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志豪在指揮部裏看到武器損失清單後飯都吃不下了,他的軍隊靠的是裝備精良,但是他是叛軍沒有武器補充渠道,v國陸軍沒從背後偷襲他已經是萬幸,坦克打一臺少一臺,他手裏的資金根本不夠買坦克,跟非洲大陸上的游擊隊一樣,只能買一些輕武器和彈藥,他要想取勝只能是速戰速決,不能這麼拖延下去,小規模的戰鬥已經能看出來南洋州的陸軍指揮官非常專業,雖然不是軍校出身但是也足夠對付曲志豪這樣當了半輩子軍人的老兵。

曲志豪集合起自己的參謀,然後用模擬作戰軟件挨個檢驗作戰計劃,經過專業的作戰模擬軟件的運算,一個完美的作戰計劃制定了出來,叛軍剩下十幾個完整的機械化步兵營以及衆多的迫擊炮部隊成爲他們圍攻城市的主要作戰力量,無人機部隊會在夜間頻繁出動,消耗南洋州防空部隊的火力,隨後攻擊直升機會重點打擊炮兵營和防空營,徹底讓南洋州的地面部隊喪失防禦能力,計劃制定好用軍用互聯網下達到各營各連,隨後幾百輛步兵戰車分成幾路合圍獅子城市區,步兵戰車沒有急於衝入市區,而是在無人的郊外展開戰鬥隊形,並構築大量的掩體。

隸屬兩棲突擊旅的負責市區南部、東南、西南、西部四個方向的,特種作戰旅負責其他方向的,空中突擊旅的bm-3和bm-4戰車組成預備隊,輕步兵營部署在市區北邊,準備隨時由市區北邊攻入市區,叛軍在夜間展開行動,忙碌了一白天的伍俊文此時還在呼呼大睡,想着國防部批准採購導彈,免得bmp-3步兵戰車殺到眼前自己抵擋不住。

夜間的軍營一片寂靜,疲憊的官兵早早的就睡下,連日來晝夜開戰的炮兵營也實在堅持不住,只留很少的士兵值班,大多數都在卡車裏呼呼大睡。儘管南洋州的地面部隊如此懈怠,被打怕了的叛軍也不敢太靠近他們,保持了六公里的安全距離後駐紮下來,步兵下車挖掩體,戰車開到步兵挖的坑裏,車頂上掛着很大的僞裝網,然後才就地宿營。

雙方在如此近的距離上居然相安無事,如果叛軍不是看見t-80坦克的殘骸,他們如果再稍微勇敢點,恐怕地面戰爭已經結束了,由於兩個坦克營的慘敗步兵營都十分害怕,步兵戰車上沒有密密麻麻的反應裝甲,也沒有昂貴的阿雷納主動防禦系統,也沒有施拖拉紅外干擾機,不管是導彈炮彈還是火箭彈,只要命中戰車就燃燒起熊熊大火,所有的機械化步兵都知道一個道理,他們的戰車只是車,不是防禦設備,是進攻設備,也就是配屬到步兵班的多用途火炮而已,誰沒事幹敢躲在車裏,一發廉價的rpg火箭彈就能連人帶車一起報銷掉。

雙方相安無事了一晚上,早晨起來伍俊文吃着漢堡和三明治巡視防線,這才發現幾公里以外到處都是戰車,甚至還有bmp-3和bm-4,這可是叛軍最精良的武器,bm-4裝備在空中突擊旅,當然叛軍沒脅迫空軍也叛變,戰車也不能再用於空降作戰,但還是個不錯的火炮平臺,對付缺乏遠程反坦克導彈的步兵還是威力很大的。

兩棲突擊旅和特戰旅的bmp-3一般只裝備兩棲突擊營和偵察營,火力更勝一籌,數量沒有bmp-2多,但是讓伍俊文更加頭疼,他爬出掩體偷着用望遠鏡看了一下,掛着僞裝網的在第二梯隊內的不是空降戰車就是bmp-3,這些車可是難纏的對手。

回到前沿指揮部裏伍俊文擦着腦袋上的汗,對餘飛和士兵們說:“該死,晚上哨兵去那了,怎麼忽然冒出來這麼多車,他們對市區實施了雙層包圍,一線是清一色的bmp-2和btr-90,二線是bmp-3,空降戰車沒什麼好擔心的,只是兩棲性能都不錯,他們要是下了海四處出擊,市區外圍的防線很容易崩潰。”

“不是哨兵不報告,是你太累了我不讓他們叫醒你,我怕打擾你們。”一向嚴肅的餘飛臉上露出壞笑,伍俊文看着他笑自己也笑了,“你小子拿我當什麼人了,大敵當前我能幹嗎呀,老子玩命一天還不能安靜一會呀,今天包子都送到門上了,應該都吃掉,早打完早休息,我也想休假,帶薪休假。”

“先說說怎麼打?”餘飛上過軍校但是爲了尊重伍俊文這個預備役上校,所以先徵求他的意見,要是說單兵作戰或者帶一小隊人滲透攻擊,餘飛比伍俊文更強,倆人都是僱傭兵出身,以前一起打了很多仗,餘飛又有充分的理論學習基礎,伍俊文也知道他在軍校不是白吃飯的,直接對餘飛說:“就不能用點你肚子裏的主意,非要問我,難道軍校的兩年時間只是鍛鍊體能麼?”

“你爲難我,我軍銜低就爲難我,是不是?”餘飛平時對付犯罪分子很嚴肅,因爲他是執法的憲兵軍官,大敵當前他倒是一臉輕鬆,看來他已經有了辦法,伍俊文說:“你有辦法你去打,先製作任務簡報,然後制定行動計劃,我簽字你出兵,然後回來寫一份完整的戰鬥報告交給我,我要回司令部裏,你可以工作了。”

看見打起官腔的伍俊文餘飛更是覺得好笑,這傢伙忽然當了個上校表演能力反而更加豐富了,“你想累死我,你還學會當司令官了,要坐在辦公室裏看着你老婆發呆麼,她可不想你可以坐得住,她昨天在軍營北邊指揮一個排頂住了攻擊,她比軍官更有能力,那就你坐着看她打好了,我帶一小隊人主動出擊,還按你的套路去找坦克打。”

“你可別這樣,偶爾出個餿主意可以用一兩次,第三次就不行了,估計你剛上高地敵人的bm-21就一陣風一樣打過來,然後高地被炸平了,自行火箭炮車一鬨而散,躲避到安全的地方裝好炮彈,空的彈藥車撤離,我們的炮兵還在轟擊他們第一次射擊的陣地,火箭炮羣再給你來個回鍋炮,要是燃燒彈、反步兵子母彈、毒氣彈你怎麼辦?”

“我還有個比你的主意更壞的餿主意,不如僱傭市區裏沒工作的人,乾脆挖個地道把高地和市郊的陣地連接起來,高地弄成一個要塞,到處是防炮洞,不管他們怎麼轟擊,只要足夠結實就好,消耗他們的炮彈,如果海軍碰巧擊沉一個走私軍火的船,敵人都成輕步兵了,那我們還擔心什麼?”餘飛打算挖地洞固守前沿的突出部。

“這個是個巨大的工程,如果能礦工那更好,直接用他們的設備挖洞,可南洋州沒有礦業公司呀,這是個商業和輕工業城市,即使有當過礦工的也難大型設備,這麼折騰行麼,我擔心還有其他辦法迅速打贏戰爭。”伍俊文顯然對這個工程不感興趣,餘飛說:“那就是你有更好的辦法。”

