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蓮蓬有些失望的低下了頭。

“哈~看來你的精神不錯啊。”門外傳來一聲可惡的聲音,韓夢馨原本臉上還有的一絲笑容也瞬間消失了,冷眼看着對方問道:“你想做什麼?”

“呵呵……沒什麼,帶你去見一個人。”雷奇一臉不在乎的答道。

“別擔心夢馨,是我們這次的領隊想要見見你。”蓮蓬在一旁輕聲安慰道。

“謝謝提醒。”韓夢馨道了聲謝,皺眉看着雷奇說道:“你難道不知道看女士起牀是件很不禮貌的事情嗎?”

“嘿~”雷奇哂笑一聲,剛要說兩句話找回場子,可惜就已經被蓮蓬給推出了房間。

不一會的工夫,房門打開,韓夢馨仰首挺胸的走出房間,看也不看雷奇的說道:“頭前帶路。”

“嘿~”雷奇剛想要說話,蓮蓬一把將雷奇推到一邊,對韓夢馨說道:“夢馨,跟我來,我帶你去。”

“嗯。”韓夢馨點點頭,隨着蓮蓬而去。雷奇見狀不爽的嘀咕道:“這到底誰是俘虜啊?”

跟着蓮蓬來到路恩的房間,蓮蓬輕輕的敲了敲門,房間內傳來一聲“進來”。進屋一看,一個年紀將近四十的男子正坐在那裏,一臉溫和的看着自己,而擺在他前面的桌子上,正放着屬於韓夢馨的龍形碎玉片。

“請坐。”路恩微笑着對韓夢馨說道。

“謝謝,可以把我的碎玉片還我嗎?”韓夢馨依然坐下對路恩說道。

暗寵成癮:早安,BOSS大人 “當然可以。”路恩答應一聲,讓蓮蓬把碎玉片還給了韓夢馨,韓夢馨接過碎玉片,輕聲向路恩道了聲謝。

路恩微微一笑,開口問道:“韓小姐,你好,我叫路恩。可以告訴我你手裏的碎玉片是誰給你的嗎?”

“……你們難道真的不知道嗎?”韓夢馨猶豫了片刻,開口反問道。

原本以爲韓夢馨可以說謊的路恩不由一愣,開口問道:“你難道就沒有騙我們一下的想法?”

“反正又騙不了,我幹嘛要費那個工夫?”韓夢馨一臉奇怪的看着路恩問道。

路恩被看得好不尷尬,輕咳一聲後問道:“嗯咳……這麼說,我們要找的另一塊九龍碎玉片真的就在你們那裏?”

“你猜呢?”

“你給我好好說話。”雷奇在一旁喝道。可惜韓夢馨很不待見雷奇,白了雷奇一眼後對路恩說道:“這個人我不想看到,如果他在場,我拒絕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你!”雷奇聞言大怒。

“住口!雷奇,你先出去。”路恩喝止雷奇以後對雷奇說道。

雷奇對於路恩的決定很是鬱悶,尤其是在看到韓夢馨衝自己做鬼臉之後,心中的怒火更是大起,盯着韓夢馨威脅道:“咱們走着瞧。”

“呵~你威脅我?路恩先生,爲了保證我的人身安全,請允許我拒絕回答你問題的權利。”韓夢馨冷笑一聲,對路恩說道。

“搞清楚你現在的身份!我要殺你,也就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你敢!”蓮蓬猛地起身,擋在韓夢馨的面前衝雷奇怒目而視。韓夢馨臉上露出一絲欣慰,拍了拍蓮蓬的肩膀,雙眼盯着雷奇說道:“你可以試試看?其實不需要你動手,我要想尋死,早就死了。自殺的方法我可是知道不少的,因爲我是醫生。”

“夢馨,你可不要亂來。”蓮蓬在一旁急道。

雷奇有些意外的看了韓夢馨一眼,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房間。隨着房門關閉,路恩微笑着對韓夢馨說道:“韓小姐,你的膽子可真是讓我佩服。”

“過獎了。”韓夢馨微微一笑,接着就閉口不言。

路恩見狀只得繼續說道:“韓小姐,可以把你們手上的九龍碎玉片交出來嗎?”

