,說七小姐司徒清和是妖孽!

林氏眼前一陣的發黑,隨後大怒。她可憐的女兒要不是她當初中了別人的暗手,怎麼可能生下來就是個傻子?這些奴才不用心伺候着,現在居然敢污衊自己的女兒是妖孽?

林氏黑着臉讓身邊的奴才把這起子奴才都給帶走關進柴房,等請安回來在收拾。隨後就拉着司徒清和急匆匆的走了!

半路上,遇上宣暘侯府的侯夫人萬氏,以及二房當家太太文氏!

萬氏一直和林氏不對付。因爲林氏是三個妯娌裏面嫁妝最多的。而她卻又算計不着,另外宣暘侯府三房的三老爺又是老太君的心頭肉。萬氏能喜歡林氏才叫奇怪!

可萬氏端着自己侯夫人架子,有什麼腌臢話都是身邊的跟屁蟲二太太文氏在說!

文氏嗤笑的問道:“三弟妹這是怎麼了?那起子奴才可是又欺負七丫頭了?我說三弟妹你要是真心疼這孩子,就接回去你們院子住得了。你們那院子,西跨院都是空的。你攔着不讓姨娘小妾住,可也不讓自己女兒住是什麼道理?”文氏一直惦記觀瀾苑,觀瀾苑不大,但她家女兒居住的碧玉苑離老太君的上院太遠。

文氏心疼自家姑娘,就惦記上觀瀾苑了!

林氏氣的不行,文氏找茬不是一天兩天了,而萬氏更是個小家子氣還喜歡裝清高的!

這倆貨一直都沒少擠兌她。小叔子的房裏事兒都要參合的貨色,林氏還真不準備給臉。

林氏正要反口,司徒清和卻是淡淡的開口了!

“二伯母這是惦記上侄女兒的觀瀾苑了?那可不巧了,侄女兒以前魂魄受驚,心智未開,愁壞了各位長輩。老太君慈愛,讓侄女兒搬進了離上院最近的觀瀾苑。侄女兒自從住進觀瀾苑之後,心智不全的侄女兒現在也正常了,二伯母想要拿走侄女兒的聖地,那可不成!”司徒清和自小就沒說過話。

五歲前還叫過爹孃,可因爲三老爺是個薄情寡義之徒,看見傻子女兒就冷哼,一次兩次的,司徒清和就不敢再開口叫人了!

從那以後又傻又啞,更加被人笑話了。

司徒清和開口說話,還反駁了文氏,別說文氏嚇的手裏的帕子掉在了地上,萬氏腳下一軟,差點兒坐在地上,就是林氏都驚呆了!

身邊一圈的丫鬟婆子都瞪圓了眼睛!

傻子怎麼不傻了?啞巴怎麼也開口說話了?

“你,你不是不,不會,不能說話嗎?”文氏驚訝的質問。司徒清和不屑的笑了!

“娘,您聽二伯母這話多稀罕?女兒只是心智未開,白馬寺的住持都說女兒總有一天會開啓心智的。女兒只是不願意說話,怎麼就成了不能說話呢?這話要是傳出去,別人還以爲二伯母見不得女兒變成正常人呢!”司徒清和扶着林氏的手臂,滿眼擔憂的看着臉色發白的林氏!

真怕把這個關心自己的母親給嚇着了!

林氏吞嚥了口口水,隨後喜極而泣的摸了摸司徒清和的臉,是她女兒沒做假,是真的正常了,這心眼兒不像是再有缺陷的!

“你……”林氏吐出來一個字,就驚醒了,這一圈好多人,現在還趕着要去請安,可不是細問的時候。

“你二伯母可不就是怕你清醒過來嗎?”林氏嘲笑的看了眼文氏,扭頭就帶着司徒清和走了!

身後不停撲通撲通,司徒清和噗嗤一聲樂了,自己清醒了就嚇的不行了?不過也是,這些人欺負傻子那從來都是正大光明的!