“我倉庫裏有點零碎,以前租給憲兵用過,就是t-55坦克的地盤,可以當拖車把壞掉的裝甲車拉走,雖然只有幾臺不過我有個好的改裝辦法,車身上先掛上一些複合裝甲,看上去像外掛反應裝甲,其實裏邊除了鋼板和陶瓷沒其他東西,以前買下來也是爲了給憲兵用,匪徒用rpg-29或者其他導彈也很難擊毀,另外車外再加一個隔柵式裝甲對付破甲彈,這麼弄下來全車都比t-55坦克原車重,車頂可以安裝導彈和機槍,車重發動機負荷大,我們也不開很快,在五公里之外見戰車就打導彈,車內主要就是導彈,人不用太多,如果搞不到9m123型反坦克導彈就用手上的短號,只射擊敵人的戰車,自動榴彈器壓制敵人的步兵,我們躲着打,不進入坦克主炮和炮射導彈的射程內,我只有九臺這樣的車,你願意冒險一起去,三車一組出擊。”伍俊文對自己臨時拼湊的武器十分有信心。

“我聽說敵人的坦克支援連有bmpt坦克支援車,這傢伙外號可叫死亡聯合收割機,步兵無法靠近到三公里以內,車上可以裝短號、旋風、突擊三種反坦克導彈,你的車如果遭遇它還能回來麼?”餘飛還是有點擔心。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就看誰導彈打的快打的準,他們的寶貝坦克支援車真捨得拿出來玩命麼,這可是巷戰裏用的法寶,他們想攻取市區就不捨得拿出來?我們沒什麼能拿出來拼的,有一件算一件,今天就拿敵人的空降戰車開刀。”伍俊文說完就轉身往自己公司走,他的公司和憲兵軍營只隔着一面牆,不過他的公司越來越大,倉庫的佔地面積比憲兵軍營還大,裏邊存放了大量的保安設備,有的乾脆就是攻擊型武器。

倉庫的大鐵門打開以後伍俊文就帶着自己手下人進去拿裝備,很多個包裝箱被拿出來,btr-t裝甲車開了出來,車身外開始加裝外掛裝甲,看上去跟裝了反應式裝甲一樣,外邊又加掛了隔柵式裝甲,整個戰車弄的不倫不類,隨後伍俊文鑽進駕駛艙,開着戰車在軍營外轉了一圈,其他車輛也加滿燃料,彈藥庫裏的短號導彈被搬上戰車,發射器也安裝在武器架上,餘飛納悶的是伍俊文儲備的武器似乎不會打光一樣。

“你那來的這麼多短號導彈,幾乎每個僱傭兵排都有一部,那來的這麼多導彈發射器?”餘飛好奇的問,伍俊文說:“自從我被任命以來,我的私人存款都購買了武器,反正從我公司徵用的武器政府都是要給錢的,我的貨船上本來只有不多的導彈,不過軍火商不知道怎麼知道了,紛紛把貨船開往南洋州附近,我還沒說要不要,米8直升機已經停在我的貨船上,成箱的導彈和發射器都堆在我船上,我怕叛軍的直升機攻擊我的貨船,就用直升機再把導彈轉運過來,想知道我們頭上爲什麼沒有無人機盤旋麼,因爲這個東西多的像火箭彈一樣。”伍俊文拿出一具sa-18導彈發射器扛在肩膀上,然後對着天空擺着造型。

“單兵導彈這東西體積小,用直升機都能運很多,是不是比賣rpg的利潤要大呢?”餘飛也拿出導彈發射器看了看,伍俊文把導彈放回箱子裏,“每個僱傭兵小隊,有一具毒刺防空導彈,這是陸軍部很早以前買的東西,西北風是陸戰隊的武器庫存,陸戰隊的步兵用米蘭導彈、崔格特反坦克導彈,陸軍的步兵使用龍式、陶式、長釘反坦克導彈,不過僱傭兵一般不用很貴的歐美導彈,短號和at-3最常用,還有很老舊的陶式龍式導彈,都是退役過時的武器爲主,反正僱傭兵也很少跟現代化坦克較勁,多數僱傭兵公司只能欺負輕步兵。”伍俊文正說着導彈,手下的職員過來報告,“所有車輛可以使用,隨時可以參加戰鬥。”

“每個車裝備多少發導彈?”伍俊文問。

“車內如果只有一個射手,可以裝十八枚,如果增加副射手就只有十四枚,如果要車內空間大一點就只能裝十枚。”部下回答完畢伍俊文點點頭,“每個車裝十枚,給射手增加點武器,一挺pkm機槍,兩個彈盒,裝滿穿甲曳光彈,副射手配備自動步槍增加榴彈發射器,榴彈至少二十發。”

“我們馬上準備。”

伍俊文走到一羣人跟前,他看了看這些人,都是跟着他很長時間的老僱傭兵,雖然當了很久的保安,可他們的能力沒有退化,“你們幾個人都會開t-55坦克,你們就是駕駛員,立即上車,熟悉一下你們的戰車,我去找幾個射手來。”

伍俊文到還沒捨得把自己公司裏的人送到最危險的地方,他知道很多人都會使用反坦克導彈,可暴露在戰車外操作導彈發射器非常危險,如果敵人在隱蔽的角落裏用機槍機關炮掃射,暴露在車外的人員必死無疑,他是在不忍心讓自己所熟悉的人去送死。很多職員其實天生就是好戰分子,好容易熬到公司門口打仗,總裁也不派他們上去,難道是害怕支付賠償金麼。

“我需要幾個會操作導彈的人,不過很危險,軍人死了有撫卹金,預備役士兵死了也有,你們都不是軍人,如果出了事拿不到那麼多錢,我的公司也拿不出很多錢賠償給你們的家屬,你們跟其他的僱傭兵不一樣,他們只圖工資高,不用給他們撫卹金所以他們才能上前線,否則國防部爲了不破產也不能讓他們充當志願作戰人員,如果沒人願意去,那,我自己輪流操作九輛戰車出擊,足夠我玩一天的。”伍俊文點上一支菸,轉身就爬上了btr-t戰車,這車出名是因爲結實耐打,經過他的改裝防護力更是驚人,餘飛也緊跟着他登上戰車,“不用這麼多外人,我們死了家屬有錢拿,人家沒有,你自己當司令官,可不要坑害你的手下人,可以開車了。”

雅雲看一輛重型戰車直向西邊的海灘開去,就有點着急,伍俊文坐在車上能看見她,就用對講機喊:“雅雲,好好呆在那,不要亂跑,我很快就回來,我回來時要看見你好好的呆在軍營裏,別亂跑。”

“靳函雯,我命令你帶着下士雅雲回到營區裏,在指揮部替我值班,我很快回來,注意安全,這是命令。”餘飛說完就坐進裝甲車裏,車內只有五個座椅,不過餘飛不用坐下,導彈發射器安裝在駕駛員艙的後邊,位於車身中部,伍俊文在導彈發射器右後方,餘飛在發射器左後方,導彈發射時候餘飛需要躲在艙內,慶幸的是短號導彈射擊的非常好,瞄準設備在導彈發射管下邊,可以降低戰鬥時的高度,特別適合步兵使用,要在地面上可以先挖個散兵坑,人先藏進去發射器暴露在外,伍俊文可以再安全的戰車裏操作導彈發射,但是餘飛當副射手,當裝填導彈的時候餘飛就暴露在車外,如果機槍掃射戰車,餘飛會挨很多槍。

戰車飛快的向敵軍陣地開過去,伍俊文操作着反坦克導彈發射器尋找目標,“車開的滿一點,顛簸的厲害我可什麼都看不見,這可不是遙控武器站,我的眼睛也不是炮塔裏的火控系統,戰車離開我方陣地五百多米就停車,不要開出去太遠,他們步兵可能使用‘突擊’和‘旋風’兩種導彈,小心把我們炸成烤肉。”

“是的,老闆。”操作戰車的是保安公司的職員,他第一次上這麼大的戰場,也是十分興奮,戰車的速度立即降了下來,還沒等伍俊文目標,驕橫的叛軍中自然有不服氣的官兵,一個制服上掛着好幾個勳章的中校軍官親自進入bmp-2步兵戰車的炮塔裏,用車上的瞄準設備對準遠處模糊的目標,bmp-2戰車上的9m113導彈(at-5導彈)是全車威力最大的武器,穿了二十年軍裝的中校軍官自動服役開始就學的是該型戰車,戰車幾乎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即使戰車設計上不完美,但是熟練的操作可以把一款簡單的戰車變成威力巨大的殺人機器、