“不可以。”韓夢馨微笑着答道。

路恩微微皺眉,一臉誠懇的對韓夢馨說道:“韓小姐,實話告訴你,我背後的組織對九龍玉佩這種傳說中的物品志在必得,所以你們拿着九龍碎玉片,對你和你的同伴來說,是禍非福。”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背後的組織有多強大,我只知道,我的哥哥需要九龍玉佩。”韓夢馨同樣認真的對路恩說道。

“……這麼說,我們雙方之間是沒有意見達成的可能了?”路恩沉聲問道。

“貌似是的。”

“如果這樣,那就請韓小姐不要見怪我們得罪了。”

“你們不是已經在做了嗎?”

路恩有些遺憾的搖頭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只能得罪了。蓮蓬,之後的一段時間裏,韓小姐就交給你看管了,不許因爲跟她認識就私自放走她。因爲事關九龍碎玉片,即便是你師父,可能都保不了你。”

“我知道。”蓮蓬輕聲答道。

“韓小姐,請下去休息吧。”路恩微笑着對韓夢馨說道。

韓夢馨點點頭,起身隨着蓮蓬離開房間。她剛走,雷奇就進來了,迫不及待的問道:“路恩先生如何?她交代了嗎?”

“交代個屁,沒想到那個女孩那麼難對付,從她那裏恐怕是得不到什麼有用的線索了,只能在她的同伴身上想辦法。唔?外面怎麼那麼吵?”路恩起身向窗戶走去。

從窗戶那裏向外看去,就見大門口聚集了不少人,看穿着應該是比格昂的軍方正在和星火維修廠的工人。

“這是怎麼回事?”路恩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門外傳來馬欣急促的聲音,“路恩先生,我是馬欣,有要事詢問。”

“請進。”路恩揚聲答道。

火爆總裁強制愛 門開了,馬欣進了房間,一臉急切的問路恩道:“馬欣先生,你們是不是抓了一個年紀十五六歲的女孩?”

“啊?”路恩聞言一愣,隨即笑道:“你怎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路恩先生,看到外面那些士兵了嗎?他們聲稱得到有人報案,說我們這裏我藏了綁架犯,要搜查我們這裏。我已經問過朱文他們四個,他們都說沒有,所以……”說着,馬欣看了一眼站在路恩旁邊的雷奇。

“看什麼看?”雷奇不爽的瞪眼問道。

“好啦雷奇,別怪人家這樣看你,實在是你自己前段時間太不像話。”路恩安撫了一下雷奇,對馬欣說道:“馬欣,我們的確帶了一個女孩回來,不過那個女孩身上帶着一塊九龍碎玉片的仿製品,我們需要從她嘴裏知道真正的碎玉片的下落。所以,可以麻煩你去把外面那些士兵處理一下嗎?”

“這個……我盡力而爲吧。不過還請路恩先生不要對我抱太大希望,聯盟的軍方是很霸道的。”馬欣一臉爲難的答道。

“呵呵……盡力就好。”路恩微笑着答道。

看着馬欣離開,雷奇鄙夷的說道:“哼,沒用的廢物。”

“閉嘴。”路恩低喝一聲,對雷奇說道:“雷奇,去那個韓夢馨那裏,如果事情出現不對,你帶着那個韓夢馨和蓮蓬先走,我隨後就到。”

“離開這裏?”

“嗯,事關重大,不能出一點差錯。” 事情就像路恩擔心的那樣,馬欣並沒有阻攔住對方的進入,當看到涌入庭院的聯盟士兵,路恩剛要讓雷奇帶人離開這裏,突然雷奇微微一搖頭,指着窗外示意路恩再等等,事情好像出現了變化。

的確出現了變化!

