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某沿海機場換乘了客機.終於.在時隔半個月以後.我又回到了星城.

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家中.狠狠的洗了一個澡.洗完澡以後.叫上了胖子等人.找了個飯館.進去還沒坐穩.就把服務員叫了過來.拿着菜單一連點了十幾個重口味的菜.要她趕緊下單.順便來上一箱啤酒.

奶奶的.海底這段時間.我幾乎就是吃方便麪過來的.什麼.你說龍王溫劍如請我吃了兩頓宴席.切.別說了.說得我都想哭.海底的那些廚師炒菜幾乎不放鹽.可能是因爲他們比較膩歪鹹味吧.一句話形容.我嘴裏都淡出個鳥來了.

一口氣喝掉一瓶啤酒.愜意的打了個酒嗝.問凌風:“怎麼樣.那個成浩跟羅錦雲的案件有沒有進展.”

凌風皺眉苦笑:“怎麼可能有進展.都涉及到法術了.”

一想也是.不再管他.將自己這段時間在海底的遭遇說了一遍.衆人均是嘖嘖稱奇.尤其是果兒傾城小艾等女子.對深海的那些東西尤爲感興趣.知道我擊殺了一條抹香鯨.一頭蘑菇怪魚以後.都是紛紛埋怨.說我太殘忍.

我殘忍.我要是反應慢一點就會被它們撕碎吃掉.這羣女人.看動畫片看多了吧.以爲深海那些生物都是海綿寶寶.

摸出從龜丞相脖子上扯下來的八卦牌.丟在桌上.問衆人認不認識這玩意.見到這個牌子.果兒咦了一聲.

“你認識.”我有些訝然.

我拿出這個八卦牌.主要是給孔宣以及傾城看.畢竟他們倆纔是道家正宗.見識肯定比我這種半桶水的宗師要強很多.萬萬沒想到.第一個認出這個牌子的居然是果兒.

蹙着眉頭.果兒從桌上拿起了八卦牌.翻過來翻過去的看了好一會.終於很是肯定的說道:“這個牌子.是金老爺子的.”

“金老爺子.”我撓撓頭皮:“你是說.金滿園.”

果兒點了點頭:“沒錯.肯定是他的.”

我沉吟了一番.指出不合理之處:“果兒.你今年才二十五歲吧.你來星城進入金家也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也就是說.就算你在金老爺子身上見過這塊牌子.那也是這幾年的事情.據我所知.這塊牌子.在二十三年以前就被綁在了龜丞相的脖子上.這應該不太可能.”

聽我這麼一說.果兒眉頭更是大皺:“反正.我在金老爺子身上見過這塊牌子.恩.就是在我認識你的那段時間前後.我幫金老爺子檢查身體的時候.在他臥室牀頭櫃旁邊就看到過.當時我還拿在手上觀察了一番.絕對不會認錯.”

嘖嘖.果兒說得這麼肯定.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胖子在旁邊呵呵一笑:“鬼哥.這事很好解釋啊.”

“哦.”我挑眉望向他.

“就好比我們倆的手機是一個牌子的.外形就一模一樣.同樣的道理.這種八卦牌也可以有好幾塊嘛.對不對.就算金老頭有一塊.那個暗算龜丞相的人也有一塊.這也不稀奇.搞不好啊.他們還是師兄弟來着.這牌子是臨下山之前.他們的師父一人給一塊.哈哈哈哈.”胖子大笑了兩聲.頓了頓.又說了一句:“還有一種可能.這兩個牌子都是金老頭的.暗算龜丞相的就是金老頭.或許他以爲生死寶鑑在龍宮裏面呢.呵呵.”

胖子這麼一說.也不是沒有可能.雖然我沒有見過金老頭使用過法術.但對於一個活了八百歲的人而言.他會法術還真不稀奇.還是那句話.就算是一隻雞.活了八百歲.也會活成雞精.

難道真的是金滿園做的.

想了好一會.頭大無比.最後索性不想了.不管怎麼樣.金滿園都已經死了.是他做的也好.不是他做的也罷.那又怎麼樣.

不再糾纏此事.吃喝了一頓.衆人作鳥獸散.

走到街上.剛說外面天氣炎熱.不如睡去睡覺.順便溫習下功課.沒想到果兒說明天是她義父金振中生日.今晚要過去幫忙.我低眉順眼的建議.這都憋了半個月了.怎麼也要回去相逢一炮泯恩仇吧.沒想到果兒笑着說她來親戚了.轉頭望向傾城.傾城也是嬌笑着告訴我.兩個女人呆在一起久了.生理週期就會同步……

這日子沒法過了.看着兩女嬌笑着走遠.我頓時都有叫胖子一起去大保健的衝動.