火控系統迅速捕捉到了目標,激光測距儀迅速測定距離,中校軍官盯住目標很自信的自言自語道,“寶貝,快過來,再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

伍俊文雖然沒機會開真正的bmp-2步兵戰車,但是他對此種戰車的性能爛熟於心,他瞄準了五公里之外的bmp-2戰車忽然高興起來,他得意的笑着說:“小東西,你的at-5導彈打不着我,你應該用bmp-3出來對付我,今天就是你的末日,等死吧你就。”

餘飛目測敵戰車之後喊:“進入射程了打死他。”

“繼續往前開,速度慢一點,似乎我們要進入他的射程。”伍俊文指揮駕駛員繼續前進,似乎裝出一副很傻的樣子往敵人的射程內鑽,兩臺戰車相距五公里之遙的時候伍俊文又說:“停車,給他們點顏色看看,決鬥開始了。”

短號導彈呼嘯着飛離發射管,導彈後邊沒有導線,激光照射器持續的向瞄準鏡內的叛軍戰車發出激光束,導彈沿着反射的激光束飛了過去,導彈以每秒二百四十米的速度向目標飛了過去,二十幾秒之後短號導彈擊中目標,bmp-2戰車被炸飛了炮塔,燃燒的火焰吞沒的戰車,伍俊文在瞄準鏡裏什麼都看不見,只有紅色的火焰和濃濃的黑煙。

坐在bmp-2戰車中的叛軍中校正期待目標進入射程,一枚導彈拖着一到白煙就飛了過來,他大聲的驚叫,“該死的,他先下手了,立即倒車,倒車!倒車!”他大聲的命令駕駛艙內的士兵,隨後按下了煙幕彈發射器,煙幕彈散開的時候導彈已經命中,決勝就在二十多秒之內,十幾噸重的bmp-2步兵戰車變成了廢物,炮塔內的車長炮長,駕駛艙裏的駕駛員,一起被導彈炸死在戰車內,屍體很快被燒成焦炭一般。

btr-t戰車停了下來,伍俊文的身體依舊大半在乘員艙內,敵人看不見他的身體,倒黴的餘飛此時探出身體爲導彈發射器裝填備用導彈,對面的叛軍陣地上忽然竄出一輛馬力強勁的bmp-3戰車,100毫米線膛炮瞄準射程外的目標發射出一枚榴彈,炮彈呼嘯着落在戰車旁邊,無數的碎片打在戰車的附加裝甲上,餘飛立即把身體縮進車艙內,伍俊文抽着雪茄說:“100毫米低壓線膛跑只能把榴彈打到四公里的目標上,再遠一點就沒任何精確度,除非他用昂貴的炮射導彈打我們。”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快點幹掉他,炮射導彈可以把六公里外的m1a2炸燬,我們的車根本扛不住一次攻擊。”餘飛躲在車艙裏有點擔心,bmp-2的武器系統幾乎對五公里外的目標沒任何殺傷力,號稱火力世界第一的戰車bmp-3可跟它不同,對付六公里外的目標,它可以輕易擊穿750毫米的裝甲。

“我知道了,我正在瞄準。”伍俊文操作導彈發射器對準敵軍戰車,bmp-3戰車有個低矮的炮塔,車身目標比較大,如果是一輛沒炮塔的bmp-1戰車,或者是低矮的mt-lb裝甲車反倒不好瞄準,一束致命的激光發射出去,照射到bmp-3的炮塔上,bmp-3戰車炮塔內的成員正在手忙腳亂的裝填9m117導彈,這種導彈因爲長度比較大所以不能用bmp-3戰車內的自動裝彈機裝填,等導彈裝進火炮內,短號導彈也飛離了發射器,伍俊文聚精會神的用瞄準器鎖定目標。

“導彈正在飛行,他們死定了。”伍俊文得意的說。

“不要太得意,9m117導彈射程四公里,肯定無法命中我們,如果是9m117m導彈,我們都死定了,短號的飛行速度是每秒240米,人家的炮射導彈每秒飛行375米,同等距離我們的導彈需要飛行23秒,敵人的導彈只需要14秒,打不中我就發射煙幕彈。”餘飛十分緊張,他躲在車身裏不敢向外看,估計敵人的導彈也在飛行途中。

bmp-3戰車最厲害的武器就是炮射導彈,超音速飛行的反坦克導彈本來就不多,幾種炮射導彈幾乎都是超音速的,短號導彈在它們面前簡直就是玩具,如果兩邊同時發射導彈,使用短號導彈的先死,而且還不能命中敵人,戰車一旦被擊中,升起的煙火會阻擋激光指示器發出的激光,飛行中的短號導彈就會失去目標無法命中。

不過伍俊文的發射速度很快,輕易的命中麼bmp-3戰車的炮塔,連同炮塔上的激光指示器一起炸飛,剛發射出去的炮射導彈無法繼續制導,導彈落地爆炸,伍俊文他們沒有受到絲毫的損失,“掉頭回去,速度快點。”

“天那,真是危險。”餘飛長出一口氣。

“你怎麼對導彈的戰術性能這麼瞭解,你要不告訴敵人的導彈會先命中我們,我還沒這麼害怕,你簡直是在製造恐怖氣氛嚇唬長官,下不爲例。”伍俊文還拿出長官的身份跟餘飛說話,餘飛被他氣的直跺腳,“我靠,有你這麼說話的麼,我提醒你還成了我錯了。”

“你難道沒錯麼,我大清早穿上的一套乾淨衣服都溼了。”伍俊文脫下防彈背心,上身穿的軍襯衫的確溼了一大片,“你害我,我必須重新拿一件衣服穿。”

“你緊張我就不緊張麼?”餘飛摘下頭盔,汗水已經把頭髮弄溼了,他身上也沒帶什麼東西擦汗,只能回去洗澡。戰車飛快的開回營區,伍俊文從戰車上下來,拿着防彈背心喝頭盔走進指揮部。

雅雲看見他平安的回來就放心了,“你怎麼剛出去一會就回來了,衣服怎麼溼成這樣,我給你拿一套乾淨的,你快去洗澡。”

“我也不想這樣,出去的這幾分鐘我是感覺跟一輩子一樣長,我差點不能回來見你。”伍俊文把裝備放下,然後抱着雅雲,雅雲問:“到底發生什麼了,我在這裏只聽見幾聲爆炸,有導彈有炮彈的,我猜你也沒事,你這麼厲害怎麼會有危險呢。”

“我的手再稍微慢一點就被敵人打死了,我從來沒跟死亡有這麼近的距離,我真怕不能再見到你,如果有可能,我也不願意再參與這場戰爭,你知道我是當過僱傭兵的人裏最不喜歡戰爭的,我寧可一輩子不再摸搶。這場戰爭勝利了,是國防部調度有方,是三軍協同取得勝利,是總統慧眼識人大膽任用,是反對派的寬容才讓我當上地面部隊司令,一切都是他們的,我越來越想不明白,我們是爲什麼,我又爲什麼?”伍俊文抱着雅雲說了自己的想法,他從來沒這麼迷茫過。

“你是爲了我,所以才這樣,我知道你是不會跟他們爭功的,我們不能退出,我們是軍人,我即使不是總統的女兒也會繼續留下,穿上軍裝的那一天我們宣誓過。”雅雲感覺被他抱着很好,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伍俊文只是輕輕的嘆息着。

“幹嘛呢這是,上校先生,這裏是指揮部,是公共場所,請注意保持良好的軍官形象。”餘飛假裝嚴肅的提醒,靳函雯大聲說:“說的都是實話呀,確實很煽情,不過接下來該忙什麼就忙什麼吧,七公里外就是敵人的防線,迫擊炮隨時會轟炸這裏,我們還是好好想想怎麼辦,拜託了各位。”