庭院內,正當聯盟士兵衝進大門的時候,他們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名身穿軍官服的聯盟軍官,大聲喝止了他們的行動。

以服從命令爲天職的聯盟士兵立刻接受了突然出現的軍官的指揮,其中和馬欣商量好了的士兵隊長也只能衝馬欣露出一絲愛莫能助的苦笑。沒辦法,官大一級壓死人,再說了,她也不像因爲這點事情就得罪自己的上官。

“全體都有,目標營地,出發!”那名突然冒出來的軍官大聲下令道。看着離去的聯盟士兵,馬欣的臉色變得鐵青。一旁的朱文擔心的叫道:“老大……”

“我沒事,朱文,去把另外三個人一起叫到我辦公室去。”馬欣面沉似水的說道。

“是。”朱文不敢多問,連忙答應道。

“嘿嘿……看來我們不需要離開了。”雷奇輕笑一聲,對路恩說道。

“……不,還是需要離開,那些聯盟士兵出現的太突然了。”路恩沉聲說道。

“啊? 嫡女重生之凰傾天下 也許是碰巧。”雷奇帶着一絲僥倖的說道。

路恩看了雷奇一眼,認真的說道:“雷奇,你記住,在我們這裏,沒有僥倖這一說,一旦你心存僥倖,那你離死也就不遠了。”

“……多謝路恩先生提醒。”雷奇見狀躬身一禮謝道。

路恩受了雷奇這一禮,出聲吩咐道:“你去通知蓮蓬,做好隨時轉移的準備,記住,不要讓這裏的人察覺。”

“路恩先生,你懷疑這裏有人出賣了我們?”

“嗯,小心無大錯。”

“是。”

雷奇轉身離開,路恩坐回座位,開始思考到底是誰想要出賣自己。而馬欣正在他的辦公室內用不信任的眼神來回掃視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人。

原本馬欣的計劃裏,利用聯盟士兵的到來將韓夢馨搜出來,然後讓韓夢馨被聯盟士兵帶走,再讓人通知韓夢馨的同伴去救人,再然後自然就是韓夢馨被救出,跟着她的同伴一起離開比格昂,再再然後,自然就是沒有然後了。喬嫣兒和維多利亞可以安全下來,自己可以繼續爲給師父報仇做着準備工作。

可惜的是,計劃只進行到一半就不得不夭折了。那個突然出現的軍官馬欣認識,是比格昂軍方的二把手,他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恰好出現在這裏,可是他卻恰恰就在他不可能出現的時候出現了,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有人泄露了他的計劃。而誰知道他的計劃,自然只有眼前這四個人。

“是誰?”馬欣低聲問道。

朱文等人面面相視,除了朱文猜到了一些之外,其他人都是一頭霧水狀。向宇壯着膽子問道:“老大,你是指什麼事啊?”

馬欣擡頭看了向宇一眼,沉聲說道:“我的計劃被破壞了,我懷疑你們中間有人泄了密,是誰泄了密?”

“不會吧?我們四個最短的也跟老大你五年了,雖然不能說是知根知底,但是爲人如何,應該還是可以看清的,怎麼可能會有那麼不分輕重的人呢?”向宇不相信的說道。

“這可不一定,知人知面難知心,說不定是誰想要另謀高枝,出賣了大傢伙呢?”方秉在一旁陰陽怪氣的反駁道。

向宇聞言看了方秉一眼,皺眉說道:“方秉,你不要指桑罵槐,在這裏的這些人裏,救你嘴巴最大,說不定就是你在跟人吹牛的時候把祕密給泄露了出去也不一定呢。”

“你說什麼?我對老大忠心耿耿,這裏的四個人裏,救我跟老大的時間最長,我會出賣老大,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像嗎?”方秉聞言急道。

“好啦你們兩看,不要吵,聽老大怎麼說?”古樂出言勸兩人道。

“哼,古樂,這裏就你來的時間最短,也就你最可疑。”方秉冷哼一聲說道。

“這,這怎麼又懷疑到我的頭上?”古樂有些委屈的叫道。

“夠了!”馬欣怒喝一聲,起身看着四人說道:“你們四個是我最信任的人,但是現在,我卻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相信你們,抱歉。”

“老大,請不要這樣說,這不是你的錯。”朱文連忙說道。

馬欣擺擺手,“朱文你不要說話,聽我把話說完。我知道,你們中間有一個出賣了我,原因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只是在事情查清楚之前,我要委屈你們四個一下,還請你們不要怪我。”