手機鈴聲響起.一個固定的電話號碼.24636315.這種號碼我有些熟悉.因爲以前我們經常使用這種號碼給別人打電話.在星城.所有2463開頭的號碼.都是屬於街頭IC卡電話亭的號碼段.

接通電話.裏面的人只說了一句話:“趕緊去雲陽街.”說完.也不管我什麼反應.直接就掛了電話.

他麼的神經病.憑什麼我會聽你的去雲陽街.我又不是傻屌.

呃……傻屌就傻屌吧.反正我現在距離雲陽街也就三百多米.

雲陽街.只有星城的老居民才知道這個名字.它原先是一條小巷子.後來被重新規劃開發.巷子裏面那一棟棟的農民房變成了高樓大廈以後.雲陽街也就改名成了振業路.不過.畢竟這是老城區.高樓大廈不能佔據所有的地盤.其中在振業路的街尾.還有十來棟三四層樓的農民房.而這些農民房的臨街門面處.有數十家粉紅色小燈的按摩店……

這裏.就是星城的紅燈區.嚴格的來說.這裏是星城黃色產業的大排檔區域.髮廊裏面物美價廉.全國統一價.一百三.

在雲陽街轉悠了一圈.在每一家粉紅色燈光的小發廊門口.都站有幾個穿着異常暴露的女孩子.見到了我.都是嬌/聲呼喚我進去玩玩.甚至還有一個穿着短裙的女子.衝我將短裙撩起來.露出了裏面的一抹黑色.

看來這個電話只是惡作劇.說不定就是雲陽街這些老闆們故意耍的花樣.打一百個電話出去.只要能有十個進入了髮廊.他就有賺頭.

苦笑一聲.掉頭就走.我現在可是久曠之身.再停留片刻.恐怕就會按捺不住.衝進去跟這些攬客的妹子大戰三百回合.

沒走幾步.在一家名爲‘菲菲保健按摩’的店裏.衝出來一個穿着熱褲背心的捲髮女子.張開雙臂攔在了我前面:“大哥.玩下嘛.萬水千山總是情.做個按摩行不行.”

聽到捲髮女子這麼一說.我忍不住一愣.下意識的回答:“天涯何處無芳草.超過五十我不搞.”

捲髮女子膩聲一笑:“有緣千里來相會.一百塊錢真不貴.”

我更是愕然:“人間自有真情在.今天就帶八十塊.”

捲髮女子衝我飛了個媚眼:“大哥.成交.進去玩玩.”

跟着捲髮女子走進了昏暗的按摩間.剛一進去.捲髮女子轉身關好門.我冷哼了一聲:“雲知寒.你到底想幹什麼.”

剛纔這幾句話.是我跟雲知寒約定好的暗號.原本只是不想被人猜到.所以才故意設計成這樣.想不到.雲知寒居然化身成一個路邊自由職業者來跟我聯絡.他這是爲了讓暗號更生動麼.

“正南.我遇上麻煩了.”按摩間就只有這麼大.捲髮女子幾乎湊到了我面前.聲音卻是已經變成了雲知寒的聲音.

“怎麼了.”我皺眉問道.

“屈無病死了.”雲知寒的聲音有些發顫.

“什麼.”我頓時吃驚的低呼了一聲:“你們倆不是時時刻刻在一起的麼.”

“沒錯.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可是.在四天前.那天我也是無聊.就跟朱小七玩了一下.這種事情.屈無病自然不好在旁邊.可就這麼一個小時的功夫.等我回到家裏.卻發現屈無病已經被掛了一半在房間的吊燈上面.”雲知寒似乎稍微平靜了少許.聲音沒有那麼惶恐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被掛了一半在吊燈上面是什麼意思.”我有些生氣的問道.

“就是他的腰部以上被掛在吊燈上面.而肚臍以下全然不見.傷口處異常平整.就好像被一把鋒利的刀瞬間斬成了兩截.不過.腹腔裏面的腸子內臟什麼的.全都不見……”

“行了行了.”我連忙制止住雲知寒的形容.媽的.老子剛吃完飯.其中有一個菜就是爆炒肥腸.你這不是逼着我吐麼.沉吟了一下.我問道:“可是.這個神祕人不是爲了陰陽古錢而來麼.按說.掛在吊燈上面的應該是你纔對啊.”