伍俊文放開雅雲,“我去洗澡了。”

軍營南邊的停車場放着伍俊文私家車,他最喜歡的就是旅行房車,車裏有浴室、廚房、臥室、餐桌,就像一個移動的家,當然跟別墅和遊艇沒得比,進入自己的私人空間他才稍微放鬆了一下。

雅雲坐在車裏拿着衣服等他出來,伍俊文用涼水衝了衝就很快出來,很多事情還要他處理,他穿上乾淨的軍裝沒有馬上下車,雅雲遞過咖啡問:“想好了怎麼對付敵人沒,我可不想這麼打一年,我想早點回遊艇上住。”

“我不是沒有辦法,是我一直不敢用,敵人的戰車羣的優勢就是在開闊地上使用,咱們的駐地在郊區,北邊和西邊是開闊地,東邊和南邊是大海,在此種地形上誰空中優勢大誰獲勝,但是我們幾乎得不到空中支援,戰車也沒他們的好,我有個冒險的計劃,可以抵消敵人的優勢。”伍俊文說完低頭喝咖啡。

“我如果沒猜錯的話是你把部隊分成兩部分,一部分主力進入市區,在高樓大廈密集的市區佈防,敵人要攻擊必然陷入不利地形,戰車打巷戰戰損高,讓他們攻城就可以拖死他們,但是代價太大,幾百萬人口的城市成了戰場,平民傷亡巨大,財產損失難以計算,我們主動進城把敵人引進來,實在是太不人道了,打贏了也不光彩,你父親會被反對派抓住把柄,這辦法不能用,除非敵人把我們趕進城,但是放棄此地就等於自斷海上補給。”伍俊文是有招數不敢用,巨大的戰爭損失他的內心承受不起。

“不如你把你自己的東西全部運送回你公司的貨船上,地面部隊撤到海軍的登陸艦上,然後你跟海軍一起作戰,地面部隊派出無人機和偵察組引導火炮射擊。”雅雲在軍校裏學的理論是三軍聯合,所以很自然想起來這些辦法。

“那這樣地面部隊指揮權就成了陸戰隊的,我纔不撤到海上,到了人家的軍艦上人家想往那裏開都可以,我就沒能力繼續指揮部隊作戰。”伍俊文覺得不妥,他拿起對講機命令自己公司的幾個部門負責人,“所有人員裝備準備撤離,非作戰車輛都用我們自己的登陸艇送到貨船上,人員能撤離的都走,我估計敵人有大動作。”

“明白,我們就行動。”

伍俊文公司的武器彈藥已經被徵用,是憲兵派人管理,九成的車輛也都租借給憲兵,幾乎沒什麼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大家都回宿舍和辦公室收拾自己的行裝準備撤離,伍俊文的貨船上放出兩艘陳舊的登陸艇,保安公司的車輛人員紛紛上船,公司成了空營,連監獄裏的保安也都一起撤離。伍俊文到海邊看自己公司的人走了也就放心了,可以騰出手來跟敵人較量。

叛軍的指揮部裏展開激烈的爭論,爭論點其實很簡單,要麼攻擊城市獲取財富,然後把樓房全部當掩體,市區居民當人質防止敵人空襲和炮擊,要麼集中兵力打擊敵軍兵營,把他們趕下海,曲志豪聽完大家的意見,“我們的火箭炮還有多少炮彈?”

“足夠打三次齊射。”炮兵參謀回答。

“我們距離他們如此近,根本不需要打試射,更不用無人機,站在車頂就可以看見敵人陣地的全貌,如果把多管火箭炮分散在各處,然後同時轟擊,密集的火力可以摧毀敵人的駐地,炮兵雷達以及火炮也會有很大損失,一直以來他們的炮兵不總是依靠精密的雷達發**確的反擊炮火麼,這次先打垮敵人炮兵,然後戰車營展開攻擊,戰車也就不用擔心被榴彈炮的反裝甲子母彈打壞,敵人的步兵只能在我們的炮擊下進行微弱抵抗,把他們趕下海的可能性還是很大,命令三個自行火炮營對敵軍陣地進行覆蓋射擊,打光所有炮彈,一小時後開始炮擊。”曲志豪分析了一下就下達了命令,參謀馬上把命令發出。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五十多門bm-21型多管火箭炮三五成羣的集結在一起,沒有以連營爲單位部署,這都是被南洋州的陸戰隊炮兵給打的,都被打怕了當然不敢扎堆在一起找死,雖然多管火箭炮威力巨大,但是持續火力非常一般,倘若155榴彈炮打出一發子母彈命中發射陣地,至少可以摧毀三輛自行火箭炮車。E3小說

火箭炮車分頭進入各自的發射陣地,各陣地之間距離比較大,三個營分成十幾羣,在指定的時間內忽然開火,幾千發由bm-21火箭炮車發射的122毫米火箭彈在十幾秒內全部飛離發射車,發射車跟過街老鼠一樣立即逃竄回隱蔽陣地裝彈,火箭彈雨點般的落在憲兵的軍營之中,陸戰隊炮兵營陣地也遭到猛烈轟炸。

有經驗的士兵聽見火箭彈的呼嘯聲就逃到一邊躲避炮火,餘飛在指揮部裏聽見呼嘯聲之後馬上鑽進營區內的防炮洞內,其他受過訓練的士兵也鑽進可以隱蔽的地方,炮彈羅下來之後覆蓋裏幾平方公里的區域,陸戰隊三個炮兵營的陣地遭到的打擊最多,十幾門牽引式榴彈炮被炸燬,自行火炮內的駕駛員發動起炮車往沒有被轟炸的區域裏移動,幾部炮兵定位雷達被炸的粉碎,沒被摧毀的雷達車四散而逃。

在海邊目送自己公司撤離的伍俊文發現營區被炸,他最關心的就是防空營和炮兵營,他馬上鑽進裝甲車往回趕,雅雲登上裝甲車跟伍俊文一起回去營救戰友。btr-t裝甲車開到被炮擊的區域,伍俊文用無線電大聲喊:“所有人躲到裝甲車裏,不管什麼裝甲車,先進去躲避,估計還有第二輪炮擊,所有非一線戰鬥人員疏散隱蔽,步兵排堅守陣地,準備反坦克武器,敵人可能隨時會發動地面進攻。”

裝甲車繼續往前開,穿過被火箭炮炸的坑窪不平的區域,直接來到北線的步兵防線後邊,伍俊文探出腦袋對僱傭兵喊:“你們都在麼,都隱蔽好了,保護好反坦克導彈發射器。”

戰車一掉頭再次開往其他區域,伍俊文知道士兵只要看到自己就能保持士氣,穩定住北線步兵的士氣後他去西邊的防線視察,雖然裝甲車不能保證伍俊文的安全,可他也不能躲起來保命,在部隊遭到巨大損失的時候士兵們需要他,雅雲坐在車內很着急,“先會兵營看看,可能餘飛他們有危險。”

“暫時不行,我要去炮兵陣地。”伍俊文熟練的操作着老舊的戰車,t-55坦克底盤改裝的車駕駛系統沒什麼複雜,全靠自己熟練的操作,履帶飛快的轉動,發動機裏冒出一股股黑煙,戰車開到海邊,很多自行式防空戰車都十分安全,伍俊文看了看陸戰隊的士兵,他們是完好無損,戰車絲毫沒有停留飛快的來到炮兵陣地。

訓練強度高於陸軍的陸戰隊士兵素質相當高,二十四門m109自行榴彈炮已經從炮擊區裏開了出來,一起出來的還有幾部損壞不大的雷達車,此時定位雷達已經測定敵人的發射陣地,自行榴彈炮以營爲單位展開開反擊,裝甲輸送車停在自行火炮後邊,彈藥補給排的士兵正忙着把炮彈搬到炮車後邊。