“老大,我對你是忠心耿耿的。”方秉急聲說道。

“對不起,我不知道現在應該相信你們四個中間的誰。”馬欣冷着臉答道。

“這還用問嗎?誰來的時間最短,誰的嫌疑就最大啊。”方秉大聲叫道。

向宇立刻出聲反駁道:“方秉,你的說法讓我不能苟同,背叛這種事情,怎麼能用時間長短來判斷,那照你這麼說,你的嫌疑才最大,因爲你跟的時間最長,最瞭解老大的就是你。”

“老大你看,這個向宇和那個古樂是一夥,我說的是古樂,卻是這個向宇跳出來反駁我。”

“夠了方秉,省點力氣吧。”朱文低聲喝道。

喝止了方秉,朱文看着馬欣說道:“老大,我瞭解你此時的心情,所以對於你現在的決定,我不怪你。”

“謝謝你的理解。”馬欣面無表情的道了聲謝,伸手搖了搖放在桌上的搖鈴,對進屋的手下吩咐道:“把他們四個分別關在一間房間內,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任何人和他們接觸。”

“是,四位頭,得罪了。”進屋的手下衝朱文四人抱拳拱手道。

朱文理解的點點頭,第一個離開房間。

“老大,你會後悔的。”方秉衝馬欣說完這句話,也走出了房間。向宇看了馬欣一眼,一語未發,古樂則是看着馬欣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可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最後長嘆一聲,離開了房間。

馬欣等到四人離開之後,彷彿渾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一樣,一下子癱在了椅子上。休息了片刻之後,馬欣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對自己低聲說道:“振作一點馬欣,嫣兒和維多利亞的危機還沒有解除,現在可不是你可以放鬆的時候。”

說完這話,馬欣起身向門外走去,他要去探探路恩的口風,重新想一個營救韓夢馨的計劃。

馬欣的住宅外

埋伏在附近一棟民宅內的韓宇有些失望的看着聯盟士兵衝進了住宅然後又飛快的退了出來。原本還想要渾水摸魚,尋機找一下韓夢馨的說,結果全壞在那個突然冒出來的聯盟軍官的身上了。

“韓宇,現在怎麼辦?”寧平輕聲問道。

“等。”

“等?”

“嗯,至少也要等到晚上,等到夜深人靜,人們都去睡覺的時候。”

“你要去夜探?”

“嗯。”韓宇閉上眼,躺在牀上應道。

“那我也一起去,行嗎?”

“我說不行你能答應嗎?”

“……不能。”

“那不就結了。你也趕緊睡一會吧,要不然晚上誤事,我可不會管你。”

“哼,我需要你管嗎?”寧平反駁了一句,躺在另一張牀上小寐了起來。

與此同時,已經被分別關進一間空房的朱文四人表現各異,朱文安靜的坐在窗邊,看着書。方秉則是大吵大鬧,大聲責怪馬欣對自己的不信任。向宇也是看書,只不過他看的書是少兒不宜的。唯有古樂,一個人悶悶不樂的面牆而坐,不知道在做什麼。

聽完手下的回報,馬欣沉默不語。揮手打發走手下,馬欣突然感到有些人手不足,以往有朱文四人幫忙,馬欣只需要做很少的事情就可以了,但是現在,因爲一個內奸的關係,讓馬欣不敢讓朱文四人知道自己下一步的計劃,萬一再次泄密怎麼辦?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一轉眼就到了深夜,馬欣依然還在冥思苦想着辦法。只是很可惜,馬欣今天很顯然不在狀態,並不適合這個時候考慮事情。想的時間不斷,卻絲毫頭緒都沒有想出來。

“咚~咚~咚~”門響了,馬欣不疑有他,以爲是有手下過來勸自己去休息,遂起身準備開門告之對方一聲,不要來打擾自己。不料剛一開口,馬欣還沒有開口,一把尖刀直奔馬欣的心口刺了過來。

馬欣見狀一驚,下意識的關門後退。或許是因爲馬欣門開的不夠大,而兇手又過於急躁的關係,尖刀刺中了馬欣的胸口,但是卻沒有立刻要了馬欣的命。

“閣下是誰?”馬欣捂着胸口問兇手道。

看着馬欣手捂的位置,鮮血一個勁的往外涌,兇手緩緩的拿下了頭上戴着的面罩。馬欣一看清對方的長相,頓時兩目圓睜,不敢相信的說道:“竟然是你?”