雲知寒斜着眼睛看着我.臉上惱怒異常:“你的意思是.我沒有死.你覺得很詫異.”

我沒有理會雲知寒的感受.緩緩說道:“就事論事.如果我是神祕人.趁着你們倆分開的時候.絕對是先衝你下手.殺了屈無病又有什麼用呢.”

雲知寒臉上神情極爲不好看.紅一陣青一陣的變幻了好一會.這纔回答道:“因爲他不確定陰陽古錢到底在誰身上.我們倆是輪流保管古錢的.” 405 遁天入地

“這還差不多。”我點了點頭,問道:“所以,你就躲到這兒來了?”

雲知寒一臉的無奈:“除此以外,我還能怎麼樣?”

看着雲知寒化身成的捲髮女子一臉楚楚可憐的看着我,我啞然失笑:“剛纔那個電話也是你打給我的?”

雲知寒點了點頭:“這幾天一直打你電話都是無法接通。又不敢給你留言,所以纔想出了這個辦法。”

“那你希望我怎麼做?”我緩緩說道。說實話,我對雲知寒其實並沒有什麼好感,或許是他對沙志遠一家的手段讓我耿耿於懷吧。

“我希望跟你配合,引出這個神祕人!”雲知寒目光直直的看着我。

跟我配合引出神祕人?我頓時有些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我怎麼跟你配合?拿着陰陽古錢在街上叫賣麼?撓撓頭皮:“你說清楚點。”

“那個神祕人殺死了屈無病以後,接下來不用說,肯定是要弄死我,搶去我的陰陽古錢,我不露面還好,只要一露面,他肯定就會擊殺我。”雲知寒皺眉道。

“然後呢?”

“有一個很簡單的辦法,你隱身藏在我身邊,只要他現身準備擊殺我之際,你就出來幫忙,在我們合力之下,就算是天魂級的高手也會吃不了兜着走。”雲知寒森然說道。

“你這個計劃完全不可行。”我斷然否決。

“這有什麼不可行的?”雲知寒頓時急了。

“首先,我要提醒你一點,要破解隱身術很簡單,只要會一句咒語,然後用柳葉抹眼皮,就算是一個普通人都能看到隱形的人。更別說這個神祕人還是一個法力在你我之上的高手,這種隱身術在他面前完全就沒有用。”我嘿然一笑:“其次,我根本就不會什麼隱身術!”

我這話可不是開玩笑,這種隱身術可不是隨便就能學會的,就算是傾城跟孔宣兩人,也只有傾城會一點,而且隱身的效果不是很好,至於孔宣,完全就不會。

據說,這個法術跟法力無關,而是要看自己對法術的領悟,因此我得出了結論,孔宣沒有傾城聰明,不過,每每我用這個理由打擊孔宣的時候,孔宣卻是更加鄙夷的嘲諷我,你不也不會麼?還宗師級呢,我呸!

雲知寒聽我這麼一說,頓時就鬆了一口氣:“想必你也知道,每一個宗師級的高手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領,鬼僵的是吞噬天地,古古的是陰陽雙修,而我的獨門絕招則是遁天入地,施放這個法術以後,在一個小時之內,整個人處於隱身狀態。我說的這種隱身,是真正的隱身,就算你開了天眼,也絕對看不到我的蹤跡。要不然,我也不能逃出神祕人的毒手。”

一聽雲知寒這麼一說,我愕然道:“既然這樣,那你還怕個屌?一個隱身爬上一架飛機,一個小時以後誰都不知道你跑哪了,神祕人怎麼可能追得到你?”

雲知寒苦笑一聲:“正南,這個神祕人的能力你不可小覷,不管我跑去哪,一個星期以後,他總是能找到我的蹤跡。”

“神祕人有這麼厲害?你又怎麼知道他找到了你?”我訝然。

“這是一種感覺,解釋不清。”

“好吧,你說你的獨門絕招是遁天入地,那又怎麼樣?”