“讓你們的營長過來見我。”伍俊文依舊在戰車的駕駛艙內,炮兵營的中校軍官跑步過來問:“長官,有什麼新情況?我們正在反擊,牽引火炮營損失慘重,只有我們可以戰鬥。”

“停止炮擊,敵人用的是卡車底盤的自行火箭炮,打完車上的火箭彈肯定會轉移,他們的下一個發射陣地以及彈藥車的位置在那你們並不知道,放出無人機尋找彈藥車,火箭炮裝彈可需要一段時間,你們儘快跟彈藥車在一起的炮車,然後再開火。”

“明白了長官,可無人機不多了,運輸無人機的車輛損壞嚴重,發射可控制設備也不怎麼完好。”中校彙報完就轉身跟營偵察排的士兵打手勢,偵察排只有幾架輕型戰術無人機,放在無人機發射平臺上,火箭助推發動機開始工作,把無人機送上空中,無人機啓動自己的活塞發動機,發出輕微的噪音飛向敵軍的陣地。

控制車內的士兵看着屏幕,用無人機上的偵察攝像機搜索地面目標,在火箭炮發射的間隙炮兵定位雷達無法測定目標,無人機只能挨個搜尋目標,不過敵軍炮兵犯得錯誤幫助了他們,從各發射陣地開來的自行火炮基本都聚集在三個地方,負責運輸彈藥的補給連沒分散,火炮都以營爲單位接受補給,炮班的士兵一發接一發的把火箭彈裝填到發射管裏,四十管火箭炮需要好長時間才能裝彈完畢,補給連的兵也忙個不停,彈藥車上很快被搬空。

三個彈藥補給點都被無人機發現,無人機對目標定位後坐標發送到各炮兵連,三個連的m109自行火炮紛紛開火,敵人分散開的炮車此時聚集在一起,命中一個彈藥車就可能炸掉一個連的發射車,炮兵們異常興奮的把子母彈發射出去,然後迅速裝填第二發。

155毫米炮彈呼嘯的落下,不少叛軍的軍官立刻開始疏散發射車,身管火炮的發射速度慢,一分鐘也就打幾發炮彈,跑快一點可以躲開第二發炮彈,“發射車立刻疏散撤離,離開這裏,彈藥車後撤一公里。”

亂成一團的補給區開出很多車輛,有沒來得及裝彈的火箭炮車,有裝彈裝了一半逃出來的,還有沒裝彈的也開出來,發射車四散而逃,不過車輛太多,慌不擇路的逃跑過程中車禍頻發,沒來得及發動起來的車輛遭到子母彈的猛烈轟擊,單薄的卡車底盤被炸起火,彈藥車上沒卸下的炮彈被引爆,整個地區不斷的響起爆炸聲,發射車運輸車的殘骸在烈焰中燒成廢鐵,無人機繼續盤旋在空中監視,跟多的炮彈傾斜而下,把沒炸燬的目標立刻覆蓋,叛軍強悍的多管火箭炮營就此報銷。

其他兩處補給地點也好不到那去,一架無人機負責監視一個陣地,並引導一個炮兵連進行射擊,155榴彈炮以最快的速度發射炮彈,把叛軍最兇猛的火箭炮消滅,bm-21的發射車上彈藥被引爆,整個炮車被火球吞沒,消失在炮兵指揮車的屏幕上。

偵察排的士兵都在裝甲車上引導無人機,看敵人的炮車和彈藥車被炸的粉碎他們發出熱烈的喝彩聲和鼓掌聲,“打得好,全部命中目標,未移動的目標全部炸燬,可以停止射擊。”

“各連停火。”炮兵營指揮官下達命令,怒吼着的炮車停止射擊,偵察排繼續操作無人機尋找其他逃竄的炮車,只要他們停下來就會遭到攻擊,移動中的目標並不好打,不過這倒是難不住偵察排的士兵,偵察機被操作員遙控着飛到高出,免得遭到敵人防空武器的射擊,然後調小偵察機的發動機轉速,以便偵察機可以獲得更長的留空時間。

伍俊文開着戰車回到憲兵的軍營,此時這裏也看不出什麼是軍營什麼是監獄,整個被炸成的廢墟,活動板房蓋的監獄被徹底摧毀,關押的犯人倒是沒跑,因爲大多數被火箭炮炸死,多管火箭炮的覆蓋射擊別說是人被炸死,防護力一般的軍車都炸成了骨架,伍俊文大聲喊:“餘飛,靳函雯,你們都在那?”

“我在這裏,我沒事。”餘飛灰頭土臉的從掩體裏出來,靳函雯也跟着鑽了出來,基本沒被炸死的都陸續的從各個掩體裏出來,伍俊文大概看了一下,死傷的人數不是很多,大多數憲兵就不在軍營,都排到僱傭兵小隊中擔任聯絡官,他們在前線負責跟後方聯繫,前邊需要什麼東西他們負責向指揮部報告,軍營里人最多的是勤務連,這些人也沒什麼武器,除了看管倉庫就是供應飲食,都在堅固的營房裏,也沒上網幾個人,就是被判刑的犯人倒黴了,在憲兵管理的監獄裏死於炮火。不過餘飛不用擔心,戰爭結束後他可以繼續打擊犯罪,監獄重建以後會有更多的常住人員。

伍俊文正想說什麼無線電裏傳來炮兵指揮官的聲音,“長官,我們摧毀了三個補給地點,摧毀數量衆多的發射車和彈藥車,敵人四處逃竄,逃出去的炮車基本沒什麼彈藥,運輸車也大多都是空的,可能還有二次炮擊的可能,但是威力不會太大,我要抽調人員救護其他兩個營,他們的卡車幾乎全部被炸燬,人員也損失了不少,完畢。”

“收到,我一會去看你們。”伍俊文鑽出裝甲車,他看了看非常熟悉的軍營,已經是面目全非,主要人員都還在,“清點人數,救助傷員,動作都快一點。”

“人都在,就是有一些受傷了。”勤務連的指揮官已經查看了自己的人,大家一個不少,有的受傷了正坐在地上,指揮部的官兵紛紛拿出急救包救護傷員,伍俊文問餘飛,“看看指揮部的人有沒有傷亡。”

餘飛拿着花名冊挨個喊參謀官和軍士的名字。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沒有人員陣亡,有不少受傷的。E3小說”餘飛統計完向伍俊文匯報,伍俊文此時打開電臺呼叫就近的海軍部隊,“地面部隊指揮部遭到襲擊,輕附近的海軍艦艇派遣直升機轉運傷員。”

離海岸最近的一艘導彈護衛艦上出動兩架海王直升機前來救援,伍俊文看着破敗的軍營非常擔心,此時如果敵人依靠先進的步兵戰車發動進攻,自己拿什麼招架?就憲兵連的v-150裝甲車,敵人連穿甲彈也不用,用裝甲車上的大口徑機槍都可以射穿,自己租借給憲兵隊的btr-90裝甲車雖然堅固,也裝備了隔柵式裝甲,但這隻能抵擋破甲彈的襲擊,穿甲彈和其他炮彈直接命中難免車毀人亡,至於自己公司的幾臺btr-t戰車,如果短號導彈充足,有可能招架幾分鐘,倘若敵人忽然從六公里外發射炮射反坦克導彈,自己的戰車數十秒後就成了一堆廢鐵。

海軍的直升機先後抵達,傷員被放在擔架上送到直升機裏,對於受傷的軍人,戰爭已經結束,對於沒有陣亡和受傷的軍人,戰爭遠沒有結束,敵強我弱的局面依然沒有改變,伍俊文擔心一人一鼓作氣把自己趕下海,然後進入防禦薄弱的市區,僱傭兵之所以戰鬥是因爲伍俊文在這裏,如果他不在這些人羣龍無首跟快會崩潰,伍俊文文心裏已經有了一個計劃,失敗了也要退入市區,絕對不能退到海上。