“不錯,就是我。對不起老大,我是組織派到你身邊的臥底。”方秉一臉可惜的看着馬欣說道:“可惜了老大你一身的好本事,真是太可惜了。”

“呵呵……沒想到竟然是你,一開始我還以爲內奸會是向宇或者古樂呢。”馬欣苦笑着說道。 重生之粉妝玉琢 方秉下手很準,尖刀刺中的位置讓馬欣今晚必死,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方秉聽了馬欣的話,咧嘴一笑,“你也不要以爲向宇和古樂是善茬,他們是聯盟派到你身邊的人。老大,雙面派這種事,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玩得來的。雖說你的本事很強,但是卻只是強在星船製造這個行業,對於和人鬥智鬥勇這一塊,說實話,你還不如朱文那個自以爲聰明的笨蛋呢。”

“……難道朱文也是別的勢力派來的嗎?”馬欣聽了方秉的話,沒有生氣,只是低聲問道。

方秉聞言聳聳肩,“我剛纔不是說那個朱文是個笨蛋了嗎?除了他拿你當老大,我和向宇還有古樂,又什麼時候真當你是老大了。”

“沒想到,我做人還挺失敗的。”馬欣苦笑一聲自嘲道。

“……”方秉沒有接話,只是聳了聳肩。

“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馬欣開口問方秉道,時間不多,馬欣現在也就只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方秉聞言答道:“是擔心喬嫣兒和維多利亞嗎?雖然組織上講究做事斬草除根,不過也不希望節外生枝,以目前的情況來說,去找喬嫣兒和維多利亞麻煩,沒有不去找喬嫣兒和維多利亞麻煩對組織有利。”

聽了方秉的話後,馬欣彷彿放下了心頭最後一件事,剛要開口,突然房外傳來一陣巡夜手下的腳步聲。方秉見狀立刻推開窗戶,縱身跳了出去。而當巡夜的手下看到馬欣倒在血泊中的時候,當即就慌了神,一個人急忙去喊人,一個人留在原地保護現場。

“不要慌,去把朱文給我找來,快去。”馬欣咬牙對剩下的一人吩咐道。

很快,朱文被帶到了馬欣的房間,一見馬欣倒在血泊中,朱文立刻眼淚涌了出來,抓着馬欣的手叫道:“老大,老大,你醒醒。”

“別急着嚎喪,我還沒死呢。”馬欣沒好氣的對朱文說道。

朱文握緊馬欣的手說道:“老大,你別擔心,你一定不會有事的,醫生馬上就到。”

“嗯,你現在不要說話,聽我說,我有兩件事要交給你辦。記住,這兩件事,不許你告訴任何人,包括方秉、向宇和古樂,能做到嗎?”

“能。”朱文用力的點點頭答道。

“好,你給我聽好,我死以後,你去幸福大街的那家儲物銀行,把第108號櫃裏的東西拿出來,交給喬嫣兒或者維多利亞。記住,密碼是喬喬兩個字的拼音全寫。記清楚沒有?”

“記住了。”朱文連忙重複了一遍馬欣的話。

馬欣滿意的點點頭,繼續說道:“第二件事,星火維修廠就是一個垃圾場,我在聯盟銀行存了一筆錢,你把那些錢取出來,留下三分之一,剩下的,交給喬嫣兒和維多利亞。至於其他的,你不要去管,競技場留給安三寶,他爲我們服務這麼多年,那個地方是他該得的。”

“朱文記住了。”

“好,很好。朱文,希望你可以說到做到。”

“老大,你別說話了,再堅持一會,醫生真的馬上就到。”

馬欣充耳不聞,口中喃喃自語道:“……師父,我終於又可以跟着你學本事了。對不起,我沒有照顧好嫣兒和維多利亞……”

“老大,老大……”朱文突然發現老大被自己握着的手往下一沉,心中一緊,忍不住大聲叫道,可惜馬欣始終沒有再回應他。 重生之帝妃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