現在會害怕也屬正常。

拐了個彎兒,司徒清和細細的打量這個母親。

如魂魄時候看到的一樣,刀子嘴豆腐心,強悍市儈,名聲不好,可這吃人的宣暘侯府,再加上司徒三爺是個薄情寡義的。

婆家算計她嫁妝,丈夫恨不得她去死,不強悍一些,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一路上司徒清和編造自己做夢看見了觀世音菩薩,說菩薩說她厄難已過,以後都會大富大貴之後,林氏就不再多問了!

菩薩說的話,那是天機,天機不可泄露。

林氏好不容易盼到了女兒正常,可不想害的女兒得罪了菩薩!

母女倆也就路上的時間,感情急速升溫。

林氏有些尷尬的,她一兒一女,女兒是傻子,兒子被老太君養成了紈絝性子。林氏就一個人,心力有限,對兒子比對女兒上心。

就算女兒埋怨她,她也不生氣,可是女兒正常了,卻沒有埋怨她,還說以後會和她一起撐着家,林氏到了松鶴堂的時候,都流了好幾次淚了!

松鶴堂門口的婆子臉色發白的看着林氏母女走來,七小姐真的開竅了?

早就有眼尖兒的奴才來這裏通報了,老太君現在更是手腳發涼的盤膝而坐,等着司徒清和上門呢!

而門口的婆子?那是老太君的心腹婆子,代老太君先來掌掌眼的——

------題外話------

鬼鬼開新文了,親們,踊躍收藏,踊躍留言! 孟婆子跟頭絆子的跑回去松鶴堂堂屋,隨後看着自家的老太君心有餘悸的說自己看到的!

“老太君,真的不傻了,就和正常人一樣了,和三太太有說有笑的,母女倆那樣子好似都哭過了!老太君,您的大福氣來了。當初您可是不顧大太太和二太太的反對,愣是要好好對待七小姐的,這七小姐一定會好好的孝順老太君的!”孟婆子不是多有學問的人,就是因爲是老太君的心腹,夠忠心才被留在松鶴堂的!

可是老太君此刻就一陣陣的眼暈呢!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好好的就清醒了呢?

這不會真的是什麼妖孽附身了?

別人不知道司徒清和爲什麼癡傻,難道她這個下毒手的兇手還能不知道?

當初大林氏一死,她就親自給三兒媳林氏下了毒了!

當時沒有一屍兩命,可是孩子生下來一定會是不好的!

可現在突然間就成了正常孩子,老太君怎麼能不擔心呢?

孟婆子還想說什麼,林氏就帶着司徒清和進來了!

“給老太君請安,老太君昨夜裏可睡的好?”林氏每次叫老太君這三個字都覺得嘲諷啊!

這老婆子是妾扶正的,自己的姑母纔是真正的老宣暘侯夫人。

不管是活是死的,都是壓在老太君頭上的大山。所以老太君一輩子也做不了侯夫人,甚至不能被稱呼一聲老夫人,這老太君?自然是爲了面子的一個稱呼罷了!

四九城都笑話老太君這種稱呼呢!

也就這老貨自己不出門,還覺得自己的稱呼很不錯呢!

而司徒清和則是目眶紅紅,很是激動的看着老太君就撲了上去!

“祖母,您對清和的好,清和都知道,清和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孝順祖母的。”司徒清和表現的太過熱情了,老太君渾身都打擺子了!

好在是穩住了!

“好,清醒了就好,以後可要記住了你是宣暘侯府的小姐,可不能墜了宣暘侯府的臉面!”老太君說了一句場面話,就說自己累了,想休息,隨後整個人就直挺挺的躺下了。

林氏這會兒還能走?趕緊的請大夫,扶着老太君回去內屋休息,而司徒清和更是冷笑的跪在了松鶴堂的大門外面。

老太君的昏迷半真半假,可最終的目的是爲了讓宣暘侯府的人都知道她司徒清和清醒過來是不正常的。可能是被妖孽附身的!