“我們怎麼辦?”餘飛目送傷員走了之後問長官伍俊文,伍俊文說:“立即從市區調兩隊僱傭兵過來,這裏還有不少武器彈藥,如果拼死抵抗也能支撐一會,你看看那裏的佈防比較嚴密就從那裏抽調。”

餘飛在地圖上無法確認那能抽出部隊,直接坐上裝甲車進入市區,在隨時可能遭到敵人炮擊的道路上乘車通過,也是異常危險的。裝甲車剛從市區東南的道路開近市區,餘飛就聽見一陣激烈的槍聲,他知道恐怖的噠噠聲來自敵人的btr-80裝甲車,車頂上的機槍塔正指向餘飛乘坐的裝甲車,十四點五毫米口徑的kpvt重機槍正猛烈的開火。

“快加速。”餘飛對駕駛員大聲的喊道。

裝了許多外掛裝甲的btr-80裝甲車非常沉重,發動機的功率達到最大的時候,速度也很緩慢,後邊飛來的機槍子彈撞在車體上,發出沉悶的敲擊聲,就想用鐵錘子砸車一樣,估計車身外掛的陶瓷複合裝甲已經被打碎,機槍的響聲持續的十幾秒才消失,餘飛把身體探出來看車車外,包圍市區的敵人被自己甩掉了,如果他們追擊自己,恐怕此時戰車和他都完蛋了。

駕駛員問餘飛,“長官我們去那?”

“市區西邊的防線,看見自己人就停車。”餘飛耐心的坐在車裏,裝甲車順着幾乎沒有行人道路一路飛奔,抵達了市區西邊。市區西邊的三個僱傭兵小隊駐守在一片廢棄的建築物羣中,這裏以前是舊式的別墅,年頭比較多已經不能再居住,戰爭爆發前一家地產公司買下這片距離海灘不遠的地皮,準備拆掉之後繼續蓋別墅,周圍還有不少沼澤地,其實以前是兩個小型淡水湖,此地非常便於守衛,就那沼澤地就不適合戰車和步兵。

餘飛下車以後登上一座三層的別墅,他有點擔心別墅忽然坍塌把他埋進去,負責指揮一個小隊的中年僱傭兵說:“長官其實這些房子很堅固,看上去老舊而已,我知道爲什麼要拆除這裏,按照本國法律這些建築物已經到了使用期限,其實在別的國家這樣的老房子還是有人住的。”

“當然堅固一點好,免得被炮彈的氣浪推到,你們這裏有幾隊僱傭兵?”餘飛看這裏不錯就打算從此地下手,隊長回答:“有三隊人,裝備也算齊全,長官,你是不是打算從我們這裏抽調一隊出去?”

“不是出去,是回去。”餘飛放下望遠鏡。

“這裏地形不錯,如果敵人真從這裏進攻,三隊人互相掩護,足可以消滅他們一個機械化步兵營。”隊長很自信的回答道,餘飛叫過一個參謀,“你去把另外兩隊人都叫來,我奉司令官命令來找他們。”

“是長官。”

不一會其他兩隊的指揮官也到了,餘飛直接告訴他們,“伍俊文長官的指揮部遭到火箭炮襲擊,身邊連一支像樣的預備隊都沒有,我奉命調你們回去,你們都願意麼?”

兩個隊長都跟伍俊文有私人交情,他們當然願意跟着伍俊文一起玩命,倆人都點點頭,其中一個說:“當然願意,他那裏只有兩隊人,根本沒有替補,防線被打開就根本堵不住,他會被趕下大海的。”

“要留下我一個去防守這麼寬的正面,地形是有利,可我的人少了就跟靶子一樣。”沒被調走的指揮官有點不滿,餘飛說:“你們兩隊人立即集合,把單兵武器之外的重裝備全部留給他們,然後跟我走。”

聽說你曾愛過我 “是,長官。”兩個指揮官回去指揮手下人搬家,他們的家當也不少,迫擊炮、重型火箭筒、高射機槍、大口徑狙擊步槍、反坦克導彈發射架也不少,全部集中過來也需要不少時間,倒黴的是留守的僱傭兵小隊,他們必須分出一些人來填補防線上出現的兩個缺口,本來人手夠用的一分散都比較單薄,一旦有人傷亡很多武器無法使用。

裝甲車掉頭往市區走,幾十個僱傭兵揹着步槍以及其他單兵武器撤退,小隊指揮官說:“長官,這個市區非常大,要走過去非常耽誤時間,能不能徵用一些車輛,把我們都送過去。”

“出租車都很少,去那找車?是戰時,連公共汽車都沒了,不過地鐵應該沒什麼影響,我陪你們坐地鐵,前邊幾百米就是市區西邊的地鐵站。”餘飛坐裝甲車先到地鐵站等他們,僱傭兵跑步前進隨後抵達。

地鐵終點站發車的時間比以前慢了很多,坐車的居民越來越少,地鐵公司都給一半員工放了假,只留下很少的人員工作,這一站幾乎沒人坐車,今天忽然來了很多人,連犯困的工作人員都感覺奇怪,餘飛拿錢給大家買票,隨後兩隊僱傭兵坐在幾乎是沒人的地鐵離開此地。

“長官,這車可真舒服,沒有其他人真是安靜,比我來的時候人少了很多。”指揮官發現地鐵很乾淨,真想拿這裏當自己的宿舍,不知道地鐵公司是不是願意。體育非說:“我平時很少坐地鐵,每天開車出去抓賊,比打仗容易的多。”

部隊從用地鐵調動十分安全,餘飛乘坐的btr-80裝甲車回去的時候又遭到敵人的機槍火力打擊,幸虧戰車的行走系統沒壞,否則不能動停在原地,敵人的各種火器一會就把戰車報廢掉。

餘飛帶着兵安全的回來,“長官,調回兩隊人。”

“防線上沒開兩扇大門吧?”伍俊文邊問餘飛,邊從自己漂亮的雪茄盒裏拿出兩支哈瓦那雪茄遞給兩個指揮官,兩個僱傭兵收容若驚,“謝謝長官。”

伍俊文的打火機上鑲嵌着很多漂亮的鑽石,抽雪茄的僱傭兵知道,伍俊文曾在出產鑽石的國家當過僱傭兵,不知道爲什麼同樣是給別人賣命,他成了老闆成了大富翁,其他人還在當普通僱傭兵,出來拿腦袋換飯吃。

“餘飛,去倉庫裏給他們再找點東西,把缺的重武器補上,在營區廢墟附近構築第二道防線。”伍俊文對補充到指揮部附近的部隊做出安排,此時海灘上有一艘船塢登陸艦過來,陸戰隊炮兵的傷兵被全部接走,登陸艦上發下跳板,幾輛cv90阿莫斯自行迫擊炮,雙管的迫擊炮世界上還不是很多,一向跟陸軍裝備不同的陸戰隊自行迫擊炮營裝備了昂貴的阿莫斯自行迫擊炮,來頂替損失慘重的牽引火炮營,這讓伍俊文大開眼界,如此稀罕的自行炮在很多武器裝備展上都難得一見,陸戰隊居然還有此種武器,真是稀奇。

陸軍目前還用的是m113裝甲車改裝的自行迫擊炮,也就是在裝甲車裏邊加個轉盤底座,然後安裝一門120或81毫米迫擊炮,跟步兵用的非自行迫擊炮幾乎沒什麼兩樣,在叛軍的2s31自行迫擊炮面前,陸軍的裝備就是古董,射程射速都沒得比,唯獨瑞典制造的阿莫斯雙管120毫米自行迫擊炮有的比,在市區發生近戰,迫擊炮的支援效果要比榴彈炮強悍,可以藏在建築物後邊開火,高高的彈道可以讓炮彈隔着一座樓轟炸敵人。