“我可以教會給你啊。”雲知寒大聲說道。

“嘿嘿,你就別忽悠我了,這是你的獨門絕招呢,我怎麼一下就能學會,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獨門個屁,乾脆叫屁/門絕招好了。如果別人可以一學就會,那你爲什麼不教給屈無病?還有啊,我是人類,你是鬼神,我怎麼可能學得會你們鬼神的絕招?”我斜着眼睛看着雲知寒。

“你的這些問題,我用一句話就能回答,法力,決定一切。只要你的法力足夠充沛,人類與鬼神之間的溝壑就不復存在。”雲知寒苦笑一聲:“你以爲我沒教屈無病麼?教了,但是他法力不夠,所以學不會。”

“他學不會我就能學會?我連基本的隱身術都領悟不了呢。”我越發訝然。

“要學會遁天入地,要麼自行領悟,要麼法力充沛。我不知道你這幾天有什麼際遇,但是我能看出來,你現在的法力已經是宗師級裏面巔峯般的存在,別說屈無病了,就算睚眥或者是死去的鬼僵,他們的法力都沒有你這麼充沛。”雲知寒眼神閃爍的看着我。

“法力充沛又有什麼用?我還不是打不過你?”我酸溜溜的說道,按照冰棍說的,我現在欠缺的就是招數。

雲知寒用舌頭溼/潤了一下嘴脣:“這麼說吧,你只有一百塊錢,要你賺一萬塊,這肯定不太現實,但是如果你有一百萬,要你賺一萬塊,那就輕而易舉了。同樣的道理,你現在的法力就是你的資本,想要學我們的獨門絕招,非常的簡單。”

“嘖嘖,居然還有這種說法。”我忍不住一陣心動,眯着眼睛看着雲知寒,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多就學點招數,到時候打得你們找不着北。

“遁天入地的法訣是這樣子的……”雲知寒爲了自己的性命,絲毫不吝惜自己的獨門絕招,詳詳細細的將口訣告訴了我,最後苦笑着說了一句:“在使用遁天入地之際,法力會比平時要低,只有法術解除後,法力才能恢復正常。唉……現在屈無病已死,知道遁天入地口訣的,除了我跟你,再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練了半個多小時,我總算是能夠流暢的使用這個法術,心中忍不住一陣嘚瑟,同時心中隱約有些遺憾,可惜,這法術胖子學不會,要不然,他肯定會拍好多香/豔的圖片回來看。

“接下來呢?”我笑嘻嘻的問道。

“接下來,你就隱身在我身邊,然後我拋頭露面引出那個神祕人。”雲知寒肯定的說道。

“開什麼玩笑,你這個法術的有效時間就是一個小時而已,而冷卻時間需要三個小時。如果他一個小時之內沒有出來,我還得再準備三小時……雲知寒,我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耗!”我冷哼道。

“這個不需要擔心,我找個空曠無人的地方,露上兩手,他自然就會留意到。”雲知寒眼神裏面閃爍着冷光。

“那行,就這麼辦!”

……

兩人走出按摩間,門外的那些美女一個個笑着看着我,不乏有小女孩低聲笑着說道:“喲,這麼快就出來了?這錢真好賺啊。”

雲知寒也不理會,只是帶着我往門口走。

“莎莎,你去哪?”一個肥肥的中年女人揚聲高喊。

“我決定包養她!”我惡趣味起,笑着說道。

一陣譁然,有一個小女孩低聲問道:“多少錢啊?”

“一個月50塊,不包吃!”

在一片目瞪口呆中,我們揚長而去。

……

叫了個出租車,兩人來到了天河區雞公山山腳,下車又走了兩個多小時才抵達山頂,這裏是星城最高的地方,因爲修建電視塔,山頂被開闢出來一大/片平地,藍天白雲綠草的,非常適合野戰,呃,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非常適合打架。

雲知寒雙掌抱於胸前,嘴脣微動,唸了幾句咒語,掌心中隱然有火焰燃燒,同時還有大量褐色煙霧繚繞,火焰越來越紅,煙霧越來越濃,就在火焰紅得刺眼、煙霧褐轉爲黑色的時候,雲知寒雙手一揚,一隻渾身火焰的老虎沖天而起,褐色的煙霧在它身上繚繞,虎嘯一聲,直飛天邊那朵白色的雲。

火焰騰騰的老虎越飛越遠,身體也是越來越淡,在接近白色雲朵的時候,老虎一陣變幻,直接幻化成了一朵褐色的雲朵,隱約還有老虎的外形。

“你這是啥意思?”我不解的指着天空說道。

“這個是我的另外一個獨門絕招,地獄炎虎。”雲知寒微微一笑,這個時候,他纔回到了原來的狀態,冷靜睿智,換做另外一個說法,這叫裝逼。

“這種經過加工的法術,只有法力達到宗師級以上的高手才能看得到,而且,只要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這個地獄炎虎只有我纔會使用。不管那個神祕人是誰,他一看這朵老虎形狀的雲,就知道我在施展法術,肯定會第一時間趕過來。”雲知寒頓了頓,看向我:“對了,你現在可以隱身了。只要這個神祕人一發現老虎雲,很快就會趕過來。”