而她就偏偏要破了這老虔婆的局,至於老虔婆?想昏迷裝病,那也要看看她司徒清和答不答應!

雙魂融合之後,她在末日裏的木系異能也穿回來了。雖然只是最低級的一級,以後進階的希望也不大了,可是強身健體,幫人梳理身體還是沒問題的!

剛纔隨着林氏一起扶着老太君進內室的時候,司徒清和就把體內存儲的所有的木系異能都打進了老太君的身體內。

這老貨現在怎麼裝都只能是紅光滿面,生機勃勃的!

而她跪在院子門口,則是要告訴大家,老太君是因爲自己清醒了,驚喜的不行昏倒了,作爲孫女,自然是要請罪的!

司徒清和姿態做的很足。再加上,院門口侯夫人萬氏和二房太太文氏也來了,看見司徒清和開口問道!

“你這孩子怎麼還跪在這裏了?”萬氏其實不太敢走進司徒清和,這傻子突然間聰明瞭,怎麼看都覺得邪性的很!

文氏的臉也難看着呢,離司徒清和很遠!

司徒清和憂慮的說道!

“大伯母,二伯母,祖母見到我清醒了,心智開了,很高興,一激動就昏過去了,清和,這是在請罪呢。雖然是大喜事,可是惹的祖母身子骨不舒服,那就是清和的不是了!”司徒清和說完,四周看熱鬧的奴才們頓時就瞭然了!

就說七小姐清醒應該是大好事的,以後他們這些奴才出門,也不用因爲家裏有個傻子,而被笑話了!

萬氏心裏咯噔一聲,直覺司徒清和是在算計什麼!

文氏則是皺眉所有所思,老太君不喜歡和老侯夫人有關的一切東西,包括林氏和這個七小姐,怎麼可能高興的昏過去?

應該是生氣的昏過去的吧?

萬氏安慰了司徒清和幾句,卻沒說讓司徒清和起來一起進去的話。可見是恨不得司徒清和直接跪廢在這裏呢!

而文氏,則是冷哼一聲,剛纔和司徒清和也算是撕破臉了,現在還裝什麼?

WWW¸ttκΛ n¸¢ ○

兩妯娌進去了,內室中林氏在伺候老太君呢。

給擦臉擦手的!

可老太君那紅光滿面,臉上的皺紋都少了不少的樣子,真的是昏迷了?

被氣昏也不該是這個樣子啊!

萬氏擠開了林氏,輕輕的捏了捏老太君的手臂,老太君隨後扯起了小呼嚕!

萬氏的臉瞬間就僵硬了!

擦,這是睡着了,哪裏是昏迷了?

隨後萬氏就沉着臉問孟婆子呢!

孟婆子則跪在地上一五一十的說道!

“大夫人,老夫人是昏倒了,高興的昏倒的,要是被嚇住了,這臉色不會這麼的紅潤,現在也不會睡的這麼香了!大夫人您也知道,老太君已經很久沒睡過安穩覺了!”孟婆子的話萬氏還是相信的!

而此刻,徐郎中也來了,這徐郎中是萬氏的人!

徐郎中把脈之後,就說老太君之前的確是昏過去了,可是這明顯是好事情,心情一通暢,老太君失眠的毛病現在也好了!

萬氏心裏就萬分古怪了,文氏坐一邊不言不語的。

林氏則是不想留在這裏了,還準備和女兒回去說說話呢。

“那大嫂二嫂現在這邊守着,弟妹就先帶清和那孩子回去了!”林氏還不曉得老太君和司徒清和的這一場對弈呢!

文氏聞言好笑的說道!

“三弟妹的閨女還真是個不錯的。知道自己突然間清醒嚇壞了自己的祖母,這不?自己主動跪在了松鶴堂的大門口,主動請罪呢!可比三弟妹懂規矩多了!”文氏不陰不陽的,林氏冷哼一聲,轉身就出去了!