“總算有了新幫手,不用擔心敵人的自行迫擊炮,我們的射速比他們的快一點,在市區裏全靠它提供火力支援,這門炮還能發射攻頂型反坦克炮彈,五公里內任何戰車都可以擊穿,每分鐘可以打出二十六發炮彈,精密的火控能讓前六發炮彈命中一個目標,再堅固的步兵掩體也架不住它打,這車真是寶貝。”伍俊文此時心裏更加踏實,打仗是靠實力的,總想利用特種作戰行動扭轉頹勢是很費勁的。 “長官,火箭炮兵損失慘重,一半以上的彈藥車和發射車被摧毀,剩餘的彈藥也沒有多少。E3更好看E3GHK”作戰參謀彙報玩退了出去,曲志豪點點頭,看看手下的一羣旅長以及參謀,“大家說說下一步怎麼辦,彈藥消耗的很快可我們還沒進入市區。”

“長官,他們的炮兵也損失慘重,我們的自行迫榴炮還都在,發射以後可以快速機動,敵人的偵察雷達發現我們的位置也難以摧毀,不如我們今天就展開決戰,火箭炮集中所有彈藥繼續轟擊市區外殘存的敵人,然後用一個步兵營消滅他們,所有迫擊炮迫榴炮對市區邊緣的防線發動攻擊,這些僱傭兵都是一羣烏合之衆,彼此不認識,遭到猛烈攻擊後他們的頭腦就清醒了,知道這裏不是發財的地方而是他們的葬身之地,各防線必然崩潰,市區內已經沒敵人的正規軍。”好戰的特種部隊參謀長建議道。

曲志豪看看自己的參謀長,“就按你的意思辦。”

“是長官。”

“天黑以後我希望可以住進市區的酒店,全體士兵也可以住進去。”曲志豪佔了起來,走出指揮部坐上指揮車就去前線觀戰,參謀長把作戰命令下達給圍城的部隊,迫擊炮展開了火力準備,習慣了沒有激烈戰鬥的僱傭兵迅速進入掩體,對於他們來說,發財的機會到了。

據守在軍營廢墟上的伍俊文正在看偵察機傳回的圖片,雅雲正在打電話,市區內的通訊設施還沒被破壞,手機還能打的出去,估計她是接千慧的電話,不知道爲什麼她們倆這麼能說,伍俊文雖然正看着圖片,可耳朵就聽見空氣中傳來的呼嘯聲,bm-21火箭炮發射出來的火箭彈發出一種貼別的聲音,很多僱傭兵都聽過這種噪音,bm-21是局部戰爭中使用率最高的重武器,就像ak自動步槍rpg-7火箭筒一樣普及,幾乎有戰爭的地方就會用到。

伍俊文立刻站起來過去拉着雅雲鑽進臨時掩體內,隨後雨點一樣密集火箭彈落的到處都是,爆炸聲和火光掩蓋了一切,剛修好的不少掩體都被迅速炸成彈坑,已經沒什麼可炸的軍營再次被襲擊,隨後是市區周圍傳來密集的爆炸聲,雨點般的迫擊炮彈落在僱傭兵的掩體附近,從空中觀看市區周圍的炮彈炸點就像個火圈一樣圍繞着市區。

“長官,一號陣地遭到襲擊,很多迫擊炮在開火。”

“十號陣地遭到炮擊,六公里外有敵人戰車正向我們開來,我們需要支援。”電臺裏接連不斷傳來各個陣地的呼叫,伍俊文此時已經沒時間聽他們說什麼,他這裏的情況也不妙,他用海軍聯絡官的電臺呼叫軍艦,希望海軍此時可以向敵人的陣地開火,希望艦炮可以把所有目標都炸掉。

“他們又開火了?還有火箭炮?”雅雲關了手機問。

“炮兵沒炸乾淨,敵人就剩下這些發射車,估計炮彈也不多了,炮擊過後估計敵人會發動攻擊,不知道從那裏進攻。”伍俊文等爆炸聲停了就離開掩體,眼前是一羣虎視眈眈的步兵戰車,100毫米低壓線膛炮黑洞洞的炮口噴出一股焰火,隨後殺傷爆破彈落在伍俊文身邊爆炸,他明顯感覺有石頭一樣的東西砸到自己的防彈背心,只要身上不很疼證明彈片沒要自己的命。

陣地上到處是敵人的炮彈爆炸,在炸點之間的空隙處,僱傭兵和正規軍的士兵紛紛準備好了導彈準備射擊,一枚枚短號導彈呼嘯而出,對面的線膛炮發射出更多的炮彈,雙方在三公里開外的距離上展開火力對射,伍俊文周圍除了反坦克小組外沒什麼火器能射中幾公里外的敵軍步兵戰車,對戰車沒什麼信心的步兵早就下車,機械化步兵沒有什麼射程太大的武器,單兵導彈、火箭筒射程都無法跟短號導彈相比,步兵都不想跟着戰車一起被炸掉,才耐心的徒步進攻。戰車慢騰騰的邊走邊開火,似乎要把彈倉裏的殺爆彈全部打光,並列機關炮也噴吐出火舌,無數發三十毫米機關炮的炮彈雨點般的落下,密集的彈片散佈面比殺爆彈的還大,步兵被炸的無處躲藏。

一個發射組在開火後的生存時間甚至沒有導彈長,一發炮彈落下連人帶發射器一起炸翻,失去制導的短號導彈一頭栽向地面,運氣好的發射組順利操作導彈命中目標,步兵戰車變成燃燒的廢鐵,敵軍機械化步兵加快行進速度,伍俊文文跑到戰壕裏,“敵人的步兵正在快速推進,用迫擊炮快速射擊,限制一下他們的速度,步兵至少有三百多人。”

“明白。”僱傭兵回到道。

戰壕裏有十幾門迫擊炮,幾乎都是82毫米的,僱傭兵們是輕武器專家,這些迫擊炮對他們來說不復雜,十幾門炮先後開火,隨後密集的炮彈不停的落在叛軍步兵羣中爆炸,囂張的步兵要麼停止前進臥倒,要麼從新回到狹窄的戰車中間,戰鬥重新變成反坦克組和步兵戰車的對決,叛軍中也不都是敢死隊,不少人害怕死亡,之所以當叛軍是爲了升官發財,誰是因爲想死才幹這個的?幾臺bmp-3戰車被摧毀後其他的戰車都停了下來,步兵趴在地上也無法用手裏的武器展開戰鬥,即使通用機槍手火箭筒射手也對兩公里外的目標無可奈何,除非是摩步營的士兵,他們的火力強於機械化步兵,因爲他們沒有戰車的火力支援,全靠班內的武器。

“擊毀五輛戰車,他們都停下來了。”餘飛向伍俊文報告,伍俊文用望遠鏡看了看,“告訴迫擊炮手不要停火,他們一停敵人的步兵就上來了,看來叛軍也不是什麼精銳部隊,各個都怕死怎麼跟我們打?”

“車上敵人都瘋了,要把所有的炮彈打在我們頭上。”餘飛說話間敵人的迫擊炮也瘋狂的開火,壓制陣地上的反坦克組,各僱傭兵小隊都出現不同程度的傷亡,機槍手都躲在掩體裏等待敵人進入射程,狙擊手、火箭筒射手都無事可做。

“讓他們打,我們有的是導彈招呼他們。”伍俊文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已經是拼命的時候,就在陣地遭到敵人各種車載火炮射擊的時候,遠處的天空中飛來兩架a-1z直升機,伍俊文看到它就跟看見救星一樣,這是陸戰隊最新式的直升機,一定是從兩棲登陸艦上飛來的,採購數量這麼稀少也捨得拿出來?