我點了點頭,捏好了法訣,感覺到空氣一陣漣漪,然後,我眼前宛如水霧瀰漫,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樣子,就連五米之處的雲知寒,我也只是看了個大概,出現這種情況就說明我已經成功隱形。

十分鐘過去了,沒有任何異常,我現在是開了天眼的,就算是那個神祕人隱身過來,我也能看過,除非,他也會遁天入地這個法術。

二十分鐘過去了,依舊沒有任何異常。

三十分鐘過去了,還是沒有任何異常。

就在第四十五分鐘的時候,天邊彷彿吹過一陣疾風,天邊那一團老虎形狀的烏雲,瞬間就被風給吹散,片刻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406 壯士斷腕

“來了.”雲知寒沉聲說了一句.同時.他整個人如同繃緊的彈簧.雙掌抱圓.掌心中更是有火焰在熊熊燃燒.褐色的煙霧在周圍氤氳繚繞.

我左手捏好了雷霆萬鈞.右手捏好了天火燎原.左右互搏這個想法是我在潛水艇上的時候.在唐向東的指揮台上看到了一本金庸大師的《射鵰英雄傳》.書上的摺痕正好是老頑童在桃花島教郭靖左右互搏術.

當時心裏就在想.難道我就不能左右互搏麼.找個機會偷偷的試驗了一下.發現可行.只不過要多耗費一倍的法力.打個比方.平時只要釋放一個雷霆萬鈞需要一個單位的法力.再釋放一個天火燎原也需要一個單位的法力.分開釋放的話.兩個單位的法力就足夠了.但是同時釋放的話.就需要四個單位的法力.

切.只要有效果.管他幾倍的法力.我現在最不缺的就是法力.

又是五分鐘過去了.雲知寒毫無動靜.

靠.這是怎麼回事.不是已經來了麼.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了.

雲知寒似乎也有些焦躁起來.不停的轉來轉去.他很清楚.我身上遁天入地法術的時間即將到期.

時間一分分的過.擡手看了看錶.在距離法術消逝還有一分鐘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起.在這空曠的山頂.鈴聲異常的刺耳.

我忙不迭的拿出手機.低頭一看.是一個不認識的手機號碼.手指滑過屏幕.將其拒接.正要關機.卻聽到前方雲知寒傳來一聲極爲淒厲的呼喊.

擡頭看去.只見雲知寒猶如喝醉酒了一般.整個人東倒西歪的蹌踉着.在他身周.有一隻火紅的熾焰老虎迅疾的繚繞.發出憤怒的嘶吼.而且.這隻地獄炎虎不時的對着空氣撕咬.似乎正在跟一個隱形的人搏鬥.

難道雲知寒正在被神祕人攻擊.要不然雲知寒怎麼會這樣子.而且.從這隻地獄炎虎狀似瘋狂的護衛着雲知寒來看.這個神祕人還在雲知寒周圍.準備再下殺手.

難道這個神祕人也會遁天入地的隱形術.要不然雲知寒怎麼會毫無防範的被偷襲得手.這怎麼可能.遁天入地不是雲知寒的獨門絕招麼.怎麼這個神祕人也會.而且.雲知寒也說過.這世界上知道遁天入地口訣的.除了他自己以外.就只有我跟屈無病了.

我自己當然排除在外.可是屈無病不是已經被砍成兩截了麼.難道還有第四個人會遁天入地.

腦袋裏面亂七八糟.一直到地獄炎虎又一聲嘶吼才把我驚醒過來.拋開雜念.輕叱一聲.雷霆萬鈞跟天火燎原同時施放.漫天的火球雨點一般砸落.而數萬道閃電更是從天而降.

知道雲知寒有地獄炎虎護體.我根本就不怕傷害到雲知寒.再說了.傷害一下也沒所謂了.反正跟他也不熟.

隱約有人咦了一聲.然後在雲知寒的側方三米處.撐起了一道淺黃色半透明的光幕.這道光幕呈半球形.兩米多高.有無數個金黃色的八卦圖案在光幕上游走.不管是火球也好.還是閃電也罷.只要觸及到這個光幕.都會被它彈開.