這個點兒,男人們也該下朝了的!

是該下朝的時間,可今日早朝沒那麼多事情,散朝早,司徒三兄弟此刻正在松鶴堂的大門口看着侃侃而談的司徒清和愣神呢! 宣暘侯三兄弟都是老太君的親生兒子。要是老侯夫人能生孩子,還能有老太君現在的日子?

宣暘侯三兄弟一回家就聽見府裏的傳聞了。說是七小姐司徒清和心智開了,還傳白馬寺的老主持法力高深。

扯!

那老禿驢就是個騙子,也就騙騙婦孺。怎麼還成了法力高深了?

司徒二老爺心裏也納悶,當年老太君要毒死三太太母女的藥還是他親自給找的,對外的說辭,也都是假的,現在怎麼還就真的按照假劇本,人還奇蹟的清醒了呢?

司徒清和跪的筆直,單薄的身體給人懾人的氣勢。讓人不敢忽視,更不敢隨意欺辱!

唯有司徒三老爺滿心複雜。這是他的女兒,因爲一直癡傻,他沒少被人笑話。可現在清醒了,他又覺得這事不正常,妖孽該殺之。

“這是怎麼回事? 秦少請指教 七小姐怎麼跪在這裏?”司徒三老爺開口詢問,畢竟是自己的女兒,自己出口詢問,比讓兩個哥哥出口更加的名正言順!

嘖嘖,還是兄弟比女兒重要啊。有這麼個爹,這不是坑自己嗎?

司徒清和心裏冷笑,隨後揚起笑臉,很是驚喜的看向三個大老爺們,嬌嬌俏俏的叫人!

“大伯金安,二伯金安,父親金安!”司徒清和的嗓音很清麗,可這清麗在三個大老爺們的心中就好似魔音穿耳一般,心神都有些不穩當了!

這個時候,孟婆子送徐郎中出來,看見三位老爺,趕緊的上前請安問好,隨後把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三個大老爺們的臉色就不好看了。孟婆子一直是個沒眼色的,他們知道,放這麼個婆子在自己母親身邊就是因爲這個婆子心思正直,人又忠心,有這麼個婆子在自己母親身邊,母親的名聲好聽一些!

但是母親的爲人,誰還能比他們仨做兒子的更瞭解不成?

自己出手去害的人,弄出個腦子不正常的孫女,現在孫女正常了,還能高興昏過去?

顯然是嚇壞的好不好?

侯爺冷哼一聲,進了院子。

司徒二老爺搖頭嘆息,也進了院子,臨走前還拍了拍三老爺的肩膀!

司徒三老爺就渾身僵硬了,隨後看向司徒清和的目光就冷的可怕!

“你先起來回去自己的院子,你氣病了你祖母的事情,等你祖母醒來,爲父再來懲罰與你!”不要臉,特麼不要臉了。

孟婆子剛纔說的可是老太君高興昏了,現在三老爺就直接給自己女兒定罪了?

果然是薄情寡義啊。

司徒清和搖搖欲墜,一副深受打擊的樣子,不可思議的質問司徒三老爺!

“父親,祖母明明不是被我氣病的,是因爲女兒心智開了,祖母高興的,您怎麼就這麼的說女兒呢?女兒現在不傻了。不會再出門給您丟臉了,女兒就算是傻的時候,那也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父親難道不爲女兒驕傲嗎?”司徒清和可不會再忍受這些莫須有的罪名。

另外,其他堂姐妹盜取自己才藝的事情也該真相大白了!

司徒三老爺被堵的啞口無言,不喜歡,就憑司徒清和敢反駁他的決定,他就不喜歡這個女兒!

林氏恰巧被侯爺和二老爺趕出來了,臉色正難看呢。聽到司徒清和的話,直接指着司徒三老爺罵了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