就見兩架直升機飛到距離海灘很近的地方就懸停下來,隨後機上的武器操作員使用激光指示器照射目標,顯然直升機不想跟敵人的步兵交火,叛軍的bmp-3步兵戰車的30毫米炮對直升機有一定的威脅,而載員艙內還存放着兩枚sa-18防空導彈,不少叛軍看見直升機來了紛紛從車裏取出防空導彈企圖還擊,陸戰隊裏經驗老道的飛行員把飛機懸停在距離戰車七八公里遠的空中,地獄火2導彈隨後發射,導彈呼嘯着撲向bmp-3步兵戰車,瞬間戰車被導彈炸成火球,連同車內的乘員一起燒成焦炭。

叛軍中不乏軍事素質過硬的士兵,有經驗的炮長用自動裝彈機給100毫米線膛炮裝填好炮射導彈,激光制導型的超音速反坦克導彈對直升機也有一定的炸傷能力,只要是在導彈射程內,車載火控系統的激光指示器可以持續照射目標,直升機在步兵戰車跟前也只是個靶子,9m117型炮射反坦克導彈飛出100毫米炮管,對着直升機飛了過來,駕駛員操作着飛機馬上降低高度,並且向後倒飛了一段,徹底躲到炮射導彈的射程之外,導彈發動機耗盡燃料後迅速掉進海中,爆炸激起無數的浪花。

a-1z直升機退到海面上空,距離步兵戰車七八公里遠,繼續用地獄火2型導彈射擊,兩架飛機攜帶了十六枚導彈,敵軍步兵戰車此時意識到了硬碰硬都要死,所以步兵戰車放棄了進攻,發射出無數的煙幕彈後把自己藏在煙幕裏,然後迅速後退,兩枚地獄火導彈失去目標墜地爆炸,不過此時直升機已經摧毀十幾輛戰車,敵軍的機械化步兵偵察營損失慘重,地面上的伍俊文才長出一口氣,不過陸戰隊的四個飛行員似乎還沒完,操作飛機順着敵人敗退的路線追了過去,直升機還掛着兩個火箭巢,他們可不想帶着東西回去。

超級眼鏡蛇直升機越過伍俊文的頭頂追了過去,對着躲藏在煙幕中的敵軍步兵羣繼續開火,六公里外的海灘被九頭蛇火箭彈炸成火海,雖然無制導的火箭彈沒什麼命中精度,不過打傷步兵戰車打死步兵也不是什麼難事,敗走的敵軍戰車羣被炸得十分狼狽,此時陸戰隊的飛行員得意到了極點,還不依不饒的駕駛直升機追殺,機關炮噠噠噠的發射出無數炮彈。

此時叛軍指揮部也知道了陸戰隊直升機參戰,一輛道爾m1防空導彈車飛快的沿着步兵戰車敗退的方向趕了過來,另一輛通古斯彈炮合一防空戰車也跟隨而來,防空戰車的駕駛員看見幾公里外的十幾輛步兵戰車瘋狂逃竄,此時耳機裏傳來車長停車命令,隨後兩臺防空戰車各自發射導彈,彈炮合一防空車發射的sa-19導彈迅速撲向目標,道爾防空戰車的sa-15導彈也呼嘯升空,雷達制導的防空導彈非常準確的捕獲了目標,瞬間就把超級眼鏡蛇直升機擊中,隨後直升機駕駛員控制受傷的飛機迫降,另一架直升機發射了一組紅外干擾彈並拼命降低高度,隨後幾乎貼着地面飛行,這才躲開了指令制導的sa-19導彈。親,這章內容沒有抓到,耐心等待,先看看別的! ?雅雲進入指揮部看了看,她很喜歡這裏的別墅,至少看上去不比她住的遊艇差,她很想找個裝修好的別墅,進去先洗個澡然後換身軍裝,不過現在大家都很忙,她也不好意思偷懶,只能先回自己家的旅行房車裏休息一會。/Www。

伍俊文看見眼前不願處有座大樓,似乎戰爭爆發後已經沒人在樓裏,大樓正好擋着別墅區,市區外的敵人看不見他們,佔領這座大樓就可以俯瞰市區外幾公里的開闊地,一直可以看到海邊,周圍的建築物都沒他高大,“餘飛,把四個僱傭兵小隊集合起來,大樓裏一隊,左右兩側的低矮建築物羣各一個,留一個當預備隊,讓他們立刻展開。”

“明白,你們跟我來。”餘飛馬上領着人就進入大廈。

瘋狂的僱傭兵也十分有經驗,迫擊炮組和反坦克導彈組順着樓梯使勁往頂層跑,大口徑狙擊步槍拆解開幾個人揹着,餘飛帶領一組人拼命的順着樓梯跑,戰爭開始後市區的供電系統似乎不怎麼正常,整個大樓裏沒電,不知道周圍的建築物怎麼樣,輕步兵組攜帶重型火箭筒進入一層和二層,大樓前邊的草坪上開始挖掘戰壕,戰壕一直通往大樓裏邊,戰壕外邊還鋪上跟草坪一個顏色的僞裝網,操作無作力炮和重型火箭筒的都再此埋伏,通用機槍射手佔據二樓,把所有能被敵人看見的窗戶堵住,房間內的傢俱幾乎全部利用起來,保險櫃是堵住窗戶的最佳設備,使用m24和svd等狙擊步槍的射手也在二樓,他們躲藏在窗戶附近休息,隨時準備應對敵人的攻擊,機槍手儘量讓自己減少暴露面,步兵們準備好at-4cs火箭筒,這可是唯一能在室內發射的火箭筒,房間裏比外邊安全的多,便於摧毀靠近的坦克。

“我們進來了,樓頂視野很開闊。”餘飛到了樓頂可以看見市區外很遠的地方,回頭可以看見市區的一部分,伍俊文用對講機說:“樓頂不要放人,狙擊手留在上樓頂的樓道口,還有防空導彈射手,導彈不夠用我給你送過去。”

“足夠了,不會來一箇中隊吧?導彈組我放在頂層,有目標他們就上樓頂。”餘飛坐在辦公椅上,他所在的房間原來是一家公司的會議室,有地毯和豪華辦公桌,他可以把腿放在桌子上,現在不用管什麼軍容,這裏他軍銜最高,伍俊文不在眼前他想怎麼地就怎麼地,放鬆一點也是他的權利。

僱傭兵們一看長官都這麼放鬆,乾脆自己也放鬆點,有的躺在桌子上,有的躺在地毯上,不過大家帶的補給品比較少,有經驗的士兵先去洗手間看看有水沒,不過辦公室裏幾乎都有飲水機,只是沒法調節冷熱水,大樓都沒電,不知道能不能來電,一個僱傭兵扭開水龍頭,沒有水出來,“長官這裏沒水,不容易長期駐守。”

“沒關係,市區水電廠都工作呢,估計是大樓的工作人員關閉了水電,免得漏水漏電,我現在就跟留下的說一聲。”餘飛用對講機呼叫駐紮在一樓的小隊指揮官,“爲什麼大樓內沒電沒水,去控制室看一看,要不大家上廁所都沒地方。”

“明白,長官,我們這就去看。”一樓的士兵早就發現沒水沒電,很多人需要用電,比如給手機充電,現在市區內的無線網絡還沒壞,可以用手機上網,或者用掌上電腦打遊戲,這些都是非常費電的,最主要的是裝備用電,槍上的激光瞄準器需要充電,紅外、微光夜視瞄準鏡也需要,單兵使用的單筒雙童夜視鏡的電池也很多,每個人還有對講機,備用電池沒電了聯絡都成問題。

很多人做僱傭兵以前也從事過其他工作,當過維修工的也不少,他們很容易找到配電室,大門緊鎖,這難不住一羣士兵,用霰彈槍把門打爛就能進去,輕輕的扳動電閘大樓內就有電了,控制供水的泵房有了電也能工作,給水加壓以後樓頂的人都可以隨時洗澡。一切問題都解決了,空調都打開,餘飛感覺在這裏跟在軍營速射是一樣的,就是頂樓不是酒店,沒有舒服的臥室,只能各自找個沙發當臨時的牀鋪,這也比在掩體裏睡地鋪要舒服的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