老子還真不信邪了.揚手又是兩道法術.漫天的閃電跟火球再次洶涌從天而降.

半透明的淺黃色光幕變得越發的透明.而光幕上那些金黃色的八卦圖案顏色卻越發加深.幾乎都接近紅色了.透過八卦圖案的縫隙看過去.在光幕裏面隱約浮現出一個人影.

就在這個時候.我眼前一陣清晰.這是遁天入地法術的時限已到.也就是說.我現在已經暴露在空氣之中.

“靠.”光幕中又傳來一道憤怒的聲音.

“大家靠纔是真的靠.”我口中說着話.手下卻不停.揮手又是一道天火燎原.火球一個接一個的砸在光幕上.解除了遁天入地狀態.我的法力也恢復了正常.火球威力要比之前大很多.

每一個火球在砸中光幕的瞬間.光幕會凹下去少許.不過.這道光幕也是異常堅韌.儘管被砸出凹痕.但它能迅速的回覆.將火球彈開.被彈開的火球在空中翻滾了一會便熄滅.然後消逝.

“正南.你怎麼法力這麼強了.”那聲音有些驚訝.也有些惱怒.

“你管我.”

別以爲你能叫出我的名字就是熟人.你這聲音我根本沒聽過.想騙我.做夢去吧.揚手又是一道雷霆萬鈞.閃電嗤啦嗤啦的擊在光幕上.每一道閃電就會讓金黃色的八卦圖案黯淡少許.但光幕的堅韌出乎我意料之外.只要閃電消逝.八卦符號又重新亮起來.

這玩意.還真他嗎的牛逼啊.

“你個傻/逼.雲知寒又不是什麼好人.你幹什麼幫他.”那聲音怒罵道.

“切.說得好像你就是好人似的.”我嗤笑一聲.繼續發出天火燎原.

此時.雲知寒也清醒了過來.穩住踉蹌的身形.雙掌一搓.口中輕叱:“疾.”

正圍着他繚繞的地獄炎虎嘶吼一聲.帶着熊熊的火焰.撲在光幕上方.低頭就是一口咬在了光幕上面.用力一撕扯.一個金黃色的八卦圖案就被它給扯了出來.頭一甩.將口中的八卦圖案吐掉.繼續低頭撕咬.

難怪冰棍說我的法力雖然超出其他宗師很多.但真要打起架來.最多打一個平手.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就法術而言.跟他們相比.我完全就是土鱉.

如同我現在所施放的雷霆萬鈞跟天火燎原.看上去雖然牛逼哄哄的.但就跟機關槍的子彈一般.噠噠噠的打過去.打中了就打中了.沒打中就是沒打中.子彈出膛以後.一切聽天由命.但云知寒的地獄炎虎就不同了.他能控制着這種法力凝結而成的老虎.做出撕咬的動作.甚至.這種法力已經有了自己的思想跟靈魂.要不然.剛纔在雲知寒神志不清的時候.地獄炎虎也不會守衛着雲知寒.

什麼時候我能操控自己的雷電或者火球.幻出一條電龍或者火鳳凰之類的.那我的法術纔算是真正的躋身宗師境界.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光幕中那道聲音冷哼了一聲.隱約有唸咒語的聲音傳出.然後一聲厲叱.光幕突然變大.原本是半徑兩米的一個半球.突然之間就變成了半徑二十米的半球.但我跟雲知寒並沒有被包圍在光幕之中.因爲光幕是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變大的.

光幕驟然變大.地獄炎虎頓時一個蹌踉從光球上面摔落.而我的那些火球與閃電.更是被光幕紛紛彈開.整個光幕就好像是一個倒扣着的巨碗.屹立如山.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這個倒扣着的巨碗突然沖天而起.在空中迅速的變形.由一個凸起的半球變成了凹進去的半球.將所有的火球與閃電都兜在了其中.在閃電與火球的攻擊下.光幕越來越淡.就在此時.一道模糊的人影閃電般的從光幕下方電射而出.往山下飛奔而去.

“正南.放大招.”雲知寒厲喝一聲.雙掌一收.地獄炎虎就回到了他的胸前.張口噴出一道血霧.血霧盡數噴在地獄炎虎身上.頓時.火焰熊熊而起.地獄炎虎瞬間通體紅得刺眼.身上的褐色煙霧也變成了